别后东篱:画堂春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相思相望不相亲,天为谁春。    桨向蓝桥易乞,药成碧海难奔。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

——纳兰性德 《画堂春》

前天下午正忙着,接到晓晓哥的电话。他老人家百忙之中正有那么两小时难得的空闲,于是便翘了一会儿班和他在单位边上的真锅喝了杯茶。

正是降温天气,捧着热热的茶,忙碌的神经一下子松下来。“快到年底了,很忙吧?”晓晓哥笑问。我点头,不知怎么突然想起许多年前的一个冬日。那时我才十四五岁吧,因为长得小,看着不过十岁出头的样子,他牵着我的手带我去参加游园会。很冷的天,回家的路上我兜里揣着他送我的两个小泥人,满心的欢喜。他是看着我长大的,常觉得他对我的了解有时甚至超过我自己。17岁的夏天从庐山回来,那时我还懵懵懂懂,晓晓哥看了我的随笔,便已明白了我的心。有这样一个兄长真是我的幸运,在他面前是不需维持什么形象的,反正从小我的娇纵调皮他都见识了。“现在你可比以前好太多了”他感慨,“承蒙夸奖”嘿嘿~~

“确是根据那个时代的日记整理的,那种味道现在的人写不出了。”晓晓哥看了我推荐的《山楂树之恋》后如是说。他是静秋的同龄人,对那个时代比我更有发言权。然他对静秋仍觉有些不能理解,“因为你不是女孩子嘛,有些东西当然不能体会”我反驳,一如既往的毫不留情。说实话,虽然向朋友们推荐了这本书,但很少和大家谈起它。在我心里,无论是故去的建新还是淡然生活的静秋,都应获得他们期望的平静,过去的故事在他们的心里,这已足够,不需旁人评头论足喋喋不休。

看到艾米博客中的这样两段话,喜欢——

“老三已经去世了,所以我不能把他拉出来证明什么,我只能从仍然健在的静秋来推测他们的婚姻。我个人的看法,老三跟静秋的婚姻会是很幸福的。我对婚姻幸福的定义不高,就是每日里的柴米油盐,平平淡淡,但夫妻两人仍然是爱对方的,仍然欣赏对方的活法和爱法。”

“现在有种风气,就是把‘本能’当人性,把人当动物,认为雄性动物就是不忠的,所以男人的不忠很有道理。但人不是动物,本能不是人性,这世界上总有一些男人是称得上‘男人’,而不仅仅是‘男性’ 的。他们得到的,是女人倾其身心的爱。”

艾米是懂得建新和静秋,懂得山楂树下故事的人,所以她能用文字呈现给我们这样的爱情。

“一生一代一双人,争教两处销魂”——容若的这阕词写得真好。他是知道的吧,一生一代的一双人,往往注定的就是“两处销魂”。建新和静秋,如果上天给他们机会的话,他们会拥有平凡而温馨的婚姻,因为连接他们的不是财富和权力,不是征服和获取,而是爱和懂得。“若容相访饮牛津,相对忘贫”——他们,都是这样的人。

One response to “别后东篱:画堂春

  1. “确是根据那个时代的日记整理的,那种味道现在的人写不出了。”

    — 有眼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