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11)

人说“好了疮疤忘了痛”,这话一点不假。静秋担了一段时间的心,发现没事,胆子又大起来,又敢跟老三说几句话了。刚好大妈大爹回大妈娘家去几天,大嫂去严家河会丈夫,把欢欢也带去了,白天家里除了静秋,再没别人。

老三下了班,就早早跑过来帮忙做饭,自己也不在食堂吃,到这边来吃。他跟静秋两个,一个烧火,一个炒菜,配合得还挺默契。

老三会做油盐锅巴,他煮了饭,先把饭用个盆盛出来,留下锅巴在锅里,洒上盐,抹上油,用文火炕一会,铲起来就是又香又脆的锅巴。静秋爱不释口,晚饭干脆就不吃饭,只吃锅巴,吃得其他人莫明其妙:放着白白的饭不吃,去吃锅巴,城里人真怪啊。

长芬见大妈不在家,也把自己谈的男朋友带回家来吃饭。静秋听大妈说过,说那男的“光长了一张脸”,不踏实,不在村里好好务农,总想跑外面做小生意,大妈大爹都不喜欢他,不让长芬跟他来往。长芬平时都是偷偷跑出去跟他约会的,现在爹妈不在家了,长芬就大摇大摆地把那张“脸”带回来了。

静秋觉得那张“脸”还不错,人高高大大的,说话也象见过世面的,对长芬也挺好的。“脸”还带给静秋几根花花的橡皮筋扎辫子,说他就是走村串户卖这些玩意的。长芬把手上的一块表给静秋看,得意地问:“好不好看?他给我买的,一百二十块钱呢。”

静秋吓一跳,一百二十块钱!差不多是她妈妈三个月的工资了。长芬戴了表,菜也不肯洗了,碗也不肯洗了,说怕把水搞到表里去了。

吃饭的时候,老三总给静秋夹菜,“脸”就给长芬夹菜,只有长林一个人掉了单。长林总是盛一碗饭,夹些菜,就不见了。吃完了,碗一丢,就不知去向,到了睡觉的时候才回来。

晚上的时候,长芬跟“脸”关在隔壁她自己房里,也不知道在干什么。长芬长芳的屋只隔一扇一人多高的墙,顶上是通的,一点不隔音。静秋在自己房间写东西,总是听见长芬唧唧地笑,象有人在胳肢她一样。

老三就大大方方地坐在静秋房间,帮她写村史。有时她织毛衣,他就坐在对面,拿着线团,帮她放线。但他放着放着就走神了,只盯着她看,忘了放线,她只好在毛线的另一端扯扯,提醒他。

他象是被她扯醒了一样,回过神来,赶快抱个歉,放出长长的线,让她织。

静秋小声问:“你那天不是争嘴,说要我给你也织一件毛衣的吗?怎么没见你买毛线来?”

他笑了笑:“线买了 —- 不敢拿过来 —- ”

她想他大概见她这几天手里有活,不好再给她添麻烦,她心里有点感动。她的毛病就是感动不得,一感动就乱许诺。她豪爽地说:“你把线拿过来吧, 等我织完了这件,就织你的。”

第二天,他把毛线拿过来了,装在一个大包里,看上去不少。静秋从包里拿出毛线,见是红色的,不是朱红,不是玫瑰红,也不是粉红,是象“映山红”花一样的颜色。在红色中,她最喜欢这一种红,她就叫它“映山红”。

但男的还很少有人穿这种颜色的毛衣,她吃惊地问:“你 — 穿这种颜色?”

“山上那棵山楂树开的花就是这个颜色。你不是说想看那树开花的吗?”

她笑他:“我想看那棵树开花,你就穿了红色的毛衣,让我把你当山楂树?”

他不回答,只望着她棉衣领那里露出来的毛衣领。她有点明白了,他一定是为她买的,所以是红色的。果然,她听他说:“说了你不要生气 —- ,是 —- 给你买的 — 。”

她刚好就很生气,心想他一定是那天走山路的时候,偷偷看过她毛衣的真实面目了。不然他怎么会想起买毛线给她?

那天在山上走得很热,他早就脱了外衣,只穿了件毛衣,但她一直捂着件棉衣不肯脱。他问:“你热不热?热就把棉衣脱了吧。”

“我 — 不习惯穿毛衣走路,想把里面的毛衣脱了,只穿棉衣 — ”

他很自觉地说:“那我到那边去站一会,你换好了叫我。”

她不愿穿毛衣走路,是因为她的毛衣又小又短,箍在身上。她的胸有点大,虽然用小背心一样的胸罩狠狠勒住了,还是会从毛衣下面鼓一团出来,毛衣又遮不住屁股,真是前突后翘的,丑死了。

那时女孩中间有个说法,说一个女孩的身材好不好,就是看她贴在墙上时,身体能不能跟墙严丝合缝,如果能,就是身材好,生得端正笔直。静秋从来就不能跟墙严丝合缝,面对墙贴,前边有东西顶住墙;背靠墙贴,后面有东西顶住墙,所以一直是女伴们嘲笑的对象,叫她“三里弯”。

静秋知道自己身材不好,很少在外人面前穿毛衣,免得露丑。现在她见老三避到一边去了,就赶快脱了棉衣和毛衣,再把棉衣穿了回去。她小心地把毛衣翻到正面,拿在手里。

开始她还怕他看见了毛衣的反面,不肯给他拿,后来跟他讲话讲糊涂了,就完全忘了这事,他要帮她拿毛衣,她就给他了,可能他就是在那时偷看了她毛衣的秘密。

她毛衣的线还是她三、四岁的时候妈妈买的。她妈妈不会织毛衣,买了毛线请人织,结果付了工钱,还被别人落了很多线,只给她和哥哥织了两件很小的毛衣。

后来她会织毛衣了,就把那两件小毛衣拆了,合成一件。穿了几年,再拆,加一股棉线进去再织。过两年,再拆,再加一股棉线进去,再织。最后就变得五颜六色了,不过她织得很巧妙,别人看了以为是故意弄成那种错综复杂的花色的。

但因为时间太久了,毛线已经很容易脆断,变成一小段一小段的线。刚开始她还用心地把两段线搓在一起,这样就看不出接头。后来见接头实在是太多了,搓不胜搓,也就挽个疙瘩算了。

所以她的毛衣,从正面看,很抽象,很高深莫测。但如果翻过来看里面,就布满了线疙瘩,就象伟大领袖毛主席在井冈山的时候穿的那种羊皮袄,那一定是绵羊的皮,因为那些毛都是曲里拐弯的。

她想他一定是看见她毛衣的那些线疙瘩了,所以才同情她,买了山楂红的毛线,让她给她自己织件毛衣的。不知怎么的,她一下想到了鲁迅的小说 《 肥皂 》 ,那里面心地肮脏的男人,看见一个贫穷而身体肮脏的女人,就在心里想,买块肥皂,给她“咯吱咯吱”地一洗。。。

她恼羞成怒,责怪老三:“你这人怎么这样?你拿着毛衣就拿着毛衣,你 —- 你看我毛衣反面干什么?”

他诧异地问:“你毛衣反面?你毛衣反面怎么啦?”

她看他的表情很无辜,心想可能是冤枉他了,也许他没看见。她那一路上都跟他在一起,他应该没机会去看她毛衣反面。可能他只是觉得那毛线颜色好,跟山楂花一个颜色,所以就买了。

她连忙解释说:“没什么,跟你开个玩笑。”

他如释重负:“噢,是开玩笑,我还以为你生气了呢。”

她这样怕她生气,使她有一种自豪的感觉,好像她能操纵他的情绪一样。他是干部子弟,又那么聪明能干,人也长得很“小资产阶级”,但他在她面前那么老老实实,胆小如鼠,唯恐她生气,让她有一种飘飘然的感觉,自觉不自觉的,就有点想逗弄他一下,看他诚惶诚恐,好证实她对他的支配能力。她知道这不好,很虚荣,所以尽力避免这样做。

她把毛线包好,还给他:“我不会要你的毛线的,如果让我妈妈看见,我怎么交代?说我偷来的?”

他又那样讪讪地站在那里,手里抱着毛线包,小声说:“我没 — 想到你要过你妈妈那一关 — ,你就说是你自己买的不行?”

“我一分钱都没有,怎么会一下买这么多毛线回来?”她带点挑战性地把自家经济上的窘境说了一下,那神情仿佛在说:我家就是这么穷,怎么啦?你瞧不起?瞧不起趁早拉倒。

他站在那里,脸上是一种痛苦的表情,喃喃地说:“我没想到 —- ,我没想到 —- ”

她觉得他在后悔上了当一样,于是嘲弄地说,“没想到吧?你没想到的事还多着呢,只怪你眼光不敏锐。不过你放心,我说话算数的,冰糖钱钢笔钱我都会还你的。我暑假出去做零工,如果一个月一天也不休息,每个月能挣三十六块钱,我一个月就把你的钱还清了。”

他茫然地问:“做 — 做什么零工?”

“做零工都不懂?就是在建筑工地做小工啊,在码头上拖煤啊,在教具厂刷油漆啊,在瓦楞厂糊纸盒啊,反正有什么做什么,不然怎么叫零工呢?”她有点吹嘘地说,“不是每个人都找得到零工做的,我找得到工,是因为我妈妈的一个学生家长是居委会主任,专门管这个的 —- ”

她跟他讲有关那个居委会主任的儿子的笑话,因为那个儿子是她的同学,长得瘦瘦小小,班上同学给他起个浑名叫“弟媳妇”,班上还有个男生叫“田姑娘”,另一个男生叫“杜嫂子”,反正几个男生把女性名称全占光了。她讲到好笑之处,忍俊不禁,兀自笑了起来。

笑了一折,才发现他没笑,直愣愣地望着她。她赶快解释说:“你不要觉得我这个人无聊,不是我给他们起的这些浑名,我在班上从来没这样叫过他们,我只是讲给你听听 —- ”

他有点沙哑地说:“在瓦楞厂糊糊纸盒可以,但是你不要到建筑工地去做小工了,更不要到码头上去 — 拖煤,那很危险的。你一个女孩子,力气不够,搞不好被砸伤了,被车压了怎么办?”

原来他刚才根本没听她讲那些笑话,还迂在做零工的事情上,她安慰他说:“你没做过零工,所以把做零工想象得很可怕,但实际上 —- ”

“我没做过零工,但我看见过货运码头上人家怎么拖煤,很陡的坡,掌不住车把,就会连人带车冲到江里去 —- 。我也看见过建筑工地上人家怎么修房盖瓦,从脚手架上摔下来 —- 那 — 都是很重很危险的活,不重不危险也不会交给零工干了,正式工人就可以干了。你去干这么危险的活,我 — 怎么放心呢?你妈妈也肯定不放心吧?”

她妈妈的确不放心,总是担心她在外面做零工受伤,说做零工的受了伤,连劳保都没有的,那你一生就算完了。几个钱事小,一条命事大。但她知道几个钱的事不小,你没那几个钱,就买不回米来,你就饿肚子。再说她家也不仅仅是缺“几个钱”,是缺很多钱。

她妈妈经常问别的老师借钱,常常是一发工资就全还账了,发工资的第二天就要开始借钱。她家经常是把肉票鸡蛋票给人家了,因为没钱买。

她哥哥下乡的那个队,收成不好,知青们都要问父母拿钱去买谷打米,才有饭吃,因为分值太低,一年做的工分还不够口粮钱。

这些年,多亏她每年夏天出去做零工,很能帮贴家里一下。她总是安慰她妈妈:“我做了这么久零工,不还是好好的吗?这么多做零工的,你看见几个伤残了?人要出事,坐在家里也可以出事。”

现在她见老三也这样婆婆妈妈,就把这套理论拿出来对付他。

但他听不进去,只急切地说:“你不要出去做零工了吧,真的,很危险的,把自己弄伤了,累坏了,是一辈子的事。你需要钱,我这里有,我们搞野外的,工资比较高,还有野外津贴。我有存款 —- ,你先拿去还 —- 帐,以后我每个月都可以给你三十到五十块钱 — ,应该够了吧?”

她很不喜欢他这个样子,好像他工资高就很了不起一样,就居高临下地看她,要救济她。她高傲地说:“你工资高是你的事,我不会要你的钱的。”

“你 —- 就算我借给你的,不行吗?以后你 — 工作了再还?”

“我以后哪里会有什么工作?”她讥讽地说,“我爸爸又不是高干,还能给我找个野外的工作不成?我下了农村就不准备招回来了。到时候,不用我妈给我口粮钱就不错了,哪还有钱还你?”

“没还的,就不还,反正我也 — 用不着这几个钱 —- ,你别固执了,你为了几个钱,把自己弄伤了,一辈子躺在床上,不是更糟糕吗?”

她听他说“为了几个钱”,觉得他很瞧不起她,把她当个爱钱如命的人。她没好气地说:“我就是为了几个钱,我就是个庸俗的人。我宁可在外面做零工受伤、累死,也不会要你的钱的 —- ”

他好像被她一刀刺中了心脏一样,再说不出什么,只低声说:“你 —- 我 —- ”

他“你我”了半天,也没说出什么来,只可怜巴巴地望着她,使她想起以前养过的一只小狗,被打狗队的人抓住,绑了嘴,叫不出来,也是这样可怜巴巴地望着她,好像知道被抓走就是死路一条,在祈求她救命一样。

33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11)

  1. 开始喜欢老三了……

  2. 是第一个哇!好开心。艾米写的真好!

  3. 谁爱了,谁就”输”了,就得伤心受气。

  4. 即便是输了,也愿意去伤心受气,因为都是爱人给的.

  5. 谢谢艾米! 没经过静秋那样的苦难, 但艾米对静秋的描写让我想起了小时候和妈

    妈,妹妹相依为命的日子,那种敏感, 自卑和高傲真是一辈子也忘不了。 看不下

    去了…..

  6. 只能说女孩的心思真难猜测:(

  7. 就着山楂吃元宵 :)

  8. 什么叫”有卖的了?” 是北方土话吗?

    羡慕你们有元宵吃…

  9. “人们都说文革时期,人性被扭曲了.不过每个人被扭曲的形状是不一样的,静秋的被扭曲可能是很多方面的.政治方面,认为自己出身不好,低人一等;经济方面,认为自己家里穷,总觉得别人在瞧不起自己; 爱情方面,视爱情为洪水猛兽,生怕别人说自己作风不好.

    时代的悲剧.”

    黄颜就是黄颜, 为了说这几句话, 我费了半天脑筋, 后来发现他已经写出来了, 索性copy 一下。

  10. 祝二艾元宵节快乐,情人节快乐!

    MIT的一教授嫁了个油漆工,活得也很幸福。这当然是很少有的事。长林和静秋没有共鸣,只能让人遗憾。

    艾米说,长林值得用真名,值得一写。推测善良、老实而无私的长林,在性格上没有自己得不到就要破坏的狭窄心量,也算得上是人中精品。

    长林现在有五十了吧。当年也许也唱过《角落之歌》。如果他追求的是问心无愧,做事无悔,那段往事也不会对他后来的生活有太大影响。下面是成龙的《问心无愧》,不知道能不能贴上。

  11. 这一集看得只有难过没有欢喜了,老三和静秋,不知谁是谁命中的“劫”。

  12. 感觉很真实,,,很喜欢

  13. TO艾米:JASON把自己掩藏得太好,心里可怜巴巴望,脸上却稍纵即逝,最多是深深地望。 老三不怕暴露自己,心里怎么望,脸上就怎么望。

  14. “不那么在乎” really?

  15. 黄颜,你惨了,很难翻案了。好好接受艾米的再教育,改造思想,重新做人吧。

  16. 案有什么好翻的?能把米同学翻来翻去就行了.

  17. 静秋开始林妹妹了.

    大师啊!

  18. 很喜欢艾米的文笔。

    越看‘山楂树之恋‘ 越觉得晚生20年或30年的中国人,幸福多了。

  19. hehe, 黄颜loser之极品了.

  20. MM们”歪”起来实在是”歪”得很可爱:) 这么纯洁的话都能想歪了,厉害!

  21. to 艾米:呵呵,看了忽悠之后好多文章都不入眼了,最近刚发现大作,很是高兴了一把。我那东东可别拿来晾,等稍有模样了再和大家交流。呵呵、、、、、、

  22. HY的LOSER哲学,可佩服得紧,向黄同学看齐,做新时代的LOSER :)

    感觉静秋的经历不会太悲惨~~~~~~

  23. 老三好可爱啊!男人可怜巴巴的样子,嗯,想想都觉得很受用。 :))

    静秋看来是被各种思想“毒害”的不浅,她那个毛衣背面的小心思,真有意思,艾米写的好生动细腻。

    黄颜自己说话的时候,觉得他可怜巴巴的,不亚于老三。从艾米的眼里看过去,可真是冷酷兮兮的,看忽悠的很多情节,真是急死人了。

    看来黄颜的言语功夫是很厉害的,从他的一篇忽悠后记就看出来了,让人几乎为他翻案。

  24. 呵呵,好歹我这个几乎,也就是扑腾了两下。你一个立马翻案,是立住马儿翻墙而过了吧,小心摔着啊,妹妹。墙那边的黄,嗯,旺旺,虽然不怎么叫唤,却是咬人的啊,一咬一个准,厚厚。

  25. “她这样怕她生气,使她有一种自豪的感觉,…” — 谁怕谁?:-)

  26. 哈哈,原来妹妹轻功了得,在墙上飞檐走壁是如履平地?羡慕ING。

    我也骑墙,不过经常骑的是云山雾里,真是搞不清墙在哪里,还需别人提醒,“哎,这就翻过墙头了啊!”。。。“哎,这又回来了啊!” 我当自己是原地踏步呢,别人说我已经翻墙无数了,呵呵,这个名声坏的咧,真是冤哪。

  27. 呵呵,黄颜妖言惑众,已有两位妹妹翻墙落马。 我得赶紧抓把金羊毛把耳朵堵上。

  28. 楼上各位MM: 今天是元宵节,各位吃了元宵没有? 祝大家节日愉快!

    (这话纯洁吧? 没人会想歪吧?)

    下去三陪去了.

    NIGHT!

  29. 也祝各位节日快乐!

    觉觉去了。。。

  30. 想歪?想歪还不容易?

    人说月圆之时,就是“FULL MOON”之夜,GG和MM们比较容易,嗯,那个什莫。

    于是就流传着一句“吃了元宵好办事”的说法。这么一想,“吃了元宵没有”岂不就是“还不快去办事”的模糊之模糊,暧昧之暧昧的说法?

    你看,接着就来了一句希望大家都HAPPY一下,还来个NIGHT,NIGHT,这。。。

    --厚厚,欲要想歪,只要有词,我也奈去了。

  31. 从平凡事到忽悠

    这油盐锅巴,想想就流口水.自从有了电饭锅,这东西就绝迹了.

  32. 哈哈,我也在想那油盐锅巴的可操作性。

  33. 为啥子跟墙贴缝的身材叫好呢?那岂不是女人都贴不到噢?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