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19)


静秋见长林拔脚就走,心里很急,想留住他,又不敢拉他,只好叫道:“哎,哎,你别走呀,至少帮我把这些东西拿到我屋里去吧?”

长林象被人点醒了一样,转回来:“噢,你拿不动呀?那我帮你拿。”说着就背起包,提起篮子,跟静秋来到她家。

静秋想掏炉子做饭,问长林:“你吃饭了没有?”

“吃了,”长林骄傲地说,“在餐馆吃的。”

静秋觉得很奇怪,长林居然知道在K市下餐馆,真看不出呢。她给他倒了杯开水,叫他歇一会,她好找个东西把核桃装起来,让他把包拿回去。她问:“你—又跑大嫂娘家去了?她们家人还好吗?”

“她们家人?”长林看上去很迷茫,给静秋的感觉是他走到大嫂娘家的核桃树前,摘了就跑,根本没跟大嫂娘家人打照面一样。

静秋记得大妈说过,长林自小就有个毛病,一说谎就不停地眨眼皮,所以回回撒谎都被大妈戳穿了。静秋看了他一眼,见他眼皮有点眨巴,不知道他是不是在说谎。她看见包里还有一个小包,里面装着冰糖,就问:“这—冰糖是你买的。”

“是—-大哥—-买的。”

连大哥也调动了,静秋感动得不知道说什么好,问他:“冰糖要医生证明才能买到,大哥他在哪里—-搞到证明的?”她一边说,一边把暑假打工之后专门留出来的二十块钱放进长林的包里,再把包卷起来,找根绳子扎了,估计长林在路上不会发现里面的钱。就怕他回家了还没发现,如果大妈大嫂哪个洗了这个包,那就糟蹋二十块钱了。她准备等会送他到车站,等他车开动了再告诉他包里有钱。

长林说:“大哥认识一个医生,是那个医生开的证明。”

静秋觉得长林答得太天衣无缝了,简直不象是长林在说话,而他的眼皮又一直在眨巴。她想了想,又问:“你—今天一个人来的?你—知道路?”

“鼻子下面就是路。”

静秋诈他:“K县到这里的车票涨了百分之十,票价很贵了吧?”

长林好像傻了眼,掰着指头算了半天,憋红了脸问:“涨—-涨到十二块八了?狗日的,这不是剥人的皮吗?”

静秋现在完全可以肯定长林不是一个人来的了,他根本不知道车票多少钱,把“百分之十”当成了十块。她想最大的可能就是长林是跟老三一起来的,不过老三躲着没进来。她也不去抵长林的谎,只留他多坐一会,心想如果老三等久了,老不见长林,他会以为长林迷路了,就会跑来找长林。

但长林打死也不肯坐,一定要回去,说怕赶不上车了,静秋只好送他去车站。刚送到学校门口,长林就不让她多送了,态度非常坚决,看样子马上就要用手来推她回去了。

静秋只好不送了,嘱咐了几句,就返回校内。但她没走开,而是站在学校传达室的窗子后面看长林。她看见长林在河边望了一下,就向河坡下面走去。过了一会,跟另一个人一起上来了。她认出那人是老三,穿了套洗褪了色的军衣军裤,很精干的样子。他们两个站在河沿说话,长林不时指指校门方向,两个人你杵我一拳,我杵你一拳地讲笑,大概长林在讲他的冒险记。

然后老三朝校门方向望过来,吓得静秋一躲,以为他看见了她。但他没有,只站那里看了一会,就跟长林往渡口方向走去了。

她也跟了出去,远远看他们两个。她看见老三象小孩一样,放着大路不走,走在河岸边水泥砌出来挡水的“埂”上。那“埂”只有四寸来宽,老三走着走着,就失去了平衡,吓得她几乎叫出声来,怕他顺着河坡滚水里去了。但他伸开手,身体摇晃几下,又找回平衡,继续在“埂”上走,象在走平衡木一样,而且走得飞快。

她很想把他们俩叫住说几句话,但既然老三躲着不见她,她就不好意思那样做了。看来他真的跟长芳说的那样,是个心肠很软的人,见不得别人受苦,所以他帮大秀,帮她,现在又帮长林。今天的车票肯定是他买的,他肯定知道长林找不到路,所以一直陪着长林到校门口。

她想老三肯定是把她让给长林了,或者他本来就没打她主意。但她不愿意相信这一点,他那时不是很“争嘴”的吗?总在跟长林比来比去,怎么一下就变成长林的导演+向导了呢?书里写的“纨绔”公子都是要“占有”了他的猎物才会收手的,难道他已经把她“占有”了?她恨死了那些写得模模糊糊的书,只说个“兽性大发,占有了她”,但又不说到底怎么样才算“占有”了。

但是她隐隐地觉得“占有”之后,女的是会怀孕的,《白毛女》里面的喜儿不就是那样的吗?样板戏《白毛女》把这点删掉了,但她看过娃娃书,知道是有这一段的。老三抱她还是上半年的事,她的“老朋友”已经来过好多回了,应该是没怀孕吧?那就不算被他“占有”了吧?

她想起放在长林包里的钱,怕他傻呼呼地弄丢了,或者让他妈洗掉了,就一直跟在他们后面走到渡口。当他们坐的渡船离了岸的时候,她才从岸上大声喊长林:“长林,我放了二十块钱在你包里,别让你妈洗掉了—-”

她喊了两遍,估计长林听见了,因为长林在解捆包的绳子。她看见老三扭头对划船的人说话,然后突然从座位上站起来,从长林手里拿过包,就往船头走,把船搞得乱晃。

她怕老三要还钱给她,吓得转身就跑。跑了一会,她才想起他是在船上,能把她怎么样?她放慢脚步,想看个究竟,刚一转身,就看见老三向她跑过来。他的军裤一直到大腿那里,全都湿漉漉的,贴在身上。她惊呆了,已经十月底了,他不冷吗?

他几步跑上来,把那二十块钱塞到她手里,说:“你把这钱拿着吧,冰糖是别人送的,不要钱的。你用这钱—买运动服吧,不是要打比赛吗?”

她完全僵住了,不知道他怎么知道她需要运动服打比赛。他匆匆说:“长林还在船上,现在肯定慌了神了,他不知道路—-。我走了,晚了赶不上车了。”说完,他就返身向渡口跑去了。

她想叫住他,但叫不出口,就像她每次在梦里梦见他时一样,说不出话,也不会动,就知道望着他,看他越走越远。

那天回到学校,她根本没心思打球了,老想着他穿着湿漉漉的裤子,要好几个小时才能回到家换掉,他会不会冻病?他怎么这么傻,就从船上跳到水里去了呢?他不会等船划到对岸,再坐船过来?

后来有好多天,她都忘不了他穿着湿裤子向她跑来的情景,她觉得他不应该叫“纨绔”公子,应该叫“湿裤”公子。她百思不得其解的是,他怎么知道她打比赛需要运动服?

去年打比赛她们排球队没穿运动服,因为K市八中地处小河南面,相当于郊区,很多学生都是菜农的孩子,经济上不宽裕。比赛前,教练竭力鼓吹过,说每个人都要买运动服,但队员们都很抵制,就没买成。她们那次就是穿平时的衣服去赛球。

第一场比赛的时候,一上场,刚喊完了“友谊第一,比赛第二”,裁判就叫两边队员背对裁判,记录每个人的球衣号码和站位。她们上场的六个队员全都傻了眼,因为她们衣服上没号码。

裁判把教育局主管比赛的人找来了,说:“这群丫头既不穿球衣,又没号码,怎么比赛?”

教育局的人把教练万老师叫到一边,语重心长地教导说:“你身为教练,难道不知道排球比赛站位很重要?六个队员的位置是轮流转的,后排不能在前排起跳扣球。有的队只有一个主攻,如果都像你们这样不穿带号码的球衣,那她们的主攻从后排跑到前排去起跳扣球,裁判怎么看得出来?看不出来,怎么判人家犯规?”

第一场还没打,裁判就判她们输了。万老师低三下四地恳求,又做声泪俱下状,把队员们的贫穷落后描述了一通,教育局的人才同意她们继续比赛,但勒令她们用粉笔把号码大大地写在衣服上,不然不让她们参加比赛。

后来的几场比赛,都是一上场就被对方球队和观众猛笑一通,说她们是“杂牌军”“乡下妹子”。八中球队被这样奚落,士气一蹶不振,打了个倒数第三回来了。

但万老师死也不服输,说如果不是因为球衣闹这么个不愉快,八中女队肯定能进入前六名。所以万老师就逼着队员们买球衣,叫大家把钱交了,把尺码说了,他统一去买,免得每个人自己去买,又买得花花绿绿的不一致,还是被人笑话为“杂牌军”。这回万老师很强硬:“你们不买衣服,就不要打球了。”

队员们一听就慌了,都把钱带来交了。静秋实在是没这笔闲钱,而且乒乓球队那边也要买运动衣,她想把两边的教练说服了,让他们决定买同一种颜色同一个式样的,那她就可以只买一件。

但两个队要求不一样。排球比赛是在室外,下次比赛时间比较冷,教练说要买长袖的,保暖,而且有长袖护着,接球的时候手臂不疼。乒乓球比赛是在室内,所以教练要买短袖的,说你们穿得“长落落”的,怎么打比赛?不光要买短袖,还要配一条运动短裤。

排球队万老师催了一阵,钱收得差不多了,就拿去买了运动服,印了号码。平时跟兄弟学校排球队打友谊赛的时候,就叫队员们把运动衣穿上,气壮如牛,先声夺人。静秋没买运动服,万老师知道她家比较困难,就安慰说:“不要紧,不要紧,上场的时候我叫替补队员把衣服借给你穿。”

替补队员不能上场已经是憋了一肚子火了,现在还要把球衣借给别人穿,更是一百个不耐烦。静秋也不好意思穿别人的衣服去赛球,就竭力推脱,说我就坐旁边看。但她是球队的二传,是主心骨,哪能不上场呢?教练每次都逼着一个替补队员把衣服借给静秋,搞得那人不舒服,静秋也很难堪,有时碰到打比赛,就干脆请假不去。

她不知道老三怎么知道这些事的,难道他认识球队的教练或者球队的某个队员?或者他经常在什么地方看她打比赛?但她从来没在比赛时看见过他,难道他真是侦察兵出身?可以暗中观察她而不被她发现?

她决定从这二十块钱中抽出一些去买运动服,因为老三冒着寒冷跳到水里把钱送给她,不就是为了她能买运动服吗?她买了,就遂了他的意,如果他能在什么地方看见她穿运动服打球,那他一定很高兴。

万幸万幸,两个队的队服除了袖子长度不一样,颜色和式样都是一样的,可能那年月也就那么几个样子。她买了一件长袖的运动服,一条短的运动裤,准备赛排球的时候就穿长袖的,赛乒乓球的时候就把袖子剪下来变成个短袖,等到赛排球的时候再缝上去变成长袖,反正她针线活好,缝上去也没多少人看得出来,只要没人扯她的衣袖,想必不会露馅。

球衣号码可以自己选,只要是别人没选的都行,她看了一下,3号还没被人选掉,她马上选了3号。印号码要好几毛钱,她舍不得了,自己用白布剪了个号码,缝在球衣上了,还照别人球衣剪了“K市八中”字样,缝在球衣胸前,看上去跟别的队员的球衣没有两样。

十二月份打比赛的时候,静秋老指望老三会出其不意地出现在赛场,那样他就能看见她穿着运动服了。但她没看见老三,后来她也很庆幸老三没去,因为那次K市八中女排只打进了前六名。大家都说我们输球完全是因为我们穷,平时用橡皮球练习,到了比赛的时候,用的是规范球,是皮子做的,重多了,大家不习惯,连球都发不过,教练你要逼着学校去买些规范球给我们练。

万老师说:“我保证让学校去买规范球,不过你们也要好好练习,不然有了规范球也是白搭。”

于是球队加了很多练球时间。静秋很喜欢打球,但她也很担心,因为每次打完球就很饿,就要吃很多饭,高中生每月只有31斤粮,她妹妹也在吃长饭,哥哥有时从乡下回来也要吃饭,家里的粮计划越来越不够了。

转眼到了75年,一个春寒料峭的早晨,静秋跟排球队的人在操场上练球。排球场离学校后门很近,不远处就是学校的院墙,只一人多高,排球经常会被打出去。院墙外面就是农业社的蔬菜田,球一打出去,就要赶快去捡回来,因为现在球队用的是规范球,皮子做的,要是被田里的水打湿了,就会断线裂缝,搞不好还被路过的人捡跑了。

但是校门离排球场还有一点路程,如果从校门跑出去,就太远太慢了。排球队怕丢球,所以球被打出去,队里就会有人翻墙出去捡球。不过不是每个人都能徒手翻墙的,只有静秋和另外两个女孩可以不要人顶就爬上墙头,跳到院墙外,捡了球又翻回来。所以一有球打出去,就有人叫这几个人的名字,催她们快去翻墙捡球。

这天早上,静秋正在练球,不知是谁把一个排球打到院墙外去了,刚好她离院墙近,就听好几个人在叫:“静秋,静秋,球打出去了!”

静秋就噌噌噌跑到院墙边,单脚一蹬,两手一抓,就上了墙。她迈过一条腿,骑在院墙上,正要把另一条腿也迈过墙顶跳下去,就见一位活雷锋帮忙把球捡了,拿在手里,准备向院墙内扔去。

那人一抬头看见了她,叫道:“小心,别跳!”

30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19)

  1. TO 无名: 全部沙发座.

    TO 相像: 今天是小的发贴, 发得比较早.

  2. ft~没有赶上沙发~呵呵,板凳也很舒服

  3. 怎么可能啊,老三怎么可能去世啊?

    我还等着看他们两和好呢,这么好的人….

  4. 被眼泪浮上来问:

    老三真的会去世吗?

    千万别发生这样的事,俺身怀六甲受不了,拜脱了艾米,千万让老三好好活着!

  5. ‘她想叫住他,但叫不出口,就像她每次在梦里梦见他时一样,说不出话,也不会动,就知道望着他,看他越走越远。’

    痛, 就是痛!

  6. 送给艾米hy~爱过,也是一种幸福~每次看完山楂树,都觉得现在的我们真是太幸福了;看到静秋过的日子,俺对生活的不满也渐渐消失。

    老三

    哎!

    静秋打零工你会心痛吗?

    恩那!

    长芳出来你到去哪里啦?

    买冰糖啦!

    她怎么等也等不到你呀?

    山楂树下!

    冰糖核桃山楂就是吉祥的一家!

    静秋

    哎!

    妈妈的病什么时候才能好阿?

    等冰糖到了!

    叶子红了核桃能去摘吗?

    等老三来啦!

    文革里的爱情能发芽吗?

    哦琼弓呢嘟!

    有爱的人们就是吉祥的一家!

    黄米宝贝

    啊?

    爸爸像太阳照着妈妈!

    那妈妈呢?

    妈妈像绿叶托着红花!

    我呢?

    你像种子一样正在发芽!

    我们三个就是吉祥如意的一家!

  7. 嘿嘿,见过这种一编话儿就有小动作的人。

  8. 最伟大的情人出场了。呵呵

  9. 静秋有这样丰富传奇的经历,又没有让痛苦的回忆主宰她的命运,所以才能成为“知心姐姐”吧。希望她现在过得好。

  10. 常言说:一文钱难倒英雄汉。静秋能从那种处境挺过来,让人PF得五体、六体、七体投地。

    蜜月蜜月,应该是又甜又粘像蜜似的。这时候,没有了醋,需要的是“铜鞋”、“狗腿”和“我亏了也”这类的佐料吗?味道更好吗?

  11. 这歌不错,很开心的歌,

    听着歌就觉得这是个happy ending的故事了,哎,要是真的该有多好.

  12. 上个茶先.

    还没有昏,哪里谈得上蜜月?

  13. 从十年忽悠的角度看去,是可以算蜜月的,不过不止蜜一个月呦:)

  14. 再说了,你不是求昏了吗,艾米没准你昏吗?

  15. 承认了最伟大的情人是男人,可惜伟大的情人太少了。

  16. 从平凡事到忽悠

    这歌有谱的,在大陆很红,还上了春晚。

    好象叫“吉祥三宝”?

  17. 嘿嘿,你们太容易被米铜鞋忽悠了:)她说什么你们都信?

  18. “2膝跪下”这么不浪漫的方式一定不是在求昏,是在——求饶吧?嘿嘿。。。

  19. 老三真是又痴情又可爱。。。痴情时叫人想哭,可爱时又叫人想笑。

  20. TO 红的叶: 不是单膝,也不是2膝.

    TO riyue.: 哪里是小的爱想歪,不都是米铜鞋爱想歪吗? 小的每次都是瘟情魔魔的,结果米铜鞋都想歪了:(

    TO asalways: 爱上老三了? 你LD来抓你—-的工作了.

  21. 早就爱上了呀,都嗡琴魔魔好久了。一读钟情, :D

    放在呈现给LD的红头文件中,总是被LD抓大放小,就把小的递送的文件给省略了…

  22. 从平凡事到忽悠

    米铜鞋哪一句不可信了?米铜鞋是调皮点,但还不至于撒谎吧?

  23. asalways: 你看你们绿的是不是好厉害? 如果你LD说声”早就爱上了—别人”,你还不吵翻天了?:)

    萤火虫~: 她正在快码加编:)

    从平凡事到忽悠: 她说小的那天把门闩了,小的没闩吧?:)

  24. 呵呵,这里有个先有蛋还是先有鸡的问题。

    蓝的说,“思,无形,思,无邪。”我就听真了,思维奔逸了。

  25. 山楂树要长虫了.赶快废几句话了下去三陪去了.

    从平凡事到忽悠.: 没理由了吧?说不过小的了吧?:)

    asalways: 蓝的叫你撕,你却铁出来了:)

  26. 绿的铁出来是想说明能撕的,都是有形的,哪怕是网上某处的方块字(虽然不是白纸黑字)。

  27. 知道这贴会被虫子咬飞,还是忍不住一定要说:我也泪眼婆娑了。

    老三的确是伟大的情人

  28. 虫子尚在蚕蛹状态,还不会飞。

  29. 嘿嘿,说话间就开始飞喽!俺再去报告一下网管,这虫子飞得俺,是眼花缭乱。

  30. 落霞红满天

    真的被老三感动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