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23)

那天晚上,静秋很久都睡不着,她不知道老三回去的时候,渡口封渡了没有。如果封渡了,他就过不了河了。

她住的这个地方,叫江心岛,四面都是水,一条大江从上游流来,到了江心岛西端,就分成两股,一股很宽很大的,从岛的南面流过, 当地人叫做“大河”。另一股小点的,从岛的北面流过,当地人叫它“小河”,就是学校门前那条河。

这两股水在江心岛东端会合,又还原为一条大江,向东流去。一到夏天,四面的水都涨上来,可以涨得跟地面平齐,但从来没有淹过江 心岛。听老人们说江心岛是驮在一只大乌龟背上的,所以永远不会被淹没。

大河的对岸是江南,但却不是诗里面赞美的那个江南,而是比较贫穷的农村。小河的对岸是K市市区,江心岛属于K市,算是市郊,隔河渡水的,不大 方便。岛上有几个工厂,有一个农业社的蔬菜队,有几个中小学,有些餐馆菜场什么的,但没有旅馆。

静秋担心老三今晚过不了小河,只能呆在江心岛上,就会露宿街头。这么冷的天,他会不会冻死?就算他过了河,也不见得能住上旅 馆,听说住旅馆要有出差证明才行,不知道他有没有证明。

她满脑子都是老三紧裹大衣,缩着脖子,在街上流浪的画面,后来还变成老三坐在那个亭子里过夜,冻成了冰棍,第二天早上才被几个 扫马路的人发现的画面。如果不是怕把妈妈急病了,她现在就要跑出去看看老三到底过了河没有,到底找到旅馆没有。

她想如果他今晚冻死了,那他就是为她死的了,她一定要跟随他去。想到死,她并不害怕,因为那样一来,他们俩就永远在一起了,她 再也不用担心他出尔反尔了,再也不用担心他爱上别人了,他就永远都是爱她的了。

如果真是那样,她要叫人把他俩埋在那棵山楂树下。不过埋在那树下好像不太可能,因为他俩不是抗日英雄,不是为人民利益而死的, 只是一男一女为了相会,一个冻死,一个自杀。按毛主席的说法,他们的死是轻于鸿毛,而不是重于泰山的,怎么够资格埋在那棵树下呢?那些埋在树下的抗日英雄 肯定要有意见了。

问题是她还有妈妈和妹妹要照顾,如果她死了,她们怎么办?那只好先把妹妹养大了,把妈妈安顿好了,再去死。但她肯定会跟他去 的,因为他是为她死的。

静秋在外间床上辗转反侧,她听见妈妈在里间床上辗转反侧。她知道她妈妈一定在为今天的事着急。她相信她妈妈不会擅自跑到老三队 上去告他,她妈妈没有这么傻,这么黑心,因为这完全是损人而不利己的事,这样一来,不光害苦了老三,也把她贴进去了。但她可以想象得到,从今以后,她妈妈 就要更加为她操心了,几分钟不见她就会以为她又跑去会那个“坏男人”了。

她想告诉妈妈,其实你不用为我担心,他这半年不会来了的,他已经说了,他要等到我毕业了才会来找我。说不定到了那一天,他早就 把我忘记了。他有的是女孩喜欢,他嘴巴又这么甜,我都被他哄成这样,如果他要哄别的女孩,那还不是易如反掌?

她忍不住又把今晚的情景回想了很多遍,而且老是围绕着他抱她亲她这两个中心,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到底是她这个人思想很不健康, 还是因为她妈妈对这两件事谈虎色变?这两件事把她妈妈都吓成那样,一定是罪大恶极了,而她刚好都做了,怎么办呢?

到底被他抱了亲了会有什么害处?她有点想不明白。上次他也抱了她,亲了她,好像没怎么样呀。但如果没害处,那她妈妈为什么又那 么怕呢?她妈妈是过来人,难道还不知道什么可怕什么不可怕吗?

老三今晚好像有点激动,他那算不算“兽性大发”?“兽性”到底是个什么性?兽跟人不同的地方,不就是野兽是会吃人的吗?他又没 吃她,只温情脉脉地吻吻她而已,没觉得有什么跟野兽相通的呀。

一直到了第二天,她才有机会把老三的信拿出来读。那星期该她锁教室门,她就等到别人都走了,才坐在教室的一个角落里,摸出那封 信,拆开了看。老三的信是写得很好的,可以说是温情、热情加深情。他写他自己的那些思念的时候,她看得很感动,很舒服。但他把她也写进去了,而且他写她的 那个笔调,有点不合她的胃口。

如果他只写他怎么爱她,怎么想她,不把她写得象个同谋,她会很欣赏他的信。但他还写了“我们”怎么怎么样,这就犯了她的忌讳 了。她也收到过一些情信,大多数是她同学写的。不管写信人文字水平高低,她最反感的就是写信人自作多情地猜测她是对他有意思的。

记得有一个男生,也算作文写得不错的,但那人真叫厚颜无耻,每次写信都好像她已经把她的心交给他了一样。她不理他,他说那是她 喜欢他的表现,因为她对他的态度与众不同;如果她跟他说了一句话,那更不得了,他马上就要夸大其词地写到信里去,当作她喜欢他的证据。估计你就是对他吐口 唾沫,他都会认为那是你喜欢他的证据:为什么她只对我吐,不对别人吐呢?这不是说明她跟我关系不一般吗?

对那些给她写情信的人,她还是很尊重很感激的,一般不会让人家下不来台。但对这个厚颜无耻的同学,她真的是烦透了。他不仅写信 给她,还对人讲,说他在跟静秋“玩朋友”,搞得别人拿他们两个起哄,连她妈妈都有一半相信了,说:“如果你从来没答应过他什么,他怎么会那样说、那样写 呢?”

静秋忍无可忍,拿着那个家伙的信跑到他家去告了一状,他才收敛了一些。

她不明白老三这么聪明的人,为什么看不出她不愿意他把她热情的一面写在信里呢?她愿意他把她写成一个冷冰冰的人,而他则苦苦地 爱她,最后—-注意,是一直到了最后,尽管她不知道这个最后是什 么时候—-她才给他一个爱的表示。她觉得真正的爱情就是这样 的,就是从第一章就开始追,一直追到最后一章女孩才松口。

她本来当时就要把老三的信撕掉扔厕所里去的,但她想到这封信有可能是老三留给她的最后一封信了,她又不忍毁掉了。她趁妈妈出去 家访的机会,把那封信也缝在棉衣里了。

她能感觉到她妈妈对她管得比以前紧了,连她去魏红家都要问几遍,好像怕她又跟上次一样,说是去钟萍家,结果却跟一个勘探队的人 跑出去了。

她想想就觉得不公平,她哥哥也是很早就有了女朋友,但她妈妈从来没有这样防贼一样防着他哥哥,反而很热心地帮忙招待哥哥的女朋 友。每次哥哥的女朋友要来,妈妈都想方设法买点肉,做点好菜招待她,还要提前一天把床上的垫单被单搜罗一空,大洗特洗,结果有好几次都累得尿血了。

她妈妈总是说:“我们这种人家,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成分又不好,除了一份热情,我们还拿得出什么?”

静秋知道妈妈对哥哥的女朋友是充满了感激的,差不多可以说到了感激涕零的地步,因为哥哥能找到这样一个女朋友,真是不容易。

静秋的哥哥叫静新,比静秋大两、三岁,女朋友叫王亚民,是静新初中时的同班同学,也是整个年级长得最漂亮的,眼睛大大的,鼻子 高高的,头发又黑又长,还带点卷,小时候照片经常挂在照相馆做招牌的,象个洋娃娃。

亚民家里条件也不错,妈妈是护士,爸爸是轮胎厂的厂长。高中毕业后,她爸爸就帮她弄了个腿部骨节核的证明,没下农村,进了K市的一家服装厂当工人。亚民可能是佩服哥哥小提琴拉得好,很早就跟哥哥好上了。不过刚开始都是背着家长的,所以家里人都不知 道。

但有一天,亚民眼睛红红地找到静秋家来了,很紧张地问了声“张老师—,静新在不在?”就不敢说话了。

妈妈知道静新在哪里,但他关照过,说如果是亚民来找他,就说他出去了。于是妈妈说:“静新到一个朋友家去了,你找他有什么事 吗?”

亚民说:“我知道他在家,他现在躲着不见我—-因为我告诉他我父母不同意我们的事,怕他招不回来。他听了就说‘我们散了吧,免得你为难,你父母他们也是为你好,我真的不知道 我这辈子招不招得回来,别把你耽误了。’后来他就躲着不见我了。但那些话是我父母说的,又不是我说的,我从来没有嫌他在农村—-”

妈妈的眼圈也红了,说:“他也是为你好—-”

亚民当着她们的面就哭起来,说:“我家里人这样对我,他也这样对我,我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静秋的妈妈吓坏了,连忙叫静秋去哥哥住的那间房子把他叫来。亚民说:“我跟你去找他。”

那时正好是寒假期间,妈妈问一个回老家过春节的老师借了间单身教师住房,让回家过春节的哥哥在那里住几天。她哥哥就躲在那间小 屋里,不出来见亚民。

静秋把哥哥的门敲开了,看见哥哥跟亚民两个人四目相对,好像眼里都噙着泪花一样,她赶紧离开了,知道哥哥不会再躲着亚民了。她 看得出哥哥其实是很喜欢亚民的,这段时间躲着不见亚民,哥哥瘦得很厉害。

那天晚上,亚民跟哥哥一起过来吃晚饭。亚民说:“我不管我爹妈说什么,我就是要跟静新在一起,如果他们再骂我,我就搬到你们家 来住,跟静秋睡一张床。”

春节期间,亚民差不多每天都过来找静新,两个人在静新住的那个房间玩,亚民常常呆到十一点多了才回去,不知道她在爹妈面前是怎 么交代的。

有一天晚上,快十一点了,突然有几个护校值班的老师来叫妈妈,说你儿子出事了。静秋和妈妈跟着那几个老师跑到办公室一看,发现 哥哥被关在一间小办公室里,亚民被关在另一间。

那几个值班的老师把静秋赶到外面去,他们只跟她妈妈谈。静秋心急如焚地等在外面,过了很久,一个值班的老师把才亚民带出来了, 说你可以走了。但亚民不肯离开,大声跟那个人辩论:“你们为什么不放他?我们什么也没做,你们不放他,我就不走—-”

值班的人说:“你还在这里大声叫?你知不知道世界上还有‘羞耻’二字?我们可以现在就送你到医院去检查,看你嘴巴还硬不硬。”

亚民也不示弱:“去就去,不去的不是人。如果检查出来我什么也没做,你小心你的狗头。我哥哥和弟弟不会放过你,我爸爸也不会放 过你的。你们真是多管闲事,欺人太甚。”

静秋从来没见过亚民这样强悍,她平时说话都是细声细气的。

值班的人好像被镇住了,对刚走出来的妈妈说:“张老师,你把她送回她家去吧,我们是看在你的份上,这次不把她怎么样,不然的 话,要送联防队去的。”

妈妈怕把事闹大了,对静秋说:“你把亚民送回去,我在这里跟他们交涉你哥哥的事。”

静秋要送亚民回去,亚民焦急地说:“你哥还在里面,我回家干什么?我怕他们把你哥交到联防去了,联防的人会打他的—,我愿意跟他们上医院去,只要他们放你哥哥—-”

静秋就陪亚民等在外面,她焦急地问:“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些值班的多管闲事。今晚很冷,我就跟你哥哥两人坐在床上,用被子捂着脚,他们来敲门,我们马上就开了,结果他们把我们带到 办公室来审问,还说要把我们交到联防大队去。”

静秋不知道这事严重到什么地步,她急忙问:“那—怎么办呢?”

“应该不会把我们怎么样,我们什么都没干,经得起检查。不过幸好我们没关灯,连棉衣都没脱,不然的话—-他们把我们送到联防去就麻烦了—,那些人都是不讲理的人,打了你 再问话—”

“他们说送到医院去检查,是什么意思?”

亚民犹豫了一下,说:“就是请医生看看我—-还是不是—姑娘家—。不过我不怕,我跟你哥什么也没 做。”

静秋有点不明白,亚民自己承认是跟哥哥坐在床上,那不是又“同房”又“上床”了?怎么又说什么也没做呢?是不是因为没关灯没脱 棉衣?

后来哥哥也被放回来了,说他们见亚民自己要求去医院检查,知道他们没做什么,就放了他,还给他赔礼道歉,怕亚民家里人来找他们 算账。那件事发生后,亚民照常天天晚上来玩,值班的似乎没再去敲他们的门。

妈妈更喜欢亚民了,说从来没想到这么文静的女孩为了救你哥哥出来,会象只母老虎一样发威。

静秋为哥哥高兴,有这么好一个女朋友。但她也忍不住想,如果是她跟老三呆在那间小屋里,估计妈妈早就把老三交到联防去了。

25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23)

  1. bench again

  2. 这一段写的特别有趣,本来很郁闷害怕的事情,叫艾米写得妙趣横生。

    “妈妈更喜欢亚民了,说从来没想到这么文静的女孩为了救你哥哥出来,会象只母老虎一样发威。”—要是静秋也慕老虎一把…

    “如果是她跟老三呆在那间小屋里,估计妈妈早就把老三交到联防去了。。。”—静秋若是发威,老妈都难容啊。

    这个男女区别对待,区别太大啦,呵呵呵。 :DDD

  3. 静秋真是活脱脱情窦初开的小女孩儿心理,她那时候还小,被爱带给她幸福感,但她可能不会考虑很多这种爱与她将来的生活有什么关联,不会去为这份爱做什么人生计划。

    老三和静秋不能有结果,我觉得也是老三生不逢时啊。

    看到艾米写静秋的心理活动,突然想起了王朔的《看上去很美》。内容当然没什么相似的了,只是那种心理描写,活脱脱似在眼前,实在是太生动了。

  4. 是静新初中时的同班同学

  5. 唉,也觉得静秋和老三的想法差距还是很大啊。

    “她觉得真正的爱情就是这样的,就是从第一章就开始追,一直追到最后一章女孩才松口。”这就是皇帝的公主嘛,静秋先前看见老三的时候,觉得自己像一个最最不起眼的“灰姑娘”,后来老三可怜巴巴地爱她,她就变成公主啦?

    她的思想确实太“正统”,她当时也太小太幼稚了,好可惜,老三和她遇到的时机不好。。。

  6. 静秋对信的态度, 以及她前面的一系列表现, 让人感觉静秋现在对老三, 还没有到爱的程度, 所以才会这样. 真正爱着对方的, 只怕对方不知道自己爱他, 看见爱人描写两人的事情, 应该很欣慰才是. 伤痕文学我也看过很多, 但是仍然觉得静秋这样一个十七八的女孩子一方面顾虑重重, 一方面又缺乏很多应该知道的知识, 让人不解. 更何况, 真正开始爱了也就顾不了这么多了.

    也许多年以后, 或者在老三启发之后她才情窦初开吧?!

  7. 其实静秋只是小而已,还不太懂得爱情。那个时候她才多大一点哪,而且当时的气氛视爱情为猛兽,动不动就要揪联防队的。如果有机会让她慢慢成长,其实她是个很好的姑娘,也会成为很好的恋人的。所以说,怪只怪相遇得太早,让爱变成煎熬。

  8. 今天好早啊! 很佩服亚明—为爱天不怕地不怕的人都是勇者.

  9. 不觉得两艾有”爱情悲剧”,只是一些无奈的因素.也不觉得是艾米的”性格缺陷”,非要称为缺陷,HY也有缺陷. 静秋那时候还是小孩子,又在那个时代,还有家庭的担子,不能要求她像个伟大情人似的. 老三选择了她,就得有担当.

    还是那句话,”人无法超越时代”.

  10. 嗯,缝到棉衣里是好办法– 纸张确实可以帮助保暖。

  11. “这么文静的女孩为了救你哥哥出来,会象只母老虎一样发威。”这才是真爱的表现,总让人联想到米同学提刀去帮HY的事情。但是,米同学绝不是母老虎噢!

    再看看静秋的心理及表现,那能叫深深地爱着老三吗?在这种情况下,老三死缠烂打,还是认为不合适。

  12. 静秋是温州人?

  13. TO 艾文: 老三打动艾米的地方,并不仅仅是他为自己的选择有担当,而是他真的能够体会静秋的心思,知道她怕什么,为什么怕,所以他总是帮她,爱她.

    TO asalways-: 即使拒了,老三也不会轻言放弃的,不然也没什么感动人的了.

    TO applaud: 哈哈!

    TO LevelII: 只有老三可以理解静秋.如果老三冻死了,静秋愿意跟随他去.这些内心活动,她不会说出来,但老三一定是能够理解的.

    如果静秋跟亚民换个位置,相信她也能做到那个地步.

    TO 小鱼子: 不是温州人.

  14. Ooops, Sorry for the mess.

    Anyway, here is the pic links.

  15. 是不是男的要是比女的大很多(六,七岁),看女的就像看孩子一样? 会很宠女的?

  16. 哈哈,艾文,你已经着了我的道了,厚厚。

    我上回就跳出来说六七岁是最好的MATCH,结果被大伙儿一置疑,俺就缩回头去了。 :)

  17. 我觉得最好的MATCH是男大三,俺老爸老妈就是. :-)

    以为男的比女的大很多就会处处让着女的,很体谅女的(有的即使不理解,也让着).你看老三对静秋不就这样? 虽然不能一概而论,但是不是一般来说会这样?

  18. To Mousa: 帮你贴了一下,这几张都不象.

    HY很丑,但是很温柔.

    米铜鞋塑造了一个JD式的HY,害得HY不敢露面了.

  19. Thanks for your help, HY! However, you guys did not answer my question.

  20. “油盐酱醋的东西,码出来也没人看了.” 我看!我看! 喜欢的是两个人和艾米的文笔,管他是什么事情. :-)

    嘻嘻!觉得JD现在四十多的样子比年轻的时候有味道.喜欢!

  21. 头回发现JD的眼睛那么温柔,不象现在一味地酷,让人有距离感,HY是象现在的JD还是原来的JD呢?好好奇呀!

  22. 油盐酱醋的“平凡事”巨好看哪,我这两天已经看得颠三倒四了。

    其实爱情的每一个阶段都很美好,有爱,有思想,有感悟,就很美好。

    不是谁说的,Life is a tragedy to those who feel, but a comedy to those who think?

  23. 我也要看油盐酱醋,只要是你们写的我看定了!!!

  24. 不管是什么,只要是二位写的,一定跟读!MM你大胆的往前码呀!哈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