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24)

因为不知道老三那天晚上究竟找到住的地方没有,静秋一直都在担心老三的死活,生怕突然有一天,长芳跑来告诉她,说老三冻死了,请你去开追悼会。

她每天都找机会跑到妈妈办公室去翻翻那些报纸,看有没有关于K市冻死了一个人的报导。不过她觉得报纸多半不会报导这事,因为老三是自己冻死的,又不是救人牺牲的,谁来报导他?

她想跑到西村坪去一趟,看看老三还在不在。但她不敢问妈妈要路费,而且又找不到出去一整天的借口,只好坐在家里干着急。

她想起自己认识一个医生,姓成,在市里最大的一家医院工作,她就跑去找成医生。她问成医生那家医院最近几天有没有收治冻死冻伤的人,成医生说没有。她又问这种天气呆在室外会不会冻死,成医生说如果穿得太少恐怕有可能冻死。静秋想,老三穿着军大衣,应该不会冻死吧?

成医生安慰她说,现在一般不会冻死人的,如果外面太冷,可以到候车室候船室去,就算被公安局当盲流收审,也不会在外面冻死。静秋听他这样说,放心了一些。

静秋认识这位成医生,是因为成医生的岳母跟静秋的妈妈以前是同事,都在K市八中附小教书,而且两个人都姓张,江心岛上很多家庭一家几代人都是“张老师”的学生。

成医生的岳母已经退休了,但他们就住在学校旁边。成医生的妻子在K大教书,很会拉手风琴,他们夫妻俩经常在家里一拉一唱,引得过路人驻足。

静秋也会拉手风琴,但她完全是自己摸索的,没人教过。她最先是学弹风琴,因为她妈妈学校有风琴,她经常去音乐办公室弹。后来因为学生经常出去宣传毛泽东思想,到很多地方去唱歌跳舞,没人伴奏不行,又不能把那么重的风琴抬到那些地方去,她就开始学拉手风琴。

学校有个很旧的手风琴,但老师当中没有一个会拉。静秋就叫妈妈把学校的手风琴借回来,她学着拉。风琴、手风琴都是键盘乐器,有很多相通的地方,静秋拉了一段时间,就可以为同学们伴奏了,只是左手的和弦部分还不太熟悉。

那时会搞乐器的人不多,女的会拉琴的就更少。静秋经常背着手风琴,跟学校宣传队的人到江心岛各个地方去宣传毛泽东思想,江心岛上的人差不多都认识她,不一定知道她名字,但只要说“八中那个拉手风琴伴奏的女孩”,别人都知道是她。

后来她从江老师家路过的时候,经常听到江老师拉手风琴,佩服得不得了,就叫妈妈带她去拜江老师为师。静秋跟着江老师学琴,很快就跟江老师一家搞熟了。

江老师的爱人成医生长相特殊,高鼻凹眼,人称“外国人”,在江心岛颇有名气,走到哪里都有人跟着看。有的小孩胆子大,常跟在他身后大声喊“外国人”,他脾气好,只回头笑一笑,挥挥手走路。

成医生的身世是江心岛人的热门话题,有很多版本。有的说他是美蒋特务,有的说他是苏联特务;有的说他父亲是美军上将,跟一个中国女人生下了他,解放前夕,那个美军上将就丢下他们母子俩,跑回美国去了;还有的人说他母亲是共产党的高官,在苏联学习时跟一个苏联人好上了,生下了他,怕影响自己的前途,就把他送人了。

成医生对自己那幅“外国人”面相的解释是他家有哈萨克血统,但谁也没见过他的哈萨克父亲或者母亲,所以大家宁可相信他是特务或者是混血私生子。这几个版本传来传去,传得有鼻子有眼的,每种说法都令人信服。

静秋比较喜欢“共产党高官”这个版本,因为在她心目中美国人没有苏联人好看,美国人鼻子太尖,是鹰钩鼻,而鹰钩鼻是狡猾的象征。苏联人的鼻子没有那么尖,所以英俊、勇敢而又诚实。她其实也没看见过美国人,连电影好像都没看过,都是外面大字报、宣传画上看来的。但她看到过苏联人—-的插图,苏联男的都爱穿那种套头的、衣领下开个小口、扣两三粒口子的衣服,腰里系个皮带,很风度翩翩。

不知道为什么,静秋总是觉得成医生跟老三长得很像,虽然老三的鼻子没有那么高,眼睛没有那么凹,走在外面也不会有那么多人跟踪围观当希奇看,但她就觉得象。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喜欢成医生的外貌才会对老三一见钟情的,还是因为喜欢老三才觉得成医生英俊的,反正她时常把他们两人混为一谈。

静秋问了成医生之后,心想老三大概不会冻死了,但她一直到看见了老三的亲笔信才彻底放心。

那天,静秋的妈妈给她拿来一封信,说是西村坪的人写来的。她一听,差点晕了,心想老三大概是冻疯了,居然把信写到K市八中附小来了。她跟他见面的第一天就对他说过,叫他不要往这里写信,因为那时学生是没有什么信件的,如果有,那肯定是什么见不得人的秘密。传达室见到是她家的信,不管收信人是谁,总是给她妈妈的。

妈妈没拆她的信,叫她自己拆。那可能是她一生当中收到的第一封从邮局寄来的信,她一眼看见了信封上的寄件人是“张长芳”,笔迹也象是长芳的,她就当着妈妈的面拆开看了,信写得很简单,只是谈谈最近的学习情况,说家里人都好,请她有空去西村坪玩,然后代问静秋家里人好,云云。

静秋看出信是老三的笔迹,不由得在心里笑骂他:“真会装神弄鬼,连我妈妈都敢骗。”

她见他没事了,就把缝在棉衣里的那封信拿出来烧掉了,免得放那里鼓鼓囊囊的,她妈妈一眼就可以看出来那里藏了东西。不过她把老三的第一封信留下了,因为那封里面没有说“我们”怎么怎么样。

离毕业的日子越来越近了,静秋的心情也越来越矛盾。她盼望日子过快点,她就可以快点见到老三。但她又害怕毕业,因为毕业了她就要下乡了。下乡之后,她的户口就迁到农村去了,她就不是K市人了,也就不能打零工了。到时候,她跟她哥哥两人都欠队里口粮钱,难道叫她十二、三岁的妹妹去打零工?

那时K市的知青已经不再是下到某个生产队了,而是按家长单位下到集体知青点去。K市文教系统的知青点在Y县的一个老山里面,很苦的地方,办了个林场,根本不指望有收入,知青下到那里只是为了在广阔天地里炼一颗红心,都是父母帮他们出口粮钱。说实话,父母也不在乎自己的子女在林场能不能赚到钱,只求他们平平安安在林场熬几年,然后招工回城就行了。

文教系统每年都是七月份送新知青下乡,但半年前就在对即将下乡的知青进行上山下乡的教育。天天都听说“一颗红心,两种准备”,但静秋一直搞不懂到底是哪两种准备,好像就一种:下乡。教育局组织了几次大会,请已经下乡了的,特别是在农村扎了根的知青给那些即将下乡的人作报告,讲他们是怎么跟当地贫下中农打成一片的。有些榜样和典型都已经跟当地农民结婚了,说要“扎根农村干革命”。

静秋听他们讲他们的光荣事迹,不知道他们究竟爱不爱他们的农民丈夫或媳妇。但有一点她知道,一旦跟当地农民结婚了,你就不要想招回城里来了。

魏玲比静秋大几岁,那时已经下乡了,两个人的妈妈都是附小的老师。魏玲回来休息的时候,总是对静秋讲农村多么苦,说干活累得恨不得倒地死去,生活很无聊,只盼望着哪天招工回城,就熬出头了。魏玲还唱那些知青的歌给她听:“做了半天工,裤腰带往下松,人家的白米饭煮的个香喷喷,回到我屋里还是一片漆黑,哎呀我的大哥呀—-

静秋跟魏玲的妹妹魏红一个年级,两个人约好了,下乡之后她们俩就住一个屋,两个人还一起准备下乡的用品。魏红家经济条件比较好一些,她爸爸妈妈都是K市八中的老师,双职工,养活三个小孩还是没什么大问题的。所以她跟静秋一起准备东西,能成双成对买的东西并不多,大多数东西都是魏红买得起,但静秋买不起。

她们两个唯一相通的东西,就是一个枕套。她们买了一点布,自己在上面写了“广阔天地,大有作为”的字样,就自己照着绣了这几个字,准备下乡用。

正在热火朝天地准备下乡的时候,突然有一天,长芳跑到K市来看静秋。等到静秋送她坐车回家的时候,两个人才有单独在一起的机会。长芳拿出一封信给静秋,说是老三叫她送来的。静秋等长芳的车开走了,就坐在车站把那封信打开来看。可能是为了表示对送信人的礼貌,信没有封口,但老三旁若无人地诉说他的思念,把静秋看得脸红心跳,难道他不怕长芳拆开看?

老三在信里告诉她,说现在上面下了一个文件,职工退休的时候,可以由他们的一名子女顶替他们的职位,叫“顶职”。据说这个文件不公开传达,由有关部门自己掌握。老三叫她让她妈妈去学校或者教育局打听一下,看她能不能顶她妈妈的职,这样她就不用下农村了。老三说你很适合教书,如果你顶你妈妈的职,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老师。

静秋看了几遍,不相信真有这样的事。她倒不想顶职,但她非常希望她哥哥能够顶职回城,因为哥哥太可怜了,他初中毕业那会,正是父母挨整的时候,就没能上高中,一毕业就下农村去了,在那里一呆这么多年,到那个队插队的知青去了几拨又走了几拨了,她哥哥还没招回来。

哥哥在乡下的时候,亚民有时会到静秋家来拿信,因为哥哥不敢把信写到亚民家去,就写到自己家里。每次来,亚民都会跟静秋讲她和静新的故事,讲他们以前在一个班读书的事,讲静新怎么样请人去她家把她叫出来,讲班上还有一个很漂亮的女孩也喜欢静新,但是静新只喜欢她一个人。

但讲得最多的,就是怎么样才能让静新招回城里来,只要他招回来了,她父母就不会横加阻拦了。静秋每天都在希望哥哥快点招回来,怕他老呆在乡下会毁了他和亚民的爱情。

现在她看到这个顶职的消息,欣喜万分,连忙跑回家去告诉了妈妈。她没敢说是从老三那里听来的,她只说听同学讲的。

妈妈听说是同学讲的,就不太相信,但妈妈觉得去问问也不是什么坏事,不做这个指望就行了。妈妈找学校的钟书记打听了,钟书记说他还没听说这事呢,不过他下次去教育局开会的时候,会打听一下。钟书记的女儿钟萍已经高中毕业了,但赖在城里没下去,搞得群众很有意见。现在钟书记听说了顶职的事,也很感兴趣,很快就把消息打听到了。

大概是为了感谢妈妈告诉了他这个消息,钟书记从教育局一回来就来告诉妈妈,说的确是有这样一个文件,但具体怎么执行要由各个单位自行掌握,比如文教单位,怎么个顶职法?你不能说父母能当老师的,他们的小孩也就能当老师吧?

钟书记说:“张老师呀,感谢你告诉我这个好消息,我现在还不到退休年龄,不过我爱人快到退休年龄了,她身体不大好,可以办病退,我想让她病退了,让我钟萍顶职。我看你也办个病退,让你家静秋留城里吧。女孩子下乡去,总让人不大放心。”

妈妈没想到自己平时只敢仰视的钟书记居然也担心女儿下农村的事,可怜天下父母心。听钟书记的口气,如果妈妈申请病退,学校是会同意让静秋顶职的,妈妈感激万分,千恩万谢了一番才告辞。

妈妈把这个好消息告诉了静秋,说妈妈这些年担着的心,今天总算可以放下一半了。我这就去申请病退,让你顶职,你就不用下农村了。等到你顶职的事办成了,我的另一半心就放下了。

静秋说:“应该让哥哥来顶职,他下去这么多年了,受了太多的苦,而且亚民家里也是因为哥哥在农村才反对他们俩的事的。如果能让哥哥回城里来,那就什么事都没有了。”

静秋把这事告诉了亚民,亚民高兴死了,说这下好了,我跟你哥终于可以在一起了,我家里也不会再阻拦我们了。亚民连忙给哥哥写了一封信,告诉他这个好消息。

但哥哥不同意,说他已经下去这么久了,就干脆等着招工吧,下乡这么多年,又占掉顶职的名额,太不合算了,不如把这个机会给静秋,这样静秋就不用下乡了。

静秋的妈妈是坚决不让静秋下乡的,她妈妈经常做恶梦,总是梦见静秋出了事,妈妈到乡下去看她,只见她躺在一堆稻草里,头发蓬乱,眼神呆滞。

妈妈问她:“你怎么啦?静秋,你告诉妈妈,到底是怎么啦?”

她不说话,只是嘤嘤地哭,妈妈什么都明白了。

妈妈把这个梦讲给静秋听,静秋虽然不知道梦中的自己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但她猜得出一定是象那些女知青一样,被人“糟蹋”了。

妈妈说:“我绝对不会让你下农村的,你还年青,不知道女孩子在乡下会面临什么样的危险。自古红颜多薄命,你在学校里就有这么些人打你主意,找你麻烦,你下了乡还有好的?”

33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24)

  1. 一直在刷新,终于又赶上了贵宾席.

  2. 黄筒子老爹出场了呵呵

  3. 静秋有关老三被冻死的担心真是可爱,竟至于都问到医院去了.

    艾米的公公出场了.

    苏联人和美国人的区别很形象啊,书上画的苏联小伙都好周正帅气(只要不是木刻画).美国人就总是一副奸滑的样子.

  4. 抢个前排的位置.

    喜欢静秋傻傻的担心的样子.艾米真是太会写了!

  5. Jason的爸爸终于出场了。那时Jason出生了没有?

    艾米这段描写静秋担心老三被冻死的心理描写真是栩栩如生,我自己也有过相似的经历呢。

  6. 终于等到今天的这一级。喜欢这个故事, 感动。。。。

  7. 静秋真是傻乎乎的好可爱啊,成医生终于出来了!!!

    哎,估计顶上职了,老三和静秋的结局就差不多要见分晓了吧.

    心惊胆颤啊

  8. 我贴了twice, 都没贴上,结果连门槛都没挨着。下手得快啊

  9. 可能是顶上职了,记得艾米说过静秋参加高考时还在教育系统工作。不过不知道这和静秋与老三的爱情故事结局有没有什么关系。

  10. 静秋一家人的亲情真是应了那句话:患难见真情.

  11. 自古红颜多薄命。。hymm,I never thought about beauty this way.

  12. 弟弟的爸爸真是让人钦佩啊。 稀世男人。

  13. 老三没出事就好。他是否已成家立业了?祝福他。

  14. 艾米是性情中人,为老三感动是很自然的事。贴一首歌,还记得不?至于说静秋,说她胆小怕事,虚荣,小心眼,过分的自卑自尊并不合适。

    两人世界,少不了要处理油盐酱醋。但它们不应该让美好故事成为历史。下面是一关于令狐冲和任盈盈的笑话。这样的事应该是可以避免的.

    =====================

    丁亥月 壬子日

      宜:嫁娶、出行、造车器、会亲友忌:开市、纳采、造庙、安葬

      生肖冲马煞南

      她又在责怪我了。早晨的任盈盈总是精力十足,喋喋不休,充满怨气。

      这会儿她摆出一副经典的 悍 妇模样,叉腰挺腹站在对面,用手里的木汤勺不停敲打着锅沿,稀薄的红薯粥被搞得四下飞溅。

      多年以来,我早已习惯在这种环境下吃早饭,一双儿女也习惯了,我们低着头,唏唏溜溜地喝着薄粥。

      她一边敲一边抱怨,非常富有节奏感,完全不顾我们的感觉,就像一个自得其乐、口沫横飞的黑人饶舌乐歌手——哦,我差点忘了,她曾经是个古琴大师,专弹《琴箫协奏曲——笑傲江湖》之类的古典音乐。

      我是什么时候开始这种毫无希望的生活的?这是我最近常常思考的问题。

      退隐江湖之后,她曾经很快乐,我也是,我们有过几年快乐时光。白天种田耕地,晚上吹箫弹琴,我们都希望能在这个村庄里做一对幸福的农夫。

      但是我们都不是种庄稼的料,仅有的一点储蓄很快就消耗一空,最后琴也卖了。最近几年的大旱,使我们把一天又一天的时间几乎都用在考虑如何吃饭上面了。

      在行走江湖的日子里,我们从未因为这个问题发愁。总有左冷禅那样的阴谋家被我们追杀,有岳不群那种 伪 君子等着我们识破,有恒山派的老少尼姑期待我们营救,有青城派、嵩山派、瞎子派的死缠烂打,有花式繁多的灭门疗伤蒙冤脱困献酒灌药传剑复仇,有一次实在不高兴,我还带了好多人攻打武林圣地少林寺——我们,根本不用考虑吃饭问题。

      “想不到我任盈盈,竟也终身和一只大马猴锁在一起,再也不分开了。”——几年前她说这话时嫣然一笑,娇柔无限。现在她提起这句话时的表情,我不说也罢。

      我们早已停止回忆和谈论以前的日子了,因为回忆总是从甜蜜的微笑开始,以愤怒的争吵结束。

      她习惯了毫无逻辑地咒骂我,越来越愿意把我描述成一个在江湖无法立足的失败者,一个学无所用、不去开武馆开酒吧只会守在家里的窝 囊 废,一个放弃了恒山派掌门、魔教教主这样薪水丰厚职位的弱智、草包,一个占了她这个任大小姐的便宜还卖乖的混蛋。她整天唠叨个没完,没完没了。她把没米下锅、没钱买盐、孩子吵闹、乳 房下垂甚至老天爷不下雨统统归罪于我。

      如今我要是再次把青蛙烤焦了她一定会杀了我,可惜连年大旱早已没有青蛙了。青蛙也是肉,我很久没吃肉了,更别提酒了,但是这并不妨碍她记得我以前经常喝醉酒。

      “这一切都怪你!你这个让我 恶 心的酒 鬼!”每次她都这样尖叫着总结。

      我叹口气出来躲到院子里,到院子里劈柴。也许劈柴是我现在唯一能够安静思考的时刻了。

      从来没有人来探望我们,因为他们根本找不到这里。我们也不愿见任何人,因为我们曾经在众人面前信口开河发誓放弃一切。现在,我们都发现这是一个错误。但问题是任大小姐决不会承认错误。她太爱面子了,宁愿和我在这个偏僻村庄死缠到底也不会让大家知道她当初的美满婚姻已经彻底破产了。

      有金盆洗手,就有重出江湖。我私下考虑过这个问题。但是很快我就悲哀地发现我再也不可能东山再起了——自从认识到用斧头比用剑劈柴更容易之后,我就再也没拿过剑。独孤九剑?我早已忘得干干净净。江湖上仇人那么多,我拿着劈柴的斧头出门完全是找死。现在我非常明白自己处于什么样的一种境地:我根本无处可逃了。——江湖险恶,我无法立足。和她在一起,我也永无宁日。

      她旋风一样冲进院子:“快点劈!你是不是一边劈一边在想那个小 骚 尼姑?有本事你去找她借点银子去!”

      这,就是我田园生活,这,就是我的婚姻。当年桃谷六仙在洞房外大叫的:“千秋万载,永为夫妇!”此刻想起来不禁让人倍感心惊。

  15. “可惜艾米没兄弟姐妹:(“

    所以现在“想生多少生多少”的日子好幸福啊。。。

  16. 看令狐和盈盈的“从此过上幸福生活”之后的故事有感——

    有人说这种让人倍感心凉和伤害的碰碰撞撞的“真实”生活是对以前美好纯真的爱情的侮辱,我能够理解这种心情,但是,我却觉得柴米油盐才是爱情的试金石。没有美好的结局,不是说当初的选择错了,而是两个人没能将美好继续下去,可能由于各种原因,能控制的,不能控制的。这都没什么,重要的你还相信爱情,还在努力。

  17. “如果能够把”十月怀胎”改造成”十日怀胎”就好了”

    如果男的同时也在生就更好了。:)

  18. 那个笑话一定是男人写的,只想突出一个论点:婚姻悲哀的原因是女人变成了泼妇。 But,

    It is man who can either make a womon or break one.

    It is woman that can either refine a man or crack one.

  19. TO 艾米:开玩笑的吧? 不”脚跟脚”了? 还是准备用你家HY的理论考验他自己? 让事实教育他自己说了错话?

  20. 回艾米’: 如果黄颜会生,你还是必需的。做人做人,目标不仅是人。

  21. 可怜天下父母心啊

  22. 接chicken, 回艾米’

    唔,还是做。

  23. 呵呵,看完文章,再看帖子,都忘记自己刚看完文章的时候想说什么了。 :))

    静观故事发展吧,还是不下乡好,(除非是下到西村坪,先和老三煮成熟饭,呵呵。)

    HY一家终于出场了,期待ING。

    艾米这就放HY走了?SIGH。。。以前姐姐对我说,她的爱情是从结婚后才开始的( :D ),后来我才体会,婚姻就是一个试验金石而已,有的试出来越来越光润,有的会试出问题来。

    久聚也会愈加生“依恋”的,艾米领导还是要紧跟群众路线哪。 :DD

  24. 刚想起来,老三是不是”飞心传恨”里的路伟,carol回国时帮静秋带东西给他的.刚才考古半天把名字才找出来,可这篇里前面提到他姓孙,是不是一个人呀?

    那结果还是两人没有在一起.太可惜了.

    发了帖子,就没有办法再发.害得我想占前座,就没有办法再发贴.看完发贴就一定占不了前排了.

  25. 荌旎‘’,chicken: 审美不疲劳,审问很疲劳:)

    ELEVEN: 父母总把心放在女儿身上:)

    红的叶3: 做什么都是做.

    一如既往: 你姐是李双双,”先结婚后恋爱”

    馨彤: 老三不是路伟.

    可以随便用个名字发贴,不填密码,只要是没人注册过的ID都行,在你ID后加些小东西就行.

    问一句: 弟弟的奶奶也姓张.

  26. 来晚了。 再晚, 也要一步一个脚印

    黄同学,你要向米同学多学习。 不用她吆喝,我们姐妹兄弟大爷大妈侄女外甥高高兴兴地自觉自愿地为她的园子灌水种草。

    问个问题:静秋认识成医生在先还是认识老三在先?“她不知道自己是因为喜欢成医生的外貌才会对老三一见钟情的,还是因为喜欢老三才觉得成医生英俊的,反正她时常把他们两人混为一谈。”

  27. 呵呵,当时我还小,根本没想通姐姐是怎么把自己嫁出去的。后来明白了,谈恋爱那时候的爱情,厚厚,也就跟过家家差不过,基本上是,点接触。好像还是婚后,我才知道什么是感情了。--just my feeling,不知道是不是俺太晚熟。不过两艾这忽悠十年的,肯定不一样。

  28. 群代会一致表决通过 -- 黄米不分

  29. 有鱼吃啊~~,赶快跳上接一块儿,蘸着鱼汤,夹点葱姜,香。

    比茶水好多了,吃了还不会睡不着的。谢!

  30. HAIYONGWEN: 见过.

    老白,: 米很放心:)

    阿爱: 当然是认识成医生在先.

    一如既往: 昏前昏后都是点接触.

    文盲.: 就是俄国的江湖好汉:)

    黄狗.: 谢谢了,又帮老黄待客了.

    asalways: 莫望放醋.

    baimao: 待遇不错.

  31. 哇, 这么晚还在伺候? :)

    我看完跟贴也忘了原来想说什么了, 先灌灌水. :)

  32. 从平凡事到忽悠

    为静秋一家的亲情感动.

    (试一下,看有没有贴飞)

  33. 昏前是电接触,劈劈啪啪火花直闪,昏后是面(棉)接触,忍忍让让挣脱不断。

    老黄现在是三句不离醋?呵呵。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