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40)

县医院不大,就那么几栋楼,静秋很快就找到了长林的病房。病房里有四张床,她看见了第一张床上的号码,就以此类推,断定靠墙角的那张床就是长林的病床。

她向那张床望去,惊异地看见老三坐在床边,正在一个本子里写什么。虽然他穿着一件她从未见他穿过的黑呢子的衣服,但她一眼就认出他了。她想,他在这里干什么?在照顾长林?他不上班?是不是二队就在附近,所以他调到这里来好照顾长林?

有个病人家属模样的人问:“你找谁?”

她目不转睛地盯着老三,回答说:“找张长林—”

老三抬起头,向她这边望过来,神情似乎有些错愕,好一会,才放下手中的本子和笔,向她走过来。他没叫她进病房去,站在走廊上跟她说话:“真的是—-你?”

她问:“长林呢?”

他一愣:“长林?不是在西村坪吗?”

“长芳说—–她哥在住院—-”

他笑了一下:“噢,我也是她哥嘛—-”

静秋急了,辩驳说:“你—怎么是她哥呢?她说的是她哥病了—-,她没说是你病了,你是在这里照顾长林的吧?是不是?你别跟我开玩笑了—-,长林在哪里?”

他好像有点失望:“你—-是来看长林的?不是长林—-你就不来看了?”

“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她不解地问,“长芳说的‘我哥’就是你?但她为什么说我—不要你了?她那样说—-我才以为是—长林。”

“噢,我—写过几封信到你们农场,都被—退回来了。我用的是她的地址,信就—-退她那里去了,所以她说你—不要我了。”

她很诧异:“你写信到我们农场了?我怎么一封也没收到?你用的什么地址?”

“我就用的‘K县严家河公社付家冲大队K市八中农场’,再加你的名字,不对吗?”

“我没往那里写过信,但我想只能是这样子写—”

“每封上都写着‘查无此人,原址退回’—-”

静秋想了想,觉得一定是郑主任搞的,因为他想把她跟万老师凑拢,所以就来这一手,太卑鄙了。但是信封上用的是长芳的名字和地址,郑主任怎么会怀疑呢?难道他看出那是男人的字?或者他拆开看过了?

她紧张地问:“你—信里写了些—-什么?没—写—要紧的东西吧?肯定是我们那里的郑主任搞的,我怕他—拆开看过了—-”

他说:“应该没拆开吧?拆开过我应该能看得出来—-”

她很有点生郑主任的气:“他私自把别人的信退回,算不算犯法?我回去了要找他说说,看他还敢不敢这样。”

他怀疑地问:“你们那个—郑主任—怎么会对你的信这么感兴趣?是不是—对你有—那么一点意思?”

她安慰他说:“不会的,他一把年纪了,又已经结了婚,他是在帮别人的忙—”

“帮那个开—小拖的?”

她诧异地看看他:“你怎么知道—-开小拖的?”

他笑了一下:“看见过你们—-,在严家河,下雨—-,他把雨衣—-让给你—-”

“不是他,郑主任最讨厌他了,是帮另一个老师,排球队—那个。不过你放心,我对他—-没兴趣。你—-在严家河—-干什么?”

“二队就在严家河附近,中午休息时经常去那里逛逛,想—-碰见你—-”

“你—到我们农场去过没有?”

他点点头:“有次看见你赤着脚,在厨房做饭—”

“那房子漏雨,一下雨,地上就有个把星期是泥浆子汤,只好打赤脚。”她怕他担心,马上补充一句,“不过天冷了,我就没打赤脚了,穿着那双胶鞋—-,你没看见?”

他有点黯然:“我这一段—-没去—-”

她不敢看他:“你—-生了什么病?”她提心吊胆,怕他说出那几个可怕的字。

“没什么,感冒了—-”

她松了口气,但不太相信:“感冒了要住院?”

“感冒重了,也要住院的。”他轻声笑了一下,“我是个‘布得儿’嘛,老在感冒。你—-回家还是—回农场去?能在这儿呆—-多久?”

“我回家去,现在就得走,我—有个同事等在下面,我—-要回去收钱买米。”她看见他很失望的样子,就许诺说,“我后天来看你,我有两天假,我可以提前一天离开K市—-”

他欣喜地睁大眼睛,然后又担心地问:“你—不怕你妈妈发现?如果不方便的话—-”

“她不会发现的,”其实她自己也没有把握,但她顾不了那么多了,“你—这几天不会—出院吧?”

“我会在这里等你的。”他很快跑到病房里,拿了一个纸包出来,塞到她手里,“好巧啊,昨天刚买的,看看喜欢不喜欢。”

她打开一看,是一段山楂红的灯芯绒布料,上面有小小的黑色暗花。她告诉他:“我最喜欢这种颜色和这种布料,你好像钻到我心里去看过一样。”

他很得意的样子:“我就知道你喜欢这样的,我昨天一看到就买下了,没想到刚好你今天就来了,我先知先觉吧?你回去就做了,来的时候穿给我看,好不好?”

她把布料卷了起来,说:“好,我回去就做,后天来的时候穿给你看。不过我现在得走了,要赶回去收钱。”

他送她往医院大门那里走,远远地,就看见了小周和他的小拖,他说:“你同事在那边等你,我不过去了,免得他看见—-。他叫什么名字?”

她说:“他跟你同名,不过姓周。”

“同名不要紧,只要不同命—-”

她一愣,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他解释说:“没什么,有点—-吃醋,怕他跟我一样—-也在—追求你。”

回家的路上,静秋的耳边一直响着老三那句话:“同名不要紧,只要不同命”,虽然他解释过去了,但她觉得他那话不是吃醋的意思,而是—-别的意思。

长芳说老三得了绝症,老三的脸色也的确不大好,有点苍白,但那也许是因为他穿着黑呢子上装的关系。老三自己说他得的是感冒,好像也有可能,如果得了绝症,他还会这么镇定,象没事人一样?最最重要的一点,如果是绝症,医生怎么会告诉他呢?

只能是长芳搞错了,或者故意这样说了,好让她来看老三的,因为长芳那时以为她不要老三了,于是编出“绝症”的故事诳她到医院来看他。

现在她就抓住这两根救命稻草,一是医生不会告诉病人得了绝症,二是老三自己说了他只是感冒。说老三得绝症的只有长芳一个人,一票对两票,老三应该没有得绝症。

但是他那句话怎么解释?

回到K市,小周把小拖开到一家餐馆前,说先吃点东西,等别人下班了,好去学生家里去收钱。她点点头,茫然地看着小周去买东西,几次都把小周当老三了,很想问他:先别慌着吃饭,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得的什么病?

吃过饭,小周就把小拖开回江心岛,带着她到学生家去收钱。他叫她把写着学生地址的条子给他,他一家一家找。她就象个梦游的人一样,糊里糊涂地跟着小周这里走,那里走,小周叫她记帐就记帐,叫她找钱就找钱,见了学生家长都是小周在说话,她只站在一边,象个傻子一样。后来小周干脆把她手里的单子和钱袋都拿去了,自己收钱,自己找钱。

一直搞到九点多了,才大致收齐了,小周把她送到她家附近,说:“我明天早上来叫你去买米。你莫想太多了,一个县医院,懂什么白血病黑血病?”

她一惊,小周看得出她在为老三的病担心?她警告自己,不要哭丧着脸,当心妈妈看出来。

妈妈见她回来了,很惊讶也很高兴,赶快来弄东西她吃。她说不饿,在路上吃了的。然后她就忙忙碌碌地把那段布拿出来缩水,用冷水搓一遍,又用热水搓一遍,使劲拧干了,晾在通风的地方,让布快快干了好做衣服。

第二天一早,小周就来叫她去买米。妈妈很不放心地看着她坐上小拖去,可能恨不得自己也跳上车去监督他们两个。静秋特别跟小周热火朝天地讲几句,因为她现在不怕妈妈怀疑她跟小周有什么事,越怀疑越好,既然妈妈一心防着小周,那她明天去看老三的时候,妈妈就不会起疑心。

买了米,小周把她送回家,把发票交给她,叫她收好,就开车送米面到农场去了。妈妈见这个祸害走了,总算放了心,又交待静秋千万不要跟小周来往。

下午静秋到学校去汇报农场工作情况,又到简老师赵老师家里去拿他们家属给他们带的私菜。都弄好了,就到江老师家去借缝纫机做衣服。做到吃晚饭的时候,她跑回家吃了晚饭,又跑回江老师家接着做。江老师过来问她农场的情况,她哼哼哈哈地应付了一下。

衣服做好了,她还舍不得走,总觉得有点什么事没办,是她想办又不敢办的事。想了好久,才想起是要问成医生有关白血病的事。她磨磨蹭蹭地走到他的卧室门口,门没关,她看见江老师坐在被子里看书,成医生在床上跟他的小儿子玩耍。

江老师看见了她,问:“小秋,衣服做好了?”

静秋怔怔地点点头,鼓足勇气问:“成医生,你听说过白血病没有?”

成医生把儿子交给江老师,自己坐在床边,一边穿鞋一边问:“谁得了白血病?”

“一个—-熟人。”

“在哪里诊断出来的?”

“K县医院—”

“K县医院很小的,未必能—-检查得—对,”成医生让她在一把椅子上坐下,安慰说,“先别着急,说说看是怎么回事。”

静秋也讲不出是怎么回事,她只是听长芳那样说了一下,她说:“我也不知道具体是怎么回事,我只想知道,一个很年青的人会得—-这种病吗?”

“得—-这种病的人多半是—很年青的—,青少年—居多,可能男的更多一些。”

“那—是不是得了—就–一定会—-死?”

成医生字斟句酌地说:“死的—可能性比较大—但是—你不是说只在县医院检查了一下吗?县医院设备什么的—很有限,应该尽快到—-市里或者省里—-去检查。还没确诊的事,不要先就把自己急坏了。”

江老师也说:“我们学校不是有一个吗?医院说人家是癌症,把人家吓得要死,结果根本不是癌症—-。这些事,没有三、四家医院拿出同样的诊断,是信不得的。”

静秋默默地坐了一会,江老师和成医生还在列举误诊的例子,但她不知道那些例子跟她有什么关系。她问:“如果—-真是得了—-这种病,还能活—多久?”

她见成医生紧闭着嘴,好像怕嘴边的答案自己飞出去了一样,她又问了一遍,成医生说:“你不是说只在县医院—-”

她急得要哭出来了,有点生气地说:“我是问‘如果是的话’,我说如果—是的话—”

“这个—-依人而定,我—也说—不准到底能活多久,有的—半年,有的—长一些—-”

30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40)

  1. 3rd!

  2. 今天好早,又伤心着….

    明天他们能好好见个面说说话了吧.好希望他们能呆一起一段时间啊,不要让老三太难过.

  3. “得—-这种病的人多半是—很年青的—,青少年—居多,可能男的更多一些。”

    原来是这样…

    好像现在也仍然是绝症啊.

    心疼ING…

  4. 原来老三真是得了绝症?我宁愿相信静秋老三最终没有走到一起是有其它不得已得原因。天下有情人难成眷属的太多,可那总比阴阳相隔要好。病魔当前,人的力量真是很渺小。真替他们伤心。。。

  5. “几次都把小周当老三了,很想问他:先别慌着吃饭,你先告诉我,你到底是得的什么病?”心神恍惚,写得很妙啊。

    喜欢老三的那份淡定和坚强,还在说自己是,感冒。老三真是太让人爱了。。。

  6. 得这种病的病因有谁知道吗?

  7. 斗胆唐一句,成医生的回答很PROFESSIONAL,成医生和江老师也很体贴人的。

  8. 从平凡事到忽悠

    昨晚难过得觉都睡不好。想必静秋看到这一段也要伤心不已,难怪她自己不愿码。

    两艾也不要太,太难过。

  9. 今天一直不敢过来刷版。果然是老三病了。

    想写些什么,却不知道该怎么写,写了又删,删了又写…..无语…..只有泪…….

  10. 静秋的前半生真是坎坷,亏得她坚强,换个人早垮了。 佩服一下!

    忽然觉得这好像是个童话:宙斯的儿子坠入情网,下到凡尘追求勤劳美丽的新蒂瑞拉,历尽艰辛,终于获得了她的爱情,就心满意足地被宙斯招回到天界了。

    从此以后,每年9月9日长生殿。。。

    这样的爱情,不求天长地久,曾经拥有就是幸福

  11. 静秋这一路走来,自强不息,坚强从容, 也一定与老三的爱和对她的信心不无关系。有的人虽然因各种原因不得不在我们生活中缺席, 但他们的鼓励却从来不离开我们,我们也从来不愿意使他们失望。

    艾米愣是没让黄颜闲着,拉出来客串了一下。艾米之心, 路人皆知 :)

    第一次回贴,兴奋ing.

  12. “想老三那时候找不到地方住得在外面坐一夜,真不忍心。。。”

    That’s the power of LOVE…

  13. 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5

  14. 此蓝只应天上有…..:((

  15. 无言泪满襟

  16. 难过…

    什么‘曾经拥有’之类的话这时都太苍白了。其实更可怜的是活下来并永远活在思念中的人。 无法安慰静秋,只能说人无法与天斗, 也许顺应天命安心做颗老天手中的棋子, 不会幸福但会轻松一些。

    静秋,无论怎样, 多年以后, 你的心在想到他的时候还是感到温暖和疼痛, 这让你相信自己爱过, 被爱过,活着, 并且是活在一份罕见的真爱里, 其实很多人都没有你这么幸运呢。 终其一生, 有多少人可以自信的说自己深深爱过一个值得去爱的人, 也被那个人深深的不顾一切的爱过呢?

  17. 在生命面前,说什么开解、理解、宽慰的话,感觉都是勉强的。

    生死由命、富贵在天,每个人的人生,都带有宿命的成分。逝者不可追,也是人生无奈……

    如果老三真的因此病不在人世,祝他来世健康长寿、与所爱的人厮守长长的一生;

    也祝静秋JJ美满幸福!

  18. 从平凡事到忽悠

    希望做一回杨红,陪一陪静秋,象杨红陪刚从N州回来的PETER,让他/她接触一下人气.

  19. 先给大家上茶!

    大家对静秋这么关心,她很感动,她让老黄先谢谢大家.等故事贴完,她会上来说几句.

  20. 尽人事,顺天命。有爱的时候,全心去爱;恶运来临,勇敢面对。静秋从不怨天尤人,正是难得的人品。

    医院里的见面,多像从收审站出来后的相会!但会面的情形却让人觉得那么生分。

    昨天在YYKD看到了《山楂树》,用这首歌来寄托他们的这段感情吧。

  21. 无言,伤悲。。。

    Take care!

  22. 天哪,千万别是真的。。。我哭。。。@_@

  23. 静秋也会上来吗?太好了。。。好期待。

  24. The song in the background promotes such a sadness – such a remote, lost, “once upon a time” feeling, it’s like all the happiness has all gone with the wind, the only thing left is the fuzzy memory…

  25. 看了三楂看跟帖,泪成行…

    期待静秋的感言…

  26. 老三不是王子但如童话中的王子一样拥有深情的爱, 有王子般的大气与风度, 更有一般王子所少见的无私与 considerateness. 他是一个平凡人, 但他平凡但勇敢无私的爱, 不仅照亮了静秋的生命, 也照亮了我们的生命. 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这样去爱我们的爱人, 家人, 和朋友. 也愿我们每一个人都能这样去被我们的爱人, 家人, 和朋友所爱…

  27. 耶和华教说,每个人的逝去都是暂时的,有待一日,逝去的会复活,和他们的亲人们

    再次相见。。不太相信,但非常希望这会是真的。静秋,有一点您应该相信, 就是,

    我们每一个人都无可避免地要告别人世去到天国。人世以外,一定存在着一个地方,

    让告别人世的灵魂在那里幸福生活。在那里您又会和您的建新重逢。到时候您一定

    要爱他多一些,就象他现在爱您更多一些一样。好吗?

  28. 哭!!!!!!!!!!!!!!无语!!!!

    静秋,take care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