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楂树之恋(8)

星期四下午,静秋匆匆赶到长途车站,挤上了开往 K 县城的最后一班车。没想到车刚开出 K 市,就抛锚了,停在一个前不靠村、后不靠店的地方,足足等了一个多小时,才重新听见汽车发动机声。

静秋急得要命,等赶到 K 县城,肯定七点都过了,车站都关门了,不知道老三还会不会等她。如果他走了,她今天是没法赶回西村坪了,只好在 K 县城找个地方住一晚上。但她身上的钱买了车票之后,就没剩下什么了。她想,万不得已的话,只好把大妈请她买毛线剩下的钱用来住旅馆了,只不知道住一夜旅馆要多少钱。

当她的车开近 K 县汽车站的时候,她看见老三正站在昏黄的路灯下等她。车一停,他就跑到车门口向里张望,看见她了,就跳上车来,挤到她跟前:“以为你不来了,又以为你的车 —- 翻了。肚子饿了吧?我们找个地方吃东西吧。”

他接过她的那些包:“背了这么多东西?跟别人带的?”然后就不由分说地抓起她的手,带着她下了车,去找餐馆。她试着挣脱他的手,但他抓得好紧,而且又是晚上,想必也没人会看见,她就由着他抓了。

K 县城不大,连公共汽车都没有,几家餐馆早就关门了,没地吃饭了。

静秋问:“你吃了没有?如果你吃过了,我们 — 就不用找餐馆了,回到西村坪再吃吧。”

“我也没吃,开始准备等你来了一起吃的,后来就怕离开了会跟你错过,所以就守在那里 — 。你肯定饿了,还是先吃点东西吧,待会要走很远的路的 — ”他拉着她的手,说,“跟我来,我有办法 — ”

他带着她到县城附近的那些农民家去找吃的,说只要给钱,总归能找到饭吃。走了一会,他看见一户人家,说:“就是这家了,房子大,猪圈也大,肯定家里杀了猪的肉还有剩的,让我们去开开荤。”

他们俩去敲那户人家的门,开门的是个中年妇女,听说他们是来找饭吃的,又看见老三手里的钞票晃来晃去的,就把他们让进屋去。老三跟她谈了一会,给了钱,那个妇女就张罗做饭了。

老三帮忙烧火,他坐在灶跟前,很老练的架柴烧火,还拉静秋坐在旁边看。灶跟前堆着一些茅草样的东西,算是坐的地方。静秋跟老三坐在茅草堆里烧火,只有那么一点地方,两个人挤在那里,她的人几乎靠在他身上了,但她不怎么怕,因为这户人家肯定不认识他们俩。

炉灶里的火映在老三脸上,他的脸变得红红的,好像特别英俊。静秋不时偷偷地看他,他也不时地侧过头望她一眼,跟她的视线相遇,就会心地一笑,问她:“这种生活好不好玩?”

“好玩 — ”

那顿饭对静秋来说,真是太丰盛了,新米煮出来的饭,特别好吃。几个菜也是色香味俱全,有一碗煎得二面黄的豆腐,一个炒得绿油油的青菜,一碗咸菜,还有两根家做的香肠。他把两根香肠都夹给她,说:“知道你喜欢吃香肠,刚才专门问了,如果主人说没香肠,我就要换一家了。”

“你怎么知道我爱吃香肠?”她不肯要两根,一定要给一根他。

他说:“我不爱吃香肠,真的,我爱吃 — 咸菜,队上食堂吃不到的 — ”

她知道他是在让给她吃,哪里会有不爱吃香肠的人?她一定要他吃,说你不吃,我也不吃了。两个人在那里让来让去,主人看见了,乐呵呵地说:“你们这两口子怪有趣的,蛮恩爱呢,要不我再给你们煮两根?”

老三赶快掏钱,连声说:“那就多煮几根吧,我们可以带在路上吃 —- ”

吃完饭,他问静秋:“今天还回去不回去?”

“当然回去,不回去在哪里住?”

“想不回去当然能找到住的地方,”他笑了一下,“还是回去吧,不然你又怕别人说这说那 —- ”

一路上,他都牵着她的手,说天太黑,怕她摔跤。两个人的手一直抓在一起,有点汗涔涔的。他问:“我 — 牵着你的手,你是不是 —- 好怕?”

“嗯。”

“以前没人牵过你的手?”

“没有。”她好奇地问,“你牵过别人的手?”

他有好一会没回答,最后才说:“如果我牵过,你是不是就觉得我是坏人?”

“那你肯定是牵过的 — ”

“牵和牵是不一样的,有的时候,是因为 — 责任,有的时候,是因为 — 没别的办法,还有的时候 — 是因为 —- 爱情 — ”

她还从来没有听过别的人直截了当对她说“爱情”这个词,那时说到爱情,都是用别的词代替的。她听他用这个词,感觉好像很尴尬一样。她不敢顺着这个话题往下说,不知道他还会说些什么令她尴尬的话来。

路过那棵山楂树的时候,他问:“那边就是那棵山楂树,想不想过去看一下,坐一会?”

静秋觉得有点毛骨悚然:“不了,听说那里枪杀过很多抗日英雄的,晚上去那里好怕 — ”

“那以后有机会再来吧。”他开玩笑说,“你信仰共产主义,还怕鬼?”

静秋不好意思地说:“我也不是怕鬼,其实那些抗日英雄就是变了鬼,应该也是好鬼,也不会害人,对吧?所以我不是怕鬼,只是怕 — 那种阴森森的气氛。”她突然想起了什么,问他,“我到西村坪的那天,你是不是刚好也从什么地方回西村坪,在那棵树下站过?”

“没有啊,”他惊讶地问,“我怎么会跑那里站着?”

“噢,那可能是我看花眼了。那天我一回头,总觉得树下站着个人一样,穿着洁白的衬衣 — ”

他呵呵笑起来:“你真是看花眼了,那么冷的天,我穿着件洁白的衬衣站在那里?不冻死了?”

静秋想想也是:“可能是我平常听山楂树时,老想起那树下站着的两个青年,所以看走眼了 — ”

他一本正经地说:“也许是那些冤魂当中有谁长得像我吧?可能那天他现了形,刚好被你看见,你就以为是我了。快看,他又出来了!”

静秋哪里敢看,吓得撒脚就跑,被他一把拉住,扯到自己怀里,搂紧了,安慰说:“骗你的,哪里有什么冤魂,都是编出来吓唬你的。”他搂了她一会,又开玩笑说,“本来是想把你吓得扑我怀里来的,哪里知道你反而向别处跑,可见你很不信任我啊。”

静秋躲在他怀里,觉得这样有点不大好,但又很舍不得他的怀抱,而且也的确是很怕,就厚着脸皮赖在他怀里。他在双臂上加了一点力,她的脸就靠在他胸膛上了。她从来不知道男人的身体会有这样一股令人醉醺醺的气息,不知道怎么形容那气息,就觉得有了个人可以信任依赖一样,心里很踏实,黑也不怕了,鬼也不怕了,只怕被人看见 。

她能听见他的心跳,好快,好大声。“其实你也很怕,”她抬头望着他,“你心跳得好快。”

他松了一下手,让身上背的包都滑到地上去,好更自由地搂着她:“我真的好怕,你听我的心跳这么快,再跳,就要从嘴里跳出去了。”

“ 心可以从嘴里跳出去?”她好奇地问。

“怎么不能?你没见书上都是那么写的?‘他的心狂野地跳动着,仿佛要从嘴里跳出去一样 — ’”

“书里这样写了?”

“当然了,你的心也跳得很快,快到嘴边了。”

静秋感受了一下自己的心跳,狐疑地说:“不快呀,还没你的快,怎么就说快到嘴边了?”

“你自己感觉不到,你不相信的话,张开嘴,看是不是到嘴边了。”不等静秋反应过来,他已经吻住了她的嘴。她觉得大事不妙,拼命推开他。但他不理,一味地吻着,还用他的舌头顶开她的嘴唇。

如果他只吻她的嘴唇,她可能还不会这么紧张,现在他连舌头都伸进她嘴里来了,使她觉得很难堪,感觉他很 —- 下流 一样,怎么可以这样?从来没听说过接吻是这样的。她紧紧咬着牙,他的舌头只能在她嘴唇和牙齿之间滑来滑去。他攻了又攻,她都紧咬着牙,连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要这样,只觉得既然他是想进入她的口腔,那肯定就是不好的事,就得把他堵在外面。

他放弃了,只在她唇上吻了一会,气喘吁吁地问她:“你 — 不喜欢?”

“不喜欢。”其实她没什么不喜欢的,只是很害怕,觉得这样好像是在做坏事一样。但她很喜欢他的脸贴着她的脸的感觉,她从来没想到男人的脸居然是暖暖的,软软的,她一直以为男人的脸是冰冷绷硬的呢。

他笑了一下,改为轻轻搂住她:“喜欢不喜欢这样呢?”

她心里很喜欢,但硬着嘴说:“也不喜欢。”

他放开她,解嘲地说:“你 — 真是叫人琢磨不透。”他背起那些包,说,“我们走吧。”然后他没牵她的手,只跟她并排走着。

走了一会,静秋见他不说话,小心地问:“你 — 生气了?你不怕我 — 摔跤了?”

“没生气,怕你连牵手也不喜欢 —- ”

“我没有说我 — 不喜欢 — 牵手 —- ”

他又抓住她的手:“那你 — 喜欢我牵着你?”

她不肯说话。他偏要问:“说呀,喜欢不喜欢?”

“你知道 — 还问?”

“我不知道,你让我琢磨不透,我要听你说出来才知道。”

她还是不肯说,他没再逼她,只紧紧握着她的手,跟她一起走下山去。摆渡的已经收工了,他说:“我们别喊摆渡吧,我们那里有句话,形容一个人难得叫应,就说‘象喊渡船一样”,说明渡船最难喊了。我背你过河吧。”

说着,他就脱了鞋袜,把袜子塞进鞋里,把鞋用带子连起来,挂在自己颈子上,然后把几个包都挂到自己颈子上。他在她前面半蹲下,让她上去。她不肯,说:“还是我自己来吧。”

“别不好意思了,上来吧,你们女孩子,走了冷水不好。现在天黑,没人看见。快上来吧。”

她只好让他背她,但她用两手撑在他肩上,尽力不让自己的胸接触他的背。他警告说:“趴好了啊,用手圈着我的颈子,不然掉水里我不负责的啊。”说完,他仿佛脚下一滑,人向一边歪去,她赶紧伏在他背上,用手圈住他的脖子,她感到自己的胸挤在他背上,给她一种奇怪的感觉,好像挤在那里很舒服一样。但他浑身一震,人象筛糠一样发起抖来。

她担心地问:“是不是我好重?还是水好冷?”

他不回答,哆嗦了一阵,才平复下来。他背着她,慢慢涉水过河。走了一会,他扭过脸说:“我们那里有句话,说‘老公老公,老了要人供;老婆老婆,老了要人驮’。不管你老不老,我都驮你,好不好?”

她脸红了,嗔他:“你怎么尽说这样的话?再这样,我 — 跳水里去了。”

他突然不吭声了,静秋好奇地问:“你怎么啦?又生气了?”

他用头向下游方向点了一下:“你二哥在那边等你。”

静秋顺着他头指的方向看了一下,真的,长林坐在河边,身边放着一对水桶。老三走到岸上,放下静秋,边穿鞋袜边说:“你等在这里,我过去跟他说点事。”说完,他就走过去跟老二打个招呼,“老二,挑水呀?”

“嗯,你们回来了?”

然后他压低嗓音跟长林讲了几句,就回到静秋身边,说,“你到家了,我从这边走了。”然后他就消失在黑夜里了。

长林打了水,挑上肩,默不作声地往家走。静秋跟在后面,胆战心惊,她怕长林把刚才看到的事讲出去,让教改小组的人听见,那她就算完蛋了。她想趁到家之前的那点功夫给长林嘱咐一下:“二 — 二哥,你别误会,他只是 — 接了我一下,我们 —- ”

“他刚才说过了。”

“你不要对外人讲,免得别人误会 — ”

“他刚才说过了。”

回到家,个个都显得很惊讶,大妈一迭声地说:“你一个人跑回来的?走的山路?哎呀,你胆子真大,那条路,我白天都不敢一个人走的 — ”

30 responses to “山楂树之恋(8)

  1. 终于忍不住说一声,好像应该是不吭声,不是不啃声:)))

    写得很好看.

  2. 我,看的,都,酥了。不知道,是,看得太,投入了,还是,作者太会,忽了。。。

  3. 老三不是好人, 用那个时代的话,是作风有问题。静秋不要被骗

  4. 我才是被作者的笔杆子给忽悠晕了呢!到处找“奴下废”的解药。呵呵。

    写得好纯哪,就是这种又纯,又热烈,又没有点破的时候,最动人了。 :)

  5. to aswlways:你,说得,俺,直,点头,因为,俺,太,心有,戚戚,焉了:)

    老三,好象,历史,复杂,杂呀!

  6. TO asalways: 你的结巴很传神那:-) 我现在有点知道分辨黄和艾同学的文风了。

    TO 大嘴巴: 老三的行为在那个时代是有点“作风问题”,估计已经不是处长了

  7. TO 阿爱:哦?呵呵。大概都读进去了。受不了了。

    TO CVET:你太有趣啦!我刚酥了一把,你就不要再让我“包包对包包”了。。。

  8. 很喜欢静秋. :) 不知把情诗给HY的爸爸看的是几年后的她。 :)

  9. TOcvet:你也喜欢结巴呀。 同好,同好

    没有床戏的爱情,是最考验工夫的

  10. “本来是想把你吓得扑我怀里来的,哪里知道你反而向别处跑,可见你很不信任我啊。”

    : DDD 老三好坏啊! 我觉得这个时代这么大胆主动都不多.

  11. 老三不适合静秋。他没有或不能体会静秋细腻的心理。另外,静秋当时还是中学生,这样做真的很流氓。如果帅GG都象HY,世界上或许就没有这方面的不幸了。

  12. 哈哈哈,谁说中学生就不能,嗯,流氓了?爱情的来临好像,和年代也没有太大关系。虽说人们发育越来越早,不过几千年来,大伙儿情窦初开或者动情的平均年龄估计也不会相差出几年来,学统计的同学,有资料没? :)

  13. 我个人认为老三最不如黄颜的地方是他在静秋之前有过别人,但他企图否认那段感情, 总用‘责任’‘没办法’来掩盖,黄颜虽然原来也有过别人, 从文中看那并不是出于爱情, 但他从来没有说过别的女人一句坏话来为自己辩解, 是个肯为自己行为负责任的好‘同志’。

  14. 好悬,看完了正瞎琢磨,俺那一大锅包子都差点儿糊了。

  15. “从文中看那并不是出于爱情”?? really, 呵呵. 不过都过去了,就不必提了。不过老三的“责任”好像正在进行时啊

  16. 不知为什么, 总觉得老三轻浮, 典型的引诱女学生的不良青年形象。看来,这个人物不符合大众的审美观。也许,作者又在忽悠大家了。

  17. In general, when men falls in love with a girl, he becomes more agressive. What Lao San did is very normal and understadable. Love is a feeling that you want to get closer with your beloved one, like kiss, embrace, and …

    HY is an exception :)

  18. 越写越好看!老三至少到现在都挺好,他主动,是因为他爱静秋,而且他也没有强迫静秋,处处也还体贴;至于HY,以前有人说过,属恐龙的 :D

  19. 老三的做法在现代人的眼里很正常,很可理解。但是在那个禁欲的年代,他们相恋只会带来悲剧。

  20. HY* doesnt sound like real HY.

    must be a false HY

  21. TO艾米:我们批判老三的不是他的主动,而是他主动的方式。 他的谈、恋、爱的配比和火候不是对文革高二女学生的最好方式,自私的成分多了点。 当然,这是以完人的标准要求老三, 谁让我们爱静秋呢。  

  22. 大家好像不大喜欢老三乐。我觉得老三和静秋属于两个时代。老三活在那个扭曲的时代,但他的思想超越了那个时代,以他的年纪,能够认识到那个时代的荒唐,不简单!赞一下!老三思想成熟,他的追求自然而热烈,但那时的静秋思想禁锢,不能完全接受他的爱法。这段感情注定是悲剧 — 叹一个!

  23. 上来向各位保黄派致敬.

    大家畅所欲言,畅所欲言,尤其是歌颂卧室版HY的,千万不要吝惜词语,也让咱米同学去刮刮眼睛:)

  24. 黄同学,喜喜睡吧,“中(忠)不中(忠),见行动” :)

  25. 老三其实是挺克制的, 咱们不能用HY为标准来要求他.

    而且, 你看他连女孩子普遍的心思都猜不到, (当她说不喜欢的时候, 其实是喜欢), 可见这家伙没什么经验呢.

  26. 强烈要求黄同学完成这篇小说, 米同学与那个时代太远了, 结果搞出一个现代人被倒流到那个时代.

  27. 米同学有静秋77年写的一个类似回忆录的东西为基础,不会把故事写走样的.

    静秋写那个东西的时候,还比较年轻,那时看的小说还不算多,用她的话说,语言比较幼稚,所以不想原文贴出.但米同学不是创作,只是加工,所以如果老三没”啃”,她不会写他”啃”了:)

  28. 敢情老三不是好人,Allan是?

    查阅十年忽悠前10集,看看米姐姐当年才多点大。

    放到你们北美不都是违法的嘛,,,幼女yeah。

  29. 其实不管是哪个年代,女生对初吻的反应多半就是所写的那样,有一点抗拒。

  30. 黄颜赶紧给艾米装XP的中文, 这样就可以”吭”, 不用”啃”了, XP和2000都有中文, 很好用的.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