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看《弟弟小时候》

作者:summer
http://blog.sina.com.cn/s/blog_55c156f90100c1sp.html~type=v5_one&label=rela_prevarticle

在我心里,艾黄是一体的,所以看《弟弟小时候》的时候,心里还揣着小艾米。结果发现,虽然弟弟和小艾米一个憨,一个精,但两个人相像的地方其实有不少:

    先说在妈妈肚子里的时候:

    首先,都出现过“怪胎“迹象

    艾米在妈妈肚子里动的时候和别人不一样,她是“到处都有东西顶起来,好像有三头六臂一样”,妈妈担心他是怪胎;弟弟更不用说了,不仅有两个胎心音,而且在B超下“—-看不见头—–好几个手脚—–”。以至于两个妈妈在孩子生出来以后,一个问的是“我孩子—健全吗?”,另一个问的是“我孩子不是—-兔唇吧?”

    其次,都能“折腾”妈妈

    艾米胎位不正,“害”得妈妈每天做“膝胸卧式”,就是撅着屁股趴在床上,趴了几个星期;弟弟更“厉害”了,干脆让妈妈得了妊娠中毒症,提前入院了。

 

    两个人刚生下来后,也有象的地方:

    比如,头发都很黑。艾米头发之黑有一个郝姓产妇的话为证,“这么小的孩子就有这么黑的头发,看着—-怕人。”至于弟弟,“妈妈看见一个包在白单子里的小家伙,头发又黑又卷,湿漉漉的,象抹了半斤雪花膏一样,两边鬓角长长的,真象电影上的黑社会。” 

    两人吃奶的“作风”都很强势:艾米自不必说,连医生都叫她“憨吃”呢,把郝阿姨的奶吸通后,郝阿姨想把奶头拉出来,但艾米吸紧了不放,郝阿姨的奶头被扯得老长,也没把她从奶头上扯开。弟弟呢,算得上“神叼”:“还没等妈妈把乳头往弟弟嘴里送,弟弟就抢上来,一口衔住了她的奶头,连眼都没睁一下,就那么稳准狠地叼住了。”(不过,两个人的憨和精,也分别在吃奶问题上反映出来了:小艾米是有奶便是娘;弟弟是吃人奶就只吃人奶,别的什么都不肯吃,喂什么吐什么。)

    还有一个相像的地方,用艾米的话说,就是“煽情”:艾米不想打针,不是大喊大叫地哭,总是怯怯地哭,睁着一双浸满泪水的大眼睛望着妈妈,所以妈妈总是不忍,总是代替艾米跟医生讨价还价。弟弟则是:妈妈为了给他断奶,在奶头上涂了紫药水,他也不吃奶,也不哭闹,只默默流泪,搞得老妈肝肠寸断,几乎又喂了回去。

   

    下面撇开艾米,重点说说弟弟小时候。艾米称黄颜“憨包子”,看了《弟弟小时候》,印象最深的就是他的“憨”。

    弟弟和静秋去游泳。静秋怕晒,到了河边,对弟弟说:“弟弟,现在正热,大家都躲在家里不出来,你看这河里有几个憨包子在游泳?”弟弟很认真地数一数,说:“有五个憨包子。” 静秋说只看见三个,弟弟就一个一个数给她看,数完了那三个,把自己跟静秋也数了进去,说:“连你跟我,一共是五个憨包子。”

    还是和静秋去游泳。一个浪头把弟弟打得从游泳圈里“漏”下去了。死里逃生后,惊魂未定的静秋嘱咐弟弟说:“这事别告诉你爸爸妈妈,不然他们就不会让你跟我下河游泳了。”弟弟答应绝不告诉爸爸妈妈。过了一段时间,静秋在弟弟的爸爸妈妈面前讲起这事来。弟弟冲上去捂她的嘴,警告说:“你说了不讲的—”

    而17章和18章,就“憨”得让人心酸了,尤其是想到我小时候也曾经百般不愿意带弟弟一起玩儿……

    弟弟很崇拜哥哥,总是象个小“跟屁虫”一样跟着哥哥。哥哥老爱提很多条件,要弟弟达到了才肯跟他玩,比如叫弟弟把他的鞋拿来,帮他把臭袜子穿上,钻到床底下把滚进去的球找出来,给他的兔子扯几把草来,等等。弟弟都任劳任怨,一点不差地照办。哥哥有时赖不掉了,就使个定身法,对弟弟许个大愿:“你别乱跑啊,就坐在门前等我。我去小兵家,马上就回来带你玩。” 弟弟就坐在门口等。太阳晒到了弟弟坐的地方,弟弟晒得汗流,但还是坐那里等。奶奶让进屋去等,弟弟死也不肯挪窝,说哥哥说了的,叫我就坐这里等的。

    哥哥有时候跟其他小朋友一起玩“找弟弟”。有次妈妈下班回来,发现弟弟藏在被子里面,小脸热得通红。妈妈连忙把他抱出来,但弟弟慌慌张张地说:“他们要找到我了。”说着就挣脱了妈妈的手,又跑被子下面躲起来了。还有一次,坐庄的那帮人把弟弟藏在五屉柜的最下面一层,可两帮人后来都跑别人家玩去了,忘了把弟弟放出来。一直到哥哥从外面玩了回来了,奶奶问起了,哥哥才想起弟弟还藏在柜子里。

    第19章里,幸亏了弟弟的“憨”,才救了哥哥和小伙伴的命。如果不是弟弟不敢违抗哥哥的命令,只好一个人爬上河坡,躲在一棵小树后面,爸爸就不会那么及时得到哥哥他们小船飘走的消息,用妈妈的话说,“哥哥他们几个人不是淹死了,就是漂日本去了。”

    弟弟想要个妹妹,妈妈开玩笑说,要把妹妹绑在他的背上,弟弟就听了真,并开始为妹妹的安全担心。既怕晚上仰着睡的时候,把妹妹压死了。又怕白天绑胸前、摔跤把妹妹摔死了。听说妈妈是从胳肢窝生的他和哥哥,就放弃了要妹妹的心愿,他的理论是妈妈“只有两个胳肢窝,一个生了哥哥,一个生了我,她哪还有地方生妹妹呢?”

    弟弟唱歌的章节我也印象深刻。那首摇篮曲,淘淘的奶奶也常唱给他听,看了感觉很亲切。可惜淘淘从来没把自己哄睡着了。爸爸习惯唱完《花儿为什么这样红》之后,会学电影上的一句台词:“阿米尔,冲!”但在单位的联欢会上就不好这样说了,没想到的是,弟弟忍不住了,站起来,大声问:“爸爸,还有‘阿米尔,冲’呢?”

    从打乒乓球开始,弟弟的“憨”开始反映在做事儿的投入上:头才和球台一样高、只有在球跳得很高很远的时候,才能看见球。用静秋的话说是,“完全象是头埋在水下,却要接水面上的球”,他居然能接住球,并很快就能和静秋打上几板了。上学后,课间十分钟都不放过。在培训班呆了一段时间,小学里那些孩子就很少有打得过他的了。后来迷木工、迷钓鱼都是如此,迷木工迷得想给张木匠做学徒,迷钓鱼迷得自己编鱼捞子,涨水的时候,每天可以捞几斤小鱼小虾回来。

    到这里,就想说说弟弟的爸爸妈妈。从弟弟在妈妈肚子里开始就能看出,他们和艾米爸爸妈妈对待孩子的方式是一样的,充分的理解孩子,给孩子自由。
举两个自认为典型的例子:弟弟喜欢木工,父母就去买了一个墨斗和一把小锯子给弟弟,让他过过做木匠的瘾。弟弟喜欢钓鱼,爸爸亲自去请教了打鱼的师傅,买了线和梭子,回来教儿子。弟弟学织鱼网,有时胶线缠在一起了,妈妈就来帮忙。妈妈说:“我自己织毛衣的时候,如果线结在一起,我都懒得解开,使剪子剪开算了。但儿子要织鱼网,那就不同了,舍命也要帮他解开。”

   

    弟弟长大了其实也一样的“憨”,在《太奶奶的故事》里面,太奶奶和贝贝拿了奖券,贝贝担心中了头奖后没法把摩托车开回来。太奶奶就打电话给黄颜,但黄颜不肯,理由是:“我不会开,我怎么能说我会开?我答应他了,如果他真的中了奖,我怎么帮他开回去?”太奶奶气急败坏,说“就是拖也要把摩托车拖回去”,黄颜怕太奶奶真的跑去拖摩托车,许愿说:“那我先答应他,然后马上就跟人去学开摩托吧。”结果那次什么奖都没中到,但黄颜把开摩托车学会了。 

   

    不知不觉理出这么多,看了《弟弟小时候》,其实有个心愿,很想看看爸爸拍的那张照片,就是“弟弟身穿花棉衣棉裤,头上戴着一个毛线帽子,腰间系着一个‘屁帘子’,足登一双花棉鞋,手里拿着那把旧铲子,正撅着屁股在挖地”的那一张:)

 

    又及:在我看《儿生母乐-调皮鬼艾米小时候的故事》里,引用原文时都加了黑体,这篇里面引用得没那么整齐,很难加。在此声明,凡是叙述弟弟小时候事情的过程,都来自《弟弟小时候 (憨包子黄颜小时候的故事)》,没看过的人可以在百度贴吧里找来看,非常好看:)

12 responses to “我看《弟弟小时候》

  1. 看得很仔细啊。这些故事都是双方家人记得的一些,肯定有很多错漏,我写的时候也肯定有写“搅”了写“串”了的,经不起如此推敲:)

  2. 写得很好看。也同想看黄颜小时候挖地的那张。

  3. 泡泡

    summer很有心呢,把艾米黄颜小时候作比较,还真是一个精一个憨:)看到弟弟提着小桶忙着帮太奶奶填乒乓球桌旁的泥坑,就发现黄颜这个细心体贴的绅士可是从小练就的:)

    (2009-03-07 23:28:21)

  4. 大路

    要是能多写些艾黄小时候就好了~

    (2009-03-07 23:35:25)

  5. 可爱的小艾米趣闻:)

    摘自【艾米:世界上伟大的情人 2005-12-27 13:51:00】

    “世界上伟大的情人都是男人”,这是艾米的爸爸常说的一句话。不知道是名师出高徒,还是上梁不正下梁歪,他的学生艾伦也经常这样说。

    爸爸说这句话,常常是因为谈起了他跟妈妈的恋爱史,就景抒情,感而慨之。

    艾米的妈妈家庭成分不大好,听说跟父亲的恋爱之路属于“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那一类。

    其实艾米的外祖父本人成分是学生,因为他很早就离开他的地主家庭,到外地读书去了,按照成分的划分法,他就不算是“地主”了。但不知道为什么,文化革命的时候,又把他弄成了地主,连累妈妈成了地主女儿。幸亏妈妈一直很要求进步,所以一直被当成“可以教育好的子女”来对待,她本人没受很多冲击,但终究是个黑五类的子女,所以成分好的人有点不敢惹这个麻烦。

    艾米的祖父应该算是“城市贫民”一类,但一直是当作“工人”来看待的。“工人”成分在当时当然是首屈一指、最红的一类了。所以艾米的父母可以说一个是“红五类”子女,一个是“黑五类”子女,这两个家伙怎么会搞到一起的,就只有天知、地知、他俩自己知了。

    很奇怪的是,他们两人经常为究竟是谁先“追”了谁斗嘴,两个人总是说“是你先追我的”,但是一说到究竟是谁使这桩爱情结出硕果的,两个人又都说是自己的功劳。

    爸爸说:“不是我力挽狂澜,使爱情之舟挣脱政治旋涡、舆论旋涡、世俗旋涡,我们能有今天?”

    妈妈说:“一个巴掌拍不响,你一个人顶什么用?不是我冲破层层阻挠,帮你掌舵,你那爱情的小船早翻掉了。”

    小时候,艾米总是出来打横,说:“那还有我呢?还有我呢?你们那时认不认识我?”

    妈妈说:“你这么有名的人,哪能不认识你呢?”

    艾米高兴了,又问:“那我有没有帮你们划船?”

    爸爸说:“这种事情还少得了你?你当然是帮忙划船了,你划得飞快,小手都磨破皮了。”

    艾米就看看自己的手,恍然大悟:“难怪我手心有三道伤痕。那—这条船还在不在?我还想划。”

    爸爸妈妈就好笑,说跟这个人不能开玩笑,她一听就当真了的,这下要天天追着我们要船划了。

  6. 摘自【黄颜,艾米:码字为知傻 2006-01-13 12:31:10】

    不知道各位上学的时候有没有过创作冲动,艾米是没有的。艾米的创作冲动只在读书前有过,那时连字都没认几个,就想编电影,用一些小纸条写几个字,算是自编的电影,“卖”给爸爸妈妈看。

    因为不怎么识字,也就是在报纸上、字典上乱抓一些字来凑在一起,通常都没什么意义,但有时撞上了,居然有点意思,就被爸爸妈妈记住了,当作典故讲给艾米听。据说艾米比较有名的一部“电影”,名叫“水花好来水花好”。爸爸说,了不起,还知道在中间加个“来”字,凑成七言,读起来抑扬顿挫。

    上学了,就很少冲动了,大多是“被动”的,是遵命而写。

    遵爸爸的命写日记,每次都是偷工减料,应付差事。刚开始还偷偷在自己的“反革命日记”中写几句牢骚话,后来连写牢骚话的“冲动”都没了,因为抱怨来抱怨去,也就那么几句话,写完了,就没话写了。

    遵老师的命写作文,因为不能随心所欲地写,艾米觉得很不爽。那时最恨的是写叙事、状物、写景、抒情的文章。

    恨叙事,是因为没什么有趣的事可叙,学生生活平淡无奇,写出来也是平淡无奇,一叙事就是“他说”“我说”之类的流水帐。最了不起就是加个“他大声说”“我小声说”之类,算是妙笔生花。

    艾米观察事物非常马虎,看掉看漏是经常的事。写个人民英雄纪念碑,连“碑”都要写成“牌”,哪里记得碑身什么样,碑座什么样?感觉就是从哪边看都是一块大石“牌”。

    艾米也看不懂景物,到了一处风景区,首先想到的是“嗯,在这里照个像挺好的”,至于山怎样的雄伟,水怎样的柔美,都看不出个所以然,当然也就写不出个所以然来。

    而且写景要写得好,往往要跟抒情结合起来,不然就写得死板板的,没有生命。但艾米没什么情抒,所以一碰到写景抒情的作文就头疼。常常是“啊”“啊”地叫几声,连自己也觉得象是在医院让医生看喉咙一样,医生通常是拿个压舌板往艾米舌根处那么一压。我的妈呀,想不呕都不可能。

    艾米宁愿写议论性的文章,干巴不怕,平淡不怕,只要能把意思说清楚就行。艾米写的议论文颇得某个男语文老师的赞赏。那个语文老师最爱议论文,经常以“试论—”,“小议—”,“—说开去”的句式命题。

    艾米写起来都是一发不可收拾,总是把“试论”写得象“定论”,把“小议”写成“老议”,而且不管是论什么,抓住了就狠狠地“说开去”。有时说得太开,收不了尾了,只好随便画个句号了事,结果被老师赞为“嘎然而止,恰到好处”。

  7. 摘自【艾米:少女的平安夜 2005-12-24 17:10:21】

    艾米从小就被妈妈告知:“一失足成千古恨”,但那时艾米不知道什么是失足。凡是不知道的东西,艾米就特别感兴趣,总想弄个水落石出。这可能就是艾米看书老爱“想歪”的原因,有时还真是嗅觉灵敏,就嗅出个八九不离十来了。

    艾米很小的时候,突然爱上了苏俄小说,这应该说是很不合逻辑的,因为苏俄小说沉闷不堪,人名地名又臭又长,现在来看,真是惨不忍睹。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看得爱不释手。

    记得看过,,,,,,,,,,,,,,,,等等。

    艾米那时最喜欢的是,那里面有一个情节,艾米记忆很深,就是故事主人公保尔被捕后,在监狱里遇到一个女孩,两个人都是十多岁。那女孩被敌人提审前夜,对保尔说:“我给你吧,我给你吧。”但保尔没有接受。后来女孩被敌人带走的时候,“幽怨地看了保尔一眼”,因为她知道敌人会在审问的时候糟蹋她。后来当她被送回牢房的时候,她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了,保尔非常难受,非常后悔。

    真不知道小小的艾米,怎么能理解这个段落,艾米肯定不知道“我给你吧”和“糟蹋”的技术细节,但却有一种直觉,知道是跟男女之间的事有关的,很隐秘,很令艾米好奇。可见艾米从小就有点“黄”,爱钻研这些东西。

  8. 摘自【艾米: 闺密妈妈(1) 2006-05-14 07:35:38】

    两面三刀

    艾米很小的时候就偷看了父母的情书,所以不时地拿出来打趣他们两个,不知道艾米那么小的年纪,怎么就那样爱开与情情爱爱有关的玩笑。可能那时只是觉得他俩被打趣时的表情怪好玩的,有种被艾米拿捏住了的尴尬,所以艾米很爱打趣他们两个。

    那时艾米如果要找妈妈,就问老爸:“爸爸,你的‘芳,亲爱的芳’到哪里去了?”

    爸爸通常是有点尴尬地说:“你妈到菜场去了 — ”

    而艾米对老妈就更随便,动辄就是:“这是不是‘你的民’说的?” “妈妈,‘你的民’在找你。”

    不管是芳还是亲爱的芳,在这一点上对艾米没有别的要求,只求艾米能做到“两面三刀”:在家里你叫我们什么都行,但在外面不能乱叫,更不能乱叫别人。

    艾米对这一点是心领神会的,好像天生就懂得如何做“两面派”一样,在家里时就信口雌黄地乱叫,但到了外面,就规矩了,好像还从来没有在外面失过口,外人从来不知道英文系的秦大教授是“芳,亲爱的芳”,更不知道比较文学系的艾大教授是“你的民”。

    舍生取“黄”

    艾米长大一点了,认了几个字,用奶奶的话说,就是“识得几个狗脚迹”了,就萌发了对知识的渴求,翻箱倒柜地找那个印象中曾看过的父母的情书,但却找不到了,后来发现父母把一些书和信放到书架的最高一层去了。

    艾米踮着脚,站老远的看见书架顶层上有些书,还有装鞋的盒子,无师自通地认为那些书一定是有“看头”的,而鞋盒子里一定装着“芳,亲爱的芳”之类的信件。艾米小时候做事,大半是被好奇心驱动,所以一天不看顶层上那些书信,就一天不得安生。

    于是艾米就搬了桌子凳子的去拿那些书信,结果摔了一跤,摔得不重,因为还没爬到桌子上放的那个凳子上面的小凳子上去,就摔下来了。

    艾米在这些事上是很诚实的,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挨揍,所以马上老老实实告诉了父母,详细描述自己是怎样摔下来的,是为何摔下来的,细节翔实,脉络清晰,估计抗美援朝英雄作报告也不可能比艾米讲得更生动了。

    父母大概是被艾米“舍生取黄”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打动了,怕女儿为了看那些东西摔死了,就把那些东西从顶层拿下来,放到下面几层柜子里。

    父母的信的确是装在一个鞋盒子里的,“你的民”很狡猾地对艾米说:“你想看这个盒子里的东西,没问题,你拿去看,看一篇,写一份心得体会交给我。”

    艾米大呼冤枉,什么破玩意,看了还要写体会?凡是要艾米写体会的东西,艾米就恨之入骨,打死也不愿看。好像后来就没怎么仔细看过那些信件,也可能看了,但没印象了,因为象“你的民”这样的人,肯定是“做得说不得”的那种,他写的信,能有什么“看头”?

    艾米很早就看过 > 之类的东西,可以大言不惭地说,静秋十八岁才从老三那里听来的故事,艾米可能八岁时就读过了,当然领会得没有老三那样深刻。

    值得素芳同学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艾米既没因为看黄色书刊而导致性犯罪,也没从桌子上的凳子上的凳子上摔下来成残废。

    一句话,艾米取了黄,但没舍生,好赚啊 !

  9. 摘自【艾米: 闺密妈妈(1) 2006-05-14 07:35:38】

    孝顺妈妈

    素芳同学在居住的那一片和亲戚朋友当中,“弱爱”孩子是出了名的,很多人都说艾米长大了肯定不孝顺。幸好他们只说了“不孝顺”,对这个预言,艾米可以轻而易举地就打翻掉。如果他们说的是艾米肯定当不了美国总统,那艾米就被他们量死了,永远翻不了案了。

    其实按素芳同学的“两面三刀”做法,她在外人面前并没有怎么娇惯艾米,听说那时对素芳娇惯孩子最看不惯的,就是艾米的舅妈,而最典型的娇惯例子就是每次在舅妈家玩了要回家的时候,艾米的父母就会问:“艾米,时间不早了,我们现在回去好吗?”

    如果艾米不愿走,父母就会分析走的好处,不走的坏处, 企图说服艾米。这时舅妈就很看不下去,说:“你们做父母的,觉得该走就走,怎么什么都听个孩子的呢?她叫你们干什么你们就干什么?”

    据说“你的民”那个书呆子总是“文妥妥”地说:“孩子也应该参与意见嘛 — ”

    舅妈就说:“这哪是参与?明明是把她当个祖宗供着,什么都要按她的意愿办。我看你们这样娇惯她,迟早把她惯坏,她长大了,肯定不孝顺你们。”

    照说艾米的父母把艾米当祖宗还是当孩子,应该不损害舅妈的任何利益,但人就是这样,对那些跟自己活法不一样的人,忍不住就要批评几句。信奉“不干涉别人活法”的父母遇到了“好为人师”的舅妈,除了讪讪地对舅妈唯唯诺诺,也没有什么别的招了。

    那时艾米看到这一幕,就总是躲在一边翻白眼,心里恨恨地想:“你说我长大不孝顺,我偏要孝顺。气死你。”

  10. 艾米. 评论于:2006-12-31 12:05:52

    读小学的时候,”爱”上了一个母亲患癌症去世,父亲再娶的小男孩,成绩也不好,长得也不好,但不知为什么就被他迷住了.我跟父母是比较随便的,所以就告诉他们了,估计把他们吓了一跳.我问他们要钱,拿去给那小孩,我父母没说什么,给了我十块钱,我巴巴地拿去给了他.他可能还不懂什么”爱情”的事,只是很喜欢钱,使我很失望:)

    后来不知道怎么就忘记他了.我老妈讲起这事,说如果那时坚决反对,可能我会物极必反:)

    我没交往过什么男朋友,所以其实不知道如果我父母反对,我会怎么样:)

    艾米. 评论于:2007-02-05 20:02:54

    那时认为色情的,现在早就BORING得没人看了:)记得我很早就看过”十日谈”,不知道为什么,居然意会出一些东西.象那个一对恋人偷情,女的对家人说,她想在阳台上睡觉,因为她想听夜莺唱歌.于是家里人让她在阳台上睡.半夜里男的爬上阳台,两人在那里做爱,然后睡着了,因为太累了,天亮了也没醒,被人发现,看见那女的手里握着她的”夜莺”.

    不记得我那时多大,反正我知道”夜莺”是什么:)

    艾米. 评论于:2007-05-02 17:36:20

    我有时想,既然大人都希望有人陪着睡觉:)为什么反而要小孩子独自一人睡呢?小孩子不怕么?

    我小时候好象是四,五岁的时候开始一个人睡一间房,我觉得很害怕,不敢看窗子,不敢看床下或者桌子下,总是想尽一切办法跑到父母房间里去,有时他们等我睡着了就把我抱到自己房间里去,搞得我在他们房间都不敢睡着了,生怕他们把我抱回去了:)

    独自睡觉会使小孩子聪明?还是独立?好处在哪里?也许就是为了不影响父母做爱?:)

    艾米. 评论于:2007-05-02 16:44:39

    我小时候打点滴应该还没这么普遍,因为我听我妈说那时都是打屁股针,说我一到医院就捂着我的小屁屁,生怕要打针:)

    艾米. 评论于:2007-05-03 15:24:56

    我小时候很不爱刷牙,特别不爱用牙膏,不喜欢那味道,经常是把父母为我挤在牙刷上的牙膏扔水池去了,就那么光光地刷两下.而且我刷牙不爱用劲,一把牙刷用很久还跟新的一样:)

    我父母都很担心我的牙,但我的牙偏偏很好.后来我在什么地方读到一些文章,说牙膏用多了不好,还说太使劲刷牙也不好,会损伤牙齿.看来我是歪打正着了:)

    艾米. 评论于:2007-05-03 15:43:26

    听说小孩子在成长发育过程中,有一个”怕死”的阶段,那时刚刚知道了什么是”死”,但又没有足够的精神力量开解自己,也不太明白自己离”死”还很远,会觉得非常孤独,非常害怕.我不知道别人有没有这样一个阶段,我自己是有的,好象是五,六岁的时候,一想到死,就非常害怕,那种感觉我现在无法描绘,但我还记得,就是这么一个思想:”如果我死了,就再也没有我了—”

    那种担心和害怕只是在夜晚才有,而且只是在独自一人的时候才有.

    过了那段时间,就怎么也无法再体验那种害怕了,哪怕一再重复”如果我死了,就再也没有我了”,也感觉不到那种害怕了.

    HY说他也有过这样一个阶段,也是在五,六岁的时候,在那之前或之后,都没有那种害怕的感觉,虽然知道死不好,但不是那样的绝望和害怕.

    艾米. 评论于:2007-05-03 19:03:45

    有的人说性格会遗传,有的人说性格受父母的影响,有的人说孩子的性格常常跟父母相反:)

    搞不懂了,可能跟孩子怎么看待父母相关,有的孩子崇拜父母,说不定就会向父母学习,有的孩子瞧不起父母,可能就会向相反方向发展.

    我小的时候,觉得我的父母很丑,连累我也很丑:)后来我看到他们年轻时的照片,觉得他们那时还是很漂亮的,又觉得自己也有希望:)长大之后再看父母的照片,哪怕是不年轻的时候的,也觉得挺不错的,不知道为什么小时候老觉得自己的父母很丑:)

    HY说幸好我是在改变了审美观时才遇到他的,不然的话,肯定也觉得他很丑:)

    艾米. 评论于:2007-05-05 18:24:41

    我小时候如果头发剪短了,很容易被当成男孩,我奶奶说我是个”英俊”的女孩:).

    我觉得我照得最出色的照片就是穿古装扮书生的照片,不过HY说那上面的我都有点色迷迷的,一看就是无心向学,一心勾引佳人的那种才子:)

    艾米. 评论于:2007-07-10 18:08:44

    我从小就爱讲故事别人听,我父母说我学什么都很象,尤其是学那些瘸子啊,结巴啊,斜眼啊,驼背啊,简直是惟妙惟肖,搞得我父母天天为我担心,怕我在外面学那些残疾人,把别人惹火了会打我一顿:)

    我又最爱模仿别人的口音方言,我家的亲戚没有谁不被我模仿一通的,至于我爸我妈,那更是小菜一碟,每天都是学着我爸跟我妈说话,学着我妈跟我爸说话. 我父母的学生来我家,我都会趁我父母不注意,跑出来模仿我父母一把,指点他们, 教育他们:)

    艾米. 评论于:2008-07-31 11:25:53

    小时候也是这样,最经不起小夥伴吹捧了,人家一吹捧,我就云里雾里去了,前三百年,后八百年的故事都要掏出来讲给人家听,实在没故事了,就只好编了:)

    记得很久以前就编过一个故事,居然是讲我党地下工作者的,具体情节忘记了,但其中有个细节至今还记得,就是一个女地下工作者,跟一个男地下工作者扮成夫妻,但他们只是扮成夫妻,而不是真正的夫妻。后来那女的被捕了,敌人用一种方法检测出那女的跟那男的不是夫妻,于是知道她是地下工作者。

    那时我还很小,完全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处女膜这回事,我编造的那种方法,也完全不是检察女地下工作者的身体,而是一种“科幻”式的技术。现在想来,我可真神啊!世界上的确有种方法可以鉴别出那个女地下工作者跟那个男地下工作者不是真夫妻:)

    艾米. 评论于:2009-02-04 21:25:35

    记得以前读小学的时候,经常会写”我的母亲”之类的命题作文,被当成范文拿到班上读的,都是那种描写慈母的文章,母亲的辛苦,母亲为孩子做饭洗衣,把好吃的让给孩子吃,总之,就是生活上的照顾之类.

    如果我如实写我的母亲,老师大半不怎么看得入眼,为了作文拿高分,我也写我的慈母,因为是编造,特别容易写,哪怕编得漏洞百出(比如家里穷得连老妈看病的钱都没有,老妈就一直忍着病痛之类,但那时我老妈明明是公费医疗,在校医院看病一分钱都不要那种,老师应该也知道),也能得到老师的好评:)

  11. 被吃字了,重贴一下

    摘自【艾米:少女的平安夜 2005-12-24 17:10:21】

    艾米从小就被妈妈告知:“一失足成千古恨”,但那时艾米不知道什么是失足。凡是不知道的东西,艾米就特别感兴趣,总想弄个水落石出。这可能就是艾米看书老爱“想歪”的原因,有时还真是嗅觉灵敏,就嗅出个八九不离十来了。

    艾米很小的时候,突然爱上了苏俄小说,这应该说是很不合逻辑的,因为苏俄小说沉闷不堪,人名地名又臭又长,现在来看,真是惨不忍睹。但不知道为什么,那时看得爱不释手。

    记得看过《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卓娅与舒拉的故事》,《古妮娅的道路》,《青年近卫军》,《静静的顿河》,《战争与和平》,《安娜-卡列妮娜》,《罪与罚》,《白痴》,《贵族之家》,《初恋》,《当代英雄》,《叶夫根尼-奥涅金》,《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母亲》等等。

    艾米那时最喜欢的是《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那里面有一个情节,艾米记忆很深,就是故事主人公保尔被捕后,在监狱里遇到一个女孩,两个人都是十多岁。那女孩被敌人提审前夜,对保尔说:“我给你吧,我给你吧。”但保尔没有接受。后来女孩被敌人带走的时候,“幽怨地看了保尔一眼”,因为她知道敌人会在审问的时候糟蹋她。后来当她被送回牢房的时候,她已经被折腾得奄奄一息了,保尔非常难受,非常后悔。

    真不知道小小的艾米,怎么能理解这个段落,艾米肯定不知道“我给你吧”和“糟蹋”的技术细节,但却有一种直觉,知道是跟男女之间的事有关的,很隐秘,很令艾米好奇。可见艾米从小就有点“黄”,爱钻研这些东西。

  12. 这个也被吃了几个字

    【艾米: 闺密妈妈(1) 2006-05-14 07:35:38】

    两面三刀

    艾米很小的时候就偷看了父母的情书,所以不时地拿出来打趣他们两个,不知道艾米那么小的年纪,怎么就那样爱开与情情爱爱有关的玩笑。可能那时只是觉得他俩被打趣时的表情怪好玩的,有种被艾米拿捏住了的尴尬,所以艾米很爱打趣他们两个。

    那时艾米如果要找妈妈,就问老爸:“爸爸,你的‘芳,亲爱的芳’到哪里去了?”

    爸爸通常是有点尴尬地说:“你妈到菜场去了 — ”

    而艾米对老妈就更随便,动辄就是:“这是不是‘你的民’说的?” “妈妈,‘你的民’在找你。”

    不管是芳还是亲爱的芳,在这一点上对艾米没有别的要求,只求艾米能做到“两面三刀”:在家里你叫我们什么都行,但在外面不能乱叫,更不能乱叫别人。

    艾米对这一点是心领神会的,好像天生就懂得如何做“两面派”一样,在家里时就信口雌黄地乱叫,但到了外面,就规矩了,好像还从来没有在外面失过口,外人从来不知道英文系的秦大教授是“芳,亲爱的芳”,更不知道比较文学系的艾大教授是“你的民”。

    舍生取“黄”

    艾米长大一点了,认了几个字,用奶奶的话说,就是“识得几个狗脚迹”了,就萌发了对知识的渴求,翻箱倒柜地找那个印象中曾看过的父母的情书,但却找不到了,后来发现父母把一些书和信放到书架的最高一层去了。

    艾米踮着脚,站老远的看见书架顶层上有些书,还有装鞋的盒子,无师自通地认为那些书一定是有“看头”的,而鞋盒子里一定装着“芳,亲爱的芳”之类的信件。艾米小时候做事,大半是被好奇心驱动,所以一天不看顶层上那些书信,就一天不得安生。

    于是艾米就搬了桌子凳子的去拿那些书信,结果摔了一跤,摔得不重,因为还没爬到桌子上放的那个凳子上面的小凳子上去,就摔下来了。

    艾米在这些事上是很诚实的,大概是因为知道自己不会挨揍,所以马上老老实实告诉了父母,详细描述自己是怎样摔下来的,是为何摔下来的,细节翔实,脉络清晰,估计抗美援朝英雄作报告也不可能比艾米讲得更生动了。

    父母大概是被艾米“舍生取黄”的大无畏英雄气概打动了,怕女儿为了看那些东西摔死了,就把那些东西从顶层拿下来,放到下面几层柜子里。

    父母的信的确是装在一个鞋盒子里的,“你的民”很狡猾地对艾米说:“你想看这个盒子里的东西,没问题,你拿去看,看一篇,写一份心得体会交给我。”

    艾米大呼冤枉,什么破玩意,看了还要写体会?凡是要艾米写体会的东西,艾米就恨之入骨,打死也不愿看。好像后来就没怎么仔细看过那些信件,也可能看了,但没印象了,因为象“你的民”这样的人,肯定是“做得说不得”的那种,他写的信,能有什么“看头”?

    艾米很早就看过 《 十日谈 》之类的东西,可以大言不惭地说,静秋十八岁才从老三那里听来的故事,艾米可能八岁时就读过了,当然领会得没有老三那样深刻。

    值得素芳同学庆幸的是,到目前为止,艾米既没因为看黄色书刊而导致性犯罪,也没从桌子上的凳子上的凳子上摔下来成残废。

    一句话,艾米取了黄,但没舍生,好赚啊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