涯风:生命之旅(4)

暑假结束后,硕士研究生的课程开始了,要集中上一年基础课,第二年才分散到各自导师那里做课题。灵婷偶尔也跑到科里去,听听专业的学术报告,提前熏陶一下。导师姓龚,很慈祥,也很有魄力,大家都称呼他老板。科里的同事也很热情,感觉很温暖。

快到暑假的时候,灵婷开始到科里做课题。带她做实验的,是龚教授的博士生钱大宇,对人谦恭温和,灵婷称他“钱老师”。虽然有家小,钱老师还是很用功的,教人做实验很耐心。

还有一个年长的师兄,跟钱老师关系很铁,叫段可为。他刚刚博士毕业,正联系博士后,大家都叫他“段兄”,是学校有名的电脑高手。据说很傲气,校长来视察时,他的腿架在桌子上,都不放下来的。

这位“段兄”给硕士生上过几节专业课。灵婷觉得,他镜片后的眼睛很少直接对着学生,好象若有所思地眺望什么地方,只顾自己高谈阔论。谈论起生物医学软件来,更是眉飞色舞,口若悬河。不过,他对学生还是平易近人的,只是有句口头禅“看不得别人不开窍”。

灵婷很喜欢这个专业,实验做起来也不困难,很快有些得心应手,有另一番天地的感觉。

每次去实验室,灵婷都觉得很开心。见了师兄们,她总是笑着跟他们打招呼。见的多了,段兄开她的玩笑:“每次见你,都笑嘻嘻的,怎么这么爱笑?”

灵婷一眨眼,歪着头问:“是吗?小时候我可是特别爱哭的,可能眼泪都哭干了,现在只好笑了。”大家都乐了。

科里的师兄师姐都很友好,还有几个工作人员和技术员,慢慢地也相熟了。

有一次钱老师带她去转课题经费。在楼梯间,灵婷听见有人告诉钱老师:“你知不知道,那个李明仁毕业分配,分到边区去了,怎么没留校,留到科里呢?这样的电脑人才,分出去了,真可惜!”

钱老师叹口气:“唉,现在分配的事,谁说的准呢?”

钱老师走下楼,就跟灵婷讲,这个李明仁本来学医,但迷上了电脑,和他们年级的吴桐两个人,玩电脑的水平出色,在学校小有名气,后来跟段兄结为知交,是科里的常客。龚教授很想留他,还准备送他去学信息学,结合医学背景,没准弄出些新东西来。不知什么原因,没能留下他。钱老师又说,还是那个吴桐有运气,保送上了研究生。

灵婷想起来了,倒是见过这个李明仁的。

前一阵上课的时候,灵婷到科里来,听一个从国外回来的校友作学术报告。灵婷听得云山雾罩,只知道很高深。会后座谈的时候,龚教授和那个校友聊了聊家常,就问及以后是否可以Email联系。那时是90年代中期,网络刚刚在国内兴起,电脑还是珍稀物品,说起Email,大家都很神奇的样子。龚教授兴致勃勃,但大概也是心里没底,对手下的人说:“快去请那个电脑专家李明仁,让他来解疑。”

推门进来的李明仁,中等个子,眉毛好象有点浓,身着有点土气的学生服。他简单的说了一下,大概是当时的学校,只有图书馆有一台专用电脑,可以收发Email之类的,就出去了。旁边有人悄悄地说,其实这个“专家”是个即将毕业的本科生,灵婷很惊讶。

还有一次,灵婷到科里去找打字员小李,看到过这个李明仁坐在科室的外间用电脑。问及小李,他转过头,淡淡地回答不在,就转回去看他的电脑屏幕了。

现在他居然分到边远的地方去了,灵婷也有些替他惋惜。相比之下,灵婷觉得自己在学校真是得天独厚了。

灵婷的日子虽然忙点,但也有条不紊,自由自在,丰富多彩。在研究生宿舍楼,她和含玉住隔壁,各自宿舍的几个室友也很投缘,两个宿舍很快便成了姐妹宿舍。大家互相串门,相邀打球,结伴出游,混迹在一起,很是热闹。

在灵婷看来,以前的大学生活,顾忌和限制比较多,自己有点象负重的“小风筝”或“小小鸟”,“想要飞也飞不高”。现在的研究生校园,不用瞻前顾后,没有令人心烦的条条框框,似乎这才是理念中的可以飞翔的天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