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友友:假如文字杀伤了你…

(“某尾”的大作“文字的杀伤力”在跟贴中)

词语的意义是多方面的,最基本的是词汇意义 (SEMANTIC MEANING) ,也就是词的本义
。有些词语有感情色彩 (EMOTIONAL MEANING) ,有的没有。科技用语一般只有词汇意义,而没有感情色彩。比如“基因”这个词,是由 GENE 翻译来的,就是指基因,不表达任何感情色彩。

人们用一个词,首先是用它的词汇意义,如果词汇意义用错了,这个词就算用错了。比如你把太阳称为“月亮”,那就是错误用法。又比如你毫无证据地说人“邪恶”,也是错误用法,甚至是诽谤,这就不是什么感情色彩的问题。

辩论或争论,主要是就词汇意义来进行的,如果一个词的词汇意义都用得不对,那么分析词的感情色彩就完全是多余的。比如有人骂你是“表子”,你的第一个反应肯定是质问她为什么这样骂你,有什么根据,你甚至可能会反过来骂她是“表子”,但你绝对不会质问她为什么要用“表子”而不用“妓女”,如果你那样问,就等于你承认自己是妓女了。

所谓“词语的感情色彩”指的是说话人对某事的态度或感情,比如形容一个人不瘦,有的人会用“丰满”,有的人可能会用“富态”,还有的人可能会用“肥胖”。这三个词的词汇意义都是“不瘦”,但用“丰满”表现出说话人对“不瘦”这个事实是持赞成态度的;用“富态”的也是持赞成态度,但观点有点老,因为“富人胖,穷人瘦”的观点已经过时了,现在更多的是“穷人胖,富人瘦”了;用“肥胖”这个词则说明说话人嫌弃厌恶“不瘦”这个事实。

但如果一个一米六的人有 300 磅了,那么还用“丰满”来形容就有点昧良心了,因为“肥胖”是有科学定义的。

某尾在她的“文字的杀伤力”里举了个例子来说明词有感情色彩,但有的用得不对。

从“残废”到“残疾”,表明的是认识的进步,是词汇意义的变化,而不是感情色彩的变化。身体有残有疾的人,并不等于就“废”了,所以不应该用“残废”这个词去称呼那些身体有残疾的人。也就是说,“残废”和“残疾”,并不是同一个词汇意义的不同感情表达法,而是两个不同的词。如果你使用“残废”,你的错误是不尊重事实,而不是你的感情色彩用得不对。至于“残障”,其实也是一个不同的词,强调行动有障碍,而不是身体有疾病。

某尾还举了“妓女”和“表子”的例子,但这两个词的区别其实不在感情色彩,而在于“表子”更口语化,多用于民间,而“妓女”则比较书面化。这两个词的词汇意义都是“从事皮肉生涯的女人”,用哪个词都不是褒义。应该说“性工作者”比较中性,而“妓女”和“表子”有贬义。

回到歌儿的 CASE 。我相信某尾知道“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这个说法的词汇意义,知道“表子”的词汇意义在这里并不是“做皮肉生涯的女人”的意思,也就是说,她知道“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的词汇意义是“两头都想要”,而不是说歌儿是“做皮肉生涯的女人”。如果她那样认为,那她应该首先反驳这一点,而不是谈词的感情色彩。

要注意的是,“两头都想要”里的“两头”是互相冲突的两头,而不是互相兼容的两头,也就是说,这不是德智体三者中顾两头,也不是语数外三者中顾两头,而是在“反艾”和“不反艾”两者中顾两头,具体来说,就是反了艾,还想艾米认为她不反艾,而是在爱艾,是在讲情义。

“两头都想要”这个做法是个不好的做法,所以没有一个褒义的词来形容。“又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表达的是“求全责备”的意思,是对别人的要求,而不是谋自己的利益,所以并不是“两头都想要”的意思。另一个表达“两头都想要”的说法是“又要做坏事,又要好名声”,但也不是褒义的。也就是说,“两头都想要”根本没有褒义词,用什么词都是贬义的。

“两头都想要”和“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的区别并不在于一个褒义,一个贬义,而在于前一个是直接的用法,而后一个是比喻的用法。

既然某尾探讨的是“又想当表子,又想立牌坊”的感情色彩,那说明她是承认这个说法的词汇意义的,也就是说,她承认歌儿“两头都想要”这个事实, 不然的话,她根本用不着探讨这个说法的感情色彩,而应该证明歌儿并没两头都想要。

既然某尾承认歌儿是“两头都想要”,那就只剩下一个杀伤的问题了。

文字不是刀枪,不能直接杀伤人的身体,只能杀伤人的自尊心和名誉。

对于自尊心,艾黄老早就表明了态度,他们不对任何人的自尊心负责,因为自尊心是你自己对自己的尊重,如果你要不尊重你自己,谁能负得了责?如果艾黄对你的评价是正确的,你应该接受;如果艾黄对你的评价不对,你应该反驳。无论艾黄对你的评价正确不正确,你都应该对自己的自尊负责,如果你因为艾黄的评价就不尊重自己,那是你自己的问题。

文字能杀伤名誉,主要是使用了不实之词,但却让别人相信了那是事实。如果仅仅是谩骂,并不能杀伤你的名誉。网络上有人骂艾米“母狗”,但那并不能杀伤艾米的名誉,只能毁坏骂人者的名誉。如果是用不实之词来毁坏你的名誉,那就不是词的感情色彩问题了,轻一点的,你可以反驳澄清;严重的,就应该诉诸法律来解决。

那么某尾写这么一篇,论点究竟是什么呢?如果是“你要这么表达, 就不要怪对方指责你侮辱”,那就完全是废话。艾米什么时候怪歌儿指责她“侮辱”了?艾米只不过是把这个词组的意思解释给歌儿听,免得歌儿自己受伤害。

如果某尾是为了说明歌儿为什么从情感方面谈问题,那就完全没有必要。歌儿要从什么方面谈问题,完全是她的自由,艾园人要做的,就是兵来将挡,水来土淹。你要从“正义”角度谈问题,我就证明给你看:反艾并不正义;你要从情感方面来谈问题,我就证明给你看:反艾并不是你对艾米有情感的表现;你要从善良厚道方面来谈问题,我就证明给你看:反艾并不厚道善良。

你还想从哪方面来谈问题?从词语的杀伤力?那我就证明给你看:艾米并没有杀伤你,如果你自己被杀伤,那是你自己的问题。如果你的朋友也认为你被杀伤,那是你朋友的问题。如果你这么容易受伤,那就不要到网上来混,更不要率先挑衅,不然你是无法控制别人对你说什么话的。艾米呆在自己的博克,没招惹任何人,都有人找上门来骂她,像歌儿这样喋喋不休攻击艾米的,还想别人对她客气?

早在歌儿上新浪艾园去表白她不反艾的时候,艾米就提醒她这是在“两头都想要”了,但歌儿醒悟了吗?住手了吗?根本没有。她继续在她自己博克和泥园等处攻击艾米,连艾米的写作都不肯放过,还恬不知耻地标榜自己的善良有情义。这种表现,除了“又想做表子,又想立牌坊”,还有什么更贴切的词来形容?

自己要做,但却不让人说,或者要求别人只能用某种方式说,这也太霸道了吧?

我看到好几个人在为某尾的文章欢呼,大喊写得好,但你们有没有看出,某尾的文章刚好证明她也认为歌儿是“两头都想要”的呢?如果你们都看出来了,那我很感谢你们,辩论了这么久,我写一系列的“揭盖头”文章,就是要说明歌儿是两头都想要。

现在你们终于承认了这一点。

CASE CLOSED 。

69 responses to “艾友友:假如文字杀伤了你…

  1. 某尾:片断印象--文字的杀伤力 2008-11-13 04:04:23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811&postID=20019

    —————————————-

    从艾园文章提到的信息来看, 艾黄两人是文学博士, 科班出身,文学世家。 唐小琳曾是新闻记者,艾友友也是文学科班出身, 文学世家。 这四位文字功底都深, 思维清晰, 辩风犀利。可以说,网友们一旦站到其对立面, 光看文字辩功, 就立处下风。

    但是, 我认为艾方借助对文字的掌控, 对对立面网友造成不尽合理的打压。这跟从前看艾园文章时, 带我的艾园人物大气,善良,冷静清醒的印象不符。 下面说一个我的片断印象,就是蜜瓜文中所说, 文字的杀伤力。

    词语有没有情感色彩? 当然有。 同一个意思, 可以用不同的词语表达, 而表达不同的主观情感含义。

    拿名词做例。比如, 从前中国人把身体有残障的人叫残废人, 后来改成残疾人, 现在再改成残障人士, 其实说的都是一类人, 表达的是一个意义,但我们听起来感受就不一样。 从说人是个废人, 到是有病的人, 再到最后是有障碍的人, 每一次的修改都显得更尊重事实, 描述更恰当(没有废物,有病这样的隐含主观判断),这个称呼本身也就更趋于中性。

    也有的名词描述性稍弱,褒义贬义的标签性更强。比如,戏剧演员和戏子, 妓女和表子。

    你描述一个女性为生活所迫, 不得不去操起皮肉生涯, 你说“她实在生活不下去了, 所以去做了妓女”。 但你如果你说,“她实在生活不下去了,所以去做了表子”。 我就觉得理解起来有点困难, 觉得上下文不顺畅, 觉得你无缘无故判她是表子做甚。 我之所以这么想, 是因为对“表子无情,戏子无义”这个通俗的话印象很深,我觉得 戏子是对表演专业的人的侮辱性称呼, 表子也是对妓女的侮辱性称呼, 因为跟 妓女 / 戏剧演员有关的联想是这个“职业”本身, 而跟 表子 / 戏子 有关的联想是这个人的无耻品性。

    回到辩论问题上。 辩论问题 A ,你就照着问题 A 的方方面面去辩论, 尽量把节外生枝的可能性缩小。免得一, 从辩论降到吵架; 二,把辩论的中心给偏离了, 最后不知所云。一句话, 如果你标榜自己在辩论中是个对事不对人, 不拿情感说事的态度, 你就不要节外生枝引出情感话题来。如果你的话有意无意传达出了其它层次的情感意义,就不要责怪对方从情感方面来反击, 因为是你把情感这条分支暗导出来的。这个情感含义,就是由你说的话选的词传达的。

    要表达“两头都想要”的意思, 可用的约定俗成的话很多(比如,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而不一定非要选用敏感的带 negative 含义的词。 正如表子是对妓女的侮辱性称呼, “又要当表子,又要立牌坊”也是对“两头都想要”的一种更 mean 的表达。你要这么表达, 就不要怪对方指责你侮辱。

    文学科班出身的人, 要造个不带负面情感的“又要 … 又要 …” 的句子,易如反掌。 你既然选了这个句子,当然是觉得它鲜明形象, 传达了你要传达的精确含义, 你也必定想到了读者看后能理解出的含义。 后来再来辩你对这个词的含义的另类理解就显得很无力。

    辩论辩到一定程度吵起架来很正常, 情绪上来说些伤人的话也能理解。事后略为弥补,对某些词意做自己这方的理解解释也还能让人耐心听一听。但是非要说对方不这样理解是对方的水平不行,我岂是你能达到的水平等等就很强词夺理。对方理解错误, 是你的词不达意引起的, 怎么可能全是对方的问题?

    最后再来看看这个体面的骂人金律: 我骂了你, 痛快淋漓。 好, 请问我骂你了吗?笑话, 是你自己错误理解我的词义,因为你 low, 你只会把我的词义往 low 里去解释, 所以根本不是我骂你, 是你自己骂自己!

    这就是我的片断印象之一。

  2. 几句话就给伤害了,那艾米早就活不下去了。随便举几个例子,都是从歌儿“流动的印象”里节选出来的:歌儿封艾米‘佛地魔’的称号,“翻脸无情”、“死要面子”、“狡辩”、“邪恶”、“翻手为云覆手为雨”、“彻底鄙视了这个人的人品”。呵呵,这些用词伤不伤害人?更别说那些“母狗”、“泼妇”等等等等。如果艾米像

    歌儿那么神经脆弱,吃一包安定片只怕都不解决问题。艾米在自己博客辛辛苦苦为自己的同类码字,招惹你们什么了?要你们一群红了眼的人来指责、谩骂?看不惯艾米,就回自己博客老老实实呆着,没博客的就逐味去你们臭气相投的地方起哄去;不喜欢那些转贴,就在自己博客粪笔疾书去为你们的主子歌功颂德。对住一个私人博客呈威风,孬种。

  3. 回复 sahb的评论:正在收集骂人的证据,你就适时地提供例子,太好了。让大家看看你们这些来挑衅的是些什么人。

    sahb:你既看不懂某尾的文章也看不明艾友友的文章,别在那里现丑好吗?

  4. 回复sahb的评论:“人家在自己的地盘写东西,爱看就看,不喜欢就别看。你觉得别人冒犯你了,违法了,你尽可以用法律保护你自

    呀。”

    就是就是,你说到我心里去了。我正是这么做的呀。你们在自己地盘写东西,我是想看就看,不想看就不看,想评就评,不想理就不理。我不会像你一样跑到别人地盘胡搅蛮缠,我劝你也回去吧。

  5. 回复sahb的评论:你的这句“b*shit,”算不算骂人啊?你说不是就不是吧,我随你。

  6. 回复shenmo的评论:

    砸得好!这个SAHB找上门来讨砸,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现在该回自己的窝里去舔伤了:)

  7. 艾友友好!

    这个SAHB的贴子不见了?

  8. 撇开是非不谈,这篇反砸砸得真好!顶一个!

    不知道有些人能不能看明白,要是觉得内容太多,建议就看顺数第三段和倒数第三段就好:)

  9. 没那个金刚钻,就别揽瓷器活。“某尾”既然不懂文字的杀伤力,何必要自不量力妄谈文字的杀伤力呢?

    你谈“又…又…”的感情色彩,那就说明你对“又…又…”的词汇意义没意见,当然就是承认歌儿“两头都想要了”。

    我这还是最客气的分析,如果“某尾”是在探讨“表子”的感情色彩,而不是探讨“又…又…”的感情色彩,那就更精彩了:)

  10. sahb同学:这是艾米的地盘,艾米才有权叫我停止罗嗦。你是老几?你管得太宽了吧?我都没嫌你你还嫌起我来了?太自以为是了!

    你语文水平太差,我说“我随你”,是你狡辩你没有骂人我就随便你。不是我要跟你走。乖乖!

  11. “表子无情,戏子无义”

    这是旧社会某些人对妓女和艺人的偏见,事实是很多妓女很重情义,而很多艺人也很重情义。“某尾”到现在还因为这个说法对妓女和艺人存有偏见,只能说她的思想有问题。

    如果把这句话里的“表子”换成“妓女”,把“戏子”换成“艺人”,这句话仍然是不对的,因为不符合事实。

  12. 警告sahb同学:别错误理解“乖乖”两字,我不是赞你乖。

  13. 我建议某尾以后写论说文,先把自己的论点写下来,看看自己的论点对不对,是不是滴水不漏,有了把握了,再把论据写下来,看看论据充分不充分,能不能支持自己的论点。如果这两点都没问题,那就开始写。写的过程当中注意思维连贯,逻辑严密。

    文章写完了,再回头看一遍,每段文章都检查一下,看跟你的论点有没有关系,没关系就毫不吝啬地删掉。

    我怀疑某尾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这篇文章的论点是什么,前半部分论述词语有感情色彩,还算凑合,虽然举的两个例子有问题,但至少是在往那方面写。但后半部分完全是泄愤,泄着泄着,就忘了自己的论点究竟是什么了。

    比如某尾这篇论点的架构似乎是:词语是有感情色彩的,所以…

    但“所以”后的半句,就非常不清楚了。

  14. 回复SAHB:

    你是“某尾”吗?如果不是,就别在这里上窜下跳了。“某尾”写的东西有问题,但还算是在辩论,你这算什么?你要真的想辩论,就好好写篇文章上来,不然的话,就成了“某尾”所说的吵架了。

  15. 艾黄不爱猜测谁是谁,我一般也不猜,但涉及到EX-知傻了,我还是有兴趣猜一猜的,因为这是一个很好的认识人心认识人性的机会。

    1、这个“某尾”很可能是歌园的人,因为她对整个事件很熟悉,而且立场明显是站在歌儿一边的。如果不是歌园人,那就很奇怪,谁会这么关心整个事件,但又一直忍着没发言呢?

    不仅如此,这篇文章一发就被人把链接贴在了泥园,如果是个全新的面孔,似乎泥园不会这么快就知道了。顺便说一句,既然某尾愿意泥园为她的文章做广告,想必也不介意艾园知道,当然也就不介意艾园评她一评了。

    2、“某尾”至少是高于等于歌儿水平的人,但似乎还没达到绿豆的水平。如果是歌儿本人,那我要恭喜她,她写论说文有了长足的进步。

    不论是不是歌儿本人,我都要提醒“某尾”:你的前半部分需要把例子搞准确一点,你的后半部分需要把思路理清一下,而且要补充证据,不能随便就给人戴帽子,你的前后两部分需要有机结合。

  16. 汉代蜜瓜: 蜜瓜也来揭盖头(4) 2008-11-14 00:08:26

    (1)

    蛋与鸡,万人迷

    蜜瓜闷头打了这么一行字,顿时感觉头大。

    自小不喜欢命题作文。每次写文章都是先写内容再取标题,否则很可能离题万里。

    但是这次似乎只能围绕着这行字写,否则蜜瓜的中心思想很可能剑走偏锋,不知道所云。

    一、为什么要说蛋与鸡?

    因为艾氏说了,她之所以跟人吵架,是捍卫自己的活法。上人家博客跟贴说不同意见就是干涉别人的活法。我码字为知傻,不是为你,我没叫你来,你不要自作多情。

    这话看似有理,但是慢着——事实是这样吗?艾氏第一次跟读者吵架是在博客吗?

    不是,是在海外原创这个公共论坛。

    蜜瓜在这里纳闷——码字为知傻,是先有故事,还是先有知傻?你说先有知傻,没有故事,知傻怎么知道有这么个写手,写的故事他们喜欢?噢,这些知傻是生活中的朋友,知道艾氏会讲故事写故事,所以写给他们看。不对啊,生活中的朋友有几个啊?搞个EMAIL,群发一下不就得了?或者存在电脑硬盘里,每周开个PARTY,把朋友请来排队观赏也行,这叫“码字为知傻”。

    你要说先有故事再招来知傻,那么似乎就不是“码字为知傻”,而是“码字为找知傻”,并且在发第一个故事的第一集的时候就该注明——“本文为知傻而作”,然后把知傻定义一下,免得人家误发负面评论,踩了地雷。可惜啊,那个时候好象艾氏没有明说,还欢迎人家砸砖。

    http://web.wenxuecity.com/BBSView.php?SubID=origin&MsgID=113833

    一个公共论坛,大家跟贴自由,艾氏也让人家不要跟她的贴,这是不是干涉了别人的跟贴权?

    怎么感觉像鸵鸟钻进沙堆里?

    记不清艾氏什么时候开始在博客里贴故事了,但是有一件事蜜瓜记得非常清楚,贴博客的故事比贴原创的故事快一集是艾氏的首创。不可否认艾氏很聪明,很会做广告,告诉大家博客里的故事比原创早一集,号召大家去博客“先睹为快”。

    那个时候似乎也没有明示这个广告是针对“知傻”投放的,似乎去的人越多越好,人气越旺越好。

    如果那个时候也在门口挂着知傻定义,并每页注明不得发哪些负面评论,效果会如何?

    所以故事与知傻,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17. 汉代蜜瓜: 蜜瓜也来揭盖头(4) 2008-11-14 00:08:26

    (2)

    二、再说万人迷

    貌似艾氏与蜜瓜的一战,是她跟读者的最早一战,但是据蜜瓜观察不是。在蜜瓜之前,有一次在跟贴中,艾氏跟了子丹一贴(具体内容忘了),子丹用很不客气很严厉的语气回了一帖,当时蜜瓜在奇怪,这个子丹怎么这样,对人家小姑娘怎么这么不客气。等到过一阵蜜瓜因为回贴跟艾氏发生冲突,突然明白了子丹为什么对艾氏这种态度。

    看来艾氏的风格很早就注定,只不过那个时候名气不大,不明显而已。

    直到最近,艾氏才道出为什么当年对蜜瓜无礼——原来她认为她跟黄颜风格一样,蜜瓜说黄颜风格像萨克雷,是赞赏,而说她是狂想帮帮主,是讽刺。标准不统一,什么原因啊?是不是在暗恋黄颜帅哥啊?

    合着人家艾米同学把蜜瓜当假想敌了。

    咳咳,蜜瓜做假想敌不是一次两次了。若干年前在某论坛,蜜瓜跟某男ID说笑了两句,招来另一女ID的呵斥——你跟我抢男人?你不知道他是我的男友吗?

    哎呀妈呀,还真有人网恋啊?那个男ID长得是美是丑,是高是矮蜜瓜都不知道,跟你抢啥啊?再说了,蜜瓜从来不跟女人抢男人,你紧张啥?

    蜜瓜当下就说:“你要,你拿去,蜜瓜不跟你抢,你别冲我来。我以后不跟他说话了还不行吗?”

    蜜瓜落荒而逃。

    其实蜜瓜不关注艾园已经很久了。只是在有时候朋友告知蜜瓜“你去那个园子看看,又吵起来了”的时候才过去看看,只看热闹不发言,既不在人家园子里发,也不在自己博客里发——人生大事多了,这种无聊事管它做甚!

    直到某天网友过来问我:“你很崇拜黄颜吗?”

    蜜瓜当时就蒙了——崇拜?蜜瓜这辈子都没崇拜过谁啊,此话怎讲?

    人家让我去某园看看。

  18. 汉代蜜瓜: 蜜瓜也来揭盖头(4) 2008-11-14 00:08:26

    (3)

    晕啊,原来艾氏在那里大言不惭地说——汉代蜜瓜原来很推崇黄颜的,因为她的缘故,所以如何如何——大意似乎在说蜜瓜原来在暗恋黄颜,因为她嫁给黄颜的缘故,蜜瓜因爱成恨(特此声明,此非艾氏原话,是从艾氏的言论里读到的话外音。按照艾氏理论,你写什么的初衷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读到的是什么。那么蜜瓜就读到了这个),到她博客里捣乱。(据说蜜瓜现在知道“不干涉别人活法”的重要性了,所以不去了。)

    蜜瓜一看这种言论,顿时“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立刻写了《大腕小A》,结果被据说是某位八0后的荌同学指未心胸狭隘。

    蜜瓜在该文里明确指出,蜜瓜自高中后就不知道何为暗恋,请不要把暗恋套在蜜瓜头上。

    于是艾氏又说——说黄颜风格像大文豪萨克雷还不是推崇,那什么才是推崇?我自己的老公被人家欣赏,我都没有不高兴,BLANLA。。。

    蜜瓜昏倒!艾氏理论——你有啥不好意思承认的呢?说你暗恋你就暗恋了,你别给我狡辩,我这大奶还没计较呢,你撇清个啥?

    蜜瓜不由想起当年黄颜跟海外原创的那些男ID的纷争。那场纷争到底怎么燃起烽烟的,蜜瓜不知道。蜜瓜当时在应付考试,匆匆地翻了几个贴子,似乎是男ID们对黄颜的故事的真实性的质疑,怀疑哪里会有男人魅力如此之大,让女孩为他自杀。

    那个时代的黄颜理性而幽默,为自己辩解了几句,好像辩解不清,索性说黄颜是码出来的。

    蜜瓜对于艾氏的“致命的温柔”并无太大的异议,对于那么多女孩追一个男孩,也没什么异议——这个世界上魅力巨大的男人女人都有,否则就不会有偶像派明星一说了。

    但是蜜瓜经历了这种被指为暗恋的强制性说辞之后,开始对“万人迷”的说法存疑了——这万人迷的追求者究竟是真有其人,还是艾氏臆想出来的?她能臆想蜜瓜暗恋,那么就不能臆想别人追她的心上人?臆想的人,生活中网上,蜜瓜都见识过,不是没有的。

    艾氏在网上撰文说,“万人迷”多么英俊可爱,从小被人叫做小外国人,新疆人,人间人爱。OK,这在中国或许很正确,问题是她笔下的追求者很多是出国以后追的,美国“外国人”满大街跑,帅哥比比皆是,随便抓一个都不比“假外国人”差吧,咋这些女孩子就这么死心眼地吊在这么个“妾有意郎无情”的男人身上呢?甚至于嫉妒得开着外州的车跟踪情敌(貌似也是假想敌,因为黄同学似乎并不认识这位有情人),撞这位情敌。

    蜜瓜严重存疑,怀疑这是臆想天开。

    原来,“万人迷”可能是臆想出来滴。

    (抱歉抱歉,惊人内幕居然还没写到,看看明天能否到达目的地。)

  19. 酸瓜太让我失望了,越写越没劲,搞得我这反砸的都显不出水平来。

    酸瓜的第一篇吧,还提了个如雷贯耳的“民主自由”什么的,我砸起来也能高亢一些。

    酸瓜的第二篇吧,就变成八卦了,我都不好意思专门写贴来砸了,就放在跟贴里让大家开个心算了。

    酸瓜这第三篇,就更糟糕了。第二篇虽然八卦,但还算是一个新八卦,搞出了一个“艾米是会计”的新闻。这第三篇,不仅八卦,而且是炒剩饭。这个暗恋黄颜的事,酸瓜声明了多少遍了?还觉得不过瘾?还要再次声明?难道酸瓜不知道“此地无银三百两”的说法?

  20. 瓜说:“所以故事与知傻,是先有蛋还是先有鸡?”

    —————————————

    — 这么白痴的问题也好意思问?

    当然是先有知傻了,人家知傻都是几十岁的人了,而艾米在网上码字才几年,难道还能是先有故事?酸瓜是不是以为知傻都是最近几年才出生的人?或者以为知傻以前是跟艾米完全不同的人,就因为读了艾米的故事,突然一下就变成了知傻?

    “码字为知傻”有两个意思,一个是把“知傻”用作名词,回答的是“为谁码字”的问题。另一个是把“知”当作动词,回答的是“为什么码字”的问题。

    艾米码字,是为那些欣赏她的,而欣赏她的人,有可能是她已经在网上认识了的,她为她们码字(为谁码字);有的她可能还不认识,但她通过码字贴在网上,有可能会认识那些潜在的知傻(为什么码字)。

  21. “知傻”,在我看来就是个“同类”的意思。同类是一直存在的,不过有的已经认识,有的还不认识,艾米码字就是为这些人看的。但什么人是同类,不出声是看不出的,跟了贴子,说得多了,思想有了交锋,慢慢就看出来了。这个世界上人的种类太多,所谓百样米养百样人,不同人之间,有巨大差别,也有细小差别。如果是思想上的巨大差别,根本是两种人,像瓜同艾米,很快就会发现,很快就会冲突,很快就会分道扬镳。而WORLDING和艾米,有很多相同之处,也有分歧的地方,比如对待政府的态度不同,所以不谈政府就没事,谈起政府就分道扬镳。还有一些人,比如我,就越来越觉得艾米深得我心,跟我是同类,我就会坚定地支持她。

  22. 大顶友友好文!友友砸到点子上了!

    我相信某尾知道“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这个说法的词汇意义,知道“表子”的词汇意义在这里并不是“做皮肉生涯的女人”的意思,也就是说,她知道“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的词汇意义是“两头都想要”,而不是说歌儿是“做皮肉生涯的女人”。如果她那样认为,那她应该首先反驳这一点,而不是谈词的感情色彩。

    “两头都想要”里的“两头”是互相冲突的两头,而不是互相兼容的两头,也就是说,这不是德智体三者中顾两头,也不是语数外三者中顾两头,而是在“反艾”和“不反艾”两者中顾两头,具体来说,就是反了艾,还想艾米认为她不反艾,而是在爱艾,是在讲情义。

    正是我想说的!歌儿自称知傻这么久,对艾黄最基本的人生态度还搞不清楚! 这个”没有。。。没有”句式来评价她真是再恰当不过了!某尾举的“又要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根本风马牛不相及。

  23.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酸瓜一篇不如一篇,真佩服友友硬着头皮砸她那一地八瓜!

  24. 酸瓜的脸皮也真厚,意淫的本事也真高.艾米说你衡量标准不一致,说明你是个恩怨派,既然是恩怨派,那就跟艾米不是一类人,所以艾米老早就告诉你了:”我们不是一类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看我写的东西”.

    艾米的话,既没有任何不礼貌的地方,也没有拿谁当假想敌的意思,就是告诉你,你跟她不是一类人.亏得酸瓜一大把年纪,还以为有谁拿她当假想敌,难道瓜以为自己是ABC?真是叫人掉一身鸡皮疙瘩.

    如果艾米拿酸瓜当假想敌,那不是应该艾米一路找着瓜来闹吗?怎么总是酸瓜找艾米闹呢?以前瓜是找上艾园来闹,跑到海外原创去闹,现在是蹲在泥园闹,瓜总是不放过艾米,到底谁是谁的假想敌?

    ————————————–

    酸瓜:直到最近,艾氏才道出为什么当年对蜜瓜无礼——原来她认为她跟黄颜风格一样,蜜瓜说黄颜风格像萨克雷,是赞赏,而说她是狂想帮帮主,是讽刺。标准不统一,什么原因啊?是不是在暗恋黄颜帅哥啊?

    合着人家艾米同学把蜜瓜当假想敌了。

  25. 想像这样两个某甲和某乙争论的情景:

    1. 某甲:你是个表子。

    某乙(不是表子):你才是表子!你说我是表子,拿出证据来,不然就是污蔑!

    2. 某甲:你是个表子。

    某乙(确是表子):你为什么说我是表子?!你可以说我是性工作者,但你说我是表子,伤害了我的感情!

    很滑稽哈!再对照一下:

    3. 某甲:你是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

    某乙:你为什么说我“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你可以说我“两头都想要”,但你说我“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伤害了我的感情!

  26. 其实如果某乙真是表子,又正好自己对表子有成见(想立牌坊的那种),估计你不论说她是表子,妓女,还是性工作者,她都受到伤害了。伤害她的是这几个词的感情色彩吗?非也,恰恰是这几个词的词汇含义。

    如果某乙不是表子,那么她根本不CARE你说她是表子,妓女,还是性工作者,你怎么说都是污蔑诽谤。

  27. 这是艾米的原话:

    “在贴 > 期间,砸砖的比以前少了,但汉代蜜瓜这个曾经非常推崇黄颜的女人,跳出来反对我,被我叫她“不喜欢就不看”之后,变成了我的死敌,喋喋不休地砸砖,但我已经说了不理她了,所以不再反砸她。 ”

    艾米的话里哪里有说酸瓜暗恋黄颜?艾米也从来没说过读者可以随意理解一段文字,艾黄说的是读者无法看到你脑子里想的东西,只能从你写的东西来理解你,所以你写东西要尽量清楚地表达自己.

    而酸瓜刚好相反,不是从表达的东西来理解一段话, 而是随心所欲地乱加猜测.那就用得着”做贼心虚”这句话了.如果酸瓜心里没鬼,怎么会从艾米这句话里看出人家在影射她暗恋黄颜?

    可怜的瓜呀,就为了这点事,纠缠了艾米好几年,到现在还没有放手的意思,这又是何苦呢?本来你自己不说,也没谁觉得你暗恋黄颜,你这么天天讲,月月讲的,反而讲得大家都知道了.你本来是想洗刷自己的,但你总这么不能忘怀地讲啊讲,岂不是适得其反?

    ———————————-

    酸瓜:”原来艾氏在那里大言不惭地说——汉代蜜瓜原来很推崇黄颜的,因为她的缘故,所以如何如何——大意似乎在说蜜瓜原来在暗恋黄颜,因为她嫁给黄颜的缘故,蜜瓜因爱成恨(特此声明,此非艾氏原话,是从艾氏的言论里读到的话外音。按照艾氏理论,你写什么的初衷不重要,重要的是读者读到的是什么。”

  28. 一个词的感情色彩,既有客观方面的,也有主观方面的。对同一个词,不同的主体感受到的感情色彩可能有很大不同,就此辩论实在没多大意义。还是把精力放在理解好词语的词汇意义吧。

  29. 瓜又在信口开河,艾米的故事原来是朝发原创,晚发博克。

    而且“码字为知傻”也是后来改的名字,那时艾米的>已经写完,有很多“知傻”。

    这是艾米写的“艾园的历史”:

    艾园的历史不长,还不到一年,是飞星 1 艾米于 2005 年 9 月注册的一个博克,她在 9 月 18 日贴了艾园的第一个贴子 > ,为她写 > 做准备。 9 月 21 日,她贴出了 > 的序言,刚开始命名为 > ,是她在睡梦中想好的,后经网友 SAMBOSTON 建议,改名为 > 。

    > 在博克里贴了几集,就有网友建议贴到“海外原创”去,因为她们不习惯在博克跟贴,于是艾米改为朝发原创,晚发博克。大多数读者到原创去看,因为那里发得早一些,所以发在博克的只是一个备份,每天有几十个点击。

  30. “自己要做,但却不让人说,或者要求别人只能用某种方式说,这也太霸道了吧?”

    —-哈哈,这又搞成了——两头都想要了:)

  31. 这是黄颜,艾米合写的“码字为知傻”: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601&postID=4214

  32. 回复bbb~的评论:

    很生动的对话:)

    我实在不明白为什么歌儿会为这句话受伤害,艾米早就明白地说过了:”我只要用一句话,就可以把她推倒彻底反艾的阵营里去.”

    这不等于是警告过歌儿了吗?歌儿即便只是唱反调或者赌气,也不会为这个”又…又…”句型受什么伤害.而她的所作所为,等于是听见艾米说:”看,这里有一个坑,我打赌你肯定会跳下去”,于是她就跳下去了:)

    所以我就想,每次艾米说”有人看到我这句话又要跳脚了”,就肯定有人真的跳脚了:)

  33. 回复veronica的评论:

    谢谢你,我来艾园比较晚,有些事情要去查,以前都是问问艾黄,但现在他们很忙,只好自己查.你这一解答,就省了我很多时间.

  34. 我觉得EX-知傻可以这样设想一下:

    假如现在突然揭竿反艾的不是歌儿,而是我艾友友,那么你顺着这个路子想下去,你就会想象出一个非歌园人会怎么看待歌儿:

    设想艾友友现在在自己博克聚集了一批人批评艾米,你会怎么想?你是会认为艾米有问题,还是认为艾友友这人不地道?你是不是会想:别看艾友友平时跟艾米挺好的,好得象一个人,结果她居然在背后骂艾米,看来这人…

    再设想艾友友跑到小泥山博克,赞扬小泥山的文章比艾米写得好,你会怎么想?我看你马上就会跳出来说:看,艾友友就是这样的人!我早就说了…

    第三设想艾友友不仅说艾米的东西写得不咋的,还说自己从前瞎了眼,追捧过艾米,不过现在艾友友觉醒了,不再做SB追捧艾米了.你又会怎么想?

    你们要真是歌儿的朋友,就不应该闭着眼睛纵容她,看着她这样抹黑她自己.

  35. 这是瓜的“萨克雷”段子。说黄颜“细腻的感情描写”堪比“萨克雷”,“英国大文豪”,这还不是“推崇”?

    • 这种细腻的感情描写,跟萨克雷的《名利场〉中对 -惊鸿- ♀ 给 惊鸿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28 bytes) (243 reads) 2/28/05

    • 哪个傻克雷?不能把黄某比作一个聪明克雷么? -黄颜- ♂ 给 黄颜 发送悄悄话 黄颜 的个人博客首页 (0 bytes) (45 reads) 2/28/05

    • 呵呵,人家可是英国大文豪。。。 -惊鸿- ♀ 给 惊鸿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0 bytes) (45 reads) 2/28/05

    • 不要吓我,黄某好歹也有一张英美文学学士学位证书的。。。 -黄颜- ♂ 给 黄颜 发送悄悄话 黄颜 的个人博客首页 (0 bytes) (47 reads) 2/28/05

    • 嘻嘻,那应该说是与安徒生的童话有得一比吧。 -neutral.- 给 neutral.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0 bytes) (33 reads) 2/28/05

    • 还有一张世界文学硕士学位证书。。。 -黄颜- ♂ 给 黄颜 发送悄悄话 黄颜 的个人博客首页 (0 bytes) (41 reads) 2/28/05

    • 你没听说过?我读的是中文版。老萨据说是批判现实主义作家。 -惊鸿- ♀ 给 惊鸿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0 bytes) (39 reads) 2/28/05

    • 噢,你说伊拉克前总统啊?他还批判作家?他自己是什么人? -黄颜- ♂ 给 黄颜 发送悄悄话 黄颜 的个人博客首页 (0 bytes) (24 reads) 2/28/05

    • 还有一张装傻文学博士学位证书。。。 -与子成说- ♀ 给 与子成说 发送悄悄话 与子成说 的个人博客首页 (0 bytes) (32 reads) 2/28/05

    • 嘻嘻,同感同感~~ -淼- ♀ 给 淼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0 bytes) (43 reads) 2/28/05

    • 他就一扳着脸, 不懂幽默, 还自我感觉良好的傻克雷 -泡沫- 给 泡沫 发送悄悄话 创建自己的博客 (0 bytes) (33 reads) 2/28/05

  36. 艾老师太太厉害了。我刚看到那篇文章时心里挺高兴的,因为里面有点逻辑,用了论点,论据什么的看起来人模人样的,心想转这篇给艾园的高手们砸肯定很痛快。果不其然。 :)

    某尾应该继续写,让我们看精彩反砸。 :)

    佩服艾老师砸功!

  37. 这瓜一中年妇女,到现在选男人的标准还是就看长相?

    ============

    艾氏在网上撰文说,“万人迷”多么英俊可爱,从小被人叫做小外国人,新疆人,人间人爱。OK,这在中国或许很正确,问题是她笔下的追求者很多是出国以后追的,美国“外国人”满大街跑,帅哥比比皆是,随便抓一个都不比“假外国人”差吧,咋这些女孩子就这么死心眼地吊在这么个“妾有意郎无情”的男人身上呢?甚至于嫉妒得开着外州的车跟踪情敌(貌似也是假想敌,因为黄同学似乎并不认识这位有情人),撞这位情敌。

  38.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会不会是以前真的有人骂过她表子之类的话让她很受伤,所以后来每次看到或听到这个词就旧伤复发,不管这个词是怎么用的。

    猜测而已。警告那些想拿我这句猜测来说事的人,这个猜测完全是字面上的意思,我没有任何的影射比如:如果有人骂歌儿表子是歌儿不对。这世上喜欢吵架用污言垢语的人多去了。

  39. 我觉得艾米没有情敌,只有情友.如果她认为酸瓜喜欢黄颜,她会对酸瓜有种亲近感,就象她对唐小琳她们一样,因为当时黄颜是有个ABC的,所以艾米她们谁也不觉得她们中的任何人有希望,大家都是LOSER,没有竞争或敌对关系.

    以艾米对黄颜的了解,她非常清楚黄颜绝对不会喜欢酸瓜这种人,酸瓜文学知识这么贫乏,还在黄颜面前卖弄,正好是黄颜最讨厌的”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的人;别的写手一般都不批评其他写手,只有灌水的才爱批评写手,酸瓜大概是唯一一个爱批评其他写手的写手.

    如果黄颜会喜欢酸瓜这种女人,我建议把黄颜送精神病院检查一下:)

  40. 回复veronica的评论:

    酸瓜曾经解释她为什么不会暗恋黄颜:因为黄颜不是名人,比黄颜有名的人多了去了:)

    我觉得这些解释都很牵强附会,还不如不解释.

  41. 艾米说酸瓜纠缠的原因,是因为酸瓜是个恩怨派,这可能还才说对了一半.

    酸瓜的纠缠还不是一般的纠缠,而是每次都要扯到暗恋黄颜的事情上去,这个就引人深思了.按说如果你不暗恋,声明一次也就够了,因为艾米并没说酸瓜暗恋黄颜.这次风波,跟酸瓜不相关,但她又跳出来反艾,反着反着,就又扯到暗恋黄颜上去了,还不是这篇,老早就扯这上头去了.

    不暗恋一个人是DEFAULT,完全不用声明的,只有不是DEFAULT了,而又希望别人当成DEFAULT,才需要声明.

  42. 歌儿 评论于:2008-11-13 23:23:37 [回复评论]

    。。。

    至于做某党的“党*棍”,蜜瓜不是我看不起你,你要是真成了那个某党的“党*棍”,估计早就在我们伟大祖国飞黄腾达了,还在加拿大猫着干嘛啊?:))

    。。。

    --看看歌儿说的都是什么。这句”不是我看不起你“太能表现歌儿对政府的立场了。歌儿看不起蜜瓜认为她做不了党-棍,那蜜瓜要让歌儿相信她是个党-棍歌儿不是就看得起她了,那不就说明歌儿认为成为政府的党-棍是个让人看得起的事?! 如果这句话不能充分说明歌儿的亲政府立场,我不知道还有哪句话可以。

    估计歌儿又要为自己辩护了。打住打住。不是那个意思就别那么说。那么说了又怪别人理解错误烦不烦啊?!看来歌儿一点没长进。该读十遍“爱是谬误”。

  43. 小泥山 评论于:2008-11-14 00:13:37 [回复评论]

    这艾米同学,又要找新知傻,好听更多的知傻唱赞歌;又想要那些非知傻成哑巴。两头都想要,活得不容易啊。

    --看看泥大妈评的。这是两头都想要吗?:)新知傻不等于非知傻,提醒泥大妈一句。比如老西,算是个新知傻,这个新在于她是最近冒的泡。

    知傻欣赏艾米赞几句很正常,非知傻在艾园尽瞎说,为什么让那些非知傻瞎说让真知傻,艾园园主们努力忍受他们的瞎说呢?这不是两头,是两件事而已,是都可以要的。

    给泥大妈举个两头都想要的例子,加强对这句话的理解:

    泥大妈喜欢瞎说尽说白痴话,又想别人夸她聪明,泥大妈她才是两头都想要。

  44.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那是因为歌儿不懂”党*棍”不一定要在国内做,也不一定要是党员才能做.就象她人在澳洲,但她的思维习惯却完全是中国那老一套一样.

  45. 还有个不懂脑子的顶的。

    夏之虫 评论于:2008-11-14 01:25:55 [回复评论]

    这艾米同学,又要找新知傻,好听更多的知傻唱赞歌;又想要那些非知傻成哑巴。

    两头都想要,活得不容易啊。—-顶小泥山!

  46. 回复艾拳的评论:

    对小泥山没有什么客气可讲,她就是又要做表子,又要立牌坊,干的是上门捣乱的事,却要标榜自己是”扬善抑恶”.她以为她是谁呀?连什么是善什么是恶都不知道,还扬个什么善?

    她自己承认她见到政府作恶不管,她不敢同情支持六四受迫害的人,她不为国内弱势群体说话,她找借口为政府开脱,说政府的事也不是一天两天能解决的,意思是现在行动也没用.她这样的人,还扬善抑恶?

    成天做表子,还想立牌坊?等着她儿子那一代人嘲笑她吧.

  47. 谬误:以偏概全

    我没看到过艾园有人说过只要某人喜欢一本书就是一定是暗恋书的作者。当然mycereal有可能是暗恋萨克雷或曹雪芹(注意只是可能性),但艾园人没有这样影射过。 :)

    mycereal 评论于:2008-11-14 06:28:53 [回复评论]

    我看过萨克雷的《名利场》,也挺喜欢这本书,是否可以说我也挺喜欢或者暗恋萨克雷呢?我最喜欢的一本书是《红楼梦》,是否可以说我很喜欢或者暗恋曹雪芹呢?

  48. 我看小泥山写了这么几篇”在小泥山的日子”,大概也知道码字不是那么容易的了.她现在是借着艾米的名气才吸引了几个反艾的人来读她,但有几个是真正被她的文字吸引去的?都是去那里反艾的.

    她总是不服气艾米的文才,总以为她自己也能写得跟艾米一样好,声称”潜水的人里能写出山楂树的大有人在”,我看她说的就是她自己.

    我再在这里为她预测一把:她写一辈子也写不到艾米目前这个水平,更不用说艾米以后的水平了.

    她总以为所谓平等,就是人跟人水平一样,真是异想天开.

  49. 瓜同鞋:我们对你的暗恋史、明恋史、正恋史、畸恋史都不感兴趣,要揭艾米的盖头就正儿八经地拿观点出来,别老揭自己的恋爱史。

  50. 回复shenmo的评论:

    这也太此地无银三百两了吧。瓜好象怕别人忘记什么似的。:)

  51. 请问艾老师,下面这段话是谬误的哪一种啊?为什么?我,非外星人,bbb~那天热火朝天的讨论来着。想听听你的意见。谢谢先。

    “至于胡佳吗。他三十多岁了,没有工作,没有正当经济来源。还要问年迈的父母要钱。是个不折不扣的啃老族。荒唐的是,胡佳连自己都养不活,却以“环保”和“帮助艾滋病人”为幌子义无反顾地投身火热的“民运”事业。”

  52. 果果儿,我不是“为什么”,我是“什么,什么,你说什么?”,就是那些装聋作哑的人常用的那招。

  53. 回复shenmo的评论:

    给shenmo鼓掌,今天的反砸精彩!

    我越来越觉得你深得我心,和我是同类:)

  54.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果果儿,我觉得判断一个命题是什么逻辑谬误,把大小前提都写下来就比较简单了。

    这段话第一句是陈述事实,绕过不提,只说第二句。我是这么理解的:

    大前提:自己都养不活的人,投身民运事业是荒唐的。

    小前提:胡佳自己都养不活。

    结论:胡佳投身民运事业是荒唐的。

    这个推论的过程没什么问题,但大前提有问题,完整地说就是“因为一个人自己都养不活,所以投身民运事业是荒唐的”,但这两者之间并无因果关系,所以算做误判因果。

    你认为这一段是错误类比。关于错误类比的例子是这样的(仍然还原为大小前提):

    大前提:外科医生们在做手术时可以用X光片来作参考,etc;

    小前提:学生们考试和外科医生们做手术是类似的;

    结论:学生们考试应该可以用教科书作参考。

    这里的关键是小前提的类比出了错,所以叫错误类比。

    你说那一段话是错误类比,用不同情况的事做比较,那么类比的事物是什么,结论是什么呢?

    大前提:胡佳自己都养不活;

    小前提:胡佳投身民运事业;

    结论:胡佳投身民运事业是荒唐的。

    是不是少了点什么,不太fit in? 如果改成这样:

    大前提:胡佳自己都养不活是荒唐的;

    小前提:胡佳投身民运事业和自己都养不活类似;

    结论:胡佳投身民运事业是荒唐的。

    但我觉得原文没有这样的意思,反而是在用胡佳“自己都养不活”和“投身民运事业”做对比。你觉得呢?

    至于“以“环保”和“帮助艾滋病人”为幌子”那个,我们应该没有分歧,都认为是“井里投毒”。

  55. 回复bbb~的评论:

    哈,得补充一下,我说“这段话第一句是陈述事实”,是说第一句是个关于facts的statement,不是说是truth. Truth是什么样,我先存疑:)

  56. 回复bbb~的评论:

    说得很有道理。谢谢你的分析!

  57.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BBB~分析得对.

    有人说王昊轩的这篇文章是”春秋写法”,也就是反讽或者隐讳的写法,大概是因为国内政治条件不允许,所以他只能这样写.还有的说他是故意冒充五毛,写这样的文章,让大家来反驳他的:)

    不管他是什么写法,他至少讲出了一些有关胡佳的事实,让人们更好地了解了胡佳.我也希望胡佳能保外就医,能被允许出国.

    一个人的逻辑思维能力并不是突然一下从书上学来的,而是从小到大养成的思维习惯.有的人思维习惯正确,就不容易犯逻辑错误,也能看出别人的逻辑错误.学点有关逻辑谬误的知识,只不过能更加明确地分析出逻辑错误的类型.但思维能力本身往往是早就有的.

  58.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是啊。以前我看到不正确的意见就只能感觉不正确。学一些逻辑知识确实能帮助我进行比较准确清楚的分析。砸人用谬误分类对被砸的关系不大。对我个人来说我之所以这样分类砸主要是能让自己砸得更清楚些。

  59. 这篇写得太有意思了.叫个好先,再去看连接

  60. 佩服佩服, 有时间要仔细看多几遍.

  61. 又来一个造谣的,记录在案:

    ————————————————

    只偶尔冒泡泡 评论于:2008-11-15 19:33:13 [回复评论]

    今天本来不想冒泡的,可一看红豆豆和恢复的帖子,把我笑得哟,哈哈哈…

    红豆豆,你举的例子怎么那么形象生动呢?从边都挨不着的小事上升到理论的高度,他们的联想力真是强大理论水平真是高深!

    ——-

    果果儿说:在艾老师的教育下,我脱愚了

    SHENMO说:我也脱愚了

    BBB说: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脱愚了

    艾友友说,你们的反砸功夫越来越强,是真的知傻。至于WORDLING,红茶,阿贝之流,只能说是尿桶系,两边倒。

    ———

    真的??恢复小泥山博克,他们怎么这么具有娱乐精神呢?

    to hxz:同感同感。再次感谢小泥山为大家提供这么一个说话的平台。

  62. 这是谣言的原始作者:

    ————————————————-

    恢复小泥山博克 评论于:2008-11-15 11:20:14 [回复评论]

    果果儿说:在艾老师的教育下,我脱愚了

    SHENMO说:我也脱愚了

    BBB说:我越来越清醒,越来越脱愚了

    艾友友说,你们的反砸功夫越来越强,是真的知傻。至于WORDLING,红茶,阿贝之流,只能说是尿桶系,两边倒。

    是不是像传说中的?

  63. 死要面子活受罪的典型例子.

    ———————————

    歌儿 评论于:2008-11-15 01:43:27 [回复评论]

    听说艾米生了个女儿,这次生产还不是太顺利。我想了半天,还是去恭喜了她一下,虽然这给我‘两头都想要’提供了新的佐证,不过我真的不在意那些人怎么想我了。毕竟以前真心替她盼过女儿。生孩子总是好事儿。

    等她出了月子,怀孕啊,孕期荷尔蒙啦,就都不是问题了。希望那个时候,大家互相之间可以正常说话了,如果还是不能,至少也不会再有人拿这个说事儿了。

  64. 不懂法的典型例子.建议某瓜认真学习著作权法.

    不懂语法的典型例子.”遵守作者意愿”?你以为你的意愿是法律还是规章制度?别人需得”遵守”?

    —————————————————-

    声明:本文汉代蜜瓜原创,只发小泥山博客,任何别人不得转贴。实在想引用,只许给链接。请文明社会懂法的文明社会人遵守作者意愿,遵纪守法。

  65. 这位饼姐姐应该就是”我就是”.艾米对她的分析都被她自己一点一点证实了.

    如果她那时真的想制止这场风波,想不连累歌园的朋友,她本来是可以做到的,只要她出来说一声”这事是我不对,请你们不要怪罪艾米”,就一文事都没有了.但她始终没说这句话,只装得可怜巴巴的样子,没来头地叫大家别谈这事了,其结果是火上加油,让人觉得她受了欺负,很可怜,于是纷纷出来为她打抱不平,而她自己却呆在一边装好人.

    我劝饼姐姐还是把精力用在替自己的四川乡亲们打抱不平上吧,别把精力都用在对付艾米上.不然的话,又证明你当初关心四川乡亲是假仁假义.

    ———————————

    饼姐姐 评论于:2008-11-15 13:11:45 [回复评论]

    回复恢复小泥山博克的评论:真是这样说的吗?我都不敢相信!真的阿?

    哈哈

    这经历了艾米爱情的人果然不同凡响!牛!哈哈哈

    要想脱愚,请到艾砸园,要想认识到白痴这个词的重要性,请到艾砸园,联系人:艾友友!

    作人真的不能太艾米了!哈哈

    如果想作猪大大,请转贴此帖,转了后,你照镜子吧,猪大大一定会出现在镜子里的!真的,证明人:艾友友!

  66. 饼姐姐的贴,就没一个有水平的,除了废话,就是造谣,要么就是意淫.

    我转了你的贴,评了你的贴,砸了你的贴,我没成猪大大,反而是你那个”如花I”的题图成了你的形象代言人.现在提到你饼姐姐,只要是看到过你那挖鼻孔题图的人,谁的心里不是马上把你跟那恶心的形象联系在一起?

    自己丑化自己,还总意淫着丑化别人.明白告诉你,你这个小丑形象很难从别人脑子里抹去了.

    红豆豆都跟你倒了霉,号称有精神洁癖的”诗人”,欣赏的却是挖鼻孔的恶心形象,看来个人卫生方面不属于精神洁癖.

    挖鼻孔与精神洁癖,呵呵,强烈对比也是写诗的一种手段呢:)

  67. “西风辞职了”应该指的是那位帮某瓜偷网友IP的海外原创原班主.

    那时某瓜有关博克的”著名理论”是”邀约论”,大意是博主发了贴,就是对读者发出了邀约,就形成了社会契约,所以博主不能请读者离开博克.

    貌似瓜已经把自己的高论踩脚下去了,再也没提了.瓜也不到艾园来捣乱了.

    看来瓜还是在进步的.希望再过两年,瓜可以彻底GET OVER”暗恋黄颜”这个TOPIC.

    ——————————

    红豆豆 评论于:2008-11-15 10:52:12

    【激情燃烧地搞笑】2006-06-30

    黄激情解说原创艾米与汉代蜜瓜之争

    反击!反击!反击!唐妹妹立功了!唐妹妹立功了!不要给蜜瓜任何的机会!

    伟大的黄艾门的粉丝!他们继承了掌门人的光荣的传统,艾米、黄颜、海伦、在这一刻灵魂附体,其远更是代表了艾黄门能征善战不曲不饶的悠久的历史和传统!在这一刻他不是一个人在反击!他不是一个人!

    蜜瓜面对黄艾门的反击,她面对的是全文学城看热闹打架爱好者们的目光和期待!

    西风辞职了!西风辞职了!黄艾门获得了胜利,暂时击败了西风蜜瓜队!他们没有再一次停留在胜利的喜悦里,他们还想一举迫退寒昀!

    咄咄逼人的艾黄门!勇气毅力无比的艾黄门!小黄艾即将诞生!艾黄一统江湖!胜利属于艾黄门!!!!!

    ——————————-

    汉代蜜瓜 评论于:2008-11-15 11:44:33 [回复评论]

    回复红豆豆:

    哈哈哈,几年以后再看这个贴子,还是笑得前仰后合。

    如果让贾正经和668来写个这个故事,肯定也很精彩。

    不过我没找他俩帮忙,有时候他们太无厘头,会越帮越忙。

  68. 我也在到了艾园以后才脱愚的!谢谢艾老师,谢谢艾米、黄顔、唐小琳:)

    这个歌儿真是的!感觉怎么那么像酸帮菜!

  69.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不懂法的典型例子.建议某瓜认真学习著作权法.

    不懂语法的典型例子.”遵守作者意愿”?你以为你的意愿是法律还是规章制度?别人需得”遵守”?

    —————————————————-

    声明:本文汉代蜜瓜原创,只发小泥山博客,任何别人不得转贴。实在想引用,只许给链接。请文明社会懂法的文明社会人遵守作者意愿,遵纪守法。

    ——-

    西北ding一个!

    在那边净看到这样的东西。我记得那个瓜法啊法得叫得很厉害的,不由也去研究了一番,发现。。。

    友友老师既要普法,又要普语法,辛苦!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