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十年忽悠(56)

从第二天起,艾米就没再去跟JASON的班了,他已经把话说到这个地步了,还有什么脸面去跟他的班?她心灰意冷,感觉比ALLAN刚去深圳的那段时间还难受。那时只是因为见不到他难受,但心里还是有希望的,以为他会守住他的誓言,现在是彻底绝望了。

十一月底的时候,艾米意外地接到JASON打来的电话,说想请她和YOSHI吃顿饭,算是给她过生日,也算是向他们两个辞行。

“你要到哪里去?”艾米吃惊地问。

“我硕士毕业了,在D州找到一份工作,明年一开年就去上班了。”

这简直象是晴天霹雳一样,他毕业了,找了工作,要走了,什么都弄好了,才想起告诉她。她几乎要骂他几句了,但她控制住了,反而在心里骂自己,你以为你是谁?你凭什么骂他?为什么他去哪里要跟你商量?

她强作镇定地说:“噢?找到工作了?恭喜恭喜,那应该是我—们为你饯行,怎么好要你请我们?”

“别那么客气,你们现在是穷学生,而我马上去赚大钱了,还是我请你们吧。”

她试探地问:“这次聚会,你—-带不带—-女朋友去?”

“带。好,那就这样说定了,星期天晚上七点,我们在‘湖南’见。那家有酒牌,可以卖酒,我知道YOSHI也能喝几口,到时候我们喝个一醉方休。”

艾米有种预感,JASON这一走,肯定是石沉大海,她就永远也找不到他了,一个人一生中绝不可能有两次C大巧遇这样的机会,有一次就已经是很难得的了。

自从那次谈话之后,她就不再指望跟他旧情复萌了,只是想跟他呆在同一个地方,能偶尔见到他。如果连这点也做不到的话,那至少让她知道他在哪里,她就能想像他的生活,就觉得心里好受一些。连他在哪里也不知道了,那就彻底失去他了。她一想到“永远也见不到他了”,就觉得比死还可怕。

她去赴宴的时候,心情就象是去赴一个世界末日的狂欢,不知道到底是去狂欢的,还是去死的。她刻意打扮了一下,也不知道这有什么用,难道能凭这个把JASON的心挽回来?六点多钟,YOSHI开车来接她,她还抓紧时间给自己一些FINAL TOUCH,才上了YOSHI的车。两个人来到“湖南”时,见JASON已经在那里了,旁边坐着一个十来岁的华人小女孩。

JASON给她介绍说那个小女孩是SARA,静秋的女儿,刚说着,就见静秋走过来了,很热情地说:“艾米,还是那么漂亮,一点没变。”

艾米也很高兴看见静秋,她说:“你才漂亮,JASON不说,我简直不相信这是你女儿,看上去像你妹妹一样。怎么我在C大和C城的电话本上找不到你的名字?”

静秋笑嘻嘻地说:“我隐姓埋名了。听JASON说你来了一年多了?这地方有点老死不相往来,串门的少,所以一点也不知道你在C大。”

YOSHI虽然听不懂,也很礼貌地看着大家,谁讲话就看着谁。几个人赶快改口讲英语。

JASON给YOSHI和他自己倒了酒,也问艾米和静秋要不要来一点。艾米连声推辞,静秋也说呆会还有事,不能喝,三个女的就饮料对付了。吃了个把小时,静秋看看表,说现在得带SARA回去了,明天要上学,今天得早点睡。

静秋和SARA走了之后,JASON和YOSHI还在开怀畅饮,艾米觉得他们两个都喝多了一点。她从来没见过JASON这个样子,可能是因为要去赚大钱了,特别兴奋。她乘YOSHI上洗手间的时候问JASON:“你说你带女朋友的呢?”

“我带了,你没看见?”

“静秋是你的女朋友?还是SARA是你的女朋友?”

“都是。静秋不是女的?SARA不是女的?”

她笑了一下,问:“你今天怎么这么开心?把YOSHI都灌醉了—-”

“心疼了?”他笑着说,“没事,他能喝,再喝二两不成问题。”

“你怎么想到去D州工作,是不是你—-那个—-ABC女朋友在那边?”

他笑起来,说:“你太聪明了,什么都能推理出来。你真的应该去做私家侦探,就专门替那些怀疑丈夫有外遇的女人服务,生意肯定好。”

她原本是希望听到个否定的,哪知歪打正着,一下子就问出了她最不想听的答案,原来他真是到D州跟他女朋友团聚去的。她情绪更低落了,勉强熬了一会,就提议说:“我看今天就到这吧,你们两个都喝多了,再不能喝了。”

JASON帮她把YOSHI扶进车里,对她说:“他现在不能开车了,你开吧,小心一点。”

艾米担心地说:“那你怎么办?我待会来载你回去吧。”

“我没事,我先天性不醉酒。你来载我,我也得把我的车开回去。”

艾米把车开到YOSHI的宿舍后面停下,看看YOSHI,已经醉得象滩烂泥了。她摇他,他也不醒,拖他又拖不动,真是恨不得哭,在心里把这两个男人狠狠骂了一通。最后碰上一个住在那宿舍的男生,才一起跌跌撞撞地扶着YOSHI上了楼。

YOSHI的醉态实在难看,脸色通红,几乎成了猪肝色,嘴里不住地叽哩咕噜,不知道说的是日语还是英语,满嘴酒气,艾米几乎要扔下他不管了。但她强忍着,怕他吐,想找个什么东西可以接一下,找来找去找不到脸盆之类的东西,最后只好把YOSHI的不粘锅拿来放在他床边。

几乎是刚刚放好,YOSHI就开始吐起来,艾米捏着鼻子,扶着他的头,免得他掉进不粘锅里去,或者弄在床上。折腾了好一阵,YOSHI才算安静下来,沉沉睡去。艾米把现场打扫了一下,估计不会有什么问题了,准备回家去。

她很担心JASON,不知道他是不是也醉成这样了,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人照顾,也不知道他刚才开车有没有出问题。他刚才的样子好像没醉,但她仍然很担心。

上次JASON打电话来时,她电话上的CALLER ID显示了他的电话号码,她看了一眼就记住了,这时派上了用场。她拨了他的电话号码,听到他似乎很清醒的声音“HELLO?”

她说:“JASON?我是艾米,你—没事吧?”

“我没事,你们怎么样?”

艾米有点责怪地说:“YOSHI醉得很厉害,吐得一塌糊涂,下次可别劝他喝那么多的。”

“SORRY,”他抱歉说,“我不知道他—这么不经喝,不过你放心,不会有下次了。”

她听他这样说,更加肯定他此一去是会石沉大海的了。她问:“你—现在能不能来—-载我回去?我不想把YOSHI的车开回去,免得我明天又要来接他去我那里拿车。”

他好像不是很情愿现在来接她,商量说:“这么晚了,你—-还回去干嘛?”

艾米见他不肯来接她,只好无奈地说:“你不方便就算了吧,我自己开车回去。”

“你等着,我马上过来。”他问了一下地址,对她说,“我从他们宿舍大门那条路过来,你在LOBBY那里等着,很冷,不要到外面来,看到我的车再出来。”

她把电话放在YOSHI床边,怕他有急事要用。然后她关上门,下楼到了LOBBY那里,站在玻璃门后等JASON。过了一会,她看见他的车过来了,她拉开玻璃门,跑到外面去,他把车停在宿舍门口,从车里出来了。她看见他的脸色好像很苍白,可能还是喝多了一点。她抱歉地说:“对不起,这么晚把你叫出来—”

“没事,你来开车吧,我现在血液中的酒精浓度肯定是经不起检查的—,而且即便没醉,警察如果要我拼‘密西西比’,我也肯定拼不出来。”

艾米坐进驾驶室,JASON给指点了一下,她就把车开动了。他坐在前排,把座椅拉得很后,放得很低,几乎是躺在上面。艾米开了一会,就到了她的住处,但她不想现在就跟他告别,她想跟他多呆一会。她很快地溜了他一眼,发现他闭着眼,于是她没停车,一直向前开去。

他好像没发觉,由着她乱开。她瞟了一眼油箱的指示灯,几乎是满的,她放心了,反正C城不大,只要不上高速公路,怎么转也就在C城。她自己也不知道上了什么路,反正是漫无目的地乱开,一会左转,一会右转。她想,只要这样开着,JASON就不能离开他。她希望今生就这样开下去,她就可以永远跟他在一起。

车里放着一首中文歌曲,歌词一下攫住了她的心:

过了这一夜,你的爱也不会多一些
你又何必流泪,管我明天心里又爱谁
我的爱情有个缺,谁能让我停歇
痴心若有罪,情愿自己背

不让我挽回,是你的另一种不妥协
你的永不后悔,深深刻刻痛彻我心扉
可知心痛的感觉,总是我在体会
看我心碎,你远走高飞

一生热爱,回头太难,苦往心里藏
情若不断,谁能帮我将你忘
一生热爱,回头太难,情路更漫长
从此迷乱,注定逃不过纠缠

她听得泪眼朦胧,觉得每一句歌词都是为她写的。她让这首歌放了一遍又一遍,JASON一声不啃地躺在那里,不知道是不是睡着了。听了无数遍了,她问:“这—这是什么歌?”

“张学友的《回头太难》。”看来他没睡着。

“你—可不可以—给我翻录一盘,这歌词—-写得太—好了。”

“你就把这张CD拿去吧,我回加拿大那边再买一张。”他伸手一按,把那张CD弹了出来,在车里四处找寻能用来包装的东西,最后找到一个黄色的大信封,他把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把CD装了进去。

她问:“你要回—加拿大去?什么时候走?”

“就这两天,过完圣诞就要赶回来MOVE到D州去,一开年就上班了。”

“你在国内就有硕士学位,现在拿的还是—硕士,不觉得有点—-”

“本来是想读博士的,但是—-”

“因为—-女朋友,就放弃了?”她有点酸溜溜地问。

“嗯,”他问,“这算不算失去理智?”

她强忍着心痛,笑着说:“对别人来说,可能不算。对你来说,也就算是失去理智了。你—很宠她吧?”

“嗯,一切看她的意志行事,她说向东,我不敢向西。”

她想象得出他宠女朋友的情景,他现在把以前宠她的劲头都加倍用到那个ABC身上去了。她更加心酸,但仍然象个“过来人”一样建议:“那—你到D州去了就早点把婚结了,也好—-早点生几个小JASON。”

他很憧憬地说:“嗯,我奶奶早就急了,她说趁她现在还抱得动,赶快生几个,不然她就抱不动了。”

艾米觉得眼泪浮上了眼眶,已经有点影响开车了,她不敢用手去擦,只好使劲眨眼。但她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越让自己难受的话越想说出来,好像是在玩一个残酷的游戏,专门把自己的心拿在手里捏,不捏出血来不罢休。她说:“那以后—-我跟你—-还可以做亲家—”

“儿女的事,还是由儿女自己做主。”

他说话的口气,象个开明的父亲,好像他已经抚养大了一群儿女一样。她想到许多年后的情景,两个人都有了各自的家庭,各自的儿女,她的儿女会叫他“伯伯”,而他的儿女会叫她“阿姨”,她觉得心里好痛,痛得不想活到那一天了,恨不得把方向盘向旁边一打,让车翻到路外面去,两个人同归于尽。

她故作轻松地交待他:“婚礼的时候别忘了告诉我,我也好—-来向你们祝贺。”

他笑了起来:“我还有誓言约束的,还是你赶快结婚吧,免得老拖着我。”

她看他这样急不可耐的,心里很不开心,抢白他:“现在这种年代,结婚不结婚也没什么,你们肯定早就—同居了。”

“谁不是早早就同居了?如果两个人相爱,其实也不必过分拘泥于形式。”他指着左前方说,“前边有个加油站,开去加点油。”

她这才发现油已经用光了。

6 responses to “艾米:十年忽悠(56)

  1. 艾米原来非问个清清楚楚明明白白不可的冲劲儿哪儿去了?

    为什么不想讨个说法了?

  2. 小艾觉的自己已经被振出局了,问的资格早没了.

    又不想被JASON看太扁, 只好嘴巴上撑着点. 哎, 已经撑了一路了, 油都没了, 多不容易啊, 加满! 加满!

  3. 忽悠的点击率超过平凡事了。 不过不是因为你说的大家还是对HY感兴趣, 你对他的

    一片痴情感动了我们,所以心甘情愿地跟着忽悠。 这几天我的工作效率为零,如果

    暂时还没有完美的结局, 请给我们编一个吧。

  4. 艾米变得矜持了:)

    飞花~MM说得对,艾米有点死要面子活受罪.ABC大大打击了艾米的自信:)

    有的人是对HY感兴趣,有的是同情支持艾米,都令人感动.

  5. 艾园果果儿

    十年忽悠(56)文中英文翻译

    final touch:最后的整理

    caller ID:通话对方身份辨识 (指电话用户在接听电话前可以通过小屏幕显示打进电话的号码)

    hello:你好

    sorry:抱歉

    lobby:门廊

    move:搬

  6. 才明白为什么叫“黄颜”,黄颜祸水,哈哈~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