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十年忽悠(58)

第二天,艾米睡到快十点才醒,她去漱洗的时候,发现JASON卧室的门开着,人却不在里面。她以为他等不及,已经跟他奶奶出去了,她慌忙跑到一楼去,看见他坐在跟厨房连着的那个厅里看电视,见她下来就说:“起来了?我煮捞糟汤圆你吃吧,还有油条,当早餐可不可以?”

“非常可以,太可以了,都是我的最爱。我洗脸去了。”

等她漱洗完了下来,他已经煮好了捞糟汤圆,给她装了一碗,把油条也从烤箱拿出来,都放在餐桌上,说:“汤圆是有馅子的,咬的时候慢点,当心烫了嘴。”

她见他还记着她早餐最喜欢吃什么,心里很高兴,就在餐桌前坐下,问:“你不吃了?江阿姨他们都上班去了?”

“我吃过了,他们都上班去了。”

她想了想,说:“昨天做了一个怪梦—,梦见你—-扣子没解完就呜乎哀哉了。”她看见他似乎脸红了,扭头去看电视。她想,是不是他昨晚也做了这样一个梦?或者我那不是梦,是他真的到我房间来过?她一字一顿地说,“祸,从,口,出。”

但他似乎没反应,只说:“快吃吧,吃了我们好出去玩。”

她边吃边想,如果每天都能象这样就好了,就这么平平静静,安安逸逸地过一辈子,该是多么甜蜜。她不知道为什么以前老想着要轰轰烈烈,其实只要跟他在一起,无论是轰轰烈烈,还是平平淡淡,都是那么美好。但她想到眼前这一切美好的东西,对她来说,都象偷来的一样,只能是暂时的,而那个ABC才会永远地享受这种美好,她心里很不平,到底那个ABC有什么好的地方?为什么他会选择ABC?难道就为了一个美国身份?DAMN美国身份!

吃过早饭,JASON就带艾米和奶奶到外面去玩,先去看了CN TOWER,还买票上了顶端。后来奶奶说累了,JASON就把奶奶送回家,带艾米去“太古广场”玩。那是个华人购物中心,有很多华人开的店子。在里面逛的也多是华人,艾米到美国后还没见过这么多华人,简直觉得象回到了中国一样,份外亲切。

JASON在“太古广场”给她买了些牛肉干、鱿鱼丝、花生糖之类的东西,说:“磨磨你的老鼠牙。”

这几样都是她最爱吃的。他以前问过她为什么喜欢吃CHEWY的东西,她说她有一口老鼠牙,不经常磨磨就难受。她见他连她爱吃的零食都记得那么清楚,就很开心,不停地对他讲这讲那,讲得手舞足蹈。他帮她提着装零食的塑料袋,她就不时地跑过去抓几块出来吃。

艾米在JASON家呆了三天,他带她去了很多地方玩,也带她去吃了很多在C城吃不到的中国食物。艾米很喜欢吃“太古广场”楼上一家餐馆卖的牛腩面和一种白白的象发糕一样的东西,也喜欢吃一家上海餐馆的小笼包子,最喜欢的是“片皮鸭”,其实就是北京烤鸭。他见她很喜欢吃,就连着三天,每天买一只回来吃。

JASON把她的车洗干净了,又帮她换机油,他用两个有斜面的墩子把车的前部顶起来,就钻到车下面去鼓捣。她就蹲在旁边看,帮他递东西。她看他为她忙忙碌碌,觉得很亲切,很感动,老是想流泪,想对他说,“我们就这样过一辈子,好不好?”

但她不敢说,因为她觉得他跟她之间好像有一道不可逾越的鸿沟。他从来不碰她一下,连手都不肯牵一下。换机油的时候,他脸上沾了一点油污,她想用TISSUE帮他擦掉,他也赶快闪到一边去了。到了晚上,他更是躲避着她,既不在她房间多坐一会,也不邀请她去他房间。睡觉的时候,总是把门闩得紧紧的。有了这些东西做反衬,他白天的表现就只是象个一般朋友一样了,搞得她很郁闷。

第三天晚上,她怕他嫌她呆得太久,就装模作样地说:“我要到我姑姑家去了,我明天一定要走了。”

她指望他挽留一下,或者显出一点不舍的样子,但他没有,只说:“我明天送你一下吧,你—刚拿驾照,开车又毛毛躁躁,你有点什么事,我负不起责。”

他说送她,本来是令她很高兴的,但他又补那么一句,就完全是出于怕负责了。她赌气说:“你是我什么人?我的事为什么要你负责?”

“好大的脾气,听说日本男人是很大男子主义的,你这么大脾气,怎么跟YOSHI处得好?”

“YOSHI又不是我的男朋友,我跟他处不处得好,有什么关系?你那个ABC脾气不大?”

他说:“大哟,大得很,是个气枪,不过我是个棉花包,没事。”

她以为说了YOSHI不是她男朋友,他会对她热情一点,结果他好像没什么反应,还在谈他的女朋友。他有女朋友而她没男朋友,她觉得自己吃了亏,很没面子,好像他已经MOVE ON ,而她还在死缠着他一样。她改口说:“刚才跟你开玩笑,YOSHI也很棉花包的,他什么事都让着我。本来YOSHI叫我这个寒假跟他一起去日本,看看我未来的公公婆婆,但我怕回美国签证不方便,就没去。”

她想看他吃醋,如果他吃醋,她就赶快告诉他事实真相。结果他很热心地说:“那你其实应该去的,你现在博士没读完,肯定能签回来。听说日本很不错,有很多地方玩。我准备等我的加拿大公民办好了,就去日本欧洲玩一玩。”

她马上问:“你是不是—-想到日本欧洲去—-度蜜月?”

“又被你推理出来了,你真厉害。”

她满腔醋意地说:“你们—真浪漫,我也好想到这些地方去,可是我的加拿大身份不知道哪年哪月才能办下来。”

“日本公民出国也很方便,你结了婚就是日本公民了。”

她哼一声:“日本母民还差不多。为了一个身份结婚?你以为我像你吧—-”

他不以为然地笑了一下:“不为了一个身份结婚,但也不至于因为别人有身份反而不要别人吧?”

她更不开心了,她宁可他是为了身份才跟那个ABC搞在一起的。

第二天,JASON和艾米各开一辆车,到渥太华去,她在前,他在后。他说他跟她的车比较好,如果她跟他,她一定会为了跟车,乱闯红灯乱换道。两个人相跟着开到了渥太华,JASON不肯多停留,马上又往回开了。他叫她回美国的时候,先到他家,然后他跟她的车开回美国。

艾米住在姑姑家,老是坐立不安,虽然姑姑一家都对她很热情,但她一心盼望回美国的那一天尽快到来。临走的那天,她跟姑姑他们告了别,就沿着来时的路开到JASON家。

已经是下午了,但她建议当天就出发。她酝酿着:待会开不了几小时,就天黑了,就得住下。她跟朋友们出去旅游,大家都是尽可能少开房间,能挤就挤一屋,两男两女住一屋的都不罕见。现在就他们俩,住一间房就更是天经地义。等到她跟JASON住在一间房里了,英雌就有用武之地了,如果她穿上那件很多扣子的睡衣,在他面前晃来晃去,不愁他不动情。

两个人当天就启程开往美国,JASON跟她的车。她一路开,一路从反光镜里往后望,见他的车稳稳地跟在后面,就觉得心里很踏实。两辆车一路上不时地TALK一下。要换道了,她就提前打打灯,意思是说“弟弟,我要换道了”。JASON看见了,也会打打同一个方向的灯,好像在说:“妹妹,我知道了,跟着你呢。”她得意洋洋,在心里说,这才是现代的“夫妻双双把家还”。

开到傍晚,两个人在一个小镇停了下来。JASON 说:“我开夜车没问题,我经常是连夜开的,但你开夜车不行,我夜晚跟车也不好跟,还是住一晚,明天再接着开。”

她心中暗笑:弟弟,我把你卖了你还在帮我数钱。

他们找了一家旅馆,JASON说:“你在这里坐一会,我去开房间。”

她经常听说什么“到旅馆去开房间”,哇,这回总算可以亲身实践一下了。她记起他以前住她家的时候,在家长面前也是很害羞的,看来这些年过去了,他还是没变,象小孩子,一定要离开大人了,胆子才会大起来。她在心里说,弟弟,早知道一定要到了旅馆你才肯放下架子,早就把你骗到旅馆来了。

她想,今晚要是弄出人命来,那就好了。她在心里计算自己的周期,发现那天应该是危险期,她兴奋得要命,心跳加速,仿佛已经怀了JASON的孩子一样。她想象自己现在大着个肚子,坐在这里等老公定房间,待会还要撒撒娇,说开了一天车,腰酸背疼,要他为她按摩一下,而他肯定会贴在她肚子上听孩子的心跳。那一幕把她的眼泪都要感动出来了。

过了一会,JASON从旅馆前台那里走过来了,递给她一个开门的卡,说:“这是你的,308,我在309。”

她惊呆了,站在那里,觉得他好像猜透了她的心思,故意躲她一样。她麻木地跟在他后面上了楼,在她房间门前停下,却不去开门。JASON拿过她手里的卡,帮她开了门,把她的小行李箱也拿了进去,说:“嗯,还不错,进去休息一下,过一会我们下去吃晚饭。”

艾米看见房间里有两张QUEEN SIZE的床,忍不住跑到隔壁的309,气愤愤地问他:“你不知道一间房有两个床?”

“知道,他们没有一个床的房间了,只有两个床的。将就点,两个床就两个床,你只睡一个就行了。”他见她仍然是耿耿于怀的样子,又说,“实在不行的话,你上半夜睡一个床,下半夜睡另一个床。”

她生气地问:“一间房有两个床,你还要—-两个房间干什么呢?你这样严密地—-防范我,究竟是什么意思?难道我就一定会来—-侵犯你吗?你不要总是以为别人都在打你的主意,好像你多么有吸引力似的。切,大家都是有—主的人了—”

他棉花包一样地看着她,解释说:“你又想多了,根本没那个意思,要不,你就当我防范我自己吧,这样想是不是好一点?”

她见他这样说,又想到其实也有这种可能,他也许只是在防范他自己,那说明他仍然是能感到她的吸引力的,但因为双方都是有“主”的了,所以才严加防范。她低声说:“其实—-YOSHI并不是我的男朋友,我跟他—-什么也没有—-,我说他是我男朋友,只是想搞得你吃醋—-”

他看了她一会,说:“YOSHI是不是你的男朋友我不知道,但ABC是我的女朋友,我们还是—-注意点比较好。”

她幽幽地说:“你以为你那个ABC会为你守身如玉?”

“她肯定不会,ABC,你还不知道?很开放的啦。”

“那你为什么要为她守身如玉?”

他笑了一下:“我这也谈不上为谁守身如玉,只是—-觉得—-没那个必要,何必弄出些麻烦来?”

她见他这样坚决,知道这次是遇到柳下废了,赶快给自己找个台阶下下。她莞而一笑:“刚才跟你开玩笑,考验你一下。”

“考验我干什么?我又没申请入党。”

“是你那ABC是叫我考验你的,我跟她是好朋友,你不知道吧?”

“我想到这一点了,她是个疑神疑鬼的人,肯定是她叫你来考验我的。”

他这话把她说糊涂了,她想,难道ABC真是我认识的什么人?会不会就是甄滔?她建议说:“那你把ABC的电话号码给我,我好向她汇报一下你的忠贞不二。”

“我就算个忠贞不二?我觉得我算得上忠贞不一点五了。”

她哈哈大笑:“好好好,我就汇报你对她忠贞不一点五。把电话号码告诉我吧。”

他也呵呵地笑:“GIRL,你又在考验我,她不让我把电话号码给任何人的。你们这些小女孩呀,吃着碗里,护着锅里,霸着盆里,都是属州官的,自己忙着放火,还要时时提防百姓点灯。”

回到C大后,JASON把艾米送到她那栋楼前,停了车,从车里出来,对艾米说:“下次不要这样一个人乱闯了,太危险了。如果你以后这样不打招呼跑去找我,我会躲起来的。像你说的一样,我们都是有主的人了,这样一脚踏在过去,一脚踏在现在,是不会有什么—-结果的。忘了过去吧。”

她愣在那里,原来他心如明镜。既然他知道她的心思,还这样劝她,那还有什么可说的?她生气地叫道:“GET LOST!”

他钻进汽车,一溜烟地GET LOST了。

9 responses to “艾米:十年忽悠(58)

  1. 艾米,文中的”今天”你发烧了吗? 这章节三国听过后说什么?

  2. 艾米,这几天你可把大家给忽悠的不轻啊,嘿嘿;但认了!因为喜欢你的十年;温柔和平凡事我都从头到尾读过了,这三篇当中,不太喜欢平凡事,HY确实有不少关于爱情的理论,但真挚感人当数十年!加油!

  3. 的情节的确不够激动人心,不过我觉得是这几部里面最大气的. 而且比较牛的是把别人的心理写得那么透.

  4. ALAN/JASON 不是用心太良苦了吧?

    如此证明英雄过的了美人关,甚至是旧情人关,只有对心中爱人的忠诚!因为这样一来,艾米再也不会怀疑了,以后。

    俺要能当导演的话,就这么设计。 西西。:)

  5. TO 飞花~: 没发烧,这章节没讲给三国听:)

    TO 我爱红酒: 谢谢.

    TO 苹果虫: 拍黄颜马屁?

    TO 红酒: 把他想得太高深,太高雅了,他说他满脑子都是龌鹾东西:)

  6. To Emmey: 岂敢,岂敢—他是什么人,能随便拍吗? 不得跳出一堆JJMM地追着砸我?!

  7. TO 苹果虫: 尤其是某个部位不能拍:)

  8. EMMEY 腿长跑得快,第一个砸我的就是你,这不—砖都举起来了. 我闪! ^-^

  9. 艾园果果儿

    十年忽悠(58)文中英文翻译

    damn:该死的

    CN tower:多伦多电视塔

    chewy:有嚼劲

    move on:文中指放手了

    get lost:走开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