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十年忽悠(62)

小昆吻着吻着,手就伸到艾米睡衣里去了。但她没有眩晕或者酥软的感觉,反而一阵心酸,想到自己走出这一步,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脑子里突然冒出一句俗得不能再俗的话:“永别了,JASON”,眼泪就顺着脸颊流下来。

小昆似乎感到了什么,从她睡衣里抽出手,开了灯,见她满脸是泪,脱口惊叫道:“WHAT’S UP,MAN?”

艾米一听他那曲里拐弯的“MAN”,忍不住“噗吃”一声笑出来,小昆也很尴尬,跟着笑了几声,解嘲说:“我说怎么你的脸是咸的呢,还以为现在流行盐水美容呢。”他叹口气,“你这是何苦呢?我不过是说你应该忘记他,把自己的生活过好,我又没逼着你嫁我。你这么凄凄惨惨的,我有什么意思?”

艾米申辩说:“我—不是凄凄惨惨,我这是—高兴呢,真的,我们明天就去—-登记结婚吧,然后请JASON来—-参加婚礼,那他就知道我MOVE ON了,他—也可以—早点结婚—”

小昆说:“你以为这是黄继光堵抢眼,董存瑞炸碉堡?咬紧牙关一扛就扛过去了?这可是邱少云的干活呀,可能比邱少云还难受,邱少云烧一阵,就死球了,你可是要烧一辈子的。”

“我知道,我—都想通了。我不结婚,JASON也老是不能结婚—-,怪—可怜的—-”她拉拉小昆的手,“那—-我们—接着来?”

小昆笑了一下:“你—-真以为男人是电动玩具?叫下去就下去,叫起来就起来?情绪是很重要的,你刚才这一哭,把我人都哭—-软了。也真是奇怪,我跟别的女人做,根本不去管她爱我不爱我,跟你就不行。一想到你做这些,都是为了成钢,我就—-下不了手,宁可帮你去把那个什么ABC手刃了。可能我被你带坏了,也讲起什么‘性’‘爱’合一来了。不早了,睡吧,别胡思乱想了,也许还没到破罐子破摔的地步。”

第二天一早,小昆就起来了,往车里搬东西。艾米赶出去,劝他说:“你别去F州了,你这样赌气走,我怎么能安心呢?”

小昆说:“我哪里是赌气?我这不是起个党员的表率作用吗?我这就去摸索一下经验,看怎么把爱忘掉,等我成功了,我再向你传经送宝,帮助你提高觉悟—”

艾米知道是留不住他的了,只好说:“那你开车小心,到了那边给我打电话,如果那边不好,就赶快回来。”小昆开车走了,艾米提心吊胆,怕他因为心情不好,开车出事。一直到小昆到了F州,打了电话过来,她才放了心。

那年的夏季学期,艾米就开始修统计系的课。她发现JASON也在统计系上课,只不过比她上的课高级一些。他们两人都有一节上午十一点的课,两个人每次都是匆匆忙忙打个招呼,就跑到各自的教室去了。

有一天,JASON等在艾米教室外面,看到她来了,就对她说:“今天上完课了,我请你跟方兴吃午饭,介绍你们认识一样,以后你有问题可以问她。”

那天上完课后,艾米就跟JASON到学生活动中心旁边的一个快餐店去等方兴,过了一会,就看见一个年轻的中国女孩走过来了。远远的,JASON就告诉艾米,说那就是方兴。艾米看见方兴,暗中吃了一惊,因为方兴的个子和长相都有点象JANE,特别是那对水汪汪的大眼睛,极象。她不知道JASON意识到这点没有,她看了他一眼,他的神情看上去好像没什么异样。

JASON给她们两人介绍了一下,就问每个人吃什么,他好过去买。两个女孩点了自己的午餐,JASON就走到服务台前买去了。方兴问艾米:“你在修统计的课呀?准备拿个硕士?”

“嗯,英美文学专业找工作太难了。”

方兴说:“好多别系的人都在修统计的课,有点象前几年,大家都去修电脑的课。下学期,我也去修电脑的课。”

艾米有点不懂:“这两年—电脑已经不吃香了,你还修干嘛?”

方兴嘻嘻笑着说:“因为下学期JASON要教一门课,WEB PROGRAMMING,我想去修修。他以前修过我教的一门课,说我一日为师,终生为母。等我下学习去修他的课,让他一日为师,终生为父。你也去修吧,我们还可以一起做PROJECT。”

正说着,JASON端了午餐走过来,问:“讲什么呢?这么开心?”

方兴笑着说:“讲你的坏话。”

方兴跟艾米似乎很有眼缘,真是一见钟情,当场就交换了电话号码和地址,方兴还把她在统计系的办公室告诉了艾米,让她有了问题可以到那里去找她。

后来,艾米有了统计方面的问题就去问方兴。方兴有个ROOMMATE,叫唐小琳,艾米去了几次,跟唐小琳也搞熟了,三个人成了好朋友。不过唐小琳因为有男朋友,没有太多时间跟她们在一起,所以大多数时间是艾米和方兴在一起。处得熟了,两个人之间就有了很多GIRL’S TALK。

一天,方兴到艾米住处来找她玩,艾米洗了些葡萄,两个人边吃边聊。方兴问:“你以前就认识JASON,他在中国的时候有没有女朋友?”

艾米听她的口气,还不知道JASON和自己那段,决定还是不要说出来,于是说:“听说有,不太清楚。怎么啦?”

“只是想看看他是不是—-GAY。”

“你怎么会认为他是—-GAY呢?”

方兴推心置腹地说:“你不要告诉他我这样猜他,我怕他不高兴。我猜他是GAY,主要是他—好像从来没女朋友。”

“噢?可是我听说他有个ABC女朋友呢。”

“我也听说过,而且我还看过照片,但是—-毕竟没亲眼见过,有点—-不太相信。”

“你见过他那个ABC的照片?是不是一张侧面像?”

方兴说:“我看到过两张,一张是侧面的,还有张是他跟那个ABC的合影。如果光是侧面的那张,我是不会相信那是他女朋友的,因为在哪儿不能弄张照片来放在自己钱包里?但是那张合影—-,我就有点信了,你不知道那张照得有多—-肉麻—”

艾米想,怎么没听甄滔说过有什么肉麻的照片?“多肉麻?总不会是—-春宫照吧?”

“春宫可能算不上,不过也—太大胆了。照片上那女孩仰着头对他笑,而他—一只手搂着那女孩,另一只手就—-插到那女孩胸前的衣服里去了—-,真看不出他还会照—-那样的照片,平时看上去—-挺害羞一样的—-”

艾米觉得浑身发冷,如果说以前她还有百分之一的希望,认为那张侧面照是她自己,那现在这张肉麻的是绝对不会是她自己了。她跟JASON没照过多少合影,都是他为她照。有一两次她拉着过路的游人为他们两拍了合影,但都是她挽着他的胳膊,不要说他把手插进她胸前的衣服里去,他似乎连搂着她都不敢。他在人前是个很胆小的人,不愿意做公开表演。看来他跟这个ABC 是真的爱疯了,居然拍出那种照片。

方兴分析说:“如果他是个GAY呢,那张照片就好解释了。你说他以前在中国有过女朋友,那我就有点搞不懂了,是不是后来变成GAY了?GAY到底是先天性的还是后天性的?”

艾米说:“我也不知道,不过你管他是GAY不是GAY呢?反正你又对他没兴趣—-”

“我看你是个嘴紧的人,所以跟你说说,你不要告诉别人。”方兴见艾米点头了,就放心地说,“主要是我—有点喜欢他,应该说是很喜欢。我教他那年,就—开始了。我那时不好有什么—-行动,怕他以为我在利用我的权力,后来我没教他了,我—-试探过他几次,但他—-好像没什么反应,而且还说起他的那个ABC来了。本来我也就算了,但这次他回来读博士—-,我不知道他是不是因为—-我—”

“他说是因为他被公司LAY OFF了。”

方兴摇摇头:“我有个同学也在那家公司,我听我同学说他不是被LAY OFF的,是他自己辞职的。公司给他办了三年的H-1,早几天还在跟我那同学谈办绿卡的事,怎么突然一下,他就辞职了。你知道,C大的电脑也不算最好,他完全可以到别的学校去读,但是他—回了C大,他说以前在C大修过一些统计课,想接着修,拿个统计硕士。而且我同学说他们住一栋楼,好像从来没看见过他有女朋友。”

艾米觉得心里很难受,但她强忍着,想替方兴高兴高兴。小昆说得对,爱一个人,不能光想着问他要爱,而应该多想想你给了他多少爱。方兴长得象JANE,JASON一定对她有种特殊的感情,他对JANE的那一腔爱可以毫无保留地倾注在方兴身上。

她鼓励方兴:“我觉得很有可能,你应该—再大胆追求一下。他这个人—-在爱情上—-不够主动,推一下,动一下,但是如果你—-追到手了,他也是很—-宠你爱你的。”

方兴笑着问:“你怎么知道?是不是你当年这样追过他?”

艾米赶快否定:“没有,没有,我是他导师的女儿,就算我追他,他那样的人,也会顾虑这顾虑那,不敢跟我在一起。”

“你这样说,我倒是很相信。”方兴想了想,“我马上过生日,你可不可以做个主持人,请一下JASON?我一个人请他,他肯定是不会来的,但是我们好几个人请,他就比较大方一些。我们把唐小琳也叫上,这样人多势众,他就不会拒绝。”

过了几天,方兴把唐小琳和艾米都约到一起,商量她生日庆祝的事。唐小琳听了她的计划,没什么反对的,只是提出了一个担心:“JASON这个人,我知道,他只要有MORE THAN ONE女孩在爱他,他就不会选择任何人。我也—骚扰过他几次,但我现在有男朋友,不构成威胁。倒是艾米这样SINGLE的,肯定会有影响。”

艾米说:“你怎么把我也算进去了,我又没骚扰他—-”

唐小琳象看相一样地看了艾米几眼,说:“我敢打赌,你如果不是以前爱过他,就是现在掉情网里了。现在有你们两个人—-,我怕他不会选择任何一个人—-”

艾米急忙申诉:“谁说我掉情网里了?我—也有男朋友的—”

唐小琳说:“你有男朋友?在哪?你掉没掉进情网,我一眼就看得出来,嘿嘿,我是群众,群众的眼睛是‘刷’亮的。”

方兴的眼睛好像也被刷亮了一样,连声附和:“就是,就是,你肯定是掉进情网里了,你还不告诉我,你看我把什么都告诉你了,你这个人,太不够朋友了—-”

艾米说:“真的,我有男朋友,生日聚会那天我带给你们看,也带给JASON看。”

唐小琳嘻笑着说:“管他是不是你男朋友,带个人去就行。”

离方兴的生日还有十天左右,艾米不知道到哪里去弄个男朋友带到生日会上去,但她拿定主意要弄一个。她觉得自己经过小昆那番教育,真的是觉悟提高了。可能JASON就是象唐小琳说的那样,一定要大家都搞定了,他才能把自己搞定,那就成全他吧。小昆说得对,JASON也一把年纪了,一个男人,这么好的青春岁月都花在禁欲上了,实在是件痛苦的事。

她想来想去,想不出谁可以做她的男朋友。她自己系里没什么中国男生,别的系的男生,有过几个对她有点意思的,她也是早早就断了别人的想头,现在想一下子找个男朋友,就算自己肯厚着脸皮提这个要求,别人还不知道干不干。

她想,唐小琳说得对,其实也不必真的找个男朋友,请个人在生日会上混混不就行了?但是谁愿意这样去混混,谁又能混得不露马脚而且事后又不会夹缠不清呢?

最后她想到了一个合适的人选,是个美国人,中文名叫白瑞德。

One response to “艾米:十年忽悠(62)

  1. 艾园果果儿

    十年忽悠(62)文中英文翻译

    What’s up man?:最近怎么样,哥们?

    move on:脱离过去,奔向未来

    web programming:网络编程

    project:项目

    roommate:室友

    girl’s talk:女孩的谈话

    gay:男同性恋

    more than one:不止一个

    single:单身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