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1)

拥挤。

像沙丁鱼罐头吗? NO! 沙丁鱼罐头里的沙丁鱼是横七竖八躺着的,而公车里拥挤的人群全都是竖着的,更像一盒没开封的牙签。

一排黑色的人头遮住了车窗,看不见窗外的街景,公车仿佛是在暗夜里行驶。

随着公车的晃动,车厢里的人都整齐划一地晃动着,东倒,西歪,南仰,北倾。不时有人被踩了脚,如果是男人被踩,车厢里便响起对踩脚者母亲大人的问候,然后是踩脚者对被踩脚者母亲大人的反问候 -- 如果踩脚者也是男人的话。

女人的前胸被人狠擦,屁股被人猛挤,但没哪个女人为此问候擦者和挤者的母亲。

为什么?因为知道女人没权问候人家的母亲。如果有哪个女人胆敢问候一下谁的母亲,马上就会引来公愤:女人也骂人?真他妈的不要脸。

男人脚被踩,是可以公开的愤怒;女人胸被擦,则是必须隐忍的耻辱。谁的胸被擦,就是谁的耻辱,谁就被人占了便宜。一嚷嚷,就有更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耻辱就越大。不嚷嚷,就没人知道,没人知道,就等于没发生。

贺飘的脚被人踩了若干次,胸被人擦了若干次,屁股被人挤了若干次,但她都忍着没嚷嚷,她只祈祷公车尽快到站。

但公车仿佛正在暗夜里与道路做爱,摩擦,滑动,左冲右突,却丝毫没有高潮的迹象,就那么嘿咻嘿咻不停歇。 她能听见道路在低沉地呻吟,不是享受性爱的欢愉的呻吟,而是因为干燥摩擦痛的呻吟。

贺飘的左手抓在一根横杆上,身体被人群挤出老远,左臂都快扯脱臼了。她松开了左手,让自己成为一个自由立体,由四周的人群来界定她的立场。

前面和左右两边的人群都跟公车的嘿咻姿势保持着一致,公车东倒,人们绝不西歪,唯有身后的人们似乎有着很专一的立场。确切地说,身后不是“人们”, 而是“人”。

她现在已经能清楚地感觉到,身后紧贴着她的,是一个人的身体,而不是多个人的身体。

如何判别身后是一人而不是多人?只可体会,不可言传,挤过车的人自然知道个中奥妙。

她无法转头去看背后那个人是谁,但她能感觉到那人的身体坚定不移地紧贴着她,无论她朝哪个方向晃动,那个身体都跟她保持着同样紧密的距离,人只有在做爱做到高潮的时候才会跟另一个人保持那么紧密的距离,那是一种想融入对方合二为一的紧挤。

她再次伸出手臂,想去抓车上那根横杆,仿佛那根横杆就是她的救命稻草一样,抓住了就能逃离那人灼热的躯体。

但她已经够不着那根横杆了,仿佛那杆子突然升高了几十厘米,或者她的手臂突然变短了几十厘米,再不然就是她脚下的车厢地板突然漂移开了几十厘米。

背后那个身体挤得更紧了,毫无疑问是个男人。

如何判别身后紧挤着的是男人而不是女人?只可体会,不可言传,被男人紧挤过的人自然知道个中奥妙。

她的身体仿佛是块 CHEESE ,被一个灼热的躯体烘烤,正在变软。

而灼热的躯体与她的身体之间又冒出一个物体,一个更灼热的物体,顶在她的臀部上,她脑海里窜进一个词来:公车色狼 !

大脑不是应该一片空白吗?怎么如此五彩缤纷?赤橙黄绿青蓝紫,乱糟糟的搅和在一起。

在这一篇乱糟糟之中,她听到一个女人的声音在询问:这人到底是碰着女人就这样,还是对我才有的特殊反应?

身后那根火腿肠的主人附在她耳边悄声说:小姐,你的屁股长得真 -- 性感 ! 太让我情不自禁了 --

那人说着,就在她屁股上捏了一把。

她差点嚷嚷起来,但她不知道该嚷什么,是嚷“抓流氓”?还是嚷“你轻一点行不行”?刚一犹豫,嚷嚷的冲动就消失在脑子里那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里了。

脑子里一个面目不清的人振振有词地说:只有那些毫无姿色的女人才会大声叫嚷,无非是 要告诉大家她多么有吸引力。真正美丽有吸引力的女人,是不会嚷嚷的,她早就习 惯于异性被自己吸引得落花流水了。

是吗?那我应该属于美丽有吸引力的女人,因为我没嚷嚷,我的确是习惯于异性被我吸引得落花流水了,不是已经有好几个男人赞美过我的屁股了吗?但他们都是在男朋友的位置上赞美我的,像这样在公车上就情不自禁赞美起来的,似乎还是第一次。

车厢里不止一个女人,年轻的也不少呢,但她们的屁股肯定没有我性感,也许根本就没屁股。很多女人是没屁股的,要么是因为瘦骨嶙峋,腿像直接插入腰际的两根树棍,要么是因为腰肢和屁股长在一条直线上,看上去就像一块板,还有的在腰下两侧各鼓出一大团肥肉,那也叫屁股?简直就像是腰上横挂着一个衣架,专门把裙子向两边撑得开开的。

贺飘想到自己性感的屁股,心里涌起一股骄傲,小腹翻起一阵热浪。但她意识到现在正是这值得骄傲的屁股在给她惹麻烦。如果背后那家伙居然在公车上就 -- 真刀真枪干起来,那我 -- 无疑是应该叫唤的,因为 -- 因为不叫唤的话,背后这个公车色狼就会从心里认为我是 -- 愿意被人轻薄的了。

但是 -- 叫唤有用吗?如果背后那男人手里有凶器,会不会手起刀落毁了我的容?或者那人觉得好事被人打断,恼羞成怒,跟踪到一个没人的地方,将我先奸后杀,那好像更不合算。

脑子里面目不清的人又在振振有词:遭遇强奸,如果反抗没用,还不如闭眼享受。

但是 -- 很多人都不这样想,他们要求女人拼死反抗,宁丢性命,也不失身,丢命事小,失节事大。如果在公车上被人轻薄,那可能比在野外被人强暴还要耻辱。野外没人援救啊,失了身还情有可原,但公车上 -- 四周都是人 -- 你就不能嚷嚷吗?

嚷嚷的女人挨骂:没有吸引力。

不嚷嚷的女人还是挨骂:轻薄,下贱,浪荡,欠操。

他的手已经悄悄伸到她胸前来了,仿佛被挤得站立不住似的,一把搂住她的胸,两个手掌刚好按在她一左一右两个乳房上。

两手抢占滩头的同时,那男人还居然有功夫在她耳边很优雅地说了声:“对不起,太挤了。”

声音竟然是浑厚而充满磁性的。

色狼的声音不是应该猥琐不堪的吗?

混蛋 ! 你既然被我吸引,为什么不正大光明来追我,却要采取这种 -- 下流手腕?

下流手腕正在捻她的两个乳头,那是她全身最敏感的地方,就连她自己抚摸都会产生强烈的欲望,现在被一个陌生男人的大手捏得紧紧的,她遏制不住地冲动起来。

绝不能让这个流氓看出我的身体起了反应,贺飘拼尽全力大喊一声:住手 !

但她的声音像憋在篮球里的气,找不到地方冲出去,只能把篮球胀得鼓鼓的。一个大大的篮球胀在胸口,发疼。

没有别的武器,手脚都被挤得紧紧的,仿佛几只罪恶的大手正牢牢地抓住她的四肢。

她唯一的武器就是屁股,引起问题的是它,解决问题的也只能是它。如果她能甩动屁股撞向身后那男人,应该正好撞在他的命根上。考虑到那男人的身后肯定是人墙,没有退路,没有躲闪之处,一撞说不定能要他的命。

她收缩小腹,提胯向前,然后屁股猛力一撅,撞向身后那个家伙。

有人惨叫。

成功了 !

但叫声联绵不断,不是出自一个人的喉咙,而是出自粗粗细细、大大小小、高高低低、男男女女、各种各样的喉咙。

连锁反应了?命根子撞上命根子了?误伤?自残?

一片赤橙黄绿青蓝紫,不是脑子里,是车厢里。

翻车了 !

有可能吗?撅屁股撞了一下色狼,车就翻了?

脑子里一个面目不清的人振振有词地说:西伯利亚一只蝴蝶扇扇翅膀都可能震垮南极的千年冰川。

55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1)

  1. 沙发!躺下看

  2. 真的是落花流水!

    公车上,很多人都遭遇过这样的事情吧,赫赫

  3. 前排占座!

  4. 回复aa05的评论:不能分了,那我坐起来吧,你就可以坐了,赫赫

    我多好啊!赫赫,是不是?

  5. 看来这个故事跟以前的故事还真是很不一样呵:)

  6. 我就是大姑姑

    跟金嗓子,想得一样,跟以前的很不一样!

  7. 这个色狼很猖狂。我以前挤巴士也常遇到这些色狼,他们尤其喜欢在我打磕睡时下手,真气愤呢。这个故事的确很特别 :)

  8. 贺飘在做春梦吗?哈哈。 :)

    ZT: 看来这个故事跟以前的故事还真是很不一样呵:)

  9. 人老是模糊不清,莫不是在做梦?

    脑子里一个面目不清的人振振有词地说:西伯利亚一只蝴蝶扇扇翅膀都可能震垮南极的千年冰川。 —哈哈,这句话很搞。:)

  10. ZT: 看来这个故事跟以前的故事还真是很不一样呵:)

    说实话,要不是艾米写的,我肯定看了开头就扔掉了—-看得很压抑,不舒服的感觉—-可见我在艾园熏陶了这么久,还是对人不对文诶:)

    公车色狼我也遭遇过,不知所措。联想到对自己的孩子,一定要事先对TA教好,遇到什么情况应该怎么办。

  11. 包子终于出笼了 :) 谢艾米先。

    公车, 公车色狼。 可怕!

    象是作梦吧。

  12. 突然想到题目“梦里飘向你“,而且“声音竟然是浑厚而充满磁性的“,spring dream?? 梦到了某位心仪的男士了吧??哈哈,瞎猜哈

    真好,又可以跟大家一起灌水了:))

    楼下的大姑姑,你花衣服真多哈,羡慕。。。。:))

  13. 大大把色狼写得挺可爱的

  14. 山楂树下的无语

    有点像drunkpiano的风格哈!

    等着!

  15. “梦里飘向你”, 真的有点象梦哎…

  16. 写小说的人最不喜欢的就是被人指“跟某某的风格相似”,哪怕这个“某某”是诺贝尔文学奖获得者:)

  17. 回复bbb~的评论:

    没放弃,可能是期待后面会有所变化。

  18. 很多人遇到过公车色狼,可不可以帮忙分析一下公车色狼的心理?

  19. 也谈谈自己遇到公车色狼时有什么感觉?采取了什么措施?

    嚷了没有?

    如果嚷了,效果如何?

    如果没嚷,为什么?

  20. 如果觉得这是一个春梦,那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春梦?

    大家做过蠢梦没有?

    做过的可不可以描绘一下?

  21. 说吧说吧,让老黄一饱耳福:)

  22. 回复黄颜的评论:

    分析别人的心理,这不是黄老师的长项么。看你把老康分析的,那叫一个透澈。

  23. 抱歉抱歉,刚才那个贴里应该是“春梦”,不是“蠢梦。”

  24. 我只会分析老康那种憨包子。

    如果你们见到躲女人的男人了,可以叫我去分析:)

  25. 碰见过,倒是没见过这么大胆的。也就是用手似蹭非蹭,你想转头怒目而视,基本上人家的脸转到别处,跟啥事儿没有似的,萎缩男干的事儿,倍儿恶心。讲个好笑的,大学宿舍好友,有一头缎子一样的秀发,一次在公车上碰到一男(据说眼角余光判断是帅哥,至少希望是吧),站在她身后把鼻子埋在她头发里,朋友的第一个反应是,亏得今天洗头了。:)

  26. 鼻子埋在头发里,很温柔很崇拜的举动嘛!

    如果是我们艾米,肯定也会首先庆幸洗头了:)

    艾米在C大读书的时候,有次把衣服留在洗衣房里烘干,自己到学校去用功,很晚才从学校回来取衣服,结果衣服全都不见了,有好些条小裤裤和好些个罩罩。

    艾米大失其悔:怎么赶上今天来偷?我那些个小裤裤都是没牌子的便宜东东,这不让人笑话了吗?这以后哪怕是身穿名牌小裤裤,那盗贼不还以为我穿的是没牌子的东东吗?

  27. 同意主人公是在做梦,

  28. 回复黄颜的评论:

    做这样的春梦当然是喜欢这个‘色狼’了。

  29. 回复黄颜的评论:

    哈哈哈, 艾米太可爱了。 高人呐。

  30. 上公车, 遇色狼, 已经是很久很久的事情啦。已经记不得当时的反应了。 但依本人的个性, 应该不会大声嚷的啦。 因为我是一个很怕丑的人嘛。 试想车上的人一齐转头看我,我想我会比色狼还难堪。 要说,也顶多是提醒一下“别挤了”。

    但记得曾经有一次, 车上十分拥挤, 一个家伙居然“护”了我全程, 我下车后还跟了一大段呢。 后怕呀!

  31. 为什么女人被男人摸一把,觉得自己吃了亏;女人摸男人一把,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呢?

  32. 1。很多人遇到过公车色狼,可不可以帮忙分析一下公车色狼的心理?

    没遇到过 :(,没有真实体会。色狼应该都爱找年轻漂亮的MM吧。我想他们中的一些应该是在寻找刺激吧。

    2。也谈谈自己遇到公车色狼时有什么感觉?采取了什么措施?

    嚷了没有?如果嚷了,效果如何?如果没嚷,为什么?

    因为没遇到过,所以谈不了自己的感觉,也回答不上后来的问题。

    3。如果觉得这是一个春梦,那么为什么会做这样的春梦?

    大家做过蠢梦没有?做过的可不可以描绘一下?

    觉得这样的描写象个梦,带色的所以是个春梦。 :)

    等着看下集就知道为什么了。别着急。:)

    我年轻那会儿门牙都在时做过,现在做的都是白日梦。描绘嘛,那哪好意思啊。

    4。为什么女人被男人摸一把,觉得自己吃了亏;女人摸男人一把,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呢?

    是啊,为什么呢?从小三从四德,坚贞不屈教育的结果?女人摸男人是主动的,哪会觉得吃亏啊。觉得吃亏干嘛要主动摸呢?

  33. 唉,大白天的,开成人坐谈会还要求发言,还是等黑灯瞎火时再来回答吧。看来黄教瘦的课不好过啊,还是趁早drop 吧。

  34. 穿我的新衣服来报到了!

    我也碰过公车色狼。那次车上没多少人,我坐在车上打盹,被一个人一下一下的碰我的胳膊给碰醒了,懵懂间意识到某人正在用他的武器在我的胳膊上寻找快感,我那个时候虽然还没见识过那种武器的真实面貌,但至少知道那武器其实挺脆弱的,就不动声色的用胳膊肘捣了他的武器一下,然后他就离开了,至于是不是咬牙切齿还是龇牙咧嘴,我压根没抬头去看,随便吧,给他个教训就好。:)

    这篇很喜欢,期待下集。

  35. 好开心, 又看到艾米的连载了。

    公车色狼特别可恨! 记得上大一的时候有次周日下午回学校,乘高新线去浦口, 那天恰好人极多。 和艾米描写的状况有一拼!我身后有个家伙一直紧紧贴着我,记得到了东南大学时, 我想提前下车,那个家伙突然用极大的气力挤压我的大腿后侧面,用力摩擦,我拼命躲也无法移动,回头也看不见人,只是一个很近的脖子,还听得他呼呼的喘气。我骂道“滚开点!一边用肘狠狠磕他胸” 那个人默不作声, 继续挤,幸亏很快到了学校门口,很多人下车,我跟随人群跳下了车, 不经意甩手,一下子沾了好多黏呼呼的东西,一看身体侧面从羽绒服外套一直到裤子沾满了好多白色的液体, 像鼻涕一样。。。 恶心死了, 赶忙冲到学校换衣服。把衣服放到洗衣机里洗了好久。。。。(后来把那天穿的衣服全送人了, 以免引发不舒服的联想)这是我最郁闷的公车经历!

    谢谢艾米写的这个故事, 否则我以为我最倒霉呢。不过我可能还是最倒霉的, 人家别人似乎身上没沾上“恶心”东西。 唉~

    不知道各位姐妹们有什么好着对付这种下三烂!!

  36. 包子终于出笼了 :) 谢艾米先。 – zt.

    Best description for 公车遭遇色狼.

    Guess 贺飘 is in dream.

    A beatiful and braze friend once told me she stepsed very hard to 色狼’s foot with her high heel shoe one day

  37. 遭遇飓风了,停电三天。报到来鸟

  38. 我怎么觉得象我看过的黄色小说开头呢,呵呵

  39. 我也遇到过公车色狼,当时年纪还小不知道,男人那样会有快感,但是一个男人在后面靠着自己屁股上总是让人很愤慨的,幸好当时有人下车空出一个位子,我就坐下了,现在回想起来,不知道那人当时是怎么把自己的欲望压制下去的,或许他又去找下一个目标了。

  40. 我又来晚了。。。估计地下室都没地儿了。。。

    我也遇到过。第一次是很多年前了,在地铁里,高峰时间人特别多,我刚shopping完两只手都拎着塑料袋,这时候就感觉有东西在我臀部上蹭,我一开始以为是别人手里的塑料袋或者是其他拿在手里的东西不小心碰倒的,可过了好一会儿还在而且是不停游移的而且跟地铁晃动频率不符(不忍心冤枉好人啊),回头看了看,身后是个高大猥琐的黑人,因为靠的近只抬头看到他下巴。我以前听到类似的事,都是义愤填yin豪情万丈地“要是让姑奶奶我碰上了,就blah blah”, 可那天我特孬种觉得特害怕,几秒钟里脑子好多念头闪过,结果却只是又往里挤了挤,逃出了他双手范围。。。我的行为十分不符合我一贯性格,这件事至今是我人生一耻,现在我还经常在白日梦里狠狠骂/揍YA的。。。不知道是因为当时刚到国外英语不溜更别提骂人所以潜意识有点儿自卑呢(可这种时候怎么还顾得到这些)还是因为对方太高大给吓得。黄教授给分析分析吧。

  41. 辣妹子,你的遭遇让我想起那万恶的“旧社会”。

    那时教我们marketing的是一个满嘴黄腔黄调的老意。中国同学背后叫他黄教授(对不起,HY,同名不同人哈)。刚听他的第一堂课,就没见有几个女同学敢抬起头来。后来听说有老美MM去系里告过,教我们时还算收敛不少。

    后来听我一同学说,论文答辩时,女同学几乎都能pass, 男同学却有好几个要补考。碰到这种JS,真是让人尝尽了黄连的味道。

  42. 上中学时我和同学都遇到过。 我们就把书包垫在自己和色狼之间。

  43. 仙人掌王国

    哈!这样的色狼故事真的是很普遍的啦!关键是被害者的反应在各个年龄段是各有不同的……艾米的描写真神哦

  44.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唉,名不符实啊,太孬了。

    我们上学的时候也碰到过你所说的“黄”教授,是穆斯林已经有两个老婆了 – 据说允许娶四个呢。听说有的女同学为了考试能过,去他办公室套题,他的手有意无意就在人家大腿上了,被告过,但每次都不了了之了,估计她们套到题了也就算了。如果是男同学去他就要求请吃饭。可见人渣遍地是,不分文化种族宗教属世界现象。

    小风儿(breeze),你写得JS是做何解?

    另外,我觉得这个女主是在做春梦。我喜欢艾米的写实文风,尤其她对女人虚荣心的刻画真是丝丝入扣。

  45. 是做梦。

    鉴定完毕。

  46.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聪明的辣妹,js94教授啦。

    做梦也不太象,要不这梦也太有头有尾了。我做的梦经常东拉西扯,莫明其妙。有时明明刚做了个美梦,但要我描绘一下,又不知从何说起。

    我觉得艾米这故事象真的,只不过经艾米的生花妙笔,弄得跟做梦似的。

  47. 新浪留言: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d62450100b02t.html#comment

    评论 发表评论

    查看名片

    wenwen

    沙发!艾米姐姐“早晨”!

    (2008-09-16 22:38:17)

    博主回复:

    ()

    lily

    精彩!极欲知道后果。

    (2008-09-16 22:41:38)

    博主回复:

    ()

    lily

    我就碰到过汽车色狼。那时在北京读书,汽车上非常挤,有一个男人紧贴我身后,但

    因为挤得没地方挪动,也不能指责身后的人耍流氓,也许他是无意的呢?他就身子

    蹭来蹭去,这样过了几分钟,估计他已经“搞定”,他就下车了。

    (2008-09-16 22:47:18)

    博主回复:

    ()

    LILY

    此LILY非彼lily哈,期待下文!精彩!

    (2008-09-16 22:51:53)

    博主回复:

    ()

    人间草木

    好看!

    (2008-09-16 23:00:18)

    博主回复:

    ()

    会飞的紅豚

    艾米写的故事总是有一种吸引人的魅力。日子又有盼头啦!

    (2008-09-16 23:19:49)

    博主回复:

    ()

    查看名片

    红西子

    很多人应该有同样遭遇。

    (2008-09-17 00:53:39)

    博主回复:

    ()

    顺妞妞

    “像沙丁鱼罐头吗? NO! 沙丁鱼罐头里的沙丁鱼是横七竖八躺着的,而公车里拥挤的人群全都是竖着的,更像一盒没开封的牙签。”

    [真棒] [窃笑] 比得真妙!

    (2008-09-17 08:56:08)

    博主回复:

    ()

    查看名片

    家在齐鲁之间

    读了山楂树之恋,多谢您给我们的文化盛宴,写了一篇读后感在博客里,请您指证!

    (2008-09-17 09:45:50)

    博主回复:

    ()

    曾经沧海

    艾米的语言更加精彩了!太好了!!

    (2008-09-17 10:00:53)

    博主回复:

    ()

    查看名片

    tree

    艾米的文就是与从不同-顶.

    (2008-09-17 10:54:23)

    博主回复:

    ()

    铅笔

    小学5年级,就碰到过。北方,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衣赶公车放学回家,车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了,车上挤惨了,居然有人把手伸到棉衣里毛衣外搂着我的腰,差点没被吓S,终于熬到站下车了,谢天谢地。

    高中,夏天,穿着贞子那样的白裙子,留着贞子那样的长发,那时流行这个,挤公车。后面有个男的,个子比我高点,在后面蹭,最最奇怪的是,他旁边居然还站着女友,为此,我鄙视他们惨了,一对鸟人。

    大学,赶长途车去看外婆。车要过很多隧道,那里是山城。一个接一个的隧道,每次都过得我心紧。旁边是个中年男,一过隧道,就用手在我腿上蹭,特别恶心。后来,隧道结束,重见光明,司机停车加油,大家下车。该中年恶心男靠近我,摸出军人专业证给我看,好像看了就能证明他刚才的举动说得过去一样。

    上班了,也公开恋爱了,就有男友护驾了,公交状况也有所好转了,加上性子也爆了,遇到公车流氓的几率就不多了。

    艾米不写,我几乎忘了,生活中还曾与这号人共车共挤共站过。

    好故事~~~

    (2008-09-17 21:23:55)

    铅笔

    小学5年级,就碰到过。北方,冬天,穿着厚厚的棉衣赶公车放学回家,车窗外的天色渐渐黑了,车上挤惨了,居然有人把手伸到棉衣里毛衣外搂着我的腰,差点没被吓S,终于熬到站下车了,谢天谢地。

    高中,夏天,穿着贞子那样的白裙子,留着贞子那样的长发,那时流行这个,挤公车。后面有个男的,个子比我高点,在后面蹭,最最奇怪的是,他旁边居然还站着女友,为此,我鄙视他们惨了,一对鸟人。

    大学,赶长途车去看外婆。车要过很多隧道,那里是山城。一个接一个的隧道,每次都过得我心紧。旁边是个中年男,一过隧道,就用手在我腿上蹭,特别恶心。后来,隧道结束,重见光明,司机停车加油,大家下车。该中年恶心男靠近我,摸出军人专业证给我看,好像看了就能证明他刚才的举动说得过去一样。

    上班了,也公开恋爱了,就有男友护驾了,公交状况也有所好转了,加上性子也爆了,遇到公车流氓的几率就不多了。

    艾米不写,我几乎忘了,生活中还曾与这号人共车共挤共站过。

    好故事~~~

    (2008-09-17 21:23:55)

    博主回复:

    ()

    may

    小时候去看露天电影,有个大姐姐很泼辣,有人摸她她就大叫:“摸、摸、摸什么摸?

    摸也没用,你姑奶奶穿着裤子呢!”

    (2008-09-17 23:08:29)

    博主回复:

    ()

    flower

    啊,边个边个,楼上的第二个LILY,我改名了,把LILY让给你,我改为FL

    OWER。

    LILY

    (2008-09-17 23:10:50)

  48. 公车色狼,真是很可恶!

    我小学还是初中时就遇上过,自己先吓死。大学在北京,公车特别挤,色狼就特别多。后来,自己练得胆大了,就只要说一句“是谁那么贱?”,那人就不敢动了。我同学还要厉害,用别针扎公车色狼,嘿嘿。

  49. 回复黄颜的评论:“为什么女人被男人摸一把,觉得自己吃了亏;女人摸男人一把,还是觉得自己吃了亏呢?”

    前者,因为女人(女孩)是不愿意的;后者,一般女人是不会去摸男人一把,除非是性工作者。

    黄教授问这么弱智的问题,不觉得有损形象吗?

  50. 回复xiaowupo的评论:

    你真是个xiaowupo,一箭射中靶心。

  51. 回复艾乐的评论:

    首先,你说得太绝对,摸男人一把的女人,并不一定就是性工作者,完全可以是无意的,比如本来是去拿什么东西的,结果摸到了男人身上,或者看不清楚,摸到了男人身上,又或者把某个男人当成了自己的丈夫,摸到了另外的男人,等等,可以有很多可能.

    你只能考虑到一种可能,把话说这么绝对,已经是思维有问题的表现了,而你开口就说别人弱智,正好就是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

    我希望你自觉地离开艾园.

  52. 好吧,我承认“弱智”用词不妥,道歉。因为,从“几个人的平凡事”看,老黄是很懂女性心理的。

    我也承认我的定论有些绝对,但是我认为“摸了一把”这个词是有意的。

    如果,你把你的问题解释清楚一些,不是更好吗?

    你不觉得你的问题也有些绝对。是不是应该分无意的和有意的两种,还有这个男人和女人是陌生人还是爱人,那么答案就各有不同了。

    我的回答如下:

    有意的摸,爱人之间:两种情况女人都不觉得吃亏;

    无意的摸,陌生人之间:前者是吃亏;后者是尴尬;

  53. 回复艾乐的评论:

    既然“摸了一把”没加“有意”或“无意”做修饰语,就说明包括所有CASE,既包括有意,也包括无意,还包括有意无意之间。

    你读这句话,只向“有意”方向理解,而不考虑到无意,说明你思维片面。

    一个人不可能对每件事都了解得全面,但起码要认识到自己有可能理解得不全面,有可能遗漏了什么东西。

    指出了你思维片面,你不承认,反过来指责说话人没像你希望的那样修饰,说明你仍然没认识到你思维上的片面性。

    最后劝你一句,请别再在艾园发言了吧,我不想浪费时间再给你做什么解释。

  54. 写的实在太生动了。。。。经典!!

    艾米的故事开头一个比一个叫绝了。。。 :))

  55. 那时我在广州上大学, 几乎每个周末都坐很久的公车去姑姑家, 不用说, 在人多为患的广州, 是怎样的拥挤. 不过我没有担心过公车色狼, 因为觉得自己不会成为色狼涉猎的对象, 嘿嘿. 倒是很提防肩头挂的挎包, 一到人多的时候, 就抱在怀里.

    有那么一次, 好像被人无意中擦到敏感部位, 起了些反应, 过了一阵, 才反应过来是在被人吃豆腐, 不由得又羞又恨, 可是旁边有我的亲戚, 不敢被她看出, 只好忍住, 没敢声张, 只敢悄悄地挪过一边. 下车的时候, 很多人一起拥向车门, 正挤着, 就感觉到一只手从后面伸过来, 在我胸口抓了一把, 我差点气昏, 这人怎么这么得寸进尺的呢, 我一把摘下那只手, 拼命地挤出了公车.

    第二次, 也是兀今为止最后一次(不会再有了吧?), 那次一开始很挤, 我也没有什么警惕性, 就那样被钉在一个靠窗的座位旁边. 后来人渐渐少了, 车厢也空起来, 可是我还是被人那样挤着. 突然醒悟过来, 我推开后面那人, 转向车门边一个比较空落的地方. 谁知那人也跟了过来. 我背靠着一根横杆, 面对着他. 他竟然从下面伸出一只手指来, 戳向我的那个部位. 我盯着他, 恶狠狠地, 一边用手隔着下面. 那人一直低着头, 过了一会, 可能感觉到我的眼光, 他飞快抬起头溜了我一眼, 就撤退了. 他一边双手抓着头上的铁杆, 一边向车厢深处移去. 我准备舒一口气的时候, 没想到他在我吊在横杆上的那只手臂上啃了一口, 然后才溜了.哼!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