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10)

不是震荡型的,是手动的,自己控制。

没用过震荡型的,不喜欢那种野马脱缰的感觉,完全是自己跑自己的,跟你没关一样 --

我知道可以调挡,但是档是死的呀,二档就二档,三档就三档,哪里有自己的手那么随心所欲?想快就快,想慢就慢。

再默契的异性伴侣,也不会比自己更清楚自己的 BODY 。

FASTER!

换三档。不变的三档。一直的三档。

SLOWER!

换二档。不变的二档。一直的二档。

手动车 !

没开过手动车,都是 AUTOMATIC 的,车就叫 AUTO 嘛,当然是 AUTOMATIC 的好。

刚开始开车的时候,觉得车是车,人是人。车是主宰,人是奴仆。看着那个庞然大物,战战兢兢的,老想着如何摸准它的脾气,千万别摸反了。别说想心思了,开车时连听音乐都不敢,老担心脚踩错了地方。千万,千万,别把油门当煞车踩了。

后来?就人车合一了,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脚该往哪放。车轮就是我的脚,想叫它往哪走,它就往哪走。或者说我的脑子长在了车上,我想它往哪走,它就往哪走。

做爱能不能达到这种效果?

呵呵,那就很难说了,因人而异吧。

做爱是件很奇怪的事,可以说是最深层次的身体交流,但又是最浅层次的语言交流。

另一个人的身体,穿过空间,进入你的身体,你能感觉到他的形状、大小、长度、温度,那是真正“合为一体”的感觉,什么样的搂抱都不能达到那个深度。

但是你却不能跟他做深层次的言语交流。

你认为本届谁会当选美国总统?

嘁 -- ,你几乎可以听到他的身体跑气的声音。

如果你再探讨一下两位总统候选人各自的长处短处,他肯定歇菜。

这还不是什么深层次的交流,只不过是个“两害之中求其次”的简单问题。

谈技巧?谈技巧也不行。

我快不快?猛不猛?你有没有遇到过比我还快还猛的?

进入回忆 --

嗯,那个家伙,快倒是快,但 -- 都是蜻蜓点水,走马观花,敷衍了事,一味求快。不分轻重缓急,都是那个速度。单调,乏味。办事浮躁,漂在水面,不深入。花拳绣腿,不 -- 过瘾。

还有一哥们,猛倒是猛,但也太猛了些,咬牙切齿的,连哼叽都像是在骂人,哪里是在做爱?分明是在做恨。顶得人很不舒服,光想上洗手间。

做爱的问题,也是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

感情不能虚伪,虚伪了就影响做爱质量。

一夜情?当然有过,但那只是时间短,并不表明感情虚伪,在那一夜里,感情还是不虚伪的。

一夜性?也有过,无所谓感情虚伪,因为根本没感情。从来没从一夜性中得到过高潮。

DILDO 虚伪不虚伪?

DILDO 不过是个工具,谈不上感情虚伪,根本就不跟它感情,只跟脑子里的帅哥感情,那份情还是不虚伪的。

脑子里的帅哥当然不止一个,也不一定是外型帅,主要是身材帅,气质帅。我也不知道什么样的叫帅,凭感觉。感觉他帅,他就帅。

是的,想到他的时候比较多,因为他是让我高潮的第一人,也是我所遇到过的做爱做得最好的人,我跟他在一起,几乎每次做爱都会有高潮。别的人?呵呵,不瞒你说,大多数时候都没高潮。

为什么跟他分手?

他不想事情的,每天上学,做作业,打游戏,看中文连续剧,就很满足。跟我聊天的事都是柴米油盐之类的。学习一般。

我和他在一起只有在床上才快乐。但是人在床上的时间有多少呢?

我仍然能在他面前哭,他仍然是一声不响地看着我哭,但我知道那不是因为他能理解我,而是因为他万事不求甚解的脾气,既然他连中文电视连续剧都能忍受,他又怎么不能忍受我的哭泣呢?电视剧里该有多少女人哭哭啼啼 !

没有在他面前哭泣的冲动了。

回想起第一次在他面前哭泣时的感觉,恍然如梦。

想找个有耐心、忍功好的丈夫?先去租十部韩剧、十部港台剧、十部大陆言情片回来,每天播放。

能看完十部韩剧的进入第二轮

能看完十部港台剧的进入第三轮

能看完十部大陆言情片的 --

包嫁无悔 !

古老滞重的乡间小河,缓慢流动,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千篇一律,平淡无奇。

如果我退休后遇到他,也可能就和他过一辈子。但是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第一个就成为最后一个?

不甘心呀 !

我 -- 们分手吧?

眉毛上扬,眼睛里有一丝悲伤,但没有寻死觅活,也没有大打出手。

你不问我为什么想跟你分手?

想分手总是有原因的。

那你觉得我是为了什么原因?

我不知道。

你不知道也不问问?

也许你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想跟我分手。

没再伸手擂他,连抬手的冲动都没了。

真的走了,真的决定再也不去他那里了。

以为会听到他在身后砰地把门关上,然后像一头受伤的雄师,低声咆哮,冲出来,把我拖回去。

暴烈的场面。肢体的纠缠。前戏。

暴烈地拖上床,暴烈地撕开衣服,暴烈地做爱。

泪如雨下,求求你别离开我 !

两眼冒火,不准你再提分手 ! 再提我揍扁你 !

你喜欢暴烈的人?

NO ,但是爱情 -- 怎么说呢?爱情总是要有点 -- 与平时日常生活不同的东西嘛。

像每次约会完后回家那么平静。唯一的区别就是以后不会再到他那里去了,也不会邀请他到我这里来了。

挺好的。

是挺好的,但 -- 很不习惯。重新回到一个人的生活,仿佛从奴隶社会回到了原始社会。在一起,老夫老妻,波澜不惊。吃饭,看电视,三频道,或者五频道。晚了,睡觉吧。做爱,或者不做爱。进入梦乡。连梦都是波澜不惊。

我没说这种生活不好,身边很多人都是过着这样的生活。但是我才二十一岁,就要过这种退休生活?是不是太早了点?

想想一辈子就要过这样的生活,全身每一个细胞都在呼喊: NO!

分手第一天,感觉新鲜。生活就应该这样,不能千篇一律,死水一潭。

分手第二天,还行,逛街,跟女朋友出去吃饭,听她谈她的男朋友,心里浮现的却是他。

分手第三天,很无聊,看电视,想起他在电视机前开心的大笑,羡慕死,嫉妒死。没心没肺是怎样炼成的?

。。。

分手第 N 天, WONDER 他怎么没打电话来,他这几天在干什么?我的离去难道就一点没打乱他的生活?气愤。继续分手。

分手第 N+1 天,浑身的不舒服,好想有人给我一个紧紧的拥抱,趴在我身上,做爱。

身体真的会渴望的。

不会?那是因为你的身体还没觉醒。

46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10)

  1. 好看!最喜欢看艾米的心理描写。太传神了!比如:

    ”我仍然能在他面前哭,他仍然是一声不响地看着我哭,但我知道那不是因为他能理解我,而是因为他万事不求甚解的脾气,既然他连中文电视连续剧都能忍受,他又怎么不能忍受我的哭泣呢?电视剧里该有多少女人哭哭啼啼 !“

    ”进入梦乡。连梦都是波澜不惊。“

    顺便问一句,知傻们看中文电视连续剧吗? 如果看,都是哪几部?

    我最近一次看的是中国式离婚。看后感觉挺压抑的。之前看的是激情燃烧的岁月,那部好看,比较有趣些。好像年纪越大我就越看不下去纯爱情的连续剧了,比如琼瑶的。 :)

  2. “能看完十部韩剧的进入第二轮 ”。

    想起当年听说zsj夫人访问韩国时, 都大力称赞“大长今”。遂趋炎附势地找来看。看完第一级, 就急不可待地跳到第3集, 然后第5集,然后成等比数列第n集。。。直到看到酱缸变味了, 要找原因,一集找不到, 两集,3集。。。最后把我急死,干脆关机。

    可我们家对面的阿姨看得茶不思, 饭不想。看来真是“罗卜白菜, 各有所爱”。

    不过也有人说从”大长今“里学会了怎样做韩式小包子, 听说还恨好吃。

  3.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建议你去看看柳云龙演的“暗算”。

    qqxh,不许笑!

  4.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暗算讲的是什么?什么是qqxh? 它是能让我发笑的东东吗?

    记得有人建议过让柳云龙演老三我特意去查了查他的摸样。还看到这个电影(电视?)选段:

    看了后想到中国近代史的将领们有这么说话的吗?:)我看过一部记录片叫“China, a century of revolution”(六个小时), 里面有很多上个世纪的中国将领演讲,接受采访的footage。所有的人都有很浓的地方口音,讲起话来也没有一个人象video里面的两个人那样一气合成。:)

    至于刚才谈到的老三的人选,我觉得让静秋来选最好。导演可以把候选人的照片和录像寄给艾米,让艾米转交给静秋。试想有谁比静秋更能了解谁更适合演她的老三? 选静秋的演员也可以采取同样的办法。

  5. “哪里是在做爱?分明是在做恨”—-哈哈!每每被艾米的脑筋急转弯弄得乐不可支:)

    “既然他连中文电视连续剧都能忍受,他又怎么不能忍受我的哭泣呢?”—-那绝对是,我现在连春晚都有点忍受不了了:)

    中文电视连续剧没怎么看过,一点有限的业余时间都交给艾园和PBS了:)

  6. 回复bbb~的评论:

    中文电视连续剧没怎么看过,一点有限的业余时间都交给艾园和PBS了

    --握手。:)心甘情愿的上交。

  7. 我前段时间看了《士兵出击》还有《像花儿一样开放》都是当兵写的人的事儿,但后一部侧重爱情。手里还有《双面胶》和《乔家大院》一直都没看呢。

  8. 贺飘这个用连续剧来选LG的方法绝了,赞一下!

  9. 改一改下面我第一个跟贴的语法:关于连续剧,是都是关于当兵的人的事儿, 看见更新太激动都语无伦次了

  10.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风儿,看见你好开心,抱一下 :)

    我也有“暗算”去年回国时买的,一直都没看,不是很喜欢柳云龙,虽然他长得还行演技也不错,就是不投我眼缘啊。

  11.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贺飘这个用连续剧来选LG的方法绝了,赞一下!

    --想跟你讨论一下,希望你不会介意。我的理解是贺本人不一定想用这个方式选自己的LG. 她只是说如果想要找个有耐心、忍功好的丈夫,可以用忍不忍受得了连续剧的方式来判断。她本人不一定想要那样的丈夫。

  12. 这一段从新浪艾园转在这里,给我们阿贝同学看看,因为她的”直觉”告诉她,”反艾”是我的”御用”词语,但这个贴明白地表示”反艾”这个词在艾园是孤草首用,在孤草园是谁首用,我就不知道了,相信阿贝凭直觉可以查出:

    ——————-

    查看文章

    歌儿

    艾米,我还是忍不住来看你了。

    我听有个新浪网友在我那里留言说,我的文学城博客变成了反艾聚会厅。我想声明一下,我不‘反艾’,我尊重艾米和黄颜的要求,我看不惯的,我能咽的咽了,咽不下的回自己家说说看法,我没有到艾米门上来挑衅,因为我不想和那些故意来挑衅的人混为一谈。

    艾米不干涉我的活法,她不会因为我欢迎别人的不同意见,就视我为仇敌。只要我不到这里来试图改变她,她就不会砸我。在艾园蹲点那么久,这点道理我还是明白的。艾米一直说,如果不想挨砸,回你自己博客,想说什么说什么,她不会去指手划脚。艾米是这么做的,我也是这么做的。

    如果有人看到在我那里的朋友们的留言,觉得有道理,可以当成你自己的话来说,但请不要把我们的名字带到这里来,因为我没有要把那些话发到艾米的博客。在艾米的博客认识了很多朋友,我对艾园有很深的感情,跟艾米看法/活法不同,不代表我就要反她。我那里的朋友,有些也跟我一样,一直跟读艾米的故事和文章,有些是新朋友,不了解情况,有些喜欢艾米却忍不住总想改进艾米的人(比如小泥山),在艾米这里挨了砸,到我那里发两句牢骚,这些朋友我都欢迎。有些到我那里去的朋友,不了解艾园的风格,一定要到艾园来‘讨个说法’,我也劝阻过,我那里的很多朋友都劝阻过,比如hairycat, 但我从艾米身上也学到了,除了别干涉艾米的活法,也别干涉别人的活法,人家要来‘讨说法’,或者‘看热闹’,我阻止不了,也不会因此就和此人断交。毕竟我和艾米活法不同,我写博客,是为了交朋友排遣寂寞,不是为了申张正义,也不是‘码字为知傻’。我相信,艾米不会因为我那里有她的艾园不欢迎的客人,就因此把我当成反对她的人。

    艾米,如果我要在你的博客留言,我会登录,不会匿名发言。如果有人匿名以我的名义说话,我声明一下,这个人肯定不是我。我和艾米有些看法不同,但我不想被别人利用拿来当攻击艾米的工具。

    (2008-09-29 12:55:45) [删除]

    ———————–

  13. 在这场风波中,最让我掉眼镜的是子苏和阿贝.

    以前我感觉子苏跟黄颜的老姐AA05一样,是艾黄的”家庭成员”级的,她们一般不介入是非争论,但凡是有关艾黄家庭的事,她们都很关心很热心.她们可以很久不冒泡,但只要有了艾黄家庭的事,她们都会冒泡.

    这次风波,起先并没看到子苏表态,但后来终于看到子苏在孤草博克露面,并小小地表了一个态.最近在那边似乎又没看到她了.

  14. 阿贝让我掉眼镜的,并不是她在孤草博克发言,而是她的两个评论太不符合我对她水平的估计.

    第一个贴,就是那个”直觉”贴,她说她凭直觉就知道”反艾”是我的首用,因为我爱搞文革那套,而”反艾”的说法很文革(大意如此).

    这个就有点主观武断了,”反艾”这个说法,刚好是从孤草那里来的.艾黄从来不到孤草的(新)博克去,我也只去过孤草从前的博克,那时是为了转贴她的文章.这次小泥山事件,谁也没把孤草算在里面,是看到她去文学城意见区为小泥山呼吁,才知道她这么”主持正义”.

    艾米在意见区回了孤草一个贴,说”我从来不去你的博克干涉你”.即便如此,艾黄仍然没把孤草跟小泥山划在一起,也不知道孤草的博克有很多人聚集在那里砸艾.

    是孤草同学自己跑到新浪艾园发了那么一个贴,艾米才回复她.但艾黄从来就是从码字人的角度观察问题,所以艾米分析孤草现在两头都想顾着,说这样的处境最难受,如果孤草太难办,她可以用一句话把孤草推到彻底”反艾”的一边.

    所以”反艾”的说法可以说是孤草在艾园推广开来的.

    劝阿贝以后不要太相信自己的直觉.

  15. 阿贝另一个让我掉眼镜的评论就是对我那篇关于”唐朝游牧人”的贴子的评论,可能她并没看原文,只是听别人说我在贴子里提到了唐朝游牧人的父母,便认为不管怎样,都不该涉及别人的父母(大意如此).

    这个看法,我觉得是低于阿贝的水平的,应该是WORLDLING的水平,记得WORLDLING就曾因为HUMMINGBOY反击”一排脑袋”时提到对方父母而感觉不对头,批了一通.

    但HUMMINBOY使用的只是辩论的一种方法而已,是当一方提出一个荒谬的观点,另一方用一个对方肯定不能接受的例子来反驳对方,从而让对方(和大家)认识到对方观点的荒谬.

    比如”一排脑袋”那次的观点是人的体液有道德和不道德之分(“老康的不道德的体液”,大意如此),HUMMINGBOY便反击说”你也是你父亲的体液造出来的”,(大意如此).

    这并不是拿谁的父母说事,更不是侮辱谁的父母,而是用一个”一排脑袋”肯定不能接受但又包含在他自己的观点里的例子来反驳他,因为”一排脑袋”所说的人的体液里的”人”,当然包括他自己的父母这两个人.

    WORLDLING搞不懂这一点,不算希奇,但阿贝也搞不懂这一点,就大大出乎我意料之外了.

    我觉得以阿贝的水平,不应该不懂这一点,很可能她也被一点小小的私心蒙蔽了自己的是非观点.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在黄颜贴”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期间,我跟阿贝曾经就一些中国文化方面的问题发生过争论,而她这次的两个评论,显然都是冲我来的,而不是冲艾黄来的.

    无论什么时候,都不要让个人恩怨RUIN自己判别是非的智慧.

  16. 当然,WORLDLING这么”才华横溢”地一再出手,也是出乎我意料之外的,因为在我印象里,她是很爱护艾黄的,她作为”浅水员”出来发言,完全是针对我的.她公开声明过,如果转贴的是艾黄,她就不会反对,然后她自己检讨说她这是艾黄反对的”对人不对事”:)

    在评选年度图书的时候,她曾经在新浪网站反砸那些砸山楂和砸艾米的人,她也在百度那边反砸那些捣乱的人,她甚至跑到某瓜的博克去维护艾黄,但她那次因为没搞清楚情况,丢了一点丑,因为艾黄没砸某瓜,我跟唐小琳是砸了某瓜的,而某瓜只用了”某园”之类的字眼.

    她很诚恳地向某瓜做了检查,然后回到艾园”发脾气”,认为艾园的某些人干涉了某瓜的活法.那次黄颜亲自出面详细解释了”干涉他人活法”的意思,但显然WORLDLING并没被说服.

    那次我是在海外原创反砸某瓜的,而唐小琳是在某瓜向大家推荐那个并不安全的刊登照片的方式时,在某瓜博克跟贴告诉她那个方法不安全,请她不要向大家推荐的.这都不是干涉他人活法,一个是在公众论坛发言,一个是为了公众利益发言.

    很可能WORLDLING从那次事件中学到的不是正确理解”不干涉他人活法”的原则,而是对我的不满和对某瓜的支持:)

    这次她专门提到了我砸某瓜的事,认为我没有证据就批评某瓜为了点击登自己女儿的照片.我觉得她也是被恩怨蒙蔽了辨别是非的智慧,因为我对某瓜的批评,都是跟在某瓜自己的贴子下面的,我写的批评某瓜的贴子,都列举了证据.

    WORLDLING这次紧抓黄颜的”草坪”不放,显然已经不是专门针对我的了,大约觉得自己在主持正义.她一再提到”传谣”和”侮辱读者”,虽然她贴在小泥山和新浪艾园的贴子没有指名道姓,但对法律来说,只要被诽谤的人是IDENTIFIABLE的,你指不指名都一样.

    她的”传谣”指控,已经引来了那位”大使馆”工作人员的捣乱,这个连WORLDLING自己也承认了,而政府早有命令,任何人不得信谣传谣,在这样一个愚民满地都是,”爱国者”可以往人家父母门上泼屎尿的环境里,她一再指控艾黄(没点艾友友的名,只针对艾园)”传谣”,不知道这算不算”厚道”?

    艾园也登过那几个科学家解释校舍倒塌原因的文章,那是明显的造谣,但我们没看见WORLDLING同学义愤填膺地跳出来指责艾园传谣嘛?

  17. 把WORLDLING的”四根棒子”转贴在这里:

    ————————–

    1worldling 评论于:2008-10-01 11:39:21 [回复评论]

    FYI: 关于以下问题,请参考en.wikipedia.org中BLOG和FREEDOM OF SPEECH的定义及有关讨论,也许可以得到一些有用的INFO。

    1。博客是否私人空间(LIKE PRIVATELY OWNED HOMES AND THE LIKE),

    2。博客是否有权POST没有根据的传言及谣言而不承担法律LIABILITY,

    3。博主删除网友留言(污言秽语,人身攻击等等除外)是否侵犯网友的言论自由,

    4。博主是否有权对跟帖的网友污言秽语人身攻击。

  18. 这是有人把WORLDLING的”四根棒子”转到新浪艾园后,艾米给她的回复:

    博主回复:

    昨天在小泥山的博克看到这个贴,没好意思砸,因为你没贴到我的博克。既然你今天

    贴来了,我就可以理直气壮砸你了。不过不是在今天,今天我没空。

    如果在我砸你之前,你自己悟出自己思维上的毛病了,那就请想法告诉我,我就不

    公开砸你了。

    提示一下;你这里列的,只不过是某处的定义,但你要把这个定义APPLY到我身上,

    还需要一个中间环节。

    慢慢去想吧。

    (2008-10-02 20:36:02) [删除]

  19.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不介意不介意。同意你的看法,贺飘在说反话,否则直接嫁给眼前passed 连续剧测试的人得了,又何必分手呢?我是被逗乐了,调侃一下。

  20.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又自以为是了吧。看完再说。我就不信,我qqxh迷得神魂颠倒的老柳居然不入你法眼。

    回抱一个!

  21.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连qqxh是什么都不知道, 太不给面子啦。 “暗算”讲什麽?告诉了你, 还怎么暗算?自己去看吧, 别被暗算了就行。

  22.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啊?你在阿?太好了。我觉得他长得有点儿油,我稀罕清纯型。不过也许是应该看看再说,我妈极力跟我推荐的,哈哈,看来你们都是龙口粉丝哈?

  2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已经凌晨1点了,戏水时间到,我先撤了。

    NIGHT!!

  24. 看到我们的孤草又冒出这么一句:

    ————————–

    “歌儿按:Dr W这篇文章,我句句赞同,我愿意承当这篇文章的法人,假如Dr W愿意的话。”

    —————————

    很可能她并不知道”法人”是什么意思,但我相信DR.W一定会去查一下词典,弄清”法人”的意思.从这一点来讲,DR.W比孤草强多了:)

  25.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连qqxh是什么都不知道, 太不给面子啦。 “暗算”讲什麽?告诉了你, 还怎么暗算?自己去看吧, 别被暗算了就行。

    --问你就是给你面子。切,拐弯抹角的,咱不待见。这么不支持俺的求学心。白给你面子了。

  26. 我还以为孤草真的只在自己博客跟姐妹们“唧唧我我”,原来既有兴趣上文学城意见区力保小泥山,也有兴趣当法人。这么说她跟艾米还是有一点相同之处:为弱势民众呐喊,不过一个是为文学城里的弱势,一个是为国内的弱势。

  27. 果果儿,咱们两个愚民还是没有完全脱愚:我也不知qqxh是什吗意思。

  28. 回复shenmo的评论:

    :) 嚷嚷一句,有没有知道qqxh啥意思的指点指点?这儿两人巴巴地等着呢。嘀咕一声,总不是青青小河吧?

  29. 果果儿 你太聪明了,就是青青小河。咱们两个决定了,他们不承认也不行。

  30. 回复shenmo的评论:

    行,趁艾米和宝宝们睡大觉咱们把愚民进行到底。 :)

  31. 果果儿:愚民不进行到底了,再跟你嘀咕一句我就睡觉去了:

    阿贝是“跟着直觉走”的人,买股票请教她也许能赚钱。

  32. 回复shenmo的评论:

    “这么说她跟艾米还是有一点相同之处:为弱势民众呐喊,不过一个是为文学城里的弱势,一个是为国内的弱势。”

    我不认为歌儿是在为文学城里的”弱势”呐喊.

    小泥山和HAIRYCAT 一点儿也不弱势.TA们都能自己开博,都能在自己的博客里对艾米大放獗词,指指点点.如果不是因为HAIRYCAT 在艾园多次重复跟贴而坏了文学城的规矩,网管也不会封TA的IP, 再说封也就一天的工夫,现在都活蹦乱跳地在别的园子里,继续指指点点艾米,那里有一点儿失去言论自由的迹象.

    所以,在开博和言论自由等合法权利方面,艾米和TA们是平等的.

    如果你说的弱势是指各人所办博客的名气,那我认为艾园的名气是艾米天才加勤奋的结果.换句话说是艾米的能力强.在个人的能力方面,人和人是不可能有平等的.自己办不办得出有名的博客是个能力问题.那些人根本是无法企及的.

    我希望有更多象你我这样的人来爱护有才能的人,帮住TA们捍卫自身的合法权利不受侵犯.

  33.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嘻嘻,我也正想说这个:)冲到别人园子里指手划脚的人才强势呢,所幸艾米有自卫反击的能力,要不然就彻彻底底成了弱势任人欺负了:)

  34.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小泥山和HAIRYCAT 一点儿也不弱势.TA们都能自己开博,都能在自己的博客里对艾米大放獗词,指指点点.如果不是因为HAIRYCAT 在艾园多次重复跟贴而坏了文学城的规矩,网管也不会封TA的IP, 再说封也就一天的工夫,现在都活蹦乱跳地在别的园子里,继续指指点点艾米,那里有一点儿失去言论自由的迹象.

    --说得很好。其实帮艾米就是帮自己。艾米所争取的个人有个人合法的活法权利就是每个人的基本权利。如果这个权利被迫取消,人人都活在他人的监视督促下,那这个自由的世界跟监狱里有什么两样?

  35. 回复bbb~的评论:

    你还在呀? 我要撤了.早知道你在,我就不唠叨了,等你写出来算了:) 我好早点儿睡.嘻嘻…

  36. 回复bbb~的评论:

    你来了。是不是忙了一天要睡前忍不住再上来瞧一眼?

    我是歇了一天跟你打完招呼后要忙着睡去了。:)

    祝你做个波澜连惊的好梦。:)

    回头见。

  37. 谁在砸我?梦中都被砸醒,原来是zhuzhu2005、果果儿和bbb~三个家伙。

    砸的对,我的“文学城弱势”是指小泥山、HAIRYCAT不占理又写作能力差。因一时想不起合适的词,为了行文的对仗,胡乱用了“弱势”一词。而国内的是真正的弱势百姓。表达不清,容易引起误会,谢谢zhuzhu2005们指出来。

    随便赞一下zhuzhu2005回复rainlemon的五点,极有说服力。

  38. 顺便赞一下,不是“随便”,我很认真滴。

  39. zhuzhu2005: 你可千万别让我着急,知道我说不到你那么好:)Check QQH please.

    果果儿: 波澜连惊的好梦送给你吧,我这一把年纪的,就指望波澜不惊了:)

    shenmo: 很认真地赞一下你有错就认,知错就改的精神:)

  40. 回复shenmo的评论:

    ZT: 很认真地赞一下你有错就认,知错就改的精神:)

    我觉得你驱赶XIAO5的留言非常切中要害, 我很喜欢!(我们好象有互相吹捧的嫌疑,我还是打住吧:)

  41.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走神!你终于figure out 什么是qqix了, 奖你一大画饼吃。

  42.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互相吹捧”是好事呀, 要想让世界充满爱, 先得让世界充满“互相吹捧”。

  43. 回复shenmo的评论:

    “咱们两个决定了,他们不承认也不行。”

    听起来很有点屈打成招的意思哈。

  44. 回复breezebrook 的评论:我是在学愚民们的那招:打横说。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