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11)

轻车熟路。

还是那个乱糟遭的房间,像 homeless 的一样。感觉真亲切啊 ! 空气里都飘浮着我和他的气味。

自己提出分手,自己又跑回去?那 -- 像什么?

呵呵,干嘛要像什么?

想他,想他的拥抱,想他的吻,想跟他做爱。于是,就回去了。

就这么简单。

他也简单,不吃惊,不盘问,不抱怨,不责怪,好像我们早就说好前几天不见面,今天再见面一样。

吃饭。没看电视。躲进他的卧室里,做爱。

小别胜新婚。

古老滞重的乡间小河,又流了回来,缓慢流动,没有波澜,没有起伏,千篇一律,平淡无奇。

吃饭,看电视,三频道,或者五频道。晚了,睡觉吧。做爱,或者不做爱。进入梦乡。连梦都是波澜不惊。

我们没有一点思想交流 !

你要怎样交流?

我要 -- 思想交流 !

我们这不是思想交流吗?

这不是 ! 你-- 就知道看电视 ! 看个港台连续剧还那么带劲,哈哈笑 --

那你想看什么电视剧?

我不想看电视剧 !

那你想干什么?

我想 -- 跟你分手 !

又分了手,又是第一天,第二天,第 N 天,第 N+1 天。。。

又自己跑回去了。轻车熟路。老马识途。

想他,想他的拥抱,想他的吻,想跟他做爱。于是,就跑回去了。

就这么简单。

简单的分分合合,不记得有多少次。

他烦不烦?

好像不烦。

你来了?请坐请坐。你走了?不送不送。

他脾气好?是的,他脾气好。没有什么追求的人,脾气都很好。发脾气都是因为追求没达到,追求越多,脾气越大。什么都不求,什么都不想,怎么会有脾气呢?

他是 F1 ,来美国读书的。几个兄弟都是 F1 ,都是来美国读书的。不过他们不象大陆来的人,大多是出来读硕士博士的,他们都是来读本科的。

怎么能出来读本科?我就不知道了。也许印尼人出国比大陆人容易。也许哪个国家的人出国都比大陆人容易。

店里有好几个老板,其中一个是香港人,叫 BENNY ,每次我们去做客, BENNY 都开玩笑,飘,跟他结婚吧,结了婚他就能拿绿卡了。

感觉很不好。

如果他跳起来声明他跟我在一起不是为了绿卡,我会觉得他虚伪。

如果他跳起来承认跟我在一起是为了绿卡,我会觉得他俗气。

他没跳。他笑。不置可否。

他从来没提过结婚的事,如果他提,我肯定会答应,我会跟他结婚,我会对自己说,我本来是不想跟他在一起过这种老夫老妻的平淡生活的,但为了他的身份,我只好嫁他,就当是帮他的吧。

老了,我会对儿女说,其实妈妈以前并不想嫁你爸爸,是为了帮他拿绿卡才嫁他的。如果不嫁你爸爸,你妈妈肯定能找个比他强十倍的人,不过 -- 那就没有你们了。

人活一辈子,干啥事都得有个理由。没理由,就不能说服自己;不能说服自己,就活得不安心。

有时候,一个人不想干某事,只是因为缺个理由,对自己没个交代。

他没提结婚的事,我没有跟他结婚的理由,我对自己没有一个交代。

不跟他结婚,我对自己至少有一个交代:他不是我理想的丈夫。

理想的丈夫?理想的丈夫是什么样的?

我不知道,我对男人太不了解了,他是我的第一个男朋友。

我的生活里缺个“父亲形像”。我爸爸总在外面忙,从来不管我们。我从小到大没有太多温馨的家的感觉,而且好像还有些惧怕那样的感觉,从来不喜欢生日派对之类的事,或是过圣诞节大家互送礼物,觉得特无聊,又浪费时间,认识的人有些绞尽脑汁想怎么花最少的钱买最好的礼物;我爸更逗,有一年圣诞节,他用普通的小信封每封包两颗大白兔奶糖送给同事。

( 大白兔奶糖 ! 没把你爸那些同事毒死吧? )

( 哼,两颗,毒死谁呀? )

还有一次在车里,他开车,我坐他旁边,车开在最左线,在红绿灯停下来,左边有个 homeless 站那要钱,他拿几块COINS,摇下车门,想要给那人,看到那人伸过来的黑乎乎的手,他老人家就那么一扔,钱都撒在地上,把那 homeless 气的。 我当时特怕人会扇他一耳光。

还有一次在一水族馆,在一个 hands on tank lab, 有一种鱼叫 stinger, 黑黑的背,长长的尾巴,看肚皮象个胖胖的小鬼 :) 。人看到 stinger 游过来,都在很温和的轻轻触摸它的背,我爸可好,过去抓著那长尾巴就往上提,我在旁看到惊呆了。

我妈说我爸性方面不行,这辈子才做过几次,每次都很快结束。

但我爸却在网上看黄色东东,结果机器当掉,还是我弟修的,告诉我弟媳,我弟媳告诉我的。

我觉得挺恶心,发誓绝不找他那样的丈夫。我的丈夫绝对不要和我老爸有一丝相似处。

我妈挺好的, 任劳任怨,善良,我能感觉她的爱,如果在中国,她应该比这里过得好。虽然她没我爸的文凭高,但她的 common sense 比我爸强不知道多少倍,也比我爸自然很多。我爸在外面对人都是堆著笑的,在家毫无温情可言,我上学时他唯一关心的是我成绩好不好,工作了唯一关心的是我升没升级,现在就管我的个人问题,以我这么老还没婚为耻。

如果我必须跟这样的男人过一辈子,我会早早就死掉的。

他不是我爸那样的人,但也不是我理想的丈夫。

三年,不记得分了多少次手了。

有一次他生气了,因为他到学校去找我,而我去了一个 PARTY ,他等了我两小时 ( 那时没手机 ) ,没等到,就走掉了。那天晚上他没接我电话。我第二天打电话给他也没接。

原来他也是有脾气的。

过了几天, 我去他家,做了爱, 他又好了。

最后一次分手,他哭了,我也哭了。

过了半年,我回去找他,他已经有了一个女朋友,是 BENNY 介绍的,听说两人挺好的。

那女孩该性福了:)

身体仍然会渴望,但不能回头去找他了,因为他已经有了女朋友。

心里有点失落,但不是太失落。

他的脸上经常会长出大粒的红豆子。他没有追求。他爱看言情电视连续剧。我们没有思想上的交流。我们只有在床上才快乐。。。

可以很容易地说服自己。

身体很失落,于是学会了自足。

我通常性趣来了会挑逗自己一番,我的乳头很敏感,通常轻轻抚摸性趣就上来了,再自己在脑子里编些黄色片断。

比如一个性感但保守的女生在教室里坐着听课,凳子被她后面的男生挖了个洞,男生开始骚扰她,从下到上等。

或一性感女的在空旷地上走,一个男的一上来就撕她的衣服,她开始反抗,到后来享受到性福就从了 , 但男的又不给了 , 她求他 sex, 后来真做了,她荡得要命。

我轮流演女的,或男的。。。然后抚摸 clitoris, 知道快高潮了,就放 dildo 在里面,就能很明显感到 G 点 ( clitoris 没充血我感觉不到 G 点),硬硬的一块,压著特舒服,感觉很 attractive, 这时抽插 dildo 是最好的 , 时不时再抚摸 clitoris, 通常很快就死了。。。

小死。 LITTLE DEATH 。

极乐与死亡,原来是这么相近。

极乐,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享受。

死亡,也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灭亡 。

53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11)

  1. 又一名“自杀型勇士”,这位HAIRYCAT以“替天行道”的姿势出现,貌似来替“如花I”打抱不平,结果手段却完全是“自杀式”的,重重复复发同一个贴,甚至在同一个帖子里也重复同一段落,结果被网管封了ID。但这位仍不接受教训,不仅“自杀”,还鼓励他人“自杀”,把“恶心”当作一种武器,这不是害己又害人?

    唐朝游牧人的两个大粪贴已经害了孤草,HAIRYCAT也以闯进别人博克重复发贴害了孤草,因为孤草支持这两人,尽显其为了反艾不择手段的本色,让大家看到一个只讲恩怨的人可以LOW到什么地步。

    看来这两位不光是“自杀型”的,还可以称为“人肉炸弹型勇士”,一拉弦,离得近的不设防的全都遭殃。

    ————————————-

    hairycat 评论于:2008-10-12 18:33:32 [回复评论]

    阿敏,他们对你的文章相当在意,说明你的文章有杀伤力。他们整天胡吣狂吠,还好意思说什么道德文章,笑死个人。

    不管他们怎么说,你想写什么就写什么,想怎样恶心他们就怎样恶心他们,他们不是说不干涉他人的活法吗,他们有什么权利在此指手划脚。

    我最喜欢这种文章啦,嘻嘻。。。

  2. 哇, 万人迷Benny又出现了。 次Benny是不是彼Benny呀?

    我仿佛听见somebody在尖叫了。

  3. To Worldling:

    想必你的主要矛头是对准我,而不是艾黄的,那就把传票下给我吧。

    请不要被某瓜的那些狠话鼓起了你的虚勇,她以为人家永远找不到她,你也以为人家永远找不到你。找她可能会麻烦一点,也不是不可能,但找你则容易得多。

    如果你认识到艾园并没传谣,

    如果你认识到跟贴并非什么合法权益,

    如果你认识到博主有删贴、反砸和不欢迎读者的权利,

    如果你认识到博主删贴并没有侵犯读者言论自由,

    如果你认识到艾黄并没有使用污言秽语,

    你可以写个悄悄话给我或者艾黄,我们从此了结这场争论。

  4. 艾友友、breezebrook 两位走神!

  5. “大白兔奶糖 ! 没把你爸那些同事毒死吧? ”

    艾米太逗了。

  6.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不会这么巧吧。

    在公共场合尖叫, 好像不太礼貌的说 :)

  7. 哈哈,看艾米的小说看的,现在上课时,见了Benny,Jason 等名字的学生会有些先入为主的好感。课堂上举例子时,经常用Amy and Allan. 完全是下意识的,呵呵。

  8. “最后一次分手,他哭了,我也哭了。”

    这一次是认真了 :(

  9. 回复pinuoxiuxiu的评论:

    你是哪位较瘦呀?不会是K较瘦吧?

    要不艾园里较瘦也太多鸟。

  10. “极乐与死亡,原来是这么相近。

    极乐,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享受。

    死亡,也是身体的极致,不关思想什么事,只有感官灭亡 。”

    嗯, 有道理, 以前还从没这样想过呢。

  11. 赞成艾米用法律作武器,教育一下那些视法律为无物的人。

    有一次回国,去北京动物园看熊猫,明明有牌子写着不准喂熊猫,还是有人扯下竹子去喂,孩子们催促我上去制止。大庭广众之下出头还是要点勇气的,禁不住孩子的要求,走上前叫那些人停止,他们很莫名其妙,看我不像管理处的,但又讲得理直气壮,只好停了。后来我们又专门去找管理处,但没人理,只好向卖礼品的售货员投诉,他答应管一管。

    后来走到关熊的地方,有一老人在地上捡石头砸那熊,我这次不等孩子们出声,已一个箭步上前喝止。老人无辜地看着我,好象他做的事情是最正常不过的。他的老伴和儿子也很迷茫地看我。回来讲给朋友们听,他们说:“哈,不怕他们打你?”我还没有想到这一层。他们还能横成这样?至于旅游景点小孩子随地大小便,我就阻止不及了,总不成让他们忍回去吧?不过真看见两次小孩大便的。有人随手扔喝

    水的瓶子,我也上前劝告,那人说:“不扔地上扔哪儿?”有垃圾桶啊。那人说:“我还要拎这么远?”有时都不敢回国了,免得孩子们对自己是中国人的后代感觉不好。孩子们有时都不敢上街,太多乞丐,不帮难过,帮又帮不完。

  12. 再讲一下上厕所的事。出国了的人排队进步了一些,但还是见到有小女生因为有朋友排在前面就挤过去,后面的人说她她还理直气壮:“我朋友在前面啊”。人家说你朋友在前面你也应该排后面。但她不听,别人也不好硬拉她出去。

  1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我叫得这么低调,都被你听到了?不服不行。

    唉,此Benny 非彼Benny 啊。。。

    小y怡情,大y伤身,请允许我再次看到Benny的名字后小小的yy一下。

  14. 回复shenmo的评论:

    你说得我也经历过。

    我去年十一回北京,正好有同事跟团也去旅游。我说我尽一下地主之谊带她游故宫。一去就后悔了,太丢人了,在天安门城楼与午门之间的广场上,鱼龙混杂,乞丐成群,发小广告的乌泱乌泱的都跟土匪似的,广告砰的一下硬塞进手里,你想不接都不行。小商小贩的孩子和有些游客的孩子就在石板路上大小便,免费厕所就在广场一角,我不明白多走两步路怎么就这么难。我同事简直看傻了,我也傻了,怎么这么多年过去了还是这个样子?

    还在西单图书大厦外面看见一个差不多5岁的小男孩光着腚站在路中央wee-wee, 过往的路人纷纷避让,他妈妈(应该是进京打工的)在一旁看得好不得意开心。我经过的时候正奋力从手袋里往外掏手机,一抬头看见侧旁一条抛物线和滴滴答答的水滴差一点儿就溅在我身上,当时简直惊了,想都没想我就对那个妈妈嚷嚷“这是您的孩子?您就让他这样?丢不丢人?”

    唉,无语。。。

  15.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看来我们都有代沟了, 需要解释下下”小y怡情,大y伤身,请允许我再次看到Benny的名字后小小的yy一下” 是虾米意思?

    “暗算”看了没?有木感觉?

  16.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我是在天安门旁, 红墙外看到路边的椅子上一条条睡满了人。当时很气愤,心想这怎么开奥运会呀?太不成体统。回家跟LG嘀咕了下下, 还是LG宽宏大量,他说:“仓廪实而知礼节”,那些人估计肚子还饿着呢,工作也找不到,能占到那个位睡已经很幸运了。

    是啊,所以我特别佩服艾米的父母,他们真是在尽自己的微薄之力在做一件实实在在, 却是了不起的事。

    但愿现在基础教育改成免费后,明天会越来越好。

  17. ( 大白兔奶糖 ! 没把你爸那些同事毒死吧? )

    ( 哼,两颗,毒死谁呀? )

    --很搞笑地说。贺飘的老爸挺逗的哈。

    (stinger)看肚皮象个胖胖的小鬼

    --好象是这么回事. 突然想到美国鬼节小孩子可以考虑打扮成stinger. :)

  18. 看到下面几位讨论的北京”街景“真让人心酸。奥运会中好得太多了,不知道现在怎么样?

  19. 忘了感谢艾米在不是上贴日(好象艾米说过上贴日是二四六来着)的今天上贴给大家看。:)

  20. 说几句,我想起去年WORLDLING号召大家给艾米做贺卡庆祝生日的时候,真真是恍若隔世。我的那本有签名的山楂树,也是通过WORLDLING寄出来的。

    不想说太多,只记得这些姐妹的好。只记得那些艾米妙笔飞扬码故事,姐妹津津有味读故事,老黄时不时上来端茶送水的日子。虽有网络空间相隔,ID是符号,人面是虚的,但是情是真意是切。

    我讲过,这个世界上我最欣赏的两样东西,一是真情,二是才华。而这两样东西我在小小艾园都找到了,何其快哉。怎么物转星移,LOVE褪去了颜色,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还是想说,LOVE最好,有爱就能包容,有爱就能修正,有爱就能谅解,有爱就有希望。

  21. “我的丈夫绝对不要和我老爸有一丝相似处”

    “他不是我爸那样的人,但也不是我理想的丈夫。”

    —-唉,叹一声:(

  22.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小既,理解你的感叹。

    和你一样,我也相信真爱无敌。真爱是不应该这么容易褪色的。可是什么才是真爱呢?其实黄颜早在“不打自招”里就说过了:

    “真爱一个人,在很大程度上是爱她/他的活法,不喜欢一个人为人处世的方式方法,是很难欣赏这个人的。而不欣赏这个人,是很难爱得长久的。如果你爱的是这个人的活法,即使她/他外貌已经改变,青春已经逝去,千金已经散尽,运势已经颠倒,怀才从来不遇,曲高始终和寡,你看见的仍然是她/他值得你爱的闪光之处。”

    如今读来,别样感受。

    真爱一个人,就给TA自由。

    真爱一个人,就不干涉TA的活法。

    艾米说,“”不干涉他人活法”是在是太重要了,也太难做到了,越是你关心的人,你越是做不到.”“但不管多难,我们都应该努力去做”。

    “不干涉他人的活法,尊重他人的活法,哪怕那个活法跟你的格格不入,也不干涉。 ”

  23.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说几句,我想起去年WORLDLING号召大家给艾米做贺卡庆祝生日的时候,真真是恍若隔世。我的那本有签名的山楂树,也是通过WORLDLING寄出来的。

    不想说太多,只记得这些姐妹的好。只记得那些艾米妙笔飞扬码故事,姐妹津津有味读故事,老黄时不时上来端茶送水的日子。虽有网络空间相隔,ID是符号,人面是虚的,但是情是真意是切。

    我讲过,这个世界上我最欣赏的两样东西,一是真情,二是才华。而这两样东西我在小小艾园都找到了,何其快哉。怎么物转星移,LOVE褪去了颜色,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还是想说,LOVE最好,有爱就能包容,有爱就能修正,有爱就能谅解,有爱就有希望。

    --不清楚你说的“LOVE褪去了颜色,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是指什么?艾米反复强调她砸的是错误观点,不是人,何来“LOVE褪去了颜色”一说?在我看来,艾米以前对正确的观点有多少LOVE, 现在也有多少。况且,我想艾米对知傻的爱也是建立在知傻对她的活法的支持上的。不然何来知傻一说?

    你所指的“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肯定也不是指艾米。因为事实是小泥山事件前后,她一直在用她的才华给大家写故事。这段时间写这么多反砸也没停过故事。磨刀霍霍的在百度的定义是“霍霍,象声词,磨刀声。原意用力磨刀,发出霍霍声响。现多形容敌人在行动前频繁活动。”艾米一直都在她的博客里正义地反砸错误的观点,和敌人沾不到一点边。

  24. 回复艾拳的评论:

    艾拳MM,你误会小既了:)

  25. 回复bbb~的评论:

    艾拳不分性别。就是个拳头帮艾园园主砸错误观点的。和艾园园主一样,拳头对观点不对人。你说拳头误会了小即(你是指asalways吧),怎么个误会法?你倒是一笔一笔的把拳头砸错的地方讲出来听听?

  26. 回复艾拳的评论:

    呵呵,好个爽快的拳头!

    我发了那句话,正在后悔,我应该这么说的,“我想你是误会小既了”。

    你说的没错,我说的小既就是aslaways. 只是小既说的“LOVE褪去了颜色,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没有主语,我的理解和你的理解正好相反。这个应该由小既来澄清了:)

  27. 回复bbb~的评论:

    小既说的“LOVE褪去了颜色,才华用在了磨刀霍霍”没有主语,我的理解和你的理解正好相反。这个应该由小既来澄清了:)

    --拳头看到引号里的话也想到过和拳头刚才砸的相反的意思。可反复看看小即贴子里的话,她完全没有提到其他人的才华,她只说“艾米妙笔飞扬码故事”,也完全没有提到其他人的爱,她只说“老黄时不时上来端茶送水的日子”,所以拳头没办法,只好认为她那句话是说艾黄/艾米了。拳头只能凭拳头看到的做判断,不能瞎猜。

  28. 回复艾拳的评论:

    拳头除了砸人,交不交朋友?:)

  29. 回复bbb~的评论:

    拳头除了砸人,交不交朋友?:)

    --这个问题是个双刃剑。说交呢,你可能会说我刚才砸艾园常客不留情面;说不交呢那更是不留情面了。

    这么说吧,还是刚才那句话,拳头对观点不对人。

  30. 哈哈,没那么复杂,交朋友和不留情面不矛盾:)只是bbb~一时兴起。。

    你知道,多个人帮艾米反砸,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31.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LOVE褪去了颜色。。”

    如果是真爱艾米,就不会总是要想改变她:(

  32. 回复bbb~的评论:

    小既的话,我的理解和你一样,巧得很, 我今天刚刚温习了“不打自招”

  3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yy – 意淫,是也。嘿嘿嘿。

    还是你家lg说的对。我也佩服艾米父母,教育太重要了。

    去干活鸟。

    忘了, 抱一下 :)

  34. 回复bbb~的评论:

    哈哈,没那么复杂,交朋友和不留情面不矛盾:)只是bbb~一时兴起。你知道,多个人帮艾米反砸,我高兴还来不及呢:)

    --这段时间一些人的反艾理由都是艾米对小泥山太不讲情面,她干涉艾米活法的语调那么温和,艾米凭什么砸人家?这些人从来没看清艾米坚持原则砸找上门来的错误观点的正确性,和作为博主她有权用任何方式进行自卫反击,所以对有些人来说交朋友和不留情面矛盾。你认为不矛盾,拳头同意。

  35. 回复aa05的评论:

    小既的话,我的理解和你一样

    --你的理解是从文字本身来的还是凭你对TA的了解中来的?拳头从小即的文字本身实在看不出你和bbb~的理解和拳头的理解相反是怎么得出的。

  36. “这么说吧,还是刚才那句话,拳头对观点不对人。”

    》请问拳头:如果拳头对观点不对人,“观点”from “何处”?

  37. 我相信物转星移,人们会慢慢认同艾黄“遵纪守法,不干涉他人活法,但也不允许他人干涉我的活法”的处世原则。

    有的人老早就是这个活法,所以在艾园相遇,便觉得份外亲切。

    有的人在艾园学到了这个活法,赞同这个活法,同样是觉得份外亲切。

    有的人遵纪守法,也不干涉他人活法,但遇到自己的活法被人干涉,习惯于采取忍让的态度。这样的人在一般情况下认同艾黄的活法,但遇到艾黄起来反击干涉他们活法的人时,这类人就有可能看不惯。他们当中有的虽然看不惯,但选择不发言,那就没事。但有的则用自己对待外来干涉的方式来要求艾黄,那就会遭到艾黄反击。

    遭到反击能看出自己在干涉他人活法的人,就会改变自己,不再管艾黄如何对待外来干涉。但如果是个爱面子大过爱真理的人,就有可能变成“死敌”:)

    有的人以为自己遵纪守法,但实际上习惯于干涉别人活法,只要是他自己看不惯的,就要批评建议,甚至咒骂,结果就把自己弄成一个不受欢迎的人。而这样的人,又往往特别在意别人欢迎不欢迎他,于是就拼命砸砖,以为靠砸就能砸出别人的欢迎来。到了实在得不到欢迎的时候,就试图拿权利说事,仿佛他在艾园发言是为了争取合法权益一般:)

  38. 既然艾黄只在自己博克发言,他们就不可能率先侵犯别人,只能是自卫反击。

    这次几个上门发难的人,都是艾黄赠送过亲笔签名书的人,而这几个人上门发难,都是用的陌生的ID,艾黄根本不知道他们是谁。WORDLING用的是“浅水员”,绿豆红茶用的是“蓝美眉”,“我就是”用的是“如花I”。所以说,要真的拿“人情”“厚道”来说事,应该是这些上门发难的人不讲人情不厚道,批上一件陌生的外衣,就上门砸艾米。

    艾米跟小泥山发生冲突,原本不关孤草等人什么事,但她不仅跑到意见区去为小泥山呼吁,还在她自己的博克跟一大帮人一起砸艾米。孤草也是艾米赠送过签名书的人,如果我没记错的话,ELEVEN,SHUIMAOMAO,子苏(后来加入,后来消失),静谧海湾(后来消失),阿贝(后来加入)等人都是艾米赠送过签名书的人。

    但艾黄并没有砸那些人,艾黄根本不知道那些人聚集在孤草的博克开艾米的批判会。

    11A看到了那“吓人”的一幕,在新浪艾园安慰艾米“点击三千,不如知音二三”,但没说出究竟是谁在那里“吓人”。艾米也没去孤草博克看贴,是孤草自己找到新浪艾园,请艾米不要以为她在聚众反艾,艾米才回答了她一下,但也只说孤草不能两头都想要,想要两头会使孤草很难做的,如果孤草太难做了,她可以用一句话把孤草推到彻底反艾那边去:)

    从“人情”“厚道”来看,那帮人不讲人情,也不厚道。那么也许她们觉得自己在主持正义,但她们主持的是什么正义呢?既然跟贴并非什么合法权益,她们又有什么正义可主持呢?

    绿豆已经清醒了,孤草已经堕落到以恩怨代替原则了,连唐朝游牧人那样低俗的帖子都如获至宝,高高挂在自己博克里,子苏和静谧海湾不见了,阿贝一直没有太过介入,现在就剩WORLDLING,相信她会清醒过来。

    至于其它几个敲边鼓的,从来就成不了气候,也就不说了。

  39.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小既,第2次握手!

    辣妹,你坏坏滴说。

  40. 回复-CC-的评论:““观点”from “何处”?

    观点当盐是人发出来的,但同一个人会有不同观点。赞成他的观点时就同意,不赞

    成时就砸,不能因为是朋友,他说什么都附和。根据我的理解,这也是艾米的“对

    事不对人”方法。这么说吧,朋友要交,砸也要砸(需要的时候,不是乱砸),像

    瓜、worlding这样的“凡艾米说的就砸”,或孤草“凡砸艾米的贴子就高高

    挂”这种只顾个人恩怨的做法就不好了。

  41. 回复-CC-的评论:

    “请问拳头:如果拳头对观点不对人,“观点”from “何处”?”

    我想回答一下-CC- 我对这个问题的理解:

    观点的确是出自一个人的,但是一个人可以有很多观点,包括对同一个问题都有可能有多个观点.

    但是,人不可能对所有问题都持有正确的观点.就象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一样. 比如我自己要是做了一件蠢事,也会骂自己一句STUPID,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所有的事情上都STUPID.

    所谓”对观点不对人” 是指见到自己认为正确的观点就支持,而见到自己认为错误的观点就反对. 这种处事原则并不因为表达这个观点的人是谁而改变.

    如果认同”对观点不对人”这种处事原则的人,很可能对艾米的反砸不很在意. 因为她反砸也就是砸一个观点而已,哪里就至于否定你整个一个人. 再退一万步讲,即便是她否定了你整个一个人,又有什么关系呢? 她也就蹲在自己的博客里过过嘴隐,影响不到你升职,影响不到你加薪, WHO CARES?

    我本人非常认同”对观点不对人”这种处事原则,更愿意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因为TA不虚伪,你能了解TA的真实想法,觉得TA象小溪一样清澈. 同时你也知道她的做人原则,可以很信赖这样的朋友.

  42.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捣头同意。

  43. 我觉得中国人有两点很需要改进:一是对人不对事,古代有“刑不上大夫”之说,现

    代高官可以逃避很多刑罚,法律对某些有后台的人是不起作用的;二是没有法制观

    点,做事不是以法律为准绳,而是以个人喜好。艾园令到我们开始重视这两个问题,

    大家讨论多了就会有更清晰的认识。

  44. 回复黄英俊的评论:

    支持!

    只有“对事不对人”, “以理服人”, 才能做到公正。

  45. 这次的故事和以往的不同,新颖

  46. 回复-CC-的评论:

    “请问拳头:如果拳头对观点不对人,“观点”from “何处”?”

    --这里引用一段艾米的原话。希望对你有所启发。我很赞同她对砸错误观点不砸人的解释。如果你不赞同拳头也不打算说服你了,劝你也别费时间说服我,咱们各走各的阳关道吧。

    艾米. 评论于:2008-10-12 07:33:09 [回复评论]

    听说孤草等人想看看我如何回答荌旎关于”为什么艾园现在反砸的都是知傻”的问题,那我就满足她们,回在这里:

    1.我一向都是”对事不对人”的,我反砸的,都是我认为错误的观点,而不是某个人.所以根本不存在”反砸知傻”这个问题.

    我认为一个了解艾黄的人,就不会提这个问题,要么就是有别的意思.

    比如荌旎提这个问题,在我看来,就有别的意思,更多的相当于”为什么从前的知傻现在都暴露出这么多错误的观点让艾黄反砸”,因为我比较相信荌旎对艾黄的了解,她的贴子里也说了,艾黄都是对事不对人的,艾黄说谁白痴,都是有证据有分析的(大意如此).

    有人说,你对事不对人,但你为什么指名道姓说反砸某某呢?

    。。。

    如果你有这个疑问,说明你没搞明白”对事不对人”的真正含义.所谓”对事不对人”,并不是说我们只对着事说话,不对着人说话,那是不可能的,说话说话,就是人与人之间的交流(包括自己),不可能对着一件事情说话.

    “对事不对人”就是说只就某件事本身来判别正误,而不是以做那事的人来判别正误.一句话是错的,那就是错的,不因为它是艾黄说的,就成为对的.一件事是对的,那就是对的,不因为它是陈水扁做的就成为错的.

    你上一个贴子的观点是错的,我就砸;你下一个贴子的观点是正确的,我就不砸.你以前没发表错误的观点,我就没砸你;你现在发表错误观点了,我就砸你;如果刚砸完你就发表了一个正确观点,我马上支持你.

    就这么简单.

  47.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我本人非常认同”对观点不对人”这种处事原则,更愿意和这样的人交朋友,因为TA不虚伪,你能了解TA的真实想法,觉得TA象小溪一样清澈. 同时你也知道她的做人原则,可以很信赖这样的朋友.

    --我也这么以为。赞一句!

  48. 回复黄英俊的评论:

    我觉得中国人有两点很需要改进:一是对人不对事,古代有“刑不上大夫”之说,现代高官可以逃避很多刑罚,法律对某些有后台的人是不起作用的;二是没有法制观点,做事不是以法律为准绳,而是以个人喜好。艾园令到我们开始重视这两个问题,大家讨论多了就会有更清晰的认识。

    --在地上躺着举双手双脚赞成。 这样的讨论挺有意思的。:)

  49. 呵呵,大家讨论地真热闹。果果儿好可爱,滚到地上去了。

  50. 回复shenmo的评论:

    滚到地上贼舒服。你也试试? :)

  51. 果果儿:俺在隔壁山头做正经事儿呢,不陪你打滚了。

  52. zt“这么说吧,朋友要交,砸也要砸(需要的时候,不是乱砸),像

    瓜、worlding这样的“凡艾米说的就砸”,或孤草“凡砸艾米的贴子就高高挂”这种只顾个人恩怨的做法就不好了。”

    回复黄英俊的评论:

    1)朋友要交,砸也要砸(需要的时候,不是乱砸)

    》》在这里我没有要干涉你交朋友的方式,只是我自己的看法,和朋友“沟通”的方式有很多,不一定要“砸”。

    (需要的时候,不是乱砸)

    》》是不是“需要”的时候,是不是“乱砸”,能给个定义吗?有或者有没有一个标准,到了这个标准就是需要“砸”的时候?

    2)worlding这样的“凡艾米说的就砸”

    》》我没有考古过瓜和草的说过的每一句话。

    但是,关于worlding,“凡”?“艾米说的”?“就砸”?

    Are you sure?

    zt”希望对你有所启发。我很赞同她对砸错误观点不砸人的解释。如果你不赞同拳头也不打算说服你了,劝你也别费时间说服我,咱们各走各的阳关道吧。”

    回复拳头的评论:谢谢你对我的“启发”和回答,我没有要问她的看法,如果我要问她,我自己会问。

    咱们各走各的阳关道吧

    》》难道,我们本来不是各走个的吗?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zt“但是,人不可能对所有问题都持有正确的观点.就象人不可能不犯错误一样. ”

    》》同意。

    “比如我自己要是做了一件蠢事,也会骂自己一句STUPID,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所有的事情上都STUPID.”

    》》我只针对这句话,说我的看法。

    我可以接受,自己做了蠢事,骂自己STUPID,如果,这件事牵涉到到了别人,我会主动道歉。

    如果我做的蠢事,并没有影响或干涉到别人的利益尊严,蠢事的后果也是我自己来承担。我可以接受别人告诉我,我做错了,但是,我不能接受别人,指着我的鼻子说STUPID.

  53. 回复-CC-的评论:

    “比如我自己要是做了一件蠢事,也会骂自己一句STUPID,但我并不认为自己在所有的事情上都STUPID.”

    》》我只针对这句话,说我的看法。

    我可以接受,自己做了蠢事,骂自己STUPID,如果,这件事牵涉到到了别人,我会主动道歉。

    如果我做的蠢事,并没有影响或干涉到别人的利益尊严,蠢事的后果也是我自己来承担。我可以接受别人告诉我,我做错了,但是,我不能接受别人,指着我的鼻子说STUPID.

    *******

    首先,我想对你说的是我很欣赏你,从你在十年忽悠那时候的写一系列如”JASON欠揍”的帖子的时候就很喜欢. 我是不会指着你的鼻子说你STUPID 的(我想先递上些糖衣炮弹:))

    再有,你应该看得明白, 我说那句话的用意是想说明一件蠢事不足以否定一个人的全部. 如果把我的原话里的”骂自己”换成是”被人骂”,并不影响我想要表达的意思. 也许那样一来你觉得更合适些. 这样的枝节我们没有必要争执.

    最后, 我同意没个人的接受能力不同.也不想要求别人象我一样厚脸皮. 如果别人因为我的错误骂我STUPID, 我更会关注我到底错在了那里,骂我的人能不能讲清楚错误所在. 因为我认为骂不骂STUPID 最多也就是个态度问题,一切还要用事实来讲话的.

    我本不想回复你,因为我不觉得我们有什么根本性的观点分歧.但是觉得表诉清楚些是我这个表达人的责任,就又唠叨了这许多.希望没有画蛇添足,节外生枝就好.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