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17)

夕阳。逆光。

微风中飒飒的树叶,深绿,火红,金黄。

景深处粼粼的湖水,半湖瑟瑟,半湖辉煌。

这是谁的杰作?这么熟悉,又这么陌生。

熟悉的是画面。陌生的是作者。

深秋北美。大自然的作品。

很少留意树叶在春夏是个什么模样,但到了秋天,则很难不意识到北美的树叶是那样美丽,那样绚烂多彩,每片树叶都像有谁用蒸馏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高雅端庄,挺拔的树身,直插蓝天,树叶与树叶之间,仿佛精确计算过,都留着一点空隙,使每片树叶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都可以在微风中自由地轻舞飞扬。

正午,蔚蓝的晴空衬托斑斓的树叶,是一张印制精美的明信片;傍晚,夕阳为万物铺洒一层柔光,便成了一幅大师级的油画。

这油画的中央,是一个穿黄色衬衣的男人,那是我从未见人穿过的一种黄,也许穿在任何人身上都会是 WARDROBE DISASTER ,但穿在他身上,则天衣无缝,令人叫绝。

仿佛他就是为这黄衬衣而生。

仿佛他生来就是要站在这门边,给大自然的 MASTERPIECE 画龙点睛。

仿佛门外的参天大树都是为他而生。

仿佛树们生来就是要长在门前,长在湖边,为油画大师的 MASTERPIECE 做背景。

人景合一。浑然天成。

有一种美,能让你哑口无言,让你呆,让你傻,让你除了傻呆呆地说“太美了 ! ”,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我呆了 !

I’m in awe!

穿黄衬衣的男子,是昏 -- 鸦么?

古道西风昏鸦。

( 倒也押韵。但那意境 -- 实在不敢恭维 )

肯定不是昏鸦。

他的头不秃呀 ! 发际线坚守在前额,绝没后退半步,甚至有一绺特别勇敢的,冲出发际线,调皮地垂在眉尖。

他的个不矮呀 ! 五尺四寸的我,似乎都得仰望。

( 当然,我是坐在迎门的第一级楼梯上的,坐那地方,只要来的不是 MIDGET , 我都得仰望。但我有参照物啊,门框 ! 现在知道门框是干啥用的了吧? )

他的人不老呀 ! 光滑的面颊,挺直的脊梁。

浓眉大眼,嘴唇不厚,鼻子够高,有点像 -- 孙中山 -- 不过孙中山太 -- 清秀了点 -- 文弱书生 -- 一看就守不住总统职位 -- 而且寿不长 --

他是阳刚版孙中山,满身英气,威风凛凛。如果是他领导辛亥革命,也许中国的命运就是另外一个样了。

( 孙中山的粉丝不要砸我 !)

年老?个矮?头秃?

( 从来不知道小兰也会忽悠人。干嘛要忽悠我?难道怕我爱上他?但我没眼睛吗?我会自己看的呀。 )

( 期待值越低 ,就越容易喜出望外。也许这就是小兰忽悠我的目的?那我恭喜小兰:你成功了 !)

他肯定不是昏鸦。

会不会是 -- 送餐的?参加聚会的客人?徐教授的学生?昏鸦的 -- 儿子 -- 小昏鸦?兄弟?姐妹?

我昏鸦了 ! 连姐妹都拉扯上了 !

姐妹们,没你们什么事了,请回吧。

( 心里这样想,嘴里不敢说啊 ! “姐妹们”才是正客,我不过是个陪客,而陪客都是透明的。身为陪客,你必须透明,不然就叫“喧宾夺主” )

等他开口就知道他是谁了。

他会说什么?好奇 ING 。

有奖竞猜。多项选择。

A :您点的 PIZZA ,我给您送来了 --
B :请问这是徐教授的家吗?
C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
D :

竞猜尚未结束,他又微笑了一下。

又晕。

( 是在冲我笑吗?应该是呀。这里没别人,“姐妹们” 都在厨房里,只有我一人坐在迎门的楼梯上理绿豆芽,权当是小板凳来着。 )

不猜了,脑子不好使了。他的微笑有毒 ! 化骨散,迷魂汤。我中招了,两腿无力,头脑发胀,心跳加速,呼吸不畅。

他一定是昏鸦,他只能是昏鸦,我感到他是昏鸦,我知道他是昏鸦。他跟这屋子气息相通,他跟这屋子血肉交融。他就是那个 MESSAGE 。有了他,气场才完整,东西文化才贯通。他是龙身上的睛,他是水墨画的风骨,他是这屋子的核心,屋子里的氛围是因他而存在的,屋子的气场是从他身上散发出去的。

我在哪里见过你?

在梦里?

在佛前?

在我们的前世今生?

喉咙发干,说不出话。

他会说什么?

有奖竞猜。多项选择。

A :你们来了?让你们久等了,路上有点塞车 --
B :这位就是贺小姐吧?
C :姜买回来了 !
D :

竞猜尚未结束,他说话了。

嗨,我回来了。

“嗨”是谁?是我吗?

四下张望,没别的人呀,姐妹们都在厨房,这里只有我一个“嗨”,坐在迎门的楼梯上,理绿豆芽。

镜头闪回。

夕阳西下,弟弟说他饿了,我也饿了,可是妈妈还没回家。别人家的妈妈已经在做饭了,能听见刀切砧板的声音,锅铲炒菜的声音,大人呵斥孩子的声音。只有我家,还冷冷清清,妈妈没回来,家不成其为家,心里空空的,一片恐慌,妈妈怎么还没回来?出什么事了?

天要塌了 !

一万年过去,妈妈出现在门边, 气定神闲地说:我回来了。

一肚子的担心烟消云散,跑过去,姐弟两个都跑过去,搜查妈妈的提包。弟弟眼尖,找到一包点心,或者几个水果,高兴得直嚷。

妈妈笑着叮嘱:跟姐姐分啊,别一个人独吞了。

刀切砧板的声音,锅铲炒菜的声音,妈妈呵斥弟弟的声音。

我的妈妈也回来了 ! 我的家也是家了 ! 我的心充实了。

天不会塌。

想得出神了,差一点跳起来,跑去搜他手里的包。

仿佛我在这里已经生活了一万年。

我总是在家理绿豆芽,因为我要做凉面,因为我跟他都爱吃凉面,因为我爱整洁,因为我受不了豆芽根从凉面里向我探头探脑。

做凉面没姜不行,可家里没姜了。

他开车出去买。我等得好心焦 !

他没回来,家就不成其为家,心里空空的,一片恐慌,他怎么还没回来?出什么事了?

天要塌了 !

一万年过去,他出现在门边,气定神闲地说:嗨,我回来了。

107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17)

  1. 一见如故,真是好的开始。

  2. 好一篇“咏秋”。

    “他的个不矮呀 ! 五尺四寸的我,似乎都得仰望。

    他的人不老呀 ! 光滑的面颊,挺直的脊梁。

    他的头不秃呀 ! 发际线坚守在前额,绝没后退半步,甚至有一绺特别勇敢的,冲出发际线,调皮地垂在眉尖。”

    Thank Amy, 否则有人要跳湖了。

  3. “嗨,我回来了.”

    好洒脱的问候语!超喜欢!

  4. “他的微笑有毒 ! ”

    哇, 一级帅哥。 估计飘M是“我中毒, 我舒服!”。

  5.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就好像是老夫老妻一样:)

  6. “北美的树叶是那样美丽,那样绚烂多彩,每片树叶都像有谁用蒸馏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高雅端庄”,美是很美,现在就要经常扫树叶了,大袋小袋。

  7. “有一种美,能让你哑口无言,让你呆,让你傻,让你除了傻呆呆地说“太美了 ! ”,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

    艾米的文总让我有这样一种“傻呆呆, 哑口无言”的感觉 :)

    “太美了 ! ” :)

  8. “会不会是 — 送餐的?参加聚会的客人?徐教授的学生?昏鸦的 — 儿子 —- 小昏鸦?兄弟?姐妹? ”

    管他是谁, 贺M,搞定他!

  9. “有一种美,能让你哑口无言,让你呆,让你傻,让你除了傻呆呆地说“太美了 ! ”,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

    艾米的文总让我有这样一种“傻呆呆, 哑口无言”的感觉 :)(zt)

    艾米的功力深不可测啊:))

  10. 回复shenmo的评论:

    看来咱们是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至少可以排除你是南美洲的。树叶嘛, 早该outsource啦。记住:对自己好点!

  11. “有一种美,能让你哑口无言,让你呆,让你傻,让你除了傻呆呆地说“太美了 ! ”,就再也说不出别的话。 ”

    艾米的文总让我有这样一种“傻呆呆, 哑口无言”的感觉 :)(也zt)

    这是谁能用这么简单的中文刻画这么深厚的情感 :)

  12. 这一篇写得真绝!我的心都跟着融进了画面,融进了故事,仿佛我也成了女主角了。现在才明白(或者说是真切地感受到),什么叫做 live in the story.

    以前看故事也好,小说也好,写景的部分大多是给我快速忽略过去的(大概是文学素养不够吧?)。而这一篇(还有上一篇)的景物描写却是如此的贴切和吸引人,让我不但无法跳过去,而且还反复看上两三遍!看完后的感觉是神清气爽,余香绕口。不得不赞叹艾米的写作功力。

  13.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海鸥, 久违了!

  14. 艾米是写美的高手。除非她不写景,一写必然扣动读者心弦。除非她不写外貌,一写必然深入人心。

    还是静秋总结的好,艾米有一颗感受美的心,一双发现美的眼镜,还有一支描写美的笔(或者电脑)

  15. 艾米写的景,都是具有独特视角的景,像这集里对树叶的描写:

    “每片树叶都像有谁用蒸馏水洗过一样,一尘不染,高雅端庄”

    “树叶与树叶之间,仿佛精确计算过,都留着一点空隙,使每片树叶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都可以在微风中自由地轻舞飞扬”

    从来没见过有谁这样描写北美的树叶,但细细想想,她写得的确传神,特别是那些高耸入云的大树,当你仰望的时候,能从树叶之间看到蓝天,天像洗过一样,树叶也像洗过一样。

  16. 这种“我回来的”感觉好熟悉,感动的想哭。。。

  17. 艾米对男主的描写,更是令人叫绝。

    有人曾这样评价艾米写的男主,说他们都“具有令人心痛的魅力”。这个“令人心痛”用得传神,看艾米故事里的男主们,的确都有心痛的感觉,因为他们往往都是遭受命运铁拳打击的人,而他们在打击面前的坚韧和勇气令人佩服。

  18. 艾米故事的男主,都不是满身名牌,但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穿着,就能让艾米写得风靡读者。老三的白衬衣,已经成了帅哥的招牌穿着。想到那个身穿白衬衣,浅色长裤,站在山楂书下,手拿一个书卷,笑吟吟的青年男子,就有满怀的感动。

    这个画面,一定印在了很多读者的心里。

  19. 写错一个字,应该是“山楂树下”。

  20.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艾米写的景,都是具有独特视角的景 …”

    Indeed!

  2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艾米故事的男主,都不是满身名牌,但就那么简简单单的穿着,就能让艾米写得风靡读者。老三的白衬衣,已经成了帅哥的招牌穿着。想到那个身穿白衬衣,浅色长裤,站在山楂书下,手拿一个书卷,笑吟吟的青年男子,就有满怀的感动。

    这个画面,一定印在了很多读者的心里。”

    老三啊老三, 永远的老三!

  22. 艾米对感觉的描绘,也非常到位。

    有些感觉,人人都有过,但不一定能用文字表达出来。甚至没有注意到。像上集里的“微温的湖水,从两腿间挤过”,这个“挤过”,可能凡是在水里走过的人,都有过这种感觉,因为水越深,感觉到的阻力越大。但就我所知,还没有谁这样准确的描写过。

  2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Long time no talk.

    还记得那个风景摄影博客吗?那里有一张照片里你们几个在岩石边上看到了 mermaid。我后来仔细看了半天,没看见 Mermaid。却在那岩石的左后方突出来的那部分的边上看到一个骷髅头,还挺清晰的。你要不要再去看看?晚上好做个噩梦? :-)

  24.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你这小儿科的把戏N年前保不定还能吓唬吓唬谁,现在Halloween都已庆祝了N+1年了。每次都是从Party City活着走出来的。

  25. “景深处粼粼的湖水,半湖瑟瑟,半湖辉煌。”

    — 单是’景深处’, 就要令贾岛的’推敲’为之失色; 还要’半湖瑟瑟,半湖辉煌’, 比那’半江瑟瑟半江红’又要动感真切了多少!

    “仿佛他就是为这黄衬衣而生。

    仿佛他生来就是要站在这门边,给大自然的 MASTERPIECE 画龙点睛。

    仿佛门外的参天大树都是为他而生。

    仿佛树们生来就是要长在门前,长在湖边,为油画大师的 MASTERPIECE 做背景。

    人景合一。浑然天成。”

    — OMG! 这是怎样一种既出类拔萃又气定神闲的境界!

    想QUOTE的地方太多了. 看了海欧,艾友友等的评论, 觉得还不够. 这一集读了几遍还想再读, 每读一次, 就享受一次.

    艾米不但文字出神入化, 既精炼又丰富, 而且把节奏掌握得恰到好处, 让人读着读着, 觉得好象灵魂自己飞升起来了, 随着艾米的文字跌宕起伏, 心情也随着变化万千…

  26.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坐坐坐, 咱们慢慢聊。

    “仿佛他生来就是要站在这门边,给大自然的 MASTERPIECE 画龙点睛。”

    让我想起了章MM在“我的父亲母亲”里的一幕o不喜欢章MM的表砸偶啊, 雅俗共赏嘛。

  27.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您玩好, 我要干活去了. :) 一边干的是枯燥无味的活, 一边是艾园的强大吸引力, 唉, 我看来迟早要被吵了. :)

  28. OOPS, 是’炒’. :)

  29.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你到底看到那骷髅头没有啊?

  30.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我又不是“斗鸡眼”,我怎么会看得到“骷髅头”?

  31.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不需要斗鸡眼,任何人都可以看到,清晰得很。连我儿子都看到了。

  32.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这94NN有别。MM们看到的是Mermaid, 你们爷俩看到的是什么KLD。Happy Halloween to 你们爷俩。

  3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我们家雌海鸥也看到了。你的理论不成立。 :)

    你怎么不去再仔细看看,光在这斗嘴?

  34.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谁说我没再去看?真理说10遍还是真理(艾米说的)。 不过同意不斗嘴了。 这毕竟是艾米家,不好意思啊。

  35. 不过连Quinster大师都说了,“看来还真有美女缠着呢,睡着都笑醒”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706&postID=16748

  36.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你还真的看不到?好,告诉你:在第四张照片中,那块掩饰的左边有一前一后两处突出来的地方。紧贴着后面那处突出来的地方,有一个正面朝向你的骷髅头,大小比那块突出来的部分略大一点。它的额头偏白,下面是两个深深的眼洞,连略微突出略微明亮的眉骨都清晰可见。看见了吗?

    你要是看见 Mermaid,能不能也具体告诉我在哪里和详细一点的 information?

  37. 艾米故事里男主的出场都很动人心弦,从出场的那一刻起,就能抓住读者的心。艾米写了这么多故事,男主的出场互不雷同,也不跟别人的作品雷同,而是以不同的方式动人心弦。

    “致命的温柔”– 前面有CAROL航班晚点、城市治安不好、CAROL无比担心的铺垫,然后是机场相遇,CAROL看错人,再然后是JASON叫她。接下来的那个场面,更独特,仿佛机场一下安静下来,只有男女主角四目相对—

    很像电影,令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仿佛都能感到身边安静了下来。

  38. 刚刚吃过午饭, 爬上来看看, 怎么你二位又“掐”上了? :)

  39. 评不好,还是搬原文吧:

    “致命的温柔”男主出场:

    帅哥给她的是一种喧嚣嘈杂的感觉,好像帅哥自己在放电,他的粉丝在欢呼。帅哥高叫:我电!粉丝惊呼:我倒!帅哥为自己能放电洋洋得意,粉丝们被电翻还心甘情愿,一切都是喧哗与骚动。 但这个人只静静地站在那里,静静地对她微笑,使她感到身边的一切人和事都隐退了,只剩下他和她,四目相对地站在候机大厅里,象一个早期默片中的镜头,象一个重复做了多遍的梦,象一个等了千百年的约定。

    她不断地对自己说:戒色戒色,保持镇定。不这样告诫自己,她觉得她的灵魂就会从她的躯壳里飞出去,径直向他飘去,一直飘到他怀里去。

  40.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你还真是只难缠的海鸥啊!

    我觉得我们看的是同一张PP, 同一个位置。唯一不同的是角度差那么一抠抠(想起了“差之毫厘, 失之千里!”此话是也!)。拜托您老把头向下移5度, you should see it。如果再看不见,真要上“博士伦”了。

  41. “十年忽悠”男主出场:

    没人开门,她知道家里一定是没人。他转过身,可能准备离去了,她在他身后叫他:“你找艾老师还是秦老师?”

    他站住了,回过头:“你放学了?你家里没人。”

    她走到他跟前,逗他:“我家里没人?你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家在五楼呢。你没看见我刚从五楼下来?”

    他笑了笑,说:“你是艾米吧?小孩子,骗人不好。”

    “大人骗人就好了?”

    “真的是伶牙俐齿啊,说不过你,认输。”他开心地笑着,把手里的纸卷递给她,“你把这个交给你爸爸,他要的。”

    她不肯接,想跟他多呆一会。“我不认识我爸爸,还是你自己交给他吧。”

    “你把这交给他,也可以趁机认识一下你爸爸。”他说着,把纸卷塞到她手里,准备下楼去。

    她站在楼梯口的中间,伸开两臂,使他没法下楼梯而不碰到她。他只好站住,笑着问:“怎么?占山为王,要收买路钱?”他摸了一下口袋,“要钱没有,要命有一条。”

    “本大王不收买路钱,不取你性命,只抢你做压寨夫人。”

    “今天遇到女魔头了。”他脸红了,嘴巴倒仍然很硬,“还没过招呢,谁胜谁负还未可知—-,艾米,有人上来了,快让别人过吧—”

    艾米以为真有人上来,赶快闪到一边,他乘势从她身边走过,下到楼梯上。他一边下楼梯一边呵呵笑着说:“真正是山大王,有勇无谋啊!”

    她在他身后喊:“嗨,你叫什么名字?我待会好告诉我爸爸。”

    “成钢。”

    “百炼成钢?你有没有英语名字?”

    “ALLAN。”

    “ALLAN POE?”

    她听到他在笑,她很喜欢听他的笑声。

  42. “山楂树之恋”男主出场:

    过了一会,静秋看见一个人抱着欢欢出来了。他穿着深蓝色齐膝棉大衣,大概是勘探队发的,因为静秋已经看见好几个穿这样衣服的人在房子周围走动了。欢欢挡住了他脸的一部分,直到他快走到她跟前,放下了欢欢,静秋才看见了他脸的全部。

    静秋看一个人的时候,总象是脑子里有一双眼睛,心里有另一双眼睛一样。脑子里的那双眼睛告诉她,这个人不符合无产阶级的审美观,因为他脸庞不是黑红的,而是白皙的;他的身材不是壮得“象座黑铁塔”,而是偏瘦的;他的眉毛倒是比较浓,但不象宣传画上那样,象两把剑,从眉心向两边朝上飞去。他的眉毛浓虽浓,但一点不剑拔弩张。一句话,他不符合无产阶级对“英俊”的定义。

    但她心里那双眼睛却在尽情欣赏他的这些不革命的地方,只不过还没有形成鲜明的观点,只是一些潜藏在意识里的暗流。她只知道她的心好像悸动了一阵,人变得无比慌乱,突然很在乎自己的穿着打扮起来。

    但眼前这个人,却能使她紧张到心痛的地步。她觉得他穿得很好,他洁白的衬衣领从没扣扣子的蓝色大衣里露出来,那样洁白,那样挺括,一定是用那种静秋买不起的“涤良”布料做的。衬衣外面米灰色的毛背心看上去是手织的,连很会织毛衣的静秋也觉得那花色很好看很难织。他还穿着一双皮鞋,静秋不由得看了看自己脚上那双褪了色的解放鞋,觉得这一贫一富,形成的对比太鲜明了。

    他笑了起来,静秋很喜欢看他笑。

    有些人笑起来,只是动员了脸部的肌肉而已,他们的嘴在笑,但他们的眼睛没笑,眼神仍然是冷漠的,甚至是仇恨的。但他笑的时候,鼻子两边现出两道笑纹,眼睛也会微微眯缝起来,给人的感觉是他的笑完全是发自内心的,不是装出来的,也不是嘲讽的,而是全心全意的笑。

    “不是小孩子也可以吃糖的,”他说着,又把糖递过来,“拿着吧,别不好意思。”

  43. “不懂说将来”男主出场:

    Jackie 就是“磁性”,他在电话里井井有条地告诉海伦怎么走,从哪里上哪条高速公路,开几英哩,再在第几号出口转上哪一条公路,再开几英哩,你会看到一个公墓,在公墓那里朝哪里拐,再开多少英哩,就到了。海伦觉得很奇怪,这家餐馆离她住的地方有二十英哩左右,这个Jackie 怎么对这条路知道的这么清楚呢?

    Jackie 说完了路线,问道:“有没有手机啊?”

    “没有。”

    “没有也不要紧,带点quarter, 在路上找不到了,就找个pay phone,打电话给我,我告诉你怎么走。我一直在这里的。”

    海伦打了这好几家餐馆,还没有遇到过这么和蔼可亲的人,心里很感动,连声谢谢。电话里隐隐地传来张学友的,是最开始的一段音乐,海伦觉得很好听的。

    “敢不敢开高速啊?”那边Jackie 又问了。

    “敢。”海伦壮著胆子说,其实她拿驾照才一个月,但为了打工,已经开去过60里外的一个城市了,因为她读书的那个地方很小,只是一个大学城,中餐馆不多,想打工的到不少。再说学生打工是违法的,被学校知道,签证就吊销了,不如跑到远一点的地方去打。

    “敢就好,慢慢开,不用慌,我们要到晚上11点才关门。我有电话进来,我收线了。Drive carefully.”

    到了PANDA518的门前,隔着玻璃门她就看见一个戴着帽子的男人站在柜台前,正在听电话,她想,这一定是那个声音很“磁性”的JACKIE,她慢慢地走过去,悄悄打量了他一会。他低着头,在一张纸上写什么,所以看不见全部的脸,但她看见他留着胡子,上唇的胡子还挺浓的。

    她觉得老站在门口看着不好,而且他似乎也接完了电话,抬起头,看见了她。他的眉毛很浓很黑,鼻子很高很直,用她家乡的话说,就是“有点看头”。象所有眼镜近视得不很,因而不愿戴眼镜的人一样,他微微眯缝着眼睛,看着门边的她。

    她推开门,走了进去,自我介绍说:“我叫海伦,是来见工的。”

    他说:“老板刚出去了,你坐这里等一下。”

  44. “三人行”男主出场:

    过了一会,聂宇跟一个男人一起出来了,远远看去,那人非常像她姐夫。她使劲眨巴眨巴眼睛,生怕是自己鬼迷心窍,想入非非,看花了眼。夜色之中,她看不清那人的脸,但那身材真是象极了,穿了一件白色的短袖 T 恤,下面好像是一条牛仔裤,都是她姐夫爱穿的行头。

    她觉得心跳加快,紧张地看着那两个人向她走来。

    两个人走到她跟前了,她看出那不是她姐夫,偷偷舒了一口气。聂宇向她介绍说:“这是 DR. KANG ,我们系的老师。”然后对 DR. KANG 说,“这是安洁,今年的新生,刚从机场接来的。”

    DR.KANG 对她扬了扬右手,简单地说:“ HI! ”

    她一慌,忘了该怎么回答了,也机械地说:“ HI! ”

    DR. KANG 四面打量了一下,说:“我去把车开过来。”然后就往店子的左边走去了。

    聂宇说:“幸好 DR. KANG 有工具。只要车发动起来了,开回去就没问题了。”

    她问:“我怎么没看见系里有个 DR. KANG ?”

    “噢,其实是 DR. CANG ,不过老美不知道,都是叫他 DR. KANG ,叫习惯了,所以我们都跟着叫 DR. KANG ,老康。”

    “他就是那个 CANG JING ?我看到过他的网页 —- ”她想他的名字可能是“苍劲”。姓了这个“ CANG ”,她还真的想不出比“苍劲”更好的名字了,总不能叫“苍蝇”吧?

    DR. CANG 已经把车开来了,在聂宇的车对面停下,两个人把各自的车前盖打开,支了起来,然后 DR. CANG 就从后车箱里拿出一根长管子一样的东西,一头带着个钳子,他把那个钳子夹在了两人车头的什么地方,跑回自己的车里,鼓捣了一阵,聂宇的车就发动起来了。

    DR. CANG 收好工具,聂宇赶快送上几张擦手纸,连声感谢。 DR. CANG 边擦手边说:“我还要进去买点东西,你们走好。”

  45. “至死不渝”男主出场:

    石燕看见一个瘦高的男人站在面前,好像不年轻了,总在三十五左右吧。她不好意思细看,一瞥的功夫,只留下“两个眼睛炯炯有神”的印象。她记得以前写作文的时候,只要写到人的眼睛,她差不多都是用“炯炯有神”这个词的,但她在此之前还真不知道什么样的眼睛才叫“炯炯有神”。

    但今天这位男主人的眼睛终于让她明白什么叫“炯炯有神”了,好像他看人的时候是直盯着你的眼睛的,一只对一只,盯住了就不放,一直要盯进你心里去一样。不知道为什么,她的心突然砰砰跳起来,头也低了下去,躲避着那“炯炯有神”的两个眼睛。慌乱之中,就听那人说:“对不起啊,把你们逼得山穷水尽 — ”

  46. “同林鸟”是从男主角度写的,所以没有男主出场。

    感觉“梦里飘向你”的男主出场特别有诗意,东西方文化的交融,情景的交融,人物与背景的交融,都达到了“天人合一”的程度。

  47.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谢谢艾友友的精彩回放!

    说来也奇怪。在没认识艾米前,去中国店买菜从来都是“目不斜视”。该买嘛买嘛,买完就走。现在有点不一样了,觉得艾米故事里这么多帅锅, 大部分都潜伏在米国,怎么着也得”歪打正着”撞上一俩个饱饱眼福。所以有时会”心怀鬼胎地东张西望”一下下。到目前为止,仍然一无所获。冤啊!

  48.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你要是看见 Mermaid,能不能也具体告诉我在哪里和详细一点的 information?

    我看了又看,就是看不到 Mermaid。顶多看见一个猫科动物的头,眼睛大大的,但眼神不凶恶。请给多点 information。 

    既然你知道了方位,应该看见骷髅头了吧?

  49.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同林鸟”是从男主角度写的,所以没有男主出场。’

    那就请把女主角的出场回访一下,让我们男生也过过干瘾。

  50.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我只能说:“让你的想象力张开它翱翔的翅膀。。。”。

    哎哟, 我的牙!

    难倒说帅锅不去买姜, 光在家摘豆牙?

  51.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按照你对于帅锅的定义(那里面没有相貌帅,只有心帅),你在中国店恐怕是很难看到什么帅锅的–你怎么知道一个过路人的心帅不帅? ;)

  52.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关于十年忽悠男主出场,应该是“这孩子看着舒服”那一段吧?我觉得那段是犹抱琵琶半遮面,此时无声胜有声,而你引的这段,好象已经有点“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味道了:)

    声明一下,纯属半学术讨论:)

  53.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再酸你一回:

    “让你的想象力张开它翱翔的翅膀。。。”。

  54. 回复worldling的评论: 我也对那句评语印象深刻。第一次读的时候心想:“Wow,原来还可以这样看(评价)人。” 但不大记得别的地方了。

    欢迎回来一起阅读和讨论。我对你以前的某些评论(譬如在“三人行”中的)还很有印象。

  55. 回复worldling的评论:

    说的极是。但“这孩子看着舒服”太不detail了。有多舒服,得靠“艾黄过招”这一段来体现。过完招,感觉就太舒服了。

    佩服二位前辈对艾米小说的熟悉程度!

  56.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哎,老了,不中用了。回去让我儿子张开他想象力的“翱翔的翅膀”还差不多。我看见你们小年青的想象力这么丰富,羡慕还来不及,哪还敢酸啊。

  57. “十年忽悠”男主出场的这一幕,我也经历过一个有点类似、但过程和结局都差了太远的场景。所以读那一幕的时候,真的很羡慕那位成刚有这么好的艳福。 :-)

  58.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刚快把你的故事情节贡献出来, 让我们看看“过程和结局”到底差了多远?

  59.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哎,不是什么特别的故事。说了也无妨:

    话说我大4时最后开了几个通宵,把毕业论文冲出来了。第二天一早去敲导师家的门。出来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小姑娘。然后就是几句平淡得不能再平淡的对话:

    “你爸爸在吗?” 

    “出去买早餐了。”

    “哦,这是我的毕业论文。麻烦你交给他。”

    这个平凡故事的唯一一个有趣的结局是,这小姑娘后来嫁了我大学班里的一个好朋友!真让人掉眼镜。

  60.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生不逢时啊!

  61.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咳,人生一世,这种平凡的经历太多了吧? 要是其中万分之一能是具有戏剧效果的场景,这个人的一生也太具有戏剧性了。如果不是“十年忽悠”里成钢和艾米的那场见面戏,我还不会想起我的这个平凡经历呢。这么多年来,在我面前错面而过的女孩子岂止成千上万!基本上每一个对我来说都是我“生不逢时”错过的(除了我抱回家的那位)。想到这点,也就心平气和了。 :-)

  62. 东邪西毒123

    今天真是一个大大的惊喜!

    不只是因为帅哥,还因为你的生花妙笔.艾米,我爱死你了!

  63.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海鸥,为了避免你和风儿又掐起来,我来试着告诉你美人鱼的方位吧(说实话,可能因为先入为主的关系,我怎么也找不到你说得骷髅头,满眼都是mermaid的清秀侧脸)。

    其实就在石头左下方凹进去的一块儿,那些zig zag的不规则边缘正好构成了侧脸的五官,你有可能会像我一样一时只能看到那个骷髅头,尽量集中精神,尽量想象那方岩石的边缘是眼窝,鼻子,嘴唇。等你看出来了,别太惊艳了哈。Good Luck!!

  64. 谢谢艾友友的经典回放夜。

    静秋初见老三的那一幕,我看了N遍,可还是心悸不止。

  65. 海鸥,不好意思,我说错了,千万不要把石头的不规则边缘看成五官,那个侧脸其实要稍微往左方更近水些,她的下巴正好在最下边突出的那块尖石的上方。

  66. 说来也奇怪。在没认识艾米前,去中国店买菜从来都是“目不斜视”。该买嘛买嘛,买完就走。现在有点不一样了,觉得艾米故事里这么多帅锅,大部分都潜伏在米国,怎么着也得”歪打正着”撞上一俩个饱饱眼福。所以有时会”心怀鬼胎地东张西望”一下下。到目前为止,仍然一无所获。冤啊!

    --握手! :)

  67.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可爱的辣妹,难道真有可能把美女看成KLD的?我因为美人头是一眼就映入眼帘, 所以当海鸥说找不到,还耸人听闻地找出什么KLD, 就觉得他故意捣乱, 所以跟他一路掐将过来。看来我冤枉他了,跟海鸥握个爪!

  68. 这集看得我感动极了。。。被景色感动,被昏鸦的浑然天成的气质感动,被贺飘的感觉感动。想哭。 :)

    很期盼下集。到底会是个什么样的故事在等待着贺飘呢?

  69. 树叶与树叶之间,仿佛精确计算过,都留着一点空隙,使每片树叶都拥有一片属于自己的蓝天,都可以在微风中自由地轻舞飞扬。

    发际线坚守在前额,绝没后退半步,甚至有一绺特别勇敢的,冲出发际线,调皮地垂在眉尖。

    他的微笑有毒 !

    --精彩!

  70. 我总是在家理绿豆芽,因为我要做凉面,因为我跟他都爱吃凉面,因为我爱整洁,因为我受不了豆芽根从凉面里向我探头探脑。

    --这是在说上辈子的事吗?真的认识了一万年了?:)

  71.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这次真的是碰上了Mr.Right 了。

  72.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这次真的是碰上了Mr.Right 了。

    --希望如此吧。贺飘在感情上的事太不顺了。希望浑然天成是Mr. Right,而不是Mr. Right now. :)

    再说了,艾米的事情,我反正是吸取很多次教训了。咱心甘情愿,必恭必敬的等着艾米大人来继续忽悠咱。想听下回分解?乖乖的等着下回分解送到面前吧。 别费那个事去猜了。:)

  73. “太美了 ! ”

    艾米是写美的高手。 – zt

    So true

  74. 静谧海湾的图也很美呢,切合艾米的美文意境。

    在breezebrook和海鸥飞处的战斗中,我支持前者,我真的看到美人鱼了。对不住啊海鸥前辈。

  75. 回复shenmo的评论:

    我美人鱼和骷髅头都看到了。骷髅头就在美人鱼的额头上。两个都对。 :)

  76. 回复果儿的评论:我也是以前不怎么留意周围的人,现在每天坐电车也是到处看看,有无帅哥美女。

    不过说真的,我觉得日本的帅哥比美女好看,日本美女大多不自信,过多的修饰,好像打扮来只是为了讨好谁。而很多帅哥则帅得很不经意。不在意自己帅的帅哥才最帅。象Allen.

    艾友友的男主角出场总结的真好。每次看到两艾第一次在楼梯相遇,Allen的笑声,艾米的动心。都让我回味无穷。

  77. 每天上下班的路上, 沿着山间的小路, 迎面扑来的是满眼的秋色,美不胜收。

    可今天却出其不意的下起了鹅毛大雪。 第一次见十月雪, 很兴奋啊!:)

  78.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我还照相了, 想贴上来让大伙瞧瞧,这像话吗?

  79.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还照相了?! 好, 赞一个!

    下初雪的时候, 你想吃什么?

  80.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又想来勾引我?你欠我的上两顿还没吃着呢。不过等我玩回来, 你倒可以请我吃顿麻辣火锅。真希望辣妹也来噌。

  81.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No problemmmm :)

  82.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咦?怎么这么巧,我正好请了朋友明天来我家吃麻辣锅(我以这个成名的,嘿嘿),要不你跟小河一起来吧!!!:)

    10月份就下雪了,你们那儿每年都这样吗?我们这儿今年4月下了两场雪,圣诞从来都不是白色的(至少我待的这8年里没有过)

  83.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This is my first Oct. snow :)

  84.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我照了几张PP想给大伙儿瞧瞧, 可s活贴不上, 正交由qqxh处理呢。咱们连吃火锅都想到一起去了,难道前世真有那么点暧昧?

  85.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回错了, 应该是给Spicycookie的。

  86. 秀一秀breezebrook拍的雪中红叶。

  87.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你怎么选了一张我最不喜欢的?火鸡散步的那张呢?

  88.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换了, 这张图如何?

  89.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可以和海湾的贴图媲美了, 至少可以得第二名。

  90.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静谧MM的是金秋, 你的是雪中金秋, 谁胜谁负还很难说哦 :)

  91. 小河,风儿:

    好美的红叶,正应了这章故事的意境。可是雪在la(读三声)里?

  92.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Click on the picture. Then 点击查看大图片.

  93.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看到了看到了,还看了另外两幅。好大的雪啊,这才10月份就这样了,要是到了Xmas不得雪深齐腰了?

  94.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是缘订三生,嘿嘿(挤眼)

  95.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雪最大的是我刚来的那年。 那时我们和好几个留学生一起share一层在校区的一幢旧楼。早上起来一看,找不到停在马路边的破车了。只看见一鼓包一鼓包的绵延不断的停车线。同学们轮番奋战,数小时后挖出一条通道到路边,人一走进去, 就跟进了地道一样。如果说刚开始还觉得好玩的话, 等到N小时后刨出了破车,柔着不知还在不在的耳朵,进门听室友说“哇, 你的脸怎么跟煮熟了一样”时,就不是好玩, 而是好委屈了。

    现在好多了,知道怎么对付恶劣天气了。 实在不行, 把不算太破的车趴库里。辣妹, 你要有时间,带着你们家LD来这过圣诞,我带你们去看世界上最大的圣诞树。

  96.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好奇地, 弱弱地问一句, “缘订三生”的辣妹偕同她LD和你一同去看“世界上最大的”圣诞树, 那谁是“电灯泡”呀?

    表打我, 我逃。。。

  97.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为了不引起误会,我们(你们家,我们家)及辣妹家浩浩荡荡去看圣诞树吧(就知道你在吃醋)。

  98.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嗨, 管她们呢!

    不过艾米这篇是越来越好看了 :)

  99. Xiaohe and Fenger,

    You won’t believe this – it’s 20:41 in Britain, and it’s SNOWING now in the area I live!! it’s as heavy as it showes in your pp. I can’t believe this! We were just talking about this earlier on and now it’s snowing here. It had never snowed this early in the year before. OMG!!!

  100. 又出去看了一会儿,太激动了!!

    谢谢风儿,我接受你的邀请,等经济好一些我们又能开始四处乱窜活动的时候,一定要去你那儿过个白色圣诞节看最大圣诞树!小河莫吃醋,咱们一起去哈!!

    雪还在下,又大又密。。。

  101.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PP为证。 Take PP now!

  102.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正在charging相机电池,活该之前一直懒啊。不过还在下。。。希望电池充好之前不会停。。。

  103.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你终于成功了!

    看来你那来的更气势汹汹!

    我们这的已经化了, DD非常不happy.

  104.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拍了好几张,就这两张还能看看。黑灯瞎火的夜晚,雪静静的下(有那么点儿意思哈)。。。

  105.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愿皑皑白雪伴你做个好梦!关灯,Night!

  106. 这雪下的。。。看得我好冷。 :)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