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30)(儿童不宜)

恋爱多久才可以上床?

WHAT ?这也成其为一个问题?既然是恋了,爱了,上床不上床岂不是随心所欲的事?

或者“随欲所心”?

跟着欲望走,跟着感觉走,想上床就上,不想上就不上。

跟着谁的欲望走?跟着谁的感觉走?数据表明,男人通常在一周内就想上床了,而女人通常要三个月才会想到上床的事。跟男人的感觉走,还是跟女人的感觉走?

呃 -- 这 -- ,谁的感觉不重要,重要的是“恋”与“爱”。有恋有爱,没感觉的可以产生感觉,有感觉的可以克制感觉。恋爱中人,只要是出于爱,上床不上床,都是天经地义的事。

算了吧,高谈阔论谁不会?纯理论谁不会?能解决实际问题吗?实际的问题就是:究竟跟着谁的感觉走,非常之重要,一招不慎,全盘皆输。

看看知心姐姐是怎么说的:千万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上床,男生们对于轻易得手的都会轻易放弃 --

切,吓唬谁呀?只要看看这“男生”二字,就知道是哄小孩子的。咱们约会的是“男熟”不是“男生”, OK ?

过来人的忠告:不要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上床,因为,你会失掉他,失掉他的速度和你对他的心仪程度成正比 --

过来人?从哪儿过来的?从约会过来的?约过几个?每个约过几次?不约个七八上十个,不约个百次千次的,谁能得出这么严肃的结论?还连速度都计算出来了?

现今网络上,什么样的格言找不出来?看我的:性是你抓牢一个男人或者一桩爱情的工具。怎么样?你老土了吧?还在把上床当作女人的牺牲和奉献?错,现在上床已经不是牺牲和奉献了,而是 --

( 慢着慢着,这个好像也太糊弄人了。要按你这说的,咱不是应该抓了满手男人或爱情了吗?在哪?男人在哪?爱情在哪?一二三四五,六七八九十,咱都有过性,但什么也没抓牢,无论是男人,还是爱情。这不到现在还两手空空的吗? )

一个人去井边,遭了一次蛇咬,就连续十年害怕井绳,还祥林嫂一样告诫别人见井绳就逃,这也太 -- 以偏概全了。

一个人去井边,碰见一只青蛙,糊里糊涂亲了一口,青蛙变成了王子,两人堕入情网,结为伉俪,百年好合,于是逢人就鼓吹井边自有好姻缘,这也太 -- 以偏概全了。

以偏概全不行的,个案不能说明问题的,拿统计数据出来 !

中国情爱网络调查报告:

http://linyiz.blog.hexun.com/6371162_d.html

调查事项:“你和他 / 她在认识多久后上床? ( 以最短时间计 ) ”

( 共有 12506 人参加 )

14.99% 1 个月 
14.24% 3 个月 
13.64% 确定婚姻关系之后
12.51% 视环境及情境状况  
11.59% 半年  
9.70% 1 周 6.81% 1 年 
4.38% 1 天  
3.32% 1 个小时

呵呵,势均力敌,看不出谁更主流。

认识一个小时就上床,太短了点,只有天雷遇到地火的那种才行 -- 或者是嫖娼的。

确定婚姻关系之后才上床,太长了点,只有我妈那代人才会那样 -- 或者是性冷淡的。

这是两个极端,中间的各种情况,都算正常。

个人数据,无私奉献,供大家参考:

谁 | 认识多久约会 | 约会多久上床 | 谁主动

1 、印尼人 | 一个暑假│ 六个月│ 互动

2 、中东人 | 两年 │几个月 ( 不算约会,偷情来著 ) │互动

3 、大学同学 | 三四个月│ 一两个月后 │ 我主动

4 、坏蛋 | 一两个月 │ 一两个月 │他主动

5 、一夜性那个 | 一年后 │ 没约会 │ 我主动

6 、印度人 | 认识就约会 │约会就上床 | 他主动

7 、美国人 | 认识就约会 │约会就上床 | 他主动

8 、加拿大那个 | 两周 │ 三个月后 │ 互动

9 、网上认识的,做爱电闪雷鸣那个 | 四五个月 │ 见面就上床 │ 互动

10 、网友 | 网上谈了一两个月 │ 第一次见面就上床 │ 他主动

11 、网友 | 网上谈了一两个月 │约会三四个月后上床 │他主动

12 、网友 | 网上谈了一两个月 │ 约会两个月后上床 │ 他主动

不同之处:上床时间不同
共同之处:全都无疾而终

专家献技:先学会拒绝,学会说“我还不想”,“我还没准备好”“现在不是对的时间”“我希望关系发展的慢一点”等语句,当你懂得说、不惧怕说、经常说之后,和某人在一起时突然不想再说这些,那么,应该就是一切 OK 。

啧啧啧 ! 专家就是不一样 ! 说得多透彻 !

一瓶红酒,两个高脚杯。

他斟酒的姿势很优雅,端杯的手法很消闲,饮酒的模样很随意,沾过红酒的双唇很性感。

浓眉,深邃的眼睛,挺直的鼻梁,饱满的额头,比上次在公园看见的他至少年轻了七、八岁。

一个人的相貌怎么可以有这么大的变化?灯光的缘故?心情的缘故?情人眼里出 — 潘安?

厨房中间是一个大大的 island 。他坐在窄的一头,靠过道,我跟他坐成 L 型,靠近他。

他身上散发出一种香气,不是临时洒上的香水气味,也不是常年使用名贵香水后,浸润在皮肤和毛孔里的余香,而是一种自然的,由内向外幅射的,仿佛与生俱来的香气。

深深一吸,沁人心脾。

他微微一笑,解释说:我一直在练香功 --

哇,香功 ! 世界上竟然有这么神奇的功夫 !

他由金变银,侃侃而谈。侃他的成名作,励志片。

一个年轻人,赤手空拳,孤身一人到美国来打天下。

寄住在一对美国老夫妇家里。

求学。教拳谋生。

改专业,拿博士。

( 画外音:呵呵,我曾经认为只有钱学森、杨振宁、李政道那样的人才能拿博士学位。没想到我也拿到了一个美国的博士学位。 )

进赫赫有名的 F 大工作。

二十年的奋斗史,一个个震憾人心的画面,像一阵飓风,横扫一切如卷席。

( 影片结束,导演真身上场 ) 我写毕业论文那会,去搞社会调查,遇到一位台湾的将军 -- 将军已经退休,有过辉煌的一生。我最喜欢跟他谈人生,谈理想,谈追求。将军告诉我:就走自己的路,永远不要停。别人跟得上最好,跟不上就不是一路的。

( 格言 ! 如雷贯耳 !)

将军的人生观对我影响极大 --

切入画面:他在崎岖的山路上箭步如飞,身后跟着一大群人,渐渐的,那群人开始有人掉队了,三个五个的,越掉越多,最后,所有的人都掉了队,远远地拉在后面,变得像蚂蚁一样大小了。而他,仍然箭步如飞。他的前面是宽阔的道路,胜利的朝霞。他的背影倔强而英勇,但也有一丝孤寂 --

( 太感动了 ! 多美的画面 ! 导演,你为什么这样看着我?眼睛这么亮,这么大,充满信心,充满期待。我,我发誓:我这辈子一定要一直陪著你走。 )

你 -- 帮我按摩一下好吗?以前在国内比赛的时候受过伤 --

好的。

去哪呢?

就在 -- 客厅的地板上吧。

地板上?也行。

你先教教我吧。我不会按摩。

OK 。瞧,肩膀上,这样,这样;背上,这样,这样 --

( 微热。酥麻。发软。这就是传说中的点穴吧?我被点了穴了。嗯 -- 很舒服,接着点,接着点。 WHAT ?这么快就 -- 点好了? )

再教教,人家还是不会嘛 --

You are pretending --

( 报告导演,这次可不是女主的问题了,是男主这句话太 -- 太 -- 破坏气氛了 -- )

男主俯卧在地板上,令人遐思无限。

女主走过去,把手放在男主背上,开始按摩。按著按著,女主激动起来,整个人趴在他身上,抱著他的背。小狗也跑过来凑热闹,亲亲这个,闻闻那个 , 忙得不亦乐乎。

男主把小狗推开,站起来,拉著女主坐到沙发上。女主先坐下,男主坐在女主旁边。

女主没动,男主也没动。

然后男主伸过手臂,搂著女主;女主歪过去,搂著男主。女主仰起下巴,男主凑上来,开始很霸道地舌吻女主,他的舌头很硬,顶著女主特别舒服。同时他的两只大手从衣服下摸上来,一下就握住女主的两个乳房。女主一惊,因为那才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但他的这种霸道一下就让女主特别激动起来,感觉整个人被他 taking over, 想做他的宝贝。。。

( 男主 ) 去楼上吧 --

( 女主 ) 好的。

男主宽大的床上,背后是那幅慵懒的美女画像,仿佛一个刚满足了情欲的女人,即便是看着丈夫跟别的女人做爱,都不想费劲去干涉。

男主女主继续亲热。男主抓著女主的手放到他那里,女主就恭敬不如从命了。

男主想进入,女主说:不要吧,还不熟。

男主成俯卧撑姿势僵住。女主的手继续一上一下运动。男主翻身仰卧,眼睛微闭,低声呻吟。

翻来复去亲热了一段时间,两人躺在床上聊天。聊著聊著,女主轻轻拉过男主的手,慢慢的把手指叉进他手里。十指紧扣。刚叉进去时,男主全身大大的颤抖了一下,好像中了电击。

( 男主 ) 你想要我的心吗?

( 女主 ) 不想。

93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30)(儿童不宜)

  1. sofa.

  2. 先顶,先看,后跟贴。好看!

  3. 数据表明,男人通常在一周内就想上床了,而女人通常要三个月才会想到上床的事。

    》so soon?

  4. 千万不要在第一次约会时就上床,男生们对于轻易得手的都会轻易放弃 —

    不要在第一次约会的时候上床,因为,你会失掉他,失掉他的速度和你对他的心仪程度成正比 —

    》agree! men’s logic: if she can do this with me, she can do it with everybody.

  5. 不同之处:上床时间不同

    共同之处:全都无疾而终

    》how sad!

  6. 梦里飘向你

    ( 男主 ) 你想要我的心吗?

    ( 女主 ) 不想。

    ???????

  7. 梦里飘向你

    同时他的两只大手从衣服下摸上来,一下就握住女主的两个乳房。女主一惊,因为那才是他们第一次亲密接触。

    ?!?!?!

  8. 梦里飘向你

    男主想进入,女主说:不要吧,还不熟。

    #$#%^%&*&@!##@$

  9. 梦里飘向你

    男主女主都不像艾米作品里的人!

    我要改名了!

  10. 是男主开始的“You are pretending“这句话有了隐患让女主后来对男主的“你想要我的心吗? ”回答“不想“的吗?

  11. 女主轻轻拉过男主的手,慢慢的把手指叉进他手里。十指紧扣。刚叉进去时,男主全身大大的颤抖了一下,好像中了电击。

    ( 男主 ) 你想要我的心吗?

    ( 女主 ) 不想。

    —– #$#%^%&*&@!##@$ 又一个受过伤的男人,飘妹妹可别因此心灰意冷了

  12. 回复梦里飘向你的评论:

    男主女主都不像艾米作品里的人!

    我要改名了!

    –改成什么呢?梦里不飘向你? :)

    男主女主都已经是艾米作品里的人,何来不像艾米作品里的人一说? :)

    你好象认为艾米写的都是相同类型的人。可艾米自己说过她写的都是生活里发生过的值得她写的故事。难道你觉得艾米认为值得她写的故事里的男女主角都是同一类人?

  13. “将军告诉我:就走自己的路,永远不要停。别人跟得上最好,跟不上就不是一路的。”

    这话跟所有格言一样,听上去非常激动人心,很鼓舞人,但认真想想,却不知道在说

    什么:)

    往哪儿走?哪方面的?什么是跟?事业上,是不是说昏鸦不断提高太极拳技术,那

    些学生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不是一路的?或者爱情上,昏鸦会一直往前(HOW?),

    情人跟得上就跟,跟不上就不是一路的?:)

    但这种话在那样的时候说出来,很能蛊惑女孩子的心:)

  14. 看来昏鸦还是爱说话的,不过他爱的是SPEECH,而不是CONVERSATION。他自己做主角

    说话的时候,很能侃侃而谈,但跟女主说话的时候,就寡言少语,似乎也不是一个耐

    心的听众。

  15. ( 男主 ) 你想要我的心吗?

    –这句很国粹:)

  16. “他身上散发出一种香气,不是临时洒上的香水气味,也不是常年使用名贵香水后,浸润在皮肤和毛孔里的余香,而是一种自然的,由内向外幅射的,仿佛与生俱来的香气。

    深深一吸,沁人心脾。

    他微微一笑,解释说:我一直在练香功 — ”

    –真有这种事?

  17. 男主想进入,女主说:不要吧,还不熟。 — 这句也比较经典,哈哈

  18. “专家献技:先学会拒绝,学会说“我还不想”,“我还没准备好”“现在不是对的时间”“我希望关系发展的慢一点”等语句,当你懂得说、不惧怕说、经常说之后,和某人在一起时突然不想再说这些,那么,应该就是一切 OK 。”

    –如果一开始就不想说这些话呢?:)

  19. 估计艾园有飘MM这种经历的很少,大多是一生只跟一两个异性有过性关系,说不定大多只跟一个异性有过性关系。按洪晃的理论,大多属于“白活”性质:)

  20. 我跟“梦里飘向你”同学有相似感觉,这个昏鸦有可能不是男主,或者说不是女主的真命天子,因为艾米的故事里,女主跟自己的真命天子之间的性爱场面,都是写得如诗如画的,而飘MM跟昏鸦之间的性爱场面没有达到如诗如画的地步。

    回想一下“至死不渝”,我感觉这个昏鸦有点像是处于卓越的位置,不能说不是男主,但不是女主的真命天子。

  2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大多属于“白活”性质”

    哈哈, 你这不是鼓励出轨吗?

  22. “十年忽悠”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她在书上看到过好些故事,男生第一次做爱,常常是壮志未酬身先死,慌得还没短兵相接就一泻千里。但ALLAN 好像一点也不慌张,他把她抱起,放到她床上,慢慢解她的纽扣,慢慢吻她,从她的脸她的嘴吻起,吻到她的颈子,她的耳垂,她的胸,然后他象个小孩子一样吮她的小宝贝,使她心痒难熬,情不自禁地紧抓着他的头发,一会要推开他的嘴,一会又把他的嘴按在那里。他后来开玩笑说,以后要先剃光了头发再跟她做爱,不然被她扯成个瘌痢头了。

    她不记得他究竟这样吻了她多久,她只记得自己体内好像要伸出一只手来,把他整个人都抓进去,她对他喃喃着:“COME ON,BABY,COME ON。”他问:“YOU READY?”她闭着眼睛乱点头。他用他的手去问小妹妹,她很羞愧,因为小妹妹一定有点泛滥成灾了,她自己都能感觉到。然后她感到他离开了她一会,大概在脱衣服。再然后他躺到她身边,他赤裸的身体贴在她身上,他腿上的汗毛擦着她,使她冲动得全身颤栗。

    他把她搂在怀里,她能感觉到他那个地方又热又烫地贴着她。她想用手去感觉一下,但他不让,说:“DON’T。LET HIM CALM DOWN。”然后他开玩笑说,“知道不知道‘一触即发’这个成语怎么来的?”他跟她聊了几句不相关的话,大概是在“CALM DOWN”。

    然后他又开始吻她,现在她不再闭着眼,她想看着他,记住这个一生中仅有一次的时光。他想去关灯,被她拦住了。他微笑了一下说:“会疼的,怕不怕?”她摇头。他说:“TELL ME IF IT HURTS。STOP ME IF YOU DON’T LIKE IT。嗯?”她点头,紧张地等待他。

    她感觉他在试图进入她,但他不是长驱直入,而是进进退退的,试几下,就问她疼不疼,她摇了头,他就再试。那种有水喝不到的感觉使她如骨鲠在喉,差点就要问他怎么象个小脚女人,畏畏缩缩,裹足不前,但他突然把两手伸到她身下,向上兜住,他的人用力压了一下,她感到一种前所未有的充实和快意,她知道他进去了,但她没觉得撕裂的疼痛,她担心地想,是不是我的处女膜早就因为骑车和练体操弄破了?他会不会怀疑这不是我的第一次?

    有好一会,他都没有动,只是伏在她身上喘气。她好奇地问:“THAT’S IT?THAT’S ALL?”他发窘地笑了一下,说“你真是个急性子”。然后他开始温柔地动作,然后又停下来,伏在她身上喘气,吻她,吻她的小宝贝,然后再动。她不记得他这样反反复复了多久,因为越到后来,她的人越激动,大脑越糊涂,直到她感觉到一种从来没有体会过的痉挛从体内涌起,一种难以描述的快感从那个地方弥漫到身体的每个角落,使她无法控制地抱紧了他呻吟,他才加快了步伐加大了力度,然后她听见他在她耳边轻声叫道:“I’M COMING,BABY,I’M COMING!”

  2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不是我鼓励出轨,是洪晃鼓励出轨:)

  24. “山楂树之恋”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这是常识,书上也有的嘛—”他让她的手按在他那个又热又硬的地方。

    她惊慌地问:“你—发烧?肿了?”

    他摇摇头,仿佛呻吟一样地说:“你—别怕,我没事,它能这样,说明我—暂时还不会—-死。你—握住它,它—喜欢你—握住它—”

    她握住它,她的手很小,只能握住一部分,她轻轻捏它一下,它就退一下,而他则抖一下。她说:“它好像不喜欢我—握它,总在往后退—”

    “它—喜欢,它不是在退,是在跳—-。记不记得—-那次—在江里游泳?我看见—-穿游泳衣的你—它就成—这样了,我—怕你—看见,只好躲在—水里—”

    她好像一下明白了很多事情,追问他:“那—你那次背我—过河的时候,它是不是—也成这样了?”她见他闭着眼点头,又问,“但是我那天没穿—游泳衣呢,它怎么也会—-”

    他笑了笑,突然搂紧她,在她脸上到处吻,仿佛狂乱地对她说:“我只要碰着你,看着你,想着你,它就会成这样—-抓住它,抓紧它,不要怕—”

    她还没弄明白他在说什么,就感到手里一热,他好像在抽搐一样。她想肯定是她捏得太紧了,她想松开手,但被他的手抓住,松不开。她只好用另一只手去搂他,发现他背上象下雨一样,全都是汗。她着急地问:“你—没事吧?你—是不是—很难受?要不要—叫医生?”

    他摇摇头,过了一会,才低声说:“我没事—我很好—,刚飞到—天上—极乐世界—-去了一次,是你让我飞的—-,跟你在一起—我就—-想飞—–。我好想—带你一起飞—-但是—我的翅膀—-折断了—-不能陪你飞多久了—-”他拿了条毛巾擦她的手,“是不是觉得好恶心?不要怕—-那不脏,那是—-做小娃娃的东西—”

    她也找了一条枕巾,擦他的背和身子,觉得“它”就是他身上的水笼头总开关,稍稍捏了一下,就捏得他满身汗水,连被子都打湿了。她把被子翻个面,然后像他刚才那样,伸一条手臂给他做枕头。他躬着身子,躺在她怀里,精疲力尽的样子。她见他连头发都汗湿了,知道他的飞翔一定让他很累,就心疼地搂着他,让他睡觉。她听着他均匀而轻微的鼻息,也沉入了梦乡。

    睡了一会,她热醒了,怀里的他象个火炉子一样。她想,两个人睡真好,平时一个人睡总是睡不暖和,连脚都不敢伸直。现在她觉得全身热烘烘的,毛衣毛裤到处都象有针在锥她一样,里面穿的背心式乳罩也箍得她很不舒服。她妈妈教她的,睡觉要把乳罩扣子打开,说束缚太很了,会得乳癌的。她想脱掉毛衣毛裤,打开乳罩扣子,又怕惊醒了他,正在犹豫,他睁开眼,问:“你—没睡?”

    “我睡了,热醒了,想把毛衣脱了。”她摸摸索索脱毛衣,问,“你—想不想看我?你不是说—你没看过—-女的吗?你不是说你会—死不暝目吗?我—脱给你看—”

    “你不用这样,我只是那样说说—-,人死了,暝目不暝目—都一样—”

    “你不想看我?”

    “怎么会不想?天天想,时时想,想得心里都长出手来了。但是我—–”

    她也像他一样,一件一件在被子里脱,脱了扔到被子上面,然后抓住他的手放在她胸口:“你也—用手看—”

    他象被火烫了一样,从她胸前把手拿开:“别,别这样,我—我怕我会—-忍不住—”

    “忍不住什么?”

    “忍不住—要跟你—-做—-夫妻才能做的事—–”

    “那就做吧—”

    他摇摇头:“你—以后还要—嫁人的,要跟人结婚的,我还是—把你—-完整地留给你的—-丈夫吧。”

    她坚定地说:“我不会跟别人结婚的,我只跟你结婚。你走了,我会跟你—去的,你想要做什么,就做吧—,不然—-你会死不暝目的—-我也会—-”

    他想了一会,用一条手臂搂住她,用另一只手慢慢“看”她。她觉得象被电击了一样,他的手抚摸到的地方,都有一种麻麻的感觉,连头皮都发麻。他用一只手把她两个乳房向中间挤,想一下都握住,但挤来挤去都没法把两个握住。他挤得她身体发软,下面好像有什么东西流出来,她慌张地说:“等等,好像—-我的老朋友—来了—别把床单搞脏了—-”

    他跳起来,衣服都没穿,就帮她找卫生纸,找到了,拿过来给她,说:“不够的话,明天商店一开门我就去买。”

    她看看床单,没见到红色,又抓张卫生纸擦了一下自己,也没见到红色,只是一些水一样的东西。她抱歉说:“我搞错了,上星期刚来过了的。”

    她没听到他答话,一抬头,见他赤裸着站在那里,正紧盯着她赤裸的身体,她看见了他的全部,她想他一定也看见了她的全部,她飞快地钻进被子,浑身发抖。

    他跟了进来,搂住她,气喘吁吁地说:“你—真美,发育得—真好,你这样斜躺在那里,象那些希腊神话里的女神一样。为什么你不喜欢—这里大?这样—高高的才—美呀。”他紧搂着她,喃喃地说,“好想带你飞—-”

    “那就带我飞—-”

    他轻叹一声,小心翼翼地伏到她身上。。。 “

  25. “不懂说将来”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她感到他的手在摸挲她两腿之间的地方,那里现在变得无比敏感,他的每个动作都使她发抖。然后他又吻住了她的嘴,再次把舌头深入进去,就在同时,她感到他的手指走到了那个隐秘的入口,在门外徘徊了一会,就向下压着,很顺利地滑了进去,像他的舌头一样,长驱直入,一伸到底。

    她几乎咬了他的舌头,因为他那样压着,使她感到一种说不出的快感,而且他撞到了什么异常敏感的地方,她不由自主地打了个激灵。他的修长的指头在里面灵活地动作起来,大拇指却在挤压外面某个很敏感的地方,内外夹攻,她克制不住地颤栗起来。

    他一直吻着她的嘴,而手里却不停地运动着。她觉得自己变成了一堆乾柴,堆得高高的,象那种篝火的柴堆一样,柴堆底下是架空了的,放了引火柴,洒了汽油,现在就只要有个火星,那个高高的柴堆就要轰轰烈烈地烧起来。而他的嘴和他的手正在柴堆的四周铺上一道道引火柴,象太阳的光芒一样,象车轮上的轴一样,从柴堆中心向四面八方辐射出去。

    然后他点燃了每一道引火柴,那些火正从四面八方向中心的篝火柴堆燃烧过来。

    引火柴的燃烧已经使她感觉炙热得令人呼吸困难了,她不敢想象,当中间那堆乾柴一下子燃烧起来的时候,那将是怎样的一种能量。她既害怕又期盼,嘴里咿咿唔唔的,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什么意思。她有一种预感,她就要体会到她从未体验过的高潮了,但她觉得这是在他手下产生出来的,总觉得很尴尬很害羞很不正常。她抓住他的手,想把它拉出来,但她拉不动。

    他松开了她的嘴,轻声说:“Baby, you are doing great! Let it come. I love you, baby, I love you.”

    他不停地重复着最后一句,而她已经无暇回答一句“ME TOO”了,因为那堆乾柴已经被点着了,她的身体内部一阵痉挛,一种前所未有的快感从紧裹着他手指的那个地方升起,沿着脊背升到背部和前胸,又沿着两腿向下蔓延,到达了身体的各部位,深入到身体的各层次,无论什么别的感觉都不能这样深入彻底地到达身体的每一处,她忍不住长长地“噢”了一声,紧紧抱住他。

    有那么一刻,她觉得自己失去了意识,只有她的身体在那种极度的愉悦中燃烧,她从来没想到性高潮会是这样的销魂蚀骨,更没想到这一切竟然是他的手指带来的。她不敢睁眼看他,怕他在笑她。

    他在那个柴堆被火点着的时候就停止了动作,给她充分的时间去完成一个燃烧的辉煌。他见她呼吸平稳下来了,便轻声问:“First time?”

    她闭着眼,红着脸,不答他的话。他的手指又慢慢动起来,他在她耳边说:“Baby, get ready to have another one!”

    她不知道自己究竟燃烧了几次,只记得他一次又一次地把那堆干柴点燃,而她就一次又一次的在极度愉悦中燃烧,好像把这些年积存没用的干柴都在这一天拿出来尽情燃烧了。每一次燃烧之后,她都觉得自己已经精疲力竭了,她央告他“NO MORE”,但他总是说“ ONE MORE”。

    最后,他终于把手指抽了出来,说:“给你留点力气开车回去。”然后他问,“You want me to come in?”

    她无力地点点头,他伏到她身上,她感到她的精疲力竭的身体正需要这样一种压力,象是一种按摩一样。他很容易地就进入了她的身体,她感到一种跟刚才相似但又不完全相同的感觉,他在她身体里面发烫,向四面八方挤压着。他还没动,她已经在颤栗了。

    他动了一会,就停下了,趴在她身上喘气,说:“你咬得太紧了,我快要忍不住了—”

    她心疼地说:“你不用忍的呀—”

    “我要你跟我一起来—”他一边动作一边吻她,她感到他又在她身体里堆放干柴,又在干柴的四周洒下引火柴,她听他气喘吁吁地叫道,“Baby, let’s go together!”然后他加大了力度,加快了速度,她很快被推上了高峰,她的身体咬紧他的同时,她听见他象小老虎一样在她耳边“噢”地长啸一声,猛地停了下来,他在她身体里有节律地膨胀收缩,她知道他也“来”了。

    他们两人仿佛昏迷了一样,一动不动地躺了很久。然后他仿佛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吻了吻她,说:“你现在不是傻呼呼的小女孩了。”

    “那我是什么?”

    “你是傻呼呼的小女人—-我的女人—-”

    她觉得他对“女孩”和“女人”的定义非常独特,但她很喜欢他这样定义。她问:“那你是我的—什么?”

    “我是—-你的COOK—-”

    她不解地问:“为什么你是我的COOK?”

    他笑了一下:“因为我的任务就是喂饱你—-喂饱你的两张嘴—”

    她有点吃惊,心想他一定是注意到她腹上的刀疤,知道她是生过孩子的,所以说要照顾她和她女儿。她又感激又紧张,鼓起勇气问:“为什么说—-两张嘴?”

    他有几分邪气地笑了一下:“你不是有两张嘴吗?”他吻了吻她的嘴,“这里一张,横着的。”然后他在她身体里鼓了一下劲,“这里还有一张嘴,竖着的—-”

    她忍不住笑起来。这一笑,使他从她身体里滑了出来,他从她身上翻下来,躺到她身边,搂住她:“BABY,你以后饿了就告诉我—-”

  26. “三人行”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他用两手从后往前搂着她,两个手象乳罩杯一样罩住她的双乳,两只手的拇指和食指捻弄着她的乳头,手掌却象揉面一样揉着她的两个包包,他的毛毛的嘴在她背上脖子上拱来拱去,还伸了一条腿到她的两腿之间摩擦她。她浑身上下都被他进攻,有种难耐的感觉,好像不哼哼就很难受一样,她忍不住呻吟起来。

    他好像被她的呻吟鼓励,更起劲地刺激她,一阵头晕目眩后,她感受到了那种奇异的梦曾给她带来过的奇异的感觉,她一阵欣喜,原来她也是常人一个,那种感觉也是可以人为地带来的,不必仰仗她那无法操纵的梦。

    她脑海里翻腾着一个奇异的画面,好像她是一个杂技演员,赤身裸体坐在一个高高昂起的炮筒里,等待着被发射到天空中去。然后金鼓齐鸣,掌声雷动,她被弹了出去,飞上天空,她在天空中翻腾,做着各种高难度的杂技动作,左空翻,右空翻,飘浮,荡漾,然后她跌落到一个安全网里,网在她这个自由落体的撞击下猛烈地上下抖动,然后幅度逐渐变小,最后终于停下。她静默地躺在网中,而他又来到网前,再次把她放到那个炮筒里去。

    她表演了几套“炮打活人”,感觉累了,喃喃地说:“我累了,让我躺一会 —- ”

    他调侃:“这就累了?还早呢 — ”

    她又累又贪图那奇异的快乐,听任他把她放进炮筒里,然后又怕又爱地等着被弹出去,再然后一声呼啸,她“啊”地尖叫着被弹到空中。。。

    表演结束的时候,她觉得前所未有的疲乏,但是一种极度愉悦之后的疲乏,一种身心极度放松的疲乏,她一下就沉入了梦乡。

  27. 果真有儿童不宜,老a同学你太神了!爱你艾米!(刚看了个题目就这么激动真没出息啊,PIA飞。。。)

  28. “至死不渝”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黄海更正说:“那就把我的话改成‘只看见我爱的人,和他们同情关心的人,和他们同情关心的人同情关心的人 —- ”他突然说,“我把你的奶回掉了 ,我再来把它吸出来吧 — ”

    “你能 — 吸出来?”

    他骄傲地说:“上次不是我吸出来的吗?”

    她被他吸得春潮泛滥,伸手去探索他,发现他还是不那么硬,但她湿得厉害,所以没费多大劲就把他安排进了她的城。他的人弱弱的,动作缓缓的,不时停下喘气。她很心疼他,怕他累了,想提出不做了,但又怕他想做,从卓越的例子来看,男人应该是最恨中途被打断的,一旦起了那个心,哪怕做完就会死也要做到底。

    他不好意思地问:“我是不是 —- 像个 —- 老头子?”

    “不像,我喜欢这样 — ”她的确喜欢他那种慢慢的轻轻的运动,很甜蜜,像在吟诵一首抒情诗歌,而太剧烈的撞击,就像从大喇叭里喊口号一样,震耳欲聋,几下就把人搞麻木了,搞不好还留下永久性伤害。

    她把她的感觉告诉他,他很喜欢她的比喻,从那以后,凡是他轻抽浅送的时候,就说是在“吟诗”,大刀阔斧之前就宣布一声“大喇叭来了”。

    她怕他太累 ,又伪装高潮。他还是那么好哄,又被她抛砖引玉了。但她被他燃烧起来的火焰还没熄灭,聚集在体内有点难受。她无声地拉起他的手,委婉地引导他的手指进入她的身体。虽然是赝品,名声没有正品大,但用起来并不比正品差。就她的身体来说,她好像对赝品反应更灵敏,可能是因为赝品的运动不仅限于进进出出,而且能屈能伸,还可以向四面施加压力,说明赝品流行的秘诀在于“模仿正品,超越正品”。

    他是个好学生,悟性挺高,学得很快,很快就知道她哪块该擦,哪块该压,哪块该又擦又压。她情不自禁地哼叽扭动,而他则惊异于自己迅速练就的一指神功:“这样 — 也行?那怎么还有为 — 阳萎离婚的人?”

    她不答话,只紧紧吻住他。他练了一阵“单舌独指”神功,终于把她送上高峰,她松开他的嘴,呻吟着,绷直了双腿。他仿佛被她激发,爆发了狮虎神威,说声:“我来了。”一翻身占据了有利地形,直袭军事要地。

    她的高峰期还没消退,积攒了大半年的潮水正一拨一拨地涌来。他还在攻城,她的下一拨潮水就又到了,紧紧一夹,把他堵在城外。

    他急得直叫“等等我 ! 等等我 ! ”

    她叫他:“你快进来呀 ! ”

    “你快开门呀 ! ”

    她屏住呼吸,抵挡着潮水的袭来,里应外合引导他入了城,他刚动了几下,她的下一拨潮水又到了。她愉快地呻吟着,上面紧紧抱住他,下面紧紧咬住他。他停下,坚挺在那里感受她的极乐,开心地说:“好啊,原来你以前是在骗我 ! ”

  29. “至死不渝”女主与真命天子的性爱场面:

    ———————–

    然后她让他把衣服脱了,仰躺下来,她伸出手去触摸他那个地方,吃惊地发现竟是软软的,软得可以对折,她有点伤心,问:“你 —- 不喜欢我?”

    他自惭地说:“不是,是我 — 平时压抑得太厉害,已经有点 — 硬不起来了 — ”

    “干嘛要压抑?难道你不知道压抑过度会 —- 弄成这样?”

    “我成心弄成这样的 —- 反正 — 永远都 — 派不上用场 — 弄成这样 — 不是更好吗?”

    “你还才这么年轻,怎么就说永远 — 派不上用场呢?”

    “你都 — 结了婚了 — 我还有什么 — 用场 — ”

    “但你自己也可以 — 帮自己 — 的呀 — ”

    “以前有过 — 但那样总是会 — 想到你 —- 心里就很难受 —- 难受好几天 — 还不如不那样 — ”她心疼地抱紧他,他开解她说,“其实 — 多想想工作学习 — 多参加体育运动 — 可以转移注意力 — 冲淡那种念头 — 自从你结婚之后 — 我差不多 — 没再 — ”

    她用手抚摸了一阵,仍然不是那么坚硬。他更惭愧了:“看来我 — 是真的不行了 —- 我没想到会有今天 — ”

    她爬到他腿那里,俯下头去,一口衔住他的东西。他“啊”地叫了一声,浑身都抽紧了,一边拉开她一边着急地说:“燕儿,你这是在干什么?你这是在干什么 —- ”

    她没答话,只一个劲地吮吸,用舌头舔那些沟沟坎坎,他大口地吸气,不停地叫:“燕儿,别这样,别这样 —- 快别这样 —- 我 —- 受不了啦 — ”

    她松开嘴,得意地说:“我就是要你受不了 ! 你有办法把它整下去,我就有办法把它整起来。”说完又低下头去,含住它,把她所知道的各种技巧都使了出来,但那家伙最多只有七八成硬。她犹豫了一下,又吮了起来,还用牙齿轻轻地咬,用舌尖钻进那个开口处去舔。

    他呻吟着,低声叫着“燕儿,燕儿”,过了一会,他突然叫了一声“快放开 — ”,就爆发了。

    她停止了动作,静静地感受他在她嘴里跳动,每跳动一下,他就叫一声“燕儿”,等到他喷射完了,她还让他在她嘴里停留了一会才让他滑出去。她下床披上棉衣,到厨房去把嘴里的东西吐在水池里,然后掬水漱口。

    他跟到厨房里,从后面抱住她,低声说:“对不起,对不起 — ”

    她推着他往卧室走:“傻瓜 ! 你冷不冷呀?就这么跑出来,感冒了怎么办?快回被子里去,找个东西把身上的汗擦擦 — ”

  30. “同林鸟”是从男性角度写的,性爱场面似乎没有其它几个故事如诗如画。

  31. 艾米这些故事里的性爱描写,共同点是如诗如画,给读者以美的享受,开启读者对性爱的欣赏,公开表示看了艾米的小说变得ENJOY SEX的读者不止一个,暗中有这个体会的想必更多:)

    但这些性爱描写又绝不雷同,每个场面都美得有自己的特色,人物的性格特色从中得到最真切的表现。

    艾米:调皮,活泼,风趣,幽默,看过很多乱七八糟的书,对性爱是“理论上的巨人,行动上的矮子”,一句That’s it? That’s all?不仅让ALLAN发窘,也让读者过目不忘。ALLAN的温柔体贴,加上在艾米这个小调皮鬼面前总有点发怵,不是十分放得开,也十分迷人可爱。

    静秋:有与老三共同赴死的决心,但对性爱知之甚少,问话都是那么天真单纯,而性爱知识相对丰富的老三又想讲解,又讲不清楚(也不能全讲清楚) 的憨态也很可爱。死亡的阴影笼罩着一对恋人,读者看得百感交集。

  32. 飘M太逗了,内心活动很有点儿无厘头,喜欢ing:)。

    大神早有预谋啊,先用自己的励志片让小姑娘心存崇拜,然后又用身体有伤需要按摩激发母性情怀获得身体的碰触,中间不断散发体香尽情诱惑(有时男人好闻的体味比英俊的长相还来得性感),真不愧我一直称你为大神啊!这种情形下飘M还能保持清醒说“不能”,更是佩服佩服!

    期待下文,看飘M是被彻底吃干抹净呢?还是大神被一句“不能”雷到一蹶不振,嘿嘿嘿。。。

    加油艾米!!

  33. 海伦:结过婚,有过性经历,生过孩子,但却没有品尝过性爱的快乐。BENNY,年纪不大,经验不少。美国长大的孩子,没有处女情节,但却十分在意自己的性技术,一心一意要让海伦成为一个“真正的女人”—品尝过性爱快乐的女人。他的餐馆厨师身份,使他连性爱都用厨房术语来比喻,真可谓“三句话不离本行”。

    安洁:一心一意要得到老康的爱情,对是否能有性快乐并不在意,甚至以为自己与众不同,性的快乐要靠自己做梦得到。老康,有过婚姻和性经历,但对自己的不育十分在意,明知跟安洁的关系不可能长久,但在安洁的攻势面前节节败退(如果是老黄,恐怕是打死也不会迈出老康那一步的)。

  34. 石燕:跟前面几个女主都不同,她是曾经(与真命天子之外的男人)体验过性高潮的唯一一个女主,而她的真命天子在身体条件方面甚至不如自己的情敌(卓越),“软得可以对折”,石燕是艾米小说中唯一一个比男主性经验更丰富的女主,她以她的爱心,循循善诱男主,终于把男主培养成了一个做爱高手:)

  35.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谢谢友友老师把经典的性爱片断摘出来让我再次回味那一个个激动人心的时刻:)。 艾米真的是写得好,虽然直白但绝不低俗是故事中人物情感发展的必然,并非为性而性。说实话看着一个个故事里男女主经过那么多情感纠结挣扎好不容易要水到渠成,如果艾米真的因为某些卫道士而只是来个“关灯。。。”省略得带过我才真要郁闷的吐血呢 :)

  36. 艾米不同小说的性爱场面,写得如诗如画,从中体现出做爱的最高境界:因爱而做,做的是爱,越做越爱。这些场面也突出表现了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不仅如此,每个故事的性爱场面都有UNIQUE的比喻或意像:

    十年忽悠:地主老爷的田,长工种田;很多扣子的睡衣,伤兵老爷的性爱姿势

    –风趣幽默

    山楂树之恋:飞,身上的水龙头,用手“看”对方的身体

    –浪漫凄美

    不懂说将来:柴堆,四面八方点燃的火种,向火堆烧过来,最后柴堆燃烧

    –炙热如火

    三人行:炮打活人

    — 空灵奇幻

    至死不渝:轻抽浅送:吟诵一首抒情诗歌;太剧烈的撞击:大喇叭里喊口号

    — 想象丰富

  37. 澄清:我没有白活!!嘿嘿嘿。。。

  38.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你好大的胆子! 不怕你LD发现了打你PP?:)

  39.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老师莫担心,我俩谈恋爱前当兄弟时一人一瓶二锅头痛诉情史时就都互相交待了个底儿掉:),嘿嘿

  40.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风儿,老果在29集下面发布你病倒的沉痛消息,我特来致以崇高的慰问与敬意,愿你战胜病魔恢复健康早日回到建设美国资本主义的大路上来。开玩笑,是不是真病了?如果感冒了的话,多喝开水多盖床被子,捂捂汗好的快。

  41.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老师莫担心,我俩谈恋爱前当兄弟时一人一瓶二锅头痛诉情史时就都互相交待了个底儿掉:),嘿嘿

    –侠女啊。 :)

  42.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澄清:我没有白活!!嘿嘿嘿。。。

    –握手。我不打算白活。:)

  43.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感谢艾老师的性福贴回顾。请问一下你怎么找贴这么快的?难道你把艾米的作品标了标签,信手拈来?

  44.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Breezebrook在婆家(借用她的话)里玩得开心得很呢。早把病忘了。:)

    http://blog.wenxuecity.com/myblog.php?blogID=21751

  45.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你牛!哈哈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倒觉得这样的第一次对他们俩很正常,熟男熟女,又都有比较丰富的经历,以后可能情调上做文章吧:)

    “你想要我的心吗?“ — 感觉这俩人且得忽悠一阵才有可能达到楼下那些男女主角那样的境界:)

    想想昏鸦同学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哈哈,还好碰上的是飘妹妹,要是碰上艾园的哪位同学,估计故事到这也就可以结束了:))

  46. The 男主 and 女主 are toooooooooo modern for me:)

  47. 艾米’s other stories happened in last century,70s, 80s, 90s. But this story happened in this century,the 21th. I know modern love is more like this story, but I like the love in the last century more.

  48.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辣妹, 谢谢你掂记, 我已经好多了,昨天最惨, 所以都没来报到。对你的experience表示由衷地嫉妒。不象我, 用LD的话说:逮住一个就不放,忒没出息。

  49.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握手。我不打算白活。:)”

    宝贝, 白活就白活吧, 好歹还活着;万一弄出点什么动静来,恐怕都活不成了。三思啊三思!

  50. breezebrook 你病了?奇怪,这么厚的皮还会感冒。虽然不信,还是问候一下先。]]>

  51. “嘿嘿嘿…我不光没白活,我简直就…嘻嘻嘻…”

    “他以为我是艾米,他是黄颜。”

    艾米会嘻嘻嘻吗?你应该是飘M,你LD是昏鸦,这才像话。

  52. 回复breezebrook 的评论:我LD确实“昏”,我们家一致认为他是个暴暴。

  53.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握手,老果!

    但也别为了不白活而错过了好姻缘哈:)。有时候没“白活”是因为一直碰不到能让你“白活”的那个人所以只有不“白活”着继续找“白活”。。。乱套了。。。这么一说,艾园的众多嚷嚷着“白活”的JM其实是好命滴,一抓一准儿,省却了多少在情海里浮浮沉沉等男人电话猜男人心所要浪费的时间跟脑细胞。Anyway, 祝你好运,我看好你噢!

  54. shenmo, 风儿,你们俩太可爱了,逗S我了,继续掐,我给你们加油!

    风儿,我沿着老果留下的脚印去Quinster那儿找你来着,没找着。身体恢复了就好,重感冒很痛苦的。

  55. 我觉得山楂精神的分析一针见血, 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男主侃侃而谈, 有时候沉默是金.

    ‘他斟酒的姿势很优雅,端杯的手法很消闲,饮酒的模样很随意’

    — 觉得有一丁点的卖弄. :)

    ‘男主成俯卧撑姿势僵住。’

    — 可能勾起了他曾经的失败体验: 在节骨眼上被拒绝!

    我觉得昏鸦跟艾米的其他男主角比较, 会是一个比较自我中心的人, 但是估计又没有卓越那么厉害. 存疑存疑. :)

  56.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怎么会找不到?赶快来吧, 最近形势越来越严峻, 正好需要援兵。其实94Quinster家。

    http://blog.wenxuecity.com/blogview.php?date=200901&postID=72005#mark

  57.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ZT: 我觉得山楂精神的分析一针见血, 很好解释了为什么有时候男主侃侃而谈, 有时候沉默是金.

    --我也这么觉得。照片是你儿子吧?都是小大人了,可以帮你打酱油了吧。你真有福气。 :)

  58.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我觉得昏鸦跟艾米的其他男主角比较, 会是一个比较自我中心的人, 但是估计又没有卓越那么厉害. 存疑存疑. :)”

    –精辟!我也有这个感觉.

  59. 回复非外星人:

    “男主成俯卧撑姿势僵住。’

    — 可能勾起了他曾经的失败体验: 在节骨眼上被拒绝!”

    看来男人也挺可怜的,有时女人率先激情奔涌,但等到把男人的激情也调动起来了,女人又不干了,估计没办法让女人设身处地体会男人”节骨眼上被拒绝”的尴尬和难受:),女人在这方面更能屈能伸,任何时候叫停,大概都不会有男人那么难受:)

  60. 回复11a的评论:

    “想想昏鸦同学还真是迫不及待啊,哈哈,还好碰上的是飘妹妹,要是碰上艾园的哪位同学,估计故事到这也就可以结束了:))”

    –米国人嘛,经常是先上床,后恋爱的:)好象谁提到过FRIENDS里的情节,一FRIEND听另一FRIEND说他爱MONICA,激动地说:我以为你们只是在做那个呢,原来你们相爱啊?:)

  61. 如果不是这些年来艾园一直反砸,砸跑了一些人,砸哑了一些人,砸醒了一些人,这个故事不知道要引起多少次道德审判会了:)

    分析人物的性格,经历,生活环境等,揣摩人物的心理,推测故事的走向,都是很正常的现象,但以前有些人搞的那种道德法庭式审判,或者冷血评论,就实在令人反感.

  62. 回想黄颜写”平凡事”的时候,有人居然连人物,作者,叙述者都分不清楚,把故事人物说的话,都当成是黄颜说的,把故事里周宁的观点,都当成是黄颜的观点.

    看看现在,真是好有一番感叹:读者也与时共进了,现在大概是不会有人把人物的话都当成是我的话了的:)

  63.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那个不是我儿子, 是我女儿. :)) 都是遗传惹的, 我小时候的照片也是活脱脱一个小男孩. :)

    女儿还不会打酱油, 儿子呢, 不只打酱油, 迫不及待想帮我理财了呢, 老是问我收入多少, 银行有多少存款, 每个月要用多少钱… :))

  64. 记得那时有个网友没法理解黄颜只是故事的纪录者这个事实,她总是说人物是黄颜”塑造”出来的,于是质问:你为什么要把杨红塑造成一个又美丽政治上又得意的女人?在她看来,一个女人不可能又美丽政治上又得意.

    黄颜解释说,不是我把她塑造成这样的,而是我听到的故事就是这样的,我只不过是把故事记录下来.

    但那位网友无法理解这一点,发贴嘲笑黄颜只是一台录音机:)

  65. 回复艾米.的评论:

    “如果不是这些年来艾园一直反砸,砸跑了一些人,砸哑了一些人,砸醒了一些人,这个故事不知道要引起多少次道德审判会了:)”

    — 估计是这样子.

    想起那时大家叫’瓷娃娃’贡献她的故事出来, 她不愿意, 就是怕那些道德审判会, 口水淹死人. 现在不知道她改变了主意没有? 如果改变了, 我们又多了眼福了. :)

  66.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真是巧得很,黄颜刚好在写一篇”小财主”,是写我们儿子与钱的故事的,这里就看到你儿子打听你的经济秘密的故事了:)

  67. 回复艾米.的评论:

    太好了。又有好看的了。期待。:)

  68. 还有一位网友看完”平凡事”,发贴叫黄颜把周宁的心理活动也写一下.黄颜说我不知道周宁的心理活动.那位网友烦了,说你连人物的心理活动都不知道,那你还写什么小说呢?:)

    在文学城,经过这些年的反砸和解释,大概没人会发出这种指责了,但国内那些人对山楂树的评论,仍然有这个问题,批评我把老三的心理活动写得太少了:)

    其实不是太少,而是我根本就没写老三的心理活动.

  69. 回复艾米.的评论:

    哇, 小黄米真的是天才, 这么小就开始与钱打交道了? 翘首盼望小财主出台ING… (老黄, 不用感到压力, 咱的耐性是大大滴. :)

  70.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不好意思。其实照片放大了看还是蛮闺女样的。:)

  71. 这次有人注意到我在故事里用了”我”,于是得出结论,说这是我第一次在故事里描写我的心理活动,真叫我哭笑不得.

    “十年忽悠”不是用第一人称来写的,但那不等于我没描写我自己的心理活动.这个故事里有用第一人称写的部分,但那不等于我在写我自己的心理活动.

    “作者=人物”,”作者借人物之口表达自己的看法”,几乎是国人阅读理解的共识,所以才会有文字狱,也才会有不问青红皂白的”文如其人”.黄颜在”命运恩赐”里好象分析过,从前的”文”是不包括小说的,只包括散文类,”文如其人”里的文,更多的是指述志类的文,也就是表明心迹的文,那样的文才如作者其人.

    一部小说,描写众多的人物,到底那个如作者其人?

  72. 非非是轮廓分明的那种美女,小时候会有点象男孩,尤其是头发剪短的时候,十几岁时会显得比同龄人老,但从那以后就会一直是同龄人中的出类拔萃者,年纪越大,在同龄人中越显得年轻.

  73. “刚叉进去时,男主全身大大的颤抖了一下,好像中了电击。”

    — 为什么呢? 一个曾经被严重创伤的心灵? 一个一直以来缺少安全感的灵魂?

    “男主成俯卧撑姿势僵住。”

    — 还有一个理解: 他自认对飘妹了如指掌, 哪知道出乎意料.

  74. 还有的读者无法忍受悬案.安洁做掉的那个孩子,到底是乌钢的,还是老康的?你这个作者怎么自己也不知道呢?你不知道还写什么写呢?:)

    难道生活中的悬案还少吗?很多事情,都是到死都不知道确切答案的.但人的天性是希望一切都能水落石出,于是想当然地制造一些答案.

    就象这次的朱海洋杀人案,就有这么多人在积极提供答案,并为此争得面红耳赤,但却很少有符合逻辑的推理,更不要说过硬的事实了.

    能忍受悬案,也就是学会了存疑,把各种可能都考虑到,但不急于得出一个确切的结论.

  75. 回复艾米.的评论:

    哇, 你会算命啊? 还把我以后的命算得那么好, 承你贵言了. :)

    说起小朋友跟钱, 话说前几天, 当当每收到一封利是, 就三下五除二把利是封撕烂了, 把里面的钱拿出来玩. 我们很担心她把钱也撕烂了, 但是很奇怪, 她似乎知道那不应该撕, 只是在手里翻来覆去, 又不撕, 又不让你碰. :)

  76. 一个人看故事的方式,也很能反映出这个人的生活方式.一个爱对人物开道德法庭的人,绝不可能是一个在生活中十分宽容,不干涉他人活法的人.这样的人,总是把自己当成道德楷模,要求别人都按自己的活法来活,不然就要批评指责别人.

    有的人看故事不爱看人物的心理活动,或者按艾友友的话说,就是精神层面的描写,如果说这样的人在生活中会是个非常注重精神生活的人,我是坚决不相信的:)

  77.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当当比黄米小吧?但照片看上去好成熟(所以有人当成丁丁了),也是一个有点西方化的小美女,鼻梁高,眼睛凹:)

  78. 这次的朱海洋杀人案,WXC网友吵得一塌糊涂。平时到WXC首页看文章和评论,基本都是两派人在吵:一派比较开明、人性,另一派守旧、狭隘。

  79. 小孩子到了一定岁数是否都对钱发生兴趣?我的女儿有一段时间对我的收入刨根问底。但她对支出不感兴趣,在她眼里,我很富裕,因为她算了算我的人工,足够她买很多玩具。我告诉她我还要付mortgage、要吃饭等等,她说:“So?”

  80. 当当浓眉大眼好可爱啊。我尤其欣赏她对钱的态度:又不撕, 又不让你碰。

    我女儿一岁多的时候就知道钱是好东西。有一次我们从保姆那里接她,顺便给保姆付费用,她一把从保姆手中抢过钱来还给我们。我们拿了钱再递给保姆,她又抢回来给我们,搞得几个大人手忙脚乱。

  81. 当当浓眉大眼的好漂亮,UFO妈妈也一定是美女

  82. 回复vanessav的评论:

    你女儿也可爱,尤其那句“So?”, 我都能想象她挑起一根眉毛不屑的样子 :)

  83. 当当的眼睛好大好可爱!

  84. 艾友友 评论于:2009-01-28 11:33:32

    艾米不同小说的性爱场面,写得如诗如画,从中体现出做爱的最高境界:因爱而做,做的是爱,越做越爱。这些场面也突出表现了人物的性格和内心。不仅如此,每个故事的性爱场面都有UNIQUE的比喻或意像:。。。。

    =======

    我觉得艾米的描述不仅写出了做的具体过程,还同时兼顾了男女双方对对方发自内心的的怜惜、宠爱。

    也许昏鸦和飘可以用练功来比喻一下子?

  85. Yesterday I went shopping with my daughter . Everything looks expensive to me, but my daughter said :” Hundred dollars only?”

    ” Two hundred only?”

  86. 回复海皮的评论:

    ZT. 当当的眼睛好大好可爱!

    –舅是舅是。想咬一口。 :)

  87.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想咬一口,tooooooooooooooo:)

  88. 非外星人一定是个大美女。

  89. 请查看一下你的悄悄话信箱。

  90. To: 艾米.:

    请查看一下你的悄悄话信箱。

  91. 嘻嘻, 沾我儿的光, 我也捞个’大美女’当当. :)

  92. 大美女是当当,大美男是丁丁。

  93. 男主女主气场共振了,女主因为不是练功之人,所以没感觉到。男主从女主那里感到了爱意,但女主也想为自己的爱情找到寄托(被人爱),所以不想只是保管对方的心,也想被人放到心里面当宝贝疼。男主会在享受被爱的同时也学习如何满足对方对爱的渴求吧:)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