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4)

 

DILDO 的问题是一个科学的问题,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

以上改编自伟人毛泽东的格言,仅将“知识”换成了 DILDO 。

偷梁换柱,天衣无缝。

DILDO 的知识,也是知识。

凡有关知识的事,都来不得半点的虚伪和骄傲。

难道有什么事可以来半点的虚伪和骄傲吗?

没有。可见伟人的话也有可能是废话。

维基百科对 DILDO 有非常科学技术的解说:

Definition: ( 定义 )

A dildo is a sex toy, often explicitly phallic in appearance, intended for bodily penetration during self-administered masturbation or sex with a partner or partners.

( 仿科技翻译: DILDO 是一种“性玩具”,通常为阳具形,用于手淫时,也用于与一个或多个伴侣的性活动。 )

Description: ( 描绘 )

A non-vibrating device, resembling the penis in shape, size, and overall appearance, is a dildo. Some people include vibrating devices in this definition.

( 仿关键词翻译:非震动型器具,形状,大小,外观都与阴茎相似。也有人把震动型器具包括在内。 )

Etymology: ( 辞源 )

The word “dildo” originally referred to the phallus-shaped peg used to lock an oar in position on a dory (small boat). It would be inserted into a hole on the side of the boat, and is very similar in shape to the modern toy.

( 仿解释性翻译: DILDO 原指一种阳具状楔子,可插在船边的小洞里,将船桨固定于船身。形状与阳具相似,现被用来称呼此类性玩具。 )

当性是禁忌话题时,一个有关 DILDO 的暗示都可能引起冲动。但当性成为科学技术的话题时,大篇关于 DILDO 的描写都不会引起冲动,最多只引起你对知识的敬畏 — 如果你能敬畏知识的话。对那些不敬畏知识的人来说,科学技术的话题只能引起他们的头疼。

当 DILDO 成为商业话题时,顾客们关心的是产品的质量和价格:

( 以下均为仿信达雅翻译 )

某甲: This product is nice for on your own or if you partner is using it on you. I’m only allowed to buy toys that are smaller then my hubby 。。。

( 该产品无论是你自用还是由性伴侣为你使用都挺不错的。我丈夫只让我买比他那玩意小的性玩具。。。 )

某乙: When I first received this item I thought it was going to be just what I needed and hoped it would be. Looked promising. Sadly, I don’t think any toy can be as realistic as a human being. 。。。

( 我刚收到该产品的时候,以为会如愿以偿,看上去也的确会令我如愿以偿,可惜,我认为没哪种性玩具能比男人的那玩意更逼真。。。 )

某丙: I thought the size was really good, not too big as described in other reviews. In fact, I nearly didn’t order it because of some of the negative reviews, but I loved it!!

( 我觉得该产品的大小挺好的,不象有些顾客评价的那样太大。那些顾客的负面评价搞得我差点不敢买这玩意。我喜欢该产品。 )

某丁: The best part can only be found on close examination… at the top, near the “frenum”… a little happy face! And happy he makes me indeed. This is very lifelike, and I am certain they used my husband for the mold! VERY close to identical… husband has no happy face on his weenie, just on his face… but since he left, and I have no one to play with, Mr. Smiley will do my just fine! Do it! Get one! Worth it!

( 最妙的一点你得仔细观察才能发现,在 DILDO 的顶端,靠近龟头 ( 下那根“欠筋” ) 的地方,有个小小的笑脸,让我太开心了。这玩意太逼真了,我敢肯定他们是照着我丈夫的那玩意做的,几乎一模一样,不过我丈夫那玩意上没有笑容,他脸上才有,但是既然他离开了,我没人玩了,跟笑脸先生玩是一样美妙。快去买一个吧 ! 值得一买 !)

感谢网络 !

有了网络,才有了这么方便的购买途径,才能这么坦率地谈论 DILDO 。

在网下, DILDO 可能仍是禁忌话题,因为它与性有关,是用来满足 ( 女人 ) 性欲的。

人们可以堂而皇之地满足口欲。上哪家餐馆,吃那样山珍海味,味道如何,价格公道不公道,在家如何烹调,加几勺糖,放几粒胡椒,都可以堂而皇之地讨论。

但对于性欲的满足,却不能公开谈论。

尤其是女人的性欲。

一个男人想女人,大家会认为是天经地义的事。不论他说不说,大家都会替他想到。年龄不小了,该说媳妇了,打光棍多难熬啊 ! 即使把自家的亲妹子卖出去,也要给哥哥换个媳妇回来。

除了传宗接代的考虑,还因为人们知道男人的性欲得不到满足,于人于己都是很危险的。

科学家警告: 中国大陆男女性别失调, 到某某某某年, 将有几千万光棍找不到老婆, 必然导致社会动荡。

如果女人的性欲得不到满足呢?

女人的性欲?女人也有性欲?

女人就不该有性欲,有性欲的女人就是下贱,就该挨骂,你没听见不分男女,最恶毒的咒骂女人的方式就是“欠操”?

操,就是男人控制女人、侮辱女人、征服女人的方式。男人想操女人,就英雄,就有男子汉气魄,就胸怀大志,就天经地义。而女人欠操,就是自取其辱,自甘堕落,淫荡,下贱。

操,还可以用来为国增光,中国男人操外国女人,就是为国增光,大长中国人 ( 不分男女 ) 的志气,大灭外国人 ( 不分男女 ) 的威风。 TNND! 南京大屠杀,日本人操了我们中国多少女人 ! 老子跟他们不共戴天 ! 等中国强大了,老子们打到东京去,操他十倍百倍的日本女人。

二战期间,德军攻入苏联,强暴了大量的苏联妇女。

苏联士兵报仇雪恨, 攻进德国之后,大量强暴德国妇女,连十几岁的幼女都不放过。

是苏德战争?还是男女战争?

时代变了,但有些人的脑子并没变。

有中国男人娶外国女人,马上大肆报导. 私下里欢呼:这下中国男人可以操外国女人了 ! 太赚了!

有中国女人嫁外国男人,马上愤而诛之,国耻啊 ! 本国的女人被外国人操了。呸 ! 那都是些老子们不要的女人,丑八怪,人家外国人图个新鲜,等操够了,迟早得把她们甩了,咱就等着看她们的好戏吧。

男人的性欲可以张扬,女人的性欲只能克制;男人有性欲光荣,女人有性欲可耻。

这是男权社会里那些自知无能的男人兴出来的道道。

如果放开来比试,在平等的基础上比试,一个男人未必能满足一个女人的性欲,所以男人不敢给女人平等比试的机会,他们控制了政治与经济,控制了社会生活的方方面面,他们制定了许许多多有利于男人的规章制度道德标准。

一个皇帝可以有三宫六院七十二嫔妃,一个有钱的男人可以娶好几房老婆。这些男人真的能满足那些女人的性欲吗? NO ,ABSOLUTELY  NOT!

但这些女人能抱怨吗?能外遇吗?能造反吗? NO ,ABSOLUTELY  NOT!

新社会,废除了一夫多妻制,但一夫一妻就能保证夫妻的性欲都能得到满足吗?

夫可以保证,妻就很难说了。

贺飘记得有一天,跟妈妈开车去什么地方,就那么没来由的,妈妈突然谈起爸爸的早泄问题来。是的… … 每次都很快… … 有时还没… …进去… …就… …

那你 -- 能 -- 达到高潮?

高潮?什么高潮?我 -- 从来就 -- 没有过 --

你们 -- 没想想 -- 办法?

什么办法?这有什么办法可想?

比如把前戏的时间延长一点。。。

前戏?什么前戏?你说接吻?我跟你爸爸从来没接过吻。。。

你们从来都没接过吻?

没有… …噢,接过一次,是在你弟弟的婚礼上… …那伙人瞎闹腾… …一定要你爸爸… …吻我… …

贺飘记得那一次,记得爸爸像表演一样吻了妈妈,吻在嘴上。爸爸很得意的样子,仿佛在说:看,我接吻的水平不低吧?但她从来没想到,父母结婚这么多年,就接过这么一次吻,还是在那伙人的闹腾下。

爸爸为什么不跟你 -- 接吻?

谁知道?

除了接吻,还有别的前戏,比如说。。。

他从来没那样做过,而且我们 -- 老早就不 -- 同房了 --

你可以试试 -- 自己满足自己 -- 用手 -- 或者用 --

贺飘眼睛望着别处,仿佛在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一样,漫不经心地把自足的方式告诉给妈妈。是的,主要是那个 -- 小突起 -- 自己揉揉 -- 会 -- 带你上 -- 快乐的巅峰 --

过了一段时间,母女又一次开车出去,妈妈眼睛望着别处,仿佛在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一样,漫不经心地说,你说的那个 -- 自足的方式 -- 我试了 -- 不管用 -- 觉得很不舒服 --

贺飘把购买 DILDO 的网址告诉了妈妈。

80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4)

  1. 沙发!

  2. wow, 2nd!

  3. 回复小泥山的评论:

    照你说的,我把那段话非常冷静的读了三遍,尽管我不知道这段话的来历,我还是觉得这段话没什么错。同时觉得你真是搞笑:这段话说的是让你把你要说的话挂在自己的博客三天。可是我看的出来这不是你的话,这里也不是你的博客。因此你的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之身的做法根本是做错了—成了画虎不成反类犬。让人笑掉大牙。

    也顺便说一下:你“不完全同意博克是博主的私人空间”的意见没什么问题,但拿你自己的一家之言当作行事原则到别人的博客去实践,就不对了。试想一下,如果有那么一伙人声称他们“不完全同意你的家是你的私人空间”,因此到你家去爱拿什么拿什么,爱强奸你太太就强奸你太太,你会怎样想?退一步,不说那么恐怖的,就算他们到你家坐上几天,时时刻刻跟你说,你这个做的不对,那个做的不好,你又会怎样想?

  4. 回复不明则问的评论:

    博客 is not 家.

    Private home has lock or other security system. If you also lock 博客 as private, then it becomes home. If 博客 is open to public, then it is a MUSEUM without admission fee. Everyone can come and talk. Good guys take away their gabage and bad guys leave a mess.

    Think about the differeces.

  5. 回复JustTalk的评论:

    博客 is not 家。但同样是私人空间。

    一个家可以开门欢迎访客,也可以闭门不让别人访问;

    一个博客可以开放欢迎访客,也可以锁上不让别人访问;

    一个家对于不同的人是不同的:家庭成员可以开放或锁上家门,也可以决定要怎样装饰和处置屋子;访客只能在大门开放的时候访问,但无权决定要怎样装饰和处置屋子。

    一个博客对于不同的人是不同的:博主可以开放或锁上博客,也可以删帖;访客只能在博客开放的时候访问,但无权删帖。

    还要比较什么?

  6. 回复JustTalk的评论:

    使家成为一个家的是什么?是锁吗?箱子有锁,柜子有锁,但那是家吗?

    我们现在就用你的比喻,假设博克是”MUSEUM”,那么你只是个观众,你只有参观的权利,没有摆放展品的权利.你为什么要在这里发贴?这不等于你在我的博物馆摆放展品吗?

    也许你这不是展品,只是你乱扔的垃圾,那么你是个BAD GUY,你就该受到处罚.而我既不能罚你的款,也不能扭送你去警察局,那你的”博物馆”比喻不是有问题吗?

    假设你把你发在我博克的贴子当成你的展品,那么它展示的是你的思维,但你这件展品,显然不够资格摆放在我这个博物馆里,因为你还没掌握比喻的用法,你应该找个合适的地方摆放你的作品.

    人贵有自知之明.

    我会把你这件”展品”留着,让那些有脑子的人看看你展出的是什么玩意.

    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

    请你自觉点,再不要在我的博物馆里留下垃圾.

  7. 回复小泥山的评论:

    水管里流出的是水,血管里流出的是血.无论我冷静不冷静,我说出的话都是一样的有道理.而你无论冷静不冷静,说出的话都可能没道理,这是水平问题,不是情绪问题.

    你在我的博克发言,我可以删你的贴,而你不能删我的贴,这不是什么谁高谁一等的问题,而是个合法权益问题.

    所谓平等,就是说你也有权开博克,你也有权在你的博克发表任何不违背网站规定的意见,你也有权在你的博克删我的贴,而不是你在我的博克拥有跟我一样的权利.

    我劝你把精力用在为那些弱势群体争取合法权益上吧,别成天顶着个浆糊脑袋,到一个私人博克去要求不受法律保护也根本不可能得到的所谓”平等”.

    时间过去几年了,你在这个问题上居然一点进步都没取得,脑子还是一团浆糊,不觉得自己可怜吗?

    请你记住:只要我没违法乱纪,就请你别到我的博克来管我的事,你没那个权利.你可以在你的博克批评我,你可以在公众论坛批评我,但请你知趣点,别到我的博克来批评我.否则就是自取其辱.

    我以前对你太客气了,纵容了你这种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的人.从现在起,我不会再那样客气.

    你这种水平,根本就不配跟我辩论,把你的贴子读三遍吧,看看你自己知道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8.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小泥山就是那个若干年前,当我请TA回自己博克发言的时候,说”这不公平,你的博克有这么多人来看,等于是个公众论坛,而我贴在我的博克里,有谁能看见” (大意如此)的人.

    不管说这话的是谁,我只能遗憾地说,这人的脑子有问题,;脸皮厚度很可观.

    人生而平等,指的是在社会权利方面,比如每个人都应该有选举权,有受教育的权利等等,而不是说每个人都能取得同样的成功.

    拿开博克的事来说,每个人都有开博的权利,只要你向网站申请,网站不能因为你的性别或者种族就不让你开,这就是你的合法权益.但开了博克之后,有多少人去你的博克,那就是你自己的事了.

    如果你自己的博克没人去看,你不能因此就要赖在我的博克发言,你赖在这里发言就是侵犯我的合法权益,我就可以驱赶你,砸你,删你的贴.

    为什么你不把时间花在办好自己的博克上,却要把时间花在捣乱我的博克上呢?一个人活在世上,难道就是为了让人讨厌?

    是的,我知道你讨厌我,但我已经躲在我自己的博克里了,你找上门来讨厌我,那我就没办法了,那不是我的问题,而是你的问题.

    小泥山这么理直气壮地号称自己的活法就是自己不写博文,只在别人博克发言,TA有没有这个权利?当然有,TA完全可以不写自己的博克,只在别人博克发言,但TA就没权指望别人尊重TA,也没权指望别人欢迎TA,更没权指望别人不删TA的贴.

    既然是在别人的博克,那么别人想怎么对待你,就可以怎么对待你.这就象去别人家作客一样,你又想随心所欲,又想得到别人欢迎和尊重,那只有一种情况下可能:你跟主人是一类人.

    如果你跟主人是一类人,那么你无论干什么,都正合主人的意,你随心所欲了,主人也很开心.

    主客是这个道理,夫妻也是这个道理.最理想的是找个跟自己同类的人,那么你不需要谨小慎微,你不需要改变自己,你可以放心大胆地做你自己,而不用担心自己的言行不合对方的意.

    这就是我为什么一再强调不是同类就不要搞在一起的原因.

    我不想勉强谁,我不想改变谁,但我也不想谁来勉强我,或者来改变我.所以我只为同类码字,我只欢迎同类到我的博克来.你不是同类,你要看我码的字,没问题,但请别在这里指手画脚.

    如果你指手画脚了,你就别指望我给你留面子.

  9. 艾米说得相当好!

    光看艾米的议论文和跟贴都已经佩服得五体投地了.

  10. 佩服艾米能把道理讲得那么清楚;佩服有些人无论艾米讲得多清楚, 就是不明白!

  11. 妈妈眼睛望着别处,仿佛在跟一个不相干的人说话—-ZT

    艾米写东西“神”准 :)

  12. 回复sunnyannie的评论:

    同感,同感,我怀疑这样的人都没有认真读。要不理解力难道比我还差?:)

  13. 回复艾米.的评论:

    I never thought I could get a big response from 艾米! I am shocked.

    I still think 我的比喻 is not bad at all. You use it explainted everything exactly.

    I didn’t say I am always a GOOD guy (Most of the time, I am). But only here, the 垃圾 is diaplayed as 展品. I am waiting for the cleaning lady to clean it out quick and quiet.

    I will 自觉点,be a good guy again and 再不要在你的博物馆里留下垃圾.

    You take care!

  14. 回复艾米.的评论:

    “使家成为一个家的是什么?是锁吗?箱子有锁,柜子有锁,但那是家吗?”

    Wow, you are really good at putting words into other people’s mouth!

  15. 人有的时候是有点不可理喻:)

    曾经有一度,我也不能完全认同和接受博客和家的比喻,虽然说不上什么道道,就是觉得不舒服。可是现在我是完完全全地赞同艾米,支持艾米。所以人虽然有时不可理喻,还是有希望的吧:)

    艾米的博客是“码字为知傻”。有的人开博客是为了提高自己,有的是为了启蒙别人,而艾米只是为了寻找同类,这是她的自由。同类相聚,自己开心,同类也开心。

    开博提高自己的人,欢迎别人指导自己写作。艾米码字就是图个自由自在,不欢迎写作指导,这也是她的自由。

    有的人看见不同的意见,正确也好,错误也好,辩论几句,敷衍几句,好说好散。艾米看见错误的意见,如同眼中之沙,不除不快,狠砸回去,砸得对方体无完肤,这也是她的自由。

  16. 如果你不赞同艾米的做法,很简单,你在你的博客做主,按照你自己的做法行事好了。你和艾米各自的平等和自由都得到了尊重,而各个不同风格的博客在一起,正好体现了百花齐放。如果每个博客都要求一样的风格,不是反而限制了言论自由?

    客观上,发贴,删贴,都是网站赋予博主的权利。不论艾米发什么贴,如何反砸,或者如何删贴,只要不违反网站的规定,就没什么可以指责的。

    可以想像如果艾米没有这个权利,很可能早就把博客关了,封笔了,那你我根本无缘结识她,无缘一睹她诸多的美文。而艾米, 完全可以和知己好友私下交流,不用耗心费神地去反砸不是同类的人。所以,也可以把博客理解成一个知己好友聚会的地方,合则聚,不合 则分,谁也不用勉强谁。

  17. 有的人对艾米的态度不满,觉得她趾高气扬,很简单,你不来就是了。艾米要求的也就是这么多。

    有的人想给艾米提意见或者建议,你也不用费心了,艾米不想提高自己,只想要自己的自由。

    有的人对艾米伤心,失望,要明白,艾米没有义务对你的伤心或者失望负责。就算你看错了人,她不是你想像的那么美好,你和她不是一类人,就此别过吧,别吃力不讨好地想改变她。

    如果你提了意见,如果你想改造艾米,就做好挨砸的准备。如果你在艾园跟贴,也做好挨砸的准备,因为艾米是翻脸不认人的,只要你发表了错误言论,照砸过去,不管你是谁。不喜欢,受不了?还是那句话,不来就是了。

    总而言之,艾米就是这样的,艾园就是这样的,你自己看着办吧:)

    我在这里发表长篇大论,做好了挨砸的准备:)

  18. 回复bbb~的评论:

    很欣赏你的逻辑及对艾米的理jian(很多长用字都找不到,只好用拼音凑合)。说实话我也是在慢慢读艾米。她的聪颖,独到,一针见血都非常令人着迷,但她的实话实说及铁面无私有时确实令人消化不了。但这就是艾米,喜欢她就来,不喜欢就绕过,这对大家的身心健康都有好处。

    我也同意这是私人博客,博主有权edit它所有的跟贴。如果喜欢辩论,到公共论坛会比较合适。

  19. 我觉得有些人觉得艾米’趾高气扬’, 可能是因为他们习惯了那种’谦虚死人进步’的环境, 也就是说, 一个有才的人受了别人批评, 就应该谦虚接受, ‘有则改之,无则加勉’, 就算反驳, 也要笑脸相迎, 以示’谦虚’, 否则就是一个骄傲的人, 一个目中无人的人, 一个趾高气扬的人. 现在艾米没有按照他们希望的模式行事, 反而据理力驳, 就显得很与众不同, 很另类, 令他们很难接受了.

    我很欣赏艾米这种据理力争的态度, 欣赏她的真, 欣赏她的清晰的思路和表达能力.

  20. 我记得黄颜说过,艾米码字只为了那些在给资本家干活的同时,增加一点乐趣。我自己也是抱着这种态度来玩的。可是有时有些跟贴弄得艾米不得不花大时间,大力气来回复,真是浪费资源。还是让艾米静下心来给喜欢她的人多写一些好故事吧。

    这只是我个人的一点愿望。

  21. 说艾米’铁面无私’, 可能是因为把她崇高化了, 觉得她高高在上, 说一句话都影响很大, 给人冲击很大. 其实你可以把她看作是你的朋友, 如果你喜欢她, 也可以看作是你的邻居, 如果你对她的看法有所保留, 但是无论如何, 到她的家里, 请不要指手画脚, 尤其不要指望硬要人家接受你的指手画脚. 这样的要求, 很平常吧? 是基本的礼貌吧?

  22. ZT “我很欣赏艾米这种据理力争的态度, 欣赏她的真, 欣赏她的清晰的思路和表达能力.”

    同意。这个样子的活法倍有骨气。爽就一个字! :)

  23. 表明一下立场先:我支持艾米!

    我发现有几个人专门儿和”博客是不是家”较真儿!就因为艾黄曾用”家”来比喻博客?!注意那仅是个比喻,就是说博客和家有些相似之处,仅此而已.

    那位说:”Private home has lock or other security system”.我说: so what! 博客和家的其他相似之处就没啦? 完全是莫名其妙!

    艾米说了多少次:”你在我的博克发言,我可以删你的贴,而你不能删我的贴”这还不足以说明这是她的地盘?!你可以进来看和评论并不能改变艾米说的这个事实.这是网站给她的权利,也是博客之所以为博客的关键.在我看来,争论博客到底多大程度上象”家”没有一点儿意义.

    我其实是很自私的,每次看见艾米写那么长的反砸贴都想:这老些字儿要是都码在”梦飘”故事里,那该写出多少好戏呀.估么着有血有肉儿的帅哥男主都该出场了. 由此,我衷心希望那些较真儿的人放过米妈,不喜欢就别来了,你在别的地方爱怎么较真儿都随便你,就别来这儿捣乱了!

    当然,艾米在自己的博客里,写多长反砸我都没意见.她如何处置我的跟贴我也没意见.她的地盘她做主,就这么简单.

  24. 回复creditscore的评论:

    以下是你的原话:

    “使家成为一个家的是什么?是锁吗?箱子有锁,柜子有锁,但那是家吗?”

    Wow, you are really good at putting words into other people’s mouth!

    我的分析:

    艾米哪有putting words into other people’s mouth?! 你自己说的 “Private home has lock or other security system. If you also lock 博客 as private, then it becomes home.”你自己对 家的定义是带锁的东西,比如博客,博客带了锁就是家。艾米只是举例说明你这个对家的定义不正确。她举的例子是有锁的箱子,有锁的柜子很明显就不是家。这几个例子就把你对家的定义推翻了。

    劝你至少对博主(艾米,艾友友,黄颜)的回复好好的想想再答。他们 是很讲道理的,不会无理取闹,栽赃陷害。

  25. ZT ”这老些字儿要是都码在”梦飘”故事里,那该写出多少好戏呀.估么着有血有肉儿的帅哥男主都该出场了.“

    是啊,是啊,帅哥好看。 :)

  26. breezebrook: 谢谢你:)

    非非:说的好!

    艾米的不干涉他人活法,和坚决捍卫自己的活法,相辅相成,缺一不可,缺了任何一条,就不是艾米了。

    有时候我甚至觉得,艾米为了捍卫自己的自由,故意做出出人意料的事情来。比如发贴,比如反砸,就是为了让某些人明白,无论我做什么,都是我的自由,你无权干涉。(呵呵,这个纯粹是本人妄自揣度:)

    就是这样的艾米,才写得出山楂树,才写得出至死不渝,才写得出所有这些感人至深的故事来。那些谦虚谨慎的,规规矩矩的,棱角早被磨平了,思想早被束缚了,灵感早就枯竭了。

    也只有这样的艾米,才会在别人已经遗忘的时候坚持为地震中的孩子问责,在别人一片叫好的时候依然为弱势群体说话。那些人云亦云的,早就失去了独立思考的能力,只剩下了趋炎附势的本领。

    有的人说,我不懂时事,不懂政治。不要忘了,政治之外,还有正义。你不为别人说话,等事情轮到你头上的时候,帮你说话的人也没有了。

  27. 回复JustTalk的评论:

    说明你不了解我.象你这样的贴,肯定会被我砸.

    你自己的比喻,你可以想给多高的评价就给多高的评价.如果你不是很为自己的比喻得意,也就不会出来批评别人的比喻了.

    我只不过是用你的比喻反击你,你看不出,还继续得意,那我没什么好说的了.只奉劝你今后用比喻的时候,先顺着自己的比喻想下去,看看有没有破绽,不要一看到一两处对自己有利的地方,就赶快拿出来砸别人.

    1.博物馆展出的,往往并不是博物馆主人的作品,但博克是.

    2.去博物馆参观的人不能信手在博物馆展出自己的作品,但博克可以跟贴

    3.你把跟贴比喻为垃圾,说有人留下,有人带走,分明是对博克跟贴人的侮辱,你可以说你自己的跟贴是垃圾,但你没权利说别人的跟贴都是垃圾

    余下的,就请你自己继续思考了.

  28. 回复creditscore的评论:

    如果你不懂逻辑推理,就请别发言.

  29. 感谢几位有理有据的分析反砸的网友,如果不看ID,我会当成是黄颜的发言了:),其他人则可以当成是我在用多个ID发言:)

    我已经说了,愚昧是一切罪恶的根源.地震中这么多孩子死去,是愚昧造成的,政府愚昧,把教育经费定那么低,还把那么多核武器基地建在一个地震多发地区;建筑部愚昧,把抗震标准定那么低;建筑设计师愚昧,把地震区的教室设计得那么不抗震;建筑商愚昧,居然偷工减料;地震发生后,政府仍然愚昧,派去的军队几乎是手无寸铁,就靠双手刨挖;很多群众愚昧,反对及时问责,指望灾后重建搞完后再来问责.

    这些在我的博克指教我的人同样愚昧,现在是什么时代?你还不懂得尊重他人的活法,你还在走门窜户地管闲事,你放着自己的博克不用,不去享受言论自由,不去写点有价值的东西,却跑到我的博克来指手画脚,你不去为那些可怜的孩子争生存的权利,你不去为国内那些没有充分言论自由的人争取权利,你却在这里损害我的权利,你就是一个十足的愚民.

  30. 赞成艾米的观点。这个世界就是太多人喜欢指导别人、干涉别人,跑上门去指导,还希望别人虚心接受。以前居委会老太就喜欢守在街口,看见穿喇叭裤的、穿紧身裤的、留长发的,就拿把剪刀嚓嚓剪掉,其实别人穿什么关她们屁事?

  31. 有些人爱面子,但没爱到正确的地方.

    我也爱面子,我希望到别人博克去时受到欢迎,我不想在别人博克被别人驱赶,我比你更自尊,我甚至不想任何人因为我去了他的博克而不开心.

    我达到这一目的的方式就是不在别人博克指手画脚.

    我好歹写了几本书,如果要对谁的写作指手画脚一番,想必也算有一定的资格,可能有不少人会很欢迎.但我有我的做人原则,我相信写作是最个人化的事情,按别人的指点写作只能写出作文来,所以我从来不去指教别人该怎么写作.

    我好歹也结了婚,有了孩子,在恋爱婚姻家庭孩子教育方面也算有一点指教人的权利,但我不会跑到别人的博克去指点人家如何做人,我相信做人的最基本要素就是不要干涉别人的活法.你爱一个人,你尊重一个人,你就给他自由,你就让他做他自己,别老想着完美谁,完善谁,做谁的好学校,把谁改造成一个好人.

    你以为你是谁?

    我到任何人的博克去,看到任何文章,不管跟我的观点多么不一致,我首先想到,哇,世界上还有人这样想啊?开了眼界.我喜欢的博克,我多去几次,我不喜欢的博克,我就不去,就这么简单.

    我看到有人为我去了他的博克开心,我再去的时候就记得先登陆(新浪),这样他就能看见我又去了他的博克,让他再开一次心.但是有人写博克只是为了自己的恋人,他看见了我的名字,感到很担心,怕自己的博克公开化了,那么我下次去就记得退出登陆,我也向他解释,我只是搜寻山楂树才找到你的博克的,如果他欢迎,我就再去,如果他不欢迎,我绝对不再去他的博克.

    你要是真爱面子,你要是不想被我毫不留情地反砸,你就学学我吧,扎扎实实做到不干涉别人活法.只要一个人没违法乱纪,就请你别去他的博克指教他,批评他.你要是有精力,就为那些合法权益受到损害的人说几句话,向政府要求权利,别光在我的博克讲狠,我又不是政府,你在我的博克要什么平等权利?

    愚昧!

  32.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你还记得居委会大妈剪喇叭裤的事?我们是校长站校门口剪。想想都肚肚痛。

  33. 我也很欣赏艾米这种据理力争的态度。对就是对,错就是错,完全摆脱了“讲礼不讲理”的陋习。爽!

  34. 那些被我反砸了不服气的人,能不能找出我砸错的地方呢?我量他们也找不出来.谁找出一条来,我奖励他五十美金.

    这些人不服气,他们的逻辑是:你砸了这么多次,难道一次都没出错?

    同学,这是个水平问题,我反砸你,就象我改正初学英语的人写出的I IS A STUDENT的错误一样,根本就不用绞尽脑汁,一看就知道你错在何处.这一点,你只有在达到了这一水平之后才能理解.

    你不服气是没有用的,事实就是如此.你想驳倒我,先提高自己的水平.等你提高了自己的水平,你就知道我说的是对的了.

    你要是没把握自己说的话对不对,最聪明的办法就是不说.

    也许你在别处也是这样瞎说一气,但没人砸你,你就以为自己说得多么有道理,这是那些人害了你,早砸你,你早清醒,少丢几次人.

    象小泥山这样的,如果两年前我就毫不留情地指出TA的愚昧,TA今天就不会在我的博克再丢一次丑了.

    几十岁的人了,到现在还不懂什么叫”平等”,还不知道该争取什么方面的”平等”,还以为赖在我的博克指手画脚就是在表明TA不比博主低人一等.这是什么脑筋?

  35. breezebrook :我记得剪衣服这些事,因为我有阴影:我们小时候上学前要全校学生站在操场上,让老师检查,不合格的要揪上台示众,我每次都吓得嘴青脸白,手脚乱颤,穿着哥哥姐姐的旧衣服,很奇装异服.

  36.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看来你是时代的弄潮儿,所以倍儿受重视。象我们这种”静秋式”的人物,经常属于被遗忘的角落。

  37. 趾高气扬犯法吗?如果犯法,就请你直接告我,如果不犯法,就请你别管我的闲事.

    为什么你会觉得我趾高气扬?因为你自己心虚,你知道自己在某些方面比不上我,你希望我在你面前谦虚谨慎,给足你面子.

    行啊,我一向都很给人面子,我很谦虚,比这些批评我趾高气扬的人更谦虚,如果是这几个人写了几本书,那还不老早就到处抛头露面了?

    你活了几十年,你一向是这个臭水平,但我有跑到你博克去趾高气扬吗?

    是你这个明知道水平比我低的人,跑到我的博克来指教我,我才会反砸你.你想怎么样?你想回到文革那会儿?让那些不学无术的家伙随便批判那些学术权威? 别做梦了吧!

    自己水平低,就想办法提高,如果想了办法也提不高,就心服口服地尊重那些水平比你高的人.人家水平比你高,就有资格在你面前趾高气扬.你不服气,就想办法赶上或者超过人家.只有这样,社会才能进步.如果象你想的那样,有水平的人反而要在没水平的人面前低眉顺眼,那还有谁会想着提高水平呢?

    我对那些比我水平高的人一向是敬佩有加,凡是能做我做不到的事的人,我都敬佩.

    自己没用的人,才会动不动就觉得别人趾高气扬.

  38.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e5d62450100b2zr.html#comment

    评论 发表评论

    执子之手

    沙发:))

    百度那边怎么也贴不上去呢。

    (2008-09-24 13:28:32)

    博主回复:

    ()

    曾经沧海

    感觉艾米这篇文章触及了许多让禁欲国度大多数男人感到新鲜的话题,谢谢艾米!

    (2008-09-24 15:44:12)

    博主回复:

    ()

    查看名片

    红西子

    这母女挺好的.

    (2008-09-24 19:04:32)

  39. 回复艾米.的评论:

    自己没用的人,才会动不动就觉得别人趾高气扬

    看艾米回帖,一个字“爽”。我要有这么好的口才,这么清晰的逻辑,早就天天到公共论坛瞎掰豁去了。这样更尊重艾米,原来有些人活得这么聪明,活得这么自由。

  40. Agree with bbb.

    “艾米看见错误的意见,如同眼中之沙,不除不快,狠砸回去” — it is part of Amy. 艾米 真, 诚, 善, 爽,快…

    “就是这样的艾米,才写得出山楂树” + …+ 梦里飘向你.

    艾米 为地震中遇难的孩子呼吁, 为中国的弱势群体呼吁, 明知政治来了门板也挡不住, 还在sina转国里看不到的文章。。。 特敬佩,也担心。

  41. 我觉得小泥山很象个党委书记,感觉着自己掌握着真理,确切的说应该是意识形态,所以理直气壮的,大义凛然的,不温不火的做着“摆事实,讲道理的思想工作”。只是你地点搞错了,对方也不吃你这一套。幸而如此,否则多一个小泥山,少个艾米,我们损失岂不大了。

  42. 小泥山:建议艾米“把博克关了”?你这不是害人吗?艾米关了博客我们去哪里HAPPY?艾米什么时候关博客,只会是因为她自己的原因,不会因为某些人的小小噪音就关,你就别操那个心了吧。我看需要练大肚量的那位是你,不是艾米,因为既然你都知道“你看了我的贴,有砸我的自由,有删贴的自由,有选择生气和不生气的自由。”那艾米砸你跟肚量有什么关系?砸了你就是肚量小?开玩笑!

  43. 静谧海湾说“原来有些人活得这么聪明,活得这么自由。”---顶顶顶!争取像艾米一样活得潇洒自由,摆脱胆小如鼠的猥琐形象。

  44. 回复小泥山:

    你说:

    “如果你不想生气,要不就把肚量练大点,要不就把博克关了。

    只要你舍得不写,我就舍得不看。”

    你这又是在干涉我的活法,我生气不生气,关不关博克,关你什么事?你有什么权利在这里给我提建议?我可以给你提建议,因为我是在我的博克发言,是你找上门来挨训。但你没权利在我的博克教训我。

    可见你教训人成了习惯,根本不觉得是在教训人。再一次提请你注意:你在我的博克发言的时候,可以反驳我的观点,但请你做到有理有据,而且做好被我反砸的准备,因为你那个水平,要想不说错话,是很难的。你认识不到这一点,以为自己的观点很正确,这是你的可怜之处。

    在我的博克里,无论我做什么,只要我没违法乱纪,你就没权干涉,你无权要求我怎样做,你也无权建议我怎样做。你有那个时间,不如把自己提高一下。

    你问这是依据的哪条法律?又浆糊了吧,难道你连文学城的规定都不知道?博主有权删你的贴,所以我删了你的贴,而且要砸你。当然你可以因为总算发过言而觉得过了一把干瘾,行啊,你不怕被人讨厌,而且满足于过干瘾,那你就在这里慢慢发贴吧。我想砸就砸,想删就删。你愿意提供一个靶子供我打,那有什么办法?世界上有些人就是这么贱.

    在你这种蠢人看来,只要我反砸你,就是我在生气,你这完全是以你的蠢人之心来度量我。我砸你,是因为你的错误。你犯错误,说明你蠢,我为什么要生气?我又不是你老妈。

    我的肚量,表现在我能容忍不同的活法上,所以我不干涉别人的活法。像你这样卖蠢的人,只要你不在我的博克卖,我会理你吗?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也曾看见你在别的地方卖蠢,我只这样想一下:小泥山还是这么没长进,看来是没什么希望了.但我没有砸你,因为我不干涉你的活法。你卖蠢,丢你的人,那是你的活法,关我什

    么事?

    你说你是不是很蠢?你不看我的故事,没人会想念你,但是我不写故事,总有人会想念我。

    你想激起民愤?那我成全你。从今天开始,只要小泥山还在我的任何一个博克发贴,我就不上“梦里飘向你”。

  45. 致小泥山:

    其实艾园不是评选三好学生,也不是选举劳动模范。艾园只是有个叫艾米的人在讲故事(而且是free的,不需门票)。你要喜欢,就进来听听;觉得感动,再洒两滴鄂鱼的眼泪。但你没必要考察讲故事的人是否道德高尚,品行一流(尽管我们从艾米对待在地震中散失了生命的孩子们的态度也看出了艾米确实算得上道德高尚,品行一流)。就好比钱钟书老先生曾经说的“你吃了一只鸡蛋,没必要非找出那只下蛋的母鸡”。引申一下,你更没必要跟踪那只母鸡看它是否在生蛋过程中吃过激素类食物。如果你怕不小心吃了激素,造成早熟,你完全可以去买organic eggs吃, 而没必要上门找母鸡算账。

    另外你说艾米只喜欢听赞美的话(who doesn’t?).可赞美也得有资本让人赞。有人逗你发笑,你赞ta幽默,有人做了好吃的,你赞ta厨艺了得。你总不至于对一个迎面而来给你一耳光的陌生人赞他身手不凡吧?

  46. 顶breezebrook。小泥山你是只喜欢别人打击你、批评你的啊?你不喜欢听赞美?那我来点你喜欢的东东:请自动消失,我们要听故事。

  47.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顶一个,打得比喻好幽默,也好贴切。

    小泥山先生或小姐,强烈建议你别再发言,我特喜欢这个故事,既然大家都来看故事的,你快收工,你自己不爱看,就去别的地方看,发你认为很有道理的帖子。老是在这里拖拉艾米的精力,讨厌你没商量。大家都是成年人了,别以为就你一个人聪明的紧。

  48. 回复小泥山:

    你老是纠缠于“对待不同意见的态度”上,那么请你详细说说,到底什么是“不同”意见?对待“不同”意见到底应该是个什么态度?根据你的感觉,艾米对待不同意见到底是个什么态度?你不赞成的理由是什么?

    请别告诉我这些问题你都没想过,你就是看不管艾米对待不同意见的态度,所以你就要说。请认识到这样一点:你不是法律,不是规章制度,你不是生活的标准,你看不惯的东西,不等于就是错的。你要学会尊重别人的活法,不要因为你看不惯,就出来批评人。

    这个世界上的人各种各样,他们的活法不可能都跟你一样 (谢天谢地!),但只要别人没违法乱纪,你就没权利干涉。

    什么样的蠢人会连这样一个道理都不懂?

    你只谈“不同”意见,却不谈正确不正确,这就是脑子浆糊的表现。对待别人的意见,首先是看它正确不正确,而不是看它是谁的意见,也不是看它是表扬还是批评,正确就支持,错误就反对,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你到现在还不明白呢?

    如果你觉得艾米的反砸有错误,请你指出,并加以有理有据的分析。如果你指不出错误的地方,那你就学会闭嘴。

    我建议你从此呆在你自己的博克里,想怎么批评艾米,就怎么批评艾米,谁感兴趣谁就去你博克听。开博克是你的自由,也是你的权利,你可以办个“泥园”来宣传你的主张,实践你的活法。但你没有权利在艾园来推销你的主张,实践你的活法。

    你做得到吗?量你也没这个本事,你的博克没人去看,而你又想让人听见你的发言,所以你跑到艾园来发言。你这是在要求平等权利?你这完全是个流氓无产者,自己不劳动,就想享受别人的劳动成果.

    你让人鄙视,让人讨厌。

  49. 回复小泥山:

    也请你把“人身攻击”的定义搞搞清楚。如果你不是浆糊脑袋,那就请你拿证据出来证明;如果你脸皮不厚,也请拿证据出来证明。

    在我看来,别人已经公开表示不欢迎你了,你还赖在别人博克指手划脚,这个脸皮就是不一般的厚。如果有人指出你厚脸皮,那就是陈述一个事实,而不叫人身攻击。

    既然你到现在还没搞懂什么叫“不干涉他人活法”,也没搞懂博克的管理权限和平等之间的区别,以为赖在别人博克发言才能证明你不比博主低人一等,那你不是浆糊脑袋还能是什么?

    你就是希望这世界允许你随心所欲胡言乱语,而别人不能一针见血地指出你的错误,那你找错了地方。

  50. 艾米,

    我今天来,完全是因为你说了这句话:“那些人能不能找出我砸错的地方呢? 我量他们也找不出来.谁找出一条来,我奖励他五十美金.”

    假如你说的是“我是主人,我砸对砸错你都得受着。你要是提出来,就是干涉我的活法”,那么我绝对不会闯进来。

    我对悬赏不感兴趣,只是你自己的这个说法,表明你对“纠错”行为是不排斥的。鉴于你一直声称自己是个“只关心对错,不在乎情面”的人,那么我就跟你就事论事的谈一谈。

    我认为你绝大部分(大约90%)观点和反砸都是正确的,现在举两个例子说明你砸错的地方:

    1。昨天你砸“如花”的时候,用了“你还在这里装个什么天真?”“你发什么神经?”“趁早离开这里吧。”这样的表述。事后很多人都说这是误伤,你自己也说不知道如花就是“我就是”,黄颜说她发言的语气很像那个“老处女”,也就是说那些激烈言词本是针对另一个人的。这些发言证明了你的判断失误。我不认为发生这件事全是你的责任,但它成就了你一个“砸错的地方”。相反的,艾友友说“拜托你把题图换一下吧”就没有任何错误,因为主人对任何一个访客,在任何情形下都可以这么要求。

    2。ELEVEN的发言,大意是“我就是”没做错什么,不必向你道歉。你砸她的时候,如果说“她就是应该道歉,因为她的题图让我不舒服了”,那别人都心服口服。可你却提起“地震遇难孩子”“毒奶粉”这两个大家目前都没在讨论的话题,而且指责ELEVEN没有在这些事情上主持正义。首先,这两件事和“我就是”该不该道歉毫无关系,你明显在转移话题。第二,ELEVEN对这些时事的看法和发表的言论,你并不清楚。你没有见到她主持正义,不代表她没有那么做过,也不代表她没有资格对“我就是”的道歉感到不快。所以你对ELEVEN在“孩子”“奶粉”事件上的指责是毫无根据的。

    多说两句,你和你的管家,用“地震遇难孩子”来回复网友对其他问题的评论,好像不是第一次了。七月初的时候,有一次山楂精神是这样回贴的:

    “从来没见你在艾园为地震遇难孩子说一句话,但你其它话题倒是滔滔不绝。再见到你的贴子,一律删掉。”

    那次是因为一个德国留学生,提到了“藏独”和“游行”,所以那天参与讨论的人,包括博主和管家,说的全都是这方面的话题。同样的,你没有听见某人在你的博客里谈论“地震遇难孩子”,没有看到他/她在你的相关文章后面跟贴,不代表人家不关心这些孩子,不代表人家没在别处写文章祭奠这些孩子,更不代表人家没有资格对其他特定议题发表评论。

    中国的弱势群体,应该得到大家的关心和同情。单单是文学城里,为“地震遇难孩子”和“肾结石患儿”呐喊的人就有很多很多。可是我还没见过其它人像你一样,把这些受害者当成反驳网友的筹码,当成“胜利”结束辩论,删贴赶人的法宝。

    这就是我认为你“砸错的地方”,这就是我认为你不会永远正确的理由之一。我要说的就这么多,以后不会再打扰。

  51. 回复蓝美眉的评论:

    我不认为你指出的两处艾米“砸错的地方”是错误:

    1. 砸”如花i” 这个ID

    “如花i” 这个ID发言就是不严谨,艾米反砸的也是这个ID说的”喜欢周星星的电影,就应该喜欢她”.何错之有?艾米知道还是不知道”如花i”就是“我就是”这个ID 和这个反砸的正确性没有关系.

    2.砸ELEVEN的发言中提到“地震遇难孩子”“毒奶粉”

    请注意删贴赶人对于博主来说是不需要筹码的.网站给了博主这个权利.我认为艾米在自己的博客里无论以何种方式和口气来推动大家花更多的精力去为“地震遇难孩子”“毒奶粉”事件的受害者主持正义都没有错,而且非常值得钦佩!

    衷心希望你做到”以后不会再打扰”

  52.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我以后不会再打扰博主,但来而不往非礼也,我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回一下你的帖子。

    1。如果“艾米知道还是不知道”如花i”就是“我就是”这个ID”对结果没有任何影响,那他们就不会专门发贴解释“我不知道是你”“你说话的口气很像那个老处女”了。

    砸不严谨的发言没有错,但从他们当时的语气和之后的解释来看,他们砸错了对象。

    2。“艾米在自己的博客里推动大家花更多的精力去为地震遇难孩子,毒奶粉事件的受害者主持正义”是一件值得钦佩的事。但是,这并非批评网友对其他事件发表看法的理由。因为两件事情不构成论点论据的必然联系,也因为被批评的网友很可能在同情心和正义感上并不比博主差。

    换句话说,艾米在主持正义方面的令人钦佩,不能保证她在其他问题上的绝对正确。

    这个帖子是回你的,跟他人无关。

  53. 回复蓝美眉的评论:

    和你交流一下我的理解:

    1.完全同意zhuzhu2005.“装个什么天真”也是针对如花i的同一段不太严谨的评论。这个和对事不对人不矛盾。因为此时说话的人成了一个CONTEXT,使事情发生了变化。就像一段话,被断章取义就不是原来的面目了。如果一段话的理解本身不会因说话人是谁而改变,就应该不管什么人,只看事情本身正确与否。如果老黄和另外一个男人同样对艾米调情,这个当然可以对事也对人。

    2.艾米和山楂精神都说的是“没见你。。。”,并不是“你没有。。。”,而且应该说的只是对方在艾园的表现。至于对方在其他的时间地点有什么作为,艾米和山楂精神并不关心。只要他们说的是事实,就没什么错。艾米要求的也只是对方在艾园不要来干涉自己,所有才有此一说。

  54. 回复蓝美眉的评论:

    首先,你对”砸错”的理解是错误的.所谓”砸错”,是指一个观点本来没错,但我认为它错了,砸了它,这就叫砸错. 你要想挑我的错,就请挑一个这样的错出来,你挑不出来还要挑,就是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

    你举的”我就是”的例子,即便按你的定义,也只是砸错人,而不是砸错观点.按我的定义,我连人都没砸错,我砸的是”如花I”,不是”我就是”,在我知道”如花I”是”我就是”之前和之后,我都是这样认为,我砸的是”如花I”.

    早在“浅水员”事件时我就说过,请不要告诉我你是谁,我不在乎你是谁,我砸的是你的观点,哪怕你的真实身份就是我爹妈,我也照砸不误。

    比如你,虽然你用了“蓝美眉”的ID,但你很可能就是从前我所熟悉的某个ID。不过这不关我的事,我砸的是“蓝美眉”,是你的观点。你从前是谁,今后是谁,现在还同时是谁,都不关我的事。

    第二,为什么提到地震遇难孩子?是因为这几个人把干涉我办博的方式当成是坚持正义,这么英勇顽强地在我的博克批评我,所以我告诉他们这不是坚持正义,这是在干涉我的活法,因为我无论在我的博克干什么,只要没违法乱纪,他们就没资格过问.

    真正的坚持正义是为那些弱势群体争取合法权益,这几个人有时间和精力监督我,批评我,还不如把这个时间花在监督政府,批评政府上。

    这是一个合乎自然合乎逻辑的思维过程,是一个必然的对比和建议,而你却认为这是砸错的例子,只能说你的思维单一片面,看问题只会孤立地看,但却看不到这两件事之间的联系。

    我从来没说过那几个人在任何地方都没有为地震遇难孩子说话,我说的是”怎么没见你们为地震遇难孩子说话”。你要么看贴不认真,要么就是理解能力有限。“怎么没见你”几个字清楚地表明我只是在说我目力所能看见的范围。

    我是在评价他们在艾园的表现,而不是在给他们下操行评定。他们在别的任何地方说什么干什么,都跟我不相干。艾园转贴了这么多有关地震遇难孩子的贴子,也转贴了有关毒奶粉的贴子,他们有跟贴表示过自己的看法吗? 没有。

    他们(包括你)有这个时间和精力监督我,批评我,为什么不把这个时间和精力用在监督政府,批评政府上?我们每个公民都有权利和义务监督政府,批评政府,但我们没权利监督网友在自己的博克干什么,更没权利批评网友在自己的博克干合理合法的事。

    我相信你如果没十分把握,是不敢跟这个贴的,所以我提请你注意:你的能力还不足以挑我的错,下去好好锻炼你观察问题,思考问题,分析问题的能力吧。以后如果发现你跟我意见不一致,请你直接去找你自己的错误,别浪费时间找我的错误了,你找不出来的,你要硬找只能是丢你自己的人。

    当然,我这个话你是绝对听不进去的,全身所有的细胞都在鼓动你跳起来批评我骄傲,趾高气扬。可惜这就是事实,无论你多么不高兴,这也是事实。我为什么这么有把握?很简单,因为我们在这里讨论的,都不是什么高深的东西,全都是常识。

    我对我自己有几斤几两非常清楚,我知道不是我有多么了不起,而是你太没水平。

  55. 回复蓝美眉的评论:

    我不指望说服你,一个人懂不懂道理,能不能被说服,我一眼就可以看出来.你一看就是个东扯西拉,张冠李戴的角色.跟你这种人辩论真是浪费时间.

    我回复你,只是给那些看得懂的人看的.

    既然你一开始就说了,只发那一个贴,而你又”礼尚往来”发了另一个贴,我觉得足以说明你缺乏预见,考虑不周到,且言而无信了.

    就你这水平,也想来挑我的错?真的是不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

    艾园不欢迎你这种一知半解,却自以为是,且好为人师的人.请你自觉地离开,再有你的贴子,先叫你滚,再删你的贴.

  56.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英雄所见略同.

    希望艾园多几个你这样的人,少几个小泥山蓝美眉之类的人,最好是绝迹:)

  57. 回复bbb~的评论:

    “艾米和山楂精神都说的是“没见你。。。”,并不是“你没有。。。””

    —英雄啊! 我们几乎是同时写了这一点;)

    为什么蓝美眉这种人就看不懂这么简单的句子呢?

  58. 回复蓝美眉的评论:

    是不是能做到”最后一次回一下你的帖子”和”以后不会再打扰博主”都要靠事实来证明.我们可以拭目以待.

    1. “砸错了对象”

    艾米一直砸的对象不就是”如花i”的发言吗? 懂不懂什么叫对事不对人? 艾米的反砸根本不存在你所谓的”砸错了对象”.

    他们当时的语气和之后的解释就能说明他们”砸错了对象”? 又是你自己代他们推测的吧? 这样替别人推测很不好.

    2. bbb~同学已经说了我想对你说的话.艾米和山楂精神只是在陈述艾园发生事实,这也能算错? 别人在别的地方做了多少好事和他们有什么关系吗?

    还有,艾米有说过自己绝对正确吗?让别人找出她砸错的地方并不意味着她在说自己是绝对正确的.只不过到目前为止,包括你在内,还没有人找出她砸错的地方而已.

  59. 虽然觉得浪费时间,但艾米的“越战越勇”多少也得感谢那些喜欢来找她“陪练”的人。真的很羡慕当年那些跟读“山楂树”,“将来”的网友。那时艾园真的很清静,有茶水喝,有志同道合的朋友聊天,加上好故事,简直就是提前享受退休生活。可现在,好好的一池水,愣被个别人给搅混了。

    其实也很简单,只要别把自己当“小平同志”,更别把艾米视为一仪仗队队员,就什么事也没有了。大家也可以静静地听故事了。

  60. “以后如果发现你跟我意见不一致,请你直接去找你自己的错误,别浪费时间找我的错误了,你找不出来的,你要硬找只能是丢你自己的人。” 酷毕!

    真想听艾米豪情万丈的亲口讲这番话! :)

  61. “你想激起民愤?那我成全你。从今天开始,只要小泥山还在我的任何一个博克发贴,我就不上“梦里飘向你”。”

    艾米,千万别。我怒了! 小泥山敢再上那些陈词滥调,盼老天下暴雨浇得TA满地烂稀泥!

  62. 回复hairycat的评论:

    “hiahiahia…what I can say!”

    你这是一个典型的废话贴,很没有自知之明的说.既然你还没想好WHAT YOU CAN SAY,那就不要慌着发言.

  63.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你说得对,蓝美眉之类的人物就是爱把自己的意思读进别人的话里去.

    比如黄颜说”如花I”的最后一个贴很象”老处女”的口气,这只是陈述一个事实,没有下文,也不是因为所以的句式.但蓝美眉就可以从中读出她自己想要的内容,把黄颜的这句话理解为”你的贴子很象老处女,所以艾米砸了你,如果她知道是你,而不是老处女,她就不会砸你”.

    而我说了我不知道是”如花I”就是”我就是”,这也是个陈述句,就这么一句,没有下文,不是因果从句.但蓝美眉又读成”我不知道是你,如果我知道是你,我就不会砸了”.

    有了她这两误读,才会有她今天的贴子,认为我砸错了人.如果她把原文找出来仔细看看,就会发现她的推理都是没有根据的.

    实话告诉蓝美眉之类的自作聪明的人,艾黄说话,是没有辫子给你揪的,如果你认为自己揪到辫子了,请你三思,不妨多问几个有头脑的人,看看你理解的对不对,千万别自以为是跳出来砸人.

  64. 敬告hairycat:

    很坦率地说,我觉得我跟你不是一路人.你上次那个贴,我可以看成是你不知道艾园的规矩,出于好心在劝解,虽然你明明白白是在批评我,而且毫无道理.但我念在你是新人的份上,只劝你先看看黄颜写的”关于好心”和”关于各打五十板”.

    你今天的两个贴,无论我怎么牵强附会,都跟”好心”挂不上边,而且你应该已经看过黄颜的两个贴子了,所以没什么份可念了.

    你到此为止吧.在一起处着不愉快,何必要勉强在一起处呢?这个世界已经有太多的地方是自己不能选择跟谁相处的了,没必要在自己的博克再受这种罪.

  65. 这位蓝美眉,希望说到做到,别又换个ID来搅局,拜托让我们好好听故事要紧。

  66. hairycat:SHHHHHH!

  67. 呵呵,我知道有些人最忌讳的就是我不欢迎他们,叫他们回自己博克去发言.

    从很早以前的那个某某某某开始,到现在的某某某,都是因为我告诉他们”我们不是一路人,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跟读我的故事”或者”我们不是一路人,请你离开我的博克”之类的话而对我恨之入骨的,因为他们觉得受了冷落,热脸贴了人家的冷屁股.

    但那能怪谁呢?你不想被人冷落,不想被人驱赶,你就设法做个别人欢迎的人.既然你愚蠢到不知道别人欢迎什么样的人的地步,或者你可恶到故意做些别人讨厌的事的地步,你还想别人忍气吞声强做笑脸欢迎你?

    从你开口砸人的那一刻起,你就要做好充分的准备,准备受到别人的不欢迎,准备被人反砸.我知道这一点,所以我不去任何人的博克砸人.你不懂得这一点,只异想天开地指望别人挨了你的砸还对你”谦虚””礼貌””宽容”,那还能不失望?

    如果是在文革中,你可以强迫我对你”谦虚””礼貌””宽容”,如果我不照你的做,你可以利用你革命群众的身份斗我.但在今天,在网上,你能把我怎么样?

    你可以在我的博克跟贴骂我,WHO CARES?我想删就删,想砸就砸.

    你可以威胁我,说不看我写的故事,WHO CARES?我要求的就是你不看.

    你可以恐吓我,说不买我的书,WHO CARES?我不靠那几个版税生活.

    你可以给我戴一万个帽子,说我骄傲,趾高气扬,目中无人,狂…

    SO WHAT?

    这些帽子,只有那些深受中国传统文化束缚的人才会害怕,我从小就被人戴骄傲的帽子,但我照样进步,倒是那些所谓”谦虚”的人,还在原地踏步.

    你不赞成我的态度?呵呵,我可以直接告诉你,我对你的态度,就是要达到刺痛你,气昏你,让你知道自己很蠢,很无能,很没水平,但我绝不违法乱纪,所以你奈何我不得的效果.

  68. 不明白为什么总有人要指导艾米怎么对读者、怎么写作、怎么“接受不同意见”。艾米又不是个泥人,由你们搓园又捏扁?如果艾米接受你们每个人乱七八糟的意见,她还成其为艾米吗?她会变成“小泥”、“蓝美眉”、“hairycat”了,或者变成个党支书,那就不是我们喜爱的艾米了。不说别人,只代表我本人:我可不想艾米变成那三个家伙。

  69. 我也犯了那三个家伙的错误,企图把“小泥山”改变成“小泥”,SORRY!

  70. 回复hairycat的评论:

    无聊!

  71. 回复hairycat的评论:

    感觉你这人象鼻涕似的。

  72. 伪军官后代

    请问那贺飘妈妈后来买了 DILDO 没有?那个DILDO对她有没有用?

  73. 哎呀,看完了小说,正想发言,结果回帖都跟小说没有大关联,郁闷死我了。。。我觉得已经有点赶不上趟了。。。

    艾米的这篇小说和其他的都不太一样,有好多自言自语和background knowledge。我看着很新鲜. :))

  74.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咱俩真是一个鼻孔出气呀,我也正为此苦恼呢。每天被一些乱七八糟的跟贴弄得莫名其妙,读了4集都不知道讲了什么。能不能建议艾米专心写故事,“守门”的事交给同鞋们干。有很多同鞋象果果儿,bbb都很棒, 当然还有老大黄教瘦。在黄教瘦的领导下,尽量把门守好。当然这是艾米的家,艾米随时都有权利出来指导工作,我是说只把一些小case outsource 给同鞋们,“大骨头”还得艾米自己来啃(同鞋们想啃也不一定啃得动)。

    不知道这招灵不灵?

  75. 另外如果守门员太多,咱们可以分成好几个梯队。

  76. breezebrook :我也是好同鞋啊,为什么不算我?我不是人?

  77.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别嚷嚷,别嚷嚷, 既然你是第一个来报到的, 今天就你守门吧。

  78. 嗯,文章有点奇怪,差点当作科普了,

    某甲某乙某丙某丁让人大笑,想起Coupling中某一段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