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41)

(有热心网友将本集中出现的英文翻译成汉语,附在本贴正文后面,供有需要者参阅。以后各集都会附加文中英语的汉语翻译)

炎热。蒸腾的热气,像竖立的波浪,从地面袅袅升起。海市蜃楼。一切,都像是从显影剂里往外夹照片一样,景色随着水波,晃动。直立的水波。左右晃动。

干涸。身体像拧干的咸菜,水分全都走失。像狗一样伸着舌头。嘴内嘴外一样干,体内体外一样热。

这一定是亚利桑纳的沙漠地带吧?是的,就是亚利桑纳的沙漠。或者撒哈拉的沙漠?是哪里的沙漠不重要,天下沙漠是一家。绵延的沙丘。无尽的黄色。太阳的反光。眼睛痛,睁不开。口干舌燥。

我怎么会跑沙漠里来?是陪他来的?不是。是尾随他来的,追逐他来的。他为了逃避我,跑到沙漠来了?不是。他是到沙漠来写书的,关于中国的,关于中文的 --

给我一口水 ! 我需要一口水 ! 我嗓子冒烟了。我吞咽困难。我大脑缺氧。

我要死了 !

水壶。伸到了嘴边。但什么气味?酒味?尿味?一股腥臊。是尿。他的尿。即便是他的尿我也不喝。是的,我爱他,但爱跟喝尿有什么关系?我可以用嘴为他做,但我不会喝他的排泄物。即便是为了活命,我也不喝 ! 我宁愿渴死 !

世界上还有比生命更重要的东西。是什么?是爱 !

爱与尿 -- 什么关系?想不明白了 --

皮袋。阿拉伯人装水的皮袋。嗯,看见过。在哪里?好像是在 《 英国病人 》 里。噢,英国病人 ! 为爱通敌 ! 那才叫爱情。我的憧憬。

异族音乐。盘在头上的毛巾。里三层,外三层,盘得像个大帽子。真佩服阿拉伯人,生活在沙漠里,还顶着那么厚一叠毛巾,热不热?

乾裂的嘴唇,焦了,起泡了,厚度增加了一倍。嘴唇嗡动着,渴求着,等待着。皮袋凑到了嘴边,口对口,嘴唇触到皮袋了。终于明白什么叫“渴 ! 望 ! ”。皮袋提了个底朝天,但一滴水都没有。空的。早被人喝完了。

是谁把水喝掉了?不是说阿拉伯人总会留着半袋子水,就是为了救那些困在沙漠里的人吗?难道我不算困在沙漠里的人?或者他们不是阿拉伯人?或者他们是阿拉伯人,但留半袋子水的不是阿拉伯人?或者 --

叽哩咕噜。争吵。是为水的事?听不懂。猜的。

他的声音:“把水袋给我 ! 她必须喝水,不然她会死掉的。我不能让她死掉 ! 我爱她 ! ”

心头热,鼻子酸,眼泪往外流。千万不要让阿拉伯人看见,不然他们会认为我不需要水。她不需要水!她还有眼泪!身体还有水分!但愿不是眼泪,那是什么在往外流?难道是眼屎?很可能。难怪眼睛那么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有眼屎也仍然是他爱的人。瞧 ! 打起来了。为我 ! 一个有眼屎的我!如果没眼屎,他岂不是可以为我发动世界大战?可惜有眼屎。他是中规中矩的太极拳,对手是乱挥乱舞的马刀。这 ! 这 ! 这 ! 太极武功 PK 阿拉伯人的马刀?有这么 PK 的吗?换跆拳道?跆拳道也不行 ! 都是空手,怎么跟人家马刀对峙?

奇怪啊 ! 怎么他会的都是“空手道”?拜师的时候,就没想过日后要跟人决斗的吗?就凭这两手,能打过那些拿武器的人?为什么不学刀术,剑术,棍术,棒术,马术,算术 -- NO NO NO ,算术不算。谁说算术不算?算术不算,还叫什么算术?

我不是说算术“不算”,我是说算数不! 算!  别为我打了 ! 我求求你 ! 到这儿来,我不要喝水,我只要你搂着我。我会好起来的。别打了!  当心!  看刀!  喀嚓! 手起刀落。手是起的,刀为什么会落下呢?难道手一起就把刀丢了?丢了好,就怕没丢,那就真砍了。

醒了。

一身的汗。

我病了?是的,我病了。感冒了。不知道是不是那天晚上在他那里一夜没睡、降低了抵抗力的缘故,或者是这段时间太累了。心太累了。心累,身体就容易生病,仿佛身体所有的卫士都擅离职守,跑到心里看热闹去了,没人保护我的身体,疾病乘虚而入。

发烧。流泪。黑眼圈。红鼻子。喷嚏。哈欠。咳嗽。头疼。浑身酸痛。疲乏多梦。

感冒了一个星期,身体难受。心不难受。几乎没想他。不用想,因为感冒了,肯定去不了他那里。

我不能去他那里,没关系;他不让我去他那里,有关系。

我不能去他那里,我心里知道我是爱他的,我也相信他是爱我的。他没来看我,是因为他不知道我病了。我没告诉他。故意不告诉的。告诉他干什么?他那么忙。如果告诉他了,而他却不来看我,岂不是更糟糕?

既然是我主动不去的,那也不算他不让我去,对吧?
既然他没不让我去,说明他还是愿意让我去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我到他那里去,说明他是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跟我在一起,那就说明他是爱我的,对吧?

但如果他不让我去他那里,事情就严重了。

如果他爱我,他怎么会不想跟我在一起?
如果他爱我,他怎么会忍受一星期一星期的分离?
如果他爱我,怎么会有心思忙工作?
如果他爱我,怎么会老想着成功成功,那么功利主义?

真想永远病下去,病到老,病到死。

病着,就不去想见面的事,一心一意跟病痛做斗争,真心真意渴望着赶快好起来,因为好起来了就可以去见他了。

病重了,就对他说:离开我吧,我不想连累你。

病死了,就留给他一封遗书:我爱你,但我不能陪你了,忘了我吧,好好生活,祝你幸福。

“离开我吧”“忘了我吧”,这是世界上最无情又最多情,最决绝又最煽情的八个字了。一个垂危的病人,或者一具冰冷的尸体,八个无限深情的大字,最冰冷的男人都会为之感动。他可以拥有我全部的爱情,但却不用花时间陪我,哪个事业型男人会不喜欢这个 idea?

03/04/2005

I have been sick for a week. Me and him are not doing so well. I feel that he doesn’t like me as much. I don’t think he was happy to talk with me…now i think back, it’s all b/c he asked me to spend a raining day with him…it was the first time we spend so much time together in a long time and we didn’t do much but making love all day…that gave me a false impression that he wanted something more…I’ve got to remember real love doesn’t change over one day or created in one day. It builds up over time…I will stop calling him so he will miss me. I need to feel that he misses me and he wants to spend time with me before I invite him to do anything again. There is no point to do anything with him if I feel that he does not want it.

病好了。感冒不是慢性病,再长也就个把星期,吃药不吃药都一样。

活着。没病死,没病重,没病,事情就不同了。没病死,怎么能叫他忘记我?没病重,怎么能叫他离开我?连病都没有了,怎么能不跟他见面?恋爱的人不见面,那不是有病吗?

有了病,就不用见面 -- 。抱歉,又绕回来了。我的意思是:如果要做正常的恋人,见面是必不可少的。不如此不能叫做恋人。

打电话给他。

我:喂,你忙吗?
他:嗯,很忙。

忙就不打扰,给你三个小时忙活。

三小时后。
我: Hello ,你有空吗?
他: No ,我没空。

没空就没办法了,给你两个半小时。

两个半小时后。
我:你好,是我,就想问问 --
他:我现在很忙。

话都不让说完了?忙到这个地步?难以想象。不过,我原谅你。再给你两小时。

两小时后。
我: Good evening! 你 --
他:我没空。 Bye --

到晚上还在忙?我就不信这个邪,哪里有这么忙的人?装腔作势。给你最后一小时。

一小时后。

我:嗨,我想过来坐坐 --
他: ( 迟疑了一会 ) 好吧,你来吧。

看见没有?什么忙不忙的,都是借口。世上无难事,只怕有 phone 人 !

坚持就是胜利 !

旋风般开车过去,他貌似真在忙,没停下来陪我说话。他厨房的 island 摊开着一些书和纸,他一会看书,一会写字,一会在手提电脑上敲键盘,比总理还忙碌。

总理再忙,也还要陪女人上床呢 ( 不是说总理要日李万姬吗? )

我: ( 想把这个笑话讲给他听,博他一笑,但话到嘴边变成 ) 你干什么呢?
他:在准备期中考试的试卷。
我: ( 凑过去看了一眼题 ) 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
他:(迟疑一下)你说呢?
我:是不是 D ,“以上所有答案都对”?
他: 不是,是 A 。 ( 继续出考卷。表情不快,仿佛在说:“知趣点,别来打扰我”)
我: ( 到旁边去,拿起 island 上放着的三本书,一本一本连着翻。哈欠连天)啊 --
他: ( 苦笑)去睡吧。你看你,三本书一本都没看到超过五分钟就要睡觉了。
我: ( 悻悻然上楼去睡觉)

等了很久,他上来了。主动亲热他,他回应,但只一会儿,他就停下来。

我: ( 摇他 ) 你 -- 怎么啦?
他:你说过不想要的 --
我: @#$%%^&*&

一夜未眠。第二天回家补瞌睡。

又一个星期过去了。

又是无数次电话。

又是世上无难事,只怕有 phone 人。

又是坚持就是胜利。

春雨绵绵的夜晚。他没忙工作,而是陪着我在客厅聊天。漫无边际。

他: ( 打个哈欠 ) 不早了,你该回去了吧?
我: ( 盯着他,施放媚力 ) 这么狠心啊?
他: ( 愣了一下 ) 好吧,那你留下来吧。
我: ( 胜利的微笑 )

洗漱完毕,脱得光光,躺在床上。等他。

他进来了,拿着毛巾,全身赤裸,意气风发,高射机枪早已架在那里。

心动。爱的感觉。不光是性欲。手足无措。想也没想,就转过去拿起旁边的衣服穿好。

他: ( 有些失望 ) 还穿衣服啊?
我: ( 对啊,我干嘛在这该脱衣服的当口却穿起衣服来了?也许是太激动了吧?或者是想让他帮我脱衣服? ) 嘿嘿,糊涂了 --

做爱。走入正轨。但仍然一夜未眠,因为激动。

————————

文中英语的汉语翻译:

翻译by艾翻

idea:主意

I have been sick for a week. Me and him are not doing so well. I feel that he doesn’t like me as much. I don’t think he was happy to talk with me…now i think back, it’s all b/c he asked me to spend a raining day with him…it was the first time we spend so much time together in a long time and we didn’t do much but making love all day…that gave me a false impression that he wanted something more…I’ve got to remember real love doesn’t change over one day or created in one day. It builds up over time…I will stop calling him so he will miss me. I need to feel that he misses me and he wants to spend time with me before I invite him to do anything again. There is no point to do anything with him if I feel that he does not want it. : 我病了一个星期。 我和他的关系不怎么样,感觉他不怎么喜欢我,和我交谈也不开心。回头想想,我这番热情都是因为他在那个雨天让我和他呆了一整天引起的。我们很久没有那么长时间在一起了。我们那次在一起没干别的,整天都在做爱,搞得我产生了错觉,以为他其实挺想跟我在一起似的。我一定要记住,感情不会在一天里就变成真爱,人也不会在一天里就制造出真爱来。真爱是长年累月积累的结果。我决定不再打电话给他了,让他想我。我要等到我觉得他想念我,想和我在一起了,才会有所表示。如果我感觉他不想和我在一起,而我还拉着他跟我一起,就没意思了。

NO:不

Good evening: 晚上好

Phone: 电话

Island: 这里指厨房中间独立的一个台子

 

51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41)

  1. SF :)))

  2. 奥麦嘎,飘妹还挺能坚持的。

  3. 世上无难事,只怕有 phone 人 !

    》well said!

  4. 好像是在 > 里。噢,英国病人 ! 为爱通敌 ! 那才叫爱情。我的憧憬。

    》love “english patient”!

  5. “real love doesn’t change over one day or created in one day. It builds up over time”

    》it seems piao knows everything, but only in theory:)

  6. since hun-ya didn’t unhook his phone, he may be expecting piao’s calls?

  7. 飘M还是不要在自己编织的梦里呆太久了, 蛮伤人的。心疼飘M!

  8. 炎热。蒸腾的热气,像竖立的波浪,从地面袅袅升起。海市蜃楼。一切,都像是从显影剂里往外夹照片一样,景色随着水波,晃动。直立的水波。左右晃动。

    —-精确!

  9. 水壶。伸到了嘴边。但什么气味?酒味?尿味?一股腥臊。是尿。他的尿。即便是他的尿我也不喝。是的,我爱他,但爱跟喝尿有什么关系?我可以用嘴为他做,但我不会喝他的排泄物。即便是为了活命,我也不喝 ! 我宁愿渴死 !

    —-搞笑:)

  10. 为什么不学刀术,剑术,棍术,棒术,马术,算术 —-NO NO NO ,算术不算。谁说算术不算?算术不算,还叫什么算术?

    —-机智。

  11. 既然是我主动不去的,那也不算他不让我去,对吧?

    既然他没不让我去,说明他还是愿意让我去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我到他那里去,说明他是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跟我在一起,那就说明他是爱我的,对吧?

    —-YY.

  12. 飘M性格真好!一往无前!赞一个。

    要我早放弃了。

    但飘M说话时要多撒娇。比如:

    他:你说过不想要的 —

    我: @#$%%^&*&

    飘M可以解释嘛!生病也要告诉他。飘M要强得不是时候。

  13. 两个都是前后矛盾的人,怎么才能矛盾到一起哪。存疑中。。。

  14. “总理再忙,也还要陪女人上床呢 ( 不是说总理要日李万姬吗? ) ”

    What does it mean?

  15. 打电话给他。

    我:喂,你忙吗?

    他:嗯,很忙。

    忙就不打扰,给你三个小时忙活。

    三小时后。

    我: Hello ,你有空吗?

    他: No ,我没空。

    没空就没办法了,给你两个半小时。

    两个半小时后。

    我:你好,是我,就想问问 —

    他:我现在很忙。

    话都不让说完了?忙到这个地步?难以想象。不过,我原谅你。再给你两小时。

    两小时后。

    我: Good evening! 你 —

    他:我没空。 Bye—

    到晚上还在忙?我就不信这个邪,哪里有这么忙的人?装腔作势。给你最后一小时。

    一小时后。

    我:嗨,我想过来坐坐 —

    他: ( 迟疑了一会 ) 好吧,你来吧。

    –I feel Piao was kind of harassing…

  16. 我: ( 想把这个笑话讲给他听,博他一笑,但话到嘴边变成 ) 你干什么呢?

    他:在准备期中考试的试卷。

    我: ( 凑过去看了一眼题 ) 这道题的答案是什么?

    他:(迟疑一下)你说呢?

    我:是不是 D ,“以上所有答案都对”?

    他: 不是,是 A 。 ( 继续出考卷。表情不快,仿佛在说:“知趣点,别来打扰我”)

    我: ( 到旁边去,拿起 island 上放着的三本书,一本一本连着翻。哈欠连天)啊 —-

    他: ( 苦笑)去睡吧。你看你,三本书一本都没看到超过五分钟就要睡觉了。

    我: ( 悻悻然上楼去睡觉)

    –He was indeed busy, so why Piao didn’t leave him alone?

  17. I don’t feel comfortable for Piao’s way of managing to be together with Hun Ya. It could ruin their relationship. But maybe I’m wrong. Who knows?

  18. “炎热。蒸腾的热气,像竖立的波浪,从地面袅袅升起。海市蜃楼。一切,都像是从显影剂里往外夹照片一样,景色随着水波,晃动。直立的水波。左右晃动。 ”

    –很形象。想起看过的那些有沙漠景色的电影来了。

  19. 回复liushanshan的评论:

    跟你一样,也很担心飘妹妹,盯这样紧,一天打这么多电话,每过几小时就打一次,的确太骚扰了。

    但昏鸦也的确没把电话给摘下来,到底是担心别人电话打不进来,还是故意给飘妹妹留着的?也许就是要考验一下飘妹妹是不是真的爱他?

  20. “心头热,鼻子酸,眼泪往外流。千万不要让阿拉伯人看见,不然他们会认为我不需要水。她不需要水!她还有眼泪!身体还有水分!但愿不是眼泪,那是什么在往外流?难道是眼屎?很可能。难怪眼睛那么模糊,什么都看不清。

    有眼屎也仍然是他爱的人。瞧 ! 打起来了。为我 ! 一个有眼屎的我!如果没眼屎,他岂不是可以为我发动世界大战?”

    –真服了艾米了!这些想法,恐怕只有艾米想得出来,也只有艾米才能写得这么搞笑。我看艾米的小说,早已不是只看情节了,而是看她的语言,看她的想法,想象她是如何把一个个如果别人写肯定很平淡的故事写得有声有色且令人感动的。

  21. 不太明白为什么飘妹妹总要跑到昏鸦那里去,他已经明确表示很忙,不欢迎被打扰了,为什么飘妹妹不放过他呢?不管他是真忙,还是找借口,都说明他不想见飘妹妹。

    为了爱情,可以低到尘埃里去,但那是说不把自己当个高高在上的人,不认为自己比对方高一等。但起码的自尊还是要有的吧?

    用艾米妈妈的话说,男人就是一鸟在手,不如另一鸟在林。也许那句话用在艾伦艾米的事情上不贴切,但用在昏鸦这种一般男人身上还是万无一失的。

    如果飘妹妹不这么紧抓不放,也许昏鸦就没这么“俏巴巴”的了。

  22. 泡泡:

    2009-03-09 21:55:09

    “既然是我主动不去的,那也不算他不让我去,对吧?

    既然他没不让我去,说明他还是愿意让我去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我到他那里去,说明他是愿意跟我在一起的,对吧?

    既然他愿意跟我在一起,那就说明他是爱我的,对吧?”

    —-看到这儿,突然觉得心酸,心疼飘mm:(

  23. lygs谁:

    2009-03-09 21:57:46

    喜欢“山楂树之恋”!!!

  24. 南山:

    2009-03-09 22:06:53

    感觉飘M爱得没有尊严了,替她难过。我身边看到过这样的例子,不好。我欣赏《飞来横情》中唐MM说过的一句话:女人自己就是一个世界。所以如果换做我,宁愿一个人过,早就一脚踢开了昏鸦:))

  25. 大路:

    2009-03-09 22:06:57

    真佩服艾米天马行空的想象力

  26. 大路:

    2009-03-09 22:15:42

    感觉飘爱的好累啊,不过也许这正是飘要的,有波澜的生活,不是一潭死水。

  27. 大路:

    2009-03-09 22:16:45

    昏鸦真的报复心好强啊,飘锲而不舍,好有毅力,要是我,可能更爱面子:)

  28. 春风秋月不关情:

    2009-03-09 22:34:46

    飘爱得真累。我们猜得也很累很过瘾:到底昏鸦在干什么呀,什么态度这是。。。。。。

  29. 南山:

    2009-03-09 22:45:03

    我看到了艾米在前面几个帖子中给我的回复,非常谢谢,统一在这里回复艾米。

    1.我在百度艾园注册了,就是“想念南山”,我这里是武汉,能通过代理上文学城。

    2.关于昨天提到小泥山和文学城网管,也有一个心路历程。

    我爱文,凡是你们的文字都看过好几遍。但我好象只能算一个浅层次的阅读者,被故事打动,为人物喜,为人物悲,甚至长吁短叹,辗转反侧都是有的,可从来都不会分析人物/动机,等等。能上文学城后,我再看大家的跟贴,被大家的理性分析,观点逻辑,幽默风趣等等所深深吸引,我不讳言非常喜欢离开了的好几个人的文字。昨天恰好看了HY那篇《印地安》,想到艾米这次生产的辛苦,再看到小泥山博客,简直怒从心头起。

    至于文学城网管,我完全相信TA的偏袒,之前猫园写的与艾相关的文字都放首页。我罗嗉这么多,最后归结为一句:支持艾园,祝艾园永远兴旺发达。

  30. 飘妹跟昏鸦的爱不是很平等。看来爱得多的那个就是吃亏些。有时硬硬心肠反而会令对方牵挂。应了那句什么”容易得到的不珍惜”格言?

  31. “他:你说过不想要的 — ”

    **昏鸦好像还是很尊重飘的意愿的呦,飘自己都忘了这茬儿了(她病前刚说过不想要intercourse的)

    “他: ( 愣了一下 ) 好吧,那你留下来吧。 ”

    **昏鸦好像对飘还挺顺从滴:)

  32. 我觉得昏鸦是一个很直率的人,跟这样的人打交道比较省心,因为他若说自己忙的话就是真的忙,不像有些人心里明明没有对方的位置了却用忙来敷衍对方,这同时可能也是他的缺点—不会琢磨飘话背后的意思,也许他是真的工作太忙了,无暇也没形成习惯探究身边女友的心思吧?

  33. 回复果果儿:

    删了你转的那个贴,也许那是个揭露国内网络封锁的贴,但“草泥马”和“马勒戈壁”都是侮辱女性的骂人话,只不过换了个字而已。艾园很反对使用侮辱女性的骂人话,因为争取言论自由反对政府专制,用不着使用这类词。

    这也是艾园跟某些反专制的精英们的区别,精英们反专制不反歧视女性,艾园既反专制也反歧视女性,歧视女性就是一种专制,所以精英们的反专制是不彻底的,只是政治上反专制。

  34. 回复艾老师:

    你说得很对,我转那篇文章的时候没想到那几句话是歧视女性的说法,可能是听惯见惯不怪了吧,只是为国内人民用创意的方式反抗言论自由权被政府侵犯而高兴。感谢提醒。

    坚决支持“艾园既反专制也反歧视女性”。

  35. 国内的男尊女卑思想还是蛮严重的。很多人一开口就是:你一个女的,怎么可以…..

  36.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言论自由被政府侵犯,不应该拿女性开刀,即便这个女性是政府的老妈。政府有错是政府的错,政府有罪是政府的罪,不是它老妈的错和罪。如果政府的老妈犯罪,那就依法处置,跟性无关,跟别人老妈的性更无关。

    有些人反专制反得很起劲,其实只是因为他被别人专制了,如果换成他来专制别人,他并不反对。

  37. 关于“草泥马”,艾米在“梦里飘向你”里有这样的评论:

    “随着公车的晃动,车厢里的人都整齐划一地晃动着,东倒,西歪,南仰,北倾。不时有人被踩了脚,如果是男人被踩,车厢里便响起对踩脚者母亲大人的问候,然后是踩脚者对被踩脚者母亲大人的反问候 — 如果踩脚者也是男人的话。

    女人的前胸被人狠擦,屁股被人猛挤,但没哪个女人为此问候擦者和挤者的母亲。

    为什么?因为知道女人没权问候人家的母亲。如果有哪个女人胆敢问候一下谁的母亲,马上就会引来公愤:女人也骂人?真他妈的不要脸。

    男人脚被踩,是可以公开的愤怒;女人胸被擦,则是必须隐忍的耻辱。谁的胸被擦,就是谁的耻辱,谁就被人占了便宜。一嚷嚷,就有更多的人知道,知道的人越多,耻辱就越大。不嚷嚷,就没人知道,没人知道,就等于没发生。 ”

  38.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ZT: 有些人反专制反得很起劲,其实只是因为他被别人专制了,如果换成他来专制别人,他并不反对。

    –一针见血

  39.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只是为国内人民用创意的方式反抗言论自由权被政府侵犯而高兴”

    –没看到你转的那篇文章,但大致知道是哪方面的。艾友友博览网文,她应该早就看到那样的文章了,如果她没转,总是有原因的。

    用“草泥马”“马勒戈壁”这样的词语来反抗言论自由被政府侵犯,实在有点可笑。到底是在骂谁?政府的妈?

  40. 对那些反对专制争取民主的精英们,有一个方法可以鉴别他们究竟是要真民主还是假民主,那就是看他们对女性和儿童的态度。一个歧视女性漠视儿童的人,不可能是个真正追求民主的人。他所追求的,可能是个人名利,可能是某集团的利益,但不是人类的利益,因为人类是不可以缺少妇女儿童的。

  4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有些人反专制反得很起劲,其实只是因为他被别人专制了,如果换成他来专制别人,他并不反对。”

    –顶这句话,的确一针见血,基本总结了中国几千年来的历史,就是一批批人为争取自己的专制而对他人进行的专制。

    “为人不做官,做官是一般”,就是这个意思。没当官的时候,渴望平等与民主,一旦自己当了官,想的全都是如何维持自己的地位和权力。

  42. 艾老师和黄颜对反专制,争取民主的解译真是太好了,简单清楚明了。让我茅舍顿开。佩服!平生最佩服能把复杂的道理三下两下说透,说清楚的人。艾园真是让在下如此愚钝之人受益非浅,此生难以报答。:)

  43. 猜到马勒戈壁的意思了。真难听!

  44. 顺妞妞:

    2009-03-10 08:32:47

    同意友友老师说的,但是飘情不由已啊,她如果能想到艾米妈妈的话,也就不是恋爱中的飘了。

  45. may:

    2009-03-10 09:04:16

    飘妹妹缠得太紧了一点,昏鸦抖不过气了。

  46.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3-10 10:43:22

    怎么改版面了,有点不习惯呢。

    飘想见昏鸦,我觉得不过分啊,恋爱中嘛,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唉,就觉得飘妹妹这么爱太累了,两个人猜来猜去,都不是很明白对方想什么,需要什么,如果双方都坦诚一点,多一些交流是不是会好一些?觉得昏鸦这点做的很不够!日子长了,飘会不会受不了而放弃?还是一如即往的坚持下去?但要改变昏鸦我估计很难。

  47. 小四儿:

    2009-03-10 11:23:46

    这飘M,真是爱入膏肓了!但感觉是”剔头挑子–一头热”!只是这昏鸦也冷得太过分了吧?!

  48. reader:

    2009-03-10 12:11:50

    一路看下来,有时候觉得昏鸦是真的爱飘MM,不过,他在上演驯悍记吗?

  49. 菜鸟:

    2009-03-10 17:57:36

    欣赏

  50. 树叶:

    2009-03-10 21:08:22

    飘MM真是被爱冲昏头了。

  51. 艾米写得真好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