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43)

一夜没睡。

脑子乱如麻。想不通啊,想不通。怎么“啪”的一下就结束了呢?

他那么说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绝情,让我死心。他对我肯定还是有感情的,但听我说我有其他的选择,所以他主动放弃,因为喜欢我,所以放弃我。 他是上帝型的男人,大好人一个。 是的,一定是这样。 他喜欢我,他只不过还不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他而已。他以为别的男人会使我幸福,他以为我会喜欢那几个 potential 。

我要坚持,要让他了解我心里对他的感觉。只要他了解了,他一定会接受我的爱。

谁会不接受真爱呢?

中午。电话铃响。

我:(没精打采)喂 --
他:喂,你怎么样啊?
我:(是他!精神倍增)很难过,但我 -- 会慢慢好起来的 --
他:很好。
我:我把你烦透了吧?
他:(沉默)我其实挺信任你的 --
我:(很高兴) 真的吗?为什么?
他:不为什么,就是直觉。
我:太好了!
他:(微笑,轻微的笑声)我在国内的一个学生从俄国带回来一件很漂亮的艺术品,问我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因为我看得出学生很喜欢那件艺术品,所以我不想从他的手中拿走 --
我:(什么意思?)???

挂了电话,心情好多了,浑身上下有俄国艺术品的感觉。马上放音乐,悲愤的非常认真的开始练太极,觉得现在才算真正开始爱上他了。好,就按他说的,从朋友开始做起,争取靠自己的能力赢得他的爱,而不是通过介绍,生搬硬套变成恋人。

打电话给他。

我:我们可不可以每个星期天去走路?一起锻炼?
他:(生气勃勃的)好。

不做恋人做朋友,感觉轻松多了,少了很多介意和担心。

不介意他是否跟我说话
不介意他脸色好看不好看
不介意他走在我的哪一边
不介意走了多远走到何处

不介意他说话不说话了,他的话反而多了起来,简直有八卦之风。

他:我这学期班上有个女的,她这是第三次修我这门课了。
我:(是不是看上他了?)哦,她是单身?
他:(奇怪地看我一眼)这跟单不单身有什么关系?她有三个孩子 --
我:那她是单身母亲了?
他:她说她没时间学习,照顾孩子很忙 --
我:忙可以不修课嘛 --
他:照她这次的成绩来看,她又要 fail 掉。
我:(为什么跟我讲这个?不知道该说什么。看来我不八卦不在行。要努力。要赶上他。)

但他又进步了,快到九卦了。

他:我以前有个同学,男的,爱上一个女同学,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 --
我:哦?
他:谈了一段时间,那女的不想谈下去了,就跟那男的吹了 --
我:是吗?
他:那男的想不通,总去找那女的,想跟她和好,但那女的坚决不同意 --
我:后来怎么样?
他:后来那男的就跳河自杀了。
我:什么?自杀了?那 -- 那女的知道后怎么样?
他:那女的说幸好没跟那男的 --
我:(大声)什么?她这样说?太狠心了吧!毕竟那男的人都 -- 死了 --

星期日。礼拜日。车挺多,都是往教堂去的,去顶礼膜拜各自的主。

我的教堂就是他的家。我的主就是他。星期日就是我顶礼膜拜他的日子。

突然能够理解星期天上教堂的人了。他们周复一周,年复一年,每到星期天就到教堂去,风雨无阻,一往无前。每周都遇见同样的人,每周都交流同样的思想。教外人看不懂,觉得枯燥乏味,只有教内人才能体会个中的美好滋味。

人是要有一点信仰一点追求的。没有信仰没有追求的日子,每分钟都像挂在高空摇摆,脚不能着地,心像漂泊的小船,找不到港湾。不知道此刻该干什么,不知道下一步该干什么。那样的生活,必然过得浑浑噩噩,无精打采。

有了信仰有了追求的日子,一切的一切,都围绕着那个信仰那个追求在转,就有了中心。成功有中心,失败也有中心;生有中心,死也有中心。生活有了中心,日子就过得充实。

我的信仰,就是我对他的爱。我的追求,就是赢回他的爱。我的一切的一切,都围绕这个中心来转。

整整一个星期,都盼着星期天的到来。星期天早上,风风火火出门,去城里的 Starbucks 买他最爱的 mocha 咖啡带给他。两英里路啊!但我们住的附近没有 Starbucks ,只能去城里买。从城里到他家,还有十英里!我不得不风风火火,不然去晚了,他就没时间和我一起走路了。

买了咖啡,端回车里,发现杯子太大,或者车上杯座的圆洞太小,放不下。只好把咖啡放在右边座位前的地毯上,有店里给的一个纸做的托架托着 。

没开多远,咖啡杯黯然倒下,咖啡全洒在地毯上。

快速开回去,跟店员说明,他又给了我一杯。端回车里,把杯子勉强塞了一些在车上的杯座里,一只手扶着。我车的杯座快有方向盘那么高了,一手扶咖啡,一手开车,还不算太牵强附会。

一路顺风,半路死亡。一个急转弯! mocha 砰然倒下,洒了我一身,还把换挡的地方也搞得湿淋淋粘乎乎的。

彻底绝望!但没时间开回去要新咖啡了,去晚了就不能跟他一起走路了。狼狈不堪开去他家。

我:(羞愧难当)对不起,给你买的咖啡全泼了。我太没用了,连个咖啡都买不好 --
他:(笑)瞧你这个狼狈样!去洗个澡吧。

上楼去洗澡。没衣服换,他拿他的衣服给我换。

我:(穿了他的裤子)是不是很难看?
他:(看看我的后面)没屁股了。我穿这条裤子可是很显屁股的 --

穿着他的衣服,跟他去走路。他走在我身边,很近。我又闻到他身上的香味。头晕。醉倒的感觉。很想和他缠绵,但不敢,怕小不忍则乱大谋。只想这条路越走越长,永远走不完,一直走进墓地里去,从此不再分离。

他:等下可不可以帮我一个忙?
我:(惊喜。听不懂了)什么忙?
他:你呆会就知道了。
我:(不会是要我帮他那方面的忙吧?)没问题。

回到他家。

他:能不能帮我种杜鹃花?我买了十几棵,想今天种下。
我:(有点失望。但能跟他多呆一会,仍很高兴)刚才走路的时候我不是已经答应你了吗?
他:很好。

他在客厅放了音乐,给我们的园艺工作伴奏。

前院。

我的任务是负责除杂草,用小铲铲起来,连根拔出。很简单,简单到单调的地步,不是为了他,我可没兴趣干这活。

他的任务是负责打洞,把花种下去。他穿了件没有袖子的红色 T 恤 ,两只手臂的肌肉鼓鼓的,线条分明。他拿着挖洞的机器使劲往下一按,手臂上的肌肉就随着跳动几下,地上就出了一个洞。

想过去捏捏他的肌肉,开个玩笑:打洞是你的强项。

但不知他会如何反应,不想节外生枝。吞下。不说。

干得热火朝天。

我把前院的杂草树叶都扫了起来,放进垃圾袋里。到后院拿工具的时候,看到后院也杂草丛生,于是停下来拔那些草。

他也来到后院,看见我如此积极主动,见事做事,似乎很感动。我们两个一起动手在大太阳底下把前院后院都搞定。

回到房子里。

他:饿不饿?
我:有点饿。
他:那我们吃 sushi 吧。
我:好。有啤酒吗?
他:有。喝啤酒是个好主意。

他到车库去拿啤酒。那里专门放着个冰箱,里面装满了啤酒和饮料,仿佛每天都准备开二、三十人的派对似的。

我先上去洗澡。洗完后走出来才想起没有衣服换,裹了条毛巾到他的卧室去找衣服换。

他仿佛心有灵犀,在楼下喊:没有内衣换,就穿我的吧。他边喊边上搂来,我正在他的衣橱里找衣服。听到他上搂的声音,我拿掉毛巾,浑身赤裸,想发生点什么,心情很紧张。

他上楼来了!我转过身,与他四目相对。他盯着我的乳房,我能感觉到空气的凝固和脑子里的充血。他咕哝了一句:要找内裤吗?好像就要往回退。我绝望地看着他,向他伸出一只手。再次四目相对。他几个箭步跨过来,头一下埋进我的乳房,又吸又吮。我激动万分,抚摸着他的头,拥着他,幸福无比。

他亲吸了一会儿,我带着他到了床上。他直起身来,下了床,走到门边说:该吃饭了。

我撑起上身,色迷迷地看着他,伸出手,用食指往回勾。

他:你要吗?
我:要!

于是他过来,进入我,抽插了一会儿,停了下来,说:下去吃饭吧。

我跟着他来到楼下。他把满盘的 sushi 拿了出来,说是昨天晚上剩下的,桌上放着啤酒。

的确饿了。边吃边聊。

他:你有过 sexual fantasy 吗?
我:有过。有次滑雪时,想过在山下旁边的小房子里做。你呢?
他:我在电梯里做过。
我:(心里不舒服。不能输给他)我在电影院里做过。
他:在露天电影院?
我:不是,是在电影院后面的座位上。
他:你厉害嘛。
我:(讪讪然)
他:我想要六个孩子。
我:那你要赶紧了。
他:可以让三个女的一起生。
我:(笑)这是个好主意哈。

酒足饭饱。

他提议说看个电影吧。” Ocean’s Twelve ” 。

两人坐在长排沙发上看电影。我一点都没看进去。他上身裸露着,肌肉结实,很性感。我看着看着就伸出手去抚摸他,他一被抚摸就呻吟起来,我也被撩拨起来,把他的裤子扒掉,激动万分地又亲又吸起来,越亲越起劲,把他的前前后后,缝里缝外都亲了个遍。

亲到他股沟中间的部位他特别激动,那是我第一次亲他那里。以前听说男人那里比较敏感,但从来没动过念头要亲那里,嫌脏。但现在不知怎么的,什么都不在乎了,也没觉得脏。他仔细洗过,并没有味道,有些皱皱的说。他那里有个很小的肉结,每次摸到不知怎的就想起林忆莲的歌《至少还有你》里的一句:你掌心的痣, 我总记得在那里。

———————–

艾米:梦里飘向你(43) 文中英文翻译

potential: 潜在的, 文中指谈恋爱对象候选人,有可能发展为恋爱对象的人

fail: 不及格

mocha: 摩卡咖啡, 高档咖啡的一种

starbucks: 美国连锁咖啡店,大陆翻译成“星巴克”

sushi: 寿司(一种日本食品,将拌有醋的冷饭卷在生鱼片或海苔中切成片食用)

sexual fantasy: 性幻想

Ocean’s Twelve: 美国一部电影名字,《十二罗汉》

65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43)

  1. 真好看。精彩!哎,不知说飘妹什么好了,为她捏一把汗。。。

  2. 他那么说一定是故意的。故意绝情,让我死心。他对我肯定还是有感情的,但听我说我有其他的选择,所以他主动放弃,因为喜欢我,所以放弃我。 他是上帝型的男人,大好人一个。 是的,一定是这样。 他喜欢我,他只不过还不知道我是多么喜欢他而已。他以为别的男人会使我幸福,他以为我会喜欢那几个 potential 。

    –That’s what I thought when I read the last chapter!

  3. 他:(微笑,轻微的笑声)我在国内的一个学生从俄国带回来一件很漂亮的艺术品,问我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因为我看得出学生很喜欢那件艺术品,所以我不想从他的手中拿走 – —

    –Piao is right! I’m right! That’s why Hun Ya said those horrible words in last chapter.

  4. 他:你有过 sexual fantasy 吗?

    我:有过。有次滑雪时,想过在山下旁边的小房子里做。你呢?

    他:我在电梯里做过。

    –They are talking about sexual fantacy. If they are not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they won’t talk about this topic.

  5. 他:我这学期班上有个女的,她这是第三次修我这门课了。

    我:(是不是看上他了?)哦,她是单身?

    他:(奇怪地看我一眼)这跟单不单身有什么关系?她有三个孩子 —

    》i disagree with liushanshan. take a look at this paragraph. hun-ya is telling piao that he has another choice: the student of his who has 3 kids and failed his course 3 times. later he said he wants to have 6 kids by 3 women at the same time. i think that’s the hidden story.

  6. 他:我以前有个同学,男的,爱上一个女同学,两人建立了恋爱关系 —

    我:哦?

    他:谈了一段时间,那女的不想谈下去了,就跟那男的吹了 —

    我:是吗?

    他:那男的想不通,总去找那女的,想跟她和好,但那女的坚决不同意 —

    我:后来怎么样?

    他:后来那男的就跳河自杀了。

    我:什么?自杀了?那 — 那女的知道后怎么样?

    他:那女的说幸好没跟那男的 —

    我:(大声)什么?她这样说?太狠心了吧!毕竟那男的人都 — 死了 —

    》and this. this is not 八卦. hun-ya deliberately told piao about this man who killed himself and his girlfriend’s response, which means: if you ever do anything stupid after i dump you, it would be your own business.

  7. 我承认,我已经被艾米忽悠傻了:)

  8. 回复lovechild的评论:

    我同意你说的,昏鸦的每段八卦其实都不是八卦,而是别有用心的。但是我不知道他的用心究竟是什么。一个女学生,有三个孩子,上他的课三次没通过,这次可能又通不过。我觉得这很平常啊,美国的确有这样的学生,单身妈妈,带三个孩子,没时间学习,但又想拿个学位什么的。他们不在乎成绩高低,只要能拿到学位就行。他们有时也不怎么有自知之明,以为自己能考过,结果没考过。下次又以为自己能考过,结果又没过。

    难道昏鸦同情这个单身妈妈,想要用结婚的方式来拯救她?

  9. 这个男生因失恋跳河自杀的故事,我倒是可以理解昏鸦为什么讲给飘妹听,大概就是像lovechil说的那样,是个警告:恋人分手,是很常见的事,请不要傻不拉叽去自杀,你自杀了我也没责任,反而会庆幸我跟你分了手。

    难道昏鸦是在表白自己?说如果分手他自己有可能自杀?太不可思议了:)

  10.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承认,我已经被艾米忽悠傻了:)”

    别这么早就认傻了呀。。。艾米没准儿还会忽悠回来呢:)这个昏鸦和以前的男主好像挺不同呢。我是拿不准什么的,只好闭嘴潜水,任由艾米同学忽悠了:))

  11. 不管怎么说,昏鸦有点自相矛盾。如果他爱飘妹,那么他忽然提出做朋友,就很瞎搞。如果他是真想分手,那么他现在又邀请飘妹帮他种花,也很瞎搞。

    要谈就好好谈,要断就干干脆脆断,这么拖泥带水,模棱两可的,叫人受不了。

  12.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好久不见,分外想念:)

    你说得对,这个昏鸦跟艾米前面写的男主角太不相同了,拿不准他是个什么人。但如果我是飘,我是受不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尤其是一个年老个矮头秃的家伙,凭什么呀他?早一脚把他踢了:)

  13.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这么拖泥带水,模棱两可的,叫人受不了”

    我觉得飘MM好像挺“受得了”呢。在我看来,不管昏鸦是不是真爱飘MM,飘MM这次好像是正正经经地付出了爱情,好像飘MM对以前的恋爱对象们都没这么执着过,被昏鸦同学单方面终止了,还要那样委屈自己去送咖啡给他。佩服一下:)

    只是有点儿担心此昏鸦会不会是飘MM梦中的理想爱人,还请艾米同学继续忽悠我好了:)

  14. 不明白究竟是什么让飘对昏鸦如此着迷,义无反顾。很为她的执著感动,尤其是她曾经历过那么多。也为她担心,好像永远也长不大的样子。

  15. 回复service的评论:

    “也为她担心,好像永远也长不大的样子。”

    我其实不担心飘MM的。我觉得一个人爱过了,也就长大了,不管是不是得到了梦想中的那一个。飘MM能把故事讲给艾米,再由艾米的生花妙笔来忽悠我们,我猜测她要么就是找到了理想的爱人,要么就已经走出了情感的困境,她现在应该更成熟了才是。

  16. 他:(微笑,轻微的笑声)我在国内的一个学生从俄国带回来一件很漂亮的艺术品,问我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因为我看得出学生很喜欢那件艺术品,所以我不想从他的手中拿走 – —

    —-自吹!

  17. 他:后来那男的就跳河自杀了。

    我:什么?自杀了?那 — 那女的知道后怎么样?

    他:那女的说幸好没跟那男的 —

    我:(大声)什么?她这样说?太狠心了吧!毕竟那男的人都 — 死了 —

    —-恐吓!

  18. 他上楼来了!我转过身,与他四目相对。他盯着我的乳房,我能感觉到空气的凝固和脑子里的充血。他咕哝了一句:要找内裤吗?好像就要往回退。我绝望地看着他,向他伸出一之手。再次四目相对。他几个箭步跨过来,头一下埋进我的乳房,又吸又吮。我激动万分,抚摸着他的头,拥着他,幸福无比。

    —-勾引!

  19. 他:我想要六个孩子。

    我:那你要赶紧了。

    他:可以让三个女的一起生。

    —-无聊!

  20. 这个故事里的两个人,还没有让我有爱情多美好的感觉。

    因为信任艾米的眼光,继续往下看。

  21. 套用艾米同学的话:哇,原来世界上还有飘妹这样的爱法和做爱法,长了见识了 :)

    同意十年忽悠的关于昏鸦的评论–自吹。感觉昏鸦很需要飘妹的时刻的崇拜。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需要这样的感觉。我要是不小心那次崇拜了老公一下,就觉得他特别的兴奋,能温柔体贴好一阵。可惜我对他多数是挫折教育的崇拜者 :)

  22. 回复十年忽悠的评论:

    我觉得是不是“恶心”更多的是个人喜好,要是你实在不喜欢这个故事就别勉强自己看了。。。

    还有,我想飘MM很可能也在跟读自己的故事,觉得你那样评价她喜欢做的事挺不NICE的。

    希望你别理解成我要和你吵架,博主要是觉得此贴多事儿了,就删掉吧:)

  23.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我觉得是不是“恶心”更多的是个人喜好,要是你实在不喜欢这个故事就别勉强自己看了。。。”

    —我也是这么想。飘MM和我们分享这个故事,被人说恶心总不是什么很好的感受。做爱这么私人的事情,双方情愿就好,用不着别人来评判。恶心要看怎么定义了。我觉得肉虫挺恶心的,我家小子捉虫子养虫子忙得不亦乐乎:)

  24.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严重同意你说的,“我觉得是不是“恶心”更多的是个人喜好”。

  25. 回复bbb~的评论:

    ZT 我也是这么想。飘MM和我们分享这个故事,被人说恶心总不是什么很好的感受。

    –严重同感。谢谢飘MM和我们分享这个故事也谢谢艾米写这个故事。愿这个故事是个幸福的结局。

  26. 回复十年忽悠的评论:

    把你那个说“恶心”的贴删了。请考虑到人物原型也可能在跟读这个故事。

  27. 同意!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你说得对,这个昏鸦跟艾米前面写的男主角太不相同了,拿不准他是个什么人。但如果我是飘,我是受不了这种模棱两可的,尤其是一个年老个矮头秃的家伙,凭什么呀他?早一脚把他踢了:)

  28. 希望如此,说得好。只是为当时的她担心。:)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飘MM能把故事讲给艾米,再由艾米的生花妙笔来忽悠我们,我猜测她要么就是找到了理想的爱人,要么就已经走出了情感的困境,她现在应该更成熟了才是。

  29. “我绝望地看着他,向他伸出一之手。”“之”应该是“只”吧?:)

  30. 回复service的评论:

    “我绝望地看着他,向他伸出一之手。”“之”应该是“只”吧?:)

    –谢谢,改了。

  31. “他:(微笑,轻微的笑声)我在国内的一个学生从俄国带回来一件很漂亮的艺术品,问我喜不喜欢。我说不喜欢,因为我看得出学生很喜欢那件艺术品,所以我不想从他的手中拿走 – — ”

    这样回答并不是什么好办法。学生问老师喜欢不喜欢,并不一定就是要送礼。即便是

    要送礼,但因为老师不喜欢而没送出去,对学生来说,也不是什么值得高兴的事。

    虽然学生很喜欢那件俄国艺术品,但学生可能更相信老师的眼光,既然老师说不喜

    欢,那么学生很可能会怀疑自己的眼光,是不是喜欢错了?

    如果昏鸦是用这种方法把女主赶到potential那里去,那也够傻的了。哪里能用打击

    对方贬低对方的方式把对方赶走呢?如果这事给老三艾伦做,他们只会贬低自己,

    或者谁也不贬低,找个别的理由。老三找的理由是“来自更高层次的召唤”。艾伦

    找的理由是自己无法使对方幸福。昏鸦找的理由是女主像他的前妻,太小孩子气,

    还说两人只是生理需要。根本不是一个层次的嘛。

    就算昏鸦是一片好心要赶走女主,使用的方式也很难让人接受,更何况现在又来出

    尔反尔,拿俄国艺术品做暗示

  32. 不知道那篇“爱上一个黑洞”是谁转贴的,如果是艾米转贴的,那我就要说昏鸦就是

    一个黑洞型的人物了,虽然他的德智体够不上黑洞的标准,但他的做法是非常黑洞

    的。对於女主这种没有经验,急于得到爱情,盲目崇拜昏鸦的人来说,他的能量足

    以成为吞噬她们的黑洞。

    但如果那篇文章不是艾米转的,我就没那么肯定了。

  33. 艾米:梦里飘向你(43) 文中英文翻译

    potential: 潜在的, 文中指谈恋爱的对象

    fail: 不及格

    mocha: 摩卡咖啡, 高档咖啡的一种

    starbucks: 美国连锁咖啡店

    sushi: 寿司(一种日本食品,将拌有醋的冷饭卷在生鱼片或海苔中切成片食用)

    sexual fantasy: 性幻想

    Ocean’s Twelve: 美国一部电影名字,《十二罗汉》

  34. 大路:

    2009-03-16 23:22:30

    oh my god,艾米居然在这个地方断,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不会又平地起风波吧。

    昏鸦是想把飘让给别人,昏鸦以为飘不喜欢他?

    觉得昏鸦好像应该是喜欢飘的,要么怎么会答应每个周日见面。

  35. 曾经沧海:

    2009-03-16 23:47:31

    艾米越写越细腻了!好!!

  36. 南山:

    2009-03-17 08:00:55

    昏鸦没准真是个大坏蛋,同时跟好几个人。

  37. 南山:

    2009-03-17 08:04:18

    昏鸦说的那三个孩子的母亲不会是他以前的老婆吧?到处寻艾米挂的枪,不知哪把是真枪:))

  38. 回复山楂精神的评论:

    《爱上一个黑洞》不是我转的。

  39. 飘妹make love积极主动,很好很开放。

  40. 回复二月三的评论:

    “不知道男人是不是都需要这样的感觉。我要是不小心那次崇拜了老公一下,就觉得他特别的兴奋,能温柔体贴好一阵。可惜我对他多数是挫折教育的崇拜者 :)”

    –呵呵,可能谁都需要被崇拜的感觉吧?男人女人都一样,只不过男女希望被崇拜的方面不同,男人可能更注重能力才干方面的崇拜,而女人则希望男人崇拜自己的美貌性感:)

    有很多做妻子的都抱怨过丈夫毫不欣赏自己的躯体,上来就干,干完就睡,从来没贪婪地看过妻子的肉体。有的妻子即使没抱怨,也有这种感觉,说不出来为什么,就觉得丈夫不爱自己,做爱都是为了生理需求。

    丈夫可能也觉得妻子不欣赏自己,躺那里没反应,应付差事一般:)

  4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承认,我已经被艾米忽悠傻了:)” — same here:)

  42. 老黄就很爱被老婆崇拜,艾米说声老黄穿某衣服漂亮,老黄就天天穿那衣服:)

  43. 艾米说老黄不穿衣服最漂亮:)

  44.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那老黄就不穿衣服—在艾米一个人面前:)

  45. 已经被艾米忽悠傻了!

    但被飘妹勇敢地去追求爱的做法而感动!

  46. 我是真心崇拜米爸,人家又没长胖,还经常上健身房,虽然在家里穿得超级不修边幅,但出门上班穿得人模狗样的还是很中看的:)

    有时想用个什么办法破坏他的身材一下,也好把他拉到我这个层次,但想想又觉得划不来,把他搞丑了,害我眼睛疼,算了,还是让他保持他的漂亮,好让我饱眼福吧:)

  47. Make love 这种事情与他人感觉没关系,两个人ok就好了。

    飘妹真的爱惨了昏鸦。

  48. 诶呀!让我碰到艾米,黄颜,艾友友,还有11a!

    拥抱!黄颜握手!

  49. 回复艾米.的评论:

    女人胖点没什么,但男人不能胖。我是最怕看胖男人的,身上肚子上一堆肥肉,看着很不舒服:)

  50. 回复meimeiwei的评论:

    艾黄两个大概下去了。他们太忙了。

  51. oulala:

    2009-03-17 08:30:15

    “浑身上下有俄罗斯艺术品的感觉”,好有喜感。噢拉拉。

  52.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3-17 09:36:18

    看了这集,我反倒不再为飘MM担心了,这个就是她要的爱情,她喜欢的生活,爱她爱的人就是件很幸福的事嘛。

    没准她现在正和昏鸦靠在一起看我们这些人的跟贴呢,不定怎么笑呢:))

  53. may:

    2009-03-17 09:38:11

    飘妹应该趁机会冷昏鸦一把,演一套欲擒故纵的把戏。

  54. 大路:

    2009-03-17 10:15:17

    看来我还很不成熟,大家都说飘不成熟,我却看不出来~

  55.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3-17 10:23:18

    看了山楂精神的回贴,我觉得他的观点蛮正确的,分析的有道理,我又把黑洞看了一遍,好象是这样的。

  56. 我觉得昏鸦讲俄国艺术品的用意,如果往积极方面理解挺也让人感动的:

    因为可能他在暗示虽然他自己不太适应飘的爱法儿,但为了让飘能尽兴,

    他愿意削足适履,让飘保有她的快乐:)

  57. 回复海皮的评论:

    佩服你这么积极乐观:)

    我也早就被艾米忽悠傻了,拿不准昏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唯一确定的是,不像艾米其他故事里的男主人公,我so far从来没爱上过昏鸦。可能是那句人老个矮头秃把我turn off了,也可能是一直就没看到他有什么上好的表现。飘MM这回倒像是动真格的了(不明白为什么??)。可惜极少看到两人之间有什么共鸣,所以我非常不看好这段情。

  58. 一首赵薇的”是否”送给痴情的的飘:)部分歌词和飘的心情很像!

    http://au.youtube.com/watch?v=eVBM_EAbYbs

    。。。。

    每一天想你一万遍 流下多情的泪

    。。。。

    我一直守在你门前 等待你看我一眼

    是否 我的爱到最后换来自由 我愿意待在你的囚笼

    。。。。

    好想再牵你的手 再一次温暖心窝

    。。。。

    也许离别的话言不由衷 我们的爱不需要理由

  59. 他:可以让三个女的一起生。

    我:(笑)这是个好主意哈。

    ==

    真想打飘pp,刚从言不由衷引发的困境里“死里逃生”,又想重蹈覆辙?

    感觉与昏鸦交流,四个字的基本方针不会错:有话就说!

    刚开始的那个见昏鸦家的碗大就猛嫌的飘—多可爱:)

  60. 回复bbb~的评论:

    “我也早就被艾米忽悠傻了,拿不准昏鸦葫芦里卖的什么药。唯一确定的是,不像艾米其他故事里的男主人公,我so far从来没爱上过昏鸦。可能是那句人老个矮头秃把我turn off了,也可能是一直就没看到他有什么上好的表现。飘MM这回倒像是动真格的了(不明白为什么??)。可惜极少看到两人之间有什么共鸣,所以我非常不看好这段情。”

    –英雌所见略同:)我也不大相信艾米会让一个人老个矮头秃的男人做故事男主人公,现在还才四十多集,我寄望于后半部,我觉得还是大有希望的。《至死不渝》写到多少集才开始看见石黄的爱情?不怕不怕,还早着呢,这个昏鸦可能只起卓越似的作用。

  61. 回复小灰灰的评论:

    “也许离别的话言不由衷 我们的爱不需要理由”

    –我觉得说爱不需要理由的人,大半是爱了一个不值得爱的人,又想说服自己:)爱都是有理由的,可能不是社会所能接受的理由,或者不是常人所能接受的理由,但都有理由:)

  62. 说到愚民女人,刚发现某泥的博克彻底从“博克书架”上消失了。某歌某亮某瓜的博克也在博克书架上向后退了几步。

    想当初某泥打着“与艾米黄颜唱对台戏”的大旗,很是聚集了一帮乌合之众,加上某些城管的支持,风光了一阵。

    可惜好景不长,这种靠愚昧吃饭的人,终究只能是痰花一现。

  63. 泡泡:

    2009-03-17 17:46:41

    飘爱昏鸦都爱到这份儿上了,挺感动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只求上帝保佑昏鸦不要辜负了飘mm,两人能有情人终成眷属!

  64.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建议“痰花一现”再出招,把艾米的名字加在她文章的题目上面,话不定又有机会开把花。

  65. 木耳:

    2009-03-18 16:26:44

    飘妹妹爱傻了。

    还是看不懂昏鸦。。。。。。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