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6)

 

瘦高,很好的骨架子,穿什么都出色,不穿更出色,长手长腿,整个人干净利落, 不拖泥带水,没有多余的肉或骨头,看上去很舒服,摸上去更舒服,摸哪一块都是那么年轻,紧紧的。

鼻子很正,眼睛很迷人,看人的时候,眼神充满伶爱。

白衬衣,黑长裤,黑皮鞋,冬天时加个黑色背心在外面,腰间系着个小围裙 --

为什么腰间系个小围裙?

因为那是中餐馆。连锁店,老板是个白人。

白人开中国餐馆?能开得好吗?

老板又不用亲自下厨,有什么开不好的?雇几个懂行的就行了。白人当老板好啊,不会像华人老板那样,自己起早贪黑守在店里,像周扒皮一样盯着员工,催命一样逼着你干活,没活干都不让你休息,叫你毕恭毕敬站那里等候客人。如果我在那样的店里干活,我早死了。

这家店生意很火,环境很好 (幽雅),有 full bar, 上好的 dessert, 有道叫 great wall of china, chocolate cake. 后来倒闭了, rumor 说是贪污。 :)

我们经常偷吃 dessert, 它中午是 buffet, 有些 wait staff 就不开发票,客人付现金就直接揣腰包。

现在你明白为什么华人老板要盯在店里了吧?

很多年轻人在那做, 有找女朋友的,有找性伴侣的, 有变著方子偷钱的,很多 juice story, 也有老实的。

我是闷骚的,所以和老实的聊不对胃口,和不老实的又不敢那么嚣张。

我当时的处境还行。 拿奖学金和 financial aid, 父母在同一座城市。 不资助。 全部功课拿到 B 以上,给一百块。 爸爸 act like 多大的奖励似的。我爸对钱挺扣门的。这么多年,和我妈从来没单独出去吃过饭。

我干的是 WAITRESS ,中午还行,就是给客人倒水加饮料,客人快吃完了开个帐单, 再把杯盘狼藉收拾一下就行了。 晚上就惨了,不 buffet 了,点餐了。我一个人负责几张桌子,东家喊,西家叫,个个都恨不得屁股一落座,饭菜就上桌。

Waitressing 需要很好的 multi-tasking, 而我 multi-tasking 很糟,所以总是做得焦头烂额的,有时走到客人桌前却忘记该拿的东西 , 一脸沮丧的回去拿;有时把这个客人点的餐给了那个客人;还有时不小心带翻了盘盘盏盏的,佐料啊汤啊泼得到处都是。

脑子总是绷得紧紧的,越怕出错就越出错。自己都恨自己,怎么这么笨手笨脚?

每个人都要做好多的 SIDE WORK , 比如包刀叉之类,每人晚上要包五十个,有些人有时偷 inventory 的来充数。我那时不敢那么做。我也不太会和陌生人套近乎,所以根本不该做 waitress.

差点就逃走了,差一点。

为什么没逃走?当然是因为帅哥。

刚去的时候,看谁都是一个样,看不出谁帅谁不帅。那里像个国际大都市,五大洲四大洋的人都有,各有各的帅法,反而看不出谁帅了。

那些 WAITER 看我们 WAITRESS ,肯定也是一样的感觉,五大洲四大洋的女孩都有,刚一开始根本不觉得谁漂亮谁不漂亮。

后来问他第一眼看到我的印象,他总是笑,但不回答。再问,他就反问:你第一眼看到我是什么印象?

你?没印象。

他不恼,他好像不会恼一样。

第一眼没印象没关系嘛,慢慢就会有印象了。

是的,慢慢就有印象了,慢慢就能分出个子丑寅卯来了。

从小到大,我喜欢过的不一定是大家都说帅的男的。小时候喜欢刘德华也是没几个人喜欢他的时候,后来他越来越成名了我反而对他不感貌了,总觉得有名的人做的不是他们自己,也不可能完全做自己。可能在美国有可能吧。人相对来讲是自由很多。

其实我最先感到的,并不是他的帅,而是他的温暖。

我也说不清,到底他是怎么让我感到温暖的,就是感到了,像一团气氛,包裹着我。

你说奇怪不奇怪?我不管到什么地方,好像都能感觉到周围有没有一双眼睛在注视我,哪怕是个陌生的地方。如果我感觉到有双眼睛在注视我,那双眼睛迟早会出现在我面前。

不管我在店里哪个地方走着,都能感到他在什么地方注视着我。

那种感觉真好,有时感动得想哭。

他性格很好 , 总是笑呵呵的 . 他是印尼华侨,美国上大学,爸爸是商人,妈妈一辈子没在外工作过。

我的性格比较内向的 , 典型的闷骚 . :) 高中时在国内外向了一段 , 是班上的 crowd, 但那时心里很痛苦的。逼著自己外向,大大咧咧的,心里知道自己不是那么一回事。

他做 WAITER 时间比我长,又会 multi-tasking ,好像脑子里分了许多的 THREAD ,一个THREAD 干一件事,互不干扰。

每次我忘了拿东西,一脸尴尬地回去拿到时候,总能碰见他。

嗨,又忘什么了?

忘了拿跟馄饨汤的面干 —

我去拿。

面干拿来了,还顺手捎来了两双筷子。

回到客人桌前,把面干放下,就听客人问,有没有筷子?

先知先觉。

抬眼看他,知道他正站在不远的地方,笑吟吟的,仿佛在说:我先知先觉吧?

中午休息,其它人都不知跑哪去了,没人理,很失落的感觉。但是转个眼,看见他没走,站在吧台边。

就在店里坐坐?

嗯,好吧。

他话不多,但是个好听众,总是笑吟吟的,好像你讲的任何事他都饶有兴趣。

讲啊,讲啊。怎么都是我在讲?你怎么不讲?

我喜欢听你讲。

他说得好忱恳,你一下就相信了,相信他是真的喜欢听你讲。那是我一生中讲话最多的一段时间。

他的眼神,是的,最喜欢他的眼神。

我水平不够,形容不来。 打比喻?也打不好。

像哥哥看妹妹?不是。像上帝看他的子民?也不是。像什么呢?什么都不像,就像他自己,只有他才有那种眼神,而那种眼神,只有放在他眼里才合适。

他休息的那一天,我差点哭了,憋了好多好多的泪。我不知道为什么想哭,就是觉得好孤独。餐馆里熙熙攘攘,脑子也挤得满满的,但心里好孤独。

好多的事要做,出的错特别特别的多, CO-WORKER 都不管我,有的还笑我,经理也找我的岔,听那口气,好像我再犯一个错误,就要炒掉我一样。

我以为那天回家后会好好哭一场的,但是没有,一个人躲家里哭,好像很傻一样。

再说也很累。没哭。

想哭,但没哭。

第二天,踏进餐馆门之前,生怕他不在那里,怕他昨天不是休息,而是辞工了。

胆战心惊地走进餐馆,看见他靠在吧台那里,在跟一个 WAITER 讲话。我的泪水差点掉了下来。

嗨,你好 ! 昨天怎么样?

昨天?挺好的呀。

那我白操心了,我总怕你会 --

要哭了,要哭了,求求你,请你别说了,也别用你那伶爱的眼光看我。

喂,你手怎么啦?烫了?让我看看 --

眼泪终于出来了,还好,有个烫伤做借口。

以后当心点,盘子放在锅台上时间越长就越烫,你先用手指靠在盘子边上试试,不烫再端。别再烫到自己了,这么 -- 可爱的小手手,烫了 -- 多 -- 难看 -- ,疼不疼?

废话,能不疼吗? ( 不过,你多握一会儿就不疼了 )

他能听到我心里的声音吗?肯定能,不然怎么会一直握着我的手呢?

那天中午,大家又都不知跑哪里去了,剩下我和他。

仍然是笑吟吟的,仍然是好听众。

但是我讲着讲着,却突然哭了起来。

为什么哭?我也不知道,就觉得我可以在他面前哭,可以安全地自由地哭。

于是,就哭了。

133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6)

  1. SF!

  2. 有变著方子偷钱的,

    —-有变著方(法)子偷钱的,

  3. “其实我最先感到的,并不是他的帅,而是他的温暖。

    我也说不清,到底他是怎么让我感到温暖的,就是感到了,像一团气氛,包裹着我。”

    帅哥终于出场了。 好温暖。 不由地想起了BENNY.

  4. 白衬衣,黑长裤,黑皮鞋,冬天时加个黑色背心在外面,腰间系着个小围裙 —

    这个打扮好,我也去模仿模仿。

  5. 我们的“智力偏执”(又名“阴阳不同”,或者“胃死痛”(WISDON))同学呢?怎么这两天没见影子了?不是说要搞垮艾园的吗?是不是觉得现在已经搞垮了?还是搞得太多,把自己搞垮了?

    “智力偏执”同学的智力低下,那是没得话说的了。但它偏偏还长个男尊女卑的脑袋,动辄说什么“女人还是要有一点女人味”,不知它所说的“女人味”是什么?就是白痴一点?愚蠢一点?

    我发现几个女ID都是只骂艾米不骂黄颜的,有的公开声称如果某话是黄颜说的,那她就另眼看待了。

    嗯—,有意思,有意思。

  6. 我们的“才下山”同学呢?不是一直嚷嚷着“看展览”的吗?怎么这两天也不见了?回山里去学鸟语去了?

    我希望“才下山”也有个18+的儿子,会告诉她::“Blog is a private place. If you don’t like it, don’t go there again. Why are you fighting it? ”

  7. 据说我们的HAIRYCAT同学也问过LD,而她LD的看法跟小泥山的儿子一样。但她没从中悟出道理来,反而下结论说:男人跟女人的看法真不一样。

    黄颜是男人,艾米是女人,但他们看法一致。

    所以应该这样说:聪明人跟蠢人的看法真不一样。

    我不知道HAIRYCAT的LD看见自己的老婆在别人博克一遍遍重复发同一个贴,被人嘲笑驱赶还不离去的情景,会作何感想?

  8. 还是那个“叶什么什么”比较聪明,上来闹腾了一次,结果她所有跟贴全部被删,第二天就没再来了,只跟黄颜发了个悄悄话请教。这两天没见她来闹腾了,大概是黄颜把她讲明白了。

    还是黄较瘦厉害喔,如果同样的话让艾较胖说出来,那就是万万不能接受的喔。

  9. 大家放心,那个“META什么什么”应该不是黄磊。人家黄磊是名人,哪里有功夫跑艾米的博克来捣乱?还有啊,人家的题图不放自己的大头照,还故意放个合影?

    最大的可能:“META什么什么”也在那张照片里,所以拿出来眩耀一番。

    就这等趋炎附势的货色,还敢说是艾米的知傻?

  10. “就觉得我可以在他面前哭,可以安全地自由地哭”

    有这样的人, 是幸运, 也是幸福。

  11. 哈哈,有更新有更新有更新!好开心!! 吼吼吼!!

    “废话,能不疼吗? ( 不过,你多握一会儿就不疼了 )” – ZT

    超级无敌闷骚型,我喜欢,嘿嘿嘿

  12. TO艾友友:我闹腾什么了?

    黄颜说的话我当然向黄颜请教.

    我想你就是艾米的马甲吧,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上你丈夫了?

  13. 这叶XX又来了,真是稀泥糊不上墙。

  14.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帅哥终于出场了。 好温暖。 不由地想起了BENNY.

    qqxh,咱俩想到一起去了。

  15. To Shenmo

    你这样说话很符合:一知半解、自以为是、好为人师

  16. 我本来也要哭了, 可看完跟贴却再也哭不出来了。。。。。。

  17. 他说得好忱恳

    艾米,我好像找到一个错别字。(不太象是故意的)

  18. 差劲的女人,懒得说你!

  19. 回复叶8123的评论:

    你再去读读我的贴子,看我哪里有说过天下女人都爱黄颜的。我不过说了几个事实,其它东西都是你自己告白出来的。

    证据,同学,说话要有证据。

    看帖子要注意人家说出了什么,而不要自己在里面乱引伸,不然的话,气了你自己,却又抓不住人家的把柄。

  20. 回复叶8123的评论:

    你这不是自己打自己耳光吗?嘴里说“懒得说你”,实际又已经说了,难道真的是自己不把自己当人?

    还有这“差劲的女人”,主语都没一个,做呼语又没上下文,你呼谁呢?

    现在的工作多半靠脑力,而不是靠体力,差点劲又怕什么?

  21. 回复叶8123的评论:

    我可不可以劝劝你,学学小泥山, 自己开博?

  22.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忱恳”和“诚恳”都行,可能港台用“忱恳”的比大陆的多。艾米这样用大概只是因为南极星打出来就是“忱恳”。

  23. 回复叶8123的评论:

    艾友友的确没说过“天下女人都爱上黄颜了”这句话,她只是先表扬了你的聪明 – 知道不受欢迎就不来了(话说早了)。然后感叹了下黄较瘦远胜于艾较胖的劝人技巧与功力(可事实证明也不咋地)。这跟全天下女人有什么关系?跟爱不爱黄较瘦更不着边儿。再说,我很爱我LG,好不好?你少在这儿代表我,好哇??

    艾友友就是艾友友,是艾米的朋友,艾米还没无聊或惨淡经营到需要用另外一个ID为自己撑场面的地步,自有喜欢她信任她的朋友和网友站出来说话,你别一恼羞成怒就瞎扯行不行???

  24.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I love u, 辣妹, 不“严刑拷打”你了。

  25. To艾友友:

    “觉得全世界的女人都爱上你丈夫了?”就是说你过说“天下女人都爱黄颜”?你哪来的逻辑?

    说 “懒得说你”就是不说你了?自己不是人不要以为别人也不是人,博士!

    “差劲的女人”不知道呼谁吗?你这不已经认了吗?这点不差劲!

    To breezebrook 她不瞎说,我不会理她的!

    懒得写多,就写这么多,反正也是拿来删的。

  26.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谢谢谢谢,让我免受了皮肉之苦,I LUV U 2!!

  27. 回复叶8123的评论:

    你还是应该学学小泥山, 要理也在你自己的博客里理。

  28. To spicycookie

    艾友友不是艾米就最好了。

    我天天来艾园,应该说一天来好几次。她实事求是地说事,我也不会说让人不愉快的话的

  29. To breezebrook

    那你现在回自已博克告诉我试试。

  30. 回复叶8123的评论:

    看来你是敬酒不吃吃罚酒了哈。

    那请你先告诉我你是属于哪种人?我好对症下药。关于那三种人的定义, 请参阅网友breezebrook在“艾米:恭贺小泥山开博”的第6页的跟贴。

  31. 回复littlexuer的评论:

    你这样说话很不HD.

  32. 回复littlexuer的评论:

    这位兄台,此话怎讲?

  33. 嗯, 这位叶小姐怎么ciliu一声不见了?连个招呼都不打, 很不礼貌滴说。

    ok, let’s move on.

  34. 回复shenmo的评论:

    说你是个名不副实的主,你还狡辩。shenmo 后面啥也没有 (!,?。。。),就是说,you are nothing, no matter what you are doing and saying. 这非常符合一个职业园奴身份。

  35.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智力偏执”又来了?

    一天留你一个贴,用来证明你还在艾园捣乱。

  36.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shenmo 后面啥也没有 (!,?。。。),就是说,you are nothing,…”

    呵呵,说你愚蠢你就不断地提供证据.

    再告诉你一遍(我也有点儿闲自己絮叨):你说别人是NOTHING,别人并不会因此就是NOTHING.伤不到别人一根毫毛的. 这样做只能在这儿卖你自己的蠢和丑.

    你现在也在进步, 不打那么多的字,跟那么长的帖啦? 知道也是个被删的命,还费这个事儿在这打字? 说你不蠢都没人信!

  37.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又为愚蠢提供了一条新证据。

    为了自己的好朋友砸砸那水平低讨人嫌还越不招人待继越厚着脸皮撵都撵不走硬往上凑的,就是蕾丝边?那全世界只要有闺密的女人岂不都成了The L Word。什么逻辑啊你??

  38. 实在想不通,这几位天天来这里唠叨些无聊话干什么?这些话既不是说理,也不能显得你聪明(而且是相反),还很惹人嫌。辛苦打了半天的字最后都给人删了。于己于人,有什么益处?

    你要是想论证什么,比较聪明的就像小泥山一样自己开个博客,在那里发表你的长篇大论。那就既能表现你的水平,也不怕被人删。何乐而不为?

  39.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呵呵,我现在觉得艾友友把“智力偏执”用在你身上那是一个贴切,精准!

  40. 又看了一遍,这好像是艾米第一次用第一人称写,虽然只有一章,感觉很新鲜。估计是贺飘的内心独白啥的。不知道这是正在进行时呢,还是回忆。我希望是前者,如果是回忆的话,从前面几章看,她现在应该是孤身一人,那也就是没能跟这个长脚gg在一起。我对长脚gg出场印象相当惊艳的说,希望他是男主。

  41. 补充一句:这几位是指小泥山、才下山和阴阳不同。现在小泥山改邪归正了(鼓掌!),所以就剩后面两位了。

  42. 还得补充几句:好像还有两位:叶某某和meta某某。

    点出这几个名不是要跟你们过不去,而是觉得你们几位老在跟园主和读者们过不去,害得大家时不时没故事读,还得在你们的口水战的帖子中找跟帖子有关的跟帖来读。真是好烦。你们几位在这里翻来覆去说的大家都听多了,也觉得忒没意思。是不是请你们照顾一下众多读者们的情绪,把你们的战场转移到这个园子外面什么地方都好,在那里继续斗嘴去?

  43.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这儿本来也没有园奴,只是喜欢艾米其人其故事的朋友与网友。如果你对园奴的定义是这些帮着艾米驱赶像你这种水平低讨人嫌还越不招人待继越厚着脸皮撵都撵不走硬往上凑的,哦,对了还要加上智力偏执,的网友和朋友的话,看来我还要继续努力。谢谢你的激励,你还在这儿腆着脸赖着呢,可见我水平不够。

  44.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点出这几个名不是要跟你们过不去,而是觉得你们几位老在跟园主和读者们过不去,害得大家时不时没故事读,还得在你们的口水战的帖子中找跟帖子有关的跟帖来读。真是好烦。

    ----------------------

    握手!共鸣!!

    大家都没时间对艾米辛辛苦苦写出得东西进行讨论,每集下面都是跟这些人来来回回的拉锯战,说得也都是艾米或艾园人一再说过的,真是烦不胜烦。

  45.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握手!

  46.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握手!

  47.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抱抱!

  48.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A BIG BEAR HUG

  49. 很高兴看到”海鸥飞处”出手,这几天活跃在艾园的大多是在最近风浪中涌现出来的新人,老艾园人有的”揭杆倒义”了(唐小琳的话,因为她们不是起义,而是倒义:)),有的不知道站哪边了,有的怕得罪了任何人,只敢私下发悄悄话表示支持了.

    地震的事情发生后,艾园一边为遇难孩子尽自己的微薄力量,一边静悄悄地观察各类人等的表演.艾米特意停了一段时间不写长篇,一是因为那么多孩子死了,她没有心情写爱情故事,另一方面她也想看看究竟谁是故事客,谁是真知傻.

    这次她决定写这个故事,是因为这个故事与从前的故事有很大不同,女主角是个十六岁就来美的女孩,爱情经历比从前的那些女主角复杂得多,这种故事可以冲击一下故事客的极限,看那些号称喜欢艾米写的故事的人,究竟是真看懂了那些故事,还是仅仅在那里意淫男主角.

    疾风知劲草,烈火识真金.

  50. 也向另几位坚定不移的老艾园人致敬,比如非外星人,OZ01,小既,高粮果,果果儿,黄英俊,SHENMO,艾美丽,BBB~,荌旎,CC,瞎猫,fj2008,茉香珍珠,MOUSA等 (如有遗漏,请自动补充).

  51. 回复”智力偏执”:

    你刚才那个贴,应该算是你所有贴子里最有水平的一个,但因为我已经说了,一天只留你一个贴,所以把它删了.你可以把自己留的底稿多看看,也许知道往哪方面提高.

    艾米早就说过,如果哪一天,山楂树之恋被政府列为宣传”八荣八耻”之类的必读教材了,那她就要找那些有关的媒体人算帐,因为是他们设计出”那个贫穷而充满理想之光的年代”的白痴宣传语来的.

    不排除白痴政府有时会看错人的可能,所以政府一时的欢迎不算希奇,但如果长期被政府欣赏重用,而且按照政府意志去搞艺术,那肯定是要成为历史笑话的了.

  52. 回复”智力偏执”:

    别太白痴了,你在这园子里对付一个都够呛,还把这么多人牵连近来,不是找S吗?还是认准一个下手吧.

    不出三招,我就能看出你是几级白痴.

  53. 不敢当’致敬’两字. 其实从地震的事情发生之后, 看着艾米发出的一系列帖子, 看着艾米对愚民的痛砸, 我不但充满了敬佩, 也充满了感激, 因为艾米做着我一直以来想做, 却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唤醒愚昧的大众.

    只恨自己连砸个愚民的本事都没有.

  54. 啊噢, 发重了, 麻烦友友帮忙删除则个.

  55. 我觉得象'智力偏执'这号人, 你越理他他越撒得欢, 还提供了素材给他胡说八道.我倒想看看, 如果不理他, 他能翻出什么新花样来, 难道又继续提供诽谤的证据? :)

  56. 帅哥出场,好看!:)

  57. “从地震的事情发生之后, 看着艾米发出的一系列帖子, 看着艾米对愚民的痛砸, 我不但充满了敬佩, 也充满了感激, 因为艾米做着我一直以来想做, 却没有能力去做的事情:那就是唤醒愚昧的大众.

    只恨自己连砸个愚民的本事都没有.”

    You spoke my mind!

    至少我可以支持艾米,也可以让愚民知道,是有人支持艾米的,因为愚民喜欢从众。

  58.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真搞不懂, 你是不是太闲啦, 不喜欢艾园, 为什么还要来? 无聊的可以!

  59. 谢谢大家支持!

    艾黄也是很消极很怕惹麻烦的人,也只想呆在自己博克里,谢谢爱情故事,与知傻们消遣一下.艾黄唯一要求的就是别人不来干涉我们.

    但地震和毒奶粉事件实在是太惊人了,死了那么多孩子,伤害了那么多孩子,而且还不知道有多少孩子正在受到伤害,只是我们不知道而已.这让人无法再消极下去,无法蜷缩在自己的博克里写写爱情故事.

    一切都源自愚昧,不光我们的政府,也包括我们的人民,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文化,培养熏陶着一代又一代愚民胚子,思维方式完全是为被愚准备的,谁想愚弄,谁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愚弄.但谁想唤醒,却比登天还难.

    仅仅是让那些愚民明白民众有监督政府的权利,就不知道要花费多少时间,更不用说真的监督政府了.愚民就象政府的敢死队,砸倒一批,另一批又冲上来:),而这些愚民当中,有不少是留学海外的华人.

    真的很悲哀,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人民,尤其是为我们的孩子.

  60. 真的很悲哀,为我们的国家,为我们的人民,尤其是为我们的孩子.

    我们能做些什么?怎么做?请黄老师指教。

  61.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你最近好像进步不小, 都混到有贴图了。

  62. 回复黄颜的评论:

    “一切都源自愚昧,不光我们的政府,也包括我们的人民,最重要的是,我们的文化,培养熏陶着一代又一代愚民胚子,思维方式完全是为被愚准备的,谁想愚弄,谁就可以轻而易举地愚弄.但谁想唤醒,却比登天还难.”

    Good point. 支持艾米 & 黄颜 !

  63. 回复breezebrook的评论:

    “我们能做些什么?怎么做?请黄老师指教。”

    好象在新浪艾园的跟帖中读到, 黄教瘦每年自费回国为贫困地区培训教师,非常令我敬佩。

    如果是我梦到的, 请删掉:)

  64. 回复aa05的评论:

    天哪, 我每两年都自费回国, 却是为了把在米国没吃过的损失夺回来。我还有救吗?

    说真的,真的很佩服艾米和黄颜。在地震后, 我唯一做的, 只是捐了点钱。真不知道还能做点什么别的?

  65. 回复阴阳不同:

    按你的说法,只要是能在国内出版的,就是受专制政府欢迎的?把出版等同于欢迎甚至重用,这种看问题的方式是错误的,太绝对,一刀切,而不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

    实际上,政府不可能关照到每本书,政府也不会禁掉每本书.很多书跟政府的命运没什么很大关系,比如科技著作,专业书等.政府对这些书欢迎不欢迎,都没什么区别,因为这些书跟政治无关,跟思想无关.

    文学作品中凡是对政府不构成危害的,政府也不会禁.

    不反对,让发行,与被重视,被推广,被奉为至宝,有本质上的区别.

    一个人,一本书,在历史上可以有两种下场:

    1.被遗忘

    2.被记住

    被记住又可以分成几种情况:

    1.POSITIVELY

    2.NEGATIVELY

    3.MIXED

    阴阳不同如果是真心想探讨这些问题,我还是欢迎的,但如果是存心捣乱,或者愚不可教,那就还是尽快离开的好.

  66. 好看!内心独白看起来很真实。

    这场小泥山事件让我看到了其实网络是个真实的世界。这次事件中的各种各样的人的表现和现实生活中没啥差别。在网上还看得清楚些,还可以保存下来好好分析心理。 :)

    昨天我步行回家路上,刚要过马路,听到有人在路边的车里按喇叭。我回头看了看车,觉得不象是认识的。为了确认,我走近些,看到驾驶盘后的一个四十来岁的男的对着我笑,那笑容看起来很有些猥亵,调戏的成分。于是我板下脸来问他,”do i know you” (我认识你吗)?他答非所问,“smile.” 不知道是我看起来比较好欺负还是他们觉得亚洲女性好欺负,我总在路上碰到男的叫我”smile“(笑一笑),虽然我心下讨厌,但我从来没对他们的无理说什么。

    经过了这场保卫艾米的战斗 :), 这次我狠狠的看着这个愚民,一字一句的对他重复了两遍,”do not tell me to smile. it’s NONE OF YOUR BUSINESS if I smile or not.” (别告诉我要笑一笑,我笑不笑跟你完全无关。)说完,看他一边忙着反应我的重砸,一边措不及手的说”ok, ok”,然后尴尬的低下了头,我心里痛快极了。

    :) 在艾米这学的东东真好用。

  67. 有人说,毒奶事件如果发生在西方先进国家,政府首脑会出来鞠躬、辞职;在落后国家,首脑会被暗杀,或被叛军抓去。只有在中国,什么事也不会发生,中国人民真老实。

  68. 握握,抱抱非外星人,OZ01,小既,高粮果,黄英俊,SHENMO,艾美丽,BBB~,荌旎,CC,瞎猫,fj2008,茉香珍珠,MOUSA,和懂艾黄,支持艾黄的新朋友们。

    艾黄是俩儿奇人不是? :)

  69. 培训贫困地区教师是我的岳父岳母一直在做的事,也不一定是贫困地区,主要是他们老家那边的乡村教师,我不过是最近两年替他们换过一下手.艾米一直在资助几个贫困地区的女生,所以她对贫困地区孩子特别是女孩子的情况很熟悉.

    我岳父母都很相信教育的力量,不仅是书本知识的教育,还有人的素质的教育.在他们看来,人的素质并不是指那些道德规范,而是思考的能力,思维的习惯,是正确的观察事物,了解事物,认识事物的能力.

    我们想让他们退休后到美国或者加拿大来,但他们很可能会留在中国,到哪个乡村去教书.

    我很敬佩我的岳父母,也很感谢他们教育出一个出色的女儿.我的老婆,无人能比.

    我们在艾园,也就是写一点东西,转贴一点东西,主要是因为国内读者很多东西都看不到.奥运之后似乎开放了一些网站,有些东西不用转了,所以现在转得比以前少.

    我们自己写东西,主要是在有人指责攻击的时候回应一下.砸愚民,主要是愚民找上门来闹事,因为我们一般是不会过问别人的事的.

    我跟艾米的生活原则很简单明了:

    1.自己遵纪守法,一切按法律办事,违法的事不做,即便是绝对不会被发现,绝对不会受到惩罚,也不做

    2. 对同事朋友邻居等一切普通民众,我们尊重他们的活法,只要他们不违法乱纪,我们就不干涉,不对他们指手画脚,不给他们乱提建议,相信别人都有能力搞好自己的生活

    3. 对干涉我们活法的人,坚决反击.

    4. 对违法乱纪的人和事,应该干涉,当然要尽可能用聪明的方法干涉,能不受伤就不受伤,能不舍命就不舍命.但万一到了不得不舍命的地步了,那就只好舍了.

    5. 对政府危害弱势群体合法权益的做法,尽自己的力量监督批评.

    一句话,正确的,就支持;错误的,就反对.

  70.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忘了咱们的艾友友大将军了。稍息,立正,敬礼!:)

  71. 果果儿很勇敢。我有一次随大流过马路,有辆车转右,它抢在人们起步前转了过去,这时一个白人老头对着车子大喊:“Hold your horses, Chinese!”我仔细一打量,开车的是个白女人,这时我想走去对那老头说“睁开你的眼睛瞧一瞧,她是中国人吗?”但又犹豫这样上前讲理是不是不太合适,正在犹豫间,老头已经走远了。现在想起来还后悔当时没有果断地上前理论。

  72. 回复黄颜的评论:

    非常敬佩一们一家, 艾民爷爷, 素芳奶奶, 成医生, 江老师, 太奶奶, 当然还有艾米和黄颜。

  73. 敬佩一下黄颜的岳父母先!

  74.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唉, 这也会打错 :(

    是你们啦 :)

    “我很敬佩我的岳父母,也很感谢他们教育出一个出色的女儿.我的老婆,无人能比.”

    感动黄较瘦的坦白。

  75. 回复黄颜的评论:

    “人的素质并不是指那些道德规范,而是思考的能力,思维的习惯,是正确的观察事物,了解事物,认识事物的能力.”

    太精辟了!

  76. 清清小河太激动了,应该是“一门一家”吧?

  77. 向艾黄和真正的知傻们致敬!

  78. bbb~: 握个手先. :)

    其实我也属于正在脱愚之列, 说到在艾园学到的东西, 就多了, 一时之间数不完. 比如搞清楚了国家, 人民和政府, 母亲和管家的关系. 日后遇到这一方面的论战, 我就不容易被人家东拉西扯地搞糊涂了. :)

  79. “我岳父母都很相信教育的力量,不仅是书本知识的教育,还有人的素质的教育.在他们看来,人的素质并不是指那些道德规范,而是思考的能力,思维的习惯,是正确的观察事物,了解事物,认识事物的能力.”

    — 我也一直这样想. :) 我甚至想, 能不能自己在中国办一间学校, 完全不用现在的教材, 从国外聘请有经验的教师回去授课; 而且不但教育孩子们, 也尽量教育他们的父母, 否则孩子在学校学一套, 回家教一套, 就大打折扣了.

    我真是太不自量力了. :) 也太理想化了. ZF会允许办这样的学校吗? 不要他们的宣传教材? 培养有独立思想能力的人跟他们作对? 想得太美了. :)

  80. 艾米,为你感到高兴。 你的身边充满了爱。问你父母好。

  81. 回复shenmo的评论:

    是啊, 是啊, 真是惭愧。

    一边加班, 受资本家剥削, 一边看孩子做功课, 还要上网, 真恨不能多几只手。

    也许周末该去餐馆打打工, 练练 multi-tasking :)

  82. 很想去读个教育的学位. 不过这个”正确的观察事物,了解事物,认识事物的能力” 我自己都是磕磕绊绊在学着, 又怎么去教人?:)

  83.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为人父母不容易啊。

    我就常常担心, 怕因为自己的教法不对, 给孩子造成不好的影响。

  84. 这些整天到别人博客去讨要什么“公平”的“权利”和“自由”的人没有意识到,不管他们的出发点如何、理论是否正确、“权利”是否合理,他们这一闹,他们的这个“权利”和“自由”就都统统变得不合理了。现代文明和民主的一个根本点之一,就是你的“权利”和“自由”是不能侵犯到别人的权利的。譬如,你有在车里放音乐的自由。但你如果在晚上把车停在住宅区的路边(公共场所,任何人都可以去的),高分贝地放上几个小时的音乐,把人吵得都睡不着觉,警察就会来管你了,因为你的“自由”的行为干涉到别人的利益了。同理,这几位天天在这里吵些很无聊的话,干涉到园主的写作和读者们的阅读和交流,他们所争取的这些所谓的“权利”和“自由”就都变得不合理了。

    我劝这几位先回去好好想想这个道理。

  85. 很赞赏艾、黄一家在国内培训贫困地区教师的做法。也很惭愧自己现在做不到。他们正是尽自身之力所能及为我们的民族和国家作出实实在在的贡献的很好的事例。希望更多的人能参与这类有益的事情。我有机会的话也会争取做点事的。

    再补充说一句关于个人和他人的权益的话:黄颜所列出的他们的生活原则,既不去侵犯别人的权益,也不容别人来侵犯他们的权益。值得推崇。

  86. 再补充一句:我今天下午说小泥山“改邪归正”了,是指她现在不再到这里来骚扰别人了。她在她自己的博客里讲她的道理,并不影响我们在这里读故事和互相交流。这就是“正道”。希望其他几位也向她学习,在自己的博客或小泥山的博客里(只要她不反对)畅所欲言,不再干扰我们。

  87. 回复黄颜的评论:

    很敬佩你们全家!一如既往地支持你们!

    在国内,上来一趟不容易,问好一下艾园的新老朋友。

  88. 虽然一向都自认看人还比较准,嘿嘿,不过这次有那么一两个人还是让我大跌眼镜了:))

    路遥知马力,日久见人心:))

  89. 回复11a的评论: 近来可好?在国内吃东西千万要小心呵。

  90. 谢谢艾米又上新包包:)

    有人说艾米“高傲自大”,我倒觉得艾米不为名,不为利,是个谦虚低调的人:)

    有人说艾米“心胸狭窄”:,我倒觉得艾米不趋炎附势,是个大气的人:)

    有人说艾米“蛮横无理”,我倒觉得艾米坚持真理,是个明事理的人:)

    有人说艾米“尖酸刻薄”,我倒觉得艾米同情弱者,尊重女性,爱护儿童,是个有爱心的人:)

    一如既往地支持艾米:)

  91. 回复巧云的评论:

    说的好, 顶!

  92. “人的素质并不是指那些道德规范,而是思考的能力,思维的习惯,是正确的观察事物,了解事物,认识事物的能力.”

    ———————————————–

    精辟,记在小本本上

  93.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你好,认识你很高兴。

    我也很欣赏黄颜所列出的他们的生活原则,既不去侵犯别人的权益,也不容别人来侵犯他们的权益。值得推崇。

  94. 现在艾园很清静了,真希望艾米有时间一天上一集“梦”了。我是不是太没同情心了?

  95. 回复黄颜的评论:

    很敬佩你们和艾米的父母,也很惭愧自己一直只知道抱怨。有些回国风光讲学的所谓专家学者,和你们比起来,实在是太微不足道了。

  96.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一眼就看穿你这个坐了变性手术的”儿“。说你是愚园里的头号园奴和打手,你不会不服吧?

  97. 黄教授和艾米父母所做的一直是我的一个梦想,可我每次都是感叹地说“等我有时间了。。。等我把各方面协调好。。。等。。。”结果等到现在仍只是我口头上的一句感叹。看了下面黄教授的贴觉得十分汗颜。。。要好好想想。。。

  98. 唐妹妹好文,等我端杯酒来细细儿读。

  99. 喝醉了,把贴子贴错地方。

  100. 大家不用理这个阴阳不同,He or she is a loser.

  101. 回复黄英俊的评论:

    He is not just a loser, he is a mental disorder.

    我早就把ta扭送精神病院了,可ta又老跑出来。

  102. 复breezebrook :你已经尽力了,不要内疚。据说疯子分两类:文疯、武疯。在网上都归入文疯,没有性命威胁。

  103.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假如你要认真讨论问题,我可以好好回应你的帖子。但你讲这种自我出丑的侮辱人的疯话,我下次就不奉陪了。你也知道这种帖子会有两种可能的命运:被删,或者被留着向所有来访者召告你的卑鄙、愚昧和阴暗的心理。

  104.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A mistake of what — can you explain?

    如果你诚心道歉,那就请把话说清楚。只要话说的对,人人都可以接受。

  105. 回复阴阳不同的道歉:你骂海鸥飞处时是以为他是谁的马甲,你道歉是因为他不是谁的马甲。你现在怎么又肯定他不是GUOGUOER’s 马甲了呢?道歉都找不准地方,脑子够胡涂。

    谁是谁的马甲对你那么重要?你又有什么本事搞清楚谁是谁的马甲?你跑来砸人就麻烦你动个脑筋,要砸就砸观点,砸些鸡毛蒜皮的小事,说些下流无耻的鬼话,白白出丑。

  106.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如果你只是为认错我是谁的马甲而认错,那你就不必了–这只是芝麻绿豆小事而已。这里没有人在乎这个。一个人是谁的马甲不重要,重要的是这个人讲的话对不对,有没有道理。

    艾米的意思真的是那样的吗?你拿她的原话来看看?你确定你没理解错?

    WXC博客的设计并不能让博主在技术上阻挡某个访克。艾米也说过,你能不能来?你“能”来。就是这个意思。那也是为什么她和其他人告诉你们这些人说你们不受欢迎,所以希望你们不要来。如果艾米能在技术上阻挡某个访,她早就做了,你还能天天来这里骚扰?

  107.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Globolization does not mean to wipe out privacy. Your home is still your private place. Are you going to open your door to share your home with eveyone on the street?

    Any government, including the Chinese government, is subject to people’s monitoring and criticism. A government is not a private place. A government’s real purpose of existence is to serve the people in the country. It’s operation concerns people’s interest so people should have the right to inspect and to critisize it. Your analoge about the government and AI YUAN is simply wrong.

  108.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I think you just walked into the wrong classroom. This is for the advanced class, the basic class is over 2 years ago. But the good news is there is still some other basic classes opened in the other parks. If you still want it, please turn around, go straight, looking for the “dirt” sign, you won’t miss it.

    Good luck! 88.

  109.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so anybody has no right to select Blog’s visitors and their opinoins. You can delete but can not refuse them.”

    So…???

  110. 回阴阳不同:

    一眼就看穿你这个坐了变性手术的”儿“。说你是愚园里的头号园奴和打手,你不会不服吧?

    --废话鬼,又名阴阳不同,主人我今天不赏你每天必需的挨骂餐。知道你想得很,但咱不愿给。Instead, 允许你去面壁一日,好好思考一下自己这种喜爱被骂的癖好是怎么得来的。

    还不在主人我改变主意之前快滚!

  111.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这个废话愚民,你和我的style这么不同,他居然搞错。浆糊脑袋!

  112.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You are wrong again. this is not the zhongnanhai, this is the “靴厂”。there is no politics to change. but if your style is not as beautiful as our expectation, you are out.

    Too bad, your style is too ugly…… we can not use it.

    Take care.

  113.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Be careful, be careful, you are walking back to the wrong way……

  114.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I would like to suggest that you guys just change the policies a little bit to make the things go smoothly and more tolerant. ”

    园主已经告诉过所有人她的policy,你不高兴,可以私下用QQH跟她谈。同不同意是她的事。她有权决定。

    你们几个人天天来骚扰,讲些不三不四的疯话,就能让人接受你的意见?你们这样搞只会让人极其反感。人家用什么难听的词语来形容你们也就是很自然的事情了。因为那就是你们给人家的印象。

  115. 回复阴阳不同的评论:

    I have to admit: I can’t help you anymore, I have to send you back to the rehab center again.

  116. 阴阳不同: Let me tell you something: here is Ai yuan, not 阴阳yuan, the owner of Ai Yuan is Ai Mi ,so you have no right to tell Ai Mi what to do or what not to do. Ai Mi and her friends don’t like you because you insulted them many times. You also dirtily described Ai Mi’s sexual life ,all these things you did were wrong. Get lost.

  117. 阴阳不同:

    Let me point out some mistakes.

    “hi, guys. as we know. the people become the goose when you..”

    Don’t you mean goons? A goose is a bird, not something people magically turn into.

    “I really like to fight with such a united team. But not today. Have a nice dream. What a Sucks!”

    What a Sucks? You should have said “You Guys Suck!” or at least “What losers!”. You have really lousy Chinese and English. You should really improve them before you try to argue with people online.

  118. looks like we beat ta again. Yeah!

  119. breezebrook:High five !

  120. 回复shenmo的评论:

    same here!

  121. 阴阳不同躲这里来跟贴?大概知道我不怎么到旧贴子下去.

    以后哪位看见有人在旧贴下卖蠢,请到最新的贴子下发个贴告诉我,我好来删TA.

    文学城删掉的跟贴其实还在,只是不显示了,我觉得这是个好办法,所以我删起来不手软,反正需要时我能找回内容.

  122. 感谢各位新老艾园人在这里反砸那几个家伙.现在就这个阴阳不同还在这里闹事了.从明天起,如果他跟贴太多,或者说了下流话,我就请网管封TA了.

  123. 回复breezebrook,shenmo,海鸥飞处:

    我的果奴回果园面壁去也。 面壁完还有一大堆活等着。等TA把活都干完,让我抽查满意后,我会把TA放出来见见世面,免得他老丢我脸,让人说我管教无方。

    请各位帮我盯着点才好。一旦TA懒病发作,偷溜出来,请各位帮我五花大绑,送还给我。我会按果园法依法处置。

  124. 哇!兄弟们仗打得漂亮!我们在新山头(借用风儿的生动形容)也干了一仗,艾米主打,七啦咔嚓脆,好不痛快!!

  125. 来晚了、来晚了,准备的手榴弹没地方扔了。海鸥飞处breezebrook、shenmo、果果儿的发言那叫一个精彩。

    不扔手榴弹,扔个糖果:话说俄国跟乔治亚打了起来,乔治亚居民of United States 在网上惊慌询问:“都说俄国军队打来了,我怎么没见到他们?”又有人质问政府为什么不通知乔治亚市民作个准备,对乔治亚人民太不负责。

  126.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我当时在做煮妇, 也听了一耳朵。电视里的news没吓着lg, 倒是我的尖叫差点让他得heart attack.

  127. 呵呵呵,这个帅哥很CUTE。这样的叙事方式也很CUTE。 :D

  128.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小既妈妈好!Long time no see! 小小猪长的可好?

  129. 小既妈妈好!小小既跟黄小米是不是指腹为婚,因为黄小米是个男的才作罢?你看,我还是了解一点艾园历史的,知道小既是资深的艾园元老。久仰!

  130. 回复海鸥飞处的评论:

    哈哈,海鸥爸爸也来啦?问声好! 小小猪已经会站,会蹲,会爬上爬下楼梯,会打开橱柜了。。。每天忙得不可开交。 :)) 你的一双儿女可好?

  131.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咦?你是不是哪个老朋友漂漂的三彩马甲呀?握手!你说的还真对,小小既看来只能和黄小米做铁哥儿们了,他耐心等着艾小颜哪。反正我们是不怕颜儿小的。

  132.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我的那对还好,就是开始做天下大多数SIBLINGS做的事–整天闹矛盾。我还真怀念当初老大抱着小的那个相亲相爱的情景。你要是生第二个,可得有思想准备。

  133. 文章写的不错哦!支持一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