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梦里飘向你(9)

第一次怎样发生的?

真的不记得了。

我和他做爱之前有过多次的亲热,什么都做,就是没进去。两人很熟了,就那么水到渠成地发生了。谁做了什么,谁先谁后,谁上谁下,都不记得了。

其实我对这个不怎么上心的,知道他想要,就干脆早早做了,好一心谈恋爱。

他能 HOLD ON 六个月,我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可能是因为他来自印尼吧,或者是我吸引力不够?应该不是吧?我们虽然有六个月没真做,但别的什么都有过,两个人都有高潮,效果跟正规做爱没什么区别,也许反而不急于真做了吧?

见没见红?

呵呵,这个问题好像很中国呢: ) 从来没听美国人谈起过。

没见红,我小时候骑的自行车前面有一个杠,有次下来不小心,胯下梗到那里,肿得老高,可能就是那时把处女膜给了自行车了: )

他在乎不在乎?

这个我可就不知道了。我没跟他谈过这个,这种鸡毛蒜皮的事,完全提不上议事日程嘛。

国内的男人会在乎这个?那是从前吧?现在谁还在乎这个?这么老土?

我知道的正相反。像我这样二十一岁还是处女的,都有点不好意思跟美国女友讲。不过我觉得她们都很理解我,因为我是从中国来的嘛,她们都知道华人父母对孩子盯得挺紧的。

她们当然觉得奇怪,不可思议,但她们不会对我评头品足。

不干涉他人的活法,尊重他人的活法,哪怕那个活法跟你的格格不入,也不干涉。

这点跟很多中国人不同。

在“脱处”之前,也不好意思交美国男友。美国男孩只想 ENJOY SEX ,不愿意做老师,不想花时间慢慢教化一个啥也不懂的女孩。他们的女朋友最好早已被培训过了,上来就是熟练工。

不可思议?这有什么不可思议的?都是风俗问题。

从前,在很多文化里,处女膜并非什么好东西,而是会给男人带来灾难的东西,所以他们在女孩新婚之前,要先破坏女孩的处女膜,那样才不会给她未来的丈夫带来灾难。

稀奇古怪的方法。

某部落是由巫婆之类的人来但当这个重任。巫婆嘛,与众不同,不会受到处女膜的侵害。

热闹的仪式,所谓“成人仪式”。全部落的人都聚集在广场上,即将出嫁的女孩躺在广场中央,妈妈的腿上。大家呜呜啦啦唱一通,巫婆就用自己又老又脏指甲又尖的手指捅破女孩的处女膜,然后把染上鲜血的手指举起示众。

仪式圆满完成,女孩可以出嫁了。

可怕?这还不是最可怕的。

还有一个部落,是由部落头领来干这“脏活”。没办法啊,身为部落头领,不得不为部落的人民做点贡献啊。况且既然能当部落头领,自然是有特异功能的,能避邪,不怕血。

建议国内那些偏爱处女的干部们到这个部落去当首领。

是不是部落头领想出来的花招?

那就不知道了。

忘了是哪个部落了,即将出嫁的女孩要躺在广场中央,跟家族里所有的男亲戚交配。交配完了才能出嫁。

乱伦?是“肥水不流外人田”吧?也许是“各自种好责任田”?

为什么处女膜会被当成 -- 不吉利的东西?

因为它的破裂会伴随流血,而血是很多部落的禁忌。

在很多文化里,红色都跟不好的东西有联系,红灯表示不能通行,红布会激怒公牛。红色使人联想到血,而血使人联想到暴力,残杀,死亡,腥臭 --

中国人为什么崇尚红色?

不知道,也不是一直以来都崇尚的吧?不是说某个朝代崇尚黄色吗?还有紫色,也被崇尚过。

红色是最近几十年才开始受到崇拜的,革命的象征。

因为革命要流血?

可能吧。革命革命,革的是什么?是命 !

哇,这么解释,可真有点可怕啊 ! “革命群众”不就成了要人命的群众?“革命运动”不就成了要人命的运动?

中国的运动难道不是要人的命吗?不是要我的命,就是要你的命,所以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 --

不再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 !

错 ! 中国人最爱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下次运动不要是要我的命的运动,而是要别人命的运动,最好是要自己仇敌命的运动。

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其它的羊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又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剩下的羊又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去帮忙捆绑即将被宰杀的羊,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最后,轮到了自己。想反抗,但没羊支持,势单力薄。看见其它羊儿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来帮忙捆绑自己,不反思,却恶狠狠叫道:我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嗜血的民族。

我爱红领巾,它是红旗的一角,是烈士的鲜血染红的。

天真活泼的孩子,颈子上勒着一条沾满烈士鲜血的红布 ! 跳橡皮筋,跳得红布上下翻飞。

冷血的民族。

一个镇反,杀掉了多少人?几十万?几百万?官方数据永远跟民间数据不同。

排成队,赶到树林里,站成一排。

枪响。鸟飞。人倒。血溅。

中国的卡廷森林。

麻木的民族。

铁锹翻飞。挖坑。埋人。庆幸自己是挖坑的,而不是被埋的。拥护党的决定,该杀,该杀,国民党将士,什么”起义投诚’,都是被俘虏之后不得已才归顺我党的,一旦打起来,他们还不跟海峡那边的里应外合?

家属?家属也一样。丈夫从海峡那边打回来,家属还不赶快接应?都该杀 ! 不杀国家就要改变颜色。

国家怎么能改变颜色?土地变白吗?

我怎么知道?上头说会改变就会改变。

颜色改变了就怎么样?很可怕吗?

颜色改变了?颜色改变了 -- 千百万人头就要落地,你懂不懂?

可现在颜色没改变,还不是千百万人头都落地了吗?

那不同的嘛,现在是他们的人头落地,不是我们的人头落地。如果他们的人头不落地,我们的人头就要落地 --

你怎么知道他们的人头不落地,你的人头就要落地?海峡那边的人认识你吗?跟你有仇吗?还是跟你爹有仇?没仇?没仇他们干嘛要你人头落地?

那你的意思是说 -- 甭管你的意思是啥了,我听党的,没错。

愚昧的民族。

印尼人很反华?还是排华?搞不清楚。我们从来不谈这些事。我们上学,打工,做爱,看电视。

THAT’S IT 。

他说,我喜欢你的笑容,喜欢你脸上的酒窝。

很温柔,听着很舒服。

两人慢慢摸索,有次他趴我背上,那活儿放我下面,我慢慢蠕动,突然就特舒服。开始做爱后,我在他身上,他很轻很慢的抬头亲我的乳头,一只手横著抓著我的屁股,我在上面慢慢的摇,能特别激动,现在知道女性生理,知道是因为 g-spot 和 clitoris 被擦到的原因。

后来我们大多数都是用那个姿势 . 他很在意我高不高潮 , 也总先让我来 .

有时他也会 oral.

55 responses to “艾米:梦里飘向你(9)

  1. SF

  2. 唉, 中国的历史真的好沉重, 运动, 流血。 愚昧, 麻木。。。

    顶艾米, 写得非常深刻!

  3. 我有个旧同事是印尼华侨,人很纯良。据他说,印尼以前曾有过机会让华人当政,但华人拒绝了,因为不热衷政治,只管经济,赚到钱就行,现在后悔不迭。

    前段时间碰到一个上海人,他在日本呆了很久,他说刚去的时候在街上手脚都没处放,因为日本人很安静,他不习惯,觉得自己张牙舞爪的。

  4. 中国人,嗜血,愚昧, 麻木--跟鲁迅描绘的一样,没有进步。

    青青小河抢走我的沙发。555

  5. 回复shenmo的评论:

    表哭, 来抱抱, 和青青一起坐艾米家舒服的沙发。

  6. “中国人最爱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下次运动不要是要我的命的运动,而是要别人命的运动,最好是要自己仇敌命的运动。 ”

    —精辟!

  7. “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其它的羊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又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剩下的羊又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去帮忙捆绑即将被宰杀的羊,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最后,轮到了自己。想反抗,但没羊支持,势单力薄。看见其它羊儿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来帮忙捆绑自己,不反思,却恶狠狠叫道:我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

    —劣根性。

  8. 庆幸我的孩子不用再受这种罪。

  9. “不干涉他人的活法,尊重他人的活法,哪怕那个活法跟你的格格不入,也不干涉。”

    —-顶!

  10. “中国人最爱搞这些要人命的运动了,中国人最大的愿望就是下次运动不要是要我的命的运动,而是要别人命的运动,最好是要自己仇敌命的运动。 ”

    “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其它的羊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又一群羊被赶出去宰杀,剩下的羊又庆幸不是自己,它们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去帮忙捆绑即将被宰杀的羊,以为那样就可以让自己幸免于难。

    最后,轮到了自己。想反抗,但没羊支持,势单力薄。看见其它羊儿驯服地看着主人,甚至咩咩叫着替主人喝彩,有的还凑上来帮忙捆绑自己,不反思,却恶狠狠叫道:我不过是运气不好罢了,下一个就轮到你们了。 ”

    —-深刻!

  11. 转几个浆糊贴子,顺便反砸一把。

    ————-

    “三丰子 评论于:2008-10-09 07:45:08 [回复评论]

    回复longhair的评论:

    长发的两点很好。在我上个帖子的基础上,我再补充两点。

    在他们自己家,他们有权利开枪打入侵者的权利。

    他们有权利在他们家的墙壁上写满反谁的话, 但是有条件的。

    如果他们的墙壁是透明的,让过路人看见,那就能构成诽谤了。

    博客是他们的家,如果不向公众开放,他们怎么写帖子骂人都没问题。这是自由。

    如果开放,他们在自己家博客里写帖子悬在那里骂别人,但这就是攻击诽谤了,这一点毫无疑问。只不过没人和他们认真罢了,如果有人认真,他们就要吃亏了。

    所以,他们的做法令人不解,很偏。

    第一,用一个绝对概念来处理生活小事情。第二,以错攻“错”。 ”

    ———–

    这位三丰子是孤草博克被人叫好的“思想家”,她能承认“在他们自己家,他们有权利开枪打入侵者的权利”这一点,已经算是那帮人里比较有头脑的了。

    但这个“反谁”就等于诽谤,“骂人”就等于诽谤的说法,明显暴露出这人根本不知道什么是诽谤。

    我希望三丰子能做点HOMEWORK,先把什么是诽谤搞清楚了再发言。

    如果我叫她给“生活小事”“绝对概念”“偏”下个定义先,她恐怕要更加“令人不解”了:)

  12. 再看一段我们“思想家”三丰子的高论:

    —————————

    一个概念是需要从多个角度来想的。有孩子的人就需要往前想一步,想一步,就知道自己错了—— 因为它是双刃啊。 大人可以理性,不去你家,你们自己的孩子要是哪天误入别人家怎么办呢。 还不担心死?

    —————————

    你看这个妈糊涂不糊涂?

    第一,艾园一向爱孩子,专门开了“小天使”园,艾黄的作品都充满了对孩子的爱,从地震以来,艾黄一直在为孩子呼吁,艾米这次狠砸“如花I”,也是为了孩子,艾园什么时候砸过孩子?

    第二,希望三丰子管好自己的孩子,不要让他们自己在外面乱跑,因为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像艾黄这样爱孩子的,你也不能指望你不开枪射杀闯入你家园的孩子,别人也就不会射杀闯入他家园的孩子。

    第三,为了自己的孩子闯入他人家园时不被射杀,于是便不射杀闯入自己家园的任何人,这是有脑袋的母亲会干的事吗?我劝你对那些闯入你家危害你孩子的人,要坚决还击,不然他们可能伤害你的孩子。对于那样的人,即便你对他客气,也不能担保你的孩子闯入他家时他就会客气。

    重要的是教育孩子不要闯入人家的家园,并从技术上保证孩子不要闯入人家的家园。你不从这方面努力,反而想依靠不反击入侵者来保证自己孩子在外的安全,哪个孩子摊上这样的糊涂妈,那可真是倒了大霉。

  13. 艾米一言,九顶!!!

  14. ————————–

    worldling 评论于:2008-10-08 18:35:01 [回复评论]

    ““艾米同学原来很长时间一直把博客比做家,多次说过“开枪打死你”这样的话(谢天谢地,只是比喻!)黄颜同学最近既然明目张胆地把家改成了草坪,想必是经过艾米同学首肯的,艾友友同学竟然连这点都没看明白么?”

    ————————————

    想必我们的WORLDLING同学住的房子是没草坪的,或者说她是不把草坪算在她家的内容里的。

    艾黄都是把博克比作家,比作网上家园的,任何住过带草坪的房屋的人,都应该知道家就包括草坪。但这些人却不懂得艾黄的比喻,黄颜为了这些毫无COMMON SENSE的人,便进一步说明确些,请你们就把博克当他家门前屋后的草坪吧。

    请问WORLDLING,你这么有COMMON SENSE,怎么会不知道家包括草坪呢?

  15. 艾米的这篇, 让我想起了小时候所经历的文革中的几件事。很压抑ing。

    1。 印象中, 是个秋天, 阴冷阴冷的。 一个瘦瘦的老头低着头, 没有任何表情地拉着一车垃圾。 身后跟着一群小孩子。 小孩儿们十分不礼貌地喊着他的全名“刘XX 是右派”。。。

    听大人们说这个刘XX 曾经是我们院一个很有才的数学教授, 因为“不恰当”的把“共产主义”和“极限”联系到一起, 而被打成了右派。 从此扫厕所, 扫马路。 在我的印象中,从没见他抬过头。

    2。 哥哥有一个同学, 当时只念小学一年级。一天他去幼儿园接妹妹回家, 正好天要下雨了, 可妹妹贪玩, 不紧不慢的。 他指指天, 顺嘴儿对妹妹说:“快跑, 快跑, 不然,一会儿毛主席从天上下来抓你了!” 不曾想, 这番话被别的小朋友告了。 当时这可是大事件。 当这位一年级小男生被问:“谁教你说的”时, 他随便指了一个邻居老头儿。 此人是我们院的总务长, 因为历史上又比较“复杂”, 立即被定为“现行”,送进监狱。 一去就是几十年。 直到前几年, 因为健康问题, 保释出狱, 不几日就走了。

    唉, 就因为这件事, 我小时候老怕哥哥在外乱讲话, 无故牵累家人 :(

    还有几件, 不说了。郁闷ing 。。。

  16.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所以我很少看关于文革的回忆录或电影电视之类,那种百口莫辩指鹿为马黑白颠倒的恐怖荒诞与狂热让人心惊肉跳进而痛彻心肺。当时忍了很久不敢看‘山楂’也是因为听说是关于文革时候的事。

  17. 这是孤草那洋洋洒洒一大篇里的一段:

    ———————————

    “在我看来,每个善良的灵魂都是值得尊重的。今天被某人骂了白痴的人,昨天没准还在路上帮迷路的孩子去找妈妈,明天没准就牺牲自己的时间帮路上抛了锚的旅人换个爆掉的轮胎。”

    —————————————-

    这是很典型的孤草辩风,你在说白痴吧,她却用善良来证明某人不白痴。

    这是一种逻辑谬误,叫做“诉诸感情”。

    还是多花点时间提高自己的逻辑思辩能力吧,别指望着用“善良”来证明自己的智力。

    一个没有明确的是非观点的人,很可能把“善良”用错了地方。

  18.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多么恐怖的年代啊,什么时候也来一场文革反思运动。

  19. “一个没有明确的是非观点的人,很可能把“善良”用错了地方。”

    — 精辟!

  20. 回复bbb~的评论:

    看到你在孤草博克的发言了,可能有辩无可辩的感觉吧?:)

    呵呵,我早就不指望那些人能明白我说的道理了,我反砸他们,但不是给她们看的,而是给那些看得懂的人看的。她们那帮人一方面在水平上有点欠缺,另一方面也没有向真理低头的习惯,只想喊个一二三,大家都停下:)

  2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自己认为自己善良的很,周围的人都知道我善良的很。可是看到让人实在愤恨不已的事情,总是暗骂一声:妈的,真想上去踹上ta几脚,真想一巴掌掴上去打醒Ta.

    那个年代的人搞运动的人没有一个善良的?我看不见的。是思想的原因搞得即使善良的人都有可能成为杀人凶手,自己还以为正义的很。

  22.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不知道你哥哥的这位同学,有没有为年少时的这随手一指而悔恨过?他当时也只有7,8岁吧。

  23. 我认为艾黄一直在反思文革,从山楂树里我们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而艾黄写的一系列评论和反砸,特别是他们坚持“不干涉他人活法,也不允许他人干涉我的活法”的做法,就是对文革最好的反思。

    黄颜昨天说:”中国解放以来的历次政治运动,都是不尊重人权的运动,都是肆意侵犯个人合法权益的运动.只要愚民认可干涉他人活法的做法,文革就随时可以重来,只不过看倒霉的是谁了.”

    这不仅是对文革的反思,也是对中国解放以来历次政治运动的反思。中国最大的问题就是把政权放在人权之上,把国家主权放在个人的人权之上。政府不尊重个人的合法权益,很多个人也不尊重别的个人的合法权益。

    这一帮轰轰烈烈要求在艾园行使言论自由的人,正是这样一些可悲的“个人”。即使是在公众场合,你也没有干涉他人合法权益的自由,只要他人没违法乱纪,你就没权批评指责人家。更不用说是在私人博克里了。

  24. 回复spicycookie的评论:

    是的, 也就7岁吧。 他后来是否内疚, 我就不知道了。 想想,如果他真后悔一辈子, 对一个7岁的孩子来说, 也太残酷了。

    这事对我的影响实在是太大了。 小小的年纪, 就很会担心, 小心翼翼的。 与政治有关的, 能不说就不说。生怕什么说的不对, 就惹祸了。

  25. 回复青青小河的评论:

    真是恐怖的经历,红色恐怖.

    如果那时人们就明白凡是没有违法乱纪的言行,他人就没权利去干涉,那就不会有那场恐怖了.

    毛泽东发动了文革,但参与的却是千千万万的人,如果那时有保障民众人权的法律,如果每个人都坚持正义,不干涉他人活法,毛泽东一个人也搞不了文革.

    制度+文化,是文革产生的土壤.专制制度不止中国有,类似中国的文化也不止中国有,但为什么只有中国发生了文革?因为这两者结合起来了.

  26. 文革中可以把那些”反动学术权威”揪出来批斗,有没有人觉得那是违法行为?或者觉得那是反人权的? 可能没有,因为那时人们的思想上根本没有”人权”的概念.谁是敌人,我们就有权批他斗他,就可以抄他的家.谁是反动学术权威,我们就有权教训他,而他只能虚心接受.

    这种外行有权教训内行,而内行不能反驳的做法,是扼杀人才的劊子手.既然有建树反而要听人教训,还不能反驳,那又何必忙什么建树呢?

    一个正常的社会,有所建树就有所报偿,建树多报偿就多,外行教训内行是不正常的现象.

    美国社会是个重才的社会,你不懂的事,最好少插嘴.但在网上,某些人还想过那种愚民当道的日子,继续不学无术,只负责指手画脚,而且恬不知耻,这种人不是白痴,还能是什么?

    一个不学无术,毫无建树的人,可以动辙批评那些有所建树的人,这大概是中国特有的现象.他什么也不干,什么也干不出来,他的任务和特权就是监督你,看你骄傲不骄傲,看你对待”群众”是什么态度.

    这些人也只能在网上这么干干,如果在网下,在他的工作中他也来这一套,我看他早就该卷铺盖滚蛋了.

    小泥山敢不敢这样对待她工作单位的那些美国人?她敢不敢闯到别人的CUBIC里去,宣称”我今天要上门三次来教训你”?,谅她也不敢.

  27. 其实要说骄傲,那些爱批评我的人才真正骄傲,而且是盲目骄傲.

    按他们的观点,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那么他们怎么解释他们一点进步也没有呢?

    象小泥山这种人,两年前不知道闯上别人博克门指手画脚并非什么合法权益,两年后仍然不知道,她进步了吗?一点都没有进步.

    所以我们可以得出结论,小泥山才是一个骄傲自大的人,而且是盲目的骄傲.

  28. 我们的唐朝游牧人这么快就原形毕露了? 前一个贴子还”所有权””使用权”什么的,颇象个人样,第二个贴就变成满纸屎尿了?

    还是多看看人家唐小琳写的传奇吧,人家用了一个恶心的屎尿字眼吗?人家的描写,个个传神,而唐朝的描写,个个恶心.写这样的文章,不传神是起不到作用的,谁知道你在写谁?唐小琳的贴子可以流传下去,不知道这场风波的人,都可以从中看到她的智慧,风趣和文采.而唐朝游牧人的贴子,什么时候看都只能引起恶心.

    不过唐朝的这个屎尿贴跟”如花I”的那个题图倒是很般配,都是不恶心到极点不罢休.什么样的审美观!

    属贵州驴子的:)

    想到某博还有一大帮人为唐朝游牧人的贴子喝彩,唐朝游牧人真是辜负了那帮人的厚望:)

  29. 我发现有些人的脑子真的是不好使,艾友友说”我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凡是反艾的,都轻重不同地亲政府”.她只举了孤草一个例子,而那帮人里就有好几个愤愤不平,觉得冤枉了她们,因为她们并不亲政府.

    你说这是不是很搞笑?这不等于承认你反艾了吗?而你不是一直不承认反艾的吗?既然你不反艾,又何必要艾友友拿出你亲政府的证据来呢?

  30. 按他们的观点,骄傲使人落后,谦虚使人进步,那么他们怎么解释他们一点进步也没有呢?

    --顶

  31. 还有”孤草”这个称呼问题,对我来说,无论是”孤草”,还是”歌儿”都只不过是一个ID,既然两个ID都是同一个人,那叫什么都一样.

    我是看见孤草在新浪那边用了”孤草”,我尊重她的意思,叫她孤草,结果她老人家好一通联想,分析我用这个ID称呼她的原因,连什么”御赐”都想到了.

    累不累? 谁有兴趣为你一个ID想那么多?

    她这番分析不打紧,把她博里的”思想家”三丰子都绕糊涂了,发言说”用人家的名字来说三道四,真不地道”(大意如此,总之就是批评用人家名字说三道四吧).

    三丰子同学大概没看明白,到底是谁在对名字说三道四吧?

    还是SHUIMAOMAO知道一点历史,说孤草自己因为用”歌儿”登陆不了,用了”孤草”,所以人家也用孤草了.

  32. 回复艾米.的评论:

    “你说这是不是很搞笑?这不等于承认你反艾了吗?而你不是一直不承认反艾的吗?既然你不反艾,又何必要艾友友拿出你亲政府的证据来呢?”

    当时看了也觉得这特好笑:)

  33. 用比喻就要将比喻进行到底,也就是说,你使用的比喻必须能涵盖你想说明的问题的各方面,不能只涵盖其中一部分,而留下另一部分没处落脚.

    比如对博克的比喻,使用比喻的目的是想说明博主与非博主的关系以及不同的权限,同时解决跟贴这个问题,因为一切争执都是因跟贴引起,如果你仅仅是看贴,而不跟贴,那谁也不知道你来过(除你之外),也就不造成矛盾.

    如果你使用的比喻不能说明这几方的关系,那么你的比喻就没用好.

    比如有人将博克比做公园,说读者就是公园的来访者,公园是大家的,谁都可以来.

    这个比喻只谈了博克和读者,而没有解决跟贴的问题.如果博克是公园,那么跟贴算什么呢?公园里什么东西可以用来比喻博克的跟贴?游客扔下的垃圾?那倒是留在了公园,但那不明明是不应该的吗?

    还有人将博克比作博物馆,这个比喻也只解决了博主发贴的问题,而没有解决读者发贴的问题.读者发的贴,相当于博物馆的什么? 有人说相当于参观者留下的垃圾,好人不留垃圾,坏蛋才留垃圾.

    这犯的是同样的错误,就是对跟贴的比喻不恰当,因为还有很多人的跟贴是博主允许的欢迎的,不能当垃圾一律清除.

    又有人将博克比作YARD SALE,她只看到对YARD SALE可以评头论足这一点对她很有利,但她没看到跟贴的问题没解决,因为跟贴不仅仅是评头论足,跟贴是来访者留在博克的东西.

    所以我将博克比作家,为了让那些缺乏想象力(因此没想到门前屋后的草坪也是家的一部分)的人能更好的理解,我把博克的发贴区比作门前屋后的草坪,博主发贴,就象在草坪上种草种花一样,是为了美化家园,也是为了美化小区,让路过的人觉得赏心悦目,也为小区做贡献,家家户户门前都搞得漂亮,小区的房价就高一些.

    既然我种的花草都是在光天化日之下,我当然不反对你来看(我反对也没用),但我希望你只从小区的路上看看,不要跑到我的草坪上来留下脚印.

    但我没说我的草坪任何人不能留下脚印,小区里的孩子来我草坪上玩,我不会把他们当闯入者,但我会告诉他们,草坪刚洒过药水,你们最好别在上面踩,你们可以上我屋子里来玩.

    如果我的朋友来了,我可以在草坪上开PARTY招待他们,如果是我的家人,那不用说,他们都有钥匙,可以进到屋子里去.

    你作为路过的人,看到我的草坪保养得好,想赞一个,我不反对.但我不欢迎你来指教我如何保养草坪,因为我知道如何保养,而且我请了专职人员帮我保养.难道你比专职人员还专职?

    如果你擅自闯入我的草坪,我会酌情处理,一般我会警告你,请你离开我的草坪,如果你不听,我会采取合法措施制裁你,比如报警,或者开枪.

    如果你找到了一个更好的比喻,我会很高兴地使用你的比喻,但如果你的比喻只是半头不落的东西,不能涵盖这几个重要关系,那就不如用我的吧.

    当然,我不强求你用我的比喻,你可以撇开比喻,只根据法律和网站规定来思考这个问题,那么请你注意到,你跟贴不合博主的意,博主可以删你的贴而不违法乱纪,但你的贴被删,却没有法律或者规章制度保护你.如果这个事实还不能使你明白你究竟有多少权利在我博克跟贴,那就没什么能点醒你了.

    这些纠缠于博克比喻的人,他们要的还不仅是跟贴的权利,他们要的是跟贴不被砸的权利,是最多只能按他们能接受的方式砸的权利,是无论他们以什么面貌出现,博主都必须欢迎他们的权利.

    这些人是不是太贪心了一点?

    我在海外原创看到有人这样劝那些纠缠于博克跟贴权的人:你不去那个博克跟贴,难道会死吗?

    我觉得这是个明白人说的话.我不到任何博克跟贴,我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34. 回复aa05的评论:

    我儿子从小就明白,到别人家去玩,跟在自己家里不一样,他在别人家里绝对不会去报告人家上洗手间的新闻:)

    他用得最熟练的一句话,就是MAY I…或者CAN I…,得到允许了他才会做.他还学会了YES,MADAM, YES SIR,在别人家他一般不只说YES或NO,他会加个MADAM 或者SIR.

    他也会揣摩人家欢迎不欢迎他,有的人家很热情,每次他去,人家都迎出老远,送出老远,家长也陪在旁边跟孩子一起玩,那样的人家,他就喜欢去.还有的家长话不多,来了客人也只是自己看电视,他就不爱到那样的人家去玩.

  35. 唐朝游牧人堕落了,把同一个贴子贴在好几个主贴下面.没想到一个貌似法律专业的人,被砸一次,就沦落为重复发贴的无赖.

    坦率地说,我在网上见识的女ID越多,就越感到艾米无与伦比.德才貌,任何一个单项都令很多人望尘莫及,更莫说德才貌兼备了.

  36. 大声附和一句:黄老弟说得对!小声问一句:唐朝游牧人的“屎尿”贴子是否可以挂

    出来让TA出丑?

  37. 回复唐三彩的评论:

    我把唐朝发在我昨天贴子下的那个”屎尿贴”恢复了,你可以到那里去看.

    可怜得很,她想学唐小琳的传奇写法,但水平有限,能产生的想象和联想都是关于拉屎拉尿的.你看人家唐小琳的几个人物命名多巧妙,”十二叉”,的确是东叉西叉的,在几个博克攻击艾米,但又总是说不到点子上.

    艾黄都叫暂时别砸唐朝游牧人那个有关”使用权”的贴,因为那个贴是那帮人的理论基础,精神食粮,那帮人那么理直气壮地争取跟贴权,就是因为唐朝的那个贴,她们以为那贴很过硬,艾黄不敢砸:)

    所以我特意把唐朝的贴子留到后面砸,好让那帮人先尽情表演一番.原以为唐朝还可以扛一段时间,继续漏洞百出地辩论,哪里知道她只一砸就扛不住了,搞出这么一个屎尿贴来.

    这种人又是最爱面子的,绝对不允许别人叫她白痴,为了照顾她的面子,那就叫她”屎尿”吧:)

  38. 老锅饼写了篇”别姬”,赢得那帮人一片喝彩声.其实她的文章严重跑题,所谓”别姬”,是从霸王的角度来讲的,谁别姬?霸王别姬,但老锅饼却是从姬的角度来讲的,所以应该是姬别霸王.

    小泥山写了两集”在小泥山的日子”,也得到一片喝彩声,说写得朴素.有一个SAM什么喝了个倒彩,说她靠砸名人赚点击,等到名人砸过了,又靠什么呢?

    据说小泥山把这个贴删了.总听人说”现世报”,这好象比”现世报”还快一点吧?

    我觉得那帮人如果能思考,就能从这两个例子里体会出一些道理来:

    1. 夸奖完全是夸奖人的事,被夸奖的人并没叫夸奖人来夸奖,除了白痴,谁也不会因为受到这么几个人夸奖就真的以为自己写的如何如何好了.

    象艾米这样科班出身的,就更不会因为几个读者夸夸就以为自己如何了不得了.

    2.谁都不爱听批评,区别只在于有的是不爱听正确的批评,而有的是不爱听错误的批评.象小泥山这样逼着艾米听取她错误批评的人,他们对于正确的批评往往不能接受.

    而艾米,只不过是不接受错误的批评而已.

  39. “我在海外原创看到有人这样劝那些纠缠于博克跟贴权的人:你不去那个博克跟贴,难道会死吗?

    我觉得这是个明白人说的话.我不到任何博克跟贴,我至今还活得好好的.”

    “这种人又是最爱面子的,绝对不允许别人叫她白痴,为了照顾她的面子,那就叫她”屎尿”吧:)”

    –笑死。 :)老黄的比喻贴也极好,很清楚明了。

  40. 这次大土坑事件引出这几位大才女,大才子写这么多漂亮的文章。我都差点想要感激大土坑了。 :)

  41. “一个正常的社会,有所建树就有所报偿,建树多报偿就多,外行教训内行是不正常的现象.”

    — 同意艾米说的这点,中国很多的问题都是外行教训内行而造成的

  42.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别相信那什么”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之类的鬼话,那是当权者哄着你为他卖命的时候才说的话.”

    — 呵呵,没错

  43.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呵呵,我是体会到了艾米说的那种看到“I is a student”的难受劲儿:)喜欢看你的反砸,只要你有兴趣砸,我就有兴趣看。从你的反砸中我学到了很多。我知道艾黄都志不在启蒙,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们,艾园的反砸,砸跑了很多人,但也砸醒了很多人。我佩服并且感谢你们的坚持。

  44.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小泥山的这个现世报可真逗!:)

    现在这个样子,艾园泥园各自互不干涉,自由说话,不是很好吗?不明白那帮人怎么早就想不通。这才是真正的言论自由。艾园现在空气清新,我在这里怎么呼吸怎么顺畅。那天禁不住好奇去泥园看了一眼,压抑死我了。。所以人就是应该呆在自己属于的那群里。小泥山现在应该也很舒心吧?:)

  45. ELEVEN 评论于:2008-10-09 22:03:36 [回复评论]

    这个GUOGUOER,你喜欢谁要维护谁,真的无所谓,说句实话,我也曾经这样打心眼里维护过喜欢过她,可能在一些人眼里当时的我也不可思议,所以对于你表达对她的喜欢和维护,我决不反对也决不反感。但是你维护她喜欢她赞同她的言论,不见得要来攻击不赞同她言论的人。

    而且,既然你那么赞同你喜欢的人的话,那么你就至少应该做到跟她一样,不要到别人园子里来指手划脚是不是?

    你指手划脚也就罢了,反正歌儿也没那么多的园规,可是你满足又是蠢又是活该该砸的,这是你在证明自己不愚民吗?

    最后,如果你非得砸也请你砸个清楚,至少做到不要象你自己说的强加于人,你说的这句---“硬要加在别人头上就是在干涉别人的活法,只能讨人嫌,被人赶!”---这是说谁呢?

    DR.W JJ有要加在谁头上吗?DR.W JJ 说一下自己的想法就是要加在别人头上就干涉别人活法了?至于“讨人嫌,被人赶”,DR.W JJ她根本就不去你去的地方,何来被人赶一说?你自己又去小泥山园子又来歌儿吧,又是贴这个又是贴那个,没有人赶你,就很不错了!

    worldling 评论于:2008-10-09 21:36:54 [回复评论]

    下面两个帖子是果果儿砸我的,本来想等她自己转的。她还挺客气,没直接点我的名,呵呵。

    --歌园里的两根火柴棍(11)逻辑真正有问题。我去那边辟谣(关于我的谣言)是在维护我的活法,那棍反过来说我是去干涉别人的活法。

    我柴女干涉别人的活法的毛病复发,指点要我去当搬运工把我砸她的贴子搬去歌园。在明白自己这个要求的愚蠢后,任劳任怨任贱地把我贴子搬过去,这棍却嚷嚷说我转贴在歌园是在干涉别人的活法。

    告棍诬蔑都不冤枉她。

    还有,水都看得出我明明是在讽刺我柴女,柴女本人却认为是我在客气不点她的名。说她自作多情准确之极。

    在这里说一下,除非为了辟谣(关于自己的谣),再也不去那几个坑(土坑,割坑,烫坑)留脚印。

    那些坑里都是一群蠢东西的陈词滥调。

  46. 我在评论孤草的时候,说了这样一句:历史上凡是学生运动,进步运动,都是反政府的.支持政府的游行示威,不可能被载入史册(大意如此).

    我们的孤草奶奶气急败坏地说:我说了要进入史册吗?

    同学啊,你连这个话都不懂?所谓不能载入史册,就是说历史不会把支持政府的游行示威当作进步的活动,或者正义的活动.也许今天人们把支持政府的活动当正义活动,但从历史的角度看问题,支持政府,尤其是支持一个专制政府, 是不可能被当成正义活动.

    谁管我们孤草奶奶是否被载入史册? 你想也没人把你载入史册.

    别相信那什么”人民,只有人民,才是创造历史的真正动力”之类的鬼话,那是当权者哄着你为他卖命的时候才说的话.历史上载了几个”人民”或者”群众”?历史上不是英雄,就是奸雄,人民是为英雄或者奸雄垫底子的.

    毛泽东需要农民的时候,就说”贫农是最革命的阶级”,等到农民用过了,打下江山了,不需要了,就说”工人阶级领导一切”,结果农民到现在都是最穷的人,没过上什么好日子.等到工人阶级也用过了,就让他们都下岗了.

    政客的本质就是争权夺利,(我们的孤草同学到了这个关头,一般都会这样说:”可是有的政客就不争权夺利”.同学,既然是这样,你就先驳我的定义)),政客支持什么,都是有其政治目的的.

    下次游行前,先问问自己:这场游行示威,究竟谁得利?

  47.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虽然我不干涉你的活法,但我还是建议你别去那几个博克发言,不管她们邀请你还是激将你,都不去。

    艾黄立于不败之地,就因为他们始终坚持站在理上。无论别人怎么挑衅,怎么谩骂,怎么造谣,他们都以合理合法的方式反击。无论某些人理解不理解,喜欢不喜欢,她们对艾黄都只能干望。

    孤草园的人实际上是接受了艾黄的活法的,她们基本不到艾园来惹事。小泥山虽然气势汹汹,扬言要连续三次上某个贴,号称自己的活法就是不开博,只偶尔到别人博克发言,并宣布要每天跟一个贴,但在这场争论中,她也部分接受了艾黄的活法,她开了博,也没再到艾园来惹事。无论她给自己找个什么理由,事实就是她被艾黄砸醒了一部分。

    这些人现在还不能接受的,就是艾黄在自己博克对那些闯入者有权反砸,有权使用激烈语言,有权赶走闯入者。

    所以你如果真的支持艾黄,就不要到那几个博克去发言了,你要把她们的贴子拿到艾园来砸,可以,但最好别到她们的博克去砸。

  48. “我知道艾黄都志不在启蒙,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们,艾园的反砸,砸跑了很多人,但也砸醒了很多人。我佩服并且感谢你们的坚持。”

    — bbb~你说出了我的心声.

  49.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Ding

  50. “所以你如果真的支持艾黄,就不要到那几个博克去发言了,你要把她们的贴子拿到艾园来砸,可以,但最好别到她们的博克去砸。” ZT

    “我知道艾黄都志不在启蒙,但我还是要感谢你们,艾园的反砸,砸跑了很多人,但也砸醒了很多人。我佩服并且感谢你们的坚持。”ZT

  51. 小黄米真可爱,这么有礼貌,爸爸妈妈奶奶太奶奶教育的好!

  52. 去看了那个屎尿贴,给恶心坏了。。。如果说之前那贴还值得艾友友花时间正经八百写反砸的话,这一个只能让人掩鼻暴走只怕被那满纸掩不住的臭气熏死过去,档次太低啦,叹。。。

  53. spicycookie:屎尿贴在“艾友友:关于“唐朝游牧人”的父母租房的设想”一文的跟贴下面就有,不用舍近求远去看了。

  54. 回复shenmo的评论:

    谢谢亲指路。可这么恶心的东西,粗粗略一遍也就够了,再近也不会去看第二遍了。

  55.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再也不去了。我已经把那几个博客的shortcut都删了。 我支持艾黄,加艾友友。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