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14)

果然是一剑封喉!

只不过封的是陈霭自己的喉。话刚出口,她就感觉喉咙发干,嗓子发哑,干瞪着祝老师,再说不出第二句话来。糟糕!人家小杜把滕教授借钱的事告诉她,是因为信任她,关心她,怕她着急,小杜还专门叮嘱过她,让她保密的。这下可好,这个密还没保到两天,就被她泄露出去了,这泄密的速度也太快了吧?

她觉得很对不起小杜,但更对不起滕教授,如果借钱的事被滕教授的夫人知道了,小杜顶多被滕夫人找上门来吵闹一通,关起门来不理睬就行。但滕教授就惨了,自家后院起火,逃都没有地方逃,搞不好连婚姻都保不住。

她赶快吃事后药,放马后炮:“祝老师,你可不能把这事说出去啊!说出去就麻烦了,借钱的事滕教授没让他夫人知道的,他夫人知道了肯定会产生误会,跟他闹气。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祝老师无辜地说:“我怎么会说出去?我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我又不认识滕非的老婆 — ”

“腾飞?滕教授叫腾飞?”

“你不知道?”

“不知道。这个名字真好,很配他这个人,他还真有点 — 腾飞的味道呢 — ”

祝老师揭发说:“他那个‘非’是‘是非’的‘非’,不是‘腾飞’的‘飞’!”

“不管是哪个非,他都是在腾飞 — ”

“他腾飞个什么?”

“能在美国当教授,还不叫腾飞?”

“哪里是什么教授?只是副教授。美国大学教书的都叫‘教授’,其实只有 full professor 才是教授, associate professor 是副教授, assistant professor 跟我们国内的讲师差不多 — 。如果做个副教授就算腾飞,那我也在腾飞,因为我也是副教授,你家赵亮不也是副教授吗?”

陈霭心说,真的呢,祝老师和赵亮都是副教授,怎么她就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呢?赵亮还可以说是因为知根知底,见惯不惊,但人家祝老师也是在海外做访问学者的人,怎么就一点没有滕教授那种腾飞的感觉呢?她咕噜说:“反正我觉得中国人能在美国大学教书很不简单 — ”

“有什么不简单的?只要在美国读个博士,就能在美国的大学教书。”

“那他起码在美国读了博士嘛。”

“那有什么?如果我专业好点,我也能在美国读个博士 — ”

陈霭觉得祝老师这个“如果”基本就是如而不果,但她不想点穿这一点,便又折回借钱的话题上,叮嘱祝老师别说出去,千叮咛,万嘱咐,直到祝老师脸上露出“你烦不烦啦你?你再不住嘴,我马上就给你泄露出去”的神情,她才胆怯地住了嘴,但她感觉这事已经给她造成了心理创伤,留下了后遗症,使她觉得自己的小命被捏在了祝老师手里。

祝老师吃完饭,也不回家,仍待在陈霭的客厅里闲聊,陈霭原想趁晚上时间记点单词的,人也很累,想早点休息,但她不敢得罪祝老师,只好陪聊。一直聊到小杜打工回来了,祝老师才告辞。

祝老师走了之后,陈霭很想跟小杜谈谈,把自己泄密的事告诉小杜,好让小杜有个防范。但她想了又想,还是没那个勇气去坦白,心存侥幸地想,只要我不得罪祝老师,他应该不会说出去,反正祝老师在这里只有半年时间了,我在这里也只半年,半年之后,两人都走了,万事大吉。

她想起给小张带礼物的事,便给小张打了个电话,告诉他行李拿到了,问他什么时候有空,她好把礼物给他送过去。

小张好像没什么兴致:“算了吧,你没车,怎么送?说起来是你送,其实还不等于要我开车去接你?国内带过来的东西,我知道,没什么用处。你别客气了,带的东西就留着你自己用吧。”

陈霭被噎得一歪,厚着脸皮坚持说:“那怎么行?我不远万里从中国带来的,你怎么可以拒而不收呢?这点面子还是要给老同学的吧?”

小张总算开了恩:“那你明天带到学校去吧,我到你那里去拿 — ”

“你知道 — 我在哪个实验室?你进得了我们实验楼?”

“你放心,我能找到你。十二点吧,明天中午十二点钟,你准时到你们午餐室等我。”

打完电话,陈霭心里有点疙疙瘩瘩。这个小张,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策略?人家好心带礼物给他,他倒像人家带的是坨臭狗屎一样!那个爱理不理屈尊俯就的态度!还十二点正,午餐室,搞得跟地下党接头似的。

嘀咕归嘀咕,上级党的指示还是要照办的。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陈霭准时到午餐室去接头,她按照我党地下工作的原则,没把礼物拿到午餐室去,而是留在实验室,准备到时候见机行事,决不能让礼物落到敌人手中。然后她坐在午餐室里,机警地四下张望,看小张会从那个角落以哪种方式冒出来跟她接头。

等了几分钟,没把我党接头人等来,却等来了一个女特务,看上去是个中国人,三十多岁,瘦瘦的,大概眼睛近视,但又不肯戴眼镜,所以看人的时候总是狠狠眯缝着眼,把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眯缝得像颗核桃。

女特务也不对什么暗号,单刀直入地问:“嗨,你是新来的吧? Ai—Chen ?哪两个字啊?”

陈霭见来人弓着腰,眯着眼,张着嘴,盯着她胸前看,不由得也低头看看了自己胸前,生怕有走光现象,结果发现人家看的是她的 ID 卡,上面有她的英语名字,但没汉语的,便回答说:“是耳东陈,云霭的霭。你呢?”

“我叫兰琪,在 Dr. Zaha (扎哈博士)的实验室工作 — ”

两人拉了一会家常,就看见小张穿着一件皱巴巴的白大褂,提着一个塑料袋上楼来了。小张跟兰琪似乎认识,三个人寒暄了几句,小张就到微波炉上去热饭菜,而陈霭则跑回实验室去拿礼物。等她回到午餐室的时候,兰琪已经不在那里了。

小张热好了饭菜,坐在桌子跟前大口吃着。陈霭看见他饭盒里的内容呈稀泥烂浆状,颜色十分可疑,气味相当怪异,以为是什么新近流行的健康食品,忍不住问:“你这 — 吃的是什么呀?”

小张不好意思地“赫赫”一笑:“都是些剩菜剩饭,不知道多少天了,带到学校来当午餐 — ”

“好吃吗?”

“你开什么玩笑?这种东西能好吃吗?吃不死人就是了。”

陈霭今天的饭菜是分装的,主食仍然是炸酱面,但菜有好几样,都装在一个饭盒里。她把自己装菜的饭盒推到小张跟前:“你尝尝我做的菜 — ”

小张艳羡地看了看陈霭的菜说:“你叫我吃,我可真吃了 — ”

“真吃,真吃,不真吃还怎么的?难道还假装吃吃?”

小张津津有味地吃起来,陈霭见他吃得那么投入,就没再往那里伸筷子,都让给了小张。

吃完饭,小张夸奖说:“你做饭手艺真不错,比我强了不知多少倍 — ”

陈霭被人夸了几句,有点飘飘然,豪爽地说:“那你把饭盒留下,我每天给你带菜过来 — ”

“那怎么好意思?”

“那有什么不好意思的?我做一个人的饭是做,做两个人的饭还是做 — ”

小张又不好意思地“赫赫”笑了几声,说:“麻烦你天天给我带午饭是不行的,如果养成了吃你做的饭菜的习惯,等你老公来了,我就惨了,肯定饿死掉 — ”

“他来了怕什么?我照样可以天天带菜给你。”

“你把你老公说得这么 — 大方?”

“他从
来不管我的事。”

“呵呵,难怪你那时不要我,原来是因为有这么好的人选 — ”

陈霭见小张把陈谷子烂芝麻翻出来了,马上住嘴,借口时间不早了,站起身要走。

小张说:“喂,别慌着走啊,我还要请你帮忙呢。我儿子快过生日了,我想给他开个 party (庆祝会),正想找人帮忙做饭呢。你手艺这么高,我就请你去帮忙怎么样?”

“行啊,只要你瞧得起我的手艺。”

小张走了之后,兰琪又来了:“张凡跟你很熟啊?”

“我们是老同学,最近刚联系上。”

“你这个老同学可有故事呢 — ”

“是吗?”

“你不知道啊?他以前在国内有老婆,还有一个女儿,但他来美国之后,就跟另一个女人好上了,跟他国内的老婆离了婚,女儿也不要了。”

“可是我怎么听说是他老婆不要他了呢?”

“他老婆不要他是事实,但不是国内那个老婆,而是美国这边找的这个老婆。人家年轻,哪里找不到一个比张凡像样的男人?后来就跟一个美国白人跑了。你说这事是不是报应?花心男人就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

兰琪越讲兴头越高,但陈霭渐渐坐不住了,因为她出来吃午饭的时间太长,怕老板知道了会认为她磨洋工,便趁兰琪起身去冲咖啡的空挡,道了声再见,跑回实验室去。

陈霭刚安下心来读了一会论文,她的电脑就“叮咚”一声,跳出一个提示框,说有来自于 feiteng 的电子邮件。她搞糊涂了,谁是“沸腾”?为什么给她发邮件?她瞪眼看了一会,才悟出 feiteng 就是滕教授,连忙点开邮件,只见满篇英文,她看了几遍,才明白滕教授说他看到一则卖床的广告,请她点击下面这个链接,看看喜欢不喜欢那床,如果喜欢的话,他可以开车带她去买床。

她点击了一下滕教授给的链接,看到几张图片,是张单人床,挺漂亮的,像新的一样,她看了看价格,才二十美元,跟一只烤鸭的价格差不多,等于她昨晚吃掉了半张床,难怪祝老师那么心疼,连她自己都心疼起来。半只烤鸭不觉得,但半张床,那可不是个小玩意啊!

她给滕教授回了个电邮,说她挺喜欢那张床,滕教授很快就打电话过来:“我们现在就过去买床吧。”

“现在?我现在还没下班呢。”

“没关系。你要是不敢偷跑,就去跟你老板说一声,她一定会同意的。床是安身立命的大事嘛,床都没有,怎么睡觉?不睡觉怎么搞科研?”

“我刚来,就去请假 — ”

“别怕,没问题的,做老板的都知道要先把职工的生活安排好,才能让职工安心工作 — 。去吧去吧,我在你们实验楼下面等你。”

陈霭没办法了,只好大起胆子去向老板请假,结结巴巴地说了半天才让老板明白了她的意思。

老板果然很体贴:“ Sure, sure. Go, go get the bed. Sorry I didn’t know you don’t have a bed. ”(没问题,没问题,去吧,去买床吧,对不起,我早先不知道你连床都没有 — )

陈霭请准了假,马上打电话通知滕教授,然后脱了白大褂,抓起自己的手提包,跑到楼下去等。她刚站了一会,就看到滕教授那辆银色的 van (面包车)开过来了,停在她跟前。

她上了车,滕教授问:“怎么样?你去请假,你老板没吃了你吧?”

“没有,我老板人太好了 — ”

“你的要求不高哈,只要老板不像周扒皮一样,就是好老板。”

“不光是不像周扒皮,她对人可好呢,这个周末还要为我开欢迎会 — ”

“噢?能不能带 guest (客人)去啊?能带就把我带去 — ”

她有点窘:“那 — 不合适吧?”

“怎么不合适?带我去很丢面子吗?”

“不是,不是,你是教授,带你去怎么会丢面子呢?我是说 —- 你是 — 有家室的人 — ”

“有家室怎么啦?你只是带个 guest 去,又不是带丈夫去,怕什么?”

“但是我怕你 — 夫人会 — 不高兴 — ”

“我去你老板家白吃一顿饭,我夫人为什么要不高兴?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

71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14)

  1. 我怎么可能是沙发呢

  2. 曾几何时啊

    先顶回头逮到机会再细读!

  3. 写的真好。

  4. “他那个‘非’是‘是非’的‘非’,不是‘腾飞’的‘飞’!”

    --难道祝知道关于腾的一些事情(是非)所以这么说来着?

  5. “祝老师,你可不能把这事说出去啊!说出去就麻烦了,借钱的事滕教授没让他夫人知道的,他夫人知道了肯定会产生误会,跟他闹气。你可千万不能说出去啊!”

    –陈霭想弥补,但又多泄露出一点事实:借钱的事,滕教授的夫人不知道,知道了会闹事的。这不是告诉祝老师滕教授的软肋在哪里了吗?:)

  6. 我认为祝老师不会因为陈霭得罪他就向滕教授的夫人告密,因为祝老师并不希望滕教授垮台,他还指望滕教授把孔子学院办起来,把他要到孔子学院来教书的。

    但如果滕教授得罪了祝老师,比如没把他弄到孔子学院来教书,那祝老师就有可能去告密了。

  7. 但谁也不能担保祝老师不会像陈霭一样说漏嘴,不一定是恶意告密,但无疑泄露很有可能。唯一的办法是别把不可告人的秘密告人:)

  8. 呵,腾飞的名字响亮好听,滕非就有故事了,从他说夫人最支持他出去蹭饭到他偷偷借一大笔钱给小杜,好奇他们的关系,不寻常。佩服当初起名“尘埃落定”的朋友啊,这陈霭还好猜一点,后面的男主人公的名字那就太难猜了。

  9. “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丈夫对外人说妻子坏话,别有用心!

  10. “呵呵,难怪你那时不要我,原来是因为有这么好的人选 — ”

    》小张对陈霭没死心。

  11. 陈霭心说,真的呢,祝老师和赵亮都是副教授,怎么她就没觉得他们有什么了不起呢?

    》我也没觉得祝老师赵老师有什么了不起,国内的副教授太好混上了。

  12. 陈霭的饭菜抓住了几个男人的胃啊!:)

  13. 仙人掌王国

    “我去你老板家白吃一顿饭,我夫人为什么要不高兴?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

    —-腾非教授总能理直气壮地说服陈蔼哦……

  14. 新浪网友:

    2009-06-10 22:36:20

    沙发啊

  15. 菁桐时代:

    2009-06-10 22:47:17

    板凳!

  16. 新浪网友:

    2009-06-10 22:58:41

    艾米辛苦了,先发个帖子再慢慢看,我正在重温不懂说将来呢,我都爱上benny了

  17. 新浪网友:

    2009-06-10 22:58:44

    地板

  18. 新浪网友:

    2009-06-10 22:59:01

    小张好像没什么兴致:“算了吧,你没车,怎么送?说起来是你送,其实还不等于要我开车去接你?国内带过来的东西,我知道,没什么用处。你别客气了,带的东西就留着你自己用吧。”

    —-让我想起起致命的温柔里CAROL给她的校友送从国内带的礼物时,她校友的女朋友(老婆)的那表情。好像有点一样

  19. 新浪网友:

    2009-06-10 22:59:18

    地板也不是了

  20. 海风抚面:

    2009-06-10 23:00:50

    怎么感觉小张总是灰头土脸的?

  21. 菁桐时代:

    2009-06-10 23:35:59

    打完电话,陈霭心里有点疙疙瘩瘩。这个小张,说话怎么这么不讲策略?人家好心带礼物给他,他倒像人家带的是坨臭狗屎一样!——小张这人真是极品了,也不知道被什么打击的了!

  22. 菁桐时代:

    2009-06-10 23:38:42

    刚发贴顶的时候,网页没反应,以为没发上去,就又发了一遍“板凳”,结果就造成了两套板凳。不过,好像艾米老师嫌我挤占艾园空间,为了给更多知傻誊地儿,把我一板凳给撤了!呜呜~为什么不撤一套沙发呢?

    博主回复: 2009-06-11 00:29:41

    因为两个“新浪网友“有可能是不同的人。

  23. 菁桐时代:

    2009-06-10 23:47:24

    “把一张如花似玉的小脸眯缝得像颗核桃。”——经典,第一次听人这么说!

  24. 最最喜欢看艾米写的小说,生动流畅且出其不意。我好像是永远也猜不到真正的结果的,所以每次都是看完了才作恍然大悟状。每天都来艾园,即使没有新的章节,重温一下旧的章节同时看看跟的帖子,也是生活的一大乐趣。

    基本上都是潜在水底的,实在是水平相差太远。今天露出头来谢谢艾米, 就是想表达一下真实的心意。

  25. “是耳东陈,和蔼的霭。你呢?”

    –陈霭的霭字应该不是和蔼的蔼字吧?

  26. 艾园果果儿

    202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好看惨了。

    作者:117.59.21.* 2009-6-10 22:14

  27. 曾几何时啊

    “只不过封的是陈霭自己的喉。话刚出口,她就感觉喉咙发干,嗓子发哑,干瞪着祝老师,再说不出第二句话来。”---哈哈,特别理解陈霭此刻的心情,恨不得时光倒转。这种情形在我(们)身上也时有发生呀,当面对类似的被“诬陷”或“误解的情况时,急于澄清,就特容易顾此失彼,说出不该说的话,有的时候甚至刚露了半句话就开始后悔了,可已经是“驷马难追”了。

  28. 曾几何时啊

    “如果做个副教授就算腾飞,那我也在腾飞,因为我也是副教授,你家赵亮不也是副教授吗?”

    ---祝老师的酸葡萄心理开始发酵了。有种感觉,这种心理往往在男性对男性之间好像表现得要更强烈一些。

  29. 曾几何时啊

    “但她感觉这事已经给她造成了心理创伤,留下了后遗症,使她觉得自己的小命被捏在了祝老师手里。”

    ---所以呀,秘密是越少越轻松啊,不管是对有秘密的人,还是被告知秘密的人。当我自己碰到有人要告诉我她自己的秘密,或者别人的秘密的时候,并且要求我千万别说出去,我一般都会让她立即打住,千万别告诉我,我不想受那个累,更不想她说了后悔,下次碰到互相不尴不尬的。

  30. 曾几何时啊

    “但她想了又想,还是没那个勇气去坦白,心存侥幸地想,只要我不得罪祝老师,他应该不会说出去,反正祝老师在这里只有半年时间了,我在这里也只半年,半年之后,两人都走了,万事大吉。”

    ---这估计是个大地雷,陈霭这一心存侥幸,后来可能会是个大麻烦了。

  31. 曾几何时啊

    “他来了怕什么?我照样可以天天带菜给你。” “他从来不管我的事。”

    ---陈霭这两句话可能要造成“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的效果了。

  32. 曾几何时啊

    “你这个老同学可有故事呢 — ”

    ---这个兰琪好像有故事,怎么第一次见面就这么迫不及待的揭小张的底呢?

  33. 曾几何时啊

    “你说这事是不是报应?花心男人就应该得到这样的下场!”

    ---小张是花心男人不一定,但小张经历的感情上的挫折,可能是他现在有点心灰意懒、对待陈霭的态度也是不冷不热的原因之一。

  34. 曾几何时啊

    “别怕,没问题的,做老板的都知道要先把职工的生活安排好,才能让职工安心工作 — 。去吧去吧,我在你们实验楼下面等你。”

    ---腾教授在做老板方面也还是蛮人性化的嘛,明智!

    对待陈霭,也还是一如既往的细致入微,赞一个,到目前为止,很看好这位腾教授。

    有的男人经常以自己对老婆孩子大大咧咧、不管不顾为豪,说什么自己是男人,不该婆婆妈妈的。在我看来,这些男人的思维方式有严重问题,他们要么是没有脑子,要么就是自私,次品一个。

  35. 曾几何时啊

    “噢?能不能带 guest (客人)去啊?能带就把我带去 — ”

    ---藤教授有意识的逃避自己的家庭生活呀,至少说明一点,他的家庭对待他没有很大的吸引力,宁愿在外面耗时间。

  36. 曾几何时啊

    “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看不清楚到底腾教授和他的妻子是个什么状况,这句话怎么理解都可以。 

    这一集,艾米点题了,陈霭腾飞,如艾米以往的题目一样,这个“腾飞”肯定是有多种解释,但感觉无疑腾教授是男主了,要不然,以艾米对题目的讲究,好像不会舍得用他名字来做题目的,期待下集。

  37. 艾园果果儿

    我爱巫婆:

    2009-06-11 07:00:22

    看来会做一手好菜在美国很混得开啊!这位滕非教授的名字实在耐人寻味。

  38. 艾园果果儿

    知傻:

    2009-06-11 07:42:00

    “谁是“沸腾”?为什么给她发邮件?她瞪眼看了一会,才悟出 feiteng 就是滕教授”这滕教授的中英文名字 腾飞 沸腾 感觉都很有起伏啊 :) 佩服艾米连人带事的忽悠才能:) [顶]

  39.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6-11 08:37:36

    “我去你老板家白吃一顿饭,我夫人为什么要不高兴?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

    —-在别的女人面前说自己老婆坏话的男人,陈蔼要小心哦。

  40. 艾园果果儿

    心安处是吾乡:

    2009-06-11 08:42:08

    多谢艾米辛苦并且尤其感谢艾米将句中的英文译成中文,太感动了!荒废英文许多年,也没出过国门,正是许多句子搞不准呢。能不能请艾米以后也将句中的英文译过来呢?谢谢,不好意思。 [嘿嘿]

  41.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6-11 08:42:34

    从文章最后一段看来腾非对陈霭是循序渐进的,一点一点让陈霭习惯接受,而且他很会说服人

  42. 艾园果果儿

    郑千帆:

    2009-06-11 08:48:04

    妙!!!原来《尘埃腾飞》是两个人的名字。

  43. 艾园果果儿

    番茄:

    2009-06-11 09:24:16

    “上级党的指示还是要照办的。第二天中午十二点,陈霭准时到午餐室去接头,她按照我党地下工作的原则,没把礼物拿到午餐室去,而是留在实验室,准备到时候见机行事,决不能让礼物落到敌人手中。然后她坐在午餐室里,机警地四下张望,看小张会从那个角落以哪种方式冒出来跟她接头。”——————————-是象地下党在接头的样子,很搞笑.

    张凡和陈蔼难道是一个学校的吗?

  44.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6-11 10:13:09

    故事好多啊,真让人期待,张凡发生了那么多事;腾教授风趣又热心,好想知道他夫人是个什么样的人;欢迎会上不知还会发生什么故事……

    哎呀,真想看,艾米辛苦了!

  45. 艾园果果儿

    小眉:

    2009-06-11 11:10:39

    腾教授对陈霭不是一般的好,过了头了:)

  46. 红西子:

    2009-06-11 11:35:17 原来陈霭在这里腾飞了。呵呵

  47. 腾教授真的对陈霭很关心,总是惦记着她的生活细节,这说明什么 :)

  48. 最新新发现:

    腾—霭 与 疼—爱

    谐音!

  49. sorry,

    应该是”滕”

  50. “我去你老板家白吃一顿饭,我夫人为什么要不高兴?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

    ==

    滕夫人不爱做饭,做饭难吃,滕教授好像也没有当家庭煮夫的意向.由于从采购清洗,到制作善后清理一切,做顿饭可真是很花时间.有时为了省事,不愿意动菜板儿,我都用剪刀直接把菜剪到锅里:)

    可能没有家务拖累也是滕教授会有这麽多的精力帮助朋友原因之一呢吧.滕夫人自己咋解决吃饭难的问题?很好奇….

  51. 好看!

    好象到处是枪.

  52. 回复静谧海湾的评论:

    “好象到处是枪.”

    就是就是。要是这老些枪都响起来,得把陈霭扬(滕)飞起多高呀:)艾米的故事真好看!

  53.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6-11 15:01:46

    看到滕教授的名字是“滕飞”,也觉得他是男主角了。于是很好奇,艾米打算叫《尘埃落定》的时候,滕教授是不是姓罗?因为书名改了,所以他就改姓滕了?

    另外,觉得滕教授说“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这不是讲老婆坏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54.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6-11 15:26:50

    另外,觉得滕教授说“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这不是讲老婆坏话,只是陈述一个事实。

    也许是为了打消陈的顾虑呢

  55.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6-11 15:36:21

    “我去你老板家白吃一顿饭,我夫人为什么要不高兴?她还可以少做我一顿饭。你放心好了,我夫人最支持我到别人家吃饭的了,因为她最不爱做饭,她做的饭也很难吃 — ”

    ———这话关系好也可以说啊,说明夫人是大女人型的

  56.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6-11 15:37:37

    明天早上就要出发去宁夏、青海六日游了,很期待的行程,只是很挂念陈霭…

  57.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6-11 15:48:01

    推测一下,滕教授的夫人会不会是个性格豪爽、大大咧咧、不拘小节,也不太会关心人的人啊。

  58. 艾园果果儿

    rongrong:

    2009-06-11 17:02:47

    吃完饭,小张夸奖说:“你做饭手艺真不错,比我强了不知多少倍 — ”

    陈霭被人夸了几句,有点飘飘然,豪爽地说:“那你把饭盒留下,我每天给你带菜过来 — ”–

    =====================陈霭就是一副侠女的心肠。喜欢。。。。

  59.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6-11 17:45:38

    好看,故事一下把这么多的人和事推上来,陈蔼有点目不暇接,读者也跟着目不暇接,期待下文,艾米辛苦!

    木耳不在?我开始看到你在百度那儿发的那个有关腾起一片尘埃的预测,觉得匪夷所思,现在觉得很有可能,哈哈,等艾米一一道来.

  60.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6-11 22:06:02

    陈霭看见他饭盒里的内容呈稀泥烂浆状,颜色十分可疑,气味相当怪异,以为是什么新近流行的健康食品,

    咳~~~

    在国外做的一手好菜很吃香啊!

    ——同感!

  61. 艾园果果儿

    203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我讨厌这个祝老师 人品不好

    作者:60.247.97.*

    2009-6-11 11:27

  62. 艾园果果儿

    204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尘埃腾飞 就是陈霭和滕非了 不过到目前为止对这个腾教授的印象还不错 祝老师和小张感觉不合适

    作者:60.247.97.*

    2009-6-11 11:37

  63. “噢?能不能带 guest (客人)去啊?能带就把我带去 — ”

    ==

    假如滕教授说的关于他夫人做饭难吃及鼓励他外出觅食等都是真的话,他这个样子地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会不会也很快加入到陈霭的流动小饭盒食堂里来呢:)

  64. 直到祝老师脸上露出“你烦不烦啦你?你再不住嘴,我马上就给你泄露出去”的神情,她才胆怯地住了嘴,但她感觉这事已经给她造成了心理创伤,留下了后遗症,使她觉得自己的小命被捏在了祝老师手里。

    ==

    当陈霭遇到这种用钱解决不了的问题时,好像就没有那种”只要是能用钱解决的问题,就不是真正的问题”的豪爽劲儿了,没果断地采取预防措施,只祈祷问题会自生自灭.

    祝老师现在还没想到说出秘密对他有啥好处,万一他发现了并好好利用它,陈霭咋办呢?

  65. 祝老师无辜地说:“我怎么会说出去?我说出去对我有什么好处?再说我又不认识滕非的老婆 — ”

    祝老师有一点和陈霭挺像的:就是—很直:)

    不过他的”直”表现在自己不吃亏上,陈霭是在不亏待别人上.

  66. 回复小灰灰的评论:

    把你那个试砸的贴删了,如果是新浪艾园的跟帖,请到新浪艾园反砸。谢谢。

  67.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roger!:)

  68. 实在是喜欢艾米本人和她笔下的人物。今天我一改只潜伏不评论的粽子,上来冒个泡:谢谢艾米辛勤耕耘,更感谢子女教育那几篇,于我犹如醍醐灌顶。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