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15 )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是在跟她开玩笑,还是在说真话,她有点拿不准滕教授,觉得他像个谜,说话好像百无禁忌,但又总是占着理,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她跟他说话有点紧张,但同时又觉得很放松,紧张是因为怕自己听不懂他话里的话,放松是因为他百无禁忌,跟他说什么都不怕损坏中国人民的形象。

她觉得滕教授这次多半是在开玩笑,因为一个堂堂的美国大学副教授,什么样的聚会没参加过?还会央告她带他去参加她老板的 Party (聚会)?于是她也开玩笑说:“行啊,只要你不怕。正好我没车 — ”

“我怕什么?”

“你不怕 — 你夫人 — 我听别人说 — 你夫人 —- 很爱吃醋 — ”

“呵呵,吃醋是夫人的专职嘛,哪个做夫人的不爱吃醋?你不爱吃醋?你不吃说明你不紧张你丈夫,不紧张说明你不爱你丈夫 — ”

如果是别的男人对她说什么爱不爱的,她会觉得很刺耳,会马上找个借口避开,但滕教授这样说,她就不觉得刺耳,只觉得像个 True or False question (正误题),她就只想着如何回答才不会显得傻不拉叽。

扪心自问,她还真没吃过赵亮的醋。以前赵亮做学校团委副书记,得接触多少女生啊!有时吃着饭,就有女生找上门来,说有工作方面的事要跟赵老师商量;有时是女生来约赵亮出去春游,一去一整天,还有女生跟赵亮学吹笛子的,不止一个,但她从来没为这些事吃过醋。

不吃醋就说明她不 — 喜欢赵亮?这好像有点不对头吧?赵亮是她的丈夫,她不喜欢赵亮还能喜欢谁?她不吃醋,是因为不吃醋是一种好品德。但怎么到了滕教授嘴里,不吃醋反而成了一种缺点呢?这不是在鼓励大家都来吃醋吗?

她替自己辩护说:“我不紧张他,并不等于我不 — 喜欢他,只能说我很信任他。夫妻之间,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那就谈不上喜欢 — ”

滕教授呵呵笑起来:“你说的这个‘喜欢’,是不是就是我说的‘爱’?你连‘爱’这个字都说不出口,那还谈得上‘爱’?”

陈霭答不上来,滕教授建议说:“如果你觉得‘爱’字说不出口,你可以用英语说。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中文说不出口的,就用英语说。你跟我可以说英语,这样可以帮助你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 — ”

“是吗?那太好了!我听别人说,要想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最好是跟美国人合租房子,那样就可以强迫自己从早到晚听英语说英语,但我在 BBS 上没找到美国人出租房子的,只好找了个中国人 — ”

“小杜忙得很,你跟她没机会练英语,而且她的英语也不是很地道,还不如跟我练— ”

陈霭喜出望外:“真的?你愿意跟我练英语?”

“我们也不用特意找时间练,在一起的时候尽量多说英语就行了。我们从现在就开始吧!”

滕教授这样一说,陈霭反而开不了口了,红着脸说:“这 — 怎么开始?”

“就从你刚才说的那段非常有哲理性的话开始 — ”

“哪段话?”

“就是‘我不紧张他’那段 — ”

陈霭说了半辈子的话,还从来没人说过她有哲理性,听得最多的,就是说她这人说话很直,但她觉得“说话直”跟“说话有哲理性”放在一起一比,就像贫农王大爷跟美国滕教授放一起比较一样,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嘛。

本着英语口语不练白不练的原则,她试着翻译说:“ I’m not nervous— him, but— it not equal— I don’t like him. I only can say I —confident him— If between husband and wife — ”

陈霭看见滕教授憋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差点一拳擂过去,嘴里嗔道:“你怎么这么坏?人家是当真的 — ”

“我也是当真的 — ”

“你当真的,干嘛要我翻译成英语?”

“我没叫你翻译成英语,我是叫你用英语说出来 — ”

“你是不是觉得我很傻?”

滕教授不笑了,一本正经地说:“我觉得你很聪明,真的,像你这样全凭着自己的本事到美国来的女大夫,我见得还不多 — ”

“是吗?那 — 人家都是怎么到美国来的?”

“大多数是探亲来的,我们 C 大有不少,以前在国内都是医生,因为丈夫出国,她们就办探亲出来了,现在都改了行,在实验室干活,人称‘白老鼠’,有的连 technician (实验员,技术员)都算不上 — ”

陈霭听了很有鹤立鸡群的感觉,但习惯成自然地谦虚说:“我算个什么呀,英语这么差,说话又这么 — 没水平,光惹你笑话 — ”

滕教授很诚恳地说:“你英语也挺不错的,刚来嘛,不可能说得跟土生土长的美国人一样好,但是你敢说,模仿能力强,语感也挺好,你很快就会超过那些来了很多年的中国人 — ”

陈霭正在构思一句更谦虚的话,就听滕教授说:“我觉得你的性格也很 — 可爱 — ,大方自然不做作,我很喜欢你 — 的性格 — 真的。”

这样的表扬陈霭还听得不多,本来想一如既往地反驳,但有点无从下口,滕教授是在说他自己的感觉,她怎么反驳?一反驳不就等于批评滕教授瞎感觉了吗?她百年不遇地没反驳这个表扬,惊奇地发现对表扬不加反驳也不会死人翻船。

滕教授用英语讲了几个他刚到美国时讲英语闹出的笑话,又讲了几个外国人讲中文的笑话,陈霭都听懂了,一路哈哈大笑。

到了卖床的那户人家,才发现卖主是个 C 大应届毕业的女生,修过滕教授的课,看样子对滕教授印象不错,一见买主是滕教授,卖主就坚决不肯收钱了,叫他们喜欢什么就拿什么,说她已经在外州找到了工作,马上要退这边的房子,所有东西都得搬出去,如果能卖几个钱当然最好,卖不出去还得花钱请人来拖走,所以送给滕教授那真是一举两得。

最后,除了那张床,他们还要了一个写字桌,一个放 CD 的架子,几把折叠椅子,加上很多不实用的小摆设,把个 van 塞了个满满当当。

回到陈霭的住处,滕教授帮着把床支好,把写字桌摆好,把 CD 架子放好,调侃说:“有了这个架子,你可以让赵老师多带些盗版 CD 过来了 — ”

“可不敢带盗版 CD ,抓住一张罚一万— ”

“你开始给他们办探亲没有?”

“还才来了几天呢,哪里就能办探亲了?”

“怎么不能?你是 J-1 签证,你家里人办 J-2 ,好办得很。明天我带你去银行开个户头,存些钱在里面,就可以担保他们来探亲了 — ”

“赵亮他又改了主意了 — 他不想出来探亲 — 他想出来读学位 — ”

“噢,那好啊,挺有志气的嘛。嗯 —- 如果他愿意,他可以出来读我的研究生,只要他 GRE 托福什么的上了研究生院定的录取线,我可以保证录取他 — ”

陈霭太高兴了:“真的?他可以读你的研究生?”

“就看他喜欢不喜欢这个专业 — ”

“他肯定喜欢,他说了,只要能出来读学位,他什么专业都喜欢 — ”

“那你叫他好好复习 GRE 托福,你也要想办法留下来,不然的话,等他复习好了考出来,你早回国去了 — ”

“但我 — 怎么留下来?”

“等这个周末去你老板家时我跟她谈谈 —- ”

收拾了一通,把该安的安了,该挂的挂了,该支的支了,该下的下了,滕教授才拍拍双手,满意地说:“这还差不多,像个住人的样子了。”

陈霭自是感激不尽,无以回报,又要以饭相许,但滕教授说:“这顿饭先记在这里,你以后再请我。 今天我请你,我们上餐馆去吃 — ”

“为什么要上餐馆去吃?是嫌我菜做得不好吗?”

“当然不是。今天刚好有个饭局 — ”

“噢,那 — 你今天就去赴饭局吧,等你有空了我再做炸酱面你吃 — ”

“不光是我的饭局,也是你的饭局,国内有人过来考察在 C 大办孔子学院的可行性,我请他们吃顿饭,尽一下东道主之谊 — ”

陈霭不好意思去蹭饭,推辞说:“既然是国内考察人员的饭局,我就不去了吧 — ”

“不行,不行,你一定得去,今天这个面子你一定要给我 — ,我还请了小杜,你们俩一个代表‘汉办’,一个代表 B 大,都是我们申办孔子学院必不可少的人员,今天一定要去的 — ”

“可是我 — 又不是 B 大的人,怎么代表 B 大?”

“你怎么不是 B 大的人呢?你先生是 B 大的,你跟 B 大就有了非同一般的关系 — 。我对中国的‘关系学’作过很深的研究,出版过一本这方面的专著,下次我带一本来送给你 — ”

陈霭见滕教授说得这么学术化,不好再推辞:“那好吧。我就怕吃了你的饭,什么忙也帮不上 — ”

“吃饭就是帮忙。你先收拾打扮一下,我现在得走了,七点左右来接你们两个 — ”

滕教授走了一会,小杜回来了,一回来就扎进浴室洗澡,看样子早就知道今晚赴宴的事。小杜洗完澡出来,看见陈霭,催促说:“你还没开始打扮?时间不早了,滕教授七点就来接我们的,快去打扮吧,把你最漂亮的衣服穿上 — ”

陈霭好奇地问:“为什么要 — 把最漂亮的衣服穿上?”

“国内有人来考察 — ”

“但他们是考察 C 大,这 — 跟 — 我们穿漂亮衣服有什么 — 关系?我怎么觉得有点像 — 做花瓶一样?”

“做花瓶又怎么啦?如果你不想做花瓶,你可以不去,我是要去的。滕教授帮了我那么大的忙,他叫我干什么我都会万死不辞。我 — 这个人是很知恩图报的,受人滴水之恩,当涌泉相报,别说是做花瓶,就是 —- 做 — 什么别的,我也愿意为他做 — ”

陈霭说到“花瓶”,本来有百分之八十是在开玩笑,现在听小杜这么一说,眼睛都瞪圆了:“你的意思是 — ”

“别想那么多意思不意思了,滕教授叫我们去,我们就去,只要能帮上他的忙。我可不像我以前那个 roommate ,不知得了滕教授多少好处,到最后溜得人影都没有了,一点良心都没有 — ”

“谁?小 — 韩?”

“不是她还能是谁?”

“滕教授也帮了 — 小韩很多忙?”

“小韩出国是滕教授帮忙弄出来的,来了之后滕教授又让她做他的助教。她根本就不是学滕教授那个专业的,照理说根本没资格做滕教授的助教,但滕教授千辛万苦地给她搞到了一个助教的名额,还不用她做任何事,就是白拿钱不干活 — ”

“那她干嘛毕业了就 — 跑掉?”

小杜迟疑了一下,机密地说:“这话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传出去 — ”

陈霭差点跳起来告饶:“求求你,求求你,别告诉我小韩的秘密行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会泄密。”但她的好奇心占了上风,终究没把这话说出口。

小杜仿佛得到了陈霭的保密公证一般,体己地说:“其实是小韩的妈妈很喜欢滕教授,当然小韩自己也挺喜欢滕教授,但滕教授是有家室的人,如果她妈妈坚决反对,小韩老早就死了那条心了。既然她妈妈也挺赞成,小韩胆子就更大了 — ”

“那滕教授他 — ”

“小韩说滕教授挺喜欢她,但我觉得她有点吹牛。如果滕教授真的喜欢她,她干嘛要偷偷溜掉呢?”

56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15 )

  1. ding, safa!

  2. 我居然又是沙发?

  3. 打字的功夫就变成老三啦?

  4. 看来滕非的是是非非还真不少啊。喜欢陈霭!!

  5. 一直潜水因为不会发贴,现在会了很想回报amy因为读了很多她的好文章。我是做移民方面工作的,当然只限加拿大,我了解很多留学生做“那种事“的故事,因为我很多客人就是那种人,如果amy还需要这方面素材的话,我可以提供,当然是普遍现象,不会涉及个人隐私的。

  6. ”陈霭差点跳起来告饶:“求求你,求求你,别告诉我小韩的秘密行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会泄密。”但她的好奇心占了上风,终究没把这话说出口。 “

    –陈霭好可爱。 我几天前告诉一个朋友别把他的秘密告诉我,说我肯定会至少跟一个人讲的。他就没告诉我。我很是舒了一口气。

  7. 回复狮子座obm的评论:

    谢谢。如果你有时间,你可以写几个事例,发到我的电子邮件信箱里。

  8. 新浪网友:

    2009-06-12 22:13:39 [回复] [删除]

    sofa

  9. 心安处是吾乡:

    2009-06-12 22:19:13 [回复] [删除]

    板凳!

    第一次这么靠前,激动啊!

  10. #

    angela:

    2009-06-12 22:38:15 [回复] [删除]

    靠前了,不容易啊.每天来等尘埃腾飞,心情也腾飞.不过这个滕非是男主?目前看来难度比较大啊!

  11. 新浪网友:

    2009-06-12 22:38:36 [回复] [删除]

    对腾教授越来越好奇了,似乎故事很多呢。。。。。。。。。。

    祝艾米全家周末愉快!

  12. 木耳:

    2009-06-12 22:44:07 [回复] [删除]

    滕教授真的有夫人吗?有点怀疑。

    滕教授建议说:“如果你觉得‘爱’字说不出口,你可以用英语说。很多人都有这样的习惯,中文说不出口的,就用英语说。你跟我可以说英语,这样可以帮助你提高英语口语和听力 — ”

    —–是不是有点一语双关?这种不经意似的暧昧话不止说一次了。滕教授是个谜。

  13. 新浪网友:

    2009-06-12 22:49:02 [回复] [删除]

    就听滕教授说:“我觉得你的性格也很 — 可爱 — ,大方自然不做作,我很喜欢你 — 的性格 — 真的。”

    —-我也是

  14. 新浪网友:

    2009-06-12 22:50:39 [回复] [删除]

    这个藤教授太让我好奇了

  15. 新浪网友:

    2009-06-12 22:50:59 [回复] [删除]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是在跟她开玩笑,还是在说真话,她有点拿不准滕教授,觉得他像个谜,说话好像百无禁忌,但又总是占着理,让她进也不是,退也不是,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她跟他说话有点紧张,但同时又觉得很放松,紧张是因为怕自己听不懂他话里的话,放松是因为他百无禁忌,跟他说什么都不怕损坏中国人民的形象。

    —-换作是我,也会这样想

  16. 新浪网友:

    2009-06-12 23:06:50 [回复] [删除]

    如果是别的男人对她说什么爱不爱的,她会觉得很刺耳,会马上找个借口避开,但滕教授这样说,她就不觉得刺耳,只觉得像个 True or False question (正误题),她就只想着如何回答才不会显得傻不拉叽。

    —-看来陈大夫也不是一味冒傻气,很聪明的.调整起自己的思维还很快的

  17. 泡泡:

    2009-06-12 23:12:58 [回复] [删除]

    “但她觉得“说话直”跟“说话有哲理性”放在一起一比,就像贫农王大爷跟美国滕教授放一起比较一样,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嘛。”

    —-幽默的比喻:)

  18. 泡泡:

    2009-06-12 23:16:45 [回复] [删除]

    “我觉得你的性格也很 — 可爱 — ,大方自然不做作,我很喜欢你 — 的性格 — 真的。”

    —-艾米用的这几个破折号是暗示腾教授喜欢陈蔼了吧。陈蔼真的很可爱,我是男的也追她:)

  19. “呵呵,吃醋是夫人的专职嘛,哪个做夫人的不爱吃醋?你不爱吃醋?你不吃说明你不紧张你丈夫,不紧张说明你不爱你丈夫 — ”

    》有道理!

  20. 晕了,彻底被小杜的话搞晕了,被艾米忽悠晕了,这腾教授到底何许人也?

  21. 她替自己辩护说:“我不紧张他,并不等于我不 — 喜欢他,只能说我很信任他。夫妻之间,如果连最起码的信任都没有了,那就谈不上喜欢 — ”

    》空话套话:)

  22. 陈霭的这段英语说得太经典了,很好玩,令我想起一个旧同事,她定东西的时候是这样说的:“I want free.”,对方答:“Nothing is free.”“But I need free.One,two,free.Free,free.””Oh,three.OK,”

  23. “陈霭看见滕教授憋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差点一拳擂过去,嘴里嗔道:“你怎么这么坏?人家是当真的 — ”

    –啊。。。风风火火的陈霭跟滕教授撒起娇了,完了,完了,陈霭要陷进去了。

  24. 看来藤教授有帮助女生的习惯。

  25. 曾几何时啊

    陈霭看见滕教授憋不住笑了起来,知道自己闹了笑话,差点一拳擂过去,嘴里嗔道:“你怎么这么坏?人家是当真的 — ”

    ----哈哈,一个“嗔”字,陈霭心思暴露无疑了。 陈霭被这位

    腾教授的神功罩住了,恐怕这个既舒服又隐隐发麻的感觉就如那种Drug Addiction的感觉,会让人欲罢不能的,陈霭在不知不觉中,已经上瘾了。

    “陈霭说了半辈子的话,还从来没人说过她有哲理性”

    ---得到他人的肯定和赞赏,尤其是自己“敬仰”的人,那种感觉是很会让人飘飘然的。 陈霭已经有些飞起来了。

    “我很喜欢你 — 的性格 — 真的”

    —-艾米的破折号,那是一个“妙”啊。这句话不就是说”我很喜欢你 —” 觉得有点太冒失,在加上两个字吗?

    腾教授的人缘是非常的好呀,尤其是在女性同胞这里,买东西有人了送,小韩,小杜都受到他的帮助。对待那些以前帮助过的同胞,可能仅仅的缘于他的热心肠的性格,但是这次对陈霭,腾教授是初次接触就喜欢上了陈霭的性格,为自己喜欢欣赏的人提供帮助,腾教授更是有使不完的劲了。感觉到目前为止,腾教授对陈霭并没有特别的想法,仅仅是因为欣赏她,就特别愿意帮她。

    在生活中,曾经见到过和藤教授在帮助女同胞方面很相似的两个人,都是蛮有故事的人。

  26. 曾几何时啊

    又读了一遍,真的是太好看了。有了艾米的生花妙笔,真实发生的故事要比那些创作出来的故事给人的impact要强大的多得多。就如艾友友说的那样,“两艾的文字改变或丰富了我们很多人的生活”,谢谢艾米。感觉谢谢两个字的分量太轻了。

  27. “我对中国的‘关系学’作过很深的研究,出版过一本这方面的专著,下次我带一本来送给你 — ”

    –看来这位滕教授是真的研究过关系学,各方面的关系都处理得很好。就看夫妻关系如何了:)

  28. “滕教授用英语讲了几个他刚到美国时讲英语闹出的笑话,又讲了几个外国人讲中文的笑话,陈霭都听懂了,一路哈哈大笑。”

    –滕教授很体贴呀,想起《致命的温柔》里的Jason,Carol拉肚子,他也是讲他自己拉肚子的事,借以解除Carol的困窘。

  29. “但我 — 怎么留下来?”

    “等这个周末去你老板家时我跟她谈谈 —- ”

    –滕教授到底是研究过关系学的人,很知道什么是right time, right place, right person.

  30. 这个滕教授与艾米以前写的男主角都不相同,热切关注中。

  31. does this professor really have a live-in, non-divorced wife? Has anyone seen her?

  32. Prof Teng is too thoughtful to be true. He brought this “being considerate” to another level, haha. And he does this, though to a lesser extent, to almost every girl from China, without requesting anything apparent in return. why? why? why?

  33. “以前赵亮做学校团委副书记,得接触多少女生啊!有时吃着饭,就有女生找上门来,说有工作方面的事要跟赵老师商量;有时是女生来约赵亮出去春游,一去一整天,还有女生跟赵亮学吹笛子的,不止一个,但她从来没为这些事吃过醋。 ”

    — 这可是一个不小的埋伏. 有没有可能后来赵亮真的在这方面闹出事来了呢?

    “她百年不遇地没反驳这个表扬,惊奇地发现对表扬不加反驳也不会死人翻船。 ”

    — 笑死我了.

  34. 回复chick的评论:

    Same question here!

  35. 仙人掌王国

    陈霭差点跳起来告饶:“求求你,求求你,别告诉我小韩的秘密行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会泄密。”但她的好奇心占了上风,终究没把这话说出口。

    —-好可爱哦!好奇心会让人掉入”陷阱”

  36.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6-12 23:34:20

    她百年不遇地没反驳这个表扬,惊奇地发现对表扬不加反驳也不会死人翻船。

    ——哈哈~~~

  37.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6-12 23:49:31

    “滕教授真的有夫人吗?有点怀疑。”

    同意!是不是只是一直用来做个挡箭牌?

    对陈蔼那么好,一是他热心助人的性格,二是真心喜欢,只想对她好,不求回报。

    又一个有骑士风度的好男人!

  38. 艾园果果儿

    214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本人愚昧,前几集老觉得陈霭是个傻大姐,这集发现陈其实很聪明.

    作者:59.174.72.*

    2009-6-12 22:31

  39. 艾园果果儿

    215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估计陈霭是“大智若愚”类。

    作者:山楂树根

    2009-6-13 00:03

  40. 陈霭差点跳起来告饶:“求求你,求求你,别告诉我小韩的秘密行不行?你不告诉我,我就不会泄密。” — 哈哈,笑晕

    “她有点拿不准滕教授,觉得他像个谜“ — 有同感,不过目前为止他自己的表现给人的感觉还是很坦诚的。

    “我觉得你的性格也很 — 可爱 — ,大方自然不做作,我很喜欢你 — 的性格 — 真的。” — 藤教授看人还很准,而且他能欣赏陈霭的自然不做作,挺好:)

  41. 大胆猜想:我怎么觉得这滕教授不是情圣而是一个采花高手。

  42. 南山:

    2009-06-13 11:40:15 “她百年不遇地没反驳这个表扬,惊奇地发现对表扬不加反驳也不会死人翻船。

    — 笑死我了,too:))

    博主回复:

    南山:

    2009-06-13 11:41:56 滕教授是个谜。

    博主回复:

    南山:

    2009-06-13 11:43:43 谢谢果果儿翻译跟贴,我可以顺便学习英语:)

  43. 红西子:

    2009-06-13 12:28:53 滕教授很有人缘呢。

  44.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6-13 13:02:08 与红西子同感

  45. 谢谢艾米!一如既往的笑到尾!对藤教授越发好奇!

  46. “呵呵,吃醋是夫人的专职嘛,哪个做夫人的不爱吃醋?你不爱吃醋?你不吃说明你不紧张你丈夫,不紧张说明你不爱你丈夫 — ”

    ==

    从滕教授自己的理论到小杜曾说过他夫人很爱吃醋,看来滕教授是有个很爱他的夫人了。

    陈霭不紧张老公我猜可能因为她的条件较好(经济,工作),以及她可能觉得赵亮会和她有一样观念:认为两人结了婚,就不应该再对别的异性有兴趣了。

    有一对夫妻吵架,丈夫气急了,对妻子说:你嫌我不好,为甚麽不找别人去?妻子实事求是地回答:因为你就像我的一条旧裤衩,虽然又旧又脱线,但新买的也不一定穿得舒服。丈夫听了,心里踏实了。

    可能很多夫妻都有过这种类似“鸡肋”感觉吧:)

  47. 小杜迟疑了一下,机密地说:“这话我只告诉你一个人,你可千万别传出去 — ”

    小杜,兰琪,祝老师,都挺爱告诉陈霭一些八卦,大概她很让人有安全感,不过陈霭身边的定时炸弹也越来越多了:)

  48. 艾园果果儿

    容容:

    2009-06-13 22:37:39

    陈霭自是感激不尽,无以回报,又要以饭相许—————–幽默。。。。

  49. 谢谢艾米!一如既往的笑到尾!对藤教授越发好奇! – zt

  50. 新浪网友:

    2009-06-14 09:03:25 不吃醋就说明她不 — 喜欢赵亮?这好像有点不对头吧?赵亮是她的丈夫,她不喜欢赵亮还能喜欢谁?她不吃醋,是因为不吃醋是一种好品德。但怎么到了滕教授嘴里,不吃醋反而成了一种缺点呢?这不是在鼓励大家都来吃醋吗?

    —-这真是直肠子的典型特征,好像完全没有一般女人七弯八拐的小心眼

    博主回复:

  51. 艾园果果儿

    山楂树根:

    2009-06-14 12:39:47

    看了艾米的小说,一天都可以保持好心情,太幽默了。

  52. 艾园果果儿

    飘丫:

    2009-06-14 23:22:23

    感觉着滕教授身上的故事很多,像一条大河的若干分流。。。真相会越来越清楚还是越发模糊?

    滕教授和他夫人的夫妻关系,小设想下,后文中是不是会会着重描写。。?或是和前面的有个180度大转弯。。?

  53. 谢谢艾米讲这么好的故事给我们看。^_^

    我很少上网看小说的,听人说山楂树好,看了,真是好,后来几个故事追下来,成了艾米的“粉”。不过有的没看下去啊,可能跟我自己的生活背景有关,背景我熟悉的就看,不熟的就看不下去。也很好玩。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