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24)

 

滕夫人正要开讲丈夫的风流韵事,小杜回来了。陈霭听到钥匙伸进锁孔的声音,吓了一跳,两眼不由自主地紧盯着大门,眼前已经浮现出滕夫人跳将上去,揪住小杜的衣领和头发厮打的场景。

而滕夫人为了说话方便,一直是侧身坐在沙发上的,几乎是背对着大门。大概是发现陈霭的眼神不对头,也有点紧张地回过身去看发生了什么事。

陈霭觉得小杜一定认出了滕夫人,因为小杜的神态很不自然,招呼也没打,就钻自己房间去了。但滕夫人似乎并没认出小杜,因为滕夫人压低嗓门问:“这是你 roommate ?我们到你房间去说话吧 — ”

陈霭求之不得,马上转移战场,把瓜子茶壶什么的都搬到自己房间去了。滕夫人帮忙把两个茶杯拿了进去,关上房门,先去上趟洗手间。

就在这短短的几分钟里,陈霭的脑子像跑野马一样,充分发挥了自己的瞎想力,把一切沾边不沾边的女性都想到了,首当其冲是小杜,其次是小韩,她连她老板都没放过,还厚着脸皮想到了她自己,自认瞎想力非常丰富了,哪知道滕夫人上完洗手间出来却爆出一个冷门:“你知道滕非的情人是谁?是他姐姐!”

陈霭感觉浑身鸡皮疙瘩一冒,脱口说:“快别这样说,难听死了!”

“为什么不能这样说?他做的做得,我说的说不得?”

“我的意思是 — 我不是说你 — 说不得 — 我是说 — 我是说 — 这是不可能的事 —- 怎么能跟自己的 — 亲姐姐 — ”

“不是亲姐姐,是领养的 — ”

鸡皮疙瘩下去一半:“哦,领养的?”

“应该说是过继的 — 是滕非的 — 伯伯的女儿。”

下去了的鸡皮疙瘩又冒出来了:“伯伯的女儿?那不是 — 表姐 — 堂 — 堂姐吗?”

“血缘上是堂姐,名份上是姐姐。我婆婆在生滕非之前还生过两个孩子,都没养活,小小的就死了,他们以为这辈子养不出孩子来了,就过继了哥哥的女儿,还过继了弟弟的一个儿子,结果后来又生了滕非,他们说这叫‘抱窝子’ — ”

“我听说过‘抱窝子’的事,不生育的夫妇,如果领养别人的孩子,往往就能生出一个来 — ”

“虽然我公婆生了自己的儿子,但也没把过继的儿女还回去,因为我公公几个兄弟都没他混得好,都是普通工人,孩子又多,养不了,过继的一儿一女就一直跟着我公公婆婆过,所以滕非是跟他姐姐哥哥一个锅里吃饭长大的 — ”

“那难怪他跟哥哥姐姐关系好 — ”

“哼,他跟他姐姐的关系,那可不是一般意义上的好 — ”

陈霭的心又咚咚跳起来,生怕滕夫人讲出什么乌七八糟的事来。

滕夫人说:“他这个姐姐从小就心术不正,总在打滕非的主意,一直到现在都这样,一把年纪了,还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在滕非面前晃,不要脸得很。”

“这 — 可能是你 — 多心了吧?”

“我多心?他姐姐自己都承认以前想嫁给滕非,但因为两人是堂亲,没出五服,又是过继姐弟,嫁不成。但他姐姐就是那种人,自己得不到的东西,也不让别人得到,所以从我跟滕非谈恋爱起,他姐姐就不喜欢我 — ”

“但那是不可能的 — ”

“什么不可能?难道你以为我在撒谎?”

“不是,不是,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 — 滕教授怎么会跟自己的堂姐结婚呢?”

“滕非也知道不可能跟他姐姐结婚,不然就不会跟我结婚了。但他姐姐就把这一切都怪在我头上,从一开始就把我当成眼中钉,肉中刺,挑拨我跟滕非的关系,差点把我们的事挑黄了 — ”

“是吗?她能怎么挑拨?”

“她说我们家是农村的,父母都没文化,跟他们滕家门不当户不对,别看我读了大学,但我骨子里还是个农村妇女,而农村妇女都是不懂道理,不讲道理的人。她说滕非从小就很聪明,会读书,将来前途不可限量,如果滕非跟我结婚,以后差距会越来越大,不会幸福的 — ”

“也许他姐姐 — 就是那么说说,不一定有什么别的意思 — ”

“哼,没有别的意思?那他姐姐为什么从一开始就反对我跟滕非的事?”

“她 — 反对有什么用?你不还是跟滕教授结婚了吗?”

“哼,结婚了又有什么用?我这个婚,就像是三个人的婚姻一样,什么事他姐姐都有份。这么些年了,他姐姐一直阴魂不散,躲都躲不掉,我们搬到哪里,他姐姐就跟到哪里。在 G 大的时候,那就不用说了,他姐姐家就在当地,恨不得个个周末都到我们家来过。后来滕非到 H 大去读研究生,我那时还没调到 H 市去,两夫妻寒暑假才能团聚。可他姐姐倒好,三天两头跑到 H 市去给他做饭洗衣服,比我们夫妻见面都勤。后来我们到了美国,以为这下把他姐姐甩脱了,那知道,他姐姐又跟到美国来了 — ”

“美国也能 — 跟来?”

“所以我说滕非跟他姐姐关系不一般啰!他姐姐一不是大学毕业,二不是专业人才,但滕非就硬要想办法把他姐姐给办到美国来。我不同意,他就跟我闹,闹死闹活,闹到要离婚,硬是闹赢了,把他姐姐给办到美国来了 — ”

“滕教授也许只是看在一家人的份上 — ”

“哼,看在一家人的份上?那他为什么没有拼死拼活把他哥哥办来?”

“也许他哥哥 — 不想出来?也不是每个人都想出国的 — ”

“的确不是每个人都想出国,但他哥哥的厂子老早就垮了,每个月只几百块钱生活费,会不想来美国?就算他哥哥来了美国跟他姐姐一样打工,都比呆在中国强!”

陈霭答不上来了,只开解说:“也许不可能一下子把兄弟姐妹全办到美国来,也许滕教授想到了别的方法支援他哥哥 — ”

这句话像引爆了地雷一般,滕夫人全面爆发:“他当然有办法支援他哥哥,寄钱呗!有事没事都要给他哥哥寄钱,好像我们家里的钱是大水冲来的一样。今天哥哥家要买房子,明天哥哥家要开店子,后天哥哥生病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可以找出几个理由来往他哥哥家寄钱!”

这的确是个问题,陈霭设身处地一想,也挺同情滕夫人。她自己是结婚前就约法三章了,大家都别往自己家里寄钱,但到底赵亮寄没寄,她就不知道了,她也不想知道,因为知道了也没用,白白惹自己生气,干脆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没看见就当没寄的。

滕夫人说到动情之处,眼圈也红了:“你说我这一生亏不亏?我自己家里,哪怕穷得叮当响,我也没偷着寄一分钱回去。以前他姐姐放过话,说我这种农村出身的人,家里就是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所以我一直都硬着气,不往家里寄钱。我爹妈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早就干不动农活,都是我兄弟姐妹养着。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出了国,也就我一个人没寄钱回家 — ”

陈霭越发替滕夫人感到不平了,这怎么行呢?要寄钱两边都寄,要不寄两边都不寄,怎么可以光给一边的亲戚寄钱呢?而且还是比较富的那一方。

滕夫人还有更多的苦水:“还有他的爹妈,一直都是我们养着,滕非宁可他们黑身份,都要让他们跟着我们,一跟就是这么多年 — ”

“滕伯伯滕伯母的身份都黑了?”

“你想想看,探亲最多呆半年,延一次也只能再呆半年。滕非的爹妈在这里呆了多少年了?我儿子多少岁,他们就在这里呆了多少年,哪个探亲的能延这么多年?”

“他们身份黑了?那怎么办?”

“怎么办?滕非有的是办法,他知道他爹妈身份黑了不要紧,等他入了公民,就能办他爹妈移民 —- ”

“那他 —- 爹妈的身份问题都 — 解决了?”

“现在当然解决了 — ,只怪我那时心肠软,如果早点告到移民局去,早就把他们驱逐出境,永远不让进入美国了 — ”

陈霭暗中打了个寒战,夫妻之间到了这种地步,还不如离婚算了。她好奇地问:“既然你 — 这么 — 烦他,怎么不跟他离婚呢?”

“离婚?我才没那么傻呢!他穷得一身屁臭的时候,是我陪着他一路奋斗过来,什么样的苦没吃过?我为他付出了一生,现在刚刚苦尽甘来,我跟他离婚?把他让给那些屁事都没干的小姑娘?没那么好的事!”

陈霭听滕夫人这么一说,也觉得离婚很亏。她好奇地问:“你不是说滕教授跟他姐姐――好的吗?怎么又说是―――小女孩?”

“他自己也知道跟他姐姐结婚是不可能的,他只能暗中跟他姐姐来往,真的要再婚,还得找别人。不过他现在还不敢跟我离婚,因为他妈妈不会同意他离婚的,所以他现在还不敢找年轻的女人,只敢跟他姐姐干裹绵缠。他昨晚肯定是上他姐姐家去了――”

“他姐姐家――就在D市?”

“不在D市还能在哪里?只要滕非在D市,他姐姐就肯定在D市,阴魂不散。”

“但你怎么知道他上他姐姐家去了?说不定 — “

“别说不定了,肯定是在他姐姐家。我们几十年的夫妻了,我还不了解他?他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你不信的话,可以打电话问他。”

陈霭在心里埋怨滕教授:“你这事做得可真糊涂!你怎么能在这种关头上你姐姐家去呢?难道你不怕火上浇油?”

滕夫人说:“我想请你帮个忙,不知道你肯不肯。”

“帮什么忙?只要是我做得到的―――”

“你肯定做得到,我想请你帮我到滕非姐姐家去 — 取证 — ”

“取证?取什么证?”

“当然是他们两个 — 不规矩的证了 — ”

“取 — 取了干什么?”

“不干什么,就是想知道 — 他们到底有没有那事 — ”

陈霭劝解说:“那又何必呢?眼不见心不烦,只要你没亲眼看见,就当没这个事的。就算你取 — 到了证,你也 — 不能把他怎么样 — ”

“不能把他怎么样?那你就小看我了!我可以告到他们学校去,让他身败名裂!”

“他身败名裂,你又有什么好处?”

“他不身败名裂,我又有什么好处?”滕夫人气呼呼地说,“我不能活得这么窝囊,让他跟他姐姐骑到我头上拉屎,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陈霭觉得这事真是万分紧急,她耐住性子等到滕夫人终于说累了,而且见她家只一个单人床,终于告辞离去之后,也不管时间早晚,马上就给滕教授打了个电话:“你 — 是不是在你 — 姐姐那里?”

滕教授问:“ Nancy 去找过你了?”

“ Nancy ?谁?谁是 Nancy? ”

“还有谁?当然是我那母老虎老婆啰。”

听说滕夫人叫 Nancy ,陈霭突然觉得滕夫人的形象一下洋了起来,也难怪,滕夫人是学外语的,当然有英语名字,从滕夫人谈话中带出的几个英语单词来看,滕夫人的英语应该还挺不错的,因为滕夫人的英语说得很像英语,而不像她那栋实验楼的那些中国人一样,说的都是中不中,西不西的英语。

她把 Nancy 找她的过程都告诉了滕教授,嘱咐说:“你要当心,她叫我到你姐姐家取证,我没答应,但她也许会派别人到你姐姐那里取证,到时候告到C大去就糟糕了 — ”

“哼,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太歹毒了?家里的事,动辄就要告到学校去。我看她完全不懂美国的国情,就算我跟我姐姐有什么,学校也不会管。更何况我怎么会跟自己的姐姐 — ”

“我觉得你 — 还是小心点为好,你这几天就别住你姐姐那里了吧,免得惹出麻烦。“

滕教授笑着说:“我不住我姐姐这里住哪里?住你那里行不行?”

“你干嘛不回家呢?不管怎么说,你自己的爹妈 — 还有儿子――都在那个屋顶下吧?”

滕教授沉吟片刻,说:“嗯,你说得对,我听你的,现在就回家去,不是为了她,而是为了我的爹妈和孩子 — ”

62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24)

  1. 看得背脊嗖嗖发凉,入木三分。

  2.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7-01 08:35:17 我就是板凳喽!

    真是搞不明白腾教授到底是怎么回事了,期待谜底。

  3. 我爱故我在:

    2009-07-01 08:56:19 这腾教授到底是咋跟王兰香结的婚啊?

    博主回复:

    我爱故我在:

    2009-07-01 08:57:45 嘻嘻,艾米换了新的全家福的题图呢

  4. 容容:

    2009-07-01 09:09:08 滕夫人说到动情之处,眼圈也红了:“你说我这一生亏不亏?我自己家里,哪怕穷得叮当响,我也没偷着寄一分钱回去。以前他姐姐放过话,说我这种农村出身的人,家里就是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所以我一直都硬着气,不往家里寄钱。我爹妈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早就干不动农活,都是我兄弟姐妹养着。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出了国,也就我一个人没寄钱回家—”

    ===========腾夫人做人有志气,但是就不考虑自己的父母 的感受。要是我的话,就问他姐,你管的着吗?我能挣钱,愿意给我父母,给的那是天经地义,

    博主回复:

    容容:

    2009-07-01 09:20:00 “哼,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太歹毒了?家里的事,动辄就要告到学校去。我看她完全不懂美国的国情,就算我跟我姐姐有什么,学校也不会管。更何况我怎么会跟自己的姐姐—”-------我相信腾教授的话。

  5. summer:

    2009-07-01 09:21:48 从这集来看,滕夫人觉得滕教授只有姐姐一个“情人”,那么先前小杜的话(滕夫人闹上门去那些)就更不可信了。或者,是滕夫人闹到滕非姐姐的门上?但上集滕夫人又说过给滕教授留点面子的话,应该不会闹到让外人知道(陈霭应该是第一个知道的人)。所以说,小杜的话还是不可信。她是听来的,还是有什么动机,估计艾米后面会讲到。先不在这乱猜了。

    再说滕教授的姐姐,还没正式出场,不知道她到底是什么样的人。她和滕教授也许只是姐弟情深,但滕夫人说她讲过想嫁弟弟的话,可能她真对滕教授有过“非份之想”,但滕教授只是有份“恋母情结”在姐姐身上而已。不过,滕夫人这句“你知道滕非的情人是谁?是他姐姐!”,可真是吓了我一跳:)

    到底是什么情况,期待艾米下回分解。

  6. 霜降时:

    2009-07-01 09:37:43 滕家没有婆媳矛盾,却有姑嫂矛盾,而且上升到“情人”的地步了,热闹!

    暂且相信滕非只是姐弟情深 :)

  7. 给父母寄钱这种事跟丈夫商量就行了,为什么因为大姑姐的一句话就不寄钱给父母呢?而且我估计滕教授不会反对,可能王兰香根本就没和他提过。

    看来王兰香婚后过得一直不太顺心,我觉得归根结底是观念活法不同导致的。

    “离婚?我才没那么傻呢!他穷得一身屁臭的时候,是我陪着他一路奋斗过来,什么样的苦没吃过?我为他付出了一生,现在刚刚苦尽甘来,我跟他离婚?把他让给那些屁事都没干的小姑娘?没那么好的事!”——————————————————

    我觉得把不幸福没有爱的婚姻维持下去才是傻,一段婚姻,双方都付出了各自的青春时光,亏不亏都是自己的选择

  8. 海风抚面:

    2009-07-01 10:12:56 唉,腾夫人也挺可悲的,

    她的性格也确实不怎么可爱,

    腾非不是很爱她,

    怎么就娶了她呢

  9. nrforest:

    2009-07-01 10:13:10 滕教授从神坛走下人间,原来也有这么多难念的经。

    陈霭非常可爱,我是个女的都要爱上她了。一颗善良的心。

  10. 南山:

    2009-07-01 10:41:12 “滕夫人说到动情之处,眼圈也红了:“你说我这一生亏不亏?我自己家里,哪怕穷得叮当响,我也没偷着寄一分钱回去。以前他姐姐放过话,说我这种农村出身的人,家里就是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所以我一直都硬着气,不往家里寄钱。我爹妈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早就干不动农活,都是我兄弟姐妹养着。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出了国,也就我一个人没寄钱回家—”

    —-我一点也不同情滕夫人了,做人怎么可以这样?为了所谓的硬气,就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的老父母?

    我开始同情老滕了!

  11. 木耳:

    2009-07-01 10:46:48 滕夫人说到动情之处,眼圈也红了:“你说我这一生亏不亏?我自己家里,哪怕穷得叮当响,我也没偷着寄一分钱回去。以前他姐姐放过话,说我这种农村出身的人,家里就是无底洞,永远都填不满,所以我一直都硬着气,不往家里寄钱。我爹妈也都是七八十岁的人了,早就干不动农活,都是我兄弟姐妹养着。我们家就我一个人出了国,也就我一个人没寄钱回家—”

    滕夫人气呼呼地说,“我不能活得这么窝囊,让他跟他姐姐骑到我头上拉屎,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们好过!”“不能把他怎么样?那你就小看我了!我可以告到他们学校去,让他身败名裂!”

    ——–王兰香真冷酷。

  12. 小眉:

    2009-07-01 10:57:28 清官难断家务事咯,分不出应该同情哪个啦:(

  13. 艾园果果儿:

    2009-07-01 11:09:43 好看!钻进时间隧道里的感觉真棒!几天前有网友说艾米是个从未来过来的人(大意如此),我深有同感。不仅如此,我觉得通灵的艾米仿佛已经在这个世界住过好几辈子了。:)所以艾米既是从远古来的人也是从将来来的人,那这是不是证明了时间是个圆形物体? :)

  14. 引人入胜。下面会。。。??

  15. 律吕调阳:

    2009-07-01 11:10:24 这集有点象肥皂剧.好逗啊…

    “所以他现在还不敢找年轻的女人,只敢跟他姐姐干裹绵缠。”腾夫人想象丰富又有戏剧性..

    “我不同意,他就跟我闹,闹死闹活,闹到要离婚,硬是闹赢了,把他姐姐给办到美国来了” 真难想象这个外表光鲜的腾教授怎样象女人一样闹离婚…..

    “我不住我姐姐这里住哪里?住你那里行不行?”腾教授是个暧昧高手,处处留情..

  16. 艾园果果儿:

    2009-07-01 11:11:29 今天这集中滕教授和姐姐可能有暧昧关系真是一个大大的意外。有人猜到吗? :)

    期盼下集。被艾米忽悠得晕头转向要去睡觉了。:)

    博主回复:

    艾园果果儿:

    2009-07-01 11:22:55 滕夫人说话很有特色:

    他穷得一身屁臭的时候

    把他让给那些屁事都没干的小姑娘?

    他尾巴一翘,我就知道他要拉什么屎。

    我不能活得这么窝囊,让他跟他姐姐骑到我头上拉屎,

    还有22集的:

    花二十块钱买两个柚子,吃了去死啊?

    如果陈霭和腾非以后真的好起来了,腾夫人晓得了,不知道到那时她会说些什么话。。。

  17. 南山:

    2009-07-01 11:25:16 木耳,握手:)

    谢谢果果儿,23集的那些跟贴很精彩,好像没看到bbb~,asalways的,但是看其它人的跟贴,好像她们是有跟贴的:)

  18. 朵儿的幸福家庭:

    2009-07-01 11:34:31 其实腾教授姐姐说得对,门不当户不对,代表的并不是说一定要嫌贫爱富,城市与农村的差别,最重要是思维方式不一样。滕夫人能够为了大姑子的一句话就不给家里寄一分钱,是不是觉得:1、嫁到腾家来,就是腾家的人了,挣了钱确实也不该给娘家。(?)2、家里给人看不起,就一定要争口气,不让人瞧不起。 这样的做法让我对她与父母的感情深厚程度也存个疑。这样的思维方式与腾教授肯定不一致。

    此外,就此事她是否和丈夫很好的沟通过?看腾教授的为人处世,岳父岳母但凡有需要,老婆提出来,他会表示反对吗?思维方式不一样,如果不沟通就更加没有共同语言了。

    “离婚?我才没那么傻呢!他穷得一身屁臭的时候,是我陪着他一路奋斗过来,什么样的苦没吃过?我为他付出了一生,现在刚刚苦尽甘来,我跟他离婚?把他让给那些屁事都没干的小姑娘?没那么好的事!”—————————————————— 感觉这是典型的老一辈(至少是六、七十年代)的思维方式,如果就为了让对方难受,浪费自己的时间(就算不是青春了,比起垂垂老矣的时候,总是年轻的、美好的),那这一辈子才真是亏了。

    之前有网友评价过 要是滕夫人和祝教授一家子,就合适了———实在是非常认同。家务事经常是没有谁对谁错的,思维方式不一致,就容易吵架,要是再不多沟通相互理解,这日子过得就不合拍了。

    读到这里,按照我的感受,腾教授是没有情人的,就是和姐姐关系好而已。滕夫人由于出身农村,自尊心会更强,生怕别人瞧不起。滕教授姐姐一席话,深深烙在她心上,让她在婚姻生活中更加敏感,藤姐姐当年一句玩笑话 说要嫁给弟弟,她就当真了、记住了,她后来就戴上了有色眼镜看待腾家的姐弟感情(腾教授也够笨的,还把姐姐反对他们结婚的话传给她)。

    呵呵 且听下回分解吧!

  19. 水中君:

    2009-07-01 12:44:18 滕非姐姐说得对!差距太大了,怎么可能幸福呢!

  20. 新浪网友:

    2009-07-01 12:52:35 滕夫人还是国内的想法:有事找单位领导。殊不知在美国,只要不犯法,单位领导是

    不会理私人事的。就算犯了法,单位也只会报警,不会私下处理。

  21. 诺小妖:

    2009-07-01 12:56:33 我看这夫妻俩确实是门不当户不对呀,象一对仇人似的。腾夫人越是这样子,说不定反而促成这二位。

  22. 小灰灰:

    2009-07-01 14:46:06 故事发掘出了两种女人不离婚耗下去的理由:

    1.陈霭的是:虽然感情上已不需要对方了,但怕人笑话,不想重蹈妈妈的覆辙。

    2.王兰香的是:虽然不怕谁笑话,但怕便宜了别人(滕非和他的情人)。

    都该离,因为感情已死亡,继续下去就只有煎熬,没有享受了。

    博主回复:

    小灰灰:

    2009-07-01 14:47:30 王兰香过去总抱怨丈夫这那的,现在她又明显暴露出她懂滕非很优很抢手,那她为啥又好像处处能压滕非一头呢?我猜滕非是为了两个小孩儿(离了孩子归母亲)才让着她,同时也为了自己的父母能和孙子们团圆。

    我觉得王兰香绝对做得出来告发的事儿。不想养滕非的父母,既不考虑孩子见不到爷爷奶奶的感受,也不考虑丈夫不能尽孝的感受,只顾对自己有利就行,貌似大义灭亲很诚实,却很没人性。

  23. 新浪网友:

    2009-07-01 14:50:06 觉得这个藤夫人有些蹊跷,她想引开陈霭的注意力吧,自己的老公还能不了解得八九分的,扯出这一啪啦来往腾飞身上浇,让陈霭讨厌藤教授

  24. 小灰灰:

    2009-07-01 15:21:06 生活中的确存在王兰香这样俗话称为狠角色的女人:

    像个随时都会炸响的地雷,谁一旦与她的利益有冲突,就炸谁,陈霭可得离她远点啊!

  25. 泡泡:

    2009-07-01 15:25:26 “我一点也不同情滕夫人了,做人怎么可以这样?为了所谓的硬气,就一点也不怜惜自己的老父母?

    我开始同情老滕了!”

    —-同意。藤夫人心确实有点狠,她现在跟腾非在一起不是为爱而是为了不吃亏,殊不知把生命耗在这样的婚姻里也是损人不利己的,还为了“硬气”不孝顺父母,觉得藤夫人挺可悲的。

    南山,给你发了纸条,请查收。

  26. 新浪网友:

    2009-07-01 15:28:14 如果关于腾飞这些gossip都是事实,那么男人走到这一步,有可能也很无奈吧。人心都是肉长的,自己的家回不回都一样,于是到处寻找温暖,乱投怀抱。不过觉得腾飞对陈霭像是来真的

  27. L123:

    2009-07-01 15:32:28 我倒挺同情腾太太的,她说的那也是气话,可能处理问题的时候没顾及到腾的面子,但她确确实实是在为这个家在辛苦打工,省钱也是为了这个家,至少大方向是好的。

    腾教授的一些做法我倒不是很喜欢,比如宁愿跟陈霭去她老板家吃饭,不回家陪老人老婆和儿子,背着家里借钱给其他人(?)等等这些都不是好丈夫的做法。

    ——-说的好,执子之手偕老

    而且腾非知道腾太太不愿离婚就经常用离婚来胁迫自己的太太:让太太去读他想让她读的书、让太太同意他给自已的姐姐办移民。这多让做妻子的伤心!

  28. 新浪网友:

    2009-07-01 17:00:57 腾非看来是个暧昧的男人,但他确实喜欢陈霭,因为陈劝他回家他就听她的。陈霭是个直肠子没什么心机的人,也反映她打心眼里替腾着急,已经喜欢上腾不是一星半点了。且看艾米分解。

    越来越精彩了,虽然隔一天就一集,胃口吊得还是有点难受。

  29. 我爱巫婆:

    2009-07-01 17:29:54 我倒没觉得滕教授有多优秀,反而觉得他是情场鬼见愁:)至于滕太太嘛,思想老、脾气倔、嘴巴狠,虽然不讨人喜欢可也是事出有因的。她的性格跟滕教授没有给她足够的安全感有关,其实縢太太是很在乎滕教授的,要不滕太太不会这么痛苦、偏执得以为腾飞和他姐姐有暧昧关系。哎,因果因果,也许滕教授这么受欢迎,导致滕太太强烈的危机感?我真觉得滕教授要是离婚不见得找的新太太比滕夫人强,像縢夫人这么能吃苦耐劳的好太太确实是滕教授需要的,尽管滕教授自己不觉得。我认为这个滕教授只有滕太太才受得了,有几个女人愿意忍受自己的老公和婚外的的女人玩暧昧?滕教授和腾夫人两人谁也别嫌弃谁,都有毛病。要是滕教授戒掉暧昧癖,说不定滕夫人这些毛病就不治而愈了。

    不过艾米很会翻烧饼,往往情节是峰回路转,卓越不是和那个阿姨有染吗?也许滕教授真的和他姐姐有什么特别的关系呢?拭目以待。

  30. 秀雨清荷:

    2009-07-01 19:33:34 嗯,看了这集,我也想了好多。

    我觉得这个故事里面发生的事情,在现实家庭里,肯定或多或少会有相似事情存在。

    因为实际中并没有真正跟滕夫人有过接触,所以也只还是分析:

    1.我认为,腾夫人的满腹埋怨不是针对自己需要出去辛苦拼命的打两份工,而是觉得她的丈夫对她的劳动成果太不尊重了,而且,也不知道珍惜、维护她的劳动所得。就是因为自己体会到付出的艰辛,才觉得钱来得不容易,所以就痛恨滕教授的大手大脚。她也不一定真正有多么抠门,把钱看的有多重。打个比喻,滕夫人把自己付出努力辛苦挣来的钱当成了自己辛苦生下来的孩子,有一种本能的老母鸡护驾的感觉。:)

    所以,滕夫人的这种牢骚、满腹委屈,我认为有点人之常情,可以理解。

    2.如果从另一个角度思考,以滕教授的经济收入来衡量,滕夫人如果不这么拼命的打工,把自己从这种苦日子的状况中解放出来,是不是真的就供不上房子?孩子读不起好学校?上不了特长班?

    也就是说,腾夫人有没有把自己在家里的作用做了过高的估计?

    按理说,腾教授这样的人,也不会对家庭那么缺乏责任心,如果真的滕夫人不这么打工,那房子、孩子的事情滕教授就真的不管或者负担不起吗?

    所以我想是不是滕夫人把自己逼得太狠了,给自己设置的目标太多,压力太大?过高估计了自己在家庭中的作用,一厢情愿的把自己弄得像个发条,只知道自己一直往前冲,埋头苦干,而忽略了身边人的感受。时间长了,就把自己弄成了一个不会享受生活的怨妇。

    而且,我觉得滕夫人还可能是这样一种人:对自己要求高,而且以对自己要求的标准来要求别人。她可能会这么想:我都能这么做,我都能做到这样,你凭什么不能?!呵呵,孰不知,每个人的人生观、价值观等会有不同的。:)

    博主回复:

    秀雨清荷:

    2009-07-01 19:33:46 3.滕夫人不给老家父母寄钱的问题,原因她自己已经解释,我觉得不能简单的评价她心狠。

    她并不是不想给父母寄钱,只是争一口气。

    从她的话里来看,她自己对她的这种做法也很不赞同,对父母充满了内疚。

    她的这种举动可能跟她的性格有关,但是一个人性格的成因又涉及到家庭背景、成长经历、周围环境等多个因素,如果撇开这些因素,只对她的举动来评价她心狠,我认为不客观。

    4.至于滕教授,目前我认为他是一个在事业上很有事业心,很上进的那种人,有自己追求的理想和希望实现的梦想和抱负。是一个事业上的追梦人,但具备一个自由的灵魂,不想被生活的琐事所羁绊,所拘束。现在看来,他不一定真的花心,而是也在寻找灵魂上的知己和心灵上的依靠。

  31. zhuzhu2005:

    2009-07-01 20:47:00 被艾米忽悠了这些年,烧饼就不知被翻了多少回了。在艾米故事连载中,我一向也不大敢预测个什么,说不准小丫头就变风向呢:)现在,我凑趣且大着胆子猜测一下:

    1. 我猜滕夫人可能当年使了什么手段,把老滕弄进了婚姻。她欣赏和喜欢老滕的角度以及方式和老滕ENJOY的很不相同。所谓活法不一样吧。不论老滕和陈霭将来怎样,如果滕夫人本性不改的话,她和老滕这婚很可能早晚都是个离的。

    2. 以前艾米的故事里的有些男配是很恶毒的,如李兵。没准儿这次艾米会写个很不懂道理的女配(恶女?)— 就是这位滕夫人。从滕夫人的言词看,我没看出她好像有什么做人底线。所谓“没有最低,只有更底”?:)

    我也瞎想力丰富一下,不过还是比滕夫人和陈霭逊色的:))

  32. zhuzhu2005:

    2009-07-01 21:14:18 [回复] [删除] 再来灌一瓢水:)

    我觉得读艾米的故事是很能见识人心人性的。我感觉这个故事目前还在铺垫阶段,能够充分展示故事人物的人心和人性的高潮事件还没到来。

    艾米已出书的那些故事里,都渗透着大爱和人文关怀。在我看来,这种大爱和对生命的关怀就好比是现代民主和公民社会的根茎和萌芽。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读懂了艾米的故事,认可了这种大爱和艾米的活法,那中国的现代民主和文明才会有了赖以生存的土壤。

    所以我也想请求认可这种大爱和艾米活法的人多多发言,守护艾园也许不仅仅是守护自己的网络和精神家园,也许这个行为本身的辐射力和意义远远不限于此。

  33. “他当然有办法支援他哥哥,寄钱呗!有事没事都要给他哥哥寄钱,好像我们家里的钱是大水冲来的一样。今天哥哥家要买房子,明天哥哥家要开店子,后天哥哥生病 — 一年三百六十五天,天天都可以找出几个理由来往他哥哥家寄钱!”

    ——觉得给哥哥寄钱可能是一个借口,大概都花在了小杜、小韩这样的女性身上。

    另外,不相信滕和堂姐有什么不正常的关系,有很多大姑子很爱管弟弟弟媳的家事,只是一种关爱,虽然有点过分。以陈霭那种母爱大放的性格,如果她有弟弟的话,估计也会像滕姐一样,时不时地会跑过去给人家洗衣做饭的。

  34. Dr. Teng is not a responsible man. Marriage means some commitment. No one forced him to marry Nancy in the first place and he should try his best to make it work. She deserves some respect for her hard work. At least, she gave births to two boys and lived with his parents for so many years, and watched him sponsor his relatives frequently. So far, we haven’t seen how he cared about her or her family. It feels demeaning to call one’s wife “mu lao hu” in front of another female. Also, escaping from his own house after a fight seems so “not manly”. It’s often the woman who ran to her parent’s house and waited to be called/collected back. It’s hard to imagine Teng and Wang still have any intimate relationship in bed. Why would she feel suspicious if she could feel loved? If he’s given up or never loved her, he should take action accordingly. Victimizing himself with being trapped with a “bad wife” or persisting parents seems lame excuses for his irresponsibility.

  35. ”守护艾园也许不仅仅是守护自己的网络和精神家园,也许这个行为本身的辐射力和意义远远不限于此。“

    —-很同意这句话。世界从来都是由一小部分人改变的。。。

  36. ”以陈霭那种母爱大放的性格,如果她有弟弟的话,估计也会像滕姐一样,时不时地会跑过去给人家洗衣做饭的。“

    —-也许滕非喜欢陈霭的原因之一就是因为陈霭让滕非想起姐姐了。读《尘埃腾飞》到现在总觉得滕对陈有些见面熟,也许这是个很大的原因。

  37. 很多婚姻都是已经死亡的婚姻,我们外人可能总想着如果丈夫这样这样的话,如果妻子那样那样的话,这个婚姻就会得到拯救,就会幸福起来。

    但事实是:丈夫他不愿意这样这样,妻子她不愿意那样那样。如果愿意,他们老早就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

  38.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Very good point. That’s true

  39. 但死亡的婚姻并不一定就会解体,说婚姻死亡,意思是没有改进的可能,没有重新焕发生机的可能,但要解体,还需要很多其他的动因。

    一个死亡的婚姻,如果没有一个更好的婚姻等在那里,往往并不会解体,因为夫妻都知道解体之后是更死亡的前景。但如果有那么一个美好未来(的影子)在那里晃荡,死亡的婚姻就很容易解体了。

    滕教授这么多年都没离婚,可能是因为没有美好的前景,现在他开始看到那个美好的前景了,他的死亡婚姻要开始解体了。

  40. 经常看到这样的故事:两夫妻闹到离婚的地步了,马上就要去办手续了,结果两个人因一点温馨小事(比如丈夫叮嘱妻子按时吃药,或者妻子拿出这些年来的家庭收支账目等),两人突然认识到对方的好处,于是打消离婚念头。

    这种故事很煽情,我相信世界上也的确有,但那只说明他们的婚姻还没有真正死亡,只是气头上决定离婚而已。真正死亡了的婚姻,是不会因为一件温馨小事就重生的。难道在漫长的婚姻当中,丈夫从来没叮嘱过妻子按时吃药?如果他从来没有过,那么你可以肯定,和好之后,他又会变成原来的样子:)

  41. 已经死亡的婚姻,需不需要解脱掉?很多人(从理论上)都认为应该立即解脱,便于寻找新的幸福。有的人也付诸实践,真的立即解脱了。但很可能他们发现解脱后生活也不幸福,于是后悔离婚。

    还有的解脱之后,跟自己早就心仪或者后来心仪的人结了婚,但发现也不比上次婚姻强多少:)

    这都是非常可能的事,因为解脱死亡婚姻本身并不能保证就一定能建立一个新的不死亡的婚姻。

    滕王二人,跟陈赵二人一样,都是死亡婚姻,谁也别想改造对方,谁也不愿意被对方改造,谁都不会为了对方改进自己。

  42. 藤太太是个可怜又可恨的人,可悲的是她本人一点没这个意识。腾教授有些事情可能做点不是太妥当,但身陷这样的婚姻关系里,他又能怎么办,改变自己顺从太太?希望他能早日从这样的婚姻关系里脱身出来,不管最终是不是和陈霭在一起。

    天天等着看艾米的故事,心甘情愿的接受艾米的忽悠,乐在其中。

  43. 陈霭没什么立场,对每个人都支持,都同情:)

  44. 陈霭也很容易听信别人的话,滕夫人一说,她信滕夫人的。滕教授一说,她信滕教授的:)

  45. 我认识好几个像陈霭这样的人,大好人,但传话传得特别快,有时能帮很大忙,有时能惹很大祸,都是出于好心:)。我们中间流传这样一句话:这话你可千万别告诉某某。某某就是我们这里的陈霭:)

  46. 艾园果果儿

    艾园果果儿:

    2009-07-01 11:42:50

    回南山:

    我都转了的,你没仔细看。 :)bbb~和asalwasy分别跟了一个贴。asalways的贴我还翻译了的。bbb~的贴被二月三全文引用,所以我就只转了二月三的。

    两个帖子都在下面。

    艾园果果儿:

    2009-06-30 11:35:13

    译:这是滕夫人有那么多抱怨的原因吗?因为她知道滕教授有第三者?

    asalways 评论于:2009-06-29 18:05:39 [回复评论]

    hmmm… is that why Mrs. Teng has so many complaints…she knows Prof. Teng’s “No. 3”?

    艾园果果儿:

    2009-07-01 06:33:23

    二月三 评论于:2009-06-30 11:39:10 [回复评论]

    回复bbb~的评论:

    “还是不看好滕教授。如果他喜欢陈霭,怎么舍得每个周末雇来当御厨,又看不出陈霭并不enjoy搓麻?如果他不喜欢陈霭,就更莫名其妙了。腾夫人和赵亮倒都挺自以为是的,自我感觉好得很。不知道来真格的会怎么样,赵亮会不会变成李兵了。”

    –同意,同意,也不看好滕。

  47. 艾园果果儿

    zhuzhu2005:

    2009-07-01 21:14:18

    再来灌一瓢水:)

    我觉得读艾米的故事是很能见识人心人性的。我感觉这个故事目前还在铺垫阶段,能够充分展示故事人物的人心和人性的高潮事件还没到来。

    艾米已出书的那些故事里,都渗透着大爱和人文关怀。在我看来,这种大爱和对生命的关怀就好比是现代民主和公民社会的根茎和萌芽。如果越来越多的人读懂了艾米的故事,认可了这种大爱和艾米的活法,那中国的现代民主和文明才会有了赖以生存的土壤。

    所以我也想请求认可这种大爱和艾米活法的人多多发言,守护艾园也许不仅仅是守护自己的网络和精神家园,也许这个行为本身的辐射力和意义远远不限于此。

    博主回复: 2009-07-01 22:25:27

    说得好!

  48. 艾园果果儿

    曾经沧海:

    2009-07-01 21:36:48

    扑朔迷离

    局中有局!

    太精彩了!

  49. 艾园果果儿

    小灰灰:

    2009-07-01 21:38:52

    当一个考虑自己较多的人遇到与自己利益有冲突的事情时,通常会牺牲他人保全自己。

    我认为王兰香是为了保住自己的婚姻才没给家人接济,以此证明给滕家人看的。她是这么做最大的得益人,而不是滕家。

    同理,她说心软没告发滕父母也没实事求是,因为滕父母若是被遣送回国,滕非就肯定会离婚,这也违背了她想保住婚姻的初衷。而且我猜如果她告发了,她作为违了法的邀请人的配偶,她签证也受影响吧,所以还是为了自己。

  50. 艾园果果儿

    385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辛苦辛苦!谢谢!谢谢!这两天看得过瘾。

    心痛陈霭,滕太太好恐怖,离她远点为妙。

    作者:清风白云飘 2009-7-1 12:01

  51. 害人(腾教授)之心不可有,防人(陈霭)之心不可无。这会王兰香有“罪癌”了。离她自己定义的幸福越来越远了。

  52. 王兰香is too evil.同情老滕一把。

    陈霭对老滕是情不自尽的关爱。常人这时躲还来不及呢。

  53.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7-02 09:03:53

    谢谢果果儿搬砖:)这一阵可辛苦你了,

    艾友友分析的真好!

  54. 艾园果果儿

    L123:

    2009-07-02 09:15:50

    有些丈夫知道妻子不愿意离婚就放肆地在外面招三惹四,他自个也不愿离婚,当觉得危险时(会危害婚姻时)就会逃,有时甚至抬出”母老虎”来吓人.腾非是这样的人吗?

  55. 艾园果果儿

    容容:

    2009-07-02 09:41:18

    2009-07-02 07:05:41 艾友友 评论于:2009-07-01 09:26:50 [回复评论]

    很多婚姻都是已经死亡的婚姻,我们外人可能总想着如果丈夫这样这样的话,如果妻子那样那样的话,这个婚姻就会得到拯救,就会幸福起来。

    但事实是:丈夫他不愿意这样这样,妻子她不愿意那样那样。如果愿意,他们老早就这样这样,那样那样了。

    ———————实在是太精辟了。

  56.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7-02 11:30:34

    看艾友友老师的评论实在是一种享受。

  57. 艾园果果儿

    艾园果果儿:

    2009-07-02 12:19:07

    yuna_1979,不辛苦,其实我挺喜欢搬的,因为知道艾园人喜欢看。曾经有个很有智慧的人告诉过我只要做好每一件事,不管它再小,都会是一种享受。的确如此。更何况这是在帮艾园人做事。

  58. 艾米的忽悠真精彩

    艾友友分析的真好!zt

  59. 我个人不是很喜欢腾非(赶紧带上头盔)。对一个刚认识的已婚女人这么aggressive地挑逗,总不是什么好作为(可能我太老太old fasion了)。对藤夫人我还是有几分同情。腾非好像从头也没爱过她。而她至少爱过他虽然方法不对。一个人长期得不到爱有时人会go crazy也会变恶毒。在我身边就有类似的例子。

  60. 仙人掌王国

    “他不身败名裂,我又有什么好处?”滕夫人气呼呼地说,“我不能活得这么窝囊,让他跟他姐姐骑到我头上拉屎,他们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们好过!”

    —-感觉腾夫人心态常年扭曲,终于爆发,由爱生仇……

    “哼,你说这个女人是不是太歹毒了?家里的事,动辄就要告到学校去。我看她完全不懂美国的国情,就算我跟我姐姐有什么,学校也不会管。更何况我怎么会跟自己的姐姐 —

    —-腾教授对腾夫人咬牙切齿,这对夫妻早晚分手已成定局啦

    —-艾米写得太生动了!喜欢

  61. 艾园果果儿

    笑语点点:

    2009-07-02 14:57:06

    友友老师的评论太精辟了!

  62. 艾园果果儿

    388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越来越精彩了!艾米真棒!期待中!

    作者:218.1.170.* 2009-7-2 18:14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