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27)

陈霭经常替人拿主意,但如果是她自己的事,她倒宁愿别人替她拿主意,越重大的事情就越是如此。上大学是她父母替她拿的主意,读什么专业,报哪个学校,都是父母老早就定下了的。谈恋爱是赵亮拿的主意,结婚是赵亮和双方父母拿的主意。

这次申请博士后职位,可以说是她一生中最不得了的事,堪称国际大事,虽说滕教授帮她拿了主意,但在揭晓之前,她仍然不停地问这个讨主意,问那个讨主意,仿佛如果人人都说她能拿到这个工作,那她就一定能拿到这个工作一样。

但“人人”偏偏不那么配合。

祝老师听说这事后,泼冷水说:“你别对这事做太大指望,你没博士学位,按道理就不能做博士后

“我也知道自己不够格,但滕教授他一定要我申请博士后

“哼,滕非!这个人啊,我真不知道说他什么好,说话办事都不踏实,就爱哒哒嘀,乱许诺,到最后根本不能实现。”

“他许了什么诺没实现?”

“他说让我在孔子学院教书,现在我访问学者的期限都快满了,教书的事还连影子都没有。哼,我要是指望他,只怕是头发望白了都没用。”

陈霭替滕教授辩护说:“他答应的是孔子学院办起来了就让你来教书,但现在孔子学院还没办起来,你叫他怎么邀请你来教书呢?你不是说帮他把孔子学院办起来的吗?应该是你哒哒嘀了吧?”

祝老师被呛得一歪,不快地说:“你现在完全被滕非洗脑了,什么事都向着他。我跟你说,你小心点,他这个人色得很

“你放心,他再色也色不到我头上来。C大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多得很

“你以为他就是色那些年轻漂亮的?错!他这个人,胃口大得很,见一个,追一个,越追不到手的,他追得越起劲。你不信的话,可以去问你们实验楼的那帮中国人

“我问他们干什么?滕教授追谁,干我什么事?”陈霭吓唬祝老师,“我们实验楼的那帮人还说你色得很呢,见一个追一个

祝老师气坏了:“完全是造谣!我什么时候见一个追一个了?他们有什么证据?这是哪个烂嘴巴的说的?你把名字告诉我,我马上就去找他问个一清二楚!”

陈霭生怕祝老师真的跑她实验楼里去挨个调查,忙改口说:“没谁说,跟你开玩笑的。”

祝老师气咻咻地辩白说:“我到这里快一年了,除了你之外,从来就没跟别的女人打过交道。这些人吃饱了撑的,在背后编排我

陈霭见祝老师这么专一,这么看得起她,心里有点小小的感动,很为自己刚才的态度后悔,少不得又蒸一大笼包子馒头谢罪。

小张也不相信她能拿到这个博士后的工作:“陈霭啊,你做这么大的决定,怎么也不来跟我商量一下呢?”

陈霭撒谎说:“我见你挺忙的

“你这次失策了,失策了。你听说过田忌赛马的故事没有?你要想成功,就要用你的上马去对别人的中马,用你的中马去对别人的下马。你本科毕业,申请实验员的位置就是上马对中马,绰绰有余,肯定能拿到那个工作。但如果你好高骛远,以本科学历去申请博士后位置,就等于用你的下马去对别人的上马,你这次肯定是陪跑了

陈霭低头不语,心里承认小张的话是对的,但这种马后炮听着又很烦人,她很想责怪一下小张事后诸葛亮,但又觉得没资格,因为是她自己事前不征求小张的意见,事后又想得到小张的认可。

赵亮跟小张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口气恶劣多了,使陈霭感到“亲者严,疏者宽”是世界上最可恶的格言。赵亮说:“也不先拿个镜子照照自己,看看自己是谁,就那么跟着洋人学造反,滕非叫你申请博士后,你就申请博士后,你自己没脑子啊?你就没想想,你拿不到这个工作,滕非一根毫毛都不会损失,但你呢?”

陈霭赌气说:“我拿不到这个工作就回国!”

“你回国倒是早点说啊!也免得我复习GRE托福。现在我连名都报了,你又想到回国了?”

“你报了名就去考,考上就去读,我回不回国,对你又没影响

“没影响?你说得轻巧!你回国了,我怎么办?”

陈霭没想到赵亮对她这么一往情深,想出国都是为了跟她在一起,不由得深深感动了,为了安慰赵亮,她把滕教授跟她老板的特殊关系说了一下。

结果赵亮很不屑:“你听他吹!他一个中国人,还想打人家外国女人的主意?你老板拿了这么大一笔科研经费,富得流油,怎么会看上滕非这样的人?”

“我老板是个很有文学艺术情趣的人,她不会考虑物质的因素

“自命清高!她不讲物质的因素,那她干嘛要拼死拼活申请科研经费呢?”

“那是为了做出成果

“那我们就说成果,滕非做出成果了吗?他自己都没成果,怎么能指望你老板喜欢他呢?”

“但是他在文学艺术方面都很精通,我老板很喜欢文学艺术

“切,你老板又不是十几岁的小女孩,还会这么天真?”

陈霭辩不过了,硬着嘴说:“你不知道这里的情况,我亲眼看见的

赵亮也不想辩了:“算了,我懒得跟你多说了。吃一堑,长一智,下次找工作的时候,脚踏实地一点就行了。滕非那边,你可别把我说他的话都传给他,免得把他得罪了,到时不招我读他的研究生了

这几桶冷水,把陈霭泼了个透心凉。一个人说你错,还有可能是他自己搞错了;两个人说你错,你就很可能是有错。现在是个个都说她错,那就肯定是她错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总不能说这么多人全都错了吧?

她心急如焚,人也变得迷信起来,每天都要写几个签来抽一抽。抽到了“yes ,先是高兴一阵,但过一会又担心自己做的签不算数;抽到了 no”,心里就很失落,只能勉强安慰自己:签语说不定是反的呢?

她每看见一个来面试的人,心里就七上八下一次,每七上八下一次,她就要打个电话给滕教授:“滕教授,你说怎么老板还在面试人呢?是不是之前面试过的人都被否决了?”

“不会的,你老板要面试哪些人,是早就定好了的,也早就通知别人了的。即便她已经找到了合适的人,她也要把剩下的都面试一遍。”

“但是我觉得最近这几个,她面试的时间很长,那些人面试完了出来都很开心的样子,是不是老板已经把工作给他们了?”

滕教授不厌其烦地解释说:“你不要被那些面试者胸有成竹的样子吓倒,你自己也面试过了,知道老板根本不会在面试结束时就告诉结果,那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被录用了呢?恐怕那些人心里跟你一样,也很着急,只不过面上没露出来罢了。面试这事,不要过早绝望,要有见了棺材不掉泪的精神

“不是说‘不见棺材不掉泪’吗?怎么是‘见了棺材不掉泪’?”

“已经见到棺材了,掉泪也没用了嘛

“那倒也是。滕教授,你说老板面试是走过场,但如果真是走过场,找三四个人面试不就行了吗?怎么面试这么多人?”

“你别忘了,你老板这次招的,可不止你申请的这一个位置,还有另外三个位置,一个位置面试三四个人,也有十几个了。”

“但我觉得她肯定不止面试了十几个—-

“呵呵,可能你老板这是第一次面试别人,所以要把面试的瘾过足

“可是她以前一直是老板啊

“她只是小老板,她的头上还有大老板,以前招人都是大老板作主,面试轮不到她。你们实验室的那两个人就是大老板给招来的,拿大老板的钱,都是‘北约’的人,所以你老板不喜欢。你因为是国内出钱的,不用经过大老板,是你老板自己物色的,所以她特别喜欢你

陈霭又豁然开朗一次,但仍然很担心:“你说我老板她会不会开这种后门?”

“哪种后门?”

“就是你说的那种?”

“我说的哪种?我说的后门多了去了,你到底在说哪种?”

陈霭知道滕教授在逗她,只好厚着脸皮说:“就是你说因为我老板她喜欢你所以一定会把这个工作给我—

“噢,你说这个后门?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后门,老外做事不像中国人,他们虽然也看关系,也开后门,但他们更看重你的能力。如果你能力完全不合格,那无论我跟她什么关系,她也不会招你。如果你的能力超过任何其他候选人,那么无论我跟她什么关系,她都会招你。只有在你跟其他竞争者旗鼓相当的时候,关系才能起一点作用

“那你的意思是我跟其他候选人旗鼓相当?”

“呵呵,这么说是不是有点把你看低了?”

“没有,没有,我觉得是把我看高了

“我觉得既不低,也不高。你在某些方面比其他候选人强,比如你当过多年医生,有临床经验,你也做过干细胞方面的研究,你人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你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什么社交活动,没人拖后腿,可以一心工作。但其他人有的可能比你学历高,有的可能比你英语好,有的可能有别的方面的长处。把这些都综合起来衡量,你跟他们就旗鼓相当各有千秋了。”

滕教授说话就是这么熨帖,无论陈霭有多少疑问疑虑疑惑,滕教授都能解答,都能化解。对陈霭来说,滕教授就像汪洋中的一条船,只要搭上边了,就有了指望,不会沉底了。在她一生中,上至爹妈,下至朋友,还没有一个人能像滕教授这样让她觉得可以依赖的。

终于有一天,滕教授给她发来一个电子邮件,说人事处跟他联系过了,向他调查她的情况。

她吓了一跳:“怎么啦?我出事了吗?”

“傻瓜,这是好事啊!说明你老板已经把这个工作给你了,人事处走一下过场就行了。”

“是吗?那他们为什么要找你?”

“不是你自己申请这个工作的时候把我当reference(推荐人,知情人)填上的吗?我已经为你写了一封推荐信,用email(电子邮件)传给他们了,这里也拷贝一份给你。”

陈霭一看推荐信,哇呀呀!滕教授这写的是谁呀?怎么我一点也不认识呢?这么出色,老板不录用这样的人才,那真是瞎了眼睛。

人事处很快就给陈霭发来一封电子邮件,说C大决定把那个博士后的工作给她,问她接受不接受,请她尽快回个电子邮件

她一看,差点喜晕,连掐自己大腿数把,疼出了眼泪才相信不是在做梦。天,人事处那帮家伙不是在开玩笑吧?博士后的头衔!几万美元的年薪!还问我接受不接受?当然接受!无条件接受!

高兴了一阵,陈霭脑子里又起了疑云,是不是我理解错了?她把这封信转给滕教授看,问他这是不是就算给了她这个工作了。

滕教授的回答是“Yes”,然后写道:Congratulations! How are you going to thank me? (恭喜!你准备怎么谢我?)

陈霭高兴极了,立即给人事处回信,说她接受这个offer(工作机会),又给滕教授回信,说要做顿好吃的Chinese dinner (中国式正餐)来感谢他。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92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27)

  1. 1st sofa

  2. 藤教授已经知道遇到不对的人是怎么回事,遇到对的人又是怎么回事,所以,他愿意好好帮陈蔼,看着她走得顺,看着她可以留在他附近。

    陈蔼还不知道遇到对的人是怎么回事,她以为男人,老公,都是一样的。

    看来要等藤教授帮她开开窍了。

  3. 阴差阳错?人生轨迹的偏离很多就因着这阴差阳错,何况还有这么多铺垫,连这样的差错几乎也给人水到渠成的感觉。写得真好!

  4. 先占位,再来读!

  5. 曾几何时啊

    先顶再看!

  6.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哈哈哈,笑死我了……

  7. “陈霭经常替人拿主意,但如果是她自己的事,她倒宁愿别人替她拿主意,越重大的事情就越是如此。”

    –这好像是很普遍的现象:),还不光是中国人,我看美国的普通人民也有这种倾向,那些情景喜剧里,几乎个个都爱把自己的私事说给同事朋友,征求他们的意见,而且也爱给别人出谋划策:)

  8. “但在揭晓之前,她仍然不停地问这个讨主意,问那个讨主意,仿佛如果人人都说她能拿到这个工作,那她就一定能拿到这个工作一样。”

    –这个现象也很普遍。可能很多人都这么做,但没意识到,等艾米生动形象地写出来,就让人有“是的,是的,就是这样的”感觉。

  9. “一个人说你错,还有可能是他自己搞错了;两个人说你错,你就很可能是有错。现在是个个都说她错,那就肯定是她错了,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三个臭皮匠,顶个诸葛亮,总不能说这么多人全都错了吧?”

    –这大概就是“从众心理”的理论依据:),但事实是:无论多少个臭皮匠,也不敌一个诸葛亮。

  10. 滕教授在招工问题上对陈霭,对陈霭的老板,对那些面试者的评价,都是贴切,可以看出他的确有知人之智。这是赵亮,祝老师和小张望尘莫及的。

    滕教授的这些分析和评价,实用范围也很广,不仅对陈霭来说很有用,对我们读者来说,也很有用。我们很多人找工作的时候,也有过陈霭这种焦急和担心,经常自己吓自己:)

  11. 曾几何时啊

    再次不厌其烦的赞叹艾米的妙笔,同样的事情(如陈霭申请博士后位置),在我们生活中也屡次发生,可从没有见过有谁能将它描述得这样准确、生动,让人身临其境。

    藤教授已经是Associate Professor,也就是说已经拿到了Tenure的位置(大多数情况下如此),那么他作为过来人,对于陈霭申请博士后的过程中所提供的信息帮助,是很可信的,他的分析非常的有道理,也符合实情。只是对于陈霭和其他不太熟悉情况的人来说,如赵亮,祝老师等,就显得难以把握了。在此提供一点我所了解的情况。

  12. 曾几何时啊

    在美国的医学研究领域,实验室的博士后位置,外国人是主力军。美国人读完博士以后,一般在实验室做两年博士后,积累一些经验,就开始申请助教位置或者公司的小group leader的位置。但是对于中国人,尤其是没有在美国取得学位的,在实验室一个博士后可以做很多年。有些学校规定博士后只能做一定的年限,那么这些博士后做完之后就面临下一步该怎么办的情形了,能力非常出色的,出了几篇好文章的,可以继续在academic做下去,也去申请Assistant prof的位置;能力平平的,就只有转成高级实验员之类的纯粹给别人打工的位置,或者去公司申请一个稍微senior一点的技术位置图个工资多一点。

  13. 曾几何时啊

    陈霭老板这样的,多是在大老板手下多年,慢慢可以申请一些小经费甚至没有经费,没有多少话语权,自己其实就是做实验的主力,他们特别愿意找一些工资低或不付工资而又可以死命用的人,比如陈霭这样的。等他们积攒了一定的原始资料,就可以自己申请NIH的资金了,一旦拿到,马上就可以扬眉吐气,开始招人,而且特别的认真,一是没有经验,要小心翼翼多比较,二就是如文中描述的,过把面试的瘾。

  14. 连看三集,过瘾!喜晕了

  15. 曾几何时啊

    陈霭这样的,如腾教授所言,聪明能干,有研究经验,工资要求低,又要办绿卡,一个人没牵没挂,可以整天泡在实验室,那是最最受年资低的小老板的欢迎的。况且陈霭已经在实验室做了一段时间,这种近水楼台的事情,是在招人过程中经常发生的,知根知底总比冒险录用一个新人强,除非你自己能力不够。陈霭因为还不太熟悉这些“潜规则”,将自己吓得不轻。由此很佩服腾教授对陈霭不厌其烦的解释,感觉腾教授还是个蛮有耐心的人,以前对藤夫人上学的事情,肯定也是很用了他的耐心的,否则难以让藤夫人完成学业。他的这种善于耐心开导别人的性格,用在了孩子身上,应该是非常有利于孩子的成长的。见过太多的容易失去耐心的父母,包括我自己。

  16. 曾几何时啊

    “在她一生中,上至爹妈,下至朋友,还没有一个人能像滕教授这样让她觉得可以依赖的。” ―――尽管在陈霭的内心世界里,逐渐地对藤教授产生了依赖,让她感受到了没有经历过的温暖和安全感,但她好像还没有仔细想过这种感觉会带来什么,只是在尽情的享受着。当她用多年来受过各方面教育的大脑来思考时,条件反射的就得出了“你放心,他再色也色不到我头上来。C大年轻漂亮的女孩子多得很――”这样的结论。陈霭真是对别人的感觉比较敏感,当涉及自己的感觉时,她真的有些迟钝,不过,也许她什么都明白,只是不愿意朝那个方面想而已。

  17. 曾几何时啊

    曾经也干过在做某个决定前四处讨主意的事情,后来剖析剖析自己,发现每次讨了各种主意后,最后还是按照自己一开始的想法去想、去做,只是将向别人询问的过程当成了一个缓解自己焦虑心理的渠道。慢慢的,认识了自己这个德性,很是固执己见的,就将询问的过程也省略了,知道问了也是白问,瞎耽误别人的时间。

  18. 曾几何时啊

    最后的那一出,笑死人了,自己也出过这种邮件发错了对象的洋相,不过是将老板和女儿的发倒了,给老板发了一句没头没尾的“go home directly!”实际上是要女儿下学不要到同学家了。老板没有回我的邮件,而是直接找到我,当时他那一脸的疑惑,我至今还记得。时不时的,下班再见时,还给我来上一句“I’ll go home directly!”,晕死!

  19.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分析得精辟,看来你对美国的医学研究知根知底,请多多提供信息。

    你提供的信息也旁证艾米写得精确。很佩服艾米能把这些并非她自己专业内的行情写得这么惟妙惟肖。

  20. 陈霭被祝先进的“专一”和赵亮的“痴情”深深感动,借用滕非说过的一句话:自作多情了吧,哈哈!

    祝先进和赵亮对陈霭申请博士后的分析,像对陈霭自信心下了一阵劈头盖脸的冰雹,也借用滕非的一句话:这人跟人。。。。咋就这么。。。。不一样呢!同时还借用王兰香的口头语:给陈霭说点鼓励的话,你们会死啊,哈哈!

  21. 曾几何时啊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谢谢艾友友的鼓励。你说的没错,我一边读就一边感叹艾米对人物事物把握的准确。再补充一点。

    对于象陈霭这样有国内‘MD’学位的人,美国的老板更喜欢给他们博士后的位置,而不是技术员的位置。

    一是因为钱。即使老板给博士后的工资和给技术员一样,但是因为博士后没有福利补助,而技术员是正式员工,要额外付工资的30%左右的福利,这样一来,一个技术员就比博士后要付的多的多。更何况,很多博士后的工资比一个中等级别的技术员要少。

    二是因为工作时间。对于博士后,老板怎么push都没有问题,你自己是博士后,你要出结果,你不干也得干,所以overtime是常事。但是对于技术员,老板如果需要你overtime,只能请求你帮忙,而不能push。

    所以文中陈霭及祝老师他们不了解情况,以为应该申请技术员而不是博士后,实际情况中,中国来的医生,老板给博士后的位置更多一些,因为这是个training阶段的工作,而不是正式工作(比如技术员)。

  22. 仙人掌王国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腾教授盯得真紧哦!呵呵……

  23. 其实这也不算什么后门,老外做事不像中国人,他们虽然也看关系,也开后门,但他们更看重你的能力。如果你能力完全不合格,那无论我跟她什么关系,她也不会招你。如果你的能力超过任何其他候选人,那么无论我跟她什么关系,她都会招你。只有在你跟其他竞争者旗鼓相当的时候,关系才能起一点作用

    》说的非常对!

  24. “你不要被那些面试者胸有成竹的样子吓倒,你自己也面试过了,知道老板根本不会在面试结束时就告诉结果,那些人又怎么可能知道自己被录用了呢?恐怕那些人心里跟你一样,也很着急,只不过面上没露出来罢了。面试这事,不要过早绝望,要有见了棺材不掉泪的精神—”

    》很安慰人!

  25. “她只是小老板,她的头上还有大老板,以前招人都是大老板作主,面试轮不到她。你们实验室的那两个人就是大老板给招来的,拿大老板的钱,都是‘北约’的人,所以你老板不喜欢。你因为是国内出钱的,不用经过大老板,是你老板自己物色的,所以她特别喜欢你—”

    》也解答了我的问题。

  26. “我觉得既不低,也不高。你在某些方面比其他候选人强,比如你当过多年医生,有临床经验,你也做过干细胞方面的研究,你人很聪明,学东西很快,你一个人在这里,没有什么社交活动,没人拖后腿,可以一心工作。但其他人有的可能比你学历高,有的可能比你英语好,有的可能有别的方面的长处。把这些都综合起来衡量,你跟他们就旗鼓相当各有千秋了。”

    》评价很中肯。

  27. 滕教授对人际关系和人的心理十分了解。艾米写的好男人都有这个特点。

  28. 艾园果果儿

    朵儿的幸福家庭:

    2009-07-07 08:29:38

    [开心大笑] 哇卡卡卡…… 陈霭太可爱了 高兴得晕了头 搞笑搞笑!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腾教授也真不容易啊 为这事儿都成了心理咨询师了 不厌其烦的作心理辅导 呵呵 祝老师明显是酸葡萄效应啊!同时还带着个人恩怨在里面。

    五分钟之前还在眼巴巴等着今天的新包包 现在又眼巴巴等着后天的新包包了!呵呵 真要谢谢艾米才是!艾米的包包被我当作了平淡工作中的小甜点,累了就偷偷翻出来“啃”一遍 嘻嘻 百“啃”不厌啊! [赞]

  29. 艾园果果儿

    小朱:

    2009-07-07 08:35:46

    喜欢。谢谢辛勤的艾米同学!

  30.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7-07 08:37:19

    哈哈,笑死,可爱的陈霭,一定是把邮件发错了!

  31. 艾园果果儿

    lixuech123:

    2009-07-07 08:38:42

    哈哈 不会是咱们的小陈一兴奋 两个信倒个各吧 ,我哈哈的飘

  32.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07 08:39:21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

    吼吼,进入主题了?!

    她心急如焚,人也变得迷信起来,每天都要写几个签来抽一抽。抽到了“yes” ,先是高兴一阵,但过一会又担心自己做的签不算数;抽到了 “ no”,心里就很失落,只能勉强安慰自己:签语说不定是反的呢?

    ===========

    这段挺象我的:)

  33. 艾园果果儿

    林川媽媽:

    2009-07-07 08:43:02

    陳霭好事多磨,呵呵,一高興居然把信發反了。呵呵,好玩山。

  34.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7-07 08:46:57

    这一集真是乐坏了~~~

    陈霭居然把两封信发错了,哈哈,看她这个中国式正餐如何继续

  35. 艾园果果儿

    郑千帆:

    2009-07-07 08:47:00

    读艾米的小说,仿佛自己又跟着谈了一次恋爱—从好感,到朦胧,到试探,到自我怀疑,进进退退,引人入胜呀!

  36.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07 08:49:02

    呵呵,太好看了,每每都等待,看完又期待下一集

  37.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07 08:52:02

    晕倒,我迟钝得够可以的了,居然没想到是陈MM把信发错了:(

  38. 艾园果果儿

    知傻1967:

    2009-07-07 09:01:34

    来晚了,估计快坐第二页沙发了:) 真逗!人事处来的信,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滕教授发来的信,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陈霭整个一满拧,误打误撞,不知还有多少峰回路转?且看下回艾米如何忽悠!比小时候第一次听评书还来瘾,谢谢艾米!

  39. 艾园果果儿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7-07 09:08:45

    也难怪这么多人不“配合”!

    因为不管从我们中国人的习惯还是从事情的常理出发,陈霭这个好工作能够顺利成功确实是悬!

    好在“老外做事不像中国人,他们虽然也看关系,也开后门,但他们更看重你的能力。”可惜在我们的社会,没有关系只凭能力要找个好工作几乎是不可能的!

    陈霭的工作是尘埃落定了!可滕教授那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又代表着什么意思呢?陈霭是不是也从万分高兴中陷入了疑惑和不安呢? [偷笑]

  40. 艾园果果儿

    霜降时:

    2009-07-07 09:19:07

    哈哈,我用手机发错过短信,不过没陈霭这么凑巧!人事处的人也很幽默呢 [顶] 接触过国内人事处,一点都不可爱。

  41. 艾园果果儿

    曾经沧海的老人:

    2009-07-07 09:21:19

    准确!——是艾米刻写人物的另一大特色!

    看看对话,

    不用看旁白

    就知道这些话是谁说的!

    每一句对话,

    都入木三分!

    不得不佩服艾米十分!

  42. 艾园果果儿

    艾园果果儿:

    2009-07-07 09:38:38

    好看。谢谢艾米。期盼下集。

  43. 艾园果果儿

    菁桐时代:

    2009-07-07 09:47:25

    大家都那么早“守网待艾米”了啊,真是幸福!那会儿偶还在地铁上呢~ ~~~~(>_

  44.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07 09:56:49

    “五分钟之前还在眼巴巴等着今天的新包包 现在又眼巴巴等着后天的新包包了”

    真是这样呢!

  45. 艾园果果儿

    菁桐时代:

    2009-07-07 09:57:29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哈哈哈~我也笑得肚子疼!! 真是越看越精彩!陈霭太可爱了!

  46. 艾园果果儿

    海风抚面:

    2009-07-07 10:13:12

    陈霭真是太可爱了,笑死了

  47. 艾园果果儿

    山楂树根:

    2009-07-07 10:41:08

    太好看了,笑死我了,艾米描绘得真形象。

    看今天的题图,还以为是艾米小时候,太淳朴了。原来是执子可爱的的肥儿子。

    苍蝇赶不走等我去拍它一板子先。

  48. 艾园果果儿

    木耳:

    2009-07-07 10:41:37

    太好看了。陈霭高兴极了,把邮件发错了吧?滕教授的回复有味道。

    滕教授在鼓劲方面很出色,赞一下。我在调动工作时也像陈霭那样不够自信,总是去征求别人的意见,恰好也遇到了一个滕教授那样会鼓劲的人,让我在竞聘中坚持下来了。老滕有些方面还是了不起的。

  49. 艾园果果儿

    木耳:

    2009-07-07 10:46:25

    那天题图上的果体照我以为是小艾颜,谁知是YUNA的宝宝;今天题图原来是执子的宝宝,我还以为是弟弟小时候:)小宝宝们真可爱!

  50.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07 11:02:40

    山楂树根,木耳:那天看了《憨包子和小丫头》里有段描写弟弟小时候的样子,想起儿子也有张类似的照片,就扫描给艾米了,哈哈,这张还是我拍的呢。

  51.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7-07 11:06:31

    执子在?我给你发纸条了,你看一下:),你儿子真可爱,看他胖乎乎的,还剪了个那么可爱的发型,不知出自谁手?

  52.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7-07 11:28:18

    如果陈霭真是把邮件发错了,那我可真是太佩服她了,哈哈

    看看赵亮和滕非的态度,真是天差地别,陈霭不变心都难

  53. 艾园果果儿

    花麦麦:

    2009-07-07 11:50:53

    哎呀~这个宝宝好可爱啊!呵呵小棉袄,我们小时候也裹的粽子一样:)

  54.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07 12:29:08

    yuna_1978:

    2009-07-07 11:06:31 执子在?我给你发纸条了,你看一下:),你儿子真可爱,看他胖乎乎的,还剪了个那么可爱的发型,不知出自谁手?

    ==============

    那个发型不是剪出来的,他生下来就是那样,中间头发长得特别茂盛,长势也特别快,两边头发就要稀少很多,现在他去理发,每次都要交待理发师,多留点两边的头发,中间可以多剪掉点。

  55. 艾园果果儿

    容容:

    2009-07-07 12:45:38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

    迷糊的可爱的陈霭。

  56.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07 13:27:11

    除了好看!还是好看!艾米的确是高手!

  57. 艾园果果儿

    ningyuche_xalmr:

    2009-07-07 14:34:47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哈哈哈,我笑得眼泪都出来了。人事处的人也很幽默,或者当真了?

    “我问他们干什么?滕教授追谁,干我什么事?”陈霭吓唬祝老师,“我们实验楼的那帮人还说你色得很呢,见一个追一个—”

    —————我喜欢陈霭的活法。也喜欢她的“吓唬”

    “赵亮跟小张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口气恶劣多了,使陈霭感到“亲者严,疏者宽”是世界上最可恶的格言。”

    —————不知道是不是受传统文化的影响,身边很多人都对自己最亲密的人吝于表扬鼓励,甚至评价比其他人还低。仿佛如果表扬他(她),他(她)就会翘起尾巴,不思进取一样。

  58. 艾园果果儿

    jxl:

    2009-07-07 14:38:18

    可爱的陈霭,心花怒放又手忙脚乱 :)

    滕教授“赤果果”的表露啊!不知道他想让陈霭如何谢他哦,期待!

    小说真好看:))

  59. 艾园果果儿

    小儿:

    2009-07-07 14:39:38

    《Phoebe Buffay》改成《陈霭 Buffay》嘿嘿 她太兴奋都MIX了

    执子的儿子真是so cute!

  60. 艾园果果儿

    jxl:

    2009-07-07 14:42:03

    这种情况我也发生过,同时收到两封让人高兴的邮件,开心到手舞足蹈,然后回错邮件。

  61. 艾园果果儿

    苏然:

    2009-07-07 14:46:11

    太有意思了,陈霭有点高兴迷糊了!

  62. 艾园果果儿

    小儿:

    2009-07-07 15:14:04

    解释一下:Phoebe Buffay 六人行里的小迷糊

  63.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07 15:41:23

    今日题图形象展示“屁帘子”

    ============

    哈哈,那时儿子一岁十个月,放在乡下他婆婆家,穿得象个小土包子,腰里系的就是《憨包子和小丫头》里说的“屁帘子”。

  64.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7-07 15:46:47

    一岁十个月就长这么大了,真是个结实的小伙:)

  65.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7-07 16:13:12

    哈哈,今日题图如果不说破可能会以为是“弟弟”小时候,太形象了!

    陈霭太可爱了,邮件居然发错了,这下腾教授可理直气壮了……

  66. 艾园果果儿

    janedan:

    2009-07-07 16:20:21

    哈哈,陈蔼可真是个大迷糊啊,乐晕了~话说我也犯过发错邮件的事,汗!

  67. 艾园果果儿

    janedan:

    2009-07-07 16:23:29

    哎呀,艾米啊,盼着赶紧成书出版呢,想一口气看完。

    隔天看一集,甜蜜的折磨啊~

  68. 艾园果果儿

    瓶子:

    2009-07-07 16:34:30

    艾米写的真是入木三分,每次都看的呵呵发笑,心情一下子就大好起来。

    尤其是上班忙得晕头涨脑时忙里偷闲地读–感觉占了大便宜!

  69.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7-07 16:53:37

    执子的宝宝像个小憨包子,哈哈,我女儿小时候胖乎乎的,像男孩:)

  70. 艾园果果儿

    小小飞侠:

    2009-07-07 16:54:45

    等待Chinese dinner

  71.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7-07 17:03:00

    以滕教授的聪明,他肯定猜到了陈蔼是发错了邮件,所以他最后一句话可能是开玩笑的.

    而人事处的人似乎说了请吃饭不好退了,以陈蔼的性格,只有一起请了,该不会又跑出一个帅哥吧?:)

    “赵亮跟小张的意见是一致的,但口气恶劣多了,使陈霭感到“亲者严,疏者宽”是世界上最可恶的格言。”

    —-对传统观念的又一次颠覆,而且有理!似乎我妈身上没这条,而我就有这个倾向,我这是从哪儿学来的??

  72. 艾园果果儿

    szlucy99:

    2009-07-07 18:21:11

     精彩。-lucy3508

  73.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07 18:33:42

    人事处的人一定认为陈霭在幽默,而滕教授又在逗陈霭,且看陈霭如何手忙脚乱.

  74. 艾园果果儿

    zhu77:

    2009-07-07 19:24:23

    太搞笑了。

    我以前也干过这种事情。

  75.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7-07 22:17:38

    这集笑死了,陈霭怎么那么可爱,看到她吓唬祝老师的时候笑得我眼泪都出来了 [开心大笑]

    赵亮太不懂得欣赏陈霭,同意yuna的看法,腾赵二人的对比也太鲜明了,陈霭不动心估计都难了。

    执子,我小时候的发型跟你儿子一样:)

  76.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7-08 01:25:04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很显然陈霭是把两封信发反了。人事处的回信可以理解。滕教授的就没那么简单了。

    一个可能是象南山说的那样,他是在开玩笑,这样就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我觉得,滕教授更象是将错就错,借机表白。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

    陈霭已经发现,这一生还没有一个人象滕教授这样让她觉得可以依赖的。这是很说明问题的发现,当初我就是这样发现和我老公的感情的:)。而之前,滕教授已经又连续两次(26集一次、27集一次)发出了你怎么感谢我的老问题。陈霭在上集结尾已经说过让人心惊的“不后悔。”和“你要我怎么谢你,我就怎么谢你。”,那么陈霭将怎样面对和回答滕教授将错就错的这一表白?

    可话又说回来,我又不太相信滕教授会让陈霭用接受他来表示感谢,那么他的这一问,应该是开玩笑。可是,关于“怎么感谢我”的问题,他已经提出这么多次。而且,我总觉得,陈霭发错信这一事件,应该会成为陈滕两人关系史上的一个里碑,应该会是他们关系发生变化的一个引信。。。。

    我又纠结了。实际情况会是怎样的呢?期待艾米的解答。

  77. 艾园果果儿

    花麦麦:

    2009-07-08 08:23:50

    “今日题图形象展示‘屁帘子’”

    [开心大笑] 笑滚了,哈哈!

  78.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7-08 08:24:18

    谢谢曾几何时的解释:)

  79. “面试这事,不要过早绝望,要有见了棺材不掉泪的精神”

    顶!并将此作为今后找工作时的信条。

  80. 艾园果果儿

    容容:

    2009-07-08 10:23:52

    summer:

    2009-07-08 01:25:04 她才转个眼,就收到两封回信。

    一封是人事处来的,询问Chinese dinner的详细地址和时间。

    另一封是滕教授发来的,就一句:So, you’ve accepted my offer?”(“你接受我了?”)

    —很显然陈霭是把两封信发反了。人事处的回信可以理解。滕教授的就没那么简单了。

    一个可能是象南山说的那样,他是在开玩笑,这样就暂时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我觉得,滕教授更象是将错就错,借机表白。这样一来,问题就来了。

    陈霭已经发现,这一生还没有一个人象滕教授这样让她觉得可以依赖的。这是很说明问题的发现,当初我就是这样发现和我老公的感情的:)。而之前,滕教授已经又连续两次(26集一次、27集一次)发出了你怎么感谢我的老问题。陈霭在上集结尾已经说过让人心惊的“不后悔。”和“你要我怎么谢你,我就怎么谢你。”,那么陈霭将怎样面对和回答滕教授将错就错的这一表白?

    ————————————————————-个人猜测:陈霭会装傻,your offer,what offer?

  81. 艾园果果儿

    枚灵:

    2009-07-08 11:40:37

    笑死了,看陈霭再麽做这中国式正餐.

    [开心]

  82. 陈霭发错E_MAIL,简直太搞笑了。我也试过,不过情形不同:儿子的老师偶而跟家长通通E_MAIL,有一次我9岁的儿子自作主张以我的口气回了个E_MAIL,但无名无姓的,老师建议:“下次请表明身份。”太丢人了,被老师误认为没有礼貌、不懂格式的家伙。还不好意思去解释这个人不是我,怕老师责怪为什么让儿子用我的E_MAIL扮家长。

  83. 好玩死了

    爱死艾米。我这种从不留言的都浮上来了。^_^

    这个故事比我看的以前哪个都好看。

  84. 本来有点担心陈霭发错邮件耽误了接受offer会不会令工作有变,不过相信陈霭很快再补发一封信的。

    从人事处来信询问dinner到连吃带拿的祝老师,到看见炸酱面不动窝儿的滕教授,怎么觉得好像C大的人吃饭难问题很严重,哈哈!

  85. 长见识了。一直以为博士后是得了博士学位的人才能申请的。国内的说法是“博士完了在家侯着”的意思。

  86. 回复小灰灰的评论:

    人事处的人肯定是在搞笑,哪里会真的要吃陈霭的chinese dinner呢?:)

  87. 喜欢陈靄,看好老滕,谢谢艾米辛苦码字。

  88. 艾园果果儿

    诺小妖:

    2009-07-08 13:05:24

    呵呵,马虎又可爱的陈霭.

  89.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7-08 14:56:52

    曾几何时的解释很清楚,谢谢!

    泡泡:

    2009-07-08 14:58:29

    保健:你没搞错吧?

  90. 艾园果果儿

    我爱巫婆:

    2009-07-08 17:52:22

    因为是她自己事前不征求小张的意见,事后又想得到小张的认可

    ——————————————————-

    我也经常这样:)

    陈霭最后把邮件发错了吧,弄反了是不是。

  91. 看艾米写的东西, 每个字都让人看得津津有味.:)

  92. 哈!陈霭这下臰(找不到那个字,以这个同音的代替)大了。

    人事处那边只好硬着头皮解释一下说发错了。既然不是认识的人,而且有某种利益相联系,随便请吃饭不好。以后在某种情况下,有可能会有贿赂的嫌疑。

    滕教授那边就只好装傻了(跟前面一个网友猜的一样)。

    这种一边做广告,一边私下里有自己的人选的做法在很多地方都有。私下的人选多半是子弟兵或其他熟悉的人。

    有些地方的博士后是有benefit的。譬如在某医学院的附属/教学医院里,有些博士后是用医院的编制,就会有benefit。

    祝老师、赵亮、和小张他们都不了解情况,所以给的意见都不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