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32)

陈霭最常做的噩梦,都是跟她的职业有关的,往往是她给病人诊错了病,开错了处方,下错了药,把病人吃瘫了,吃疯了,吃死了。病人的阴魂缠着她,高喊“还我命来!”;病人的家属找她大闹,拍桌子打板凳,吹胡子瞪眼睛,要打要杀,要剁要剐,吓得她满处乱躲。但她躲哪里,病人家属就追到哪里,追得她无路可逃。

每次从噩梦中惊醒,她都感到如释重负:啊!原来只是一个梦!

人们常说“日有所思,夜有所梦”,但她行医多年,从来没诊错过病,下错过药,在她手里死掉的病人不是没有,但那都是病入膏肓,大限已到,神仙也救不了的危重病人。连病人家属都知道这一点,老早就不做指望了,所以即便病人死了也不会认为是她治死的,相反,由于她尽心尽力抢救过病人,或者为病人减轻过死前痛苦,病人家属对她还感激不尽呢。

除了与职业有关的顶级噩梦,她还做过一些荒诞的次级噩梦,一般都是忘了穿衣服,或者忘了穿裤子,或者两者皆忘,然后就那么跑出去了,还专拣热闹地方跑。等跑到那些地方,才想起没穿衣服,于是拼命找地方躲藏,拼命找东西遮盖,但遮来遮去都遮不住,躲来躲去都躲不了。

往往要到心急如焚的时候,她才会猛地醒来,发现是一个梦,于是如释重负。

但她在现实生活中从来没出过这种丑,裤带都是选最结实的,买了衣服先把扣子重钉一遍,买裤子先检查拉链质量好不好。上次撩旗袍的时候让滕教授看见了她一片大腿,就算她一生中最严重的走光事件了。

但她的梦就是那么怪,越是生活里没发生过的事,就越是频繁地出现在她的梦境里,并且那么真实,每次都差点把她吓死急死,在梦里都连连祈祷:希望是一个梦!希望是一个梦!

根据以往经历,陈霭认为自己今晚不过是做了一个梦,因为这是她生活中绝对不可能发生的事。别说她和腾教授是罗敷有夫,使君有妇,就算他们俩是男未婚,女未嫁,她也不会在婚前就找上门去,跟他行这种偷偷摸摸苟且之事。

但这个梦跟以往的噩梦又很不相同,以往的噩梦里,她都是祈祷“希望是一个梦,希望是一个梦”;以往从噩梦中醒来,她都有百分之百的把握那是一个梦,有如释重负的感觉。但今天她一点没想过“希望是一个梦”,醒来之后也没有如释重负,甚至没把握这真的只是一个梦。

以前做的那些噩梦,她都知道梦的起点在哪里,终点在那里,因为梦境与现实太不一样了,可以很清楚地判断哪些是梦,那些不是梦。但今天不同,她一点都拿不准到底哪些是梦,哪些不是梦。她真的起床到厨房去过吗?她真的在那儿碰见了滕教授吗?她真的跟滕教授撞过一个满怀吗?她真的去过滕教授的书房吗?滕教授真的吻过她的脖子和耳根吗?滕教授真的对她做过那件事吗?

她拿不准。一切都是模模糊糊,一切又是那么清晰。模糊的是图像,清晰的是感觉。

从感觉上讲,她觉得滕教授还是对她做过了什么的,因为她现在仍能感觉到身体的某个部位在突突地跳,这还不说,那里还有种湿润润的感觉。她想起自己穿的是滕夫人的睡衣睡裤,睡的是滕家的床,可千万别弄脏了睡衣和床单。

她起床到洗手间去,坐在马桶上,查看了一下自己的内裤,有些白色半透明的滑腻物质,不是雪白,是淡白。

她的女人可不是白当的,她的婚也不是白结的,她的医更不是白学的,她知道男女都可以产生白色半透明的滑腻物质。她自己一向都是比较干净的,平时从来没有这带那带的,只在排卵期会有那么一点。但赵亮是个不爱戴套的人,所以每次做爱都是她收拾残局,对白色半透明的滑腻物质一点也不陌生。

从内裤上的量来看,应该是她自己的产品,也许是排卵期吧。她感觉有尿意,但又拉不出来,只好坐在马桶上等,等了很长时间,终于拉出尿来,但一点也不顺畅,断断续续,滴滴嗒嗒,让她这个学过医的人很有点紧张。

拉完尿,她用手纸去擦拭,只觉得手自下而上一滑,跐溜一下,拿着手纸的手一下滑到小肚子上去了。我的天!她差点叫起来,手纸上全是滑腻腻的东西!怎么这么多?难道不是self-made(自己生产的)的产品?是 imported (进口)的?难道她的确是去了书房,并在那里做了什么?不然怎么会有这么些东西呢?

她又扯了一大把手纸,再拭擦一次,又是一大片滑腻腻的东西,而且随着她的手接触那个地方,她感觉那个地方猛地向里收缩进去,仿佛一直收缩到小肚子里去了一样。伴随着这种收缩,是一种令她骨头发酥的愉悦感,沿着小腹和尾椎两个方向往上延伸,所到之处,像有只巨大的手,一路捏碎她的骨头,使她化作粉尘,腾空而飞。令人头晕目眩的腾飞!令人欲仙欲死的腾飞!像昨晚在梦中(?)感受的一样!

天哪!这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啊!她以前从来没有经历过。以前做爱的时候,也曾偶尔有过比较舒服的感觉,那个地方像有温水浸泡一样,微温,微麻,微胀,微软,完事之后那个地方还轻微地跳动了几下。

她一直以为那就是高潮,一直把自己划在有幸体验高潮的女人当中,现在才知道那根本不是高潮,连低潮都算不上,压根就不是潮,顶多算个澡盆里的微波。今天这才是高潮!如果今天这个还不是高潮,那世界上就没有高潮了。

她发现教科书上描写的女性高潮都是无稽之谈,什么面孔潮红,心跳加快,胸部出现红疹,盆骨区发热等,都是无稽之谈,东扯西拉,什么地区都说到了,唯独没说真正产生高潮的地方,这就像说地震不说震中一样,纯粹扯淡。

她活了三十多年,这还是第一次品尝这种如尘埃般腾飞的愉悦感。她猜男人做爱肯定就是这种欲死欲仙的滋味,不然男人就不会那么猴急着要做爱了。但她为什么做了这么多年的爱,就没品尝过这种滋味呢?是她开知识晚,还是赵亮不会做爱?照说也没什么会不会,因为今晚滕教授也并没做什么特别的动作,就是吻了她的脖子和耳根,再就是抚摸了她那个地方,而且是隔着衣服的。如果是做梦的话,那就更没做什么了。

想到这里,她越发好奇今天的梦到底是从哪里开始的了,但她越想越不肯定,越想越觉得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正发生过了的。她唯一想不明白的,就是她是怎么回到大睡房里来的,从她迎风腾飞到她发现自己躺在大睡房的床上,这中间的过程她一点也不记得了。

唯一的解释就是她一直都躺在大睡房的床上,哪儿也没去,这一切都是梦。但那些白色半透明的滑腻物质又是哪里来的呢?难道全是她自己的产品?

她像搞科研一样,重建实验环境,重新来过。她又扯了一把手纸拭擦了自己,又是一片滑腻腻的东西,又是一阵收缩,又是一阵腾飞。她把她的科学实验重复了几次,每次都得到相同或相似的结果,而且摸出了一点规律:两次实验之间要间隔一定的时间,不然就飞不起来;腾飞的时候,器官呈收缩状,没有滑腻物质生成;落地之后,器官逐渐回复原位,滑腻物质生成。

天哪!她想想就觉得后怕,如果这些年每次做爱都做到今天这地步,那她会不会早就乐死了?不乐死也得累死吧?不累死也得晕死吧?不晕死也得干涸死吧?

这么说,她应该感谢赵亮,让她平平安安活到了今天。

她停止了科学实验,不是怕累死掉,而是突然觉得洗手间似乎还有一个陈霭,正站在她对面,冷眼旁观。她觉得很羞愧,自己都不认识自己了,怎么这么贪婪这么淫荡啊!她慌忙拉上裤子,跑回床上躺下。

她睡不沉,也醒不全,处于一种似睡似醒半睡半醒的状态,她觉得自己是醒着的,而且很担心明天会因为睡眠不足而头昏脑胀,但她又做了几个短梦,梦里还在问自己:我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

一直到滕夫人起床了,陈霭才有确实的把握自己是真的醒了。但她不知道能跟滕夫人说什么,决定装睡,等滕夫人走了再起床,从此再不到滕家来。

她听见滕夫人去了洗手间,她很紧张,怕滕夫人根据手纸架上所剩无几的手纸猜出什么。过了一会,滕夫人从洗手间出来了。她听到 closet (人能走进去的衣橱)门打开的声音,然后有电吹风吹头发的声音,喷香水的声音。

大约过了十多分钟,滕夫人推了她几把,嘴里叫着:“陈大夫,陈大夫,醒醒!”

陈霭装不下去了,只好装作刚被叫醒的样子,睡眼惺忪地问:“你这么早就起来了?”

“我今天要上班 — ”

“你早饭吃什么?我给你做吧 — ”

“不用,我早上吃 cereal and milk (麦片和牛奶)。陈大夫,我托你一个事,你今天帮我盯着点,别让滕非去找那个贱女人。我昨天是看他回来了,所以放他一马,不然的话 — ”

滕夫人没把话说完,所以陈霭不知道滕夫人“不然的话”究竟是什么“话”,到底是继续绝食,一直到把自己饿死,把丈夫吓死,还是跨省追捕,把滕教授捉拿归案。但不管是什么意思,陈霭都明白滕夫人昨天开门进食,不是她陈霭的功劳,而是滕教授的功劳。滕教授跑了,夫人便要绝食;滕教授回来了,夫人便开始进食,跟她陈霭的三寸不烂之舌和炸酱面没什么关系。

她有点失落,但也不是太失落,毕竟滕教授是为了她才回家来的,滕夫人进食等于还是她的功劳。她一想到滕教授是为她才回家的,就觉得心里一阵温暖,一种甜蜜,一份自豪。

滕夫人走了之后,陈霭又睡了一会,仍然是似醒似睡那种,九点多钟的时候,她起来上了趟洗手间,拉尿很顺畅,那里很干爽,滑腻腻的东西没有了,欲仙欲死的感觉也没有了。她又糊涂了,难道她的高潮也是她梦出来的?应该不是啊,因为她浑身乏力,腿脚酥软,应该是腾飞的后遗症。

她又回到床上躺了一会,想起滕家人今天要去教堂,只好起床,梳洗了一下,到厨房去做早餐。

她很怕看见滕教授,怕他告诉她那一切都不是梦,而是真的发生过的。她又想见到滕教授,想他告诉她昨晚什么都没发生。她肯定是不敢直接问他,但她觉得通过察言观色,应该能从他的言行中弄清楚昨夜究竟发生过什么没有。

她下楼之后,在 family room(家居室)看见了两个滕公子,在看电视,都看呆了,她问他们早餐吃什么,他们都不答话,她重复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声音大,但两位公子像聋子一样,最后她拿过遥控,把电视声音弄小了,两个滕公子才说已经吃了 cereal and milk 了。

她在后院找到了滕父滕母,在侍弄花草。陈霭问他们早餐吃什么,滕母说:“我们吃了早饭了,吃的芝麻糊。你爱吃什么就自己弄点什么吃吧,再就是问问非儿吃什么。他昨天睡得晚,不知道他起来没有。”

陈霭得了王母娘娘圣旨,上楼去找滕教授。一段不长的楼梯,把她爬得两腿发软,心跳加速。她走到书房门口,呆站在门外,仿佛一个罪犯在重游犯罪现场。她的心怦怦乱跳,深呼吸了几口才敢敲门。

滕教授给她开了门,又是赤裸着上身,下面穿条半长的花短裤,不过不是昨天那条,是另一条,上面有条纹与星星,像裹着一面美国国旗。

滕教授正在刮胡子,手里拿着剃须刀,肩上搭着一条毛巾,一边脸已经刮好了,另一边正在刮,糊着肥皂泡。滕教授停下手里的动作,说:“ Good morning! (早上好!)”

她应声虫一般回应道:“ Good morning !”

滕教授眼睛望着她,鼓起一边腮帮,很快刮完那边脸上的胡子,又咬着下唇,眼睛仍然看着她,几下刮净了下巴上的胡子,然后扬起头,眼睛向下望着她,几下刮完连着下巴的颈子上的胡子,最后拿下搭在肩上的毛巾,一边擦剃须刀,一边打量她。

她把脸扭向一边,他问:“昨晚没睡好吧?”

“谁说的?”

“我说的,眼圈都是黑的嘛 — ”

她转过脸,想看看他的眼圈是不是黑的。

他 wink (眨眼,做鬼脸)一下左眼,自信地说:“哈哈,我就知道你昨晚肯定睡不好!”

64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32)

  1. sha fa ma?

  2. 先占个位置的说

  3. Chen will be pregnant soon. Four sons this time:)

  4. Noodle is not free for Nancy? The price is her hudband:)? So expensive!!!???

  5. 希望陈蔼和藤非快点真的腾飞一把。真想看到两个正人君子肉搏是怎样的,一定很有趣。如果一个人内心不喜欢一个人,很难把在春梦里看到对方吧。

    艾米,既然暴风雨迟早是要来的,就快点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6. zt:艾米,既然暴风雨迟早是要来的,就快点让它来得更猛烈些吧!

    大家都周末愉快!!!

  7. 陈霭最常做的噩梦,都是跟她的职业有关的

    》我也是!而且也是总出错,从来没好事,都是坏事。

  8. 别说她和腾教授是罗敷有夫,使君有妇,就算他们俩是男未婚,女未嫁,她也不会在婚前就找上门去,跟他行这种偷偷摸摸苟且之事。

    》我觉得陈霭醒着时不会做这种“苟且之事”滕教授也不像会做这种事的人。

  9. 她下楼之后,在 family room(家居室)看见了两个滕公子,在看电视,都看呆了,她问他们早餐吃什么,他们都不答话,她重复了好几次,一次比一次声音大,但两位公子像聋子一样,最后她拿过遥控,把电视声音弄小了,两个滕公子才说已经吃了 cereal and milk 了。

    她在后院找到了滕父滕母,在侍弄花草。陈霭问他们早餐吃什么,滕母说:“我们吃了早饭了,吃的芝麻糊。你爱吃什么就自己弄点什么吃吧,再就是问问非儿吃什么。他昨天睡得晚,不知道他起来没有。”

    》也许滕教授的姐姐没给其他人做早饭,是因为他们不吃面?

  10. 仙人掌王国

    她发现教科书上描写的女性高潮都是无稽之谈,什么面孔潮红,心跳加快,胸部出现红疹,盆骨区发热等,都是无稽之谈,东扯西拉,什么地区都说到了,唯独没说真正产生高潮的地方,这就像说地震不说震中一样,纯粹扯淡。

    —-哈哈!特别是“震中”一说,艾米的形容太形象啦……

  11. Got confused,was it a “spring dream” or not?

  12. “这么说,她应该感谢赵亮,让她平平安安活到了今天。”

    笑死了!

  13. 陈霭不愧是学医的, 悟性很强. 一般人是先经历过ORGANIZM才做春梦吧? 艾米描写的栩栩如生, 不赞不行.

  14. 艾园果果儿

    童童2005:

    2009-07-17 08:53:40

    天哪,打开时还没有看见人啊,看完评论一下,就这么多人了!佩服佩服!

    上次就感觉被艾米忽悠了,果然不假,确实是梦,但很美好~~

  15. 艾园果果儿

    瑶觞:

    2009-07-17 08:54:54

    哈哈,第一次抢到艾米的沙发!

    妈呀,累死我了!越着急网速越慢,弄得我这个纠结!!!

    看完了,更纠结了!是梦不是啊?!

    期待后天的到来!

  16.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17 08:57:24

    我觉得肯定不是梦

  17. 艾园果果儿

    棋罢指犹凉:

    2009-07-17 08:59:48

    我是ningyuche_xlamr,重新注册了个简短点的名字,可还是不能发表评论,不知怎么回事。

    依我的判断,陈霭是做梦了。不过陈霭自己很喜欢这个梦

  18. 艾园果果儿

    xiangyv110:

    2009-07-17 09:01:04

    每天打开电脑第一件事就是查看更新,呵呵,精彩,意犹未尽啊!

    谢谢艾米同学。

  19. 艾园果果儿

    棋罢指犹凉:

    2009-07-17 09:01:52

    是梦?不是梦?

    艾米估计要给我们留点悬念,到最后才见分晓了。

    就像《十年忽悠》里,艾米去转allan房间的门把手时,allan倒底有没有锁门?到现在还是一个谜。

  20.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17 09:04:43

    肯定是梦了,梦里一样可以高潮的:)

  2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17 09:06:41

    哦也!

  22. 艾园果果儿

    棋罢指犹凉:

    2009-07-17 09:17:41

    “她睡不沉,也醒不全,处于一种似睡似醒半睡半醒的状态,她觉得自己是醒着的,而且很担心明天会因为睡眠不足而头昏脑胀,但她又做了几个短梦,梦里还在问自己:我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

    —有过同样的情况

  23. 艾园果果儿

    棋罢指犹凉:

    2009-07-17 09:17:41

    棋罢指犹凉:

    2009-07-17 09:17:41

    “她睡不沉,也醒不全,处于一种似睡似醒半睡半醒的状态,她觉得自己是醒着的,而且很担心明天会因为睡眠不足而头昏脑胀,但她又做了几个短梦,梦里还在问自己:我是睡着的还是醒着的?”

    —有过同样的情况

    “这么说,她应该感谢赵亮,让她平平安安活到了今天。”

    —哈哈

    “她很紧张,怕滕夫人根据手纸架上所剩无几的手纸猜出什么。”

    —陈霭很可爱。不知道别人怎样,我自己也经常为一些别人看来不足道的小事忧心忡忡。属于那种没有做贼,却也心虚的人。

    “她一想到滕教授是为她才回家的,就觉得心里一阵温暖,一种甜蜜,一份自豪。”

    —陈霭fall in love

    “还是跨省追捕,把滕教授捉拿归案。”

    —艾米很会搞笑,用词很紧跟潮流

  24. 艾园果果儿

    杨梅:

    2009-07-17 09:34:05

    哈哈,是个梦,紧张死了!

    笑语点点:

    2009-07-17 09:34:26

    究竟是梦不是啊?!好期待!

    我爱故我在:

    2009-07-17 09:46:23

    到底是梦不是梦?!忽悠的头晕啊~~~

  25. 艾园果果儿

    艾园果果儿:

    2009-07-17 09:56:29

    和滕教授亲热的事应该是陈蔼做的梦。如果她和滕教授真的做了爱,凭她晚上的预备状态早就应该高潮过了,早上起来后就很可能不会再有连锁的高潮反应。

  26. 艾园果果儿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7-17 10:01:27

    按陈霭平时的为人,应该是梦。我猜。

    不过特殊情况下,也可能出意外的!

    [偷笑]

    到底是怎样呢?期待中。。。。。。。。

  27.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7-17 10:04:03

    同意果果儿的判断,我也认为和滕教授做爱是做梦!至于后面有没有连锁反应,我就不知道了……:)

  28. 艾园果果儿

    snoopy_gg:

    2009-07-17 10:08:48

    赞一个!

  29.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17 10:09:11

    像我这种智商的人,根本判断不出到底是不是梦?

    只有等艾米给出答案了!

    猜测一个先:不是梦

  30. 艾园果果儿

    小儿:

    2009-07-17 10:10:04

    大概是梦了 期待后天的更新(*^__^*)

  31. 艾园果果儿

    海风抚面:

    2009-07-17 10:47:24

    是不是梦呢,感觉应该是

    艾米真是太能忽悠了

  32.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7-17 10:58:27

    同意果果儿的分析,更确定是梦了。

  33. 艾园果果儿

    曾经沧海的老人:

    2009-07-17 10:58:38

    沙发!

    期待下集!

  34.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7-17 10:59:39

    呵呵,今天的沙发好多啊:)

  35. 艾园果果儿

    曾经沧海的老人:

    2009-07-17 11:01:09

    肯定不是梦!

    应该是似梦非梦!

  36. 艾园果果儿

    胖狗:

    2009-07-17 11:03:16

    到底是梦是醒?陈霭沉浸在美好中有点不敢确认了,呵呵

  37. 艾园果果儿

    kelly928:

    2009-07-17 11:05:04

    呵呵,本来前天看完很自信认为一定是梦,不过现在被艾米一忽悠,又觉得似梦非梦了.

    因为腾非自信地对陈霭说了,他知道陈霭昨晚肯定睡不好.感觉话外有音,好期待下一集!

  38. 艾园果果儿

    知傻1967:

    2009-07-17 11:09:58

    被挤得上不来,先去了趟《驿站》,又有个新蹲坑点了。心得体会:看艾米的故事,提高自身分析问题、明辨是非能力,纠正培养孩子的不良意识和错误做法,顺便查找文学与生理知识盲点。:)

    知傻1967:

    2009-07-17 11:21:07

    我是60后,上中学时教科书关于生理卫生一章是免讲。偷偷看上面的示意画,连见过实体的女性图都看不懂,更别说男性了。所有的性知识全靠搜集只言片语与不懈的实践探索得来,现在有网络传播获得知识真是方便多了。

  39. 艾园果果儿

    angela:

    2009-07-17 11:26:34

    怎么还有人没梦醒呢?

  40. 艾园果果儿

    rongrong:

    2009-07-17 11:29:02

    肯定是梦啦。

    但是艾米写故事的手法就是高,前天我们在想在猜在评论这究竟是不是个梦,觉得今天应该能知道准确的答案了,呵呵,今天居然看到的是主角本人--在想在猜--自己究竟是不是做了个梦,一下子就有开始进入前天的状态,跟着陈霭一起判断去了,结果陈霭自己还没判断出来,要找腾教授侧面证实一下。腾教授还来个--故弄玄虚啊。。。。

    艾米真是制造悬念的高手啊。看的高兴,看的过瘾,让人留连忘返。。。留连。。。

  41.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7-17 11:32:19

    有前后仔细读了遍,应该是做梦!

  42. 艾园果果儿

    家有鼠宝:

    2009-07-17 11:40:06

    果然是梦!

  43. 艾园果果儿

    艾园果果儿:

    2009-07-17 12:07:40

    在尘埃腾飞(31)下看到艾米下面的话心里的感动和佩服难以描述。艾米居然会为准时上贴而重新把已经写好的一集故事再写一遍。。。

    知傻1967:

    2009-07-16 10:30:09

    “Have a sweet dream ”一语成谶的暗语?陈霭遇到了传说中的梦中情人!艾米有意还是无意地让这31集登场过程:从不发贴的通告—神奇般的发贴—爆炸性的反响跟贴,故事中发生的梦真梦幻的腾飞,在艾园体验到如此妙不可言的精神享受,只剩下感谢!

    博主回复: 2009-07-16 19:30:36

    不发帖的通告(应该是“不能按时发帖的通告”)与31集内容没关系,只是巧合,因为现在忙,多半都是上班时间码字,31集写好了忘了传到朋友信箱,拉在单位了,没法上贴,是临时在家重写的。

  44. 艾园果果儿

    菁桐时代:

    2009-07-17 12:21:17

    “哈哈,我就知道你昨晚肯定睡不好!”

    ——————又被艾米吊着胃口了!!!!

  45. 艾园果果儿

    菁桐时代:

    2009-07-17 12:22:34

    博主回复: 2009-07-16 19:30:36

    不发帖的通告(应该是“不能按时发帖的通告”)与31集内容没关系,只是巧合,因为现在忙,多半都是上班时间码字,31集写好了忘了传到朋友信箱,拉在单位了,没法上贴,是临时在家重写的。

    艾米太好了!!!!就知道我们不按时看《尘埃腾飞》就不踏实~~

  46. 艾园果果儿

    我爱巫婆:

    2009-07-17 13:30:21

    应该不是梦吧,陈霭身上也有进口产品,滕教授又换了子。我觉得应该是真实发生了。

  47.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17 14:43:18

    肯定不是梦,虽然按陈霭的性格,不会做出这种事情,可有的时候行动不听大脑指挥。但陈霭潜意识里还是希望这是梦,不然觉得对腾夫人交代不过去

  48.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7-17 15:42:50

    模糊的是图像,清晰的是感觉

    —-常有这样的时候!

    他 wink (眨眼,做鬼脸)一下左眼,自信地说:“哈哈,我就知道你昨晚肯定睡不好!”

    —–我猜他下一句要说的话意思是跟王睡一起怎么可能睡好:)

  49. 艾园果果儿

    小灰灰:

    2009-07-17 16:08:48

    看到滕非换睡裤了,怀疑俩人可能做了同样性质的梦,哈哈!

  50.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7-17 16:09:59

    谢谢艾米,我中午还在想,现在执子和此心安处都写东东了,大家有冲动的也都来写写,暂时没有的,把以前曾经写过的,自己觉得好玩好看的文章发个邮件给艾米,艾米可以选择发贴。这样错开,《陈霭腾飞》可以一周上两次贴,减轻点艾米的工作量。不知这样可行不,我先在这里提一下。希望朋友们不要拍砖给我哦:)

  5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7-17 16:41:15

    不是梦不是梦,我坚持不是梦

  52. 艾园果果儿

    小灰灰:

    2009-07-17 17:39:43

    应该是:“看到文中提及”滕非换睡裤了,怀疑俩人可能做了同样性质的梦。

    不然会有偷窥嫌疑,哈哈!

  53. 艾园果果儿

    容容:

    2009-07-17 19:40:46

    小灰灰:

    2009-07-17 16:08:48 看到滕非换睡裤了,怀疑俩人可能做了同样性质的梦,哈哈!

    ———————————————————————————我也有这想法。呵呵

  54.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17 20:25:22

    顺妞妞:

    2009-07-17 16:09:59 谢谢艾米,我中午还在想,现在执子和此心安处都写东东了,大家有冲动的也都来写写,暂时没有的,把以前曾经写过的,自己觉得好玩好看的文章发个邮件给艾米,艾米可以选择发贴。这样错开,《陈霭腾飞》可以一周上两次贴,减轻点艾米的工作量。不知这样可行不,我先在这里提一下。希望朋友们不要拍砖给我哦:)

    ===============

    妞妞,我今天中午也在想,我这个头带得好哈,连我这个菜鸟都写了,大家就可以放开写了:)把自己的青春记录下来,也是件有义意的事,如果再能替艾米减轻点工作量,那就再好不过了。

  55.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17 20:27:30

    一鸡冻,把错字了,“意义”打成“义意”。

  56.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18 08:29:00

    十年忽悠 评论于:2009-07-17 11:52:40 [回复评论]

    归纳总结:是一个梦。

    愿意赌五十美元:)

    ==================

    是个梦,愿意赌50人民币:)

  57.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7-18 10:30:48

    回复执子,你真是鸡冻!哈,不过能领会精神的!向你学习、致敬!

  58. 艾园果果儿

    花麦麦:

    2009-07-18 13:01:51

    哈哈~执子好可爱

    艾米太辛苦了!谢谢你!

    别累坏了~注意身体!

  59. 写的太好了。

    是梦不是梦?

    “艾米太辛苦了!谢谢你!

    别累坏了~注意身体! ” – zt

  60. 我的想象力太差?怎么没觉得艾米在写梦呢?只是现实有时象梦。

    似梦非梦。

    可怜之人必有可恨之处。滕夫人傻得可以。

    艾米辛苦。

  61. 艾园果果儿

    木耳:

    2009-07-18 17:33:23

    我也认为是个梦。 梦过后,说不定陈滕就会来一次实质性的腾飞了。

  62. 真是梦哦,空欢喜一场,希望陈滕早日来点真的吧。

  63. 不是梦。

    我的猜择跟换睡裤没关系。每天反正也得至少换一两次睡裤呀。

  64. 是梦不似梦,

    似梦不是梦。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