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39)

滕夫人掀起的风波平息之后,陈霭的担心转向了自己在 C 大的前院和远在国内的后院,怕祝老师到这两处去点火。但过了几天,这两处都没动静,她才放了心,看来祝老师头上长疮,还没脚下流脓,只从腰里流了些脓出来。

陈霭的前院不仅没起火,还形势一片大好。她首次主笔的那篇论文,被一个颇具名气的全国性会议选用,近期就要到 K 州去开会,还要在会议上作 presentation (介绍,演讲)。她怕得要命,生怕自己英语不好丢人,想叫老板代替她做 presentation ,但老板坚持要陈霭自己做,因为这是陈霭主笔的论文,老板说这是一个锻炼人的好机会,也是一个崭露头角的好机会。

陈霭无奈,只好硬着头皮上。这将是她生平第一次在美国的会议上用英语发言,所以特别严阵以待,她花很多时间做了一套 PowerPoint slides (幻灯片),请滕教授帮她润色了英语,请老板从内容上把关,还请滕教授做她的听众, rehearse (排练)了很多遍。

滕教授也很严阵以待,说这个机会太好了,可以帮她打响知名度,结识本专业知名人士,对她办绿卡很有帮助。滕教授说:“你是博士后, C 大不会 sponsor (发起,赞助)你的绿卡,你得自己办。自己办绿卡主要靠科研成果,以你现在发 paper (论文)的速度,你很快就可以申请绿卡,我建议你现在就请律师 — ”

滕教授说起风就是雨,马上替她跟“张哲瑞律师事务所”联系上了,那边看了陈霭的条件,说比较适合办 NIW (National Interest Waiver ,国家利益豁免 ) ,这种绿卡是批给那些具有硕士以上学位、其研究乃美国国家利益不可或缺的外国人的,比杰出人才低一点,比一般技术人员高一些,相当于高科技领域里的“劳动模范”。办这种绿卡的优势是不需要雇主 sponsor ,而且可以豁免美国劳工部审批这一关,只要有一定数量的论文,并有七八位资深人士写推荐信,一般就能办下来。

陈霭担心自己不够资格,因为她没硕士学位,但滕教授说:“连律师都说行,你还怕什么?如果没有一定把握,律师根本不会接受你的 case (案例,案子),免得坏了他们的声誉。”

滕教授怕陈霭打退堂鼓,当即就用自己的信用卡为陈霭付了几千美元的首期费用,把陈霭逼上了绿山。

C 大对这次会议也很严阵以待,除了包办陈霭的会议费和旅差费之外,还专门为她印了 100 张名片,上面写着 AI CHEN , Assistant Professor (陈霭,助理教授),然后是她的系名和 C 大校名。

她以为名片印错了,跑去问老板,但老板说没错,这是 C 大给你的 title (头衔),不然不会印在名片上。有了这个 title ,你以后就可以带研究生了。

陈霭又跑去问滕教授,这是不是意味着 C 大把她聘为助理教授了。

滕教授说:“这个我不大清楚,一般情况下,如果正式聘为助理教授,那就应该给你发聘书。现在 C 大没给你发聘书,只印在了名片上,不知道是不是专门用于对外交流的。管它呢,先用着再说,也许聘书会迟些时候才到 — ”

陈霭高兴糊涂了,怎么一下就坐直升飞机飞到助理教授的位置上来了?美国对凡是 title 里有“教授”一词的人都是称“ professor ”的,那她现在不也成了“ Professor Chen ”了吗?这段时间,大家都称她 Doctor Chen (陈博士),她没觉得太沽名钓誉,因为 Doctor 也有“医生”的意思,但 Professor 就不同了,没别的意思,就是“教授”。

我的天,教授啊!一个人在门外和门内时的感觉真是天壤之别啊!当她处在张霭李霭位置上的时候,如果听到美国教授陈霭的大名,肯定以为陈教授威威赫赫,不食人间烟火,一心做学问,肚子里装满了知识,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但作为陈教授本人,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凡人,每天提一个饭盒,里面装着剩菜剩饭,骑一辆自行车去上班。

陈霭的前院形势一片大好,但滕教授的后院却形势一片大坏:滕妈妈生病了,脖子上鼓起一个大包,滕教授请陈霭去看看要紧不要紧。她一听滕妈妈病了,就忘了自己“不上滕家门”的誓言,马上坐滕教授的车去了滕家。

滕妈妈的左边脖子鼓起一个大包,但精神还好,见到陈霭就说:“陈大夫,真过意不去,又麻烦你了。其实我这里经常鼓包,过段时间就下去了,我叫非儿别去麻烦你,他不听 — ”

陈霭虽然是医生,但光凭肉眼看看也无法诊断,她不敢乱说,只建议滕妈妈去看医生。

滕妈妈说:“不用看医生,没什么大不了的,过段时间就会下去。我们那里把这个叫‘气瘰子’,受了气就长这个,气消了就下去了,有的人一长一辈子,什么事都没有 — ”

陈霭知道小张曾经在肿瘤医院干过,特意请小张上滕教授家来看看滕妈妈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小张看了,大而化之地说了一通,中心思想是说不要紧,没什么事,但私下里却对陈霭说:“滕妈妈不行了,癌症晚期 — ”

陈霭吓了一跳,追问道:“那你怎么说她没事?”

“到了这个阶段了,我说她有事也没用了,只能把她吓得尽快死掉 — ”

“不会吧?滕妈妈看上去不像 — 晚期癌症病人呀!”

“所以说不能告诉她真相,”小张内行地说,“癌症病人十之八九是吓死的,不知道自己有癌的时候,他们一文事都没有,只要一发现有癌,十个有九个都垮掉了 — ”

这点陈霭认同,她也接触过一些癌症患者,知道精神因素很重要,但她也知道讳疾忌医的害处,小病可以拖成大病,大病可以拖成绝症,她提议说:“现在看医生,说不定可以治好呢?癌症也不完全是绝症,早期发现 — ”

“我知道。我在肿瘤医院干了这么多年,割掉的肿瘤都能堆成山了,难道不比你清楚?滕妈妈的癌症已经扩散了,她脖子肿大,就是癌细胞进入淋巴系统的结果,淋巴系统是人体的公路网,癌细胞一旦进入淋巴系统,就意味着已经扩散到了身体的各个部位,现在她整个人就是一个巨大的癌,你怎么治?”

陈霭无法相信:“不可能吧?她不是说她的脖子一直就是这么肿了消、消了肿的吗?”

“这个我倒是没见过— ”

陈霭心里又升起一线希望:“再说如果她全身都是癌,她还能 — 有这么好的 — 精神?”

“我说了你不相信,那我就没办法了。你可以建议她去看医生,但只会加速她的死亡。美国的医生,都是学历高,经验少,这也情有可原,美国总共就那么几个人,一个医生能看过多少病人?他们诊病都是凭书本知识和仪器,不像我们中国的医生,是从病人堆里爬出来的,什么没见过?滕妈妈这病如果让美国医生治疗,肯定是开刀割癌,但那不过是加重病人的痛苦,而且加快癌症的扩散 — ”

“但是 — ”

“你别但是了,我在国内时,成天都是开刀割肿瘤,一天要做好几例手术,我还不知道?我们医院有个小伙子,自己就是医生,身体倍棒,因为肝区不适就医,结果检查出有肝癌,打开一看,肝全坏了,没法割了,立即关上。但动了这一刀,小伙子体内的平衡就被打破了,不到两月就死了 — ”

陈霭听得将信将疑,小张安慰说:“你也别太着急,每个人身体里都有无数的癌细胞,大多数都没什么事。抵抗力强,癌细胞就起不了坏作用,只有抵抗力减弱的时候,癌细胞才会出来闹事。只要滕妈妈心情好,精神好,不生病,就这么活个三年五年不成问题 — ”

陈霭不知道该不该把小张的诊断告诉滕教授,最后她决定不告诉,如果小张的诊断不对,那不告诉就没什么大问题;如果小张的诊断是对的,那告诉了也没什么作用。再说滕教授对小张也很有抵触情绪,那天小张一走,滕教授就对陈霭说:“以后再别请这个小张来给我妈诊病了,他哪里像个医生?胡扯八道的,比江湖郎中还故弄玄虚,完全是为了在你面前卖弄一番,博取你的好感 — ”

但她把小张最后那段话的意思转达给了滕教授,说只要滕妈妈心情好,精神好,就没什么要紧的。

滕教授说:“我就说我妈的病是给气出来的吧,他们还不相信,家里有王兰香这样的媳妇,婆婆不气出病来才怪呢!”

陈霭打包票说:“以前可能是因为你姐姐在这里,王老师不大高兴,闹一闹。现在你姐姐走了,王老师应该没什么可闹的了 — ”

“这次我姐不在这里,家里不一样闹吗?”

陈霭尴尬地咕噜说:“噢,她还是闹啊?我以为 — ”

“前几天不是刚为借钱的事闹过吗?这几天我妈的脖子就鼓起一个包,你说不是因为王兰香闹的,还能是因为什么?”

“借钱的事不怪王老师 — 都怪我 — ”

滕教授心疼地说:“你怎么什么都怪自己?你这样爱担责任,不把自己搞得郁郁不乐?”

“这次的确是我的责任 — 我不把借钱的事告诉祝老师,王老师就不会知道 — ”

“知道了就该闹?好好说不行?即便要闹,也不应该当着我爹妈的面闹,在我爹妈面前称‘老子’,更不应该骂我的爹妈,说我是‘有娘养,无娘教,上梁不正下梁歪’。如果你丈夫借钱给别人,你会不会这样闹?”

陈霭推诿说:“我不管钱,他借钱给别人我也不知道 — ”

“唉,人跟人真是不同,那些闹事的,从来不承认是自己的责任,那些不闹事的,反而总在责怪自己,所以说这世界是好人命不长,祸害千年在。你看我爸爸,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从来都是先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一辈子都是这样,所以他身体好得很,什么病都没有。而我妈呢?事事都为家人操心,吃的穿的都先人后己,家务事一个人承担,结果身体搞成这样 — ”

陈霭这才想起还真没看见滕爸爸做家务呢,每次吃东西也的确是冲锋在前,奇怪的是,她以前从来没注意到这一点,说明她脑子里已经形成了概念,好像滕爸爸天经地义就是不用干活的,而滕妈妈则理所当然地应该干活。

她想起自己家里也是这样,赵亮从来不干家务,就好像形成了制度形成了法律一样。以前住筒子楼的时候,有时她正在走廊上炒菜,一时内急去上趟厕所,叫赵亮帮忙在锅里搅几铲子,结果整楼的人都奔走相告:“赵老师真勤快啊,在做饭呢!”“老王,你也学学人家赵老师!”“陈大夫,你可真享福啊!”

连女儿欣欣都觉得干家务活照顾孩子天然是妈妈的事,有事从来不叫爸爸,只叫妈妈。她出国之后,赵亮有次给欣欣泡了一回快餐面,把欣欣稀奇得!打电话都不忘告诉她:“妈妈,爸爸对我真好哦,今天亲自给我泡快餐面了!”

她顺口问女儿:“妈妈给你泡过多少次快餐面?怎么没听你说妈妈真好?”

女儿回答说:“但是你是妈妈呀!”

陈霭把这几件事讲给滕教授听,原本是为了开解他,让他知道“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女人在受苦”的大道理,免得太为滕妈妈难过的,但滕教授却听出了弦外之音:“看来你 husband (丈夫)对你并不好嘛?”

“我没这么说 — ”

“你是没这么说,所以我以前总以为你们夫妻关系很好。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 — ”

这话有点刺耳,陈霭正色道:“俗话说,打人不打脸,你说我 husband(丈夫) 是‘东西’,不等于打我的脸吗?我这样说过你 wife(妻子)吗?”

滕教授赶快做检讨:“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用词不当 — ”

56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39)

  1. 希望滕妈妈一切都好!

  2. 滕妈妈这一病,事情就复杂了,家里没人做饭,陈霭就得去做饭。妈妈病了,滕姐这个女儿就要回家看妈妈。三个女人一台戏。

  3. 滕教授说:“这个我不大清楚,一般情况下,如果正式聘为助理教授,那就应该给你发聘书。现在 C 大没给你发聘书,只印在了名片上,不知道是不是专门用于对外交流的。管它呢,先用着再说,也许聘书会迟些时候才到 — ”

    –这个我也不清楚,老黄应该知道。

  4. “你别但是了,我在国内时,成天都是开刀割肿瘤,一天要做好几例手术,我还不知道?”

    –看来小张在国内还挺不错的,说话底气很足:)

  5. 一般来说,小张说的没错。滕妈妈脖子上的包很可能是肿瘤引起的淋巴结肿大,如果是甲状腺肿大,陈霭和小张因该能从位置判定,但也有可能是淋巴结核,不管怎么说都最终需要到医院检查确诊。也确实有很多肿瘤病人因为知道结果后精神上夸了,机体免疫系统和机体平衡也就夸了,最后死得很快。

    但滕妈妈说她这里经常鼓包,过段时间就下去了,也许是她说的生气所致,不过去医院检查了起码可以排除到那些疾病的怀疑。

    ‘但作为陈教授本人,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凡人,每天提一个饭盒,里面装着剩菜剩饭,骑一辆自行车去上班。“ 陈霭太逗了。

    ”“你是没这么说,所以我以前总以为你们夫妻关系很好。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 — ” 老滕听出来弦外之音,他很喜欢陈霭(这一点从他时时处处的关心就能看出来),但一直在控制着自己,他在替陈霭着想。

  6. 仙人掌王国

    陈霭担心自己不够资格,因为她没硕士学位,但滕教授说:“连律师都说行,你还怕什么?如果没有一定把握,律师根本不会接受你的 case (案例,案子),免得坏了他们的声誉。”

    滕教授怕陈霭打退堂鼓,当即就用自己的信用卡为陈霭付了几千美元的首期费用,把陈霭逼上了绿山。

    —-腾教授对陈蔼真上心哦!可他为陈蔼付律师费的事或许会让王兰香抓了个现行?这也许是艾米挂的枪吧?

  7. 腾教授一见小张,醋劲就来了。哈哈。

  8. 当滕教授说’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的时候, 他的根据是陈霭用来安慰他而爆出的赵亮不干家务活的那几件事, 应该还不知道赵亮其他方面的表现, 由此看来, 他是认为不干家务就不是个东西罗? 呵呵, 他自己也不干家务嘛. :)

    难道他认定了如果陈霭是他的wife, 他肯定不舍得让陈霭独揽家务?

  9. 艾园果果儿今天不搬贴了吗?不搬的话,我就搬了。

  10. 艾友友,刚给你发了悄悄话,请查收!谢谢!

  11. 祝这么快下去还真出乎意料,腾妈妈这样上来更出乎意料,不过艾米写的故事,没有出乎意料就太出乎意料了:)

  12. 回复惑?的评论:

    看了,回复了。

  13. 回复二月三的评论:

    估计祝在国内翻不起大浪,一是他两夫妻跟赵亮都是一个学校的,陈霭担心祝败坏她的名声,祝可能也担心陈霭败坏他的名声,如果双方都败坏对方,可能大家更相信陈霭的话。

    祝认为陈霭在国外脚踏两只船,那么他会觉得挑拨赵陈的夫妻关系也没什么用,可能反而帮了陈霭的忙,因为在祝看来,陈霭应该很想离婚。

    赵亮目前应该不会跟陈霭闹,因为他想出国,一再叫陈霭跟滕教授搞好关系,难道滕教授不是一个男的?:)即便祝向赵挑拨过了,赵也可以暂时按兵不动。

    艾米的出乎意料之外,都是正在情理之中。

  14. 滕妈妈的病,应该是这个故事里一个重大的转折点,有滕妈妈在,滕教授不敢或不愿离婚,那么一切都控制在原状内,闹是闹,但大的框架不变。

    一旦滕妈妈病倒,或者去世(请滕妈妈原谅),原状就被打乱了,滕教授离婚就没了顾忌,而滕教授一旦离婚,就会坚决打乱陈霭的原状,天下大乱,我们就有故事看了:)

  15. 很多家庭都是这样,从感情上讲,夫妻早就到了离婚的地步,但因为没一个更好的选择,只好这样凑合着过。一旦夫妻任何一方发现了一个更好的选择,这个婚姻就很难凑合了,有了更好的选择的那一方就会想方设法离婚了再起炉灶。

  16. 赵亮真有福气呀!!娶了陈霭这样的老婆。

    我也有点怀疑藤教授若是当了陈霭的老公,能比赵亮强个多少,呵呵。他没跟王兰香离婚,多少让我觉得到现在是因为他喜欢的陈霭于他还不AVAILABLE。

  17. 怎么觉得陈霭应该对滕教授私下说明滕妈妈的病那。

  18.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16:10 沙发!第一次!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17:19 哈,有新包包了

    橙子

    石榴:

    2009-07-31 09:19:05 坐个板凳先 ….

  19. 南山:

    2009-07-31 09:30:43 “唉,人跟人真是不同,那些闹事的,从来不承认是自己的责任,那些不闹事的,反而总在责怪自己,所以说这世界是好人命不长,祸害千年在。”

    —-是这样,滕教授一语中的!

  20.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7-31 09:31:48 今天终于可以发言了,这些天一直看不到验证码无法留言呢。

    越来越喜欢滕教授了!

  21.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32:17 第一次冒泡泡:)使劲的多吃香包包:)

  22. 郑千帆:

    2009-07-31 09:32:44 真是可爱的陈霭~~~

  23. 知傻1967:

    2009-07-31 09:33:09 陈霭的大好形势可别又刺激“祝脓包”又害红眼病!

  24. 杨梅:

    2009-07-31 09:34:16 小板凳——哈

    知傻1967:

    2009-07-31 09:34:58 “又刺激“祝脓包”又害红眼病! ”上面的句子“又”大发了。

  25.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41:01 滕教授怕陈霭打退堂鼓,当即就用自己的信用卡为陈霭付了几千美元的首期费用,把陈霭逼上了绿山。

    ———————-搞笑!

  26. nrforest:

    2009-07-31 09:45:44 “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 — ”这话大有深意:

    ——早知道是这么个东西,我就不客气了,一早跟他抢了···

    滕教授对陈霭丈夫的嫌恶之情和对陈霭的爱慕之情一目了然,还用“东西”这个词,太可爱了。

  27. 海滨城市sea:

    2009-07-31 09:45:47 腾教授终于第一次从陈霭口中得知,她的丈夫对她并不好。虽然陈霭不承认,但腾教授是听话听音,这会更坚定他追求陈霭决心。接下来的好戏可要更多喽!

  28.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46:01 小张内行地说,“癌症病人十之八九是吓死的,不知道自己有癌的时候,他们一文事都没有,只要一发现有癌,十个有九个都垮掉了 — ”

    小张说得有道理,精神治疗的作用不可忽视呢。

  29. 新浪网友:

    2009-07-31 09:49:59 看来滕和张都比赵强

  30. yuna_1978:

    2009-07-31 09:51:40 你看我爸爸,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从来都是先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一辈子都是这样,所以他身体好得很,什么病都没有。而我妈呢?事事都为家人操心,吃的穿的都先人后己,家务事一个人承担,结果身体搞成这样 — ”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我家就是这样:(

    yuna_1978:

    2009-07-31 09:55:49 陈霭把这几件事讲给滕教授听,原本是为了开解他,让他知道“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女人在受苦”的大道理,免得太为滕妈妈难过的,但滕教授却听出了弦外之音:“看来你 husband (丈夫)对你并不好嘛?”

    “我没这么说 — ”

    “你是没这么说,所以我以前总以为你们夫妻关系很好。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 — ”

    ===================================================

    滕非认为赵亮在家不做家务是对陈霭不好,但他好像没意识到自己在家也是不做家务的:)

    博主回复: 2009-07-31 09:59:05

    呵呵,这在民间就叫做“老鸹(乌鸦)笑猪黑”:)

  31. 霜降时:

    2009-07-31 09:53:54 希望滕妈妈没事,按滕姐的说法,滕妈妈不让滕王离婚,怕别人照顾不好滕非,结果自己受气,恐怕她没想到,自己的苦心并没有让儿子幸福。

  32. 顺妞妞:

    2009-07-31 09:58:45 如果我是个男人,遇到陈霭也会喜欢,知道她丈夫这样对待她也会颇有微辞或强辞,但不一定会说:“早知道是这么个东西!”

    呵呵,看来滕教授真是情急之下出真言了。陈霭也好玩,立刻就说:“我这样说过你 wife(妻子)吗?”

  33. yuna_1978:

    2009-07-31 10:08:07 艾米晚上好:)

    滕教授为陈霭付了几千美元,感觉这是把枪,不知道会不会有打响的一天,打响后又会出现什么场面:)

  34. 山楂树根:

    2009-07-31 10:13:05 滕妈妈的左边脖子鼓起一个大包,也许没事吧?我前一段时间就摸到自己脖子长了个小包,照了X光,医生说没事。同事们问起检查结果,我沉痛地对他们说:“医生叫我吃好点、穿好点,有得玩就出去旅游。”同事们都很同情我,以外我不行了。

    博主回复: 2009-07-31 10:23:29

    医生有没有说那个小包到底是什么呢?

    山楂树根:

    2009-07-31 10:24:13 以外—-以为。

    山楂树根:

    2009-07-31 10:30:03 回复艾米的提问:是气包,气的。—-开玩笑。我忘了照X光的人怎么说的了。本来他是不会代替医生乱说的,不过我开玩笑问我是不是要死了?他说死不了。他说不用给医生看就知没问题。后来医生看见没事就没约我。

  35. 枚灵:

    2009-07-31 11:13:32 好久没来艾园了,落下了这么多。待我慢慢看。

    陈霭把这几件事讲给滕教授听,原本是为了开解他,让他知道“天下还有三分之二的女人在受苦”的大道理,免得太为滕妈妈难过的,但滕教授却听出了弦外之音:“看来你 husband (丈夫)对你并不好嘛?”

    “我没这么说 — ”

    “你是没这么说,所以我以前总以为你们夫妻关系很好。早知道你丈夫是这么个东西 — ”

    腾飞情急之中说赵亮不是东西,把自己对陈霭的感情暴露出来了。

  36. 当归:

    2009-07-31 11:15:48 艾米,看到你的评论回复了,谢谢。

    昨天看到你登录我的博客,真是惊喜呢!很喜欢看你写的故事,你的妙笔生花。。。。。。

  37.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7-31 11:44:41 “请滕教授帮她润色了英语,请老板从内容上把关,还请滕教授做她的听众, rehearse (排练)了很遍。”“滕教授也很严阵以待,说这个机会太好了,可以帮她打响知名度”

    “滕教授心疼地说:“你怎么什么都怪自己?你这样爱担责任,不把自己搞得郁郁不乐?”

    滕教授对陈霭的怜惜疼爱之情已不言而喻——愿他们有情人早成眷属!

  38. 小儿:

    2009-07-31 11:45:36 怎么看的这么开心呢:)滕非还说别人 他自己不是什么都不干……

    瓶子:

    2009-07-31 11:59:28 我始终就相信陈霭一定会腾飞的!还有腾教授这个贤外助。。。

  39. summer:

    2009-07-31 13:01:58 你看我爸爸,穿什么吃什么玩什么,从来都是先考虑自己,不考虑别人,一辈子都是这样,所以他身体好得很,什么病都没有。而我妈呢?事事都为家人操心,吃的穿的都先人后己,家务事一个人承担,结果身体搞成这样 —

    –腾教授自己也不做家务呀!

    滕教授怕陈霭打退堂鼓,当即就用自己的信用卡为陈霭付了几千美元的首期费用,把陈霭逼上了绿山。

    —记得上次滕教授还给陈霭买了自行车,名为“赔”,不知道他跟滕夫人交待了没?如果没,这两次加起来,滕夫人会不会闹?还是她只闹“大钱”,不闹“小钱”?或是她只闹“滕教授借钱给他‘搞’的女人”,而陈霭不在她担心的范围内?

    期待下文。

  40. 花麦麦:

    2009-07-31 13:14:54 以前住筒子楼的时候,有时她正在走廊上炒菜,一时内急去上趟厕所,叫赵亮帮忙在锅里搅几铲子,结果整楼的人都奔走相告:“赵老师真勤快啊,在做饭呢!”“老王,你也学学人家赵老师!”“陈大夫,你可真享福啊!”

    ~~~呵呵呵,太形象了

    花麦麦:

    2009-07-31 13:19:13 我的天,教授啊!一个人在门外和门内时的感觉真是天壤之别啊!当她处在张霭李霭位置上的时候,如果听到美国教授陈霭的大名,肯定以为陈教授威威赫赫,不食人间烟火,一心做学问,肚子里装满了知识,天上知一半,地上全知。但作为陈教授本人,她知道自己只是一个凡人,每天提一个饭盒,里面装着剩菜剩饭,骑一辆自行车去上班。

    ~~~就是就是,我每次听到我们专业的大师们的名字,也敬畏的不得了,仰望神一样:)

  41. 知傻1967:

    2009-07-31 13:25:13 看到山楂树根说脖子长了个小包,想起一事。单位检查身体,一般外科都是象征性的看看、摸摸。 两年前一位老大夫卡住我的脖子,差点让我背过气:( 然后肯定地说我长了甲状腺结节(囊肿),让我去医院拍个彩超。惜命的赶紧去医院查,门诊一男大夫先卡脖子摸到一个,看到彩超图片上有两个,连说自己的手该剁了:) 然后幽默的告诉我,不用担心,以后不要总生气,说这东西基本上是良性的,就算是恶性的长得也很慢,长到影响生命的大小也得二三十年,那时已经是七老八十了,也算没白活!这病看得我是苦笑不得!

  42. 花麦麦:

    2009-07-31 13:26:34 小张是经验主义哦~对美国医生和中国医生的比较不敢苟同,自认为医生是一定要有科学精神和高度责任心的,中国一些医生的所谓“经验”,害人的多了去了。

  43. 菁桐时代:

    2009-07-31 14:59:14 可爱的陈霭~~ 喜欢陈霭,支持陈霭! 也喜欢滕教授~~ 他俩真的很配~~

  44. ilovepipilu:

    2009-07-31 15:23:44 看来祝老师头上长疮,还没脚下流脓,只从腰里流了些脓出来——对!祝XX整个就是个脓包,不破皮的时候还难辩真假,一旦破皮了,就又臭又烂一发不可收!

    艾米真是将祝XX比喻得太形象了,佩服艾米!

  45. 海滨城市sea:.

    2009-07-31 16:14:48 呵呵,这新浪也太快了,刚给南山回了一下攀登文 学 城的路 线转眼就没了.连南山的问也给消了,这功力了得了得!

  46. 新浪网友:

    2009-07-31 17:36:36 陈霭知道小张曾经在肿瘤医院干过,特意请小张上 →腾← 教授 家来看看滕妈妈的脖子是怎么回事。

    →腾← 应为【滕】

    博主回复: 2009-07-31 18:34:22

    改了。谢谢。

    南山:

    2009-07-31 17:47:40 谢谢海滨城市sea,我看到了,顺便问声:是哪个海滨城市?不会是威海吧?:)

    步步:

    2009-07-31 18:14:59 藤教授爽直的很啊!

  47. 新浪网友:

    2009-07-31 21:35:56 “不知道自己有癌的时候,他们一[文]事都没有,只要一发现有癌,十个有九个都垮掉了”

    应该是“一[点]事”么?

    或者有其它的理解么?

    博主回复: 2009-07-31 22:34:42

    “一文事”就是“一点事”,大概是从“一文钱”来的。

  48. 小灰灰:

    2009-07-31 20:11:00 滕妈妈能如此忍耐王兰香,也许除了因为滕芳说过的,怕离婚后孩子跟了王受坏影响,我觉得可能还因为有传统的养儿防老观念,她怕滕非将来老了没人养。很同情滕母。

  49.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7-31 21:53:52 这个宝宝好面熟,是summer家的??

    小宝宝这是咋的了?不过,我看见小宝宝露点了:)))

    博主回复: 2009-07-31 22:35:08

    小宝宝烫伤了。

    一方素帕寄无花:

    2009-08-01 00:06:23 啊啊~,艾米姐姐,你的新头像不会是…???

  50. 艾园果果儿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艾园果果儿今天不搬贴了吗?不搬的话,我就搬了。”

    –今天有些事,把这里的贴搬到新浪艾园就出去了,现在才回来看到你的贴。谢谢11A帮忙搬新浪艾园的贴到这里。

    以后如果我有事不能搬贴我会提前说一声。抱歉。

  51. 艾园果果儿

    mei:

    2009-08-01 03:44:38

    小宝宝穿了个岔裆裤?

  52.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01 07:31:50

    小宝宝是天天妈家的?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53. 艾园果果儿

    龙仪丹:

    2009-08-01 07:39:23

    小宝宝烫伤了?要紧不?

  54. 艾园果果儿

    花麦麦:

    2009-08-01 14:31:00

    宝宝这烫的不轻的样子呢~可怜的。。。要受段时间的苦了

    夏天可别感染了,乖乖的,早日康复哦!

    summer:

    2009-08-01 15:46:38

    这个宝宝好面熟,是summer家的??

    小宝宝这是咋的了?不过,我看见小宝宝露点了:)))

    博主回复: 2009-07-31 22:35:08

    小宝宝烫伤了。

    —-好象烫伤的面积不小,夏天要注意预防感染啊。长新肉的时候会很痒,小宝宝不一定能忍住不挠,大人要多花心思了。祝小宝宝早日康复。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8-01 17:02:50

    谁家的宝宝啊?

    心疼ING. 我怎么记得烫伤不能包那么严呢?应该抹上药晾着吧?

    南山:

    2009-08-01 18:58:40

    我不猜,是yuna的宝宝,希望快点好起来.听我同学说,她孩子小时候烫伤了,医生说要特别注意关节处,因为新肉生出来会影响关节的柔韧性.

  55.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艾米的出乎意料之外,都是正在情理之中。”

    –说的好。现在看艾米的故事,很多时候都在捉摸人物性格对情节的发展起的作用。起先想过祝应该不会跟赵亮坦白,这样一来,陈霭马上就会揭开他的龌龊之心,他自己肯定不会要败坏自己的名声。但是想想祝这种人这么轻易的放弃这么久的阴谋计划,用艾米的话说,是因为没有更好的招使了,以后有机会翻身的话,一定马上会狠狠地怎么地,怎么地。。。 还好他被一脚踹了下去了:)

    “滕教授赶快做检讨:“对不起,对不起,我刚才用词不当 — ””

    –腾教授在陈霭面前越来越“柔顺”了的说:)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