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40)

滕教授叹口气说:“我这一生最大的不孝就是没给我妈找个好儿媳,连累我妈跟着我受了这么多年的气 —- ”

“我觉得你妈妈对你找的这个儿媳挺满意的 — ”

“不是什么满意,是没办法。按他们老人的观点,儿子媳妇既然已经结了婚,有了孩子,那就是一家人,就像做成了一个饼子一样,不管怎么样,都要尽量把这个饼子捏圆,不能把饼子掰得乱七八糟,饼子掰碎了,不光自己吃着不好,外人看着也不像样子 — ”

“那你就尽量满足你妈妈的愿望,把这个饼子往圆里捏 — ”

滕教授很委屈地说:“我是在把饼子往圆里捏啊!我捏了这么多年,个人的爱好和感情都牺牲了,就是想把这个饼子捏圆,但饼子也不是我一个人想捏圆就能捏圆的 — ”

“那还是要尽自己最大努力 — ”

“你那个饼子捏得很圆吗?”

陈霭正在过政委的瘾,冷不防被人问到自己头上,顿时张口结舌起来:“我?我没说 — 我捏得 –很圆 –”

“那你怎么不尽自己最大努力捏圆呢?”

陈霭有点恼羞成怒,分辩说:“你怎么知道我没尽最大努力?不管怎么说,我的饼子比你的饼子 — 圆得多,我妈 — 不像你妈那样 — 爱操心,再说 — 再说我妈也不跟我们住一起 — ”

“我妈也总说两个孙子大了,不需要她照顾了,她要回国去自己过,不跟我们住一起,但我爸不肯回去。我妈这么大年纪了,我怎么放心她一个人回国去生活呢?就算两个老人一起回去,我也不放心,都是七老八十的人了,没人照顾怎么行?等你丈夫孩子都出国了,你可能也得把妈妈接来跟着你们吧?”

这个问题陈霭还没考虑过,因为她自己都还才刚出国不久。但滕教授这一提,也让她考虑到这个问题:“嗯,如果我能在美国待下来,肯定要把我妈接来跟我一起过,因为我是独女,我爸去世了,家里亲戚也不多,我妈也一年年老了,得有人照顾 — ”

“你能保证 — 赵老师跟你妈妈处得好?”

“我不知道 — 他们从来没在一起处过,短时间有过,但长时间没有 — ”

“为什么长时间没有?你不是说你是独女吗?”

陈霭迟疑了一下,吞吞吐吐地把赵亮初次上门,因为笛子问题跟她妈发生矛盾的典故讲了一下,然后标榜说:“所以我那时就知道他们处不好,结婚之后就没跟我妈住一起。”

滕教授热切地说:“陈霭,你那个饼子捏不圆,我这个饼子也捏不圆,我们何必不 — 重新捏一个呢?”

“谁重新捏一个?”

“我 — 们 — ”

陈霭感觉滕教授在拉拢她一起犯罪,她吓得四处一望,虽然没看见任何人,但还是很紧张,仿佛有人躲在什么地方偷听一样。她低声请求说:“以后别说这种话了吧,让人听见像什么样子?如果你再说这些,我都 — 不敢上你家来了 — ”

滕教授连声保证:“好,好,不说了,我再不说了。刚才都是开玩笑的,你别介意。”

过了几天,滕妈妈脖子上的包真的消下去了,陈霭放了心,可能小张真像滕教授说的那样,有点故弄玄虚。

滕教授也很高兴:“你看,我说我妈不会有事吧?她的脖子真的是经常鼓个包起来,过几天又下去了。我小时候也这样,急了,生气了,哭了,脖子上就鼓起一串小包来;不生气了,不哭了,小包又下去了,可能这是个普遍现象吧,不然怎么有‘脸红脖子粗’的说法呢?可能‘脖子粗’就是因为脖子上鼓起了包。”

滕教授说着就用手在自己脖子上摸了一阵,然后用手指按着一个地方说:“现在还能摸到一个小包,不信你摸摸看 — ”

陈霭伸出两个手指,按照滕教授指引的地方摸了摸,果然有个小疙瘩,在手指的挤压下可以滑动。她知道小孩子脖子上经常会有这种小疙瘩,周边界限分明,推之可滑动,是正常的淋巴结,不碍事,但成年人脖子上有没有这种淋巴结,她还没注意过。

滕教授说:“摸到了吧?另一边脖子上也有呢,所以我小时候家里人都让着我,怕我生气上火把脖子气炸了 — ”

她伸出另一只手,去触摸滕教授的另一边脖子,好把两边做个对比。她做这一切的时候完全是出于医生的职业习惯,没把滕教授当异性,所以做得很自然。但她摸着摸着,突然感到胸前发热,低头一看,才发现自己的胸正对着滕教授的脸,她越往颈后摸,胸离滕教授的脸就越近,滕教授呼出的热气直往她胸上扑。

她的心怦怦乱跳起来,眼前冒出一副荒诞不经的画面:滕教授伸出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头靠在了她胸前。

她不知道如果滕教授真的这样做了,她会怎样反应,但她估计是没有力量反抗的,因为她感觉手脚发软,好像滕教授已经搂上来了一样,她傻站了一会,想猛地跳开,但脚下没劲,迈不动步。

她低头望去,发现滕教授像个接受医生检查的病人一样,很规矩地坐在她面前,仰脸望着她,眼神天真无邪。她在心里骂自己:人家这么信任你,把你当医生,你在想些什么呀!

她没来由地想起一句歌词:“你笑得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她忘了这是哪首歌里的词句了,只记得当时还嘲笑歌词作者来着,说这句话不符合逻辑,但眼下这句不合逻辑的歌词竟然在她头脑里缠来缠去,不肯离开,把她的思绪搅得像团乱麻。

她手足无措,迅即结束检查,匆匆告辞逃掉,又发誓再不去滕教授家了。

但没过几天,滕教授打电话来,说妈妈的腿摔断了,陈霭又把誓言当饭吃了,马上赶去滕家。

滕妈妈已经去过了医院,左腿上了石膏,正躺在床上休息,样子很憔悴。见陈霭来了,滕妈妈打起十二分精神跟她应酬:“陈大夫,这段时间总在麻烦你 — ”

“不麻烦 — 您这是 — ”

“唉,人老了,腿脚不灵便了,眼睛也不管事了,下楼梯的时候踩空了,滚了下来 — ”

滕教授抱怨说:“买房子的时候,我就说买一层楼的,家里有老人有孩子,买个带楼梯的容易出事,但是 Nancy 就是不听,一定要买二层楼的。现在好了,终于出事了 — ”

滕妈妈替儿媳开脱:“这不能怪她,我也赞成买二层楼的,二层楼气派。陈大夫,你说是不是?”

“我也喜欢二层楼。滕妈妈,您 — 感觉还好吧?”

“疼当然是很疼,但还受得住,就是人老了,伤筋动骨的,不躺个百十来天,可能是下不了地的 — ”

“您就安心躺着,好好养伤 — ”

滕妈妈愁眉苦脸地说:“我哪里躺得安心呢?一家大小五六张嘴,都等着吃饭。今天我摔断了腿,不能做饭,一家大小就只好吃麦当劳,但麦当劳是垃圾食品,也不能天天吃啊 — ”

陈霭乖巧地说:“您安心养伤,我每天下班之后来帮忙做饭 — ”

滕妈妈自是千恩万谢,又把陈霭的公公婆婆羡慕了一番。

自那以后,陈霭每天下班都是滕教授开车来接。到了滕家,她把今晚和明天中午的饭菜都做出来,她自己也在滕家吃,但她坚决不在滕家住,无论谁出面挽留,她都不在那里住,怕又出上次那样的事,搞到最后都不知道是梦是真,心里老有个阴影。

她在自己家还是照常做饭,一是她早餐仍然在自家吃,中餐也是从自家带,二是还要顺带给小杜做点饭菜。她来美国这么久,做饭一直都打了小杜的米的,基本形成了习惯,总不能因为去滕家做饭,就把小杜冷落了。

小杜对滕妈妈的伤势很关心,经常向陈霭打听:“今天怎么样?”

虽然小杜的问话没主语,但陈霭知道小杜问的是谁,总是有点发愁地回答说:“还是不见好。年纪大了,骨头特别脆,容易断,不容易好 — ”

“她也一把年纪了,总有七八十岁了吧?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不错了 — ”

“我就是担心她这一摔,把 — 其他病症引发了 — ”

“她还有其他病症?”

“小张说她可能 — 有癌症 — ”

“真的?癌症治不好吧?”小杜把话题转了个方向,“你也是太老好人了,他们家放着一大群人不做饭,却要你去给他们家做饭 — ”

“他们家是有一大群人,但是会做饭的没有 — ”

“王兰香不会做?”

“她不是要打工吗?”

“什么打工,就是为了逃避做家务,你想想看,她一年上头,周末都在打工,晚上也要搞到八九点钟才回家,那不刚好把做饭的时间错过了吗?现在她婆婆倒下了,本来是该她做饭的,结果你这个冤大头又冲了上去当替死鬼 — ”

“她也不能说辞工就辞工,人家图书馆一下上哪里去找个熟练工代替她?”

小杜不服气:“那他们家那几个男人呢?都是人高马大的,也都做不得饭?”

“那几个男人都不会做饭 — ”

“不会做不能学?”

“学也不是一下就能学会的 —- ”

小杜意味深长地说:“别看你平时蔫不拉叽的,城府还是很深的呢,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这时好好表现一下,比平时怎么努力都强 — ”

陈霭不明白这话是什么意思:“表现什么?”

“滕教授是有名的孝子,只要你把做妈的心笼络住了,还愁做儿子的不喜欢你?”

陈霭恍然大悟:“哦,你是怕我在打滕教授的主意?你算了吧,我才不耐烦为了一个有妇之夫费那么大的心思呢,哪怕我现在没结婚,我都不会去殷勤一个有妇之夫,更何况我自己还有丈夫 — ”

小杜探询说:“你对滕教授不感兴趣?那你为什么这么讨好滕家人?”

“我哪里有讨好滕家人?做顿饭不过是举手之劳,又不会累脱一层皮,还能帮到一家人,何乐不为?我并没想嫁给你,我不照样给你做饭吗?”

小杜看上去释然了:“你说得对,可能世界上有些人就是爱帮助人,不图利,图名。”

陈霭调侃说:“我看你对滕教授很有好感,不如我让你去滕家做饭吧,只要把滕妈妈的心买活了,还愁滕教授不动心?”

“切,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讨好人呢!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如果我现在就上他们家去做饭,那不是把规矩搞坏了吗?等到真到了那一天,我不成了他家的奴隶?”

陈霭哈哈大笑:“看来你还真的有那意思哈?”

小杜有点不好意思:“我这不是顺着你的话说说吗?”

后来陈霭开玩笑地对滕教授讲起小杜说的话,滕教授很严肃地说:“别跟她讲这些,她是个小广播。我姐以前在她那家餐馆打工的时候,爱跟她讲我家的事,结果她都拿到外面去传,惹出很多麻烦 — ”

陈霭讨了个没趣,有点下不来台:“我怎么会跟她讲你们家的事?这不是开开玩笑吗?再说我哪里知道你们家的事?”

滕教授一看势头不对,马上改口说:“我不是在说你,我是在说小杜。”

滕夫人对陈霭为滕家做饭的动机有比较高雅的解释:“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多孤单呀,能到我家来走动一下,也像有门亲戚在 D 市一样,是吧?”

陈霭顺水推舟:“就是呀,我是把你这里当自己家看待的,我没兄弟姐妹,你就跟我的亲姐姐一样 — ”

“我也是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家做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你当不花钱的劳动力使呢,其实我也没占你的便宜,你晚饭不都是在我家吃的吗?”

陈霭吃了个闷亏,心里有点不舒服,因为她之所以答应在滕家吃晚饭,一是因为吃过晚饭,还可以留在滕家帮忙照顾滕妈妈,二是她跟滕教授出去买菜的时候,也经常抢着付账,但滕教授显然并没跟滕夫人说这些,所以滕夫人以为每次买菜都是滕家掏的钱。

47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40)

  1. shafa

  2. “小杜看上去释然了:“你说得对,可能世界上有些人就是爱帮助人,不图利,图名。””

    — 世界上有些人就是那个境界, 以为任何人做好事都是有目的的, 不是图名, 就是图利.

  3. “她低头望去,发现滕教授像个接受医生检查的病人一样,很规矩地坐在她面前,仰脸望着她,眼神天真无邪。”

    — 可能滕教授象老三一样, 碰过壁, 才知道眼前的人是不可亵渎的女神, 于是小心翼翼起来.

  4. 陈霭心地很好啊

  5.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2 10:02:20

    沙发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8-02 10:08:23

    板凳!

    童童2005:

    2009-08-02 10:11:00

    来了好几趟了,今天很靠前哦~~

  6. 艾园果果儿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8-02 10:12:12

    陈霭太善良了,很容易被滕夫人欺负到啊!

    滕教授很在乎陈霭的每一句话啊!看来滕教授越来越喜欢陈霭了,期待下集!

  7.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2 10:16:04

    滕夫人对陈霭为滕家做饭的动机有比较高雅的解释:“你一个人孤身在外,多孤单呀,能到我家来走动一下,也像有门亲戚在 D 市一样,是吧?“

    陈霭顺水推舟:“就是呀,我是把你这里当自己家看待的,我没兄弟姐妹,你就跟我的亲姐姐一样 — “

    “我也是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家做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你当不花钱的劳动力使呢,其实我也没占你的便宜,你晚饭不都是在我家吃的吗?“

    ====================================================

    王兰香真是得了便宜卖乖,好像陈霭占了她多大便宜似的

    博主回复: 2009-08-02 10:27:24

    有时人们最受不了的,还不一定是吃亏,而是吃了闷亏,明明是自己吃了亏,可人家还觉得你占了便宜:)。所以俗话说:吃亏要吃在明处。

  8.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2 10:21:18

    小杜对滕妈妈的伤势很关心,经常向陈霭打听:“今天怎么样?”

    虽然小杜的问话没主语,但陈霭知道小杜问的是谁,总是有点发愁地回答说:“还是不见好。年纪大了,骨头特别脆,容易断,不容易好 — ”

    “她也一把年纪了,总有七八十岁了吧?能活到这个岁数已经不错了 — ”

    “我就是担心她这一摔,把 — 其他病症引发了 — ”

    “她还有其他病症?”

    “小张说她可能 — 有癌症 — ”

    “真的?癌症治不好吧?”

    ======================================================

    小杜知道滕非是为了他母亲不离婚的,此时这么关心滕母的病情很可能是推测她能活到什么时候,如果老人家没了,滕非就可以离婚了,而小杜自认为的机会也就来了

  9.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2 10:22:05

    张学友:吻别 词:殷文琦 曲:何启弘

    前尘往事成云烟 消散在彼此眼前 就连说过了再见 也看不见你有些哀怨

    给我的一切 你不过是在敷衍 【你笑得越无邪 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

    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 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 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 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冷得连隐藏的遗憾 都那么地明显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 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想要给你的思念 就像风筝断了线 飞不进你的世界 也温暖不了你的视线

    我已经看见 一场悲剧正上演 剧终没有喜悦 我仍然躲在你的梦里面

    总在刹那间有一些了解 说过的话不可能会实现 就在一转眼发现你的脸 已经陌生不会再像从前

    我的世界开始下雪 冷得让我无法多爱一天 冷得连隐藏的遗憾 都那么地明显

    我和你吻别在无人的街 让风痴笑我不能拒绝 我和你吻别在狂乱的夜 我的心等着迎接伤悲

  10. 艾园果果儿

    童童2005:

    2009-08-02 10:36:14

    真为陈霭的行为感动,但太善良的人很容易受人欺负的。

    王兰香太过分了,陈霭这么帮他们一家,她觉得心安理得不说,竟然还要在陈霭面前显示自己的心理优势,貌似自己真对陈霭有天大的帮助一般,真不理解这种人。。。实在太过分了,让滕飞怎么能不喜欢陈霭呢?!!!

  1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2 10:40:04

    唉!这个滕夫人啊!真让人无话可说。只能像滕教授一样感叹:“人跟人咋就这么不一样呢?!”

  12. 艾园果果儿

    广州丫头:

    2009-08-02 10:47:32

    出了趟远门回来,恶补半个多月没看的部分,发现故事已经柳暗花明了几回,真精彩!

  13.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02 10:48:44

    真佩服陈霭,做一大家子的饭是很累的活,我周末做三个人的饭,都叫苦不迭,一顿饭做来下,腰酸腿痛的,做饭花的时间比吃饭花的时间还长:(

    想想陈霭若真是嫁入滕家,那也得一个人做家务了,如果女儿跟在身边也倒好,若女儿没跟她的话,心里多少会不平衡吧,自己伺候别人一家老小,自己女儿还不知道这会子吃饱没吃饱。

    期待下集。。。

  14. 艾园果果儿

    尘埃2:

    2009-08-02 11:29:35

    “真佩服陈霭,做一大家子的饭是很累的活”。

    ——同意同意,叫我通宵加班不算什么,让我做一顿饭简直太痛苦了。因此,非常佩服陈霭及会做饭的姐妹们!

    想想中的陈霭干活一定很利落,三下五除二就搞定。

  15. 艾园果果儿

    知傻1967:

    2009-08-02 11:40:43

    对于陈霭好心费力的照顾,王兰香是得了便宜卖乖,小杜看成不图利图名,看来当个无名英雄和活雷锋也得分对谁! 好在陈霭人聪明,答话跟得上,否则这闷亏吃着、闷气生者,能力再强也不是铁人。担心陈霭别憋出、累出病来!以后自己千万记住吃亏要吃在明处!

    知傻1967:

    2009-08-02 11:42:09

    不好意思,一冲动又冲进故事里,发重了:) 请删掉。

  16. 艾园果果儿

    杨梅:

    2009-08-02 11:57:58

    “我也是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家做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你当不花钱的劳动力使呢,其实我也没占你的便宜,你晚饭不都是在我家吃的吗?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这句话听起来,很不爽!难道做顿饭就是为了换顿饭吃不成。太不符合陈霭的助人为乐精神了

  17.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2 12:00:08

    “真佩服陈霭,做一大家子的饭是很累的活”

    ================================

    同意!和执子、尘埃握手:)我也是做饭发愁,有时做完饭自己也饱了,没什么食欲了:(

    不过陈霭好像并没觉得做饭有多累多难,这一点她正好和滕非互补,蛮相配的:)

  18. 艾园果果儿

    胖狗:

    2009-08-02 13:45:55

    陈霭的誓言也像一个饼一样,本来以为是个铁饼,结果是个面饼,滕家人一饿,就切一块递上去:)

  19. 艾园果果儿

    枚灵:

    2009-08-02 14:35:26

    “我也是把你当亲妹妹看待的,不然我怎么好意思让你给我家做饭?不知情的人还以为我把你当不花钱的劳动力使呢,其实我也没占你的便宜,你晚饭不都是在我家吃的吗?’

    王兰香得了便宜还卖乖,可气!陈霭吃了闷亏,很过火哎!

  20. 艾园果果儿

    朱朱:

    2009-08-02 14:49:57

    “我并没想嫁给你,我不照样给你做饭吗?”

    小杜是以己心推测陈霭为滕家做饭的动机,她倒没细想想陈霭和她不一样。

    朱朱:

    2009-08-02 14:59:50

    藤教授不告诉王兰香,也有道理的,否则王兰香会不会像小杜那样想呢?

  2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2 17:17:47

    请教:“你想想看,她一年[上]头,周末都在打工”

    为什么不是“一年[到]头”?

    原文的这个词没见过呢,或者就是本人孤陋寡闻了~~

    博主回复: 2009-08-02 19:29:01

    是方言。

  22. 艾园果果儿

    小灰灰:

    2009-08-02 17:34:43

    小杜不服气:“那他们家那几个男人呢?都是人高马大的,也都做不得饭?”“不会做不能学?”

    ==

    有理!虽然她没第一时间想到男人也该做饭。

  23. 艾园果果儿

    龙仪丹:

    2009-08-02 18:33:33

    陈霭的举动是处处为他人着想,心地无私天地宽,所以她这样的人肯定是人见人爱。

    而王兰香和小杜要么不说话,一说就露馅:

    王兰香认为陈霭帮助烧饭,也解决了陈的吃饭问题,心里的小算盘也正好暴露了她这个人利益熏心,她怎么就不想想,难道陈霭是她们家的保姆吗?有义务天天来劳动换顿饭?难怪腾非和她过不到一快去。

    而小杜虽然在某些事情上是帮助陈霭的,但是她也一口一个的说:“别看你平时蔫不拉叽的,城府还是很深的呢,知道现在正是关键时刻,这时好好表现一下,比平时怎么努力都强 — ”陈霭不明白这是什么意思:“表现什么?”其实小杜才是有城府的阿:“滕教授是有名的孝子,只要你把做妈的心笼络住了,还愁做儿子的不喜欢你?”这句话才反映了小杜的嫉妒心哦!

    幸亏陈霭立刻恍然大悟:“哦,你是怕我在打滕教授的主意?你算了吧,我才不耐烦为了一个有妇之夫费那么大的心思呢,哪怕我现在没结婚,我都不会去殷勤一个有妇之夫,更何况我自己还有丈夫 — ”

    看到陈霭及时反击她:“我哪里有讨好滕家人?做顿饭不过是举手之劳,又不会累脱一层皮,还能帮到一家人,何乐不为?我并没想嫁给你,我不照样给你做饭吗?”真是忍不住拍手叫好!

    我太佩服艾米的语言功力啦!不动声色的就用这些对话把三个女人的心思写得活灵活现!

    因此当陈霭调侃说:“我看你对滕教授很有好感,不如我让你去滕家做饭吧,只要把滕妈妈的心买活了,还愁滕教授不动心?”时,深深出了一口气,感觉真是太好了……

  24. 艾园果果儿

    木耳:

    2009-08-02 19:17:06

    陈霭调侃说:“我看你对滕教授很有好感,不如我让你去滕家做饭吧,只要把滕妈妈的心买活了,还愁滕教授不动心?”

    “岂 — ,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讨好人呢!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如果我现在就上他们家去做饭,那不是把规矩搞坏了吗?等到真到了那一天,我不成了他家的奴隶?”

    ———那个“岂”是表明小杜首先想说“岂有此理”吗?我理解是这样。小杜被陈霭的调侃说中了心思,她很恼怒,但又要装高贵,“岂有此理”就冲口而来了。不过刚冒出一个“岂”字,她又马上改为语气不那么冲的“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讨好人呢”。 从小杜的话中可看出小杜很不尊重陈霭,一直看不起陈霭。 同时,她那话也看出她心机深着。

    博主回复: 2009-08-02 19:23:26

    “岂”跟“切”是一样的,不过是个语气词。

  25.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8-02 20:20:23

    估计王兰香平时就不是个愿吃亏的人,所以从她的角度看,陈蔼是不会做吃亏的事的,但陈蔼就为了吃顿饭就帮一大家人做饭?王兰香也太小看陈蔼了吧。

  26.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2 20:25:39

    不喜欢腾教授在陈的面前编派王的不是,虽然并不喜欢王兰香,但总觉得腾教授这样,象大多数出轨的男人一样,在要出轨对象面前说自己生活的不幸,没有找一个好妻子,自己为了这个家怎样付出了努力,比如“我是在把饼子往圆里捏啊!我捏了这么多年,个人的爱好和感情都牺牲了,就是想把这个饼子捏圆,但饼子也不是我一个人想捏圆就能捏圆的 — ”

  27.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8-02 21:12:41

    同样是帮忙做饭的事情,不一样的人眼里就有了不一样的意义。

  28. 艾园果果儿

    天天妈:

    2009-08-02 21:28:49

    靠垫也快乐。

    好人好运,陈蔼一定会幸福的。

  29. 艾园果果儿

    艳阳天芳草地:

    2009-08-02 23:07:52

    博主回复: 2009-08-02 10:27:24

    有时人们最受不了的,还不一定是吃亏,而是吃了闷亏,明明是自己吃了亏,可人家还觉得你占了便宜:)。所以俗话说:吃亏要吃在明处。

    非常同意!!!

    王兰香真是极品啊。

    艳阳天芳草地:

    2009-08-02 23:11:05

    如果有人给我安排好菜单(家常啊),做饭的过程倒并不觉得特别累。

    最烦最累的,每天都想,今天吃什么好呢?

  30. 陈霭真好!赞一个!

    滕夫人说话真有趣,恨不得人家帮了她的忙还要感谢她。

  31. 仙人掌王国

    回复艾园果果儿的评论:

    谢谢果果儿转贴,我是文学城仙人掌王国啊,在新浪艾园可先睹为快哦。

    —-龙仪丹

  32. 回复ABC5460的评论:

    没谁要求你喜欢某个人物:)

    可以分析分析故事里的人物为什么喜欢某个人物,为什么不喜欢某个人物。

  33. 回复ABC5460的评论:

    幸福不幸福,主要看当事人自己的感受。在很多下岗女工看来,滕夫人的生活就够幸福了,但她自己不觉得幸福,那就不幸福:)

  34. 回复十年忽悠的评论:

    她的心怦怦乱跳起来,眼前冒出一副荒诞不经的画面:滕教授伸出双手搂住她的腰,把头靠在了她胸前。

    —-我也觉得会这样,但老滕让我跌了一次眼镜:)老滕是不是只对陈霭的厨艺感兴趣?

    ==================

    欣赏这样的滕教授。他“规矩地坐在她面前,仰脸望着她,眼神天真无邪。”这样的滕非在女主眼中,绝对是正人君子。我觉得,如果老滕真的有什么热情的举动,陈蔼一时还接受不了的。毕竟俩人还都有一个破饼子在手。

    陈蔼的“小幻想”以及前面的春梦,是确定情境造成的正常生理心理反应,可以理解。不算精神出轨吧?!

  35. 小杜很自私。从故事的开始她就心安理得地接受陈蔼多给的几个月房租,经常(或近乎每天)吃着陈蔼做的饭菜,王砸了她的东东陈赔给她新的她也欣然接受了的(这个尚可理解,毕竟是陈大嘴巴的结果),一直在接受陈的给予。相反,目前看到的她对陈的帮助,也就是祝XX闹事她报警的一次。她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不是小孩,在海外最初的读书阶段大家都不容易,辛苦的不只她一人。

    小杜很功利。她以自己做事的动机去揣测陈蔼帮滕家做饭的事。无利不起早说的就是她这样的人。

  36. 艾园果果儿

    郑千帆:

    2009-08-03 08:43:24

    她没来由地想起一句歌词:“你笑得越无邪,我就会爱你爱得更狂野”,她忘了这是哪首歌里的词句了,只记得当时还嘲笑歌词作者来着,说这句话不符合逻辑,但眼下这句不合逻辑的歌词竟然在她头脑里缠来缠去,不肯离开,把她的思绪搅得像团乱麻。

    ———————————–陈霭已经不知不觉的爱进去了。

  37.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8-03 09:29:32

    “切,我才不会这么低三下四地讨好人呢!没有规矩,无以成方圆,如果我现在就上他们家去做饭,那不是把规矩搞坏了吗?等到真到了那一天,我不成了他家的奴隶?”

    ————————

    小杜目前对藤的爱情是要不停衡量利弊的,时刻要保证自己的利益,生怕吃了亏。真正的爱一个人恐怕会很愿意站在对方的角度为对方着想吧,哪里还会觉得做饭,就是做了奴隶。小杜对藤教授的感情,更多的是觉得藤有美国身份,有貌有才,是个不错的对象,而不是一头扎到爱情里去了,如果出现一个比藤“条件”更好的人追小杜,小杜恐怕是立马掉转了风向。

  38. 老滕对陈霭热情似火。还能坐怀不乱。不错,不错。

  39. 很想知道腾教授和王兰香一开始是怎样结的婚,矛盾是如何从量变到质变的。

    但至少现在看小杜之与腾教授,腾确实是清白的。也许腾确实跟陈霭在帮人方面有点像,总爱帮人一把。但有功利之心的人看来总是天下没有白吃的午餐,他人总别有目的。

    陈霭和赵良的爱情状况似乎比较清楚。但是从外部/传统的观念来看,目前还没有什么值得分开的理由。

    继续等着捏大饼。。:-)

  40. 滕非脖子上的小疙瘩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41. 王兰香曾经对自己娘家人吝于帮助,貌似有丝儿悔意,但终究没做补偿。

    陈霭只是她没血缘关系口头上的“姐妹”,谈及钱的事就更没有不好意思说的话了。

  42. 回复海皮的评论:

    王兰香对自己家里是不是吝于帮助,现在还没有证据,她说她没寄钱,不等于她真没寄钱。

  43. 回复快乐飞翔a的评论:

    “她也是三十出头的人,不是小孩,在海外最初的读书阶段大家都不容易,辛苦的不只她一人。”

    –你这句话潜在的理论是:“小孩才自私,随着年龄增大,人应该越来越不自私。”

    但自私跟年龄没什么关系。

  44. 回复ABC5460:

    我把你的贴删了,因为我不知道你要表达什么观点,你关于你自己处理家务的那一段,我看不出跟这个故事有什么相关。

    你关于世故和无原则的议论,也让我很糊涂,你喜欢不世故的人,你也喜欢世故有原则的人,但你也不讨厌世故且无原则的人,这在我看来很自相矛盾。

    还有你的两个震撼,我不知道你是为故事人物的感受震撼,还是为我的写法震撼。陈霭认为滕夫人的睡相像尸体,她也认为自己比滕夫人好不了多少,这只是她个人的感受,既没对滕夫人说,也没拿出去传扬,我不明白这有什么不公平的,有什么值得震撼的。

    请站在旁观的立场读这个故事,如果做不到这一点,就干脆别读了,免得七震撼,八震撼,震出问题来。

  45. 读这个故事,请不要把自己读成滕夫人的娘家人了。

    作为读者,对于滕非的行为,你应该做的是分析成因,为什么他会说某句话?为什么他会做某件事?为什么他不喜欢老婆?他的哪些行为是因为老婆的言行引起的,哪些行为是他性格本身就有的。

    请不要摆出一副滕夫人娘家人的架势,批评指责滕非“你自己做得很好嘛?你对你妈妈照顾得很好吗?你对待你孩子的妈妈是什么态度?”

    这种问题都是废话,滕非做得好不好,我已经在故事里写了,你作为读者,要么就一目十行地看看算了,要发言你就分析一下人物言行背后的成因。

    我不欢迎怨妇怨夫型读者,每看一集,就想起了自己受的苦,聚在一起骂这个骂那个,骂一通了事。我也不欢迎倪萍朱军型读者,成天就会“妹妹,你好可怜啊!”

    别那么感情用事行不行?

  46. 回复艾米.的评论:

    “我也不欢迎倪萍朱军型读者,成天就会“妹妹,你好可怜啊!””

    –haha,精辟。

  47. 回复28年华的评论:

    坠入爱河是一回事,愿意离婚是另一回事,不离婚就偷情是第三回事:)

    坠入爱河是不由自主的事,但并不是每个坠入爱河的人都会离婚再嫁(再娶),不离婚就偷情,那就更需要勇气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