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42) (儿童不宜)

两人一车开到医院,来到滕妈妈住的ICU(Intensive care unit,特护病房,重症监护病房),一个人住一间,条件很好,仪器很先进,比陈霭工作过的高干病房还好。

滕妈妈躺在病床上,气色很不好,才几天时间,已经判若两人。陈霭走到病床前,问候滕妈妈。滕妈妈不像上次那么乐观了,很伤感地说:“陈大夫,我这次怕是不行了,我自己感觉得到—”

刚才在路上的时候,滕教授已经告诉陈霭,医生说滕妈妈是胃癌,但陈霭还没来得及问滕妈妈本人知道不知道。她听说过美国的医生都是直截了当把病情告诉病人的,是癌症就毫不隐瞒地对病人说“你得的是癌症,某某癌,某期,还有某某年好活”。但她听滕妈妈的口气,似乎并不知道自己的病情。她不知道是有关美国医生的传闻是错误的,还是滕妈妈没听懂医生的判决。

她拿出专家的架势,十分有把握地说:“滕妈妈,您的感觉完全错了,我做医生的,我知道,您这不过是一时的小病,心情不好所致,休息一段时间就好了—”

滕妈妈挨了批评还很开心:“真的?你是大夫,我相信你,我这几天的确是心情不大好—。我就说没事没事吧,但我儿子不相信,一定要送我来医院—”

陈霭跟滕妈妈谈了一会,滕教授就提议送她回家休息。在路上,她把小张上次说的话全都告诉了滕教授,建议取消滕妈妈明天的手术。但滕教授果然不相信小张的话:“人家美国的医生不比他一个江湖郎中懂医术?”

“小张不是江湖郎中,他在肿瘤医院干过很多年。”

“但他也有很多年没在肿瘤医院干了,他到美国这么多年,早就把医术丢生了。再说他上我家去的时候,既没化验工具,又没其他检测工具,就凭他肉眼看了看,用手摸了摸,他就知道我妈全身是癌?”

这样一说,陈霭也没什么把握了。

第二天,陈霭因为要上班,没去手术室外守候,约好等中午手术一做完,滕教授就过来接她去医院,那时正好是午饭时间,也不用请假。

但还不到十点,滕教授就打电话来了。陈霭吃惊地问:“不是说手术要到中午才做完吗?怎么这么快就结束了?”

滕教授说了声“医生说—我妈—她—”,就说不下去了。

陈霭知道大事不妙,马上向老板请假,请小屈送她去医院。

她来到滕妈妈的病房,看见滕教授傻呆呆地坐在病床边,滕妈妈似乎还没从麻醉中醒来。滕姐把她拉到病房外,小声对她说:“医生说我妈已经是癌症晚期,癌细胞全身扩散了,到处都是癌,连原发病灶都不知道在哪里,动手术也没用了,除非把所有内脏都割掉,所以医生马上就把刀口缝上,把我妈推出了手术室—”

“那怎么办?医生说—怎么办?”

“医生说在医院住几天,等刀口好了就出院回家—”

陈霭知道所谓回家就是“回家等死”的意思了,她很后悔昨天没有坚决阻止这场手术,也许真跟小张说的那样,不开膛破肚,就不会破坏身体的平衡,说不定能多活几天。

她看了看滕教授,只见他面如死灰,好像已经率先垮掉了。她把他叫到病房外,叮嘱说:“你不能这样,你不能先垮了,更不能让病人看见你垮了。我知道很多癌症病人,都是医院判了死刑,最后死马当作活马医,找民间偏方,靠增强体质,终于治好了癌症的—”

滕教授仿佛抓到了一根救命稻草:“真的吗?你知道那些民间偏方吗?”

陈霭硬着头皮说:“我不知道,但是我的朋友和熟人知道,我马上就去问他们—”

刚好滕姐从洗手间回来,滕教授马上去向姐姐汇报这一喜讯:“姐,陈大夫说了,她有治癌症的民间偏方,能治好妈的病—”

滕姐听了这话,只狐疑地看了陈霭一眼,没置可否。

但滕教授显然一点都不怀疑陈霭的民间偏方,着急地催促说:“陈大夫,你能不能现在就去向你那些朋友熟人打听偏方?”

陈霭心里痛得要命,不知道滕妈妈过世的那一天,滕教授会不会疯掉。她回答说:“好的,我现在就去打听。”

小屈把陈霭载回学校,她一到实验楼就跑到二楼去找小张,把滕妈妈的病情说了一下,顺便也大大吹捧了小张一番,表扬他医术高明,料事如神,扁鹊再世,华佗投生。

小张听得很享受,大喇喇地说:“我说美国的医生没用吧,你还不相信!”

陈霭也懒得申辩说她没有不相信,而是切入正题:“你知道不知道治癌的民间偏方?”

“癌症到了这个阶段,哪里还有什么民间偏方治得好?”

“但是我已经吹出去了,说我知道治癌症的民间偏方—”

“那你就随便给他们开个方子,就算是安慰剂吧—”

陈霭对张神医大失所望:“就这?”

小张叹口气说:“我看你卷进滕家太深了,那是人家的妈,人家的婆婆,你着个什么急?”

“只怪我当医生当久了,见不得病人受罪—”

“你当医生当久了,更应该知道跟病人划清界限。生老病死,是人生的几个阶段,当医生的只能治可治之症,不能治不治之症,尽到心就行了。如果死一个病人你伤心一场,那还不早就见阎王去了?”

“唉,都怪我,早点把你的诊断告诉滕教授就好了—”

“告诉了也没用的,那个姓滕的会听我的话?”

陈霭从小张那里只讨到一个“安慰剂”,没办法,只好跟国内的朋友打电话,打听治疗癌症的偏方。国内的朋友都很热情,纷纷向她介绍偏方,个个都说自己的偏方是癌症克星,包治包好。她一下就弄了上十个偏方在手里,然后一个个告诉滕教授。

滕教授把每个偏方都当做救命神丹,请人去弄那些偏方的配料,自己也到处奔走,求医问药,看得陈霭又心酸又担心,怕这一个个偏方全都失效的时候,滕教授会怪她骗人。

滕妈妈在医院住了不到一个星期,医院就让她出院了,说可以到一家“临终关怀”医院去休养,那里专门接收晚期癌症患者,宗旨是见死不救,只尽力减轻病人临终前的痛苦。

滕教授开始还觉得“临终关怀”不吉利,不想送滕妈妈去那里。后来去打听了一下,发现那边还不接收滕妈妈呢,只接受美国公民,而滕妈妈还不是美国公民,只有绿卡。

这一下,“临终关怀”又成了香饽饽了,美国公民才能进的地方,一定是好地方。滕教授想千方设万法,想把滕妈妈送进那家医院,甚至提出自费让滕妈妈在那里接受关怀。但那家医院还是不同意,说不是钱的问题,而是床位不够,现在等着进这家医院的病人多得很,排队已经排到明年去了,滕教授只好让滕妈妈回家接受关怀。

陈霭有空了就到滕家去关怀滕妈妈,帮忙做家务,照顾病人。

有个周末,陈霭到滕家去的时候,滕教授说起过两天就是滕妈妈的生日,正在商量该怎么庆贺一下。陈霭提议说:“吃顿团圆饭,照几张全家福,你妈妈一定高兴。”

滕姐说:“我妈都成这个样子了,稀粥都喝不进,还吃什么团圆饭?”

陈霭说:“团圆饭主要是吃个意义,而不是吃多少饭菜的问题,滕妈妈看到一大家人和和睦睦地坐在一起吃饭,肯定比她自己吃山珍海味还高兴—”

“陈大夫说得有道理,”滕教授说,“但是Nancy要很晚才下班,而且我也怕她—闹别扭—”

陈霭说:“下班晚不要紧,大家可以先吃点零食垫底,等到王老师下班回来再一起吃饭。我来给王老师打个电话,看看她有什么想法—”

陈霭走到一边去跟滕夫人打电话,把今天吃团圆饭的意思给滕夫人说了一下,并出谋划策说:“你婆婆病成这样,恐怕也过不了几个生日了,你跟她一起吃顿团圆饭,好好哄哄她,她一定很高兴。滕教授是个孝子,滕妈妈一高兴,滕教授自然高兴,肯定能改善他对你的态度—”

滕夫人说:“嗯,你这个主意听上去还不错,不过我丑话说在前,如果那个贱女人又生事,我是不会忍气吞声的。”

“她不会生事的,就算她生事,当着滕教授的面,如果你让着她一点,滕教授就知道是她不对了。”

滕夫人一口答应,还主动说今天争取早点回家。

陈霭打完电话,把成果向滕教授一汇报,滕教授也很高兴:“我刚才把你的主意跟我妈一说,我妈就高兴得不得了,说还是你懂她的心思。”

滕教授当即就要去东方店买菜,滕姐也要跟去,说弟弟不知道该买什么。于是姐弟两人都去了,家里只剩下陈霭和一个病人,一个老人,两个孩子。

陈霭心里有点不快,她好歹还算是个客人,滕教授姐弟俩怎么可以双双跑掉,把一家老小扔给她一个客人呢?万一滕妈妈出点什么事,那如何是好?

还好,滕妈妈那天不光没出事,精神好像还特别好。

滕家姐弟买菜回来之后,陈霭就跟滕姐一起下厨准备饭菜。

滕夫人也很给面子,提前下班回家,席间没吵没闹,还喂婆婆吃粥。这大概是自滕夫人打两份工以来全家人第一次在一起吃晚饭了,滕妈妈心情特别好,气色大大好转,精神健旺。滕教授拿了照相机来,陈霭帮着照了一些全家福。

晚上滕教授送陈霭回家的时候,很感激地说:“今天太感谢你了,还是你了解我妈,知道她最想要的是什么—”

“其实你也知道你妈最想要的是什么,只不过你不愿意按她的意思做—”

“谁说我不愿意做?只要能让我妈活下去,我什么都愿意做。”

“那好啊,你妈最想看到的,肯定是你跟王老师和和睦睦过日子了,你愿意做吗?”

“我跟她怎么不和睦了?这段时间我跟她吵了吗?闹了吗?”

“你没吵没闹,但是你们两个人—分着居,又不说话,难道你妈看不出来?”

滕教授立即瘪了下去:“那你的意思是我现在还得去求Nancy让我回她房间去?”

“哪里用得着你求呢?她每天都在盼望你回她身边去,只不过爱面子,不好意思说出来罢了。你一个男人,应该主动点,你晚上跑她床上睡下,难道她还会一脚把你踢出来?就算她踢你,那也是撒个娇,要要面子,你让她踢几脚,再好好跟她亲热一下,两人就和好了,俗话说,天上下雨地上流,两口子打架不记仇—”

滕教授打断她:“这是不是你的经验之谈?”

陈霭被问得一愣,随即教训说:“是我的经验之谈又怎么样?不是我的经验之谈又怎么样?你现在应该多考虑如何让你妈高兴,而不是我经验不经验—”

滕教授想了一会,咬牙切齿地说:“行,为了我妈,我听你的。”

陈霭见他一副恨病吃药的神情,忍不住笑起来:“你要从心里愿意才行,不然的话,你这么一副勉为其难的样子,凶巴巴的,王老师不一下就看出来了?”

“你—把我劝回Nancy的房间去,你—有没有—一点—不舒服?”

“什么不舒服?你们夫妻和好,我为什么会不舒服?”

滕教授嘟囔说:“你没什么不舒服就好。”

第二天,滕夫人打电话来报喜:“嗨,陈大夫,你那个方法还真灵呢,我昨晚喂他妈几口稀粥,他昨夜就跑回我床上来了—”

陈霭突然发现心里还真有点不舒服呢,好像跟人开玩笑被人当真了一样。但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被成功的喜悦代替了,在心里自夸说:看来天下没有我陈霭劝不好的夫妻!她乘胜追击,指点道:“那就好,以后你就采取这个做法,对你婆婆好点,跟你大姑子也别闹,我保证滕教授天天粘着你,赶都赶不走—”

那个夜晚,陈霭做了一个非常荒唐的梦,还是滕夫人的那张大床,但滕氏夫妻都在那张床上,她也在那张床上。她一再对自己说:“要不得,要不得,人家夫妻同床,你挤在中间干什么?”但不知为什么,她一直没爬起来跑掉,而滕氏夫妻似乎也没见外,就在她旁边做爱。

她不敢看他们做爱的情景,但恍惚觉得在哪里看见过一个条文,说美国允许旁人观看夫妻做爱,于是她看了几眼,发现滕教授比滕夫人还白。

然后场景变成了她跟赵亮做爱,而滕教授站在旁边看。她心很慌,不肯脱衣服,还去找条文,因为上面好像有一条规定只有美国公民才能在旁人面前做爱,而她不是美国公民,连绿卡都没有,所以滕教授不能看她做爱。但她找来找去,许多的英文单词在她眼前晃过,就是找不到“美国公民”这个词。

她在梦里都觉得这很荒唐,不断对自己说:“哪里会有这么荒唐的规定?肯定是在做梦。”

但梦并没有因此中断,赵亮已经趴到她身上来了,压得她喘不过气来,她乱蹬乱踢,听见一个声音说:“陈霭,是我啊!”

她定睛一看,是滕教授,光着上身,穿了一条半长的花短裤,她想说“是你也不行!条文上没有—”,但她说不出话来。

滕教授似乎还没干什么呢,陈霭就腾飞了。

89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42) (儿童不宜)

  1. 沙发!

  2. 这下要难受了。

  3. “我知道很多癌症病人,都是医院判了死刑,最后死马当作活马医,找民间偏方,靠增强体质,终于治好了癌症的—”

    — 我爸爸也跟我说过他见过的一个例子.

  4. 腾姐和腾妻住在一起,估计有安宁也只是片刻的。腾妈辛苦一辈子,到这个时候,却没有几个人是真正关心她。

  5. “滕教授想了一会,咬牙切齿地说:“行,为了我妈,我听你的。””

    写的真生动.

    在海外的人, 最难过的就是和至亲或好友生离死别了. 这种时候 ,有陈霭这样的朋友在身边, 滕教授一家真是幸运.

  6. No wonder Teng loves Chen, she has a kind soul.

  7. 陈霭又做梦了。

  8. 新浪艾园那边前天有人推测这一集里滕妈妈会托孤,把照顾儿子的重担托付给陈霭,促使他们的关系迅速升温。

    我当时也是这样估计来着,但看了这一集,觉得出乎意料之外,但全在情理之中。

    滕妈妈从前是当校长的,应该是很明事理也很有原则的人,不会把儿子托付给陈霭照顾,不是她不想这样,而是这种话她说不出口。如果陈霭没有丈夫,滕妈妈或许可以把儿子托付给陈,并建议自己的儿子离婚。

    但陈霭是个有夫之妇,滕妈妈可以在自己儿子的离婚问题上参加意见,但绝对没有资格在陈霭的离婚问题上参加意见。

  9. 当然滕妈妈也没封建到不问青红皂白,一律反对离婚的地步,因为她的干女儿就离了婚,而她并没因此断绝跟干女儿的关系,说明她还是能承受儿女的离婚事实的。

    滕妈妈一直反对儿子离婚,可能是因为尚未发现一个比儿媳好又available的候选人,有些人available,比如小杜小韩等,但在滕妈妈眼里不合格,因为她们都不会照顾人,而陈霭很会照顾人,可惜又有丈夫。

    可能在滕妈妈看来,与其让儿子离了婚找个不会照顾他的女人,还不如维持现在这段婚姻。现在滕姐已经远嫁了,家里少了一个闹矛盾的主,儿子媳妇也慢慢老了,就能安安稳稳过下去了。

  10. 仙人掌王国

    陈霭突然发现心里还真有点不舒服呢,好像跟人开玩笑被人当真了一样。但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被成功的喜悦代替了,在心里自夸说:看来天下没有我陈霭劝不好的夫妻!她乘胜追击,指点道:“那就好,以后你就采取这个做法,对你婆婆好点,跟你大姑子也别闹,我保证滕教授天天粘着你,赶都赶不走—”

    —-陈蔼真好!一心只为他人,这样的人应该配有幸福……

  1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不觉得陈霭是这种“不图名,只图利”的人。她身上的许多闪光点使这个故事吸引人的原因。

    我也不觉得陈霭是“亲者严,疏者宽”。她对赵亮的父母并不那么亲近,但并不代表不尊重;同样,对自己的母亲也不是不爱。有时候,爱是要有一点距离的。相反,我觉得她有智慧把母亲/婆婆和自己家庭的关系处理好。

    但是,当面对一个即将失去的生命,自己亲人,她绝对会“亲者宽”,所以她才会劝滕教授一家。她很善良。

  12. 陈霭对人处事有点“亲者严,疏者宽”,她对赵亮的父母并不那么亲近,由于赵家是乡下的,而且爱把亲戚朋友村里人搞到城里请她在看病问题上帮忙,陈霭基本上断绝了跟婆家人的来往。

    她跟自己的父母似乎也不是很亲近,因为赵亮跟她妈处不好,就一直没跟妈住在一起,包括父亲去世之后。

    但她对滕家,小张家,甚至祝老师小杜等,就比对赵家人宽容许多。

    很多人都自觉不自觉地采取这种“亲者严,疏者宽”的做法,尤其是那些“不图利,只图名”的人,因为对亲者宽,不能图到名,而对疏者宽,则能图到名,至少可以落下别人几句好话。

  13.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对不起,我把“不图利,只图名”写反了。现在重新贴了一遍。

  14. 看艾米的故事很久了,从十年忽悠开始的。总觉得陈霭肯定能幸福的,因为她的性格很好,能力很强,而且总是比较positive地对人对事。

  15.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亲者严,疏者宽”并不是不闪光,同样是闪光点,只看你站在什么立场看问题了。

    如果你是赵亮的父母,你可能就不会认为陈霭对滕妈妈热心而对自己的公婆不热心是一种闪光点。要知道,赵亮家那些亲戚朋友也是病人,不是病人就不会上城里来看病了。而赵亮的父亲,曾经就是陈霭的病人。

    我谈的并不是陈霭尊重不尊重她的公婆,而是谈的“亲疏”。

    你是陈霭故事的读者,你当然欣赏陈霭“亲者严,疏者宽”的闪光点。如果现在谈的是你的配偶,或许你就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闪光点了。

  16. 很多人都表现出“亲者严,疏者宽”的行事方法,有的是“不图利,只图名”,还有的只是因为疏者比较好摆脱,而亲者一旦沾上就不容易摆脱。

    比如赵亮的父母,如果陈霭对他们像对待滕妈妈那样热心,那就不是一天两天的事,而是一辈子的事,哪怕你热心十年,一旦你有十天不热心,你就前功尽弃,公婆丈夫都会记得你这不好的十天,还不如一开始就不热心。

    但滕妈妈就不同,她只是一个朋友的妈妈,陈霭愿意,就可以去关心她一下,不愿意,也可以抽身,没有责任和义务。所以很多人更关心疏者。

  17. 还有陈霭的女儿,从故事已经写到的部分,我们可以看出即便是陈霭自己,都认识到自己对女儿不够关心,不够温和,她来到美国后,跟小张一家接触,跟滕夫人谈孩子,才发现这一点。

    对自己的孩子,陈霭信奉的是书上那些条条框框,要严,要从小培养出孩子的好习惯。但她不会对小张的孩子或者滕教授的孩子也这样严要求。

    在很多中国人心里,”亲者严,疏者宽“就是一种闪光点,很多人欣赏这种做法,很多人努力这样做。

    不过我不欣赏“亲者严,疏者宽”。一个人行事的原则,应该以正确与否作为衡量标准,而不是以亲疏作为衡量标准。

  18. 滕教授是不是也有“亲者严,疏者宽”的倾向?很可能也有。他跟妻子的关系现在还看不出这一点,因为我们看到他的时候,他跟妻子的关系已经很不好了。

    但他对待姐姐和妻子闹矛盾的态度,可能就是“亲者严,疏者宽”的态度,姐姐是亲戚,是外人,而妻子是家人,所以不能向着妻子,打压姐姐。

    至于他的妻子和他的妈妈,如果有矛盾的话,他肯定是站在妈妈一边的。当然我也认为滕妈妈比滕夫人更讲道理一些,所以如果有矛盾的话,很可能是滕夫人的错。

    滕教授很乐意帮他人的忙,但他对妻子可能就没那么乐意了,因为妻子是家里人,帮了也是白帮,得不到夸奖,但如果帮那些外人,尤其是极想来美国的中国人,就能落下很大一个表扬,懂得感恩的人,可能会一辈子感谢他。

  19.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只是觉得你列举的故事情节不能support.

    1. 她对赵亮的父母并不那么亲近,由于赵家是乡下的,而且爱把亲戚朋友村里人搞到城里请她在看病问题上帮忙,陈霭基本上断绝了跟婆家人的来往。

    记得她只同意帮忙亲戚朋友村里人看脑科的病(她自己部门的)

    她对赵亮的父母并不那么亲近,很可能他们不是一类人,人和人相处是要讲缘分的。但我总觉得如果她的婆婆病到这种临终关怀的地步,她是会做许多的。

    2。她跟自己的父母似乎也不是很亲近,因为赵亮跟她妈处不好,就一直没跟妈住在一起

    难道要她和赵亮跟妈住一起才叫亲近?—估计会不愉快吧。但故事里提到她如果一直在美国的话,是要接妈妈一起住的,就是发愁赵亮跟妈的关系。

    3。 如果现在谈的是你的配偶,或许你就不会认为这是一个闪光点了。

    我没有说“亲者严,疏者宽”是闪光点。我写的是—-我也不觉得陈霭是“亲者严,疏者宽”。我只对故事中的人物谈自己的这个人物的理解。有些和你的不一样罢了。继续看故事,就会知道陈霭到底是什么样的人。

  20.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本家LD就是一位典型的”亲者严,疏者宽“。在外好评如潮,可我在家里经常是“恨得”牙痒痒的。

  21. 这一集里陈霭简直是善良得“忘我”- 很明显她喜欢滕教授,可为了滕妈她却积极撮合滕王二人和好。以陈霭的性格我一点也不吃惊她这样做,只是更心疼她。何时陈霭能把自己的喜好幸福放在首位呢?

  22. 心疼陈霭,又做梦了。望老滕和她来次质的飞跃吧。

  23. 我觉得很多时候陈霭是以心里好不好过来决定怎样处理事情的.

    一方面, 她看不得别人受苦, 所以她尽自己的能力来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比如对滕教授一家.

    另一方面, 她不大会拒绝人, 害怕别人对自己有意见, 面子上难过, 所以她也是尽力维持自己对别人的照顾, 比如对小杜, 对小张和一开始对祝老师.

    至于她不和妈妈一起住, 一方面是因为她觉得自己没有能力调和妈妈和赵亮的关系, 另一方面可能她妈妈也对不在一起住没怎么抱怨, 所以她心里还是可以承受的.

    她和赵亮的父母, 很大程度上也是因为她知道自己不可能满足那些亲戚的要求, 所以很明智地跟他们划了一条界线. 而且他们住得远远的, 有什么抱怨, 她也听不到, 所谓眼不见心不烦. :)

  24. 看这集,脑子里反复一句歌词:把我的悲伤留给自己,你的美丽让你带走。

    陈霭的“不图利,只图名”,在爱情面前看来也得晃悠一下了。

    在想滕妻尝到了照顾滕妈妈的甜头,滕妈妈偏方治疗真有奇迹发生了,活多久都没有问题了,滕教授会一直按陈霭的建议对待妻子吗?

    有句话好像说人的对自己不喜欢的事情的忍耐是有限度的,看陈,滕到底是哪个last straw 会把他们的限度给调破?

  25.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同意,同意,说得有道理。

  26. 我觉得滕教授不亲滕夫人, 原因就象他自己说的那样: 有些人, 你对她好, 她还以为你怕了她, 更加得寸进尺. 对这样的人, 真的很难亲起来.

    所以滕教授喜欢帮助别人, 特别是那些懂得感激的人. 看故事里他帮助过的人, 除了小韩, 个个都是对他感恩戴德.

    滕姐看来在滕教授面前也是很会说好话的, 所以滕教授也很亲姐姐.

  27. haha, they are in love with each other.

  28.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陈霭知道赵亮跟她妈处不好,所以一直没有跟妈住在一起。但当她发现滕夫人跟滕姐滕母等处不好的时候,她没有建议她们分开,相反,她竭力促使她们和好。

    当然你要说,陈霭又不是滕家的人,她怎么能建议滕夫人和滕母等分开过呢?

    这正是我要说明的一点:陈霭在同样的问题上,处理方法是不同的,而这个不同就是“亲者严,疏者宽”。

  29.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你说我举的故事情节不能支持我的观点,我倒觉得你举的很少是故事情节,大多是你的“觉得”和猜测。比如:

    “很可能他们不是一类人” –这是猜测。

    “但我总觉得如果她的婆婆病到这种临终关怀的地步,她是会做许多的。” — 这是你的觉得。

    “估计会不愉快吧” — 这是你的估计。

    “我也不觉得陈霭是“亲者严,疏者宽”– 这是你的不“觉得”。

    也就是说,你是用你的猜测和感觉来反驳我举的故事情节。

    我也只是就这个故事谈我的理解,如果你受不了,最好别继续跟我辩论。

  30. 回复艾园常客的评论:

    我觉得陈霭到目前为止,并没认为跟滕教授结合会很幸福,有滕夫人说的滕教授搞女人三项基本原则在那里,恐怕大多数女人都会认为跟滕教授在一起不会幸福。

    陈霭对滕教授的爱慕,更多的是在潜意识里,在性吸引方面,这表现在她的两次性梦上,两次都是跟滕教授,并且都腾飞了。但白天醒着的时候,她不愿意离婚,并竭力促使滕教授跟夫人和好。

  3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09:16:18

    沙发

    yuna_1978:

    2009-08-06 09:16:23

    沙发

    yuna_1978:

    2009-08-06 09:16:56

    五秒的差距,我就失去了沙发:(

    童童2005:

    2009-08-06 09:19:22

    不管如何,先占位!

  32. 艾园果果儿

    童童2005:

    2009-08-06 09:27:31

    呵呵 估计腾妈妈已经是回光返照了,时日不会久长了,尘埃是不是到了腾飞的前奏了?可那个王兰香绝对不是个省油的灯啊,期待下一集~~

  33. 艾园果果儿

    三秋成米粉:

    2009-08-06 09:27:44

    唉!陈霭啊陈霭!善良如此的陈霭!心疼啊!

  34.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06 09:28:16

    还好,滕妈妈那天不光没出事,精神好像还特别好。

    ===========

    回光返照吧。

    滕教授当即就要去东方店买菜,滕姐也要跟去,说弟弟不知道该买很么。于是姐弟两人都去了

    ===============

    脚跟脚啊。

  35. 艾园果果儿

    菁桐时代:

    2009-08-06 09:29:15

    赶紧挤个板凳坐坐~~

  36. 艾园果果儿

    天天妈:

    2009-08-06 09:29:25

    终于又有新的看了。祝腾妈妈早日康复。

  37. 艾园果果儿

    云舒70:

    2009-08-06 09:33:59

    陈霭突然发现心里还真有点不舒服呢,好像跟人开玩笑被人当真了一样。但不舒服的感觉只是一瞬间,马上就被成功的喜悦代替了,在心里自夸所:看来天下没有我陈霭劝不好的夫妻!她乘胜追击,指点说:“那就好,以后你就采取这个做法,对你婆婆好点,跟你大姑子也别闹,我保证滕教授天天粘着你,赶都赶不走—”

    —————————

    这个陈霭啊,怪不得藤教授喜欢她,什么时候都是别人在前,自己在后啊,真希望这样的陈霭能有一个从心里疼她的人

  38. 艾园果果儿

    郑千帆:

    2009-08-06 09:39:20

    陈霭真是菩萨心肠!为了别人都压抑自己的感情!

    博主回复: 2009-08-06 09:50:56

    她不一定是在压抑,有可能是还没认识到。

  39.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6 09:53:52

    小张叹口气说:“我看你卷进滕家太深了,那是人家的妈,人家的婆婆,你着个什么急?”

    陈霭有空了就到滕家去关怀滕妈妈,帮忙做家务,照顾病人。

    ==========================================================

    我觉得陈霭已经爱滕非很深了,只是她自己可能还没意识到或者不愿深想,但她的行动已经体现了她的爱。

  40.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09:57:15

    看来不是滕夫人不好哄而是滕教授不肯为之。一叹二叹三叹,叹生活叹命运叹人心,看艾米的文章真是让人感叹不已。谢谢。

    郑重感谢艾米让我在看《山楂树之恋》时心痛到深夜狂泪,真是人生一大快事。

  4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0:04:32

    滕教授当即就要去东方店买菜,滕姐也要跟去,说弟弟不知道该买很么。于是姐弟两人都去了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滕姐真是很不懂事!如果懂事的话应该请陈霭陪滕教授去,理由是滕教授不知道该买什么,怎么会把一家老老小小撇给一个外人呢。可见她只对滕教授上心,难怪王兰香烦他。

  42. 艾园果果儿

    此心安处是吾乡:

    2009-08-06 10:11:19

    喜欢陈蔼,她太善良了!

    滕非还是能哄王兰香高兴的,真是“是不为也,非不能也”。

  43. 艾园果果儿

    小儿:

    2009-08-06 10:11:23

    癌症会遗传的 藤教授脖子上有小包 不是跟藤妈妈一样么 会不会遗传给他了 真担心

    小儿:

    2009-08-06 10:14:08

    陈霭是慢热型的 得一点点开导她 她才会发现自己对藤教授的感情

  44.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0:23:18

    楼上的,癌症不遗传好不好

  45.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8:

    2009-08-06 10:30:19

    陈霭有空了就到滕家去关怀滕妈妈,帮忙做家务,照顾病人。

    ===========================================

    王兰香可能因为那个“滕非搞女人三原则”而对陈霭没戒心,将来怕是要为此大大的后悔。

  46.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8-06 10:38:59

    自己的感情有时候真是意识不到,陈霭的意识应该就快要醒来了吧!

    这次滕非真的来了?困惑中……

  47. 艾园果果儿

    当归:

    2009-08-06 10:58:05

    陈霭又腾飞了,估计又是个梦。。。

    真希望陈霭不是做梦啊,她太善良了。。。她的身体一再告知她的内心的想法,她一直在忽略,是她父母的婚姻带给她的影响,让她那不离婚的想法烙入骨髓?

  48.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1:28:50

    陈霭令人心疼!

  49.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8-06 12:18:51

    开始有点好奇到底要什么事情才能让陈霭意识到自己对滕教授的爱。

  50. 我觉得艾米写故事很真实的一个根本原因,就是她不拔高人物,陈霭是个什么样的人,就写成个什么样的人,而且艾米能用最精简的事例来突出人物的特点,做到这一点是很不容易的,因为人们一旦喜欢某个人,就很容易把这个人拔高,有的虽然能做到不拔高,但选择的事例不典型,刻画出来的人物就面目模糊。

    陈霭在海外乐于助人,我们有些读者就不愿意承认她在国内时对自己的家人并没做到这样好,好像这样一说就损坏了她的形象一样,总想为她找出几个理由来,证明她那样对待家人是有道理的。

    但请注意一点,你找出几个理由,也只证明陈霭“亲者严,疏者宽”是有道理的,但并不改变“亲者严,疏者宽”这个事实。

    很明显,陈霭的人物原型是很坦诚地讲述自己的故事的,而艾米也没有拔高陈霭这个人物,而是如实地描写了这样一个可以被称为“亲者严,疏者宽”的人物。这是很常见的一类人,他们每个人宽严的程度可能不同,但基本特点是一样的。

  51. 艾园果果儿

    三秋成米粉:

    2009-08-06 12:44:58

    一定是赵亮来了以后的所作所为与滕教授形成鲜明对比,才能让陈霭认识到自己感情上的真正需求。

  52. 艾园果果儿

    nrforest:

    2009-08-06 13:34:44

    真正爱一个人,就是设身处地替对方着想,连自己真正的想法都被忽略了。

  53.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8-06 13:57:09

    陈蔼做这个梦应该是她潜意识里已经开始在意腾非夫妇、自己和赵亮之间的关系了,梦醒之后她会不会好好思考一下,就意识到自己对腾非的特殊感觉呢?

  54. 艾园果果儿

    知傻1967:

    2009-08-06 14:15:05

    我猜可能是滕妈妈病情急剧恶化或已不幸了,绝症病人最怕、也很难捱过下半夜。心理无助的滕飞来找陈霭,声音是门外传来的?

  55.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4:33:52

    滕姐把她拉倒病房外——“拉到”

    陈霭真的很体贴人!有她这样一个朋友真好!

    博主回复: 2009-08-06 19:20:02

    改了。谢谢。

  56.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8-06 14:59:18

    第二天,滕夫人打电话来报喜:“嗨,陈大夫,你那个方法还真灵呢,我昨晚喂他妈几口稀粥,他昨夜就跑回我床上来了—”

    –我觉得,滕教授只是回到大床上去睡觉而已,应该没干啥 [窃笑] 。

  57. 艾园果果儿

    小灰灰:

    2009-08-06 16:26:34

    滕芳跟滕非去买菜,可能有什么紧急不好当着陈霭面儿说的话要跟弟弟讲。

    陈霭劝滕非与王兰香和好是为了让滕母高兴。滕非回王房间也是为了让滕母高兴。从王兰香的话中(“你那个方法还真灵呢,我昨晚喂他妈几口稀粥”)所用的“方法”看出,她把给滕母喂粥只是当成挽回滕非的一种手段,她重点是让自己高兴。

    陈霭给滕王婚姻支的那些招,与给重病的滕母找的那些偏方,效果将是一样的。

  58.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8-06 16:43:04

    –我觉得,滕教授只是回到大床上去睡觉而已,应该没干啥 ——ZT

    这一次陈霭又做梦啰,因为“滕教授似乎还没干什么呢,陈霭就腾飞了。”

  59. 艾园果果儿

    angela:

    2009-08-06 17:06:23

    陈蔼和滕非彼此有好感,做做春梦也好,互相关心一辈子也好,可以接受。

    但是如果一定要陈蔼嫁给滕非,认定王老师一定不能给滕非幸福,我还是存个疑先。

    婚姻要靠两个人的努力,真的努力过了,王老师也认可了失败,经历了难以避免的挣扎苦痛,滕非的婚姻确实维持不下去,那么离婚,那么再娶,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很佩服陈蔼的为人,愿她现在幸福安康,事业家庭都顺利。

    博主回复: 2009-08-06 19:21:57

    谁在叫陈霭一定嫁给滕非?谁的离婚再娶又需要你接受?

  60.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06 17:27:58

    婚姻要靠两个人的努力,真的努力过了,王老师也认可了失败,经历了难以避免的挣扎苦痛,滕非的婚姻确实维持不下去,那么离婚,那么再娶,也都是可以接受的。

    ===========

    问题是现在滕和王确实过得不幸福,至少滕是这么认为的,当滕遇到了他心仪的女人,在其他障碍没有的情况下(比如不需再顾及母亲的感受),我想他就不会再去维系现在的婚姻了,选择离婚是很正常的事。

    而且也不好说他之前没有真正努力过。

  6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7:53:07

    在美国读什么专业才能像腾夫人一样图书馆工作?

    博主回复: 2009-08-06 19:22:23

    图书馆专业。

  62.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6 18:49:36

    条文规定美国允许旁人观看夫妻做爱.这梦做得真逗,笑死了.

    新浪网友:

    2009-08-06 18:51:21

    只有美国公民才能看,又笑死一回.

  63. 艾园果果儿

    艾米:

    2009-08-06 19:33:25

    回复angela:

    请你到前几集《尘埃腾飞》下看一下艾米有关开道德法庭的帖子。

    故事人物离婚不离婚,都是他们自己的事,而且是发生过了的事,你在这里谈什么“接受不接受”,不是废话吗?谁的离婚再娶需要你接受?你自己的离婚都不需要你接受,如果你的配偶要跟你离婚,你接受不接受都只有离婚。如果你的配偶不爱你,你接受不接受TA都不爱你。

    请你学着分析一下人物做某事说某话的心理和动机,别像个怨妇怨夫一样,就知道说这个你不接受,那个你不接受。你以为你是谁呀?风化警察吗?法官吗?

    坦率地说,你这样的人最容易被配偶甩掉,你不去想想两人为什么会搞到闹气的地步,人家为什么会讨厌你,不爱你,只在那里强调对方的行为你不接受,谁在乎你接受不接受?

  64. 艾园果果儿

    小儿:

    2009-08-06 23:40:44

    说错了 不好意思 我查了一下 癌症真的不遗传 但一般都有家族史 我担心的就是这个

    因为我姑姑得了肺癌 她妈妈也是肺癌去世的 我就一直以为癌症是会遗传的

  65. ZT滕教授想了一会,咬牙切齿地说:“行,为了我妈,我听你的。”

    》哈哈,这个咬牙切齿用得真好,感觉滕非准备舍身喂母老虎一样:)

  66. ZT第二天,滕夫人打电话来报喜:“嗨,陈大夫,你那个方法还真灵呢,我昨晚喂他妈几口稀粥,他昨夜就跑回我床上来了—”

    》也认为滕非只下了田,没耕田:)

  67. ZT但恍惚觉得在哪里看见过一个条文,说美国允许旁人观看夫妻做爱,

    ZT因为上面好像有一条规定只有美国公民才能在旁人面前做爱,而她不是美国公民,连绿卡都没有,所以滕教授不能看她做爱。

    》虽然很好笑,但是很真实。滕妈妈因为不是公民而不能去那个医院,陈霭自己也时刻有身份问题要考虑,做梦很容易涉及身份问题。

  68. 陈霭不知不觉已经爱上了腾飞呀,可能连她自己都没有察觉和想过。

    藤妈妈还是得了癌症,真惨。陈霭对老藤说的那段关于王兰香的话挺贴切的,可能王还不觉得她和老藤有多大问题,(起码她还能吃吃醋)更不觉得到了要离婚的地步,唉。

    我猜以陈霭的个性,搁这种情况,就算是老藤想离,陈霭也很难一拆散NANCY的家,二丢下赵亮(除非是赵亮自己出点什么岔子),难不成真的只是腾飞一下,还是得落回原处?只是猜测,空叹叹气。

  69.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关于陈霭是不是“亲者严,疏者宽”,我觉得如果要说清楚,还得给什么是亲,什么是疏下个定义先。

    如果陈霭与妈妈的母女关系应该比她和赵亮的夫妻关系“疏”的话,那陈霭在处理这两层关系的时候似乎并没有“亲者严,疏者宽”。因为她做为独女仍然坚决选择了不和妈妈住在一起,在妈妈对赵亮吹笛子不满的事件中也似乎很坚定地站在了赵亮一边。

    这可能是因为人的行为往往比较复杂多样,不大好一概而论吧。

  70.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我把你最近的一个贴删掉了,因为完全没有意义,你先是把艾友友的贴全文照搬一遍,然后得出结论说你跟艾友友理解不同。

    你跟她理解不同,这还用说吗?如果你们理解相同,还会发生争论?

    我觉得你在辩论过程中慢慢地就从最初的观点上漂移开了,你们争论的起因是陈霭是否“不图利,只图名”,是否“亲者严,疏者宽”,艾友友提出了这个观点,你不同意,这样才辩论起来的。但你后来的贴就没再坚持你自己的观点,而是指责艾友友列举的故事情节不能支持她的观点,但你并没分析为什么不能支持,而是拿出你的推测来反驳她。

    当她指出你这都是推测,而不是故事情节的时候,你又把她的全文照搬一遍,然后说你跟她理解不同。

    这都是哪跟哪呀?

    你要证明陈霭不是“亲者严,疏者宽”,你就需要拿出故事情节来支持你的观点,证明陈霭对亲者疏者都是一样的尺度,或者对亲者比对疏者更宽。如果你不能证明这一点,或者你只能证明陈霭对亲者严是有原因的,那你就驳不倒艾友友。

  71.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这里探讨的是陈霭跟自己的家人和滕家人之间谁亲谁疏,而不是陈霭的妈妈跟赵亮谁亲谁疏。

    你的分析是基于北美的观点,妈妈是亲戚,而丈夫是家人。但按照中国的传统观点,丈夫和妈妈都是陈霭的自家人,但滕家人张家人祝家人杜家人就不是陈霭自家人了。

  72. 回复zhuzhu2005的评论:

    除此之外,你用一个事例并不能推翻艾友友的观点。她并没说陈霭在所有人际关系上都是“亲者严,疏者宽”,她只提到了陈霭对待自家人(包括丈夫,女儿,妈妈,公公婆婆)和对待别家人时态度上的区别,如果你要驳倒她,你就应该在她提出的这一关系上驳倒她。

  73. 我觉得如果一个故事的主人公除了“善良”就没别的特点的话,那么这个故事是不值得一写,也不值得一看的,所以如果你读了这么久的《尘埃腾飞》,只读出了一个“陈霭很善良”,那说明要么你读得很失败,要么我写得很失败。

    我不认为我写得很失败,因为至少还有艾友友等人不仅仅读出了陈霭很善良,还读出了别的东西,所以只能是你读得很失败,把一个立体的人物读成了一个平面的人物。

    我从来没在艾园推崇过“善良”这个品质,我认为“善良”是个最含糊不清的概念,那些标榜自己“善良”的人,十个有十个是伪善。那些用“善良”来形容人的人,十个有十个不知道自己在说什么。

  74. 回复艾米.的评论:

    “这里探讨的是陈霭跟自己的家人和滕家人之间谁亲谁疏,而不是陈霭的妈妈跟赵亮谁亲谁疏”

    你说得有道理。如果是这样界定亲疏的讨论范围,那么在到目前为止的这个故事里我还回想不出来有什么故事情节能支持陈霭不是“亲者严,疏者宽”。

  75.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8-07 11:17:34

    从藤教授那里,陈蔼的性意识被唤醒了。这么多年,陈没怎么觉得自己是女性,藤教授的爱慕和呵护,让她有了做女人的感觉。

  76. 艾园果果儿

    山楂树根:

    2009-08-07 11:25:20

    报纸上有很多民间偏方是“包治百病”的:癌症、性病、关节炎、不育……不过作个安慰剂也不错。

  77. 滕教授喜光上身,穿花短裤—-形象有点滑稽,BUT,看在陈霭眼里又别具风味。

  78. 陈霭劝滕非“她每天都在盼望你回她身边去。。。。你一个男人,应该主动点。。。。就算她踢你。。。。你让她踢几脚,再好好跟她亲热一下。。。。”的话,是她心目中对恋爱“被追”的理想在婚姻关系里的应用衍生,是她向往两情相悦的感情生活的自然流露,也与滕非关于夫妻互敬才能互让进而互动起来的理论不谋而合。

    赵亮王兰香没有这种互动意识,陈霭说的这些话可能在他们眼里会被当成是窝囊吃亏。

  79. 艾园果果儿

    枚灵:

    2009-08-07 16:04:34

    善良的陈霭!他做的这个梦,其实就是她内心的渴望,只是她不觉得而已!

  80. 艾园果果儿

    冰晶:

    2009-08-07 18:47:14

    “善良”是个最含糊不清的概念————很欣赏艾米对“善良”的看法。

    当故事中的人物有许多人喜欢时,这个人物常常会被喜欢的人自觉或不自觉地“拔高”,即使是在清醒的人看来,也常常不愿去降低其在别人心目中的美好,尤其是在跟读故事的情况下,还会顾及到正在跟读的人物原型。另外,不少喜欢艾米的人,是不是也会这样想:这个人物原型说不定和艾米的关系还不一般呢,否则艾米怎么会写她的故事呢?那么,我又何必得罪主人公呢?————这种想法我认为和陈霭也很像呢:)待会我还会提到。可是如果不丢掉这个习惯思维,我们就很难看清真实的人性,很难讨论本质的问题,“把一个立体的人物读成了一个平面的人物。”

    艾米在“尘埃腾飞”开篇的第一句话就是:“出国对陈霭来说,最大的新鲜之处就是突然有了被人殷勤被人照顾被人追的感觉,这在她几十年国内生涯当中,似乎还从来没有过。”在(3)里有这样的话:“陈霭的妈妈是个清高人,什么名校不名校,大学不大学,全不在乎。”通篇就没见到赵亮说过一句欣赏陈霭的话,即使张凡欣赏她,那也是在暗地里,从没表白过。陈霭爱自己的女儿,也只是担心她的生活,没有表现出欣赏女儿的哪一点。所以,我认为陈霭过去是一个没被别人欣赏也不会欣赏别人的人,尤其在性别方面,好像她在国内是个中性的人,不是被当作“保护者“,就是被当作“工会代表”,连她自己都这样认为:)

    当陈霭出了国门就大不一样了,滕非欣赏她(例子太多了),老板欣赏她(“每次老板都是极力夸奖:“ Wonderful!” ”“ Excellent! ”“ Good idea! ” 等词用得满地都是,使得陈霭越干越带劲。”),藤妈妈欣赏她,王兰香也表示过欣赏,张凡还把过去的欣赏表达了出来,她“乐于助人”就更加有了动力:)也可以理解为陈霭是个“只图名,不图利”的人吧。陈霭对滕非一家的照顾,不仅是藤家人对她的欣赏,更因为是滕非“殷勤、照顾、追”她,还有性的吸引,她的潜意识里是喜爱滕非的,由此,她连带着对和滕非有关系的人包括藤姐,甚至小杜等都尽量帮助、讨好,至少不得罪。这就是我前面说的很多人都有的想法呢:)

  81. 艾园果果儿

    杨梅:

    2009-08-07 19:37:04

    来晚了,好紧张啊,这次是梦还是真得呢?期待下文

  82. 回复艾米.的评论:

    评的有道理。特别是“你跟她理解不同,这还用说吗?如果你们理解相同,还会发生争论?”&“或者你只能证明陈霭对亲者严是有原因的,那你就驳不倒艾友友。”

  83. 回复carolineyoung的评论:

    谢谢你的理解。

  84. “亲者严,疏者宽”,在很多人眼里,并不是缺点,而是一个很大的优点,很多人把这当成人生的信条,努力的方向。

    但我不赞成“亲者严,疏者宽”,因为这实际上是用亲疏概念代替是非观念,这对亲的人是不公平的,也很容易走向反面,变成“亲者宽,疏者严”。

    比如那些开后门拉关系的,那些徇私枉法的,都是以亲疏概念来代替法律,代替是非观念。犯同样的罪,如果是自己的亲人朋友,就轻判轻处理,如果是陌生人或者自己恨的人,就严判重处理。

    并不是说每个“亲者严,疏者宽”的人都会发展到徇私枉法的地步,但如果一个社会流行以亲疏概念代替是非观念,这个社会就很危险,正义就很难形成风气,每个人都在按照亲疏关系决定如何对待他人,而“宽严”又没有具体的标准,结果就是有的人真正“亲者严,疏者宽”,而另一些人却在搞“亲者宽,疏者严”,前者为后者开了绿灯,而后者利用前者为自己的亲者谋福利。

    奉行“亲者严,疏者宽”的人,大多只是在一些鸡毛蒜皮的问题上做到这一点,真到了人命关天,大是大非问题上,这些人很可能就变成“亲者宽,疏者严”了。有些当官的,平时似乎也讲个“亲者严,疏者宽”,但如果他的亲人犯了法,他就不讲这一套,而是利用手中的权利为自己的亲人开脱。由于他们早就以亲疏概念代替了是非观念,他们利用职权的速度比谁都快,且毫无廉耻。

    那些真正实行“亲者严,疏者宽”的人,很容易搞成众叛亲离,既然做你的亲者这么不讨好,这么吃亏,人家为什么要做你的亲者呢?到了这种时候,原来实行“亲者严,疏者宽”的人也要变成“亲者宽,疏者严”了。

    我赞成“亲者亲,疏者疏”,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非面前,实事求是。

    “亲疏”指的是感情,是人际关系的距离,但“宽严”指的是奖惩,是对是非的判断。对亲者,当然应该比对疏者亲近,不如此,就不是常态,而是变态。但在是非问题上,对亲者疏者应该一视同仁,对的就是对的,不因为他是亲者/疏者就变成不对;错的就是错的,不因为他是亲者/疏者就变成对的。

  85. 回复艾米.的评论:

    艾米说的好!还有一句话叫做“向情向不了理,向理向不了情”,偏向感情和关系近的就有可能违背真理和法律,紧守真理和法律就会得罪了人情亲情。真理和亲情都在一边的比较难得。

  86. 艾米说得太好了!“法律面前,人人平等,是非面前,实事求是。”—用亲疏概念代替是非观念是错误的。

  87. 艾园果果儿:

    以后不要把涩郎的贴转到新浪去,都是垃圾。

    艾友友:

    以后见到涩郎的跟帖一律删掉。很讨厌这个人。

  88. 艾园果果儿

    回复艾米.的评论:

    好!

  89. 没什么不宜的阿….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