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47)

吃过饭后,小张开车送陈霭回家。到了陈霭的门前,陈霭下了车,但小张没有,连车都没熄火,说了个 Bye-bye (再见),就开车回家去了。

陈霭进得门来,直奔自己的卧室,抄电话就开打,不过她首先不是打给赵亮,而是打给滕教授,一是滕教授嘱咐过,叫她一回家就给他打电话的,二是她早就形成了一种习惯,好像遇事不给滕教授打个电话,就是无组织无纪律一样,心里就有惴惴不安的感觉,脑子里就白茫茫一片。不管是请示汇报,还是讨论商量,总之就是要在第一时间听到滕教授的高见,然后才带着滕见去会晤其他人。

电话一打通,陈霭就把今天跟小张的谈话一五一十向滕教授作了汇报。

滕教授不快地说:“这个小张居心不良,这不明明是在哄着你跟他结婚吗?”

“他说不是真的结婚 — 是 — 假的 — ”

“他现在当然要说是假的,不说是假的,你还会跟他结婚?”

“真的是假的!”

“到底是真的还是假的?”

“我的意思是,真的是假结婚。他完全是以生意人的态度看待这事的,他准备抓紧时间多做几单生意,赚几十万,存着给他儿子用 — ”

“就算他真的是为了赚钱,这种事也很容易弄假成真的。两个成年男女在一起,又都不反感对方,那能假多久?迟早搞成真的。小张他自己不就弄假成真了吗?”

“但是我不会跟他弄假成真的 — ”

“你算了吧,我还不知道你这个人吗?你是个受人滴水之恩,就当涌泉相报的人,如果他帮了你这么大的忙,你好意思不报答他?但是你拿什么来报答他?当然是以身相许啰。他肯定也是打的这个算盘,知道你只要跟他结了婚,就会老老实实跟他过一辈子。”

“如果我不跟他假结婚,我怎么 — 保住身份呢?”

“你可以跟我结婚。”

陈霭一笑:“你刚刚说人家小张居心不良,你自己又想出同样的主意。”

“我说的是真结婚,不是假结婚。”

“但你刚才不正好是在反对我跟小张真结婚吗?”

“我跟他不同嘛,我是真心诚意的 — ”

“你怎么知道小张不是真心诚意的呢?我觉得他比你更真心诚意,因为他说跟我结婚,就能跟我结婚,而你说了一点用都没有,你自己都没离婚,你怎么跟我结婚?难道在美国还能开出假的离婚证明来?”

滕教授哑口无言了,好一会才说:“我马上离婚!”

陈霭赶快制止:“你别离婚啊,我没叫你离婚,你离了我也不会跟你结婚,我根本就不准备靠这些歪门邪道留在美国,这样留在美国有什么意思?我要靠我自己的本事,如果我能找到工作,那最好,如果找不到,我回中国。”

这的确是她的心里话,她虽然很喜欢美国的生活,很舍不得美国这边的朋友,但她也并不讨厌国内的生活,她在国内当医生,也是相当威威赫赫的,收入虽然比不上她在美国的收入,但放在国内的环境里,还是很可观的。如果说她在美国算个下中农的话,那么她在中国至少算个中农。

她惧怕的是回去之后怎么向广大人民群众交代。她当然可以如实说,是她老板突然调动工作,所以她只好回国。但人家会相信吗?很可能都会认为是她工作干得不好,被她老板解雇了。她总不能叫老板用大字写个证明,让她带回国,挂在身上,阻止别人的误解吧?再说她也的确是被老板解雇了,只不过方式比较隐晦一点罢了。

她最怵头的,还是如何向赵亮交代。群众不理解,也就是当面嘲笑几句,背后议论一通,只要把脸皮放厚些,耳朵放聋些,也就可以混过去了。但如果赵亮不高兴她回去,那她今后的日子就难熬了,天天要在一个锅子里搅勺子,还要在一张床上睡觉的人,你能天天躲着他?

她决定给赵亮打了个电话,试试口风。

不出她意料之外,赵亮一听这个消息就拿出“三年早知道”的架势开训:“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叫你别辞职别辞职,你不听,现在好了,国内国内工作丢了,国外国外工作丢了,我看你去喝西北风!”

“你放心,我不会喝西北风的,我回国来再怎么也能找到一个工作。”

“那是当然,你横竖把脸不要了,那还能找不到工作?捡破烂也是革命工作一部分呢,分工不同而已,没有高低贵贱之分。”

“我不会落到那一步的,我还会找到医院的工作。”

赵亮讥讽道:“是啊,在医院看大门不也是医院工作么?”

“看大门怎么啦?有什么不光彩的吗?”

“没有,没有,光彩得很。不过我可把话说前头了,你要是回国来看大门,可别回 A 市啊,我丢不起那个人。我人前人后都把我老婆夸得一朵花似的,博士后啊,美国大学教授啊,三年签证啊,办绿卡啊,买房子啊,买车啊。你现在灰溜溜地跑回来,我在朋友熟人面前怎么抬得起头来?”

陈霭没吭声,赵亮这样的话,其实并不新鲜,老早就说过了,不是因为这件事,而是因为别的事。但不管是什么事,赵亮的德性从来都是这样的,事前拿不出什么好主意,只会泼冷水,说怪话,但事后比谁都诸葛亮,兴师问罪他跑第一。

奇怪的是,她以前没觉得赵亮的德性有这么烦人,如果他说得在理,她虚心接受,如果说得不在理,她充耳不闻。但怎么现在听来就这么刺耳呢?每个字每句话都这么刺耳,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听过来的。

她淡淡地说:“你不愿意我回国,也有办法,我可以在这里找个美国人结婚,身份问题就解决了 — ”

赵亮愣了:“你什么意思?你跟美国人结婚,那我呢 ? ”

“你跟我离婚啰。”

“原来你转弯抹角说这么多,就是为了跟我离婚,好跟美国人结婚?那你干嘛不明说,还要使个绊子,说什么没工作了要回国?”

“我不是使绊子,没工作是事实,回国也是我的真实想法,找个美国人结婚也是可能的。我先把没工作的事实告诉你,是想看看你究竟把我当什么 — ”

“我把你当什么?”

“我不知道,但我觉得你 — 只希望我给你增光,但不能给你丢脸,但凡有一点丢脸的地方,你就不把我当人看了 — ”

赵亮没那么嚣张了,小声问:“那你想怎么样?”

陈霭叹了口气:“我能怎么样?听天由命。我现在正在找工作,能找到,就在美国呆下来,找不到,就回国。你怕我丢你的脸,我就到别的城市去 — ”

“那你说的那个 — 跟美国人结婚的事 —- ”

“你放心吧,我不会跟美国人结婚的 — ”

“那 C 大那边 — ”

“ C 大这边怎么啦?我当然是尽量在 C 大找工作 — ”

“我的意思是,我到 C 大读书的事 —- ”

“哦,那应该没什么变化吧,滕教授还在 C 大,他的工作又不受我老板调动的影响 — ”

“会不会你到别处去了,或者你回国了,他就不招我了呢?  ”

“这个你就不用操心了,滕教授已经说了,只要你的托福 GRE 成绩上了 C 大研究生院定的线,他肯定会招你。”

陈霭跟赵亮谈过之后,就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小张和滕教授,她谢绝了小张假结婚的提议,也谢绝了滕教授真结婚的提议,一心一意找工作。

找来找去,终于在 O 州一个学校发现了一个博
士后的工作,虽然不是搞干细胞研究的,但跟她的脑系科本行有点关系,于是她写了个 resume (简历),然后去请老板帮忙写推荐信,准备申请那个职位。

她听说有些老板很恶毒,如果不喜欢你,会在推荐信上瞎写,也不给你看,直接就寄到你申请工作的地方去,让你不明不白地被“锯”掉。她觉得她的老板应该没这么坏,但谁知道呢?知人知面不知心,她一直以为老板很器重她,这次不也被老板甩了吗?

但她也听说如果找工作的时候连现任老板的推荐信都拿不出来,人家也不愿意招你,觉得你要么就是个刺儿头,爱闹事,跟老板搞不好,要么就是无能之辈,老板不待见你,才不肯为你写推荐信,所以现任老板的推荐信最重要,不能不弄一封,而且要过硬。

她绞尽脑汁,考虑怎样才能让老板为她写封过硬的推荐信,最后决定打“苦情牌”,强调找不到工作就得回国去,也许老板出于同情,会给她好好写封推荐信。

她忐忑不安地去了老板的办公室,把自己的来意说了一下,还没把“苦情牌”打出来,老板就惊讶地问:你要去 O 州工作?你不愿意跟我到 N 大去?

陈霭急忙解释:不是我不愿意跟你去 N 大,是 — 你没叫我跟你去 N 大。

老板也急忙解释:我以为这是 self-evident (不言自明)的事情,你一定知道呢。我见你单身一个人在这里,觉得你没道理不愿意去 N 大,所以没征求你的意见。但我不是一直都说“我们”要去 N 大了吗?可能你没注意我的措辞。对不起,我现在直接向你提出这个请求,你愿意跟我去 N 大吗?

陈霭差点哭起来,连连点头,恨不得说:老板,我胆子小,你以后可别这样忽悠我了,再这样会搞出人命来的。

一出老板的办公室,陈霭连自己的 lab (实验室)都来不及回,就站在走廊上给滕教授打电话,向他报告这个天大的好消息。

滕教授说:“呵呵,她也是的,这么大的事,怎么能 suppose (假设)人家知道她葫芦里卖的是什么药呢?”

“她的确是一直都在说‘我们’,但我不知道也包括我 — ”

“陈霭,你的身份是没问题了,但你要离开这里了,你舍 — 不舍得 — 啊?”

一句话把陈霭说得伤感起来,刚才因为解决了身份问题,高兴糊涂了,都忘了该“伤别离”了,现在经滕教授一提,她的心情顿时沉重起来:“舍得又怎么样?舍不得又怎么样?我这比签了卖身契还厉害,舍不舍得,都只能跟过去。”

滕教授安慰说:“没什么,美国是个流动的社会,没有户口制度,只要你有本事,你想去哪里就可以去哪里,  N 大挺不错的,比 C 大好,你去了那里,一定能够大有作为 — ”

“但是我 — 还真有点舍不得 — 这边的朋友呢。”

“舍不舍得我呢?”

“你不是我的朋友吗?”

“呵呵,从你嘴里套点话出来真难啊,滴水不漏!我也调到 N 大去好不好?”

陈霭喜出望外:“你也能调到 N 大去?”

“为什么不能? N 大也有我这个专业 — ”

“有你这个专业就能调过去?”

“你不相信人家会要我?凭我在这个专业的名气和地位,他们应该跳起来欢迎我去。想当年,我在 G 大可是佼佼者,但毕业那年,就业机会不多,刚好 C 大在招人,我和 G 大一个同学都申请了 C 大这个位置,但他没拿到这个工作,我拿到了。当时还是觉得很光彩,但过了一年,那个家伙反而找到了一个比 C 大更好的学校,所以我一直想另寻高就 — ”

“那你到了 N 大那边,还能不能让赵亮读你的研究生?”

滕教授没吭声。

陈霭慌了,急忙追问:“是不是你到了那边 — 就不能招他了?这下糟糕了,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向他保证过,说只要他托福GRE分数上了研究生院的线,就一定能招他—”

“你放心吧,我到哪里都能招他 — ”

陈霭跟滕教授讲完电话,也给小张打了个电话,报告这个好消息。

小张说:“其实学校太好了,并不是个好事。学校好,愿意去的人就多,学校要求就高。你去 N 大,说不定就不会给你博士后的头衔了,就让你当个一般 technician (实验员) — ”

“ technician 就 technician ,不就是个名称问题吗?只要我干的事是一样的就行。再说,这也是没办法,我不去 N 大,还能去哪里?”

“我给你指出过另一条路,你又不愿意走。等你把美国的情况搞熟悉了,你就知道有绿卡跟没绿卡,是公民跟不是公民的区别有多大了。你现在来美国不久,还没有长远的眼光,只求保住饭碗 —- 。不管怎么说,只要我还没结婚,我的大门就是向你敞开的,你什么时候身份保不住了,就来找我,我跟你结婚,帮你把身份搞好。但如果我结婚了,那我就帮不了你了。”

62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47)

  1. 陈霭很不错,正派,善良,有本事,有涵养

  2. 陈霭是个decent的人, 能有陈霭这样的朋友是够幸运的。

  3. 哈哈, 为陈蔼高兴!

    赵亮的几句话真让人心寒, 太自私, 太没男子气了。

  4. 小张说得很有道理:有绿卡跟没绿卡,是公民跟不是公民区很大。不过,前途是光明的,道路是曲折的,相信陈蔼的身份问题最后能解决。

  5. 童童2005:

    2009-08-16 09:59:57

    为陈霭高兴,但估计离尘埃腾飞还有一段距离,但真的很讨厌赵亮,和《不懂说将来》里的李兵很像,一点儿不考虑对方的难处,虽然没有李兵那么坏,但很让人恶心,陈霭早点儿摆脱他为好!

  6. 天天妈:

    2009-08-16 10:19:45

    终于刷新出来了。替可爱的陈霭感到高兴。

    天天妈:

    2009-08-16 10:21:34

    但不管是什么事,赵亮的德性从来都是这样的,事前拿不出是什么好主意,只会泼冷水,说怪话,但事后比谁都诸葛亮,兴师问罪他跑第一。

    还真有类同的人,我家天天胖爸爸也是这号典型人物。有时,能把活人气死,死人气活。

  7. 枚灵:

    2009-08-16 10:23:18

    呵呵,坐上板凳了。原来赵亮是拿老婆当粉擦啊!可悲的陈霭!陈霭回国的退路被赵亮堵死了。峰回路转,老板并没有抛弃她,总算又有了活路!滕教授也要随陈霭去——期待后续

  8. 秋叶:

    2009-08-16 10:27:31

    每到关键时刻,赵亮就会露出他人性中很俗气,很自私的一面,考验越多,暴露越彻底。水滴石穿。陈蔼这样一个坚定的婚姻坚守者就是这样被改变的。

    滕飞懂得欣赏陈蔼,而赵亮完全不懂也不珍惜,陈蔼应该明白这一点了,但让她下决心恐怕还需要有外力推动。

    陈蔼太不自信了,看人家滕飞多自信啊!

    zlh1017

  9. 木耳:

    2009-08-16 10:27:49

    事前拿不出主意,事后一味抱怨,责任尽推给别人,把面子看得比命还重,赵亮这种人非常多。赵亮和王兰香是两个很典型的人物。

    滕非有点爱傻了,听了陈霭说小张的主意,他不加思索就说“你可以跟我结婚”,陈霭说要去N大,他又

    说“我也调到 N 大去好不好”。

  10. 小宝:

    2009-08-16 10:38:08

    陈霭不错,关键时候做人做事都很有原则。

  11. 晨曦:

    2009-08-16 11:06:16

    奇怪的是,她以前没觉得赵亮的德性有这么烦人,如果他说得在理,她虚心接受,如果说得不在理,她充耳不闻。但怎么现在听来就这么刺耳呢?每个字每句话都这么刺耳,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听过来的。

    —-工作的事情让陈霭对赵亮的话意识到刺耳了,那后面是什么事情让她认识到对滕非的感情呢?会不会是那个祝先进这个外力搞了什么事情出来,我猜猜

  12. 晨曦:

    2009-08-16 11:24:23

    赵亮楞了:“你什么意思?你跟美国人结婚,那我呢 ? ”

    、、、、、、、、、、、、

    —–这个赵亮,能力也太差了,自己讽刺陈霭,又还在指望靠老婆来C大。

  13. 朱朱:

    2009-08-16 11:48:56

    呼呼,虚惊一场啊,不过也可以看到没绿卡在米国真不易。联想起我国的户口问题。。。。

    陈蔼貌似耳根软,其实很有主见,赞一个。

  14. yuna_1978:

    2009-08-16 12:24:02

    不知道滕非会不会跟到N大去,陈霭和滕非常常见面,已经习惯了有他在身边,如果滕非去不了N大,那么这次分别或许会让陈霭弄明白自己对滕非的感情,会让两人的关系有很大进展.

  15. 云舒70:

    2009-08-16 12:29:53

    赵亮楞了:“你什么意思?你跟美国人结婚,那我呢 ? ”

    、、、、、、、、、、、、

    —–这个赵亮,能力也太差了,自己讽刺陈霭,又还在指望靠老婆来C大。

    ———————-

    同意,有一些男人,自己不行,希望老婆行,但还心里酸的要命,好为了一张脸皮,拼命打击老婆,来显示男人的自尊心!自己出去闯吧,还没有自信心!我的一位朋友的老公就是这样!真是吃软饭还要摆出一副大老爷们的架势来!

  16. 新浪网友:

    2009-08-16 12:35:26

    一直纳闷老板怎么不要陈蔼了,原来是个误会,呵呵,俺终于松了口气

  17. 石榴:

    2009-08-16 12:47:52

    看到这里,更想知道陈霭和腾飞究竟什么时候什么情况下有真正的交集,这集里面腾教授已经说为了陈霭可以马上离婚,可陈霭还听不出腾教授的心声.

  18. 笑语点点:

    2009-08-16 13:21:21

    赵亮怎么这么讨厌啊!

  19. 笑语点点:

    2009-08-16 13:23:52

    艾园的朋友:你们好!这段时期我和LD都担心死了,请你们给我们提供点意见吧,谢谢!因这段时期我家宝贝喉咙突然就会痒起来,(宝贝8.5岁)一痒就要开始咳嗽,而且是剧烈的干咳,(我们大人听得心都要揪起来了,恨不能帮他咳几下)有时咳过一阵后就没事,有时要咳一整天后又突然不咳了,过几天又来一次,反反复复,儿童医院去了无数次,从中医到西医,看了无数个主任、专家,得出了两种结论:一种认位是变异性咳嗽,还有一种认位是过敏性咳嗽,我们上网查了一下,这两种咳嗽表现的症状是差不多的,但按照医生的治疗方式,我们没感觉宝贝的咳嗽有任何改善的地方(这个咳嗽是6月份就开始的,是中西医一起治疗,服用中药早晚两次,晚上服用顺而宁,)问医生,医生说这是环境污染所致,没有什么办法,于是我们做了过敏原测试,希望能查出对什么过敏,结果是:IgE 阳性+,但具体对什么过敏没查出来。在这样的状况下我们的一个医生朋友向我们推荐用产妇的脐带加白参的参须制成胶囊给宝贝服用,胶囊已经做好了,但还没吃,我和LD都担心白参参须对这么小的小男孩有没有什么影响,所以就脐带+白参参须的问题向艾园的朋友请教。如有好的治疗建议也请告诉我们。万分感谢!

  20. 笑语点点:

    2009-08-16 13:37:07

    虚惊一场,替陈蔼高兴。觉得陈蔼在关键事情上还是很有原则和主见的,很欣赏:)

  21. 当归:

    2009-08-16 13:40:58

    藤教授时不时地表白一下心迹,时不时地想从陈霭那里套点话出来,陈蔼还特别不配合。藤教授之心--路人皆知。

    为什么陈霭就不知?

    当归:

    2009-08-16 13:48:17

    笑语点点:以我粗浅的中医知识,感觉按摩一下肺经(经络),主要是从肺经上找敏感点(穴位),从孔最到太渊这一段,进行按摩,应该有帮助。再有,脚底有肺的反射区,经常按摩一下也有好处。不知道的东西google一下。

  22. zanqiong:

    2009-08-16 14:00:32

    三个男人,三种鲜明的性格。

  23.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8-16 14:03:41

    “然后才带着滕见去会晤其他人”。“是带着滕的高见去会晤他人”吧,漏了一个“高”。

    博主回复: 2009-08-16 18:08:03

    这句没问题。“滕见”是从“成见”演化来的。

  24. 霜降时:

    2009-08-16 14:05:15

    哈哈,猜中了,替陈霭高兴!差点冤枉了老板,都是滕非误导的,看来老板对工作和感情是拎得清的。

  25. pastell:

    2009-08-16 14:27:18

    老板走,下面的人也跟着走,我们去年也虚惊了一场

  26. 曾经沧海:

    2009-08-16 15:58:44

    山重水复

    一波三折

    好事多磨

    爱不释手

  27. 小灰灰:

    2009-08-16 16:07:28

    陈霭宁可无可奈何回国也不曲线留美的决定,源自于她不愿给他人添麻烦、凡事尽量靠自己的习惯,这虽然可能让她比通过麻烦别人解决问题多吃些苦头,但也会让她巧妙避开了潜在的危机,使复杂的局面简单了许多。

  28. 千云:

    2009-08-16 16:13:36

    To:

    笑语点点.

    我家小孩也是过敏性体质,我还知道其他一个朋友孩子也是严重过敏体质. 我小孩现在还没有过敏性咳嗽, 不过皮肤过敏时间满长的了,相信你们家跟我们家带孩子一定都特别辛苦.

    我只知道过敏源测试小孩要做很多次还不一定能确定到底对什么过敏.另外, 这个过敏跟环境很有关系, 但不一定是污染.前段时间是梅雨季节, 不知你家情况怎样, 我发现床底有 霉菌斑, 打扫抽湿小孩皮肤好多了. 总之,什么都可能过敏, 很烦哪! 准备一点哮喘喷剂, 过敏体质的小孩易得鼻炎哮喘(我这几年都是为这个担心!), 没有用最好.

    不知医生有没有要你们吃点抗过敏的药, 吃了应该会好一点的.剧咳的话还要防止是细菌什么的感染, 前段时间我们这边儿童医院很多支原体感染的儿童, 说是今年高发.

    瞎出主意,你们再打听打听, 别太着急啊!

  29. 小灰灰:

    2009-08-16 16:17:35

    你别离婚啊,我没叫你离婚,你离了我也不会跟你结婚

    那你到了 N 大那边,还能不能让赵亮读你的研究生?

    ==

    滕非这次被陈霭“据”得够狠的,仍然要跟着她,好痴情!

  30. 千云:

    2009-08-16 16:21:30

    “那你到了 N 大那边,还能不能让赵亮读你的研究生?”

    滕教授没吭声。

    ____________________

    调到N大就是为了跟陈蔼在一起, 怎么陈蔼就不明白呢?急人!

  31. 小灰灰:

    2009-08-16 16:26:43

    赵亮在损陈霭的时候,如果发挥他“三年早知道”功力,也许能预测到陈霭的感情是如何被他剃刀一样的舌头,一点点削光的了。

  32. 清风白云飘:

    2009-08-16 16:45:34

    希望赵亮多点暴露,陈霭能早点离开他,和滕开始新的生活。

  33. 清风白云飘:

    2009-08-16 17:00:23

    To:笑语点点

    咳时,可按耳垂后一小坑(不知道穴位名)可减轻咳嗽。有一年我咳很久不好,后来吃雪梨、川贝粉和杏仁粉就好了,做法:雪梨中间挖出核后加入适量的川贝粉和杏仁粉隔水蒸,大约一个钟,吃整个梨和蒸出的汁。中间部分苦不好吃,我只吃一次,后来只吃梨也好啦。

    祝愿:孩子早日康复!

  34. qiongju7_bt15x:

    2009-08-16 18:42:49

    个人认为,从目前来看,陈霭是个把婚姻看得比爱情更重要的人.可能陈霭自己并没做过这种比较.这源于陈霭生活中一直没有遇到让自己刻骨铬心爱的人,也没有遇见真心实意且热烈爱过自己的人.我觉得现实生活中这样的人是很多的.

    陈霭能感受到别人的关心和爱慕,但不会轻意放弃自己的婚姻,更不会主动去破坏别人的婚姻.象滕教授这样反复试探陈霭是没有用的.象陈霭这样的人,哪怕知道自己爱滕教授,也知道滕教授爱自己,也绝不希望是因为自己的要求、承诺或暗示导致滕教授放弃已有的婚姻来和自己结婚的。

    当然如果滕教授了结了自己的婚姻,而又一如既往地爱着陈霭,陈霭因此被打动而成就一段婚姻也是可能的。

  35. 笑语点点:

    2009-08-16 18:43:02

    TO:千云

    谢谢!过敏体质的孩子确实好难带哦。

    TO:清风白云飘

    谢谢!

  36. 杨梅:

    2009-08-16 18:59:03

    被陈霭的老板虚放一枪,呵呵

  37. 仙人掌王国

    果然老板是准备带陈霭去的,虚惊一场哦;

    小张最后的表态算不错,打80分;

    滕教授够聪明哦,假结婚不成,就干脆跟了去N大;

    赵亮最差……离婚是迟早的事

  38. 南山:

    2009-08-17 08:13:54

    “你以后可别这样忽悠我了,再这样会搞出人命来的.”

    —–哈哈哈,正是正是.

    为陈蔼高兴

  39. yuna_1978:

    2009-08-17 08:39:30

    回复笑语点点:以下是网友有多快乐在她的博客里写过的民间小验方,她是个医生,你看一下:)

    冰糖蒜:紫头蒜1头,冰糖适量(1厘米见方的小块冰糖大概6、7块即可),拨出蒜瓣和冰糖一起放入碗中,再加入适量水(没过蒜瓣)放入锅里蒸熟,吃蒜喝冰糖水(可以1天中分几次吃)。主要治疗干咳,对痰多的咳嗽效果不明显。这个方是我在学校时向老师讨要的,妈妈干咳了近1个月,止咳糖浆、甘草片等都不见效,这个方服用了大概1周的时间显效,妈妈说这个方有个最大的副作用就是排气(搞的妈妈都不敢出门了),哦,上班族就不要用了。:)

    白糖蛋清:生鸡蛋清1个,绵白糖适量,两者搅拌后生食。主要治疗儿童干咳(儿童咳嗽时常因咽部不适咳出痰涎,只要不是明显的咳痰也可以用)。这个方是我大学舍友家乡的一个传统方,听说家里有小孩咳嗽的都会服用,效果很好,我们有几个小病号也曾试用过,反应还不错。安全第一,还是要去医院明确一下咳嗽原因,如果由炎症引起的,还是首先要抗感染治疗。

  40. 尘埃2:

    2009-08-17 09:12:15

    To:笑语点点

    不知你家孩子咳嗽有没有痰,是黄痰还是白痰。

    去年我咳嗽有半年,西医怎么治也不好,后来看中医说是肺寒(咳白色沫沫痰),结果吃了一个月汤药就好了。

    我也是很严重的过敏体质,曾经验过过敏原(北京协和医院有验,不知你家所在地有无此项检验),验过敏原要在胳膊上打40针,以前分两次打,现在一次就可搞定,只是对一个8岁多的孩子来说太痛苦了点。验完之后就知道是哪种东西过敏,若是吃的,不吃就可以了;若是吸入性的,就得打脱敏针了,要视情况打一年左右。我坚持了多半年,就坚持不下去了;我女儿也是过敏性体质,才坚持了三个月。不过可能是我打的时间比较长,我的过敏情况大大改善,只在特殊情况下(比如太劳累体质下降时)才偶尔犯病。但我女儿时常还犯,后来尽量保持室内洁净,就好了一些。

    以上情况,仅供参考,因为孩子还小,还真得早治疗,否则孩子太受罪。

  41. 郑千帆:

    2009-08-17 09:22:07

    不出她意料之外,赵亮一听这个消息就拿出“三年早知道”的架势开训:“怎么样?我说的没错吧?叫你别辞职别辞职,你不听,现在好了,国内国内工作丢了,国外国外工作丢了,我看你去喝西北风!”

    ——真是让人寒心呀。

  42. 玉鲛龙:

    2009-08-17 10:07:24

    赵亮说话太刻薄了,不知道陈霭怎么能忍受这么久的。

  43. 诺小妖:

    2009-08-17 10:16:18

    TO:笑语点点

    过敏性咳嗽,我儿子去年也是这样,断断续续咳了二个月,越吃药越重.西的\中的都吃过,后来我索性不给药吃了.然后每天晚上给他用热水泡脚,隔水蒸冰糖蒜头水给他喝.反而好了.这也是马凌悦书里写的.

    因此,每次我儿子受寒偶尔咳咳,我就隔水蒸冰糖蒜头水或是红糖煮姜水喝,然后再泡泡脚,就好了.有时越简单的越有效.

  44. 笑语点点:

    2009-08-17 10:30:35

    TO:yuna_1978,谢谢你介绍的验方,回头试一下,排气嘛就排吧:)

    TO:尘埃2,谢谢你!我孩子就是干咳,没痰,中医说是肺虚咳嗽,中药已经吃了一个月了,就是没见好。:(

    我是苏州的,我孩子做的过敏原测试几年前是用药液滴在皮肤上验的,今年做是抽血验的,我查过资料,象这种病查出过敏原和脱敏治疗都是很重要的。

    我婆婆说就是我把家里搞的太干净了,孩子才会这样的,郁闷:(

  45. yuna_1978:

    2009-08-17 10:44:37

    笑语,不要客气,祝小宝宝早日康复:)

  46. 新浪网友:

    2009-08-17 11:23:02

    陈蔼,好女人有运,恭喜。。。。。。呵呵,猜想你以后一定惊喜连连哈。。。

  47.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17 11:26:15

    笑语点点:我老公有次也干咳了一二个月,吃药也没用,后来嗓子都咳出血丝了,有次我炖阿胶吃,给他吃了点,他的咳嗽居然好了,不过小孩不知道可不可以吃阿胶。

  48.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17 11:28:25

    估计陈霭和滕教授分开后,两地相思,感情会有新的突破,两人才明白谁也离不开谁了。

  49. 珍珠:

    2009-08-17 12:11:36

    陈蔼好女人有好运。。。。恭喜。。。以后定惊喜连连。。。

  50. 小小飞侠:

    2009-08-17 14:47:47

    继续猜想:腾非要跟去N大了

  51. summer:

    2009-08-17 15:51:02

    “那你到了 N 大那边,还能不能让赵亮读你的研究生?”

    滕教授没吭声。

    陈霭慌了,急忙追问:“是不是你到了那边 — 就不能招他了?这下糟糕了,我给他打电话的时候,还向他保证过,说只要他托福GRE分数上了研究生院的线,就一定能招他—”

    “你放心吧,我到哪里都能招他 — ”

    —滕教授是为了陈霭才想到N大去,可是陈霭马上提到赵亮的问题,所以他一下子吭不出声来:);见陈霭急了,他又赶紧让她放心—滕教授对陈霭真好,是谁说的来着:爱惨了!

  52. 山树树下的猫:

    2009-08-17 16:04:51

    笑语点点:

    可以给孩子吃同仁堂的”秋梨润肺膏”,按照它的说明书指明的量吃,它较甜,孩子能接受的.如果孩子不愿吃膏体,可以用温水化一些膏体喝,这样可能孩子更能接受一些.

    注意:一定要用"同仁堂"这个牌子的”秋梨润肺膏”,市面上有很多厂家的”秋梨润肺膏”,但只有北京同仁堂的”秋梨润肺膏”才有效,而且安全,可长期服用.

    另外:孩子最好不要服用参之类的药物,可能引起性早熟,精神疾病等.当然这种说法因人而异,但宁信其有啊.

    祝早日康复!

    建议:现在环境污染重,孩子或多或少都有一些容易咳嗽,现在立秋了,可以让孩子从秋天吃到冬天,明天就不怎么咳嗽了.

  53. ”她听说有些老板很恶毒,如果不喜欢你,会在推荐信上瞎写,也不给你看,直接就寄到你申请工作的地方去,让你不明不白地被“锯”掉。“

    –好像有个中国留学生就是因为觉得老板在推荐信上瞎写,而且在学术方面对他不公,就开枪杀死了他的老板,还杀了系里几个人。艾米在《十年忽悠》里提到的那个案件,可能就是指的这个留学生的案件。

  54. 陈霭虽然喜欢滕教授,但更多的是在身体的吸引方面,再加上在工作和身份上的一些帮忙,但她是个爱从责任和义务角度想问题的人,只要她人是醒着的,就免不了会想到责任义务等事情上去。

    滕教授在兴致勃勃计划一同调到N大去,而陈霭考虑的是自己向赵亮许过诺,自己的调动不会影响赵出国读书,所以她在关键时刻向滕教授求证赵亮读书不受影响的问题,这对滕教授来说,毫无疑问是大煞风景,大大打击了他的积极性:)

  55. 从陈霭的现状来看,她也真没必要离婚,然后跟滕教授结婚。她喜欢滕教授的外貌和身材,她有大把的时间看到滕教授,可以满足“眼欲”,她自己能在梦中腾飞,也满足了性欲。

    如果她跟滕教授结婚,两人天天在一起,他的吃喝拉撒都尽收她眼底,可能反而不觉得滕教授外貌吸引人了。

    滕教授现在追求她,自然会尽力在她面前显示自己美好的一面,等到结婚之后,不美好的一面也可能显现出来。

  56. 赵亮说的那番“三年早知道”的话,固然可恶,但也有可能是“亲者严,疏者宽”的思想在作怪。

    很多人都有这个观点:自己的老婆老公嘛,又不是外人,还不该心里想到什么就说出来?如果在自己家里还要说假话,装样子,那跟在外面有什么区别?

    很多男人婚前婚后截然两个样,有的就是因为有这种想法,以前跟你谈恋爱,你还不是我老婆,我当然要对你毕恭毕敬一点。现在你成了我的老婆了,我还有必要在你面前装模作样吗?

    这个理论的厉害之处,就是你知道它不对,但说不出究竟错在哪里。但按照艾黄的排列组合分析法,就能看出问题来了:

    –看不惯老婆,说出来

    –看不惯老婆,不说出来

    –看得惯老婆,说出来

    –看得惯老婆。不说出来

    –看不惯老婆,撒谎说看得惯

    –看不惯老婆,直说看不惯

    –看得惯老婆,直说看得惯

    –看得惯老婆,撒谎说看不惯

    我相信老婆们要的,是丈夫发自内心看得惯,并直说看得惯,而丈夫却叫老婆在“看不惯,撒谎说看得惯”和“看不惯,直说看不惯”之间选择,前提都是看不惯,那有什么好选择的?

    一句话解决问题:看不惯就别看!

  57. ZT 奇怪的是,她以前没觉得赵亮的德性有这么烦人,如果他说得在理,她虚心接受,如果说得不在理,她充耳不闻。但怎么现在听来就这么刺耳呢?每个字每句话都这么刺耳,真不知道她这么多年是怎么听过来的。

    》以前不觉得刺耳,是因为陈霭没发现自己的潜能,总觉得赵亮比她强,读的书比她多。现在到了海外,陈霭发现了自己的能力,并不比赵亮差,凭什么还听他教训?

  58. 陈霭在国内的圈子,像赵亮一样读到博士,又在名牌大学教书的,可能还不多,赵亮算个佼佼者。现在陈霭到了C大,发现博士大把抓,赵亮就不算什么了。

  59. 滕教授的婚姻可能也是这样的情况,以前在国内,也就认识那么几个女生,王兰香是名校毕业教名校,长得也还可以,应该是当时最强的选择。但现在滕教授的世界开阔了,王兰香那点知识就太浅了,人又老了,长相就退化了。

  60. 估计陈霭一走,滕教授家里没人干家务了,夫妻俩的矛盾公开化,最后离婚了。

    另外觉得“尘埃腾飞”可能是指陈霭事业上的腾飞。陈霭在老板、滕教授、小张等人的帮助下,自己也拿到了项目资金,当上了老板,但并不一定会和滕教授离婚结婚走到一起。觉得滕教授并不适合做丈夫。

  61. 曾几何时啊

    “如果我不跟他假结婚,我怎么 — 保住身份呢?” “你别离婚啊,我没叫你离婚,你离了我也不会跟你结婚,我根本就不准备靠这些歪门邪道留在美国,这样留在美国有什么意思?我要靠我自己的本事,如果我能找到工作,那最好,如果找不到,我回中国。”

    陈霭思想上对假结婚保身份这件事情的看法是有了一个变化过程。刚开始听小张提出的时候,还没有来得及仔细想一想可行性,就如抓到一根稻草一样。但在藤教授提出和他结婚的建议后,陈霭就明确知道了自己不会以假结婚的方式留在美国了,尤其是和藤教授假结婚。说明此时此刻在陈霭的心里,还没有想过或憧憬过有和藤教授一起生活的一天,否则在听到藤教授的建议时,心里最起码要动一下,而不会那么快的说出“你离了我也不会跟你结婚”。同样,在后来藤教授提出跟她去N大的时候,她第一反应也是赵亮还能不能上学的问题。由此可见,陈霭在对待藤教授的感情上,尽管很喜欢,很迷恋,但目前她更多的是满足一种“蓝颜知己”式的关系。

    生活中有很多这样的人,当自己的婚姻因各式各样的原因逐渐变得索然无味的时候,心理上自然就会为其他异性留开了一道门,一旦遇到了一个自己欣赏的人,心就很容易的动起来,从而生出暧昧来。在这样的情况下,多数的男人会最终被小头控制了大头,从而惹出是非来。而对于已婚女人,如何处理这样的关系因人而异,千差万别。陈霭这样有着很强的婚姻观念的人,就会倾向于选择一种比较稳定的“第四种感情”关系,不说破,也不往前走,更不希望往后退。但不论男女,这样的一种美好愿望都很难实现的,一辈子的红颜知己或蓝颜知己真的是少之又少,这个所谓的稳定终究是要被打破的。

    藤教授从陈霭的数次试探中,得到的信息也是陈霭并不希望打破目前的状况。他喜欢陈霭无疑,但他对陈霭的感情并没有把握,他自己也有些畏缩不前。现在藤妈妈的这个因素不存在了,藤姐姐也不在身边了,藤教授能否有所行为,就看对这次陈霭离开事情的处理了。故事发展到现在,感觉藤教授更象那种在感情上只刮风不下雨的人,没有绝对的胜数就不会动真格的,如果是这样的话,这两个人就都没有一种破釜沉舟的勇气,那他们也就很难走到一起去。

  62. 曾几何时啊 分析得很有道理啊。

    我身边正好有一个碰到了感情危机的熟人。她跟老板好上了,老板经常小恩小惠送她东西,一会儿送个水晶项链,一会儿买个名牌包包。现在她老公有所怀疑,逼供一晚让她老实交待。两个男人都叫她作选择。她痛哭流涕,说跟老公一起8年,感情还是有的,还有两个女儿;跟男朋友也情真意切,男朋友有老婆和女儿,还有过无数女朋友。为难哪。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