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52)

第二天下午,滕夫人又打电话来约陈霭去滕家,陈霭不好意思连续两天推辞不去,而且她昨天没来得及打听滕氏夫妻离婚的事,也很想找个机会刨根问底一番,于是没再推辞,让滕夫人开车过来把她接去了滕家。

几天没来,感觉滕家已经发生了很大变化,也不知道是不是心理作用,总觉得屋子里有点荒凉,好像就她跟滕夫人两人,其他人都没见着。以前她来滕家做饭时,不到吃饭时间,两个孩子和滕父一般都不会到厨房来,但总可以听见几个人的人声,而滕教授经常都会陪在厨房,如果手头有事,没空全程奉陪,他也会不时过来陪一陪。

今天她跟滕夫人在厨房做饭,压根就没看见滕教授,她有点忍不住了,装作不在意地问:“滕教授还没下班?”

“他有什么下班不下班的?又不坐班,想什么时候下班就什么时候下班。”

“那 — 怎么没见他? 我们饭都快做好了 — ”

“他去给那个老不死的找房子去了。”

陈霭一惊:“怎么,滕 — 伯伯要搬出去另住?”

“他要搬出去?你以为他有那么自觉?我这里这么大的花园洋房,他才舍不得搬出去呢。是我把他赶走的,这种老不正经的东西,住这里别把我孩子带坏了 — ”

“把他赶走 — 不太好吧?你不能跟他谈谈,让他别再看那些黄带?”

“我才懒得跟他谈呢!老早就想赶他走了。我婆婆嘛,还能做不少家务事,我养她还值得。这个老不死的,什么都不会干,光会吃闲饭,还带坏我的儿子,我不该把他赶出去?”

“我主要是怕 — 滕教授不高兴 — ”

“他高兴不高兴,关我什么事?我要是管他高兴不高兴,就什么都干不成了。”

“我主要是怕他因为这事恨你,要跟你离婚 — ”

“他呀,离婚放在嘴里当歌唱都不知道唱了多少年了,结果怎么样呢?雷声大,雨点小,他不敢离婚的。”

“为什么?”

“舍不得儿子呗,两个儿子就是他的命。我告诉你,他说离婚,并不是真的想离婚,都是为了达到一定的目的,你越怕他,他越拿这个要挟你,等到你不怕他了,他反而不敢提离婚的事了。现在我掌握了制服他的诀窍,他要离,我就辞职,一分钟的班也不上了,一分钱的收入都没有,离了婚该他养着我,就他那点工资,全都拿来付了赡养费,看还有谁要他 — ”

“他会不会 — 想横了,没人要就没人要,婚还是要离 — ”

“谁怕离婚吗?如果他离了没人要,我巴不得跟他离婚。”

“这样搞得两败俱伤,又是何苦呢?”

“两败俱伤也比光我一个人受伤好,你没听说过?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 — ”

陈霭发现才几天没跟滕夫人聊天呢,滕夫人就已经有了这许多的新概念,新观点,新战术,新方法,真是三日不见,当刮目相看。从这些观点的新鲜、强硬和混杂来看,来源应该不止一个人,肯定是滕夫人的那些同事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凑成的诸葛亮。她说:“你的同事和朋友 — 给你出了不少主意呢。”

滕夫人也不隐晦:“这还只是其中一部分,等我有时间了,慢慢讲给你听,如果你丈夫向你提出离婚,你就用这些战术对付他 — ”

“如果我丈夫向我提出离婚,我求之不得 — ”陈霭生怕把话题扯到自己身上来了,赶快问,“你就为一个黄带的事赶滕伯伯走,滕教授他 — 会同意?”

“哪里光是一个看黄带的问题呢?他问题多得很!第一就是脏,你不知道那个老不死的有多脏,进厨房不穿拖鞋,就那么光脚踩来踩去,踩得一脚的油了,又到客厅卧室去踩,踩得地板上地毯上全都是脏乎乎的。还有他那间卧室,脏死了,我真不知道我婆婆怎么下得了脚 — ”

这点陈霭倒是没什么异议,滕伯伯的确是不怎么讲究卫生,可能是以前住那种没地毯没地板的水泥地房子住惯了,进屋没有脱鞋的概念,被人提醒脱了鞋,进厨房又没穿拖鞋的概念。滕伯伯自己的卧室里也是弄得一团糟,到处都是报纸杂志,还有很多空纸盒子,都舍不得丢,把个卧室塞得满满的。

以前大概是因为有滕母跟着收拾,所以还不觉得滕父这么邋遢,现在滕母不在了,没人跟在滕父身后收拾了,问题就变得十分突出。陈霭能理解滕夫人,但也很同情滕父,不知道这事究竟如何处理才是正道。

滕夫人推心置腹地说:“陈大夫,我告诉你一个诀窍,男人哪,就是生得贱,你把他当人,他装个鬼吓人。你不把他当人了,他反而老实了。我老早就叫滕非给他爹妈找个房子另住,那时我是好说好商量,但他总当耳边风。这次我发威了,拍桌子打板凳地跟他吵了一架,他老实了,答应给他爹找房子 — ”

陈霭动了恻隐之心:“滕伯伯那么大年纪了,又不会干家务,一个人住在一边,恐怕连口饭都混不上 — ”

滕夫人笑着说:“你这么同情他,你每天去给他做饭吧。他是美国公民,你嫁给他,可以马上拿绿卡 — ”

“别瞎说了,我要是真的想用结婚来换绿卡,我也用不着找他。我那个老同学,就是上次给你婆婆看病的那个小张,他就愿意跟我假结婚,帮我办绿卡。”

滕夫人说:“那你怎么不嫁他呢?我觉得他挺不错的。不过几万块钱你不一定拿得出来 — ”

“他说不要钱。”

“不要钱你还不嫁?”

“我有丈夫,哪里能嫁给小张?”

“那倒也是。我看你跟我一样,都是正派人,干不出那种为了出国,就跟结发丈夫离婚,然后找个鬼佬办绿卡的事。我最瞧不起那种人了 — ”

陈霭知道滕夫人在说谁,不好接腔。

滕夫人又说:“他们滕家人啊,聪明都很聪明,就是品德不好,有才无德。我是绝不会让我的两个儿子走他们滕家的路的。滕非想离婚?可以,但儿子一个也不会给他。有了这一条,我看他往哪里离!”

饭做好之后,陈霭想去叫滕父来吃饭,但不知道滕夫人的意思,很聪明地先请示一下:“我去叫滕伯伯来吃饭吧 — ”

滕夫人果然很反对:“叫他干什么?你怕他饿着肚子没力气干那些丑事?让他饿,多饿几顿就老实了 — ”

“万一饿出人命来不还是 — 我们两个人的过错吗?”

“你放心,他不会饿死的,这几天都是他那孝顺儿子买来给他吃的 — ”

“这 — 好像不太好一样 — ,一家人,两样吃 — ”

“谁跟那个老流氓是一家人?我从来就没把他当一家人。如果现在我每天好酒好饭招待他爹,你以为他舍得让他爹搬出去?我就是要整得他爹在我这里没吃没喝了,他才会让他爹搬出去 — ”

“但是这样一来,滕教授 — 会不会也跟着搬出去?”

滕夫人胸有成竹地说:“不会的。”

“你怎么知道他不会?听说这个州有法律,夫妻分居一年以上,就可以算是自动离婚?”

“他不敢搬出去的。我有两大法宝,一是孩子,二是赡养费。只要他敢搬出去分居,我就不让他看孩子,马上把我这份工也辞掉,让他付大笔的赡养费,看他还离不离!我保证他自己爬回来要求不离婚。”

“但那样的话,就他一个人的工资,你这房子什么的,不都供不起了?”

滕夫人有点黯然,但坚定地说:“房
子供不起就不供了。那你说还能怎么办呢?嫁了这种丈夫,成天想的就是跟你离婚,你怎么讨好他都没用,那你除了跟他斗,还有什么别的办法?”

“你可以给他自由,你自己也好 — 另寻高就 — ”

滕夫人叹口气:“我们这个年龄的女人了,还到哪里去 — 高就?你以为那些小青年会要我们这个年纪的女人?即使有人要,那也是暂时的,过几天新鲜劲过去了,就把你像扔垃圾一样扔出去了 — ”

“找个外国人怎么样?听说外国男人不计较有没婚史,有没有孩子 — ”

“外国人!外国人找的,都是那些中国人不要的女人,长没个长相,人没个人品,外国人就喜欢那样的中国女人,像我们这种 — ”滕夫人摇摇头,没说下去。

陈霭无奈,只好放弃了叫滕伯伯来吃饭的念头,跟滕夫人和两个孩子一起吃晚饭。但她吃得惴惴不安,总觉得自己犯了不孝的大罪一样。

刚吃完,滕教授回来了,手里提着两个大纸包,香喷喷的,从气味来判断,应该是美国店里卖的那种烤鸡,气味香得不得了,一层鸡皮烤得金黄香脆,但里面的鸡肉经常是白生生的,不蘸作料简直没法吃。陈霭每次买了那种烤鸡,都是把鸡肉撕下来,加上青椒榨菜什么的炒炒再吃。

滕教授看见她,好像有点吃惊,但很快就镇定下来,打招呼说:“陈大夫今天来了?我买了烤鸡和麦当劳,一起吃点 — ”

“不客气,我们刚吃过了。你还没吃吧?我去给你把饭菜热一下 — ”

“不客气,不客气,我就吃麦当劳 — ”滕教授说着,把买的东西放在厨房的桌子上,用盘子装了一些,一面往厨房外走,一面没有人称和主语地说:“去问问两个孩子吃不吃 — ”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在跟谁说话,但她见滕夫人没动,就自告奋勇地去叫两个孩子,被滕夫人喝住了:“别去!都是垃圾食品,小孩子吃了对身体不好 — ”

陈霭尴尬地停住脚步,滕教授没说什么,继续往厨房外走,只听滕夫人又大喝一声:“你这是想拿到哪里去吃?”

滕教授冷冷地说:“拿到我爹房间去吃。”

“不行!”

“怎么,你连这也不允许?这可是我自己买的,不是你做的 — ”

“不是我做的也不许拿到他卧室去吃,吃得到处油腻腻的 — ”

滕教授转过身,盯着王兰香说:“那你要怎么样呢?不许我爹在厨房吃,嫌他脏,怕弄脏了厨房,又不许我爹在他自己卧室吃,那你叫他去哪里吃?”

“去他自己家里吃!叫他搬出去 — ”

“叫他搬出去也得等找到房子之后才能搬出去啊 — ”

“我不管这么多,谁叫你不快点给他找到房子的?”

“你别忘了,这房子不是你一个人的,也有我一份 — ”

“有你一份怎么啦?我又没叫你走 — ”

滕教授语塞了一阵,问:“你准备怎么样?想把我爹饿死?”

“你少给我加罪名。我不管那个老不死的饿死不饿死 — ”

滕教授走回厨房的桌子边,把手里的东西往桌上砰地一扔,指着滕夫人说:“你嘴里放干净点 — ”

“我不放干净,你敢怎么样?”

“你再说一句‘老不死’的试试看!”

“我就说,老不死的,老不死的,老不死的 — ”

滕教授忽地举起拳头,滕夫人几步冲到滕教授跟前:“你想怎么样?想打人?你有种打我试试看!”

两个人像斗架的公鸡,虎视眈眈地盯着彼此。

陈霭冲到两人中间挡住,大声嚷着:“都少说一句,都少说一句,看在我的面子上,你们两个都少说一句— ”

两人隔着陈霭,还虎视眈眈了一阵,差点把陈霭身上虎视出四个洞来。然后滕教授抖抖地拿起扔在桌上的食物,几大步走出厨房去了。

滕夫人鄙夷地一笑,冲着滕教授的背影说:“你也就这点本事啊?我还以为你真有种,敢打我呢 — ”

滕教授闻声又折转回来,两只眼睛像在冒火一样,陈霭从来没见过滕教授这幅凶相,吓得又冲过去,也顾不得男女授受不亲了,双手用力把滕教授往外推:“算了,算了,别吵了,别吵了,快把东西拿给滕伯伯吃吧,他肯定早就饿了 — ”

等把滕教授推出了一定的距离,料想他不会跑回来揍人了,陈霭赶快回到滕夫人身边,劝说道:“你也少说一句,别搞得他真的打你 — ”

“他敢打我,我马上打 911 报警!让他蹲监狱!”

“他蹲监狱,你挨打,自己的皮肉吃了亏,何必呢 — ”

那天晚上,陈霭就住在滕家,一是滕夫人挽留她住下,二是她担心滕家两口子会打出人命来,只好驻扎在滕家,充当维和部队。

87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52)

  1. Safa! Ding!

  2. 腾教授的家里内乱成了这个样子,套一句古话:家门不幸。但这都是日积月累的,我们不知道早些年老藤对王兰香作了些什么工作,有没有好好哄过,如果男人软硬兼施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般来说女人大多是吃那一套,当然也有那种不得理也不饶人的。从王兰香来说,悲剧的发生也有她自己内在的原因,她根本不懂什么叫女人的内在魅力(这与年轻漂亮无关),当然也无法来提升自身的魅力了,她也不懂藤教授,既不知己也不知彼,所以只能出此下策,像泼妇一样闹腾,最终肯定会把藤教授推向离婚,可悲!我要是藤教授拼出挣钱养她独身一人也要坚决离婚。

  3. 王不仅是没水平,也不厚道。

    实在是够实在的了,但都是单想着自己的利益,没有换位想想丈夫和他人。就算同一屋檐下跟公婆相处好不容易,滕父就算有错,把他一大把年纪突然赶出去,起码的同情心也没有。

    到王这一地步,恐怕真只有搞斗争的得到的”快乐”,早也没有家庭重圆幸福的指望。

  4. 唉,做人不能这么不讲理。再有理由的事,都会给弄糟了。

    而且,这样蛮不讲理的做法,将来拿到法庭上,估计没人会可怜王兰香,甚至有可能让法官认为她做人欠缺良心和不讲道理,对抚养孩子不利。。。

  5. 仙人掌王国

    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王兰香和滕非的婚姻已经进入了崩溃期了……

  6. 回复小飞马的评论:

    “我要是藤教授拼出挣钱养她独身一人也要坚决离婚”

    –我也是这么想,这日子怎么还能过?可是两个孩子怎么办?不知道这边的法庭会不会有对不让孩子见父亲的母亲的惩罚?

    ““谁怕离婚吗?如果他离了没人要,我巴不得跟他离婚。”

    –滕夫人的逻辑我还真搞不懂。现在是因为滕教授还有人要,所以不能跟他离婚?离也得等没有人要他时才行?这滕夫人够狠的说 :)

  7. 回复小飞马的评论:

    “我们不知道早些年老藤对王兰香作了些什么工作,有没有好好哄过,如果男人软硬兼施再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一般来说女人大多是吃那一套”

    –现在探讨这个没什么意义。如果滕教授不想离婚,那么我们帮助他检讨一下自己还是有用的,既然他早就想离婚,他又怎么会想办法哄老婆呢?

    如果丈夫不哄老婆犯法,那么我们探讨一下滕教授究竟有没有哄过老婆也有意义,但谁也没规定丈夫必须哄老婆。

  8. 回复海岛冰轮的评论:

    滕夫人肯定觉得自己在同坏人坏事做斗争,在维护自己两个孩子的利益。当她没发现滕父看黄带的时候,她并没这样大闹,尽管她老早就想赶滕父走。

    这说明她的问题在于没水平,斗争的方式方法不对。但她思想上还是认为自己是个好人,正派人的,她也愿意向好的方向努力的。

    厚道不厚道,不同的人可以有不同的定义,这就像小泥山之类的人一样,她认为自己很厚道,但她只对她一伙的人厚道,对那些因学潮受迫害的人,她就不厚道,对艾米她也不厚道,但她认为自己做得对,因为她在扬善抑恶。

    滕夫人可能也觉得自己在扬善抑恶。

  9.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26 16:13:49 [删除]

    海滨城市sea,不敢不敢,只是想知道大家遇到这种事如何处理而已,王兰香说话确实不中听,常常把有点理的事搞到自己一点理都没有了。

    但不知道为什么,我多多少少有点同情王兰香,总觉得在滕教授的家庭关系里面,滕教授也要负点责任的。

    ————————-

    博主回复: 2009-08-26 18:58:15 [删除]

    这跟谁负责没有关系。

    滕教授想离婚,而他的言行跟他的愿望是统一的。

    王兰香不想离婚,但她的言行却都是在促进离婚发生。

    你同情王兰香,就应该启发她不要自己坏自己的事,而不是告诉她这事滕教授应该负多少责任,不然的话,你的同情就会使王兰香更向着破坏自己目标的方向发展。她的那些同事朋友,显然就是起了这种作用。

  10. 看这种描写家庭闹剧的小说,我觉得最重要的是不要当法官,不要把注意力都集中在判定谁对谁错,谁该负多少责任上。

    现在就看夫妻两人各有什么目的,滕教授是一心想离婚,而想离婚并不犯法,所以如果我们把时间花在分析滕教授做错了什么,该负什么责任上,显然是没什么用的。他就做错了,怎么样?你想怎么惩罚他?

    而王兰香显然是不愿意离婚的,那么我们针对她的情况讨论讨论,还有点意义。如果她幡然悔悟,就有挽救婚姻的可能,那么我们不妨给她出些妙计,让她幡然悔悟。但如果幡然悔悟也不能挽救婚姻,那就开导她学会放弃,同时告诉她如何利用法律保护自己和孩子的利益。

  11. 记得黄颜或者艾米曾经分析过,说中国父母大多是问责型的,而美国父母很多是救灾型的。

    也就是说,孩子发生了问题,中国父母常常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事该谁负责”上,而美国父母常常把注意力集中在“这事如何解决”上。

    当然,这不是说所有中国父母都是问责型的,也不是说所有美国父母都是救灾型的,只是说有这么一个倾向。

    我觉得不光中国父母对待孩子有这个倾向,我们很多人在对待同事朋友时也是这样,甚至看小说时都是这样,就是把注意力集中在问责上,而不是集中在分析人物性格以及性格的成因上。

    王兰香的那些同事朋友,很可能都是出于好心,义愤填膺地指出滕教授应该对很多事情负责,但这种问责对王兰香的帮助不大,只会使她情绪上更加反感滕教授,但无助于解决问题。

    如果问责的人就是希望王兰香跟丈夫离婚,那也未尝不可。但问题是王兰香她不想离婚。

  12. 滕家夫妻闹这么厉害,可能是因为有陈霭在场,谁都不想认输丢面子。

  13. ZT“谁怕离婚吗?如果他离了没人要,我巴不得跟他离婚。”

    》“不患穷,患不均”。自己离婚不再嫁没关系,但前夫不能离婚后再娶,否则自己就吃亏了:)

  14. ZT 谁跟那个老流氓是一家人?

    》艾友友说得没错,王兰香是在同老流氓做斗争,要像寒冬一样严酷:)

  15. ZT“他敢打我,我马上打 911 报警!让他蹲监狱!”

    》这话没错。不管王兰香如何彪悍如何挑衅,滕教授如果打人都有可能蹲监狱。

  16. 我们是旁观者清,没准儿王兰香还觉着自己很有一套呢。 王兰香会不会最后疯了?

  17. 回复pilate的评论:

    王兰香应该不会疯,因为她并不固执己见,而是别人说什么就听什么。这样的人一般不会疯:)

  18. 王兰香几乎每次闹事,都是有一定理由的,就连滕教授买柚子那次,都可以说出一点

    理由来,她也是为了这个家在节俭。

    但她每次的闹法,都没有节制,不讲究方式,不顾及效果,结果反而成了无理的一

    方。

    生活中这样的人不少。

  19. 王兰香的行事原则是“只要目的正确,就不用讲究手段”,这跟“只要出于好心,就

    可以为所欲为”是一个门派。

    但真正的好心要顾及效果,目的正确不能保证手段一定正确,手段不正确不仅会把

    事情搞坏,也会使自己受到惩罚。

  20. 新浪网友:

    2009-08-26 09:33:11

    这是啥夫妻呀,过得像仇人似的

  21. 郑千帆:

    2009-08-26 09:43:44

    看来这婚这得离了,这过的哪是日子呀?哎

    郑千帆:

    2009-08-26 09:48:12

    这婚真是必须离了,这哪是过日子?哎

    不过离婚的历程肯定有很艰难,猜测一下—估计滕非会舍弃财产换来自由…

  22. 石榴:

    2009-08-26 09:49:23

    唉,怎么就那么爱搞事了,好好的老公和孩子不去爱,非要小事变大事。

  23. 新浪网友:

    2009-08-26 09:50:48

    他们滕家人啊,聪明都很聪明,就是品德不好,有德无才。

    —-有才无德?

  24. 三秋成米粉:

    2009-08-26 09:39:02

    艾米:滕夫人又说:“他们滕家人啊,聪明都很聪明,就是品德不好,有德无才。……”-----此处是否是“有才无德”?

    博主回复: 2009-08-26 09:47:23

    改了。谢谢。

  25. 石榴:

    2009-08-26 09:49:23

    唉,怎么就那么爱搞事了,好好的老公和孩子不去爱,非要小事变大事。

  26. 霜降时:

    2009-08-26 09:51:28

    在美国,滕夫人可以要赡养费,打911 报警,很强势的样子,要是在国内,恐怕就不灵光了?

    另外,离婚了,即使孩子跟母亲,滕夫人也没权利不让滕非看孩子吧?

    滕夫人辞职,是为了要赡养费,还听说有人为了不付赡养费,先把自己弄破产,再离婚,够乱的。

  27. 天天妈:

    2009-08-26 09:56:36

    陈教授的婚姻真的好难过!!!

  28. 新浪网友:

    2009-08-26 09:57:02

    我觉得滕父很可怜,年纪这么大了,老伴才去世,就遇到这样一个儿媳.

    滕妻如此对待长辈,就不怕自己的孩子看到受到她的影响吗?

    夫妻间走这到一步,感觉真是无法过下去了.

    博主回复: 2009-08-26 19:05:54

    滕妻觉得自己是在同歪风邪气作斗争呢。

  29. 悠悠:

    2009-08-26 10:01:31

    日子过成这样,已经没有维持的必要了。腾教授会把所有财产都给妻子,净身出户,也一定要离婚的。有这种妻子,真的比打光棍还可怜。

    有一点不懂,美国的法律还要赡养前妻一辈子吗?法律不考虑妻子是因为离婚才辞职的这一事实吗?

    博主回复: 2009-08-26 19:05:17

    这就看双方律师如何打官司,法官如何判了。

  30. 小宝:

    2009-08-26 10:03:10

    我猜经过这次事件腾教授应该是铁了心,不惜一切代价都要和王兰香离婚了。

  31. summer:

    2009-08-26 10:06:36

    感觉滕教授和王兰香这次真的离成婚了……

  32. 家有鼠宝:

    2009-08-26 10:10:27

    陈蔼还是在滕家留宿了:)呵呵,这次应该不会再腾飞了吧:)

  33.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8-26 10:28:42

    看完这回,忍不住要几声叹息了:为滕父有这样的儿媳,为滕教授有这样的婚姻,为王兰香这样凶蛮自私又可笑的女人,为善良能干的陈霭又摊上了这样的场面。

    尘埃腾飞,看来道路漫长又艰巨呀!

  34. 海滨城市sea:

    2009-08-26 10:31:04

    呵,这王夫人真是太泼辣,如若这种情形发生在我家,估计王夫人早就挨揍了,口出粗语,太刺激人。我们家的争吵,只是声调高了,还没动粗口,有时老公说不过了,就举个拳头威胁说'你是不是想找打',很气人的。所以感觉滕教授的性格、脾气已是相当不错了,面对这么‘极品’的老婆能过这么多年,当然有很多客观原因限制他,那也是很了不得。

  35. 山楂树根:

    2009-08-26 10:31:57

    干脆滕教授也把工作一辞,两口子猫在家里打离婚官司。

  36.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26 10:32:02

    老人在家看A片,确实会影响到孩子,加上老人又邋遢,如果老人不自觉的话,只有让他搬出去住才能落得清静,但让老人孤零零地住到外面去,又有点太过,还真不知道怎么解决这个矛盾。

    我有个同事,她公公一身的病,也很邋遢,她选择分开住,但全家都在公公家吃饭,她和老公来做,吃完了,打扫完再回到自己的小家。后来她公公提出把自己的房子卖了,买套大的房子,全家住在一起,她想想没同意,就怕住在一起。

    如果陈霭跟滕教授结婚的话,一个老人,二个男孩子,一个小女孩,加上支付房贷,前妻赡养费,这一大家子人肯定开销不少,矛盾多多,看来再婚还是复杂很多。

  37. linda:

    2009-08-26 10:40:15

    回复“海滨城市sea”的评论:滕教授也许是脾气好,不过更可能是不敢打。在美国打人是犯法的,不管你打谁,打得有没有道理,都是错,一动手就麻烦大了,报警就会有警察来抓人。就算吵架,也不能说出侮辱、诽谤、种族歧视的话,说了也会被人告的。

  38.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26 10:43:12

    看到很多人指责王兰香,但我觉得滕教授这个时候,要是能多分担一点家务,打扫滕父的房间,我想王兰香也不会有这么多怨气吧,至少能给王兰香一点想头,自己父亲的处境也会好一点。

  39. 新浪网友:

    2009-08-26 10:43:46

    王兰香同志可能也是对重新“夺(回滕教授的)心”基本死心了,所以不管不顾了?但总感觉她其实还是很爱丈夫的,只是做出来的事情,说出来的话还真是让人无法接受。

    我觉得这个婚可能还是离不了,静待下文。

  40. linda:

    2009-08-26 10:43:52

    补充一句:“王夫人”这个称呼是错的,应该称“滕夫人”或“王女士”。“夫人”前面要冠夫姓,不能用自己的姓。估计是“某某的夫人”的意思。SORRY,吹毛求疵

    了。

  41. 木耳:

    2009-08-26 10:44:43

    山楂树根的建议太好了,赞成 :)

    不知滕非最后怎么摆脱王兰香的,他现在的生活我看着都头痛。

  42.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26 10:44:49

    海滨城市sea:

    2009-08-26 10:31:04 呵,这王夫人真是太泼辣,如若这种情形发生在我家,

    ==============

    呵呵,我想知道,你作为儿媳怎么处理这个矛盾?

  43. 知傻1967:

    2009-08-26 10:47:03

    我也疑惑:在美国如果离婚,王兰香辞职就必须由滕飞付赡养费?美国的法律还要养前妻一辈子吗?没有工作收入就不可能争取到孩子的监护权吧?

    滕夫人的那些同事朋友你一言我一语凑成的诸葛亮,是真心帮她还是唯恐天下不乱,王兰香还要把所有战术通试一遍啊!

    “他们滕家人啊,聪明都很聪明,就是品德不好,有才无德。我是绝不会让我的两个儿子走他们滕家的路的。”王定义的品德差中不含让撵公公走,让他挨饿这一条:( 可怜早走一步的婆婆,万万想不到会有今天的结果。

  44. yuna_1978:

    2009-08-26 10:52:06

    从王兰香在这集的表现来看,她真是个蠢而不讲道理的女人,这一场架是陈霭现场观看的,过去多少次陈霭没看到的吵架场面也可想而知了,很同情滕非,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

  45. 知傻1967:

    2009-08-26 10:52:12

    “干脆滕教授也把工作一辞,两口子猫在家里打离婚官司。”山楂树根的主意挺有创意,大家吃救济,充分体现一下米国资本主义优越性:)

  46.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8-26 11:01:55

    感觉陈霭和腾飞如果要在一起,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一方面滕要离成婚很难。陈霭的工作现在没问题了,按她的为人来看,只要条件允许,她一定会接丈夫和女儿出来,她不是内疚吗,与美国小孩比较,她觉得她女儿简直就是…。只有当丈夫和她有重新生活在新的同一空间下,出现许多矛盾,才会迫使她正视她的婚姻,她的感情问题。比如说赵的思维,观念,差的品行,(也许还有学业不好),对女儿的教育问题(别小瞧这个,许多夫妻矛盾在这事上爆发,其实是夫妻两人的不同活法投射到小孩身上而已),在新的环境下暴露无疑,以前在国内她不觉得他们就是两类人,之后一定有强烈体会了,她自己在学术事业上的进步,自信的增强,在加上滕与丈夫的对比,滕的追求,她的夫妻关系一定有变化。陈霭把自己的故事提供出来,相信她是能回过头来审视自己这么一段难忘的经历,有可能她重生了,步入了新的婚姻,至少她自己有很大改变。

  47. 泡泡:

    2009-08-26 11:03:19

    “两败俱伤也比光我一个人受伤好,你没听说过?临死也要拉个垫背的,他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他好过 — ”

    —–这种观点就是觉得一离婚就是女的受伤害,是受害者。在国内离了婚的女人再婚确实要比男的难,但独身也比这天天斗气吵架好吧。

  48. 泡泡:

    2009-08-26 11:05:37

    滕夫人笑着说:“你这么同情他,你每天去给他做饭吧。他是美国公民,你嫁给他,可以马上拿绿卡 — ”

    ---这玩笑也开的有点伤人了吧。

  49. 悠悠:

    2009-08-26 11:09:41

    山楂树根:

    2009-08-26 10:31:57 干脆滕教授也把工作一辞,两口子猫在家里打离婚官司。

    —————这主意好,树根真是高人也 [顶]

  50. 山楂树根:

    2009-08-26 11:16:56

    我这么个破主意都有木耳和知傻1967附和,太够朋友了!

    不过严肃地说起来,滕教授抚养费是要付的,但探视权也是不可被剥夺的—我的估计。

  51. 山楂树根:

    2009-08-26 11:18:06

    又来一个悠悠,我乐不可支。

  52. 悠悠:

    2009-08-26 11:38:01

    离婚后,腾教授要付孩子抚养费,那是应该的。王夫人离婚时跟腾教授要赔偿,也可以理解,若离婚后还要腾教授养她后半辈子,而她自己又具有生活能力,这是不是就说不过去了。我对美国的法律不了解,但是不是王夫人也有误读的地方。不然,美国女人,是不是通过婚姻,就可以解决后半辈子的吃饭问题了?我相信,实际情况并不是这样。

    博主回复: 2009-08-26 19:02:58

    如果妻子没工作,而丈夫有工作,那么离婚后丈夫肯定是需要付赡养费的,当然是根据丈夫的经济能力来决定该付多少,一直付到双方经济状况有改变,某一方提出重判的时候为止。

    这是很多美国男人不轻易结婚的原因。

  53. 小儿:

    2009-08-26 11:48:45

    希望王兰香能爱上别人 哭着喊着跟藤非离婚:)

    藤非也是够背了 娶了这么要命的媳妇 还能坚持一起过了这么多年 不知道什么时候是个头呢

  54. 童童2005:

    2009-08-26 11:52:05

    这个王兰香,藤教授肯定要和他离婚的,看的连作为女儿的我都觉得太过分了。

    童童2005:

    2009-08-26 11:53:12

    呵呵 打错字了,应该是“这个王兰香,藤教授肯定要和他离婚的,看的连作为女人的我都觉得她太过分了。 ”

  55. 小儿:

    2009-08-26 12:21:29

    忘记了 祝大家七夕情人节快乐:)

  56. 珍珠:

    2009-08-26 12:26:34

    赞成腾教授先失业,再离婚,净身走人。慢慢的再找一份工作,对腾教授来说应该不难。王兰香同志怕离婚,如果真的离婚了,我想她会坚强地适应吧。

  57. 龙仪丹:

    2009-08-26 12:33:10

    看来滕教授和王兰香的婚姻已经是走到了尽头,陈霭再维和也不顶用哦……

  58. yuna_1978:

    2009-08-26 13:28:45

    童童2005你可真逗:)

  59. 朱朱:

    2009-08-26 14:36:28

    看来藤非在处理家务事上的能力也不强。为毛不找个律师先咨询下呢?

    博主回复: 2009-08-26 18:53:36

    你怎么知道滕教授没咨询律师?

  60. 海滨城市sea:

    2009-08-26 14:58:08

    linda:跟你的想法一样,如若是在国内,可能滕教授早就忍不下去了。所以说有好多客观原因在限制他。

    海滨城市sea:

    2009-08-26 15:20:55

    呵呵,我想知道,你作为儿媳怎么处理这个矛盾?

    =======================

    嘻嘻,执子,你是在考核我的家庭关系吧,作为儿媳我是不能粗口也不能粗暴对待老人滴,矛盾肯定是有滴,但绝对不至于达到王兰香这样口无遮拦,太伤人了,无论她是对老人还是对老公。

  61. 大米:

    2009-08-26 16:35:36

    这个王兰香,滕教授是没法跟她过日子了。

  62. 晨曦:

    2009-08-26 17:24:21

    “有你一份怎么啦?我又没叫你走 — ”

    滕教授语塞了一阵,问:“你准备怎么样?想把我爹饿死?”

    ————滕教授怎么不接一句:‘我爹住的是我那一份,又不住你那一份’:))

    大家情人节快乐!

    博主回复: 2009-08-26 18:52:35

    滕教授是懂道理的人,知道这样吵没什么作用,不可能说服王兰香,只会在陈霭眼里显得幼稚可笑。

  63. 小灰灰:

    2009-08-26 21:44:04

    王兰香对钱的重视源自于她出身贫苦,钱来得很不容易,所以把钱花在对自己没有好处的人身上时,就如同割她的肉。这本无可厚非,人有先利己的天性。

    可金钱重于泰山的价值观使她在处理人际关系时把没有是非标准,一切以自己在钱上不吃亏为纲,为达目的无所顾忌,连法律的底线她都照样藐视(砸了小杜家不陪,不让滕爸吃饭),也错过许多正确解决问题的机会。我想这些可能是她生活过得一团糟的根源。人的好坏之分,也就在那一线之间。

  64. 云舒70:

    2009-08-26 21:51:08

    藤的生活到了这样的地步,肯定是不能过下去了。可怜他的境地!王兰香真是个傻女人,不放过别人,也是在不放过自己。钻在牛角尖里去了,光把精力用在斗智斗勇斗狠上了,一个婚姻的幸福,也是需要智慧来维持的,要把精力用在解决问题,和谐关系上,结果就可能很不同了。

    放弃也是一种智慧!

    婚姻这个罐子,如果破了,心里还不舍得丢掉!就好好箍起来,该抹水泥抹水泥,该粘胶水粘胶水,精心粉刷一遍,还像新的似的!

    如果努力过了,就是箍不起来了,也没有能力修好了,就丢掉吧!

    不要老在别人面前哭诉自己的破罐子,要练好维护罐子的自身好功夫!

    一个女人,不善待老公的家人,这是婚姻的大忌,也得不到老公真心的尊重!

    想想我们对父母的心,男人也一样,他们平时粗心,如果在细节上做媳妇的多提醒老公关心他的父母,老公也会加倍回报媳妇的,这样老公赶也赶不跑的,哪里还想着离婚的事儿

    博主回复: 2009-08-27 00:21:04

    “如果在细节上做媳妇的多提醒老公关心他的父母,老公也会加倍回报媳妇的,这样老公赶也赶不跑的,哪里还想着离婚的事儿”

    –这话太绝对了,你说的只适用于一部分男人。

  65.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8-26 22:09:00

    说实话,这集看王兰香的表现很难不带情绪,也不知道她究竟有没有静下心来想想该如何对待自己的婚姻。

  66. 新浪网友:

    2009-08-26 22:17:31

    猜, 照顾滕父的重任落在了陈蔼身上?

  67.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8-26 23:10:21

    博主说得没错,事实上王兰香的言行和愿望是相违背的,越走越远。

  68. 我也觉得,王兰香一辞职,赡养费是拿到了,但是没有工作的怎么才能把俩儿子拿到呢?美国这边大部分都是两边有监护权的,除非一方进监狱了或者ABUSE孩子,能不能看儿子,又不是她说了算。她这个样子,对孩子也很不好,法官要是看她这么HOSTILE,哪儿敢把孩子判给她呀。

  69.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8-27 09:02:56

    看了艾米的回复、艾友友、山楂精神的跟贴,明白了不少。 [顶]

  70. 现在明白为什么有人把婚姻叫围城了。

  71. 我猜,如果法官看到王兰香是在腾教授提出离婚之后(也许一天、两天而已)才辞的职,会不会认为她是为了要对方付赡养费才这么做的,因而作出对王兰香不利的判决?

  72. 回复不明则问的评论:

    王兰香的很多观点,都是道听途说来的,不一定经过了实践证明,有的可能是同事朋友的推测,有的可能是同事朋友经历过的事,但前提和背景都不一样,王兰香只听见了她愿意听见的部分,错误地估计了形势。

    正如陈霭感觉的那样,王兰香的观点新鲜,强硬,但又混杂,分明是从各处听来的,未经核实。

  73. 经常可以看到这样的情况:两夫妻闹离婚,旁人都上来劝,有的劝和,有的劝离。劝和的有劝和的道理,劝离的有劝离的道理。观点五花八门,数据乱七八糟,当事人很难判断究竟谁的观点对自己有利。

    王兰香是个没什么主见的人,她唯一坚定不移的信念就是不能离婚,不能便宜了丈夫。但究竟如何才能达到这一目的,她不知道,旁人也没告诉她。

    从王兰香在这一集的言行来看,旁人的劝说大致可以分成两类:一类是主张离婚的,所以鼓励王兰香跟丈夫斗狠。另一类是主张不离婚的,但错误地估计了滕家夫妻双方的战斗力,也主张王兰香跟丈夫斗狠,所以这一集里的王兰香非常凶狠,到了不讲理的地步。

    如果滕教授反弹很厉害,估计王兰香就要后悔了。

  74. 滕教授是个爱面子的人,所以当他两夫妻吵闹太厉害的时候,他告诉陈霭,不用上他家来做饭了。不是他怕陈霭知道他跟妻子不和,而是他怕陈霭看见他吵架时的不雅面貌,而吵架是不可能文雅的。

    当他回到家,一眼看见陈霭在他家的时候,他很吃惊,但他很快镇定下来,想保持表面上的和平,所以他提议“一起吃点”,还叫两个女人去叫孩子下来吃,大概准备把老爹的晚餐拿到老爹房间之后,再回来跟家里其他人一起吃麦当劳,仿佛没发生什么似的。

    但王兰香几声猛喝,打破了他的美梦,他只好当着陈霭的面跟老婆斗嘴,但王兰香越斗越勇,终于用“老不死”称呼了滕家老爹,这就让滕教授在陈霭面前很没面子了,于是他也发威了,想挽回面子。

    哪知道王兰香不吃这一套,大概也是仗着有外人在场,估计丈夫不敢真的动手,也可能丈夫从来没动过手,所以她以为丈夫绝不会动手,于是一步一步进逼,终于逼到滕教授举拳头的地步。

    事过之后,滕教授肯定很后悔,因为他一定不想让陈霭看见他凶悍的一面:)

  75. 看来腾妈妈多年来坚持不让儿子离婚真的是害了儿子和家人。这种结了婚就不应该离的老观念的不正确之处在腾家这个case中被放大和清楚的显现出来。

  76. 像这样家里发生矛盾就跑到外面去求教的家庭,很难不发生矛盾,一是因为家丑外扬了,夫妻双方就撕破了脸皮,破罐子破摔,二是外人不可能彻底了解你夫妻双方的情况,给的建议很可能并不适合你家情况,常常会越搞越糟。

    如果一定要向人求教,只能找婚姻咨询机构,他们有专业知识,也能保密。

    我有个同事,跟丈夫关系不好,但面子上还过得去,后来她丈夫认识了另一对中国夫妇,成了好朋友,就经常把他们两夫妻的事告诉那对夫妻,而那对夫妻里的妻子一片好心,也有点逞能,总打电话来劝说我这位同事,结果事情越搞越糟糕,我的同事一是气丈夫把家丑外扬了,二是气丈夫对外人讲述时没有实事求是,把什么都怪在她头上。

    于是她不得不把事情的来龙去脉全都讲给那个劝说者听,而那个劝说者听了这些细节,又拿去质询我同事的丈夫,问他为什么不把真相告诉她,劝说者还对其他人讲我同事的夫妻矛盾,结果搞得乱七八糟。

  77.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事过之后,滕教授肯定很后悔,因为他一定不想让陈霭看见他凶悍的一面:)”

    但是换个角度来看,滕教授能够在冲动之下仍然能举拳而不打,不也表现了他要么是个理智之人,要么不是个真正凶悍之人的真相么?不知道陈霭是否看到这一点。我想,以女人的细心,即使她当时看不见,过后会想起来,还是可能可以看到这一点的。

  78. 滕教授和王兰香不是一类人,婚姻走到这一步虽然不会仅是某一方的责任,但继续生活在一起实在是对彼此的折磨,对两个孩子也无益。

    王兰香需要的是一位朋友能够理性地阐明离婚对她和孩子的好处。感觉王兰香还是很在乎两个孩子的,也许当她明白了“两败俱伤”对孩子的伤害后她会改变她的思路。

    认识一位为离婚辞职的女士,他的前夫因要赡养她和孩子而无力再婚,但她自己的日子也过得毫无精彩。的的确确的两败俱伤, 何苦呢?

  79. 回复不明则问的评论:

    我说的是滕教授可能有的感受,你说的是陈霭可能有的感受,都没错:)

  80. 回复艾园常客的评论:

    有道理。

    我觉得滕教授在本集之前也并不一定下了决心要离婚,他因为陈霭的身份问题,尤其是在小张的刺激下,说过要离婚的话,但他似乎并没行动。

    很可能像王兰香说的那样,孩子是他的命。他跟王兰香保持这样的婚姻,如果王兰香不闹,对孩子的影响还不是很大,他自己住在书房里,生理需求用看黄带的方式自行解决,做饭有陈霭帮忙,他只当两夫妻是合租一套房子的室友,应该也还过得下去。

    但王兰香一定要赶他爹出去,就迫使他不得不做出选择了。他爹老了,生活自理能力又很差,他要么跟着搬出去,要么请人照顾他爹,总之都很艰难。可能他一气之下会跟他爹一起搬出去,并正式要求离婚。

  81.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我说的是滕教授可能有的感受,你说的是陈霭可能有的感受,都没错:)”

    确实如此。

    不过,这又引出个新问题:

    大家觉得,滕教授能想到陈霭的这个可能的感受吗(不见得要在当时,过后也行)?

  82. 泡泡:

    2009-08-27 12:13:28

    “王兰香的行事原则是“只要目的正确,就不用讲究手段”,这跟“只要出于好心,就可以为所欲为”是一个门派。”

    —-山楂精神说的对 [对的]

  83. 秀雨清荷:

    2009-08-27 13:08:33

    爱友友和山楂精神的发言字字珠玑。

  84. kaka:

    2009-08-28 02:14:15

    看第一遍时,觉得王兰香真是愚蠢至极:既然不想离婚,为什么要这样闹,激怒滕非。仔细读来,觉得她自以为捏住了滕非的两根软肋:孩子和赡养费,认定他想离婚而不敢离婚,所以才会肆无忌惮地骂老不死的。就像她承认的:你不让我好过,我也不让你好过。

  85. 回复不明则问的评论:

    “大家觉得,滕教授能想到陈霭的这个可能的感受吗(不见得要在当时,过后也行)?”

    —滕教授不用想的,他本身就是很理性的人,而且也没有真正的挥拳过去,应该不用担心在陈霭那里会形象扫地 :) 再说了陈霭都看不过去了,当时夫滕夫人确实太过分了。

    建议陈霭赶快闪人,要不然你看开始添乱了不是 :)

  86. 回复小诌07:

    删了你的贴,并宣布我的博客不欢迎你这白痴。

    你说你是不是脑子有毛病?我在我的博客发帖,你喜欢看就看,不喜欢看就走,有必要说这些废话吗?真是吃饱了撑的。

  87. 警告小诌07类的白痴:

    如果你想在我的博客对我进行道德教育,那你趁早免了。比你更白痴的白痴我也见过了,并且砸跑了。如果你自不量力要来捣乱,我格砸勿论。

    你在海外原创对我发难,我就不计较你了,因为那是公共论坛。但你如果还想跑到我博客来对我发难,那就对你不客气。

    你什么玩意?有什么资格在我的博客谈写作?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