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55)

陈霭没把滕教授劝回家去,反倒被他拉下了水,上网看了成人小电影,还腾飞了一次又一次,把自己搞得精疲力尽。不过那是销魂蚀骨后的精疲,是身心愉悦的力尽,说不完的畅快,道不尽的惬意,仿佛身体的每个细胞都被一个高明的按摩师精心按摩了一番似的,真个叫做“通体舒服”,睡得特别香特别沉,连梦都没做一个。

屈指算来,她今生今世已经腾飞了四大四次了,前三次可以说是天上掉馅饼,她接住吃了就是,但这一次却是她自食其力,按照滕教授的食谱,自己亲自做的馅饼,别有一番风味,很有劳动人民当家做主的自豪,也为今后描绘出一个个丰收年景。

她发现这次腾飞之后,她没感到太内疚,前几次站在那里监视她的那个陈霭,这次似乎处于半退休状态,只在她完事之后去上厕所时露了一下面,被她在心里呵斥了一句“看什么看?我又没杀人越货,谋财害命,你管我那么多干啥?”,那个陈霭就悄悄退场了。

她沉浸在自娱自乐之中,完全忘了自己对滕夫人许的诺。但滕夫人没忘,正心急如焚地指望着她呢,昨晚就打了好几个电话,但她睡得很死,没听见,今天上午滕夫人又打电话来询问战果。

她拖延说:“正在做实验,我们下班后再谈吧。”

下午她还没下班,滕夫人的车就等在她的实验楼下了,一个电话打上来,她只好硬着头皮下楼去。刚上车,滕夫人就问:“你劝过他了?他怎么说?”

“他 — 呃 —- ”陈霭把滕教授有关孩子教育的话转述了一下,还没说完,滕夫人就叫起来:“他还好意思说我教育方式不对?他的教育方式才不对!专门跟我唱反调,把两个孩子往邪路上领。我不让两个孩子玩游戏机,你猜他怎么着?”

“他 — 让他们玩?”

“光是让他们玩?他专门买了个游戏机,还有游戏带,放在他办公室里,让两个孩子躲在他办公室玩 — ”

对这一点,陈霭就不知道该如何评价了,她建议说:“你们两个人可以找个机会好好谈谈,毕竟你们的目标是一致的,都是希望孩子好,只不过方式不同而已 — ”

“他是希望孩子好吗?他希望孩子好还会让孩子玩游戏机?我为这事骂了他不知多少次了,但他会听吗?他嘴里不说,暗中仍然搞他那一套,搞得两个孩子都不喜欢我,只喜欢他,因为他娇惯他们,纵容他们,孩子要什么,他给买什么,孩子要干什么,他就让他们干,他只要孩子成绩好,思想品德方面他全都不管。哼,这两个孩子,如果不是我坚持严加管教,早就被滕非惯上天去了 — ”

陈霭好了伤疤忘了痛,毛遂自荐说:“那等我有机会了跟滕教授谈谈,劝劝他 — ”

但滕夫人似乎不再把她当救命稻草了,没像上次那样急切地央告她去劝滕教授,而是深表怀疑地问:“你劝他,他会听吗?离婚的事你跟他谈了没有 — 他怎么说?可能你劝也不起作用吧?”

“他说 —- 他说他本来不想离婚,想等到孩子上大学了再离 — 但是 — ”

滕夫人受伤般地叫起来:“什么?他说来说去都是想离婚?我看人家说的没错,滕非肯定是找下情人了,不然不会这么铁了心地要离婚 — 连孩子都不顾了。男人就是这样,如果他没找下情人,他一般是不会跟老婆 — 分开的。你觉得滕非的情人会是谁?”

“你别听人家七说八说 — ”

“会不会是你那个 roommate (同屋)?那个小 — 什么来着?小杜吧?”

陈霭连忙否认:“肯定不是她,肯定不是她,她马上就要去 P 州了,怎么会是她?”

“她要去 P 州了?那肯定是她!难怪滕非这次拼死拼活地要搬出去,原来是想跟那个婊子养的去 P 州!”

陈霭急了:“不是的,不是的,小杜跟滕教授真的没什么!”

“那就是小韩!”

“小韩 — 不是回中国去了吗?”

“那就是中文学校那个姓李的骚货 — ”

这个小李她是闻所未闻,不好替人分辩,而且还有点好奇,不禁问道:“小李 — 是什么人?”

“是中文学校的老师。肯定是她!难怪滕非总是抢着送孩子上中文学校呢,原来是跟那个骚货勾搭上了!等我去找那个姓李的问个明白!”

陈霭慌忙阻拦:“王老师,我觉得 — 最好不要 — 去找 — 李老师 — 问个明白 —- 一个是没什么证据,怕搞错了,再一个 — ”

“再个怎么啦?”

陈霭小心劝道:“再个也怕滕教授觉得你 — 不讲道理 — 对你印象越发搞坏了 — ”

滕夫人烦了:“他凭什么觉得我不讲道理?那些婊子养的才不讲道理,她们偷了我的丈夫,还不准我去闹?有种的就别偷,要偷就别怕我去闹!”

陈霭最怕滕夫人义愤填膺了,只要滕夫人一义愤填膺,她就束手无策了,因为她潜意识里是相信“理直气壮”的说法的,觉得理不直的人气就不会壮,既然滕夫人这么义愤填膺,那总是有道理的。但她凭直觉又知道滕夫人说得不对,就是不知道哪里不对,于是张口结舌,不知道怎样才能说服滕夫人。

她干脆不再提什么建议,只默默地做饭,听凭滕夫人猜这个猜那个,差点为滕教授猜出一个加强排的情人来。

但她没太在意这个,因为滕夫人猜得越多,越说明是在捕风捉影。老话说“法不责众”,滕夫人猜出这么多嫌疑犯来,不可能对每个嫌疑犯下手,也就是猜猜而已,图个嘴巴痛快。

但她很快就发现自己犯了判断错误,法是不责众,但滕夫人不是法,所以滕夫人可以责众,一个一个地责。

有一天,陈霭刚从滕教授那里吃完饭回来,小杜两眼红肿怒气冲冲地迎上来,劈头盖脑喝斥道:“你在外面瞎说些什么?搞得王兰香找上门来跟我闹 — ”

陈霭糊涂了:“我没说你什么呀。”

“你还不承认?她亲口说的,是你告诉她的 — ”

“我告诉她什么?”

“你告诉她说我 — 要到 P 州去了,还说我 —- 跟 — 滕教授 — 什么什么的 — ”

陈霭气昏了,先跟小杜赌咒发誓解释了一番,然后当着小杜的面就给滕夫人打电话,质问滕夫人:“我什么时候说过小杜跟滕教授 — 什么什么的?你怎么 — 乱讲?”

滕夫人绝口不认:“我乱讲什么了?我提都没提过你的名字,肯定是那个贱货自己心虚 — ”

陈霭更糊涂了,不知道究竟是小杜在撒谎,还是滕夫人在撒谎,或者两人都在撒谎,她没法追究,只好白白挨了小杜一通训斥。

小杜肯定向滕教授撒娇了,因为小屈又奉命来保护“滕教授的女人”。好在小杜很快就离开了 D 市,去了 P 州,滕夫人不可能追踪到 P 州去,小屈保护“杜嫂”的任务胜利完成。

陈霭松了口气,但小屈很快就又有了任务,还是保护“滕哥的女人”,这次是“李嫂”,也就是中文学校的李老师。

这事是滕教授告诉她的,据说滕夫人特地选在李老师在中文学校教课的时候去闹,直接闯进教室里,一把蒿住李老师的头发就往教室外拖,幸亏李老师死抓着桌子腿不放,才没被滕夫人拖到教室外痛打。

中文学校的人告状告到滕教授这里来了,要求滕教授管管自己的老婆,滕教授建议李老师求助法律,向警方报案。

但李老师不愿意报案,说自己是 C 大一个中国学生的家属, F2签证,不能在美国工作,按理说不能任职于中文学校,除非是不要报酬,义务教课,但中文学校付了李老师工钱的,所以中文学校和李老师都决定不报案,免得把事闹大了,中文学校会担个非法雇人的罪名,而李老师会担个非法打工的罪名,大家都吃不了兜着走。

中文学校为了避免麻烦,还劝李老师辞职,或者义务教学,李老师无奈,只好辞掉了中文学校的教职。滕教授也无奈,只好派小屈保护李老师。

陈霭很同情李老师,觉得李老师太可怜了,当着自己学生的面,被人抓住痛骂,还被扯得披头散发的,这多丢人啊!可以断定,李老师被人拖倒在地,抓着桌子腿不放手的形象,肯定没法从孩子们的脑子里清洗出去了。现在李老师工作也搞丢了,还成天提心吊胆,怕王兰香继续找来闹,还怕美国移民局追究非法打工的事,说不定连滕教授的气味都没闻到过,白背了一个名,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陈霭正在为李老师唏嘘,未曾想下一个就轮到了她自己。

那天晚上,陈霭从滕教授那里回来,刚进门,还没来得及关门,就见一条黑影闪了进来,她定睛一看,是滕夫人,她还以为滕夫人是来找小杜闹事的呢,连忙声明说:“小杜已经到 P 州去了 — ”

结果滕夫人指着她大声骂道:“好你个婊子养的!你偷人偷到老娘头上来了?我说怎么滕非这段时间这么铁了心要离婚呢,原来是为了你这个贱人!”

陈霭活了大半辈子,还没被人劈头盖脑用这么肮脏的话骂过,血一下冲到脸上,耳朵也轰鸣起来,四肢发冷,口唇发麻,除了“你你你”,其他什么都说不出来。

滕夫人几步凶到她跟前,指头快戳到她脸上了:“你的骚 X 发痒啊?你发痒不会在墙上擦吗?非得要偷我的老公给你止痒?”

陈霭一急,更说不出话来,只会流泪。

滕夫人像是受了传染,也流下泪来:“姓陈的,你凭良心说说,我王兰香对你怎么样?我待你不薄吧?我把你当自己的亲姐妹看待,但你呢?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你竟然在我的鼻子底下搞我的丈夫,你是人不是人?”

“我 — 我 —- ”

“你怎么啦?你还敢不承认?贱货!像你这种又老又脏的女人,滕非会瞧得起?肯定是你死乞白赖,投怀送抱 — ”

陈霭一句话也说不出来,眼睁睁地被滕夫人骂了刻把钟。

滕夫人骂够了,扔下一句话:“婊子养的,你听好了,老子以后见你一回就骂你一回,一直骂到你滚回中国去为止!”

滕夫人走了,陈霭的四肢才恢复行动功能,几步冲进自己的卧室,扑到床上痛哭一场,然后给滕教授打电话。他刚一接,她就又哭了起来。滕教授吓得连声问:“怎么啦?怎么啦?你别哭啊,出了什么事?快告诉我!”

陈霭哭哭啼啼地把滕夫人找上门来大闹的事讲出来,但她发现没什么可讲的,因为滕夫人那些话她都说不出口,她说来说去都只有一句话:“她骂我,骂得很难听。”

滕教授咬牙切齿地说:“这个女人真是可恶,等我去教训她 — ”

陈霭慌了:“你别去,你别去,你一去她更要以为我跟你有什么了 — ”

“那怎么办?就让她这样欺负你?”

“你 — 知道不知道她 — 怎么会突然怀疑起我来?”

“我也正在想这个问题 — ”

“是不是她 — 跟踪我去你那里了 — ”

“你去我那里也没什么,就是做个饭 — ”

“但她就不会那么想了。等我打个电话,给她说明一下吧 — ”

滕教授担心地说:“你还给她打电话?不怕她又乱骂你?”

“电话上不要紧,如果她骂人,我就把电话挂掉。”

“也行,你只记着别把她的话当回事,就当她骂她自己的 — ”

陈霭胆战心惊地给滕夫人打电话,那边一听是她,就又开骂。她抽空子说:“王老师,你听我说,我跟滕教授 — 什么事都没有 — ”

“你还什么事都没有?你的自行车不是他买的?你办身份的钱不是他付的?你不在他面前骚,他会无缘无故在你身上花钱?”

陈霭一听这话就有点慌了:“我 —- 王老师 — 你这是 — 听谁谁 — 谁说的?”

“你休想从我这里套出名字来,别人告诉我,是为我好,怕我蒙在鼓里,我不会把别人供出来 — ”

“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的啊,车是他 — 赔给我的 —- 钱 —- 钱我已经还给他了 — ”

滕夫人不听她的申诉:“你还他了?你拿什么还他?还不是拿你的贱 X 还他!我警告你,不准你再见滕非,不然我告到移民局去,马上把你遣送回去 — ”

滕夫人说完就挂了电话,陈霭赶快向滕教授求救。

滕教授说:“自行车的事,应该只有我姐姐知道,但我不相信我姐姐会对王兰香说这事。办身份交钱的事,连我姐姐都不知道,这到底是谁告的密?”

“是不是 — 小杜对她说的?”

“小杜应该不会对她说这些,而且小杜也不知道办身份的事 — ”

“她还说了,只要碰见我,就要骂我,还说如果我再跟你见面,她就要告到移民局去 — ”

“你别听她吓唬你,你又没违反移民法,她能告你什么?倒是她这个骂人很烦人,这样吧,我还是请小屈去保护你。如果她打电话骚扰你,你把她录下来,报警告她。我们去买一把枪,她什么时候闯进你家,你就开枪 — ”

陈霭吓昏了:“开 — 开枪?”

“别怕,如果她上你家闹,就是侵入你的私人领域,你警告了她不听,你可以开枪自卫 — ”

109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55)

  1. First:)

  2. 这个王兰香真是疯了, 很傻, 非把自己闹得众叛亲离。

  3. ““别怕,如果她上你家闹,就是侵入你的私人领域,你警告了她不听,你可以开枪自卫 — ””

    王兰香非要再闹腾一阵才会意识到这一点吧?

  4. 会不会是那个姓祝的告的状呢?期待下文中。。。

  5. 看得胆战心惊, 这个王兰香变起脸来, 怎么这么可怕, 简直就象一条疯狗, 还什么都听不进.

    大概她就是这样, 只听得进她想听的东西, 比如别人向她告滕非的密, 因为她心里就有这么一个认定, 于是就完全相信了; 而陈霭等人为自己作的辩解, 她就不愿意听, 因为听了就会否定自己的判断, 而她是不可能认为自己会搞错的, 除非你能完全地’证无’.

    但越不具体的指控, 越难’证无’.

    这次是谁告的密呢? 我觉得很有可能是小杜.

    滕非的话说明小杜是知道赔自行车的事的; 而办身份交钱的事, 小杜多半是猜出来的, 从她的角度看来, 滕非对她都没有对陈霭那么好, 都可以为她出学费, 那么就更有可能为陈霭出钱了, 而陈霭那时候手紧, 好象是很多人都知道的.

    再者, 小杜大概认定了是陈霭在滕夫人面前出卖了她, 害得她被滕夫人辱骂, 于是对陈霭恨之入骨, 加上本来对陈滕二人的亲密关系不满, 这时候一是为了转移滕夫人的视线, 二是为了报复陈霭, 于是就向滕夫人爆出了这两件事:

    赔自行车的事她非常肯定; 办身份出钱的事她也有很大的把握, 而滕夫人肯定一听就信, 不会向她取证的.

  6. 以陈霭的性格, 她哪里开得了枪, 别搞得最后变成滕夫人开了枪, 那可就大麻烦了.

  7.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我也是被这个王兰香吓到了, 完全不可理喻嘛。 可怜的陈蔼哪见过这阵势? 肯定是说不出话来的。

    唉, 也不知道腾教授这N多年是怎么过来的? 同情ing。。。

  8. 本来很担心,即使藤教授有了自由身,陈蔼这么讲义气,如果王老师一直对着她愁眉苦脸的,估计陈蔼也是“朋友”“前夫”不可欺,没法和老藤开始的,这下可好了,不知道是哪个“恩人”帮了忙?

    王老师的“泼”,终归是有限度的,超过了法律的界线,她是自取灭亡,不但老公没有了,家没有了,儿子的抚养权也不会有。

    接下来的戏份应该是看“照亮”怎样自取灭亡了吧?如果“照亮”不自灭,那倒是个难题,以陈蔼的为人,很难“红杏出墙”。

    期待故事发展!

  9. 我滴天啊~这女人脑子是不是有病啊~我看他收的这些话我都受不了~何况是一个个被她当面骂的~这女人简直就是神经病~正常男人都不可能爱他

  10. 王兰香正在越来越疯狂,丧失理智或者本来就没什么理智,腾飞只能铁了心离婚。可怜那两个孩子本来父母离婚就已经是一重打击了,如果再目睹或听见妈妈的撒泼(或者大点从别的大人孩子口里如此提及他们的妈妈),心理上要多一重打击了。只希望腾飞能想出办法尽快和平离婚尽可能减少对孩子的伤害。

  11. 隐形的翅膀

    我也是和冻水鱼一样, 连看都看的很难受。。。。。唉, 喜欢这个故事, 因为这个故事里的生活味。 但是现在好希望王兰香这段快点过去呀。。

  12. “陈霭很同情李老师,觉得李老师太可怜了,当着自己学生的面,被人抓住痛骂,还被扯得披头散发的,这多丢人啊!可以断定,李老师被人拖倒在地,抓着桌子腿不放手的形象,肯定没法从孩子们的脑子里清洗出去了。”

    –陈霭脑子里还没清除这种旧观念,觉得被人打被人骂就是丢脸,就是被打被骂者的耻辱。

    其实这就是典型的“羞耻文化”的观念,一件事发生,人们不认为那个违法乱纪做坏事的人耻辱,反而认为那个受害者耻辱。

  13. 我爱故我在:

    2009-09-01 09:57:50 [删除]

    亲爱的同学们,偶回来啦!开心啊~~~

    “王兰香的骂人,王兰香的思想,观点,都非常符合她的身份,她从农村出来的,自尊心比啥都强。想法简单,行事鲁莽。”

    ————————————————

    这个观点我不太赞同。王兰香的行为符合她的具体什么身份?就因为她从农村出来的,自尊心太强,她就会骂这些不堪入耳的话?我倒是觉得关键不是她的农村出身和自尊心的问题,关键是她不知道与时俱进、不断的提高自己,而是还让自己生活在过去的环境下,总是认为别人做的没道理,而不认真想想别人这样做到底有没有道理,自己有没有出错呢?到最后问题并不能按照自己的意愿发展的时候,就只好撒泼来发泄不满,而且把撒泼当作自己解决问题的重要办法。这样一来,王兰香就让自己在新的环境中十分突兀。

    而且说王兰香想法简单,我也不太同意。她想法并不简单,只是想的路子不对。她在和藤非教育孩子的分歧中,是很自己的想法的,而且特别能坚持自己的想法。

    =======================================

    博主回复: 2009-09-01 10:17:38 [删除]

    完全否认王兰香农村出生对她的影响也是不实事求是的,如果她出生在某些知书识礼的家庭,她可能根本就不知道这些骂人话。

    就按你说的,她“还让自己生活在过去的环境下”,那么“过去的环境”是指什么呢?

    有些人出生在农村,就最见不得别人说农村人哪点不好,就像有些出生在中国的人,就见不得别人说中国哪点不好一样。

    环境和自身因素,很少是孤立存在的。

  14. 艾米:

    2009-09-01 10:10:24 [删除]

    回复某个白痴“新浪网友”:

    王兰香的特点就是找上别人的门去闹,你仔细对照一下你自己,看你跟她有什么区别。你不也是找上门来闹吗?

    请你记住:找上别人的门去闹,就是侵入别人的私人领域,警告了不听,别人是可以开枪自卫的。

    你就是一个网络版王兰香,我叫你白痴,一是实事求是,二是自卫。

    懂了没有,白痴?

  15. 在腾教授搬出去之后, 陈蔼选择去哪边做饭可能就是一个关键了. 去腾教授那里感情上乐意, 但是似乎不太理直气壮, 毕竟还没有离婚, 而且以前去腾教授家里做饭, 名义上是差不多以王兰香的朋友去, 又是为了帮助一大家人的吃饭问题, 现在两边分开了, 不去”女朋友”那里给”女朋友”和孩子做饭, 却去了”男朋友”那里给两个光棍做饭, 也许是个潜在的导火索.

    当然王兰香迟或早是要咬一通的. 太可怕了.

  16. 霜降时:

    2009-09-01 10:37:19 [删除]

    祝先进回国没?可能是他告密。这厮看到滕非后院着火,还不火上浇油?

    张凡。。。。陈霭身份的事,他表现还不错,应该不会找王嚼舌头吧?

    ======================================

    博主回复: 2009-09-01 10:42:32 [删除]

    祝先进既不知道自行车的事,也不知道移民费的事,怎么会是他高密?

  17.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06:09 [删除]

    看到陈蔼这样,没有原则地几面做好人,想人人都为好,人人都认为她好。把这个的话给那个说,那个的话给这个说,结果几头得罪人,真为她不值。

    陈蔼这样的人,现实生活中很多的,刻画得非常逼真。

    ====================================

    博主回复: 2009-09-01 09:45:32 [删除]

    我看你也太激动了一点,短短一段话,就写错这么多字。

    我就不相信你没把这个的话说给那个,把那个的话说给这个。看你在这里指教人的架势,就知道你在生活里不是个善角。

    陈霭没有原则吗?还是你不明白她的原则?

    我建议你到你自己的博客去开批判会。

  18.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哈哈, 自动对号入座, 被你揪住了我的潜心理因素, 的确是深受羞耻文化的影响. 而且如果是我被她打了, 更羞耻的一点是居然I can’t take her…Is she very strong or something.

  19. 艾米:

    2009-09-01 10:40:51 [删除]

    关于传话,我觉得那些爱说“我从来不传话”的人,恰好是爱传话的人。那些爱指责别人传话的人,很难担保自己没传过话。只能说它们传得太多,自己已经不觉得了。

    传话这种事,不能一概而论,要看传的是什么话,为什么传话,如何传话,传话的结果是什么。

    陈霭传过话,比如她把滕教授借钱给小杜的事传给了祝老师,但她并不是在向祝老师告发滕教授或小杜。

    她还向滕教授传过王兰香有关玉手镯和房子的话,但造成的结果是避免了王兰香的大闹。

    她在滕家夫妻的矛盾中,传过双方的一些话,但那是滕氏夫妻请她传的。

    某些自封的“道德楷模”指责陈霭传话,但它能保证它自己没传过话吗?它分析得出陈霭传话的动机,方式和效果吗?

  20. 艾米:

    2009-09-01 10:49:39 [删除]

    那些爱到艾园来捣乱的白痴应该从王兰香的身上吸取教训,你在自己的博客撒泼,没人管你,但如果你到别人的博客去撒泼,那就看你的运气了。

    如果你遇到了那些怕你撒泼的人(比如小杜),那你就闹出去了。如果你遇到了自身有问题的人(比如李老师),你可能也能闹出去。但如果你遇到了一个自身遵纪守法而且不怕你的人,就活该你倒霉了。

    白痴找上艾园的门来闹,其结果就是被砸,被删,还无处告状。这就像如果王兰香再上陈霭的门去闹,等着她的就会是无情的子弹或者告上法庭。

  21. 艾米:

    2009-09-01 10:54:57 [删除]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王兰香这样敢闹的人?就因为大家都怕她闹。有些人认为被闹的人丢脸,有些人认为闹的被闹的都丢脸。这就助长了闹事的歪风。

    为什么王兰香什么都说得出口?就因为人们认为谁被骂是谁的耻辱。

    要明白一点:谁说脏话,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说的人的耻辱。谁闹事,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闹的人的耻辱。

    你没有这个认识,就该你吃亏。

  22. 艾米:

    2009-09-01 10:57:02 [删除]

    很多大奶的悲剧,就在于她们只知道找”小三“闹,而不知道求助于法律,也不知道找自己的丈夫算账。

  23. 艾米:

    2009-09-01 11:55:34 [删除]

    白痴总是找不准自己的位置,看了《山楂树之恋》,它就把自己当静秋了,觉得我这个作者得像老三爱静秋一样爱它。但它就没想到,它其实应该是秦疯子,因为秦疯子才会这样找上门去骂别人。难道白痴还指望老三像爱静秋一样爱秦疯子?老三不知道秦疯子骂静秋的事,因为静秋没告诉他,如果他知道,我相信他不会放过秦疯子。

    白痴又怎么能指望我放过它们呢?

    现在看《尘埃腾飞》,白痴又把自己等同于挨骂的陈霭,这不又搞错了吗?陈霭待在自己家里,被王兰香闯上门来骂,这不正好跟我呆在艾园,被白痴闯上门来闹是一样的吗?

    白痴就是网络版王兰香,活该受到惩罚。

  24. 艾米:

    2009-09-01 12:18:08 [删除]

    有的人看到某些白痴在艾园捣乱,发表一些白痴言论,甚至骂人,就为我感到难过。

    我可以坦率地说,这样的人还没有完全脱愚。白痴之所以能在中国横行霸道,就是因为有太多这种没完全脱愚的人存在。他们胆小怕事,不敢跟白痴斗争,用“清者自清”之类的成语安慰自己,还试图用这样的成语去要求其他人也别跟白痴斗争。这样的人,自己的生存很卑微,也起了白痴帮凶的作用。

    我呆在自己的博客为我的知傻码字,有什么错误?有什么值得骂的地方?如果有人找上门来骂我,那不是我的耻辱,而是骂人者的耻辱。如果你看到有人骂我,你就觉得我丢了人,吃了亏,你因此难过,那你就不适合呆在艾园,你应该躲在你自己的博客里,我担保没人去那里骂你。

    但如果你因为自己没人骂,就觉得那是因为你道德高尚,那你就太自己恭维自己了。白痴是不会因为谁道德高尚就不骂谁的。白痴不骂你,是因为你活得卑微,无声无息,平庸,没刺痛白痴。

  25. 艾米:

    2009-09-01 21:10:08 [删除]

    如果你看到白痴说你”拍马屁”,你就不敢发言支持反砸白痴的人,那你就上了白痴的当了。

    支持正义,反对愚昧,维护自己和他人的合法权益,这是一个正直的人最起码的行事原则。有些白痴最爱谈“做人”,但它不明白这就是做人的原则。

    白痴所谓的“做人”,实际上是“做驴”,做一个不动脑子,不懂法律,只想以忍让躲避来换取片刻安宁的傻驴。

  26. 艾米:

    2009-09-01 22:22:12 [删除]

    我建议今天在艾园闹事的白痴最好是去研究一下你们白痴在艾园的捣乱史,看看那些当初野心勃勃想搞垮艾园的白痴今天都在哪里。看看那些当初还有几个读者的白痴现在沦落到什么地步,看看那些拉帮结派想搞垮艾园的白痴今天还有几个人支持,看看那些曾经在文学城热闹非凡的白痴博客现在还有没有声息。

    你连那些白痴都不如,你还想闹出什么成果来?先去采访一下那些白痴再说吧,兴许能学点本事。

    你阵发性地上艾园来闹,其结果就是阶段性地挨砸挨删,然后你或者默默无闻地死去,或者由于我的反砸,你遗臭万年。

    而艾园,照样兴旺发达。

  27. 艾米:

    2009-09-01 23:09:02 [删除]

    回复某个“啐一口”的白痴:

    白痴,你要明白这样一个道理:你跑到我的博客来啐一口,是侵害我的合法权益,是对我的人身伤害,是违法的。无论我在我的博客做什么,只要没违法,你都没有权利来啐一口。如果我违法了,你应该诉诸法律,同样不能采取啐一口的方式对付我。

    你以为你啐我一口是让我蒙羞,这说明你不懂法,我建议你在生活中别采取这种啐一口的愚昧方式表达你的愤怒,否则你会为此付出代价的。

  28. 回复荌旎的评论:

    艾米给你寄了一本《十年忽悠》,你收到没有?盼告。

  29. en, 像UFO姐姐说的一样, 枪还是算了. 据说统计数字是百分之多少多少(超过一半?)的持枪着最后射出的子弹都在自己或者亲人身上, 很少是为了保护自身, 到了罪犯身上.

    这个restraining order 可能会登场么?

  30.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收到了收到了. 谢谢提醒. 对不起, 实在应该明白确认一下的. 放在床头, 看了好多天, 好几遍, 常常傻笑.

  31. 有的州规定美国公民才能持枪,陈霭可能要想别的办法。

  32. ZT 现在李老师工作也搞丢了,还成天提心吊胆,怕王兰香继续找来闹,还怕美国移民局追究非法打工的事,说不定连滕教授的气味都没闻到过,白背了一个名,真是倒了八辈子的霉。

    》王兰香也太能闹了,有这样能闹的妻子,滕教授哪里还有人敢接近?

  33. “谁说脏话,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说的人的耻辱。谁闹事,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闹的人的耻辱。”

    — 顶!

  34. ZT “但她就不会那么想了。等我打个电话,给她说明一下吧 — ”

    》李老师的例子摆在面前,陈霭还想通过声明来停止王兰香的闹,根本没可能。去买个pepper spray,王兰香来闹就喷她。

  35. Now the apparent ” friendship” between Wang and Chen is totally broken, so chen actually loses one little sentimental baggage for progressing with Teng. Only practically, hope wang can be kept away from Chen, either by an restraining order or chen&teng both move to some other place…

  36. 陈霭可以在家里装个摄像头, 如果王再上门来闹事, 就录下来, 并作为证据去告她.

  37. 还有, 陈霭的手机如果有摄像录音功能, 万一在路上被王堵住辱骂, 也可以开录.

  38. 有一种人,枪口总是指向受害人,而不是指向施害人。

    如果有人被强暴,它指责的不是强暴者,而是受害人,责怪受害人穿着太暴露,不该单独出门,不该轻信他人等。

    如果有人被上门骚扰,它谴责的不是上门骚扰的人,而是被骚扰的人,说人家不该在自己博客发表某种言论,激怒上门骚扰者。

    如果有人被人闯上门来辱骂,它不是谴责那个上门辱骂的人,而是谴责被骂的人,千方百计证明被骂的人是咎由自取。

    这样的人,以为自己是道德楷模,以为谴责受害人就可以突出它自己的道德完善,但实际上它只不过是碰巧(暂时)没成为受害者而已。

    应该谴责的,是那些违法乱纪的人,而不是受害人。不管别人穿着多么暴露,只要她没违法,你就没资格谴责她,不管她穿着多么暴露,都不表明施暴者有理由施暴。人家穿什么,是人家的自由,而你的自由是管好你的“老二”,管不住就该你受到法律惩罚。

    —————————————————–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06:09 [删除]

    看到陈蔼这样,没有原则地几面做好人,想人人都为好,人人都认为她好。把这个的话给那个说,那个的话给这个说,结果几头得罪人,真为她不值。

  39. 回复隐形的翅膀的评论:

    “我也是和冻水鱼一样, 连看都看的很难受。。。。。唉, 喜欢这个故事, 因为这个故事里的生活味。 但是现在好希望王兰香这段快点过去呀。。”

    –如果你不愿意看这样的情节,可以选择不看。你也可以祈祷在生活中不要遇到这样的事情,但你更可以看看陈霭遇到这样的事情是如何对付的。但写不写这些东西,写多久,则是艾米的自由。

  40. 这一集很黄很暴力呀,可以算得上是少儿不宜。碰到王这样的人,真是可怕,基本上是谁沾上谁倒霉,当她的小孩就更惨。

    同意十年忽悠的评论。

  41. 王兰香没什么知识,但在如何摧毁陈蔼战斗力方面,还是很精通的。

    首先就是以脏话摧毁陈蔼的反抗能力,让陈蔼自感羞耻,因为陈蔼的老观念使她在被

    骂的时候首先认为那是自己的耻辱。

    然后王兰香离间陈蔼和滕非,说滕非嫌陈蔼又脏又老。这也是令陈蔼非常痛苦的事

    情,如果她认为滕教授是爱她的,那么她可能更容易对付吃醋的王兰香。

    最后王兰香以陈蔼在美国的身份来吓唬陈蔼,有李老师的先例,这一招对陈蔼来说

    还是很有打击力的,

    如果我们这里的人遭遇王兰香这种攻击,可能有不少人会像陈蔼一样溃不成军。但

    我相信艾米不会,因为艾米在这一点上有很清醒的认识:被人找上门来辱骂,不是

    被骂者的耻辱,而是骂人者的耻辱。

    遇到这种情况,重要的是采取合理合法的手段保护自己,惩罚入侵者。

  42. 据说中国人是个怕语言暴力,因此也很爱使用语言暴力的民族,总是因为语言而受伤

    害,也总是试图用语言伤害他人。如果有人赠另一个人一句国骂,大多数被骂的中

    国人会暴跳如雷,结下深仇大恨。但据说有的美国人会说:如果你想跟我妈发生关

    系,只要我妈同意,我没意见。

    如何对待他人的辱骂?首先是不要认为自己蒙了羞,不要因此影响自己的情绪,谁

    骂人,是谁的耻辱,证明骂人的人素质低,水平低,黔驴技穷。除此之外,被骂的

    人也要积极寻求合理合法的手段惩罚辱骂者。

  43. 王兰香应该知道自己在干什么, 但是颇有些破罐子破摔的意思

  44. 我发现对这一集的反应有两个走向。

    一个走向是感到可怕,可怜陈霭和李老师等,同情滕教授,希望自己不要遇上这样的事,甚至希望我码字时尽快跳过这一段。这可以用一个俗滥的词语来形容:心灵是善良的,愿望是美好的。

    另一个走向是分析处理这一事件的方法,寻找如何对付王兰香这样的骚扰。这可以用一个词语来形容:表现出智慧。

    我当然认为第二个走向更理性更有效。

    也许你今生不会有陈霭这样的遭遇,也许你在心里认为这事是陈霭自找的,但请你不要忘记,你也有可能在其他方面遭遇类似的攻击,你的合法权益也可能会遭到侵害。仅仅感到害怕和同情,是不够的,把责任推到受害人身上,是错误的,你要学会站起来维护自己的合法权益,也声援那些为维护合法权益而奋斗的人。

  45. 回复pilate的评论:

    王兰香并不一定知道自己的行为是违法的,她很可能还在翻老黄历,认为有人偷了自己的丈夫,自己就有权打上门去“维护”自己的地位。

    这种做法,即使在当今中国,也很常见。

  46. 仙人掌王国

    无论是谁告发了陈蔼,这场风暴肯定是迟早会来的,王兰香的特点就是会不顾一切地翻脸的,因此,陈蔼与她的冲突不可避免,相信陈蔼不会被王吓倒,反而会向滕非逐步靠拢,因为他们俩才是同一类人……

  47. 谢谢艾米的回复。

    也许王兰香就是因为自己无知的行为,最后导致离婚和失去孩子的抚养权。

  48. 对付那些有理讲不清而且不讲理的人,最好还是拿起法律武器维护自己。

    我想起曾经的一件事,又一位朋友是外资公司的财务,人很漂亮,做事很严谨。公司的司机因不合理报销被拒,就造谣她和老总如何如何,还骂她是biaozi。我的朋友请了律师告司机诽谤,最后司机赔礼道歉写保证书,再也不敢不尊重她。

  49. 隐形的翅膀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谢谢回复, 当然啦, 就没想过艾米应该改变写故事的方式和节奏, 我很喜欢艾米的写法。

    我只是描述一下我看这段的时候的一个感觉罢了。 我想说, 这段看的我感同身受。 我的难过, 是替故事里的人难过, 尴尬;确切的说是为陈蔼难过。 但我喜欢这个故事并没有因为某个角色而改变, 还因为这份感同身受, 更喜欢这个故事了。

    也许觉得难受, 就是因为这样的事情, 这样的人是真实存在的。

    天真的时候, 其实愤世嫉俗, 看到书中不堪的情节往往不以为然, 以为世界就是那样的, 但更以为离自己的生活总是很远; 等后来才知道, 其实世界还是很美好, 无私善良的人也很多, 但怪诞离奇的故事, 有时候就发生在身边。

    不多说了, 只想谢谢艾米。

  50. yuna_1978:

    2009-09-01 08:58:41

    屈指算来,她今生今世已经腾飞了四大四次了

    ===================

    此处是否需要改?

    博主回复: 2009-09-01 09:30:16

    不需要改。

  51. 幸福小家:

    2009-09-01 09:07:04

    妈呀!这回可是开了眼界了 以前听说过有的人骂人很脏 不过还真不知道怎么脏 [大叫] 王夫人活脱脱的泼妇形象这下子全部展现在面前了 真佩服艾米阿 写谁像谁。

    这下子估计腾飞离婚之日不远了 给陈霭见识过了王夫人的“光辉”形象 陈霭对于腾教授离婚该心服口服,不会再阻拦了吧!

  52.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15:47

    王兰香骂人骂得真难听,真狠,一点教养都没有,滕非真不能跟她过了,以前对她的一点同情全部被吓掉了。真看得叫一个惊心动魄!

  53. 郑千帆:

    2009-09-01 09:16:00

    王兰香真是不一般的凶悍呀,遇见她,整个秀才遇见兵。

    不过这样也好,她先凶狠下来,陈霭早点断了和她的关系,和滕飞之间的障碍也许更少

  54. XG:

    2009-09-01 09:16:15

    请问: “李老师被人拖到在地”

    “到” 是否应该是”倒”呢?

    我觉得其实文中出现几个错字,标点什么的,大家都能看懂. 但我想艾米的作品大都是会出版的,那我们现在可以帮着把把关, 到时校对时会不会轻松些呢?(我不懂出版的程序, 不知是否多虑了~~~)

    博主回复: 2009-09-01 09:34:38

    改了。谢谢。

    有错别字拿去出版反倒没什么,因为编辑会改的:)

  55. 菁桐时代:

    2009-09-01 09:16:21

    她今生今世已经腾飞了四大四次了,

    ————————四大四次了??是不是四大次?

    博主回复: 2009-09-01 09:34:55

    方言。

  56.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19:10

    王兰香的骂人,王兰香的思想,观点,都非常符合她的身份,她从农村出来的,自尊心比啥都强。想法简单,行事鲁莽。

    所以,我对她骂人的话不奇怪,觉得从她的嘴里说出来,是很自然的。

    可怜了腾教授,跟了她大半辈子了。

  57. 三秋成米粉:

    2009-09-01 09:19:40

    哎呀,这个王兰香,真是够泼的。想象一下当时情景,陈霭,那么善良,那么替别人着想的陈霭,那么传统,那么自律的陈霭,被王兰香一通污水泼得--除了恐惧还有委屈,很为陈霭难受。

  58.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21:57

    “四大四次”,在四川和重庆地区都这样说,意思是四次己经很多了。

  59. 海滨城市sea:

    2009-09-01 09:27:23

    哇噻,哇噻,这集看的是心脏急速跳动,没想到战火烧到陈霭身上了。这个王兰香简直简直太不可理遇了,只有跟她旗鼓相当的人才能对抗吧,讲道理的人是没法跟她正常对话了。唉呀,陈霭,接下来会是什么情形呀,真是担心!

  60. 菁桐时代:

    2009-09-01 09:27:45

    王兰香太泼了!她一定会为自己今天的胡作非为付出惨痛代价的!

    可怜的陈霭,可怜的李老师。

  61. yuna_1978:

    2009-09-01 09:37:35

    王兰香真是不可理喻。她到目前为止都没弄明白滕非为什么要和她离婚,只凭自己的猜测去找别人闹,她的所作所为只能加快离婚的速度,而达不到不和滕非离婚的目的。

    #

    yuna_1978

    yuna_1978:

    2009-09-01 09:43:23

    王兰香过去也有过骂上门去的经历,但我想别人可能都没报警,她也没受过法律的制裁,否则她不能到现在还敢找上门去骚扰别人。

    博主回复: 2009-09-01 09:49:55

    有道理。

  62. 悠狐:

    2009-09-01 09:45:36

    貌似 王兰香是艾米小说中最泼的泼妇

    又俗又泼

    博主回复: 2009-09-01 10:43:22

    《山楂树之恋》里的秦疯子不泼?

  63. 11a:

    2009-09-01 09:48:24

    对王这样的,估计也只剩下报警了

    想不出来谁会去告密,,,,最大的可能我猜是小杜。

  64. yuna_1978:

    2009-09-01 09:48:30

    滕夫人不听她的申诉:“你还他了?你拿什么还他?还不是拿你的贱 X 还他!我警告你,不准你再见滕非,不然我告到移民局去,马上把你遣送回去 — ”

  65. yuna_1978:

    2009-09-01 09:48:30

    滕夫人不听她的申诉:“你还他了?你拿什么还他?还不是拿你的贱 X 还他!我警告你,不准你再见滕非,不然我告到移民局去,马上把你遣送回去 — ”

    ================================

    王兰香以为美国的法律是为她设的?

  66. 羽田共:

    2009-09-01 09:59:52

    只见王夫人气势惊人,单枪匹马,闯入敌群,上蹿下跳,吐沫横飞,泼倒众人,大战数十个回合,搅得那可真是一片“尘埃腾飞”呀!

    尘埃何时落定,静待下集分解。

  67.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01 10:10:05

    新浪网友:

    2009-09-01 09:15:47 王兰香骂人骂得真难听,真狠,一点教养都没有,滕非真不能跟她过了,以前对她的一点同情全部被吓掉了。真看得叫一个惊心动魄!

    ============

    是的,我也有这种感觉。

  68.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01 10:34:53

    昨天还在想,王兰香何时会疑心到陈霭头上来,估计要等滕和陈感情有进一步发展后才会有蛛丝马迹让王察觉。今天这集就来了个劈面大转弯,一下把陈推到王的聚光灯下了,是哪个神秘的人告密的呢?

  69. 杨梅:

    2009-09-01 10:43:31

    王兰香真是太让人恐怖了呢,谁见谁怕。。

  70. 杨梅:

    2009-09-01 11:19:36

    要明白一点:谁说脏话,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说的人的耻辱。谁闹事,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闹的人的耻辱。

    太对了!

  71. 笑语点点:

    2009-09-01 11:23:12

    这个王兰香怎么就这么没水平呀!不找自己的原因,不找腾教授的原因,偏要这样撒泼,真是掉底子哒!

    ——————

    艾米:

    为什么世界上会有王兰香这样敢闹的人?就因为大家都怕她闹。有些人认为被闹的人丢脸,有些人认为闹的被闹的都丢脸。这就助长了闹事的歪风。

    为什么王兰香什么都说得出口?就因为人们认为谁被骂是谁的耻辱。

    要明白一点:谁说脏话,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说的人的耻辱。谁闹事,是谁的耻辱,而不是被闹的人的耻辱。

    你没有这个认识,就该你吃亏。

    ————————————顶!

  72. zhuzhu2005:

    2009-09-01 11:30:15

    白痴就是白痴!在艾米的园子里说被艾米骂的感觉?你活该,你贱呀!你一个白痴愿意俩找骂找删,完全是咎由自取!

    对付王兰香这样闯入被人私人领地胡闹的白痴,就应该用法律武器,坚决自卫!

  73. 艾米:

    2009-09-01 11:40:55

    回复被骂得惊心动魄的白痴:

    1、我从来不说脏话,在艾园说脏话的,都是白痴。

    2、我从来不找到别人博客去砸人,找到别人博客去砸博主的都是白痴。

    3、你问从哪里知道这些骂人话?我可以告诉你,我是从陈霭那里听来的,而陈霭是从王兰香那里听来的。你连这点都想不到,说明你不是一般的白痴。

  74. zhuzhu2005:

    2009-09-01 11:43:39

    其实探究是谁告的密没什么积极意义,也不能帮助陈霭解决面临王兰香胡闹的困境。只要不构成诽谤,象陈霭这样的传话本身定不了什么罪。

    对付王兰香这样水平和智力低下,又没自知之明躲在自己地盘,还要凭借一身蛮勇胡闹的人,就应该报警,坚决自卫并上法庭控告她。让她知道侵犯他人合法权益是要受到制裁和惩罚的。

  75. JXL:

    2009-09-01 11:51:50

    王兰香的水平和智力的确很不高,难怪之前有那样捕风捉影的上门闹事的举动。

    陈霭和王兰香之前也算得上姐妹了。

    一般人来说,在知道是被姐妹出卖了,头一个反应,好像应该是伤心,然后想听听她如何解释的吧

    王兰香是到了婚姻无可救药的地步时,就开始宁愿错杀一万,也不放过一个了。

    随便一个人和她讲一下,造个谣,她就完全信以为真,杀上门去

    一个泼妇的身影跃然纸上,直接现于大家的面前

    博主回复: 2009-09-01 11:57:27

    你对“姐妹”的论述没什么道理。这两人不是姐妹,这里也不存在被姐妹出卖的问题。

  76. 枚灵:

    2009-09-01 11:54:35

    滕夫人几步凶到她跟前,指头快戳到她脸上了:“你的骚 X 发痒啊?你发痒不会在墙上擦吗?非得要偷我的老公给你止痒?”

    陈霭一急,更说不出话来,只会流泪。

    滕夫人像是受了传染,也流下泪来:“姓陈的,你凭良心说说,我王兰香对你怎么样?我待你不薄吧?我把你当自己的亲姐妹看待,但你呢?你这个忘恩负义的贱人,你竟然在我的鼻子底下搞我的丈夫,你是人不是人?”

    “我 — 我 —- ”

    “你怎么啦?你还敢不承认?贱货!像你这种又老又脏的女人,滕非会瞧得起?肯定是你死乞白赖,投怀

    这一段描写得太精彩了!王兰香的泼妇形象活脱脱表现出来!

  77. zzhengy_cn:

    2009-09-01 12:09:49

    很可能是小杜告诉王兰香关于自行车的事, 而绿卡的事, 因为腾是用信用卡付的帐, 王兰香自己就可以查出来.

  78. NANCY:

    2009-09-01 12:52:09

    王和藤根本就是从两个星球来的人,分开是必然的。王的行为太让人叹为观止,太没家教了。

    博主回复: 2009-09-01 20:53:07

    开口就扯“家教”,至少是水平有限的表现。

    要看到王的行为是违法的。

    有些人并非是家长没教育好,而是它自己从别的途径学来的。

  79. 新浪网友:

    2009-09-01 12:54:36

    上来的太晚了,没看到被砸的人的言论。但是被砸有时候也不是坏事,如果能看到别人观点的正确,也是一种教育和提高。以下这个观点就很让人受教育。

    “如果有人找上门来骂我,那不是我的耻辱,而是骂人者的耻辱。如果你看到有人骂我,你就觉得我丢了人,吃了亏,你因此难过,那你就不适合呆在艾园,你应该躲在你自己的博客里,我担保没人去那里骂你。

    但如果你因为自己没人骂,就觉得那是因为你道德高尚,那你就太自己恭维自己了。白痴是不会因为谁道德高尚就不骂谁的。白痴不骂你,是因为你活得卑微,无声无息,平庸,没刺痛白痴。”

    又:翻过去看看以前的线索,我觉得很有可能是滕姐搞的鬼。

  80. 友:

    2009-09-01 13:52:30

    13:45:41“新浪网友”:你拿出吃奶的力气在这里挑衅,结果“喀嚓”一下就被删掉了,可怜。

    还是自己去开个博客,万事不求人,想骂什么骂什么,想骂谁骂谁,没人能删你的

    贴,岂不比寄人篱下要好?当然如果没人去你的博客看,那就是你的不幸了。

    博主回复: 2009-09-01 20:50:12

    白痴知道自己如果开博,也肯定没人看,所以才会死乞白赖跑艾园来闹。

    凡是自己开博比艾园人气开高的,有谁会跑这里来闹?

  81.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9-01 13:52:58

    算是见识了什么是真正的蛮横女人!这个王兰香啊,真是可怜又可悲!得不到丈夫的爱,却从不反思自己的过失,却不管三七二十一,闻风就动,象个疯狗一样,见可疑对象就咬。完全就失去了理智。这样的做法,怎么可能得到爱?连起码的同情也要失去了!唉!

    至于王怎么怀疑到陈霭身上,估计不一定有人告诉,而是滕非的搬家最终激怒了她,于是她把所有和滕非有来往的人盘算一遍,陈霭的可能性不就大了吗?

    至于究竟怎样?且看艾米的下回或者下下回分解喽!

  82. 菁桐时代:

    2009-09-01 16:39:35

    艾米老师以王兰香大闹别人家的事件,教育上艾园来撒泼骂人的网民,真是太经典了。令人拍手叫绝!这么形象的教育,那些白痴们总该懂了吧?

  83. 新浪网友:

    2009-09-01 17:10:35

    可能是小杜因为王兰香上门骂她,误以为是陈蔼在外面瞎说了什么(小杜找上门指责陈蔼说她去P州,与滕非什么什么),一气之下说出滕非对陈蔼的帮助。王兰香的做人,可能就是“宁可错杀一千,也不误放一个”。采取泼妇骂街似的方式,把所有可能的潜在的情敌统统吓退。

    博主回复: 2009-09-01 21:05:58

    小杜并不知道滕教授借钱给陈霭的事。

    拜托发言之前先把故事看清楚吧。

  84. 云舒70:

    2009-09-01 19:55:12

    藤非有王兰香这样的老婆,太可怕了!!!我们这儿有一句话:有本事,不如不摊上!摊上这么个老婆,就是摆脱她,也要脱一层皮啊。所以结婚前一定要睁大眼睛好好看清楚啊

    博主回复: 2009-09-01 20:47:53

    人是可以改变的,很多品质在婚前也不一定能看出来,光睁大眼睛不能保证婚后一定幸福。

    如果你认为婚后不幸福的人都是因为婚前没睁大眼睛,那就不实事求是了。如果你认为自己婚姻幸福是因为你婚前眼睛睁得大,那也过于恭维自己了。

  85. 艾米:

    2009-09-01 20:45:12

    楼上各位反砸得好!

    对付上门捣乱的白痴,就应该群起而攻之。敢怒不敢言,是对白痴的纵容。劝博主不反砸,是对白痴更大的纵容。

    王兰香的问题在于她侵害了他人的合法权益,违反了法律,他人应该以合法手段反击她。白痴跑到艾园来闹事,跟王兰香没什么两样,同样是侵害他人合法权益,我们也应该用合法手段来反击白痴。

    几年来的事实证明,想用忍让的方式杜绝白痴来捣乱,是不可能的,我已经够忍让了,从来都是呆在自己的博客发言,但白痴会放过我吗?反击白痴捣乱的唯一方法就是硬碰硬,砸它,删它,一直到它从艾园绝迹为止。

  86. 瓶子:

    2009-09-01 20:56:57

    偶也猜是滕姐告诉王兰香的

    博主回复: 2009-09-01 21:04:57

    猜什么都要有依据。没依据的猜测没有价值。

  87. 新浪网友:

    2009-09-01 22:25:52

    白痴之所以能在中国横行霸道,就是因为有太多这种没完全脱愚的人存在。他们胆小怕事,不敢跟白痴斗争,用“清者自清”之类的成语安慰自己,还试图用这样的成语去要求其他人也别跟白痴斗争。这样的人,自己的生存很卑微,也起了白痴帮凶的作用。

    太对了!支持艾米!爱看艾米的故事,更爱看艾米的评论! [开心]

  88. 新浪网友:

    2009-09-02 02:56:26

    估计是什么人提醒王查看藤的付帐单, 她才发现了陈

  89. 大米:

    2009-09-02 04:10:09

    今天来晚了。艾米的评论实在是太精彩了,有力有据,幽默诙谐。最喜欢艾米对白痴“做驴”的分析,我当场笑倒。

    话说回来,我怎么觉得这些白痴好像有段时间不来艾园讨砸就浑身不舒服呢! 看了大家的评论,更加觉得白痴来艾园闹事也就那么几套,不过是“黔驴之技”,技止此耳!

  90. 王兰香这样的人不只是农村有,城市也有。大学同宿舍一女生,她妈妈不同意她交的男朋友。到我们宿舍来搜查信件。骂起来和王兰香有一比。那同学的情书来了一定要放到朋友的箱子里以防被她妈发现。我们那时都吓傻了。从没听过这样的脏话,还是骂自己女儿。每次她妈一来我们就都躲出去。那个妈不开口时挺像样的一个人。一开口骂就是另一个人了。

    到了这一步,王本该密秘侦查,掌握证据,准备要一个好的离婚package. 她这样折腾,可能把孩子,票子 和老公都丢了。

  91. 王兰香骂人真难听,可惜从前没有人对付她这种不管不顾胡闹的方式。希望陈霭可以采取法律或其他手段避免自己受害。如果大家可以象艾米一样维护自己的权利,这样的人就会少了。对大家都好,对王兰香这样的人也有好处,早点认清自己的问题,或许会早一点向好的方向发展。

    我来猜测一下,如果陈霭曾经告诉某人的话,我觉的只有赵亮可能知道借钱的事。如果祝老师传传话,还是有可能的。那样的话,陈霭家的后院也就着火了。

  92. 这这陈霭修养太好了,想我要是处在当时情况下,会怎么样哩。也指着滕夫人骂或讲道理?肯定更加激起义愤,两个人最后打了起来,弄得满脸是伤,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打911报警?滕夫人肯定也一个健步过来,最后还是打架,解决不了任何问题。想来想去,不说陈霭本身不会骂人或争论,就但陈霭这样的本能反应还是把自己的伤害减到最轻的。

  93. 这王兰香真可怕呀。这下也好,原来陈霭和王兰香还有点友情,这么一骂,她就把全世界人都得罪尽,不光是腾飞铁了心,陈霭也指望不上友情了。原来我对王兰香仅剩的一点同情,现在已经变成心安理得了。

  94. 如果被我碰上王兰香,不管三七二十一,我报了警再说。

  95. 滕飞当初怎么看上这个滕夫人的?!

  96. 我爱巫婆:

    2009-09-02 10:03:54

    如果陈霭的老板没有去世,而且又给王兰香感觉到什么,会不会也找上去骂?陈霭的老板会不会报警?

    忽然觉得王兰香和赵亮挺像,两人都不太善于从自身找原因,一出现夫妻矛盾喜欢指责对方,不知道凑在一起会不会有什么“火花”?

  97. 思:

    2009-09-02 10:14:52

    在艾园学会了要常动脑思考,在艾米揭盅前也来猜一猜。

    知道陈霭需要借钱的人很多,小张曾主动提过借钱给陈霭。但滕教授坚持陈霭从他这借,所以小张应该知道谁最后借钱给陈霭的。小张可能有意或无意让王知道了这事,陈霭离开了滕,小张是受益者。

  98. 泡泡:

    2009-09-02 10:16:06

    我爱巫婆说的对,王兰香不会在自身上找原因,有出现问题都是别人的错,别人对不起她,而且捕风捉影闹事,不懂法律。虽然陈蔼现在有些观念已经起变化,但可能还不会因为被骂就起诉王兰香。

    艾米总结的好,上门来闹的白痴就是网版“王兰香”,对王兰香和白痴这类人就是要拿起武器来对付她们,不能让她们的撒泼得逞!

  99. 王兰香这种闹法,在中国是很有效的。跑到单位上骂一骂、威胁要搞到别人“身败名裂”,很多人就怕了。所以她在美国也搞这一套。陈霭买不了枪,去准备一根大棍子,王闹星一来就几棍子把她打将出去。

  100. 我们去买一把枪,她什么时候闯进你家,你就开枪 —

    ==========================看来滕非对王兰香是真的没有什么感情了

  101. 回复shiyi2006的评论:

    这跟感情没关系,只是依法维护自己的权利。

  102. 回复rockmount的评论:

    王兰香当初当然不会是现在这个样子。无论是自己还是别人,当婚姻出了问题的时候,追究当初为什么看上对方,都是没什么意义的。

    人都是可以变的,恋爱时看到的往往是对方品质的上限,只有到了婚后,特别是遭遇种种麻烦的时候,才能看到对方品质的下限。

    出了问题,就解决问题;解决不了,就想开些,不让问题影响自己的心情。

    后悔当初没什么用,指责当初也没什么用。

  103.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你说的对,我是感慨,婚前睁大眼睛很必要啊。 王兰香的素质和水平之高,太出我意料了

  104. 陈霭,小张,李老师,还有以前那些被王兰香骚扰的人,都是池鱼;更加水深火热的‘滕门’里面,是滕飞,他父母十几年的煎熬(他妈妈已经被熬死了,他爸爸被熬出家门了)。既然已经无法挽回,无论有没有遇见陈霭,滕飞都该跟王兰香离婚。为自己,为孩子,为他的老父亲,其实也为了王兰香(不管滕飞在不在乎王兰香,也不管王兰香现在怎么想,她很自立很强势的一个人,生活上不需要滕,何苦恋战,几败俱伤)

  105. 回复rockmount的评论:

    关于婚前睁大眼睛,艾米在新浪艾园已经回复过:

    ———————————-

    博主回复: 2009-09-01 20:47:53

    人是可以改变的,很多品质在婚前也不一定能看出来,光睁大眼睛不能保证婚后一定幸福。

    如果你认为婚后不幸福的人都是因为婚前没睁大眼睛,那就不实事求是了。如果你认为自己婚姻幸福是因为你婚前眼睛睁得大,那也过于恭维自己了。

  106. 回复rockmount的评论:

    滕非应该离婚,可以说是大家都认可的事,但你在陈述理由的时候,把有些因果关系搞反了。

    王兰香这次闹陈霭,小杜,李老师,是因为滕非搬出家门要离婚,而不是王先闹这三个人,而滕非仍不肯离婚,于是你认为滕应该离婚。

  107. Really wondering how Wang found out ..

  108. 回复rockmount的评论:

    看来你也是一个白痴型的选手!

    艾友友经博主艾米授权管理艾园,这是人家的地盘,你在这唧唧歪歪个什么?你受不了不同意见就请闭嘴!你连艾友友管理艾园和王兰香找上别人家门闹事的区别都分不清,还在这儿信口胡诌?难道你居然没发现你已经进入了王兰香的模子了?!我可以在这儿给你提个醒儿。

    你可真够让人笑掉大牙的了—

  109. 回复rockmount的评论:

    把你最近的两个跟帖删了。如果你不愿意有人反驳你的观点,那就把观点搞正确了再发言。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