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58)

陈霭没想到会是这样,她以为至少也得开庭审判,双方律师辩来辩去,一直到最后判刑的时候,法官才会问她想如何处置王兰香,那时她就宽宏大量地提出让王兰香去看心理医生,既起到威慑王兰香的作用,又没赶尽杀绝。如果王兰香不肯去看心理医生,那她就要求法官重判王兰香。

却原来跟对方律师谈谈就算撤了诉了?撤了诉就根本不开庭了?法官也不查看一个字据什么的,也不问她,就凭对方律师一句话就认定她愿意撤诉了?那万一对方律师玩花招,她没说的话也给她编个出来,她岂不是吃了闷亏还不知道?

只怪她不懂美国的法律程序,也没向 C 大法律服务处的人请教这一点,结果让王兰香的律师钻了个空子。她生怕王兰香这次没受到法律惩罚,会继续骚扰她,于是问公诉人能不能下个 restraining order (禁止令),禁止王兰香靠近她。

但公诉人说那就是另一个 case (案子)了,这个案子已经结束了,撤诉之后,就不能再起诉。如果她想法庭对王兰香下 restraining order ,她得重新申请,而且被告至少要有两次以上登门骚扰之类的行为发生,法庭才有可能下禁止令。

她只好怏怏地离开了法庭,回去后跟滕教授把事情经过一讲,滕教授安慰说:“她应该不敢来骚扰你了。以前她是因为不懂法,没想到自己的行为会有这么严重的后果,才会那么瞎胡闹。连我们两人都没想到啐一口有这么严重,她那种不读书不学习的人,就更想不到了。现在她知道这样闹会负什么法律责任,她就不敢再闹了,因为她不是疯子,只是无知,而且她是个财迷,闹一次,花掉两三万,她有几个两三万供她闹?”

陈霭不服气地说:“哼,你没看见她今天在法庭的样子 — 三个人都故意穿得工工整整的,好像示威一样 —- ”

滕教授警觉地问:“三个人?除了律师还有谁?”

“我说的三个人不包括律师,是指王兰香和你的两个儿子。”

“什么?她还把儿子带去法庭了?”滕教授气昏了,马上撂下话头,打电话批评王兰香去了。

滕家两夫妻的离婚战也进入了白热化阶段,双方都请了律师,争夺的重点是两个孩子,其他方面,双方没有争议,王兰香想要所有的东西,滕教授愿意给她所有的东西,自己净身出户,就是孩子的抚养权,双方都是志在必得。

王兰香现在很有法律意识了,说如果要不到孩子,她就自杀,法律总没规定不能自杀吧?

最后还是滕教授让步,两个儿子都给了王兰香,滕教授每月付高额抚养费,并同意负担两个儿子上大学的学费,他每周有一天时间可以跟儿子在一起,孩子生病或有活动时,随叫随到,夫妻两人开的车归各自所有,夫妻双方的共同财产全部归王兰香所有,包括房产和所有的存款。

滕教授离婚后的生活,跟他刚从家里搬出来时没什么两样,仍然是住在 South Lake 那套租来的公寓房里,仍然是陈霭每天去帮他爷俩做饭。不同的是他现在可以理直气壮地去看孩子了,除了每周一次的见面,王兰香还允许他像以前一样,开车送孩子去学琴学画学中文,但不用他送孩子去教堂,因为王兰香在离婚大战中,得到了很多教友的支持和帮助,也从神那里得到了心灵的安慰,现在王兰香已经皈依上帝,成了上帝的子民,每周都跟孩子一起去教堂做礼拜。

滕教授则皈依了他的事业,成了他事业的子民,扬言要抓紧时间著书立说,把这些年因为夫妻矛盾耗费掉的时间都补回来,还积极筹备在 C 大建立孔子学院的事,三天两头跑中国,忙得不亦乐乎。

陈霭这边也出现了新事物新气象:赵亮终于把托福和 GRE 考过了!

所谓“考过”,就是达到了 C 大研究生院定下的录取分数线,赵亮真是好身手,简直就像是手里拿着尺,比着分数线考的一样,托福跟分数线平齐, GRE 比分数线高三分,但按照四舍五入的法则,三分可以忽略不计,所以也是跟分数线平齐。

赵亮马上打电话告诉陈霭这一好消息:“我考过了!你快叫滕教授录取我吧!”

陈霭条件反射一般地跑去找滕教授报告敌情:“赵亮他考过了托福和 GRE !”

滕教授问:“你希望我录取他吗?”

“我?你以前不是说过 — ”

“我知道我以前说过什么,我是问你 — 的意思 — ”

“我的意思?你不是答应过他 — ”

滕教授笑了一下:“你不用老提醒我以前说过什么,答应过什么,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答应过的事,我也都记得,都会做到,就怕你不记得我说过什么,答应过什么了。”

陈霭不知道滕教授指的是什么,只傻傻地笑。

她这傻笑很管用,每次一傻笑,就把滕教授笑得没脾气了,只摇着头说:“你呀,你呀 — ”

滕教授马上去张罗录取赵亮的事,很快就搞好了。赵亮拿到了 C 大发出的录取通知书,兴奋得不得了,打电话来向陈霭吹嘘:“别人都劝我办探亲出国,说我这把年纪了,记忆力衰退了,考不过托福 GRE 了。怎么样?还是让我给考过了吧?”

陈霭自己从来没参加过托福和 GRE 考试,不知道究竟有多水深火热,所以特别佩服那些敢参加考试的人,更佩服那些考过了线的人。想咱赵亮学音乐出身,英语那是相当的不好,现在能考过托福 GRE ,也确实不简单。她由衷地赞扬说:“你很不简单,要是我去考的话 — ”

“你就别动那个心思了,你没接触过托福 GRE ,根本想象不出有多难 — ”

“那签证的事 — ”

“我先去签,欣欣先留在国内 — ”

陈霭一听,脱口反对:“怎么能把她一个人留在国内呢?我这么使劲帮你办留学,不就是为了你能把欣欣带出来吗?”

“原来你是把我当成一个搬运工在看待?”

陈霭暗叫不好,真是昏了头了,怎么说出这种话来了?她连忙声明:“我的意思是 — ”

还好赵亮没多计较:“如果我带着她去签证,肯定被拒,明显的有移民倾向嘛。还是我先出来,然后再办欣欣,肯定容易多了 — ”

赵亮接着就讲了几个事例,都是带孩子被拒的,陈霭只好答应暂时把欣欣留在国内:“但是她跟着谁呢?”

“当然是跟着你妈。”

陈霭虽然不放心,但也没别的办法,只好给妈妈打电话,讲妥了这事。

但赵亮运气不好,第一次签证被拒了,理由是有移民倾向。赵亮气急败坏,打电话来发脾气:“真它妈的有病!我有什么移民倾向?我在国内是副教授,知名笛子专家,要钱有钱,要地位有地位,要名声有名声,谁愿意去它那鸟不拉屎的地方移民?”

“他们说没说 — 为什么认为你有移民倾向?”

“还不都是因为你在美国,而且我又换了专业,还没奖学金 — 。你帮我问问滕教授,看看他能不能帮我搞到一份奖学金?”、

陈霭只好跑去找滕教授:“赵亮被拒了,说他没奖学金 — ”

滕教授真是冰雪聪明,她还没说完,他就知道了她的意思,解释说:“奖学金的事,如果搞得到,我会不搞吗?我这个人帮人,都是尽力帮成的,不说别的,就算是图个面子,我也不愿意帮不成让人笑话。但奖学金不是哪个系里能够支配的,都是由研究生院和各个基金会控制的 — ”

“那你以前帮小杜
— 弄的那个是 — 什么?”

“那是 TA ( teaching assistant ,助教),但我们系 TA 的位置主要是给博士生的,而且要英语口语很好才行,因为 TA 要上讲台给本科生授课的。我已经试过了,想把赵老师录取为博士生,但他以前不是这个专业的,托福 GRE 考得又不高,录取为硕士已经是很不容易的了――”

“但是小杜也不是博士生啊。”

滕教授有点语塞:“呃――刚好那时――-有一个空缺,就给了她――。赵老师是春季入学, TA 的名额在秋季就用光了。不过我现在正在筹办孔子学院,如果能办起来,我手里就会多几个 TA 的位置,到时候给他一个不成问题―――”

陈霭把滕教授的话转达给赵亮,赵亮仍很生气:“既然他不能帮我搞到奖学金,那他录取我有什么用?录取了也签不到证――”

“他又不是签证官,怎么管得了签证的事呢?”

“我觉得他――这是故意的――”

“他故意什么?”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他干嘛要怕你真的来C大?”

“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算了,不多说了,你也别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不想得罪他,以后还要靠他帮忙的――”

陈霭觉得滕教授没有赵亮说的这么坏(好?),因为滕教授还专门给她建议:“如果学生签证不好签,可以让你们赵老师先签 H4 ( H1-B 的家属签证)过来探亲,以后转不转 F1 (学生签证)都可以读书。 H 签证是允许有移民倾向的,很好签 — ”

但当她把滕教授的这个建议告诉赵亮后,赵亮说:“我说了靠自己的力量办出国的,不然我早就签探亲来美国了,何必还淘神费力考托福 GRE ?”

“但是你现在签不到学生签证,有什么办法呢?”

“谁说我签不到?我才试了一次,你就知道我签不到了?人家有的签了不知多少次了,最终还是签到了 — ”

她没再劝,说实话,既然赵亮出国不能把女儿带来,那她也不急着把赵亮签出来,她为赵亮东奔西走求人,不过是出于一种惯性,是在履行做妻子的义务,从感情上讲,赵亮不来更好。她建议说:“那你看这样行不行,我们现在先为欣欣办探亲出国,然后 — ”

赵亮一口否定:“那不行的,现在就你一个人在国外,签证官都说我有移民倾向,如果再加上女儿在美国,那别说签证官,连我自己都要认为我有移民倾向了 — ”

接下来的那段日子,没有什么故事发生,值得记叙的事情,就那么寥寥几件。

一件是她拿到了驾照,买了车。滕教授是她的教车师傅,还做了她汽车贷款的 co-signer (联合签名(贷款)人),这样可以把贷款利息降低很多。她野心大,一开始就买新车,由于她一直都是坐滕教授的那辆 van(面包车),坐成了习惯,觉得开车就得开那样的车,坐得高,看得远,好开,也像个开车的样子。如果开辆小车,那不跟坐在地上一样吗?

于是她买了辆新的 Honda Odyssey (本田 – 奥德赛)。她这人在消费方面很有某些老美的风格,就是不管贷款期限多长,也不管最后得花多少钱买下这车,更不管着其中冤枉花掉多少钱,只要付得出每月还贷款的钱,她就敢买。

车买下后,滕教授花了一千多美元,为她的新车配备了一套音响设备,算是送她的礼物,这使她越发像某些老美了,音乐声震得她自己的心脏都有点受不了,不是声音太大,而是那种共鸣,嗡嗡的,直击人心,仿佛有只毛森森的大手,包了厚厚的毛巾,合着音乐的节奏,在捶她的心脏一样。但坐过她车的人,个个都夸她的音响好,她也就让那手捶去了,捶惯了就没事了。

她的新车没开多久,就出了一次车祸,是她的过错。她人没事,但车头被撞扁了,如果要修的话,得花很多钱,而她买的车保险是只保对方,不保自己的,修车该自己花钱。于是她干脆再买新车,将撞坏的旧车抵给车行。她也不去计算这一撞一抵让她亏了多少钱,仍旧是某些老美的搞法,只要付得出每个月的贷款就行。

这期间值得记叙的另一件事,就是她受了一次伤,让滕教授看见了她的大腿,正面;还让滕教授抱了她一把,横抱。

那次是在滕教授家打牌,有人把他们打牌的玻璃桌子给压垮了,碎玻璃掉下来,刚好扎在她穿裙子的大腿上,鲜血直流。

滕教授当着那些人的面,就抱起她往外跑,但没能抱上车,因为技术性太强了点,是她自己爬上去的。滕教授把她送到医院的急救室,但 D 市医院的急救室可不像电视剧 ER ( Emergency Room ,急救室)那样风风火火,特别是对陈霭这样一看就知道一时半会死不了的伤号,都得按部就班先登记,填表查你的祖宗三代有没有老年痴呆症等,纸质表填完了,再等着工作人员将你填的信息输入电脑,输好了,你再继续等候。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等得陈霭靠在滕教授肩头快睡着了,才算把自己等进了诊室,一个看上去十分青涩的女子为她清理了创口,缝了几针,缝得歪歪扭扭,高低不平,然后就把她给打发了。

这次受伤,让陈霭的大腿破了相,右膝盖上方留下一个十分纠结的疤痕,还带给她一张即使不算天文数字,至少可以算水文数字的账单。最糟糕的是, C 大不负责给博士后买医疗保险,而她自己为了省钱,也没买医疗保险,结果被一块玻璃搞得濒临破产边缘。

滕教授知道后,要为她付这笔医疗费,说她是在他家被他的那张破桌子扎伤的,理应由他来付,但她午餐桌的伙伴们都叫她别付这笔钱:

“你看他们给你缝合成什么样啊!难看死了。就这种技术,还想让你付钱?不告他们就算便宜他们了。”

“你等那么长时间,应该让他们赔偿你的精神损失。”

“不付!跟他们打官司!”

“你把家一搬,看他们账单往哪寄。”

陈霭有点胆小,怕不付帐会惹麻烦,但这笔钱也实在太多了,她流着血在医院等了两个多小时,被缝成这样,到头来还要她付这么大一笔钱,真是让她心不甘。

她打电话到医院申诉了几次,接电话的人态度都很好,总说会处理会处理,但每个月账单照样寄来,提醒她还欠着医院这些钱。

她拖了几个月没付,医院就没人再寄账单来了。

38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58)

  1. 新浪网友:

    2009-09-07 09:29:49

    我猜陈霭这账单没付,将来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2. 千云:

    2009-09-07 09:34:15

    下一步, 赵亮签了过来, 但是和陈蔼过不下去,离了?

  3. 千云:

    2009-09-07 09:36:40

    这期间值得记叙的另一件事,就是她受了一次伤,让滕教授看见了她的大腿,正面;还让滕教授抱了她一把,横抱。

    ____________

    疑问: 为什么这件事值得记?

  4. yuna_1978:

    2009-09-07 09:37:30

    仿佛有只毛森森的大手,包了厚厚的毛巾,合着音乐的节奏,在捶她的心脏一样。

    =========================

    太形象了,真是妙笔生花:)

  5. nrforest:

    2009-09-07 09:39:32

    滕教授终于离婚了,撒花,庆祝。(这么盼别人离婚似乎不太地道啊···)

    看来俩人的关系该有重要进展了。

  6. 郑千帆:

    2009-09-07 09:54:10

    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算了,不多说了,你也别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不想得罪他,以后还要靠他帮忙的――”

    —-难道赵亮也感觉到滕飞对陈霭不一般的感情?

    还是听祝说过?

  7. yuna_1978:

    2009-09-07 09:54:46

    王兰香一直以来闹上门去的做法这次非但没能起到击退所谓‘第三者’的目的,反而被告上法庭损失了一大笔钱,可能没什么办法了,所以同意离婚了,庆祝二人都获得了新生。

    看来滕非这边的尘埃是落定了,且看陈霭这边的尘埃是如何腾飞的,期待下集。

  8. 秋叶:

    2009-09-07 09:56:05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赵亮从祝先进那里肯定听到了什么,这话里有话呀。

  9. 赵亮太自私了,自私到把自己的优先级排到子女前面。

    其实,陈蔼应该在赵亮托福考过之前就先让欣欣签过来的,不知为何之前没有考虑。

    赵亮觉得签证要靠自己,读书和生活的费用到时候还不是要靠陈霭。

    这么多年的婚姻,跟这样的一个人, 觉得太委屈陈霭了。

  10. 我爱故我在:

    2009-09-07 10:29:14

    千云同学,我觉得这件事值得一记:陈霭和藤教授来了次亲密接触,而且还是被藤抱了一把这么大件事当然值得一记啰,第二呢,这件事让陈霭进了一次美国的医院,了解了一些美国的医疗制度,收到了医院的不少账单,几乎破产,这对于陈霭的美国生活应该是一个重要的经验,这件事情对于陈藤二人的关系进展不定有什么重要作用的,艾米的字码出来都是有作用滴,偶先瞎估计一下

  11.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07 10:31:03

    估计赵还是来美国了,凭着他那句似有故事的话,要发生不少事呢

  12. 知傻1967:

    2009-09-07 10:44:21

    “一看就知道一时半会死不了的伤号,都得按部就班先登记,填表查你的祖宗三代有没有老年痴呆症等”——哪儿都有八股,呵呵!

    赵亮该闪亮登场了!买车的贷款、水文数字的医疗账单、陈霭大腿上十分纠结的疤痕会让赵亮来到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很肉痛的:)

  13. 新浪网友:

    2009-09-07 11:17:00

    在我们这疙瘩,新车是必须买双保的。

    医院是不来账单了,估计追债公司的信快到了。

  14. 90罗小:

    2009-09-07 12:38:12

    赵亮要登场了。尘埃又要腾飞了。

  15. 海滨城市sea:

    2009-09-07 12:55:15

    读陈霭是学知识,长见识。知道了美国警察是真的有求必应,我们认为的小事也会管。美国的法律之健全,连啐人脸也是违法。也象陈霭一样以为控告了就会开庭审理,启不知不用开庭一个案件也可以结束。还知道了美国医院不用先交钱就可以看病,这在国内基本上是不太可能。不知陈蔼拖着没交这医药费,以后会不会有什么麻烦?

  16.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07 13:07:16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他干嘛要怕你真的来C大?”

    “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算了,不多说了,你也别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不想得罪他,以后还要靠他帮忙的――”

    ===========

    赵亮同志有种舍不得老婆来不了米国的感觉。

  17. 泡泡:

    2009-09-07 13:08:32

    “我觉得他――这是故意的――”

    “他故意什么?”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应该是祝先进跟赵亮说了什么,不过赵亮也够沉得住气的,估计他是不想在被录取前得罪腾教授。不过祝先进传话也好,让赵亮认识到陈蔼很受欢迎的,他要不珍惜陈蔼就该他后悔。

  18.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07 13:10:24

    新浪网友:

    2009-09-07 11:17:00 在我们这疙瘩,新车是必须买双保的。

    医院是不来账单了,估计追债公司的信快到了。

    =================

    在我们这疙瘩,不付钱,医院是不给做手术滴:)

    拖欠医院的费用会给陈霭带来麻烦吧。

  19. 泡泡:

    2009-09-07 13:11:51

    呵呵,执子说的幽默。赵亮也是心口不一,一边拼命考G考托想去美国,一边说美国是“鸟不拉屎”的地方,死要面子活受罪:)

  20. summer:

    2009-09-07 13:38:45

    “我觉得他――这是故意的――”

    “他故意什么?”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他干嘛要怕你真的来C大?”

    “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算了,不多说了,你也别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不想得罪他,以后还要靠他帮忙的――”

    ——更加不喜欢赵亮了。看了这几段对话,感觉祝先进可能跟赵亮说了什么,而他也是相信的。可是为了靠滕教授帮忙出国,他暂且先“忍”了。太……唉,希望陈霭早点跟他离婚。

  21. 枚灵:

    2009-09-07 18:54:38

    懂得一些美国的法律了。滕教授这边是搞定了,但不知陈霭和赵亮会怎样?期待!

  22. 小灰灰:

    2009-09-07 19:17:39

    陈霭对受伤接受的治疗结果明显不满意,如果从保护消费者权益角度来看,医院提供了不符合专业水准服务,性质等同于销售伪劣产品给顾客,顾客买了次品依法可以自己决定是更换还是退款。

    陈霭得到的服务退不了目前也换不了,不付钱是应该的,但我觉得陈霭要是之前写个信投诉,让此事正式化并有依据可能会对她有利些。

  23. 滕教授这边是搞定了,但不知陈霭和赵亮会怎样?

    还真是好事多磨呀!陈霭什么时候才能明白自己对藤教授的心呀?赵亮来了后还会发生什么事呢?真是意犹未尽……

  24. 离婚对王兰香也是一种解脱和新生。希望她不是把基督徒当成一个过场。

  25. 仙人掌王国

    陈霭把滕教授的话转达给赵亮,赵亮仍很生气:“既然他不能帮我搞到奖学金,那他录取我有什么用?录取了也签不到证――”

    “他又不是签证官,怎么管得了签证的事呢?”

    “我觉得他――这是故意的――”

    —赵亮真是既无知又小心眼!签证是签证官做决定的事,和滕教授无关啊……

  26. 看过艾米写的这些个女人~他们的国内的丈夫有一个很默契的特点,就是自私到孩子可以先放一边,但自己的利益一定要得到保证。很是悲哀

  27. 回复冻水鱼的评论:

    夫妻一方先出国,然后配偶出来,最后小孩出来,这是很常见的出国方式。如果夫妻一方在国外,配偶和小孩同时签证,被拒签的可能性很大。

    有的丈夫是用小孩做人质,怕孩子先出去了,妻子会抛弃自己,这是自私的表现。但赵亮在这一集的考虑,还是比较符合客观实际的想法。

  28. 滕教授笑了一下:“你不用老提醒我以前说过什么,答应过什么,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我答应过的事,我也都记得,都会做到,就怕你不记得我说过什么,答应过什么了。”

    –怎么没人注意到滕教授这段爱情告白?:)

  29. 滕教授有点语塞:“呃――刚好那时――-有一个空缺,就给了她――。

    –滕教授为什么有点语塞?是他故意没给赵亮搞到TA?还是他想说赵亮英语没小杜好,但没好意思说出来?

  30. ”滕教授当着那些人的面,就抱起她往外跑…”

    “一直等了两个多小时,等得陈霭靠在滕教授肩头快睡着了…”

    –滕教授还是很可怜的,只有在这种时刻,才能亲近一下陈霭:) 天天能看不能吃,对一个男人来说,是很大的折磨:)

  31. 陈霭在汽车保险上真是马大哈。新车一定要买全保。我就吃过一个大亏,买了辆新车,领导坚决不买全保,结果撞了车,一辆新车报销了。

  32. 新浪网友:

    2009-09-07 23:47:24

    新手新车还不买双保, 胆子也太大了.

  33. 真不知道陈霭和赵亮这两口子会怎么样,我还是暗暗希望他们分开的。。。虽然这么想有点。。。“缺德”,唉。

  34. 看样子赵亮心里是认定陈霭和腾教授是有什么的了,他是不是打算先出来,然后对陈霭来个秋后算帐。

    嘿嘿,就怕他不那么做呢。

  35. ZT我这个人帮人,都是尽力帮成的,不说别的,就算是图个面子,我也不愿意帮不成让人笑话。

    》滕教授这话说得实在,可能他帮人就是这么个心理,图个面子。很多人帮人都是图个面子。

  36. 赵亮一心想凭自己的力量出国,不搞探亲,还算是有骨气的。可惜的是,能力有限,运气也不好。如果他考好点,录取为博士,拿到奖学金,就能签到证了。

  37. 赵亮在有些方面有点像《不懂说将来》里的李兵,没李兵那么凶残,但有点阴险。他明明觉得滕教授对陈霭有意思,但他现在不闹,因为他要靠滕教授出国。等到他出了国,读完了书,不靠滕教授的时候,他肯定要开始报复。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