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60)

陈霭又跑浴室去冲洗,深入细致地洗了一通,还是有种不干不净的感觉。她想起滕教授说的“我不喜欢的人,我觉得她们脏”的话,深有同感。以前她也不喜欢跟赵亮做爱,但还没到这么厌恶的地步,现在简直是生理上反感,她担心这样下去,迟早有一天会把赵亮吐个满头满脸。

洗完后,她回到床上躺下,赵亮已经睡得鼾声四起了,但她一点睡意都没有,心情很烦躁,突然觉得生活很没意思。

她原本是个不爱操心的人,从来不考虑“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之类的一级哲学问题,也很少考虑“我这一生想干什么”“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之类的二级哲学问题。她一般只关心眼前的生活,而且要求不高,过得去就行。

在此之前,她还从来没有过不去的感觉。出国之前,她虽然不是富婆,但也不算贫穷,从来没为钱发过愁。出国之后,她也没为钱发过愁,挣的钱够吃够穿,虽然借过两次钱,但她知道自己有能力在短时间内还清,所以不算什么。

但现在她不得不为钱发愁了,因为她每个月的工资扣掉税,只够她交房租,供车,吃饭。但赵亮和欣欣来了,情况就大不相同了,多两张嘴吃饭,倒没什么,美国的食品不贵,住房也没增加负担,顶多就是电费多一点。

但孩子来了,就得买医疗保险,听说不买保险,孩子就不能参加学校组织的 field trip (外出,旅行)之类,万一生病那更不得了,大人可以扛一扛,但小孩子不能扛,有病就得看医生。赵亮的腰也有点问题,有时会突然痛得不能动弹,也得买保险。光这两个人的医疗保险,每月就得好几百。还有赵亮的学费,每学期也得几千美元。

这两大笔钱,叫她上哪里去找?

她来美国这几年,还了她单位几千美元,办移民交了几千美元,寄给赵亮几千美元,寄给妈妈几千美元,买车交首期几千美元,这里几千,那里几千,钱都用光了,账上几乎没存款。

博士后的工资都很低,提工资也没什么希望。美国的工资很死,说多少,就是多少,没有奖金,没有红包,没有这补贴那补贴,不像在中国,工资单上只几千,但有七七八八各种名目的补贴津贴,还有药厂的回扣,病人家属塞的红包等,比工资单上高出好多倍。

她现在很后悔当初老板去世的时候,她没向大老板要求加工资,如果那时候提出来,她的工资肯定不止现在这个数了,因为那时老板去世了,她就是项目里唯一懂得核心技术的人,那个项目离了她就转不动,如果她提出加工资,不加就走人,大老板肯定会给她加工资。

但现在已经晚了,那个项目已经结束了,她现在拿的是大老板的钱,虽然她仍然是项目里技术很过硬的一位,但大老板的研究项目并不是什么尖端科学或者最新技术,能做她这份工作的人有的是,如果她现在要求加工资,那肯定是发神经,大老板可以马上解雇掉她。

她想到今后的日子,感到黑天无路,房没房,钱没钱,女儿不亲,丈夫不爱,但她还得为丈夫筹措医疗保险费和学费,隔三岔五的,还得忍受油耗子来恶心人,这活着有什么意思?

合家团聚的第一个晚上,她躲进浴室,偷偷哭了一场。

第二天,她请假没上班,带女儿去看学校。

D 市的中小学是就近入学,住在哪里,就只能上哪里的学校,没得选择。滕教授说她女儿要去的那个学校不好,因为她住的那个区不好,穷人多,在学校吃 free lunch (免费午餐)的学生多,而美国学校的规律之一,就是吃 free lunch 的学生越多,学生的平均成绩就越差,学校排名就越后。

她当时就急得掉泪,因为她没能力在好的学区买房或者租房,就只能委屈女儿上不好的学校。滕教授安慰她,说学校排名后,只是因为学生平均成绩不好,但不等于没尖子生,你女儿聪明,成绩一定好。 

现在她生怕女儿不喜欢这个学校,但女儿看了学校,去了教室,见了老师和同学,非常喜欢,等不到第二天了,当天就留在学校上学,使她阴霾的心情大大好转。

回到家,她发现赵亮还在睡觉,她到女儿房间去补了一会觉,然后起来做午饭,饭做好了,赵亮还没起床,她也不叫他,免得他又不高兴。她一直等到该去学校接女儿了,才把赵亮叫起来:“不早了,起来吃了饭到学校去报到注册吧。”

赵亮问:“你帮我转成学生签证没有?”

“滕教授说了,如果你现在转成学生签证的话,就要被当成外国学生看待,读书就要按外国学生缴费,很贵的,一年要几万。但如果你作为我的家属去 C 大读书,就可以被当成本州居民对待,那就便宜得多 — ”

赵亮一脸的不情愿:“怎么还是做你的家属呢?不是说出来之后就能转成学生身份的吗?”

“只说出来之后可以转,又没谁说过一出来就转—”

赵亮大概知道自己现在没本事当“野属”,只好隐忍:“家属就家属吧,先把名报上再说。”

“报名的事,我也想跟你打个商量,虽然你可以作为我的家属享受州内学费,但州内学费也要不少钱的,如果你像 full time (全职)学生那样修满 12 个学分,一学期就要几千块学费。你这学期最好只修一门课,学费便宜一些 — ”

赵亮嚷了起来:“只修一门课?那我要修到哪年哪月去?”

“不是叫你每学期都只修一门课,只是暂时这样,等滕教授帮你弄到 GA ( Graduate Assistant ,助教,助研)的位置了,你就能免掉学费,那时就可以多修些课了 — ”

“如果他永远弄不到 GA 的位置给我呢?我就永远只能修一门课?我这个硕士学位要修十几门课,而一年最多只有三学期,像我这么一门一门地修,不是要修四五年?”

“但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给你付学费 — ”

“几千块钱的学费你都付不出来?你这些年挣的钱都搞哪里去了?”

她搬着手指给赵亮算了一通帐,终于让赵亮相信她的确拿不出几千美元的学费来。赵亮咕噜说:“我觉得你有很多钱都是不该用的乱花掉了,像这个汽车,新车你就撞坏了,又去买一辆 — ”

她抢白说:“车已经撞了,钱已经花了,你现在说再多也没用。你怎么不把国内的存款换成美元带过来用?”

“国内哪里有存款?”

她一向不管帐,但她心里还是有个大概的,估计国内账上即使没有几十万,也有十几万,但她不想跟他多说,说了他也不会把钱拿出来用,白吵一场架。她告诉他:“如果你想这学期入学,那就只能注一门课,要不你干脆不注课,先到外面去打工,挣了钱再入学 —- ”

“我才不会去打工呢,我堂堂的 B 大副教授,跑这里来打工,我疯了?如果不是我英语不好,我连这个破 C 大都懒得来读。 B 大在中国什么排名? C 大在美国什么排名? C 大这个排名,在中国连我们 A 市工业大学都比不上 — ”

她催促说:“别说那么多了,你要这学期读书,赶快到学校去报道注册吧。”

“你不陪我去?”

“我要去接欣欣。”

“我等你回来再一起去吧,我不会说英语。”

“等我回来人家不下班了?你到了美国,不自己到处闯闯怎么行?”

欣欣学校是两点多钟放学,有校
车,但欣欣刚来,校车还没联系好,所以陈霭亲自去接。她早早地就跑去了,怕万一老师早放学,孩子一个人呆学校害怕。

她一直跑到教室门口去接女儿,还没下课,正在放本校学生录制的每日电视新闻,上面全是本校的学生老师,教室里看得一片欢声笑语。她看见女儿也看得哈哈大笑,还手舞足蹈的,好像很 enjoy (享受),她感动得想哭,仿佛女儿知道她为难,特意装作高兴的样子来安慰她一样。

下课之后,她跟老师交谈了一会,老师对欣欣赞不绝口,说欣欣是个 lovely girl (可爱的小姑娘),还说 I love her (我喜欢她,我爱她),把陈霭喜得合不拢嘴。

女儿看见她,小鸟一样飞过来,嚷嚷着:“妈妈,美国的学校太好玩了!我太喜欢美国的学校了。老师给了我好多东西,语文书算数书都不用买,都是老师给的,还有好多好多东西,老师还给我糖了 — ”

“中午吃饭了没有?”

“吃了,太好吃了,吃了麦当劳,还有酸奶,还有苹果,还有小饼干,都不要钱 — ”

“你喜欢不喜欢这里的学校?”

“我喜欢!”

“老师同学说话你听不听得懂?”

“有一点懂,有一点不懂。我把计算题都做对了,老师说我 good girl (好孩子)。”

回到家,欣欣又兴奋地向爸爸描述她在美国学校第一天的学生生活,但爸爸很不以为然:“美国的算术题你当然会做。早就听说美国的学校不教学,光玩,学生成绩一塌糊涂。哼,果不其然!欣欣,爸爸把你的算术书都带过来了,快去做题,别在美国读几天书,把什么都拉下了,以后回去跟不上 — ”

欣欣说:“我不想回中国去了,我就在这里读书 — ”

赵亮手一举,眼睛一楞:“叫你去写作业,你听见没有?”

欣欣吓得头一缩,赶快闭嘴,跑去写作业。

陈霭很不满意赵亮对待孩子的态度,正想向赵亮普及一下美国的儿童保护法,就听赵亮得意地说:“我去外国学生办公室报到了,还上网注册了,什么都搞好了 — ”

“注了几门课?”

“三门 — ”

“叫你只注一门,你怎么又注三门呢?三门得要多少钱?我现在哪里有那么多钱交你的学费?”

赵亮说:“没问我要钱啊,可能是免费的吧。”

“免费的?谁说的?你是不是没看见系统显示给你的学费数目?”

赵亮坦白说:“不是我注的,是滕教授帮忙注的。”

“怎么是他帮你注的?”

“我不知道怎么注,就打电话问他,他过来帮我注的 — ”

陈霭马上要了赵亮的密码,到 C 大的注册系统上一查,果然注了三门,学费要几千块,已经付了。她抄下数目,再到自己银行账号去一查,发现账上的钱刚够付这一期的学费,连银行要求的最低存款额都剩不下了。她没办法,只好开了个支票,准备有机会还给滕教授,银行要收手续费就只好等它去收了。

快到平时去滕教授家做晚饭的时间了,她跟赵亮打商量:“滕教授帮了我们这么多忙,我们也要怎么表示一下才好 — ”

赵亮说:“昨天不是已经把带给他的茶叶给他了吗?”

“他帮了这么多忙,光送盒茶叶 — 好像不太够一样 — ”

“那你说送什么才行?”

“他以前帮了我,我 — 就 — 去他家帮他做饭 — 算是一种感谢 — ”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她一听,高兴极了,拔脚就想走。赵亮问:“我们自己家的饭做了没有?你总要先把自己家的饭做了再去帮他吧?”

“他说过请我们全家去他那边吃饭的,我先去做饭,做好再来接你们 — ”

赵亮没反对,陈霭一溜烟地跑到滕教授家。

滕教授很惊喜:“你真的 — 来了?”

她得意地说:“不真的来,难道还假的来?”

“赵亮怎么没来?”

“他说不好意思上导师家吃饭 — ”

“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等你做差不多了,我去接他们。”

陈霭心花怒放,这样最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也没有前顾之忧,左顾右顾都没忧,很完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吃大锅饭,共产主义。她一边做饭,一边叽叽喳喳地对滕教授讲女儿今天上学的事。

滕教授笑眯眯地看着她:“我说不用为女儿上学的事操心吧,小孩子很容易适应美国的生活,倒是大人不那么容易适应 — ”

她马上想到赵亮这个不容易适应美国生活的大人,连忙掏出写好的支票:“谢谢你帮赵亮注册,我把学费还你 — ”

滕教授不肯接,她抓起他的手,塞到他手心里,怕他松手扔掉,还用两手捏住他的手。

他没动,定睛看着她。

她急忙放开手。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75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60)

  1. 理解和经历过陈蔼第一晚的感受和行动-深入细致地洗了一通。为滕教授对陈蔼的情感动。陈蔼是幸运的。祝福他们的未来。

  2. zt:“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感动得要热泪盈眶了。。

  3. 最爱看腾教授和陈霭间的细节描写了。那个腾教授,真是为陈霭生的啊。好象上帝一早就安排好了,有这样一个人,就要有那样一个人来配。^_^

  4. 小孩子真的很容易适应国外的生活。我家有个亲戚,一家三口移民过来,家长说找不到工就回去,小孩说,你们走吧,我就留在这儿。

  5. 忽然看到了一个玄机,藤教授这么积极帮赵亮付了学费,他就不是陈蔼的家属签证了,是这样的吗?嗯,肯定是一把枪。藤教授一定不希望赵亮必须依赖陈蔼才能生存。接下来,陈蔼不催促,藤教授也会帮赵亮弄个GA的了。这样陈蔼就不用养夫了。

  6. 回复-CC-的评论:

    赵亮仍然是家属签证,只有H1-B的家属签证才会每学期几千美元学费,如果是学生签证,每学期会要几万美元学费。

    但如果滕教授帮赵亮弄到GA,那就不同了,不仅会免掉大部分学费,每个月还有工资拿。大多数中国学生都是这样在美国完成学业的。

  7. 看来钱还是能感动人的,尤其是在有感情的时候。经常看到书里电影里写女人被男人送的钻石或者贵重礼品买活,于是瞧不起那样的女人,但钱与感情并不是水火不能并存的,四种可能:

    — 有钱,也有感情

    — 有钱,但没感情

    — 没钱,但有感情

    — 没钱,也没感情

    看来滕教授是第一种了,赵亮是最后一种了,相差两个级别:)

  8. 书里的有钱人送女人贵重礼品,容易被清高的读者鄙视的原因,大概是贵重礼品并非生活必须,送礼人的动机也不纯。像滕教授这样雪中送炭的,读者还是很感动的:)

  9. 某位畅销书女作家说过:没有感情,百万富翁我也不嫁;有感情,亿万富翁我也敢嫁;)

  10. 这个人物名字起得真有水平。尘埃腾飞就不说了,赵亮真是一个照亮别人的大灯泡!

  11. ZT她原本是个不爱操心的人,从来不考虑“人生的意义”“人为什么活着”之类的一级哲学问题,也很少考虑“我这一生想干什么”“我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之类的二级哲学问题。她一般只关心眼前的生活,而且要求不高,过得去就行。

    》是不是一级哲学问题是所有人的问题,二级哲学问题是个人的问题?我也不考虑一级哲学问题,以前考虑二级哲学问题,现在不考虑了:)

  12. ZT她来美国这几年,还了她单位几千美元,办移民交了几千美元,寄给赵亮几千美元,寄给妈妈几千美元,买车交首期几千美元,这里几千,那里几千,钱都用光了,账上几乎没存款。

    》这已经不少了,几年当中可以攒出这么多钱,不简单啊!

  13. ZT 而美国学校的规律之一,就是吃 free lunch 的学生越多,学生的平均成绩就越差,学校排名就越后。

    》也发现了这个规律,但不知道为什么。

  14. 离婚看来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腾教授离了婚,放弃很多。陈霭好像还没有开始考虑离婚的事。

  15. 这个’拔脚就想走’,’一溜烟地跑’暴露出陈霭早就去心似箭,好令人心酸.

    “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

    — 看得心情沉重, 又被这些用词逗笑了.

  16. 最后看到“腾教授慢慢地撕掉支票”一幕,鼻子一酸。

  17.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 反正要累也是你陈霭累,你自找的,不关我赵亮事;反正咱家的饭你陈霭也得先做好再走, 反正我赵亮是不能吃一点亏滴.

  18. 陈霭当时没向大老板要求加工资, 可能也是好事, 否则等前面那个项目结束, 后面的项目难度没那么高了, 不用出那么大价钱雇人了, 说不定大老板早就把陈霭解雇了.

  19. 回复pilate的评论:

    ‘最后看到“腾教授慢慢地撕掉支票”一幕,鼻子一酸.’

    Same here…

    人与人为什麽怎么不一样?

  20. “欣欣吓得头一缩,赶快闭嘴,跑去写作业。”

    — 显然这几年来欣欣已经习惯了赵亮的压服政策,大概以为爸爸理所当然就应该这样严厉的呢.

  21. 原以为故事快结束了…滕教授终于离了婚. 现在看陈霭这方面的故事才刚刚开始. 真希望有情人终成眷属.

  22. 刚才没说完: 可能欣欣甚至以为爸爸理所当然可以不讲道理. 我甚至怀疑欣欣对赵亮的附和带有讨好的成分. 有时侯小孩子讨好大人,以为这样大人就会对他们好点, 也有可能是, 因为害怕如果不顺着大人的口吻说话, 会被大人惩罚, 秋后算帐.

    相信欣欣在美国上学之后, 这些方面会慢慢觉醒,那时候就不怕赵亮再吓唬她了.

  23. –涓涓:

    2009-09-11 09:27:23

    欣欣很可爱,赵亮一如既往的不招人待见,腾教授一如既往的君子风度。 陈霭心里已经有很大变化啦。好在女儿比较争气。

    申请的账户不记得的了,只好备注了 —涓涓

  24. 新浪网友:

    2009-09-11 09:27:56

    我现在又在替陈霭感慨,这过的叫什么日子?不知道最终什么能彻底让她放弃她原来的婚姻论

  25. 新浪网友:

    2009-09-11 09:34:47

    不知道滕教授每月挣多少钱?付了高额抚养费,自己的日常开销,还能时不时的帮助陈霭。

  26. yuna_1978:

    2009-09-11 09:36:51

    她一向不管帐,但她心里还是有个大概的,估计国内账上即使没有几十万,也有十几万,但她不想跟他多说,说了他也不会把钱拿出来用,白吵一场架。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她一听,高兴极了,拔脚就想走。赵亮问:“我们自己家的饭做了没有?你总要先把自己家的饭做了再去帮他吧?”

    “他说过请我们全家去他那边吃饭的,我先去做饭,做好再来接你们 — ”

    赵亮没反对,陈霭一溜烟地跑到滕教授家。

    ===============================

    赵亮把钱看得很重,我看他是个糖公鸡——-一毛不拔还倒粘:)如果陈霭和他将来离婚,有可能也是净身出户。

  27. 知傻1967:

    2009-09-11 09:37:47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28. 菁桐时代:

    2009-09-11 09:38:34

    赵亮给我最大的感觉就是自私,然后就是个“窝里横”。我觉得在对待金钱和孩子教育的态度上,赵亮跟王兰香似乎“志同道合”。

    陈霭是一个重情重义的人,很少为自己着想,总是照顾别人的感受。等到自己感到委屈的时候,通常就只能硬着头皮扛下来,继续委屈。好在身边有位滕教授能给他些许温暖和感动。

  29. 菁桐时代:

    2009-09-11 09:42:42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30. 当归:

    2009-09-11 09:51:09

    赵亮手一举,眼睛一愣:“叫你去写作业,你听见没有?”—————————————————眼睛一瞪???

  31. yuna_1978:

    2009-09-11 09:53:30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

    同意菁桐!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32. 海滨城市sea:

    2009-09-11 09:54:38

    此时滕教授的心情是不是很难过,也很复杂吧,默默的为心爱的人的家人付出,却不能拥有心爱的人,为他感动!

    好在陈霭在合家团聚的第一天,就明显的厌烦了赵亮的一切,这为以后的分开是不是打下一个基石,希望他俩加快分开的步伐,早点省去陈霭身心受到的折磨。

  33. 小宝:

    2009-09-11 09:56:42

    赵亮不仅小气,俗气,自私,还是个蠢蛋。如果夫妻两个感情很好,一般正常人知道自己的老婆每天去给别的男人做饭,肯定会有不快而且起疑心的。

    还是陈霭和藤教授般配。

  34.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9-11 09:58:15

    不好意思,打错字了!应该是:

    可怜的陈霭!明明一家人团圆了应该欢欣鼓舞,幸福无比,可她倒好。唉,这叫过的什么生活?

    幸亏有滕教授的开导安慰,又时不时帮忙一把,否则日子还有什么希望?

  35. 心意:

    2009-09-11 10:00:28

    他们两个人都自控力比较好,佩服。

  36. 海滨城市sea:

    2009-09-11 10:04:16

    这一撕,能不能撕的陈霭终于明白了藤教授对她的一往情深呀!

  37.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11 10:08:20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

    我看到的是激动加感动,滕非的这个举动好有魅力啊。

    陈霭如何摆脱赵亮呢?有了滕非这个参照物,赵亮在陈霭心里的形象只会越来越差了。

  38. 当归:

    2009-09-11 10:15:29

    “他以前帮了我,我 — 就 — 去他家帮他做饭 — 算是一种感谢 — ”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赵亮很财迷,他在乎金钱而不在乎感情。赵亮不是不知道不是没感觉陈霭跟藤教授的走的近,看他还没来时跟陈霭脱口而出的话,

    “如果他不录取我,又怕你――不高兴,录取了又怕我真的来了C大,所以他就来这么一手―――”

    “他干嘛要怕你真的来C大?”

    “这个只有他自己心里最清楚――。算了,不多说了,你也别把我的话告诉他,我不想得罪他,以后还要靠他帮忙的――”

    赵亮有赵亮的心思,他一个吹笛子的中国民乐教授,他的市场在中国,他很清楚他的目标,他到美国只是来镀镀金,就回中国去,所以他一来就表态他要回去的,孩子也好回去的。他之所以忍忍,就是他离不开藤教授学业上的帮忙,“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阿”。从这方面看,他还是个审时度势的人啊。

  39. 郑千帆:

    2009-09-11 10:16:48

    yuna_1978:

    2009-09-11 09:53:30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

    同意菁桐!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

    这短短的一行太传神了,胜过万言写滕飞的心理。

    我估计是看着支票撕得。

  40. 我爱故我在:

    2009-09-11 10:18:24

    这个赵亮,要适应美国生活还有的是路要走。到了新环境不主动去适应,反而老是拿现在“不好”的跟以前“好”的做比较,不向前看,缺乏战胜困难的勇气。遇到问题不找自己的原因,而归结为别人的错误,比如没钱了就怪陈霭花钱多。

    赵亮不仅不能主动想办法的困难,还要对陈霭颐指气使。照这么发展下去,陈霭只会更加厌恶赵亮。

    陈霭这个当家人真是难,让人觉得心酸。

  41. 新浪网友:

    2009-09-11 10:24:00

    滕教授太贴心了。人比人, 气死人啊。

  42. 知傻1967:

    2009-09-11 10:29:15

    看艾米写滕非,把一张支票撕得几位都是内心五味俱全的! 我比小时候看晴雯撕扇可多些感触,佩服得再夸夸“艾老撕” :)

  43. 我爱故我在:

    2009-09-11 10:29:33

    艾米的描写总是让人有身临其境的感觉,赞叹~~~

  44. 菁桐时代:

    2009-09-11 10:36:41

    yuna:“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

    ——————我看到这句的时候,也在想,滕非是盯着陈霭撕掉支票,还是看着支票撕的?我想象,如果滕非是盯着陈霭撕支票,那眼神一定是含情脉脉的,一切尽在不言中的感觉。陈霭一定是面红心跳,无法抗拒他的眼神,手足无措。

    同意执子的,滕非这个动作很有魅力,潇洒!

  45. 笑语点点:

    2009-09-11 10:42:14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

    同意菁桐!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

    如果是定定的看着陈霭的话,那样就更心酸了。

  46. yuna_1978:

    2009-09-11 10:48:53

    同意我爱和知傻1967。

    艾米在有些地方笔墨用得很少,但却给人留下巨大的想象和回味空间,让人叫绝。

  47. 新浪网友:

    2009-09-11 10:52:19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

    同意菁桐!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

    同意!!我觉得是看着支票,因为不用看,陈霭已经在滕非心中了。看着支票,慢慢撕掉,更让我心酸心痛。

  48. 新浪网友:

    2009-09-11 10:52:24

    坚强的陈霭居然在合家团聚的第一个晚上,躲进浴室,偷偷哭了一场……可怜!

    在她最低谷的时候(不恰当,但我实在找不出那个词更确切,表达能力太差,嘻嘻…)最理解她,帮助她的不是赵亮,而是藤非,这才是患难之处见真情!

    估计陈霭会在赵亮来后发现原来在自己心里爱的是藤非,会不会两人之间有质的飞跃……好期待呀!

    不会注册,只好匿名!好惨!……..还每回都是新浪网友,和那些白痴一个名,郁闷!

  49. 笑语点点:

    2009-09-11 10:55:04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

    赵亮把钱看得太重了。

  50. yuna_1978:

    2009-09-11 10:56:45

    如果滕非是默默地看着支票撕,我就替滕非心酸心痛,如果滕非是定定地看着陈霭撕,我就替陈霭心跳心动:)哈!我已经掉进去了:)

  51. 新浪网友:

    2009-09-11 10:57:01

    国内的存款赵亮都弄到哪里去了?我觉得赵亮另有一套。艾米在这里挂了把枪先!!

  52. 新浪网友:

    2009-09-11 11:01:39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看着支票,慢慢撕掉……

    藤非这该是怎样的心情呢?尘埃又会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

    艾米在最动人心魄的时候嘎然而止,意犹未尽……

    期待下集,艾米会给我们一个什么样的惊喜!

  53.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11 11:04:33

    这两集看出滕非为了陈霭做了很多事,只要是为陈霭好的,他都尽心尽力去做,哪怕是帮助陈霭的老公,他是真心爱陈霭的。

    大家别心酸啊,应该为陈霭感到高兴才对嘛,虽然赵亮不好,还好她有机会出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爱她,惜她的滕非,现在又不是旧时代,一定要从一而终,只要陈霭过了自己这关,她和滕非的未来肯定美好。

  54. 新浪网友:

    2009-09-11 11:10:47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看看支票,慢慢撕掉……和赵亮截然相反,一个大度,一个自私….

    只是这时候的藤非该是怎样的心情呢?陈霭又该是怎样的表情和心情呢?

    艾米在最动人心魄的时候嘎然而止……期待下集!

    艾米会给我们这些知傻一个怎样的惊喜

  55. yuna_1978:

    2009-09-11 11:12:21

    执子说得对哈,不过艾米太高明,把大家都写进去了:)

    我坚信滕非和陈霭之间道路是曲折滴,前途是光明滴,未来是幸福滴:)

  56. 枚灵:

    2009-09-11 11:28:00

    但是我现在没那么多钱给你付学费 — ”

    “几千块钱的学费你都付不出来?你这些年挣的钱都搞哪里去了?”

    不知赵亮在国内赚的钱做什么用了?他怎么好这样质问陈霭!在他心里陈霭在国外还容易,赚钱很多,买什么,付什么费都该陈霭来付!过不得他在国内,天天和孩子下馆子!

  57. 枚灵:

    2009-09-11 11:35:46

    陈霭心花怒放,这样最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也没有前顾之忧,左顾右顾都没忧,很完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吃大锅饭,共产主义。她一边做饭,一边叽叽喳喳地对滕教授讲女儿今天上学的事。

    陈霭真是好纯的

  58.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11 11:35:47

    赵亮没反对,陈霭一溜烟地跑到滕教授家。

    赵亮没反对,陈霭一溜烟地跑到滕教授家。

    —-这个‘一溜烟’很传神,说明陈霭的心在滕那边,想见他,想为他做事情,不管她自己是否清楚地意识到。

    陈霭心花怒放,这样最好了,没有后顾之忧,也没有前顾之忧,左顾右顾都没忧,很完美,各尽所能,各取所需,吃大锅饭,共产主义。

    —-好像看到陈霭在那里前后顾,左右顾的满意的样子。

    另外,两家不是靠得近吗,步行15分钟就可以,为什么还要接呢?

  59. 枚灵:

    2009-09-11 11:39:36

    滕教授不肯接,她抓起他的手,塞到他手心里,怕他松手扔掉,还用两手捏住他的手。

    他没动,定睛看着她。

    她急忙放开手。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看来滕非为了陈霭好,什么都可以做什么都可以给予的

  60. 清风白云飘:

    2009-09-11 12:09:15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这几行字看得我好心酸。

    ————同意知傻1967,我是心酸心痛加感动。

    ===============================

    同意菁桐!只是不知道滕非慢慢撕的时候是看着支票还是定定的看着陈霭。

    +++++++++++++++++++

    同意!!我觉得是看着支票,因为不用看,陈霭已经在滕非心中了。看着支票,慢慢撕掉,更让我心酸心痛。

    同感!!!期待陈霭觉醒滕非时~

  61. 小豆丁:

    2009-09-11 12:43:15

    赵亮知道一些腾教授对陈霭的感情,但他为了达到自己的目的(镀金?),毫无顾忌地让腾教授帮助他。为了节约金钱,不反对陈霭为腾教授做饭,也不反对全家吃腾教授的。

    目前看来赵亮把金钱放到了最重要的位置,不但放在夫妻感情之前,还放在了很多男人最看重的面子之前。

    看重面子的男人,肯定会介意老婆为别的男人做饭,特别是这个人还对老婆有好感。这与爱不爱老婆不相关。

  62. 小豆丁:

    2009-09-11 12:52:57

    也许赵亮还认为陈霭为腾教授做饭,所以他们全家去腾教授那里吃饭也是应得的报酬。

    从赵亮的表现看,他是不爱陈霭的。但他从金钱上、生活上都把陈霭作为依靠了,想甩掉他也不太容易。大概只有等他“学成回国”后,以他“海归”和“音乐家”的双重身份(有“地位”,有“金钱”,又“浪漫”)去吸引那些“不明真相”的女孩子,陈霭才能解脱。

    不过赵亮的金钱的用途是个谜,倒底如他所说的去投资了,还是养情人了,还是做了其它的事,要等艾米揭晓了。

    从赵亮的表现看,他未必舍得在女人身上花钱,要钱倒是理直气壮。

  63. summer:

    2009-09-11 13:07:42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11 11:04:33 这两集看出滕非为了陈霭做了很多事,只要是为陈霭好的,他都尽心尽力去做,哪怕是帮助陈霭的老公,他是真心爱陈霭的。

    大家别心酸啊,应该为陈霭感到高兴才对嘛,虽然赵亮不好,还好她有机会出国,在茫茫人海中找到一个爱她,惜她的滕非,现在又不是旧时代,一定要从一而终,只要陈霭过了自己这关,她和滕非的未来肯定美好。

    —同意执子的话,但还是感觉心酸。

  64. 泡泡:

    2009-09-11 14:01:43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

    哈哈,“艾老撕”这个慢动作描写,写酸了艾园姐妹地心:)这一集腾教授和赵亮处在同样的环境中,对比就更鲜明了。腾教授事事为陈蔼着想,只要对陈蔼好的事他都愿意做,包括帮助赵亮,其实就是想帮陈蔼减轻点负担。而赵亮对女儿简单粗暴,对陈蔼没有付出只有不断地索取,而且还理直气壮地索取。对他鄙视一下 [鄙视]

  65. 泡泡:

    2009-09-11 14:09:42

    赵亮说没存款,之前又好像表露过知道腾教授对陈蔼有意思,估计是留了一手。

  66. 新浪网友:

    2009-09-11 14:31:46

    陈霭终于醒悟了 要思考一级和二级哲学问题了 不想这些可能就不会觉得怎么样 等到真的静下心来想问题就大了 女儿不亲 丈夫不爱 多大的问题呀

    博主回复: 2009-09-11 20:48:06

    陈霭思考的是生存的方式,是如何才能活下去,而不是生存的意义。

  67. 小儿:

    2009-09-11 14:41:26

    就觉得这个点儿来还能坐沙发那可真是见了鬼了,还好“沙发”还没发出去,不然可就丢人喽

    “小孩子很容易适应美国的生活,倒是大人不那么容易适应 — ”

    —–滕飞想把话题转移到赵亮身上,探探陈霭的话,看她对赵亮是什么态度,可能的话,还想听她抱怨几句。陈霭却塞给他一张支票,他这心里得多么地失落—赵亮这下要变成催化剂了,刺激一下滕飞陈霭,不能老是举足不前,暧昧不清的。

  68. 曾经沧海的老人:

    2009-09-11 15:03:09

    看完这集只有一个感觉

    滕非是真的很爱陈霭

    真希望他们有水到渠成的那一天!

    艾米的高明之处就在于她什么都不议论

    就记事

    爱谁恨谁

    我们已经毫不犹豫地做出了选择!

  69. 龙仪丹:

    2009-09-11 15:05:53

    合家团聚的第一个晚上,她躲进浴室,偷偷哭了一场。

    ——好心疼陈霭哦……

    ====================================

    女儿看见她,小鸟一样飞过来,嚷嚷着:“妈妈,美国的学校太好玩了!我太喜欢美国的学校了。老师给了我好多东西,语文书算数书都不用买,都是老师给的,还有好多好多东西,老师还给我糖了 — ”

    ——小孩子适应能力强,欣欣像陈霭哦,给陈霭带来了欢乐……

    ====================================

    “他以前帮了我,我 — 就 — 去他家帮他做饭 — 算是一种感谢 — ”

    “那你就再帮他做做饭啰,反正帮他做饭也不花我们一分钱 — ”

    ——真是个财迷!在赵亮眼里,钱是最重要的! 如果他看重夫妻感情,肯定会介意老婆为别的男人做饭,更何况是知道这个人还对老婆有好感……

    =====================================

    他看了看支票,一分为二,二分为四,四分为八,慢慢地撕掉了。

    ——滕非真是个好男人哦!他一直是在默默地付出啊……

  70. 诺小妖:

    2009-09-11 15:34:27

    腾教授对陈蔼真是好呀,连带她老公也沾光了。也许正是有鲜明的对比,最后会促成陈投向腾吧。

  71. lily:

    2009-09-11 15:40:53

    这一集看的好心酸.

    真希望陈霭和腾飞能在一起。欣欣是个好孩子,很高兴没有背赵亮影响坏。

  72. 新浪网友:

    2009-09-11 17:59:03

    腾非撕支票,真的让我心酸。只要能和喜欢的人在一起,钱又算个什么东西?夫妻团聚的第二天,陈霭依旧来为自己做饭,腾非该是多么感动,这让他更坚信陈霭是喜欢自己的,自己的前途是一片光明的。幻想一下不久就可以报得美人归,撕支票又是件痛快的事。

  73. 艾米:

    2009-09-11 22:09:15

    回复Nancy:

    把你的贴删了,你这满口“泼妇”“无赖”的,哪里是在评论故事?完全是在开批判会,甚至骂街。

  74. 极度厌恶靠女人的男人~真是不知羞耻~

    这种人怎么那么多啊

  75. 不错,看得我越来越喜欢腾飞了。。。嗯。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