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61)

陈霭家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女儿上学,丈夫上学,她上班。下午下班后,她去滕教授家做饭,做得差不多了,滕教授开车去接赵亮和欣欣来吃饭。欣欣像个小糖人,人甜嘴也甜,一口一个“爷爷”地叫滕父,把滕家两父子叫得喜笑颜开,于是大家都跟着叫“爷爷”。

真的应验了滕教授那句话,小孩子很容易适应美国生活,而大人却不容易适应。

欣欣很快就跟上了班级的进度,虽然在家里跟父母还是说汉语,但嘴巴里冒出来的英语越来越多,还经常纠正父母的英语发音,有一次回来竟然告诉妈妈说要参加总统竞选,把陈霭吓了一跳,以为女儿脑子出了问题。后来一问,才知道是竞选班级的总统,不是美国总统。

参加竞选就要发表竞选演说,要拉选票,欣欣首先向妈妈发表演说,寻求妈妈的帮助。陈霭很支持女儿,因为她发现自己因为口语不好,胆子又小,演说能力差,在美国很吃亏。活干得再好,汇报起来也就那么几句话,干巴巴的,让人感觉她没做什么似的。

而那些美国人,总结汇报能力超强, presentation (演讲,报告)做得花枝招展,一条一条,一款一款,又是表格,又是图像,又是权威理论,又是统计数据,让人感觉他们做的是多么浩大的工程似的。

她最佩服的就是美国人工作没做出什么,汇报又那么灿烂,但他们也没撒谎。他们就有那种本事,芝麻大点事,经过他们左分析,右归纳,就能让人感觉是个大西瓜,虽然他们并没直接说“我收获的是西瓜,不是芝麻”。

她觉得这就叫“会推销自己”,谦虚不是推销,撒谎不是推销,不骄傲不撒谎却能让人把你一颗芝麻当成一个西瓜,那才叫推销。而她刚好就不会推销自己,正宗是西瓜,却总是给人一颗芝麻的印象。

她怕女儿今后也吃这方面的亏,所以特别支持女儿竞选总统,她跟女儿一起上网搜寻资料,亲自帮女儿写竞选演说,还跟女儿一起练习。碰巧lab(实验室)里有个同事的孩子也在女儿一个班级,她马上厚起脸皮去拉选票,叫那个同事回家劝自己的孩子投欣欣一票。

虽然欣欣最终没选上总统,但这过程很锻炼人,连陈霭都跟着学了些推销自己的方法。

但赵亮就太稀泥巴了,上课完全听不懂,教材也看不懂,作业不会做,口语特糟糕,一有 presentation ,提前一个星期就坐立不安,都快愁成精神病了,总想找个借口躲过去。

陈霭见状,劝他 drop (退掉,取消)两门课,只修一门课,这样比较好 handle (处理,对付),也可以把学费退回来,还给滕教授。

上次滕教授撕了她还账的支票,搞得她很不好意思,生怕滕教授觉得她用支票还账是因为心不诚,她专门去银行取了现金出来,用橡皮筋捆好,揣在身上,一有机会就掏出来要还给滕教授。有一次不小心被美国同事看见她那捆现金,开玩笑地问她是不是在 dealing drugs (贩毒)。

但滕教授打死都不肯收钱,说他这学期没替赵亮搞到 GA(Graduate Assistant,助教,助研),理应由他付钱,如果她一定要还,也应该等到下学期,他帮赵亮搞到 GA 了,再还也不迟。

她没再跟他争,知道争也没用,只好把现金又存回银行。但她心里一直放不下,总在想着如何才能把钱还掉,不然她连去滕家做饭都有了抵债的感觉,很不好受。如果赵亮能 drop 掉两门课,那就可以名正言顺地把钱退还给滕教授了。

但赵亮不愿意 drop ,滕教授也不赞成 drop ,说开学已经有段时间了,学校不会退还全部学费,会扣掉一半,如果现在 drop ,以后还得重修课重交钱,不划算,还不如咬咬牙,坚持下去。

滕教授为赵亮选的三门课,都是相对比较容易的课。一门是滕教授自己教的课,研究亚洲政治的;一门是研究生院为 GA开的必修课,不修不能做 GA ,但课程不难,就是讲讲如何跟学生打交道;还有一门经济方面的课,是入门阶段的。但赵亮学得无比艰辛,事倍功半,什么家务事都不干,早去晚归地在学校学习,但还是学不好,总叫陈霭帮忙。

这下陈霭就惨了,等于是她修了三门课,她又要上班,又要上学,刚刚还在细胞基因里忙着,转眼又要到印度去查人家的 GDP 了,很多都是她从来没接触过的东西,但现在被逼无奈,只好上网去找资料,写 paper (论文),做作业,忙得一塌糊涂。

有天她在滕教授家做饭的时候,滕教授很欣喜地告诉她:“这段时间赵亮的学习好像找到窍门了,这两次的作业都做得不错, paper 也写得很有水平 — ”

她揭发说:“哪里是他找到窍门了?是我找到窍门了,他这几次的作业和 paper 都是我写的 — ”

“真的?我也觉得奇怪,他刚开始几次作业那么糟糕,怎么突然一下就开窍了 — ,原来是你在幕后帮忙?那你很不简单呢,他上了课都做不出作业来,你没上课的反而做出来了 — ”

“我没上课,但你编写的教材和讲义我都看了的,还有赵亮做的课堂笔记 — ”

“你真聪明,我看不如你来跟着我读学位算了 — ”

她很黯然:“我现在哪里能读学位?全家就指着我这点工资度日了 — ”

“那倒也是,不过来日方长,等赵亮读完了,他工作,你读书 — ”

“等他读完了,我也老了 — ”

“哪有那么容易老?说定了,到时候你一定要来读我的博士,不读就是瞧不起我。”

陈霭想像自己坐在教室里听滕教授上课,然后他指导她写博士论文,她答辩,拿到博士学位,也穿上那种黑袍子,戴上博士帽去照张像。那个光景真的很诱人,她问:“你真的觉得我 — 够资格读你的博士?”

“当然啦,我带的博士生里还没哪个有你这么敏锐的眼光,看问题这么深刻的,我今天讲课就借鉴了你 paper 里的观点 — ”

她高兴极了,恨不得现在就辞职不干,去读滕教授的博士。

滕教授跟她探讨了一会她 paper 里的几个观点,然后说:“我说句话你别见怪,我发现赵亮 — 好像 — 不是个读书的料 — ”

“你今天才发现?”

“你早就发现了?”

陈霭苦笑一下:“其实我也是现在才发现,以前我们两个人商量谁去读书的时候,他说他去读,我就让他去读了,以为他是个读书的料,是个人才,我自己把家务包下,让他全心全意读书。他在国内也的确把硕士博士读出来了,但没想到一出国 —- ”

“出国很考验人,首先是语言不通,听说男人在语言方面就是比女人差 — 。不过他好像还不止是语言问题,思维方式 — 和心态 — 都有点成问题 — ”

“是吗?”

“像我这门课吧,研究的是东亚政治,那就应该跳出东亚,站在一个旁观的立场看问题,但他好像跳不出来,总是以‘体制内’一分子自居,满腔的民族恩怨,提到日本就怒气冲冲,完全无法客观地看问题 — ”

“等我提醒他一下 — ”

“你老是这样帮他写作业也不行啊,我这门课,可以让他混过去,但别人的课呢?这学期的几门课都是有考试的,他自己不做作业,今后考试怎么办?如果要拿硕士学位,最后还得通过一个综合考试,要考几门主课,你总不能帮他去考试吧?”

陈霭很发愁:“我也不知道该怎么办。如果我不帮他,
他连眼下都混不过去,更别说今后了。”

“现在当然要帮,但你要试着慢慢放手,不能让他养成依赖性。不然的话 — 我很担心他最终过不了考试关 — 那就白读几年书了。”滕教授笑着说,“陈霭啊,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找了这么个丈夫?”

她如实回答:“当时没别的人 — 追求我 — ”

“就我们赵老师追得紧?”

“他也不算追得紧 —- 反正没别的人嘛 — 就那么成了 — 。说了你可能不相信,就他这样的水平,这些年来还一直是我求着他呢,生怕他生了气不理我,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动找他和好 —”,她反问他,“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找了王兰香做老婆呢?”

“跟你一样,没别的人嘛 — 。不过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跟她离了嘛。你怎么样?”

她咕噜说:“你离婚也是等到王兰香读完了书,找到工作了 — 才离 — ”

滕教授深表理解:“那倒也是,像赵亮现在这样,没钱,没工作,没本事,没收入,你要真跟他离了,你还得养着他 — ”

“现在不是我养着他?”

“呵呵,现在也是你养着他 — 搞不好今后还得你养着他。”

“为什么?”

“我原来以为他是个读书的料,还挺有信心,指望他读完硕士读博士,然后在美国找个教职 — 。现在看来,恐怕有点不切实际,他能把硕士顺顺当当读出来就不错了。但我们这个专业的硕士,在美国几乎是找不到工作的 — ,那不还得你养着他?”

“他可能也没打算在美国找工作,他只准备拿个学位了回国去,现在他在 B 大的职位还保留着 —

滕教授说:“但愿如此。我这段时间很忙,不然我可以多辅导他一下。现在只好你多帮助他了,你又要上班,又要帮他做作业,还要做饭,照顾两家人,真担心你 — 累坏了 — ”

“我没事,你放心地 — 忙你的事吧。”

滕教授这段时间的确很忙,主要是忙 C 大跟 B 大合办孔子学院的事。 C 大老早就想办孔子学院,努力了很久,但因为在中国那边没什么门路,一直没办起来。最后只有请滕教授出山,而滕教授在国内很有路子,所以进展很快,已经得到国家汉办的批准了。

隔三岔五的,滕教授就要去趟中国,有时是为孔子学院的事,有时是回国讲学。国内很多大学为了创收,都办了 EMBA ( Executive Master of Business Administration ,高级管理人员工商管理硕士)班,专门招收那些有钱的企业老总,他们交高额学费和赞助费,大学就给他们开课,毕业后授予 MBA 学位。

各大学为了提高自己学校 EMBA 项目在招生市场上的竞争力,都竞相跟海外搭上关系,请海外大学的教授回国授课,还设法为 EMBA 班的那些大佬们争取出国考察的机会。

滕教授刚好在这两方面都有神通,他毕业于美国首屈一指的名牌大学,研究的又是东亚政治与经济,给 EMBA 的人开课讲座,那是绰绰有余了。他口才又好,讲起课来妙趣横生,很受那些大佬学生欢迎。他还能让 C 大发邀请信,邀请那些 EMBA 班的大佬们到美国来进修考察,自然更得开班学校和 EMBA 大佬们欢心。

陈滕两家似乎都是形势一片大好,唯一使她不安的,是滕教授身上出现的一些变化。回国的次数多了,滕教授好像受了那边的影响,讲起国内的谁谁叫鸡,他不是义正词严地批评,而是一种无所谓的口气,像在讲谁上菜市场买菜一样。而她从他口里听到的,似乎他在国内去拜见的那些头面人物个个都叫过鸡。

她心里很不踏实,老觉得他在滑向一个危险的泥坑,忍不住问他:“听你的口气,国内一定很多 — 鸡 — ”

“嗯,是很多鸡。”

“你 — 见过了?”

“嗯,见过。”

“你怎么会见过 — 鸡的呢?”

“到处都是,我怎么没见过。”

“你 — 叫过鸡没有?”

他笑了笑,说:“其实叫鸡是个古老的说法,现在哪里用得着叫?你住在高级宾馆,鸡们就会来找你,听说你是美国回来的,美籍华人,更是会拥上来抓你,所以现在不是叫鸡不叫鸡,而是被鸡抓走过没有 — ”

“那你被鸡抓走过没有呢?”

“没有,我有轻功,她们抓不住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叫‘腾飞’?”

“你 — 单身一人这么久,难道就没想过让鸡 — 把你抓去几次?”

“没有,我嫌她们脏 — ”

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她声明说:“我不是在拷问你 — 你别把我当王兰香了 — ”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50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61)

  1. What a beautiful Sunday morning! Thanks for the new posting!

  2. 我觉得赵亮读书读得明明很吃力还急于求成地读三门课,是因为他在国内受熏陶已久,就是觉得能很快拿到外国的学位的人脸上有光。所以他不太关心学的是不是自己感兴趣专业,将来有没有出路,自己是否应付得过来。

    而在陈霭滕非看来,读书的结果能不能生存,并让自己家人快乐生活才是第一位的、真正的实现自我。

  3. ““跟你一样,没别的人嘛 — 。不过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跟她离了嘛。你怎么样?””

    — 两个人终于开始很自然地谈论陈霭的离婚问题了,很好很好。:)

  4. 我想到了, 赵亮的钱被鸡们抓去了。 :)

  5. 不知道说什么好。关注陈霭腾飞ing。。。

  6. 滕教授越来越赞的说 :)

  7. yuna_1978:

    2009-09-13 09:31:50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

    看得我好心酸,直想掉眼泪:(

  8. yuna_1978:

    2009-09-13 10:00:31

    “跟你一样,没别的人嘛 — 。不过我认识到自己的错误,就跟她离了嘛。你怎么样?”

    她咕噜说:“你离婚也是等到王兰香读完了书,找到工作了 — 才离 — ”

    ===========================================

    陈霭‘结婚就不离婚’的观念好像也动摇了:)滕非终于见到一点曙光了:)

  9. 心意:

    2009-09-13 10:13:25

    喜欢腾飞,艾米笔下的男人总是那样会疼人,默默地爱着人,不求回报

  10. 新浪网友:

    2009-09-13 10:15:08

    这集看了好高兴,有两件事值得祝贺:

    1、陈不但承认了对赵的不满,而且默认了和赵的婚姻是错误,似乎也不再坚持不离婚的立场。

    2、陈腾终于向前迈了一步,委婉达成共识:现在全力帮赵亮学得学位,等赵学成回国,象王兰香一样可以自立了,陈责任了了,就可以着手“改正错误”—-离婚!

    老是注册失败,只好还是顶着“新浪网友”的名。I am Bandi.

  11. 山楂树根:

    2009-09-13 10:57:47

    滕教授本身有一定的抵抗力,心中又有陈霭,才能抵抗鸡们的诱惑。

  12.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13 11:10:06

    说不定陈霭以后真的读了博士呢。

    陈霭不知不觉地担心腾的“叫鸡”问题,她真的陷进去了。

  13. kaka:

    2009-09-13 11:31:21

    她咕噜说:“你离婚也是等到王兰香读完了书,找到工作了--才离--”

    看来陈霭心里已经有离婚的想法了。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家的人--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我就对他们说--我老婆不让我去--”

    滕教授在心里已经把陈霭当作自己的老婆,他为了他爱的人守身如玉。

    陈霭听了一定超感动。

    两个人的前景好像越来越光明了。

  14.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13 12:01:37

    赵不适合在美国学习和生活,陈霭的担子太重了,她能挑多久呢,想挑多久呢,总有一天会挑不动吧?赵的学业吃力,他自己也难受,脾气也好不了,如不能过考试,更会引发家庭矛盾,当然是赵在闹。推测一下,估计会像滕所说的,很可能硕士学位读不出来,(如果真的被陈连扯带拉,勉强拿到这个硕士,也难找到工作)博士更是不可能读的,就只有回国,但陈和女儿是不乐意回去的,就此离婚?赵不会甘心离婚吧?或赵就在美国学校里以读书的名义混,靠着陈霭,没能力,也不愿面对社会去找工作,废人一个,破罐子破摔,觉得不用求滕了,真实嘴脸露出来,干涉滕与陈的正常交往,其实他原来话里对滕是有很大的意见和怀疑的,不少人都猜是祝这个小人搬弄的。我觉得赵会和王兰香一样,在闹腾方面,两人有的一拼,越想这两人在很多方面还真的相似度挺大的。

  15. 当归:

    2009-09-13 14:03:12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藤教授多么温馨的表白啊。

  16. 铅笔:

    2009-09-13 16:01:25

    “那你被鸡抓走过没有呢?”

    “没有,我有轻功,她们抓不住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叫‘腾飞’?”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

    看到他这样的回答,心里酸酸的,却是满满的幸福。

  17. 大米:

    2009-09-13 18:14:55

    感觉周围有不少人在找伴侣的时候报着和陈霭,腾飞年轻时候一样的观点: 没别人,那就他了。这也是导致婚姻不幸福的原因之一。很高兴看到腾飞和陈霭开始为自己的幸福已经或即将迈出第一步,祝福他们。

  18. 枚灵:

    2009-09-13 21:29:23

    “那你被鸡抓走过没有呢?”

    “没有,我有轻功,她们抓不住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叫‘腾飞’?”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滕飞真是太好了!

  19. 木耳:

    2009-09-13 21:33:06

    “反正没别的人嘛 — 就那么成了 — ”陈霭和滕教授的婚都是这样结的,我们年轻时很多人的婚也是这样结的。尤其是本来就没别的人,那个人又追得紧,还会认为爱情的滋味就是这样。 我同事头几天跟我说,她买了《山楂树之恋》和《十年忽悠》,准备留给她女儿长大看,让女儿见识见识真正的好男人,免得到时候女儿糊里糊涂嫁了人。我同事的女儿今年才11岁,我大赞同事目光远大 。:)

  20. 木耳:

    2009-09-13 21:41:28

    “那你被鸡抓走过没有呢?”

    “没有,我有轻功,她们抓不住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叫‘腾飞’?”

    “你 — 单身一人这么久,难道就没想过让鸡 — 把你抓去几次?”

    “没有,我嫌她们脏 — ”

    ——–陈霭啊,是不是有点酸酸的,甜甜的?

    理智的一面,陈霭还在回避又回避,怎奈感情的一方向滕教授倾斜了又倾斜。等着陈霭扑向滕教授的那一天。

  21. 新浪网友:

    2009-09-13 21:43:30

    好看!

  22.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9-13 21:58:37

    她最佩服的就是美国人工作没做出什么,汇报又那么灿烂,但他们也没撒谎。他们就有那种本事,芝麻大点事,经过他们左分析,右归纳,就能让人感觉是个大西瓜,虽然他们并没直接说“我收获的是西瓜,不是芝麻”。

    ==============

    9494,会做的不如会写的,会写的不如会说的:)

    “他也不算追得紧 —- 反正没别的人嘛 — 就那么成了 — 。

    ==============

    很多人都是这样昏的,然后凑合着过一辈子。

  23. 新浪网友:

    2009-09-13 22:16:31

    很喜欢艾米的文章

  24. 新浪网友:

    2009-09-13 22:38:14

    依我看,王兰香这个人物还是要再表演一翻,没准可以拉着赵亮一起表演。

  25. 爱在法兰西

    2009-09-13 09:31:50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

    看得我好心酸,直想掉眼泪:( 顶这个,我也是这个感觉,看了最后一句话,就是心酸两个字!

  26. 这两个人如果能在一起,该多好呀!心心相印,只是现在还心照不宣而已。。。

  27. 不多:

    2009-09-14 08:11:31

    感觉陈霭真是很累,几乎是要照顾两个家,两个丈夫,一个老人一个孩子,又要上班挣钱,又要努力读书,还要受着感情的煎熬!她可真是既有韧性又坚强,赞一个!!!

  28. 老外真的很会推销自己。我周围的几个老中,电脑技术不错,但言词不利索,只能干编程的基本活儿。眼看不如自己的笨蛋TEAM LEADER给炒了鱿鱼,以为轮到自己了,结果公司又请个TEAM LEADER回来,就是因为那些人会“嚼”。

  29. 郑千帆:

    2009-09-14 09:10:18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艾米这几集的收尾,都既感人又耐人寻味.陈霭滕飞,早点终成眷属吧,把我们的心都看疼了…

  30. 我爱故我在:

    2009-09-14 09:12:32

    老藤又让艾园的姐妹们心酸了一把啊~~~

  31. 海滨城市sea:

    2009-09-14 09:29:48

    陈霭新生活开始后,除了与女儿欣欣在一起是幸福时光,再就是每天到滕教授家做饭的那点时间是幸福快乐的吧!

    陈霭滕飞你来我往,算不算他们独特的恋爱过程!

  32. 11月的雨:

    2009-09-14 09:31:58

    很简单交谈,却总会使人流泪~·

  33. 艾友友呢?很喜欢看艾友友的评论。真诚,理智,睿智。

  34. 回复bestlock1的评论:

    承蒙抬爱,这就来混说几句。

  35. “她最佩服的就是美国人工作没做出什么,汇报又那么灿烂,但他们也没撒谎。他们就有那种本事,芝麻大点事,经过他们左分析,右归纳,就能让人感觉是个大西瓜,虽然他们并没直接说“我收获的是西瓜,不是芝麻”。”

    –美国人可能占了语言的便利,毕竟是他们的母语,说起来就是容易一些。另外,美国人从小受的教育也跟我们有所不同,他们从小被鼓励表现自己,当然“表现”不是瞎吹,而是尽力展示自己的能力和长处。

    受传统教育的中国人,就总是被要求谦虚,做了七分成绩,也只说三分半,否则就会被认为是夸夸其谈。这使中国人在国外比较吃亏。

    但有些新一代的中国人又有点矫枉过正了,以为不要太谦虚就是吹牛,就是自夸,据说有人去找工作,就口出狂言,说自己比该公司所有的程序员都强,结果人家当场让他写段程序,他写得漏洞百出。

    还有人在cover letter里口出狂言,说如果该公司雇佣他,就能使该公司青云直上。如果他是应聘CEO职位,或者经理之类的职位,也许这样说不算过分,但如果是一个小小的程序员职位,这样说就给人很不切实际的印象了。

    无论是找工作,还是汇报工作业绩,都应该实事求是,有条理有依据地展示自己的成果,不要瞎谦虚,但也不要盲目自吹。

  36. 就我观察到的情况,我觉得美国人在人事管理方面很能侃。新员工orientation,简直搞得神乎其神,slides做得特漂亮,员工福利,安全条例,等等,一些在我们中国人看来根本就是常识,完全不用讲的话题上,他们能侃出一大堆来。

    但在有些话题上,有的美国人其实很不擅表达,我曾经有两个同事,一个画图表的时候,总是把一些不相干的项目排在一起,结果人家完全看不明白。还有一个总是用一些非常刺眼的颜色,被老板批评了好几次了,但她下次还是用一些刺眼的颜色:)

    我也有一个中国同事,她的确是吃口头表达的亏,做的事情总是讲不清楚,每次汇报都搞成审问,老板的口气基本就是“你到底是说A还是说B?”,而她的回答往往是“yes”:)

  37. “像我这门课吧,研究的是东亚政治,那就应该跳出东亚,站在一个旁观的立场看问题,但他好像跳不出来,总是以‘体制内’一分子自居,满腔的民族恩怨,提到日本就怒气冲冲,完全无法客观地看问题 — ”

    –滕教授一针见血,赵亮的问题,不光是语言问题,也有文化问题。赵亮很明显是个盲目的“爱国派”,到了美国,仍然是一副什么都看不来的派头,而他刚好又是研究东亚的政治经济之类的。带着这种盲目的“爱国情结”来学这个专业,肯定是学不好的。

    但赵亮这样的人很多,文学城就可以一抓一大把,说起日本,恨不得把所有日本人都杀了才解恨:)

  38. “现在当然要帮,但你要试着慢慢放手,不能让他养成依赖性。不然的话 — 我很担心他最终过不了考试关 — 那就白读几年书了。”

    –我估计赵亮最后过不了考试关。赵亮选择这个专业,只是为了被录取,他实际上不适合读这个专业,也不喜欢这个专业,所以学习没兴趣,总依赖老婆。

    如果赵亮过不了考试关,那就拿不到学位,也就找不到工作,要么回中国,要么就成为陈霭的负担。干脆以后陈滕结婚,把赵亮养着算了:)

  39. ZT 两个人都愣住了,然后不约而同地笑起来。她声明说:“我不是在拷问你 — 你别把我当王兰香了 — ”

    》说明滕教授对王兰香也是这样耐心解释的。

  40. ZT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难道有谁的老婆准她们的丈夫去那种地方?

  41. ZT“当然啦,我带的博士生里还没哪个有你这么敏锐的眼光,看问题这么深刻的,我今天讲课就借鉴了你 paper 里的观点 — ”

    》陈霭做实验是大材小用了,可以去考医生。听说家庭医生年薪十五万以上,专科医生年薪三十万以上,癌症医生年薪五十万以上,放射专业年薪八十万以上。 (这都是美国的平均年薪数)

  42. “放射专家”,更正一下。

  43. 我认识的中国人印度人,他们的孩子大多数选择学医。

  44. 说错了,不是孩子选择学医,是孩子的父母要孩子学医。

  45. 番茄:

    2009-09-14 10:54:21 [回复] [删除]

    爱在法兰西 评论于:2009-09-13 12:30:07 [回复评论]

    2009-09-13 09:31:50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

    看得我好心酸,直想掉眼泪:( 顶这个,我也是这个感觉,看了最后一句话,就是心酸两个字! ———————————————————————————————————————我也是.

  46. 艾迷:

    2009-09-14 14:01:38 [回复] [删除]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

    看得让人心疼

  47. 新浪网友:

    2009-09-14 15:25:10 [回复] [删除]

    看来大家都对最后的一段话有同感 这样的对白不知道还要经过多少次 两个人才可以不用遮遮掩掩 光明正大的在一起

  48. 龙仪丹:

    2009-09-14 17:35:47 [回复] [删除]

    陈霭家的新生活就这样开始了,女儿上学,丈夫上学,她上班。下午下班后,她去滕教授家做饭,做得差不多了,滕教授开车去接赵亮和欣欣来吃饭。欣欣像个小糖人,人甜嘴也甜,一口一个“爷爷”地叫滕父,把滕家两父子叫得喜笑颜开,于是大家都跟着叫“爷爷”。

    ——欣欣果然带来很多欣喜!

    ==========================

    但赵亮就太稀泥巴了,上课完全听不懂,教材也看不懂,作业不会做,口语特糟糕,一有 presentation ,提前一个星期就坐立不安,都快愁成精神病了,总想找个借口躲过去。

    ——在国外,是容不得滥竽充数的啦!赵亮的能力和心态都有问题,不适合在美国生存……

    ==========================

    “现在当然要帮,但你要试着慢慢放手,不能让他养成依赖性。不然的话 — 我很担心他最终过不了考试关 — 那就白读几年书了。”滕教授笑着说,“陈霭啊,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找了这么个丈夫?”

    ——滕教授的担心不是多余的,赵亮的考试总得靠自己吧。

    ——滕教授的问题也很直接……

    ==========================

    她如实回答:“当时没别的人 — 追求我 — ”

    “就我们赵老师追得紧?”

    “他也不算追得紧 —- 反正没别的人嘛 — 就那么成了 — 。说了你可能不相信,就他这样的水平,这些年来还一直是我求着他呢,生怕他生了气不理我,每次吵架都是我主动找他和好 —”,她反问他,“你这么聪明的人,怎么找了王兰香做老婆呢?”

    ——陈霭如实相告与赵亮的相识,坦诚述说与赵亮的状态,感觉她已经对滕教授敞开心房了……

    ——一句“反问”,让我好喜欢她和滕教授之间的默契……艾米的笔锋真灵哦……

    ===========================

    那你被鸡抓走过没有呢?”

    “没有,我有轻功,她们抓不住我。你不知道我的名字叫‘腾飞’?”

    ——笑喷!滕教授不仅有才,也很幽默有趣……

    ===========================

    “我没把你当王兰香。我走在中国的土地上,想到遥远的美国,有个人在担心我叫鸡,就觉得自己是个有 — 家的人 — 别人约我去那些地方 — 我就对他们说 — 我老婆不准我去 — ”

    “你不怕别人笑你怕老婆?”

    “不怕,我怕别人笑我没老婆 — ”

    ——滕教授的表白很温暖,很痴情,可得80分……

  49. 曾经沧海:

    2009-09-14 17:44:36 [回复] [删除]

    老夫感觉很多人看陈霭和滕非的感情角度有问题。

    其实他们两个人在一起就现在这样已经非常幸福了。

    相互牵挂,相互体贴

    不一定非要上床

    艾米的高明之处就是要一般的读者看着为他们着急

    为他们感觉到冤屈

    但是他们自己感觉到的幸福我们这些人体会不到!

    这就是这部小说的魅力所在

  50. 想到一句话歌词”何时才能,倾诉衷肠’.

    陈霭滕飞开始吞诉衷肠了, 好啊.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