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尘埃腾飞(64)

陈霭差点吓掉了魂,慌忙关掉 email (电子邮件),支吾说:“没 — 没干什么 — 看点 — 资料 — ”

“什么宝贝资料,看到我来就关掉了?”

她故作轻松地一笑:“哪里是什么宝贝资料?看累了,想睡觉了 — ”

赵亮狐疑地看了一会电脑,没说什么,走到洗手间去撒尿,她急忙把电脑上所有窗口都关了,还把电脑也关了,几步跑到床上躺下。

赵亮从洗手间回来,问:“你洗澡了?”

“啊?还 — 还没有 — ”

赵亮讥诮地说:“你不是说这里的人天天都洗澡的吗?原来你也不是‘这里人’?”

“我 — 早上洗过了 — ”

“又是学的美国人那套?”赵亮命令道,“去,去洗澡,洗干净了我们好打炮,好几天没打了 — ”

她又羞又气,但不像刚才那么害怕了,因为从赵亮的口气来推测,他应该没发现滕教授的情书。她起身去了浴室,关在里面拖拖拉拉地洗澡,想把赵亮给洗睡着,因为她今天绝对无法忍受赵亮的折腾,但如果她拒绝,又怕引起他的怀疑,万一他跟刚才一幕联系起来,说不定会猜出事情真相。

她至少洗了半个小时,洗得莲蓬头里喷出来的都是冷水了,才不得不关了水,擦干身子,穿上睡衣,磨磨蹭蹭地回到卧室。但赵亮竟然还没睡着,见她进来就要拉她“打炮”,她抵死不从,仿佛一从就对不起滕教授一样。

赵亮恼怒地问:“你怎么回事?”

“没什么事,就是不想 — 做。”

“你不想打炮,那你结什么婚呢?”

她觉得这个问题简直是荒唐透顶,完全是对她的极端侮辱,不由得放胆说了一句:“我承认结错了还不行?”

她以为这句话会引发一场离婚大战,但出乎她的意料之外,赵亮只瞪眼看了她一阵,从牙缝里迸出一句“有病!”,就躺下睡了,但特意躺得远远的,而且把背朝着她。

她知道按照“赵式兵法”头一条,赵亮会有几天不跟她说话。如果是以前,她遇到这样的情况,肯定吓怕了,又要主动去求和。但现在她无所谓了,你不跟我说话?正好,我还不想跟你说话呢,你有本事就硬到底,别中途又来叫我替你做作业。

但她不敢起床去写 email,怕引起赵亮怀疑,只好躺在床上打腹稿,准备明天一早到 lab (实验室)去写,写了就发出去,免得滕教授着急。但她刚打了一会腹稿,就睡着了,梦里一直在跟滕教授唇枪舌战,辩论他究竟是不是因为想要面子才提出做情人的。

然后赵亮出现了,打扮得像《水浒》里的李逵一样,一只手里提着一颗人头,另一只手里提着一把血淋淋的板斧,怒气冲冲地对着她喊:“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你让我戴绿帽子?我要你的命!”

她吓醒过来,醒前的那一刻,她切切实实体验了一把临死前的恐惧,那是一种无法描绘的恐惧,让她一颗心狂跳不止,最少狂跳了十分钟才恢复正常。

看来这偷情的事,还真不是人干的活,她什么都没做下呢,就已经把自己吓得半死,要真的做下了,还不天天提心吊胆过日子?那么人们到底是为了什么要偷情?就为了那一时的欢娱?如果成天提心吊胆,哪里还有什么欢娱可言?

她决定明天写信时就告诉滕教授,我不能做你的情人,请你原谅。如果滕教授受到拒绝,还愿意等着她,那就是真爱她了;如果他不愿意再等,那也没办法,只能说他本来就不属于她。

第二天,她早早地就去了 lab ,第一件事就是打开 email ,准备给滕教授回信。但她刚一打开信箱,就发现滕教授又写来了两封信,一封的寄出时间是凌晨三点左右,另一封是凌晨六点前后。她心里一股暖流涌动,看来他真的陷入情网了,昨晚一夜没睡,就守在电脑前等她的回信,没等到的时候就一封一封写给她。

她好心疼他,马上就改变了主意,干嘛不做情人?青春苦短,光阴似箭,他们都是三四十的人了,再七等八等的,就等成老头老太,只能手牵手去看夕阳了。做情人就做情人,有什么好怕的?世界上这么多做情人的,也没见谁是吓死的。昨天因为是第一次,所以有几分害怕,以后经历多了就不怕了,况且昨天也没出什么事,就那么两句话就把赵亮糊弄过去了,说明偷情不难,她应该也能偷得好。

她压抑着激动的心情,点开一封滕教授的信,发现只有几句,大意是:把我上封信 delete (删掉)了吧。真像你说的那样,我最近经常回国,受了些不好的影响,瞎写一通,很不负责,这样不好,请你原谅。

她急忙点开第二封,看滕教授是不是像她一样,分分钟都在改变主意,但第二封还是这个意思,不过写得长一些,全都是抱歉,左抱歉,右抱歉,三番五次地请她原谅,最后还请她忘掉他今天说过的话。

她的眼泪一下就出来了,怎么会是这样?昨晚她想了半夜,都是想的如何拒绝才不会伤害他,如何才能既不做情人,又不失去他的感情。结果他却先发制人,还没等她回答,就把话收回去了。是不是他久等回信不来,以为她不爱他,所以变了卦了?还是他本来就是开个玩笑的?

她对着屏幕发了很长时间的呆,才写了个回信:“知道你是瞎写的,早就 delete 了,免得别人看见起误会。”

下午她到滕教授家去做饭,还存着一线希望,以为他看见了她的真人,会遏制不住地上来搂住她。但他根本就没在家,她做饭做了一半了,他才打电话来,说今天在外面有应酬,不回来吃饭了,叫她不用给他留菜,也不用等他。

她伤心极了,边做饭边流泪,纸巾都用掉了半盒,鼻子也揪得红红的。到了吃饭时间,她不得不擦干眼泪,用冷水洗把脸,打起精神,装作没事人似的,招呼老少三人吃饭。

自那以后,滕教授就开始疏远她,总是忙忙碌碌,今天有应酬,在外面吃饭;明天要开会,吃饭不用等他;后天跑中国,更是不回来吃饭,把个爷爷全都丢给她照顾,搞得她跟同事朋友出去吃饭都得把爷爷带着,或者慌慌张张跑回来为爷爷做饭,完全成了滕家的老妈子。

更有甚者,有一次滕教授竟然厚颜无耻地叫她给他介绍女朋友:“我记得你说过,你认识你们 A 市地产业的那个女大款,是姓毛吧?”

“你说毛玲?是认识,她父亲脑溢血,是我诊治的。但她父亲死后,我们就没接触过了。怎么啦?”

“能不能介绍我跟她认识?”

“像介绍 — 男女朋友那样?”

“那不成了做媒了?我只是想认识她 — ”

“为什么?”

“为孔子学院拉点赞助 — ”

她不解:“你不是说国家汉办已经批准成立孔子学院了吗?”

“是批准了。”

“既然汉办批准了,不是会给孔子学院拨经费吗?”

“是会拨,但是光凭汉办拨的那点钱,能干个什么?”

“你不是说 C 大不向孔子学院收办学费用吗?”

滕教授呵呵笑起来:“你不用老是提醒我说过什么,我说过的话我都记得 — 。孔子学院是隶属于 C 大的,开班赚的钱都归 C 大得,孔子学院自己是没什么渠道赚钱的。我赞助拉得多一些,孔子学院的经费就多一些,教职工的福利就好一些,教学用品就可以多买一些,广告可以做得响一些,孔子学院也就办得好一些 — ”

她知道孔子学院对他来说很重要,他这段时间几乎是全身心地投入其中,一派“不办就不办,要办就要办到最好”的架势,她不好意思打击他的积极性,只好通过原单位的一个熟人,跟毛玲重新接上了头。

她本来以为这事只要意思到了就行了,并没想过毛玲这个还算年轻漂亮的富婆会愿意跟她介绍的人来往,哪知道,真是无意插柳柳成荫,毛玲一听滕教授的情况,就一口答应跟滕教授见面,还要了滕教授的电子邮件信箱地址,人没见面,电子邮件已率先发过来了。

滕教授很开心:“呵呵,我们的陈大夫真是神通广大,连 A 市地产界这么有名的毛小姐都能调动 — ”

“哪里是我神通广大?人家是听说了你的大名才这么急切的 — ”

滕教授照例不谦虚:“那倒也是,我这样的钻石王老五,她上哪儿去找?”

她酸溜溜地说:“你这到底是为了拉赞助,还是为了 — 找 — 女朋友?”

“当然是拉赞助 — ”

“我看你也不光是为了拉赞助吧?到时候一看人家长得不错,还不就 — ”

“她长得不错?这我还不知道呢,听说她非常 low profile (低调),从来不让人拍到她的照片,自己也不把照片 post (贴)到网上,联系方式也很保密,不然就不会麻烦你牵线了 — ”

滕毛二人之间的关系,很快就发展到甩开陈霭的地步了,现在他们已经通了电邮,什么话都可以在电邮里说,根本不需要她这个介绍人,把她后悔得!恨不得撺掇毛玲别理滕教授,因为她知道,要想撺掇滕教授别理毛玲,是不太可能的,因为他想拉赞助。

她感觉自从筹办孔子学院以来,滕教授好像钻进钱眼里去了,在 D 市的时候,也是今天拜会这个大款,明天拜会那个大款,恨不得把 D 市凡是有点钱的人都拉进孔子学院的董事会里来。

D 市有个姓杨的富翁,长得无比猥琐,人又矮,脸又皱,佝偻着腰,一副不伸展的样子。但这个姓杨的掌握着 D 市所有中餐馆的货源,听说凡是跟姓杨的过不去的餐馆老板,最后都被整得倒闭破产。就是这么个猥琐不堪的小个子男人,开的却是昂贵的跑车,住的是豪华的宫殿,手里挽的是D市最漂亮的女人,家里还养着一个百依百顺的老婆。

滕教授知道这个姓杨的底细,但为了拉赞助,也把姓杨的拉进了孔子学院董事会,如果不是姓杨的只念了个小学,连几句日常英语都说不清楚,滕教授还会让姓杨的当董事长。

这让陈霭很不舒服,本来孔子学院的事跟她没关,但这反映出滕教授为人处事的作风,怎么可以这么钻进钱眼里呢?她觉得他以前不是这样的,就是从申办孔子学院开始,他就一天一天变了。她恨不得他别办这个孔子学院,也别给 EMBA 讲什么课了,免得老需要回中国去,那里就像一个黑色染缸,什么样的人都染黑了。

她把这个担心说给他听,他笑嘻嘻地说:“没有你想的这么严重,我回国受到的唯一污染就是开始喝酒了,其他四毒我全都没沾,不抽烟,不嫖妓,不赌博,不吸毒,仍然是个好男人。”

“你学会喝酒了?五毒中占了一毒了?”

“我学喝酒是为了保护自己,国内的事,经常都是在饭桌上谈成的,如果我不会喝酒,肯定被人灌醉了,劫财劫色。”

“你 — 难道非得办这个孔子学院不可?”

“我没家没业,如果不办孔子学院,我每天也就是教教课,很没意思的。”

“那给 EMBA 上课呢?”

“给 EMBA 上课,主要是赚点钱。我每个月要付这么多赡养费,还要负担今后儿子上大学的费用,我还想给我的 honey (心上人)买房子,买钻石婚戒,买名车,不赚点钱怎么行?”

“你的 honey ?谁?”

“你说是谁就是谁。”

“毛玲?她是地产界的百万富婆,你找了她,还愁没房子住?还需要你赚钱给她买房子?”

“她的资产可不止百万,如果只百万,现在就算不上富婆了,百万人民币,也就一二十万美元,那算什么?”

她听他那口气,好像他也有一二十万美元堆在家里一样。她问:“既然她有那么多钱,你还给 EMBA 讲什么课呢?难道她不舍得给钱你用?”

“她再多钱,也是她的,我用她的钱,有什么意思?再说,她现在是有成千上万的钱,但如果她被双规了呢?可以一夜之间变成穷光蛋。中国的大款,你还不知道吗?十之八九跟当官的勾结,跟黑道勾结,行贿受贿,违法乱纪,迟早进去 — ”

“进哪去?”

“当然是进局子里去 — ”

“那你还跟她 — 在一起?不怕进局子?”

“我又没参与她的行贿受贿违法乱纪,我进什么局子?”滕教授赞赏地说,“毛玲很有智慧,这在富婆中很少见,一般的富婆,都是唯恐天下人不知道她们富有,恨不得把财富穿在身上,挂在脖子上,让人人都看见。但毛玲不同,她行事低调,财不露白,一般人都不知道她是富婆,这样就不会引起人家的嫉妒,可以少掉许多灾难。她还懂得未雨绸缪,虽然她现在正处在事业鼎盛期,但她却在暗中谋求出国,像她这样懂得见好就收、激流勇退的女人,我还没见过 — ”

她恍然大悟:“她是不是想跟你结婚,然后到美国来定居?”

“呵呵,你也不错,一猜就中!”

50 responses to “艾米:尘埃腾飞(64)

  1. sofa 2!

    Morning!

  2. 老三!

  3. 这, 这, 咋变得这么快呢?

    写得真好啊.

    我猜,滕教授是一片冰心,冷冻起来.

  4. 滕教授的自制力真是相当的厉害。

  5. zt”我还想给我的 honey (心上人)买房子,买钻石婚戒,买名车,不赚点钱怎么行?”

    》》没办法啊!藤教授的甜言蜜语,不是吓坏了陈蔼,就是让人听不懂。不过,爱情就是在雾里看花的时候最刻骨铭心了。虽然不会重来一遍了,相信现在艾黄也会也会怀念那个彼此把情书剪剪裁裁的日子吧。走近一步怕难堪,退后一步又煎熬。

  6. 树叶:

    2009-09-19 09:28:15

    一早就有艾米给的包包吃,这个星期六的早上那是相当的不错哦!谢谢艾米!

  7. 千云:

    2009-09-19 09:39:56

    滕教授不乡陈蔼为难, 所以又把表白收回去了。 老跟她见面很难压抑, 只好把自己搞得忙忙碌碌, 顺便赚点钱。后面还会发生什么? 赵亮读了几年书老拿不到学位, 自动回国了?

  8. kaka:

    2009-09-19 09:42:06

    两个人好像错过最好的一个时机了。我觉得滕教授发的第一封邮件,想试探一下陈霭,看她会不会答应做他的情人,可左等右等都等不到回复,他相信陈霭是拒绝他了,所以才会连发两个邮件来道歉,其实他一夜无眠,想到只能默默地守护她,心里应该更痛吧

  9. 当归:

    2009-09-19 09:45:43

    唉,滕教授等了一夜,这一夜是备受煎熬啊!

    那么长时间都没有回信,说明陈霭对作他的情人是有顾虑的。。。。。他故意疏远陈霭,是让陈霭自己想明白她对他的感情?

  10. 铅笔:

    2009-09-19 09:45:54

    通过这几集滕非为了孔子学院的筹办,看国内真是个大染缸啊,啥的叫鸡、双规、五毒男人……

  11. 铅笔:

    2009-09-19 09:47:28

    “结婚就是为了打炮”,赵亮式的男人应该还不少吧,真够恶心的。

  12. 碧云天:

    2009-09-19 09:55:55

    替他们心急呀,滕教授可能是以退为进吧。

  13. 11月的雨:

    2009-09-19 10:31:29

    攒了三天的,一下看,过瘾!

  14. 夜似水:

    2009-09-19 11:18:50

    赵亮果然没看情书,虚惊一场。

    可怜的腾飞守了一夜,等了一夜,令人心疼!他又发的两封信估计是因为他了解陈霭,她接受“情人”这种方式的可能性有多大,知道她会去拿伦理和道德作比较,在自己那里开“法庭”,,也了解她现在还不能离婚,就心疼她了,不想她为难,只好委屈自己了,腾飞真是爱死了陈霭,想到只能默默地守护她,心里应该很痛吧?腾飞的形象越发的完美了耶!也只有这样的他配得上陈霭!

    真心的希望天下的有情人能终成眷属!

  15. 曾经沧海的老人:

    2009-09-19 12:17:35

    陈霭把自己的感情隐藏得太深

    如此会错过机会的!

    难道真是好事多磨?

  16. 龙仪丹:

    2009-09-19 12:27:35

    她恍然大悟:“她是不是想跟你结婚,然后到美国来定居?”

    “呵呵,你也不错,一猜就中!”

    ——直觉认为这是滕教授在声东击西,忽悠陈霭哦……

  17. 雨晴的天空321:

    2009-09-19 12:41:09

    陈霭在接信以后的矛盾挣扎很正常,因为她是个传统的女人。而滕飞不想让她为难,在痛苦等待了一夜以后,选择抱歉也在情理之中。在错误的时间遇到了对的人,其间好事多磨那是肯定的了!婚姻毕竟受法律的保护,即使不幸福,也必须在解除以后,才能够心怀坦荡去寻找幸福!

  18. 枚灵:

    2009-09-19 12:42:21

    又是误会重重。

    滕飞等不到陈霭的回信,就先发制人,免得遭陈霭拒绝难看。也为了不让陈霭为难,一头扎到工作里。陈霭又开始瞎猜想~

  19.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19 13:03:12

    老滕又退回去做哥哥了

  20. 买得一枝春欲放:

    2009-09-19 13:12:13

    老滕表面回避陈霭,内心饱受煎熬。但又忍不住要试探,要不然怎会说这话:“呵呵,你也不错,一猜就中!”

    陈霭依然乱吃醋,这两个人!

  21. 千风万雨:

    2009-09-19 14:16:34

    不好说,没准赵亮看了腾飞的情书,然后模拟陈霭的语气写了一封回信。

    期待下文

  22. zzhengy_cn:

    2009-09-19 15:37:22

    就象大家所说,老腾是为了陈霭以后能心安理得的和他继续来往才决定收回表白的。

    否则也不会连续发两封信要陈删除他的表白。

  23. 新浪网友:

    2009-09-19 17:16:37

    老滕一定是大受打击了,疗伤还来不及,恐怕一时半会顾不上心疼陈蔼.他哪里会理解陈蔼的真实想法.有人不是说男人女人一个来自火星,一个来自金星,说一样的语言,表达不同的意思.

  24. 小灰灰:

    2009-09-19 19:06:17

    我觉得滕非有点故意让陈霭因误会他而吃醋,这是他目前唯一能让陈霭表达情感的方式。

    当陈霭不由自主刺探滕非的感情时,他总避重就轻地只捡次要的回答。看着陈霭在假设滕非回避即是默认的前提下,越推理越吃醋真情流露的样子,他也许能稍稍缓解一下无可奈何的相思之苦。

  25. nrforest:

    2009-09-19 21:29:52

    看得人九曲回肠。

  26. 晨曦:

    2009-09-19 21:36:50

    赵亮狐疑地看了一会电脑,没说什么,走到洗手间去撒尿,她急忙把电脑上所有窗口都关了,还把电脑也关了,几步跑到床上躺下。

    —-看样子赵亮没有相信陈霭的话,呵呵,看着看着,就希望赵亮能主动离开陈霭多好啊!

    赵亮只瞪眼看了她一阵,从牙缝里迸出一句“有病!”,就躺下睡了,但特意躺得远远的,而且把背朝着她。

    —-赵亮还好,没像李兵那样坚持到最后:)

  27. 苏然:

    2009-09-19 21:47:50

    猜猜下一集内容,陈霭听腾教授说毛玲想嫁给他,肯定没顶住,在腾教授面前暴露了自己情感,然后两人开始大胆接受彼此的情感,下面就是陈霭怎样处理和陈亮的婚姻了。

  28. 唉, 才进了一小步, 又退了一大步:(

    这腾教授自尊心还不是一般的强哈, 自制力也是让人佩服。 他的做法是很明智的, 上篇的表白确实有点儿为时过早, 火候还没到的感觉。

    很喜欢陈蔼和腾教授! :)

  29. 有情人终成眷属的过程是艰辛的。

  30. 滕教授以退为进,声东击西。

    陈霭被他忽悠得就要投降了吧!!!

  31. “知道你是瞎写的,早就 delete 了,免得别人看见起误会。”

    估计滕教授等不来回信自信心大受打击,觉得陈霭可能没有像他那样坠入情网,因此写了后两封信。这也就是当事人啊,连一夜的工夫都等不了,其实陈霭当时也没有下定决心,一会一变的,如果滕的新邮件是前一封的延续,陈霭的回信绝不会使上面那个样子。这封信简直是杀人不见血呀。写了这样的回信,陈霭怎么还能要求滕像以前一样呢?

    另外,陈霭总愿意把滕的行为和他的感情婚姻什么的挂钩,但男人和女人是不一样的,对很多男人来说,感情是感情,事业是事业,即使感情再强烈,也不能让它长时间主导生活的全部, 更何况是对一份难以把握的感情呢。不能说滕没有欲擒故纵的意思,但我觉得他对未来也没有那么大的决心,就是走一步看一步,要看陈霭的态度再说了。

  32. “滕教授知道这个姓杨的底细,但为了拉赞助,也把姓杨的拉进了孔子学院董事会,如果不是姓杨的只念了个小学,连几句日常英语都说不清楚,滕教授还会让姓杨的当董事长。”

    –滕教授的关系学可能有点研究得太过了,在一些不需要搞关系的地方也大搞关系,说不定会搞出问题来。

  33. “我赞助拉得多一些,孔子学院的经费就多一些,教职工的福利就好一些,教学用品就可以多买一些,广告可以做得响一些,孔子学院也就办得好一些 — ”

    –滕教授为了多拉些赞助,把孔子学院办出名气来,似乎已经愿意牺牲色相了:)

    他自己也知道,中国那些大款迟早出问题,但他还要跟大款搅在一起,就为了拉赞助。

    看在陈霭的份上,我们祝愿他平安无事:)

  34. ”但毛玲不同,她行事低调,财不露白,一般人都不知道她是富婆,这样就不会引起人家的嫉妒,可以少掉许多灾难。她还懂得未雨绸缪,虽然她现在正处在事业鼎盛期,但她却在暗中谋求出国,像她这样懂得见好就收、激流勇退的女人,我还没见过 — ”

    –滕教授当着陈霭的面,这么由衷地赞赏另一个女人,真是讨打!:)

  35. 陈霭和赵亮的沟通好像一直不是很顺畅。陈霭有没有可能和赵亮好好交流,从而赵亮有所改进呢?还是这两个人真的是“鸡同鸭讲”,无法调和呢?

    感觉上他们的婚姻,从一开始陈霭“主动的”承担了绝大部分的“责任和义务”,现在要求“平等”,是不是有点太晚了呢?

    但是,如果在美国的环境下(新的环境),赵亮会不会有少许改变呢?

    两方为了孩子,家庭,都做些妥协呢?

    另外,腾飞未必真的是陈霭的良配吧:)

    1.陈霭确实挺强,可是她能够掌握住滕飞吗?感觉她一遇到腾飞的事情,就东想西想,怎么一个乱字了得?

    2.陈霭要的生活,好像是“顺其自然,简简单单”的生活吧,腾飞会要这样的生活吗?

    3.迄今为止,腾飞给人的感觉不够踏实,尽管他“聪明,有能力,间或很有温情”。

    昨天和一个朋友讨论,她说看到陈霭这个人,眼前冒出了艺人“徐帆”的影像,想一想,觉得还蛮对的。

  36. 啊??????

    怎么会这样?老藤可能以为陈霭没有回应就缩回去了。。。真冤枉呀。

    也可能老藤不想给陈霭施加离婚的压力,做情人显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呀。

  37.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小既说的对。 我也觉得腾教授是怕给陈蔼太大压力, 告白是感情所使, 而其后的两封信就是在理智的情况下写的了。 还得等时机, 很好奇是什么最终让陈蔼和腾教授走到一起的(希望是这样)。

  38. 想象陈霭看到后面的两份Email泪流满面的情景,不得已回了一个言不由忠的email, 陈霭内心的煎熬可想而知。

  39. 回复pinuoxiuxiu的评论:

    感觉你还是没跳出婚姻咨询专家的心态,老想着要fix故事人物的婚姻。

    在你看来,如果故事人物如何如何,他们的婚姻就能得到改进,就能获得成功,但问题是故事人物希望自己的现任婚姻成功吗?

    如果我们聚集在这里,是想探讨如何使陈霭获得一个成功的婚姻,那么你这番探讨或许有意义。但我们都知道,故事已经发生了,艾米不过是把它记叙下来,而且没有警醒后人的意思,就是告诉你“有这样一个人,她经历了这样一些事”。

    看这样的故事,读者可以分析人物的情感历程,以及心理动因,但你这种一心一意要fix人物婚姻的讨论,完全是事后诸葛亮,没有意义。即便你要以这个故事来警醒你自己,艾米也不会赞成。

    你这样的讨论,比较适合贴在“真妮的咖啡屋”之类的博客,她们的博文大多是教导读者如何fix生活中的problem的。

  40. 有人曾经提过类似pinuoxiuxiu提的问题,说如果滕教授多关心妻子,帮助妻子,不跟别的女人接触,他们的婚姻就不会破裂。

    问题是滕教授愿意这样做吗?他希望他跟王兰香的婚姻万古长青吗?如果他根本就不想跟王兰香白头到老,那么你提这种“如果”的建议有什么用呢?

    所以这种“如果”的建议,看上去是建议,实际上仍然是开道德法庭,是在judge故事人物婚姻的破裂究竟是谁的责任。

  41. 开道德法庭的做法,无论是在故事阅读中,还是在生活中,都没有什么实际意义,反而会给自己带来麻烦。

    为什么?因为道德这种东西,如果说有约束力量,那是对自己而言,一个人自己可以因为考虑到道德的因素而不去干某些事。

    从社会的角度来说,道德的约束力量在于威慑,也就是在事前防止不合道德的事情发生。但在不道德的事情发生之后,并没有惩罚权力。

    当婚外情还没有成为不合法的行为的时候,“婚外情不道德”的概念可以从社会的角度威慑一部分人,也可以从自身的角度约束一部分人。但如果有人不顾这些,已经发生了婚外情,那么道德其实拿他们没办法。

    作为旁观者,你也拿那些搞婚外情的人没办法,除非他们在婚外情的过程中做出了违法乱纪的行为。

    爱开道德法庭的人,很难做到不干涉他人活法。一旦干涉,很可能会闹出矛盾,不干涉,心里又不舒服,都是给自己找麻烦。

  42. 艾园贴过几篇网友求助的文章,比如“遇到什么都爱管的妈妈怎么办”之类。

    对于这样的文章,艾园欢迎大家提出fix problem的办法和建议。但对我写的故事,因为是已经发生的事,就不必对故事人物的婚姻等提fix problem的方案了,因为提了也没用。

  43. 文学城有各种各样的博客,适合不同的读者。比如艾友友提到的“真妮的咖啡屋”,就可以看成是“知心姐姐”之类的解难答疑的博客,有些人在生活中遇到难题,到那里向博主提出来,她为他们出谋划策。

    这种博客好不好?当然好,既然世界上有人需要建议,而有人愿意给出建议,那就是好。

    但我自认我的博客的读者已经超出了提“丈夫爱上了别的女人,我该怎么办”之类问题的水平。作为博主,我不屑回答这类问题,作为艾园读者,我相信你不会提这类问题,因为你对这类问题肯定有答案。

    在我心目中,艾园的读者是这样一类人:他们对生活已有相当的了解,他们对人生已有相当的洞察力,他们的个人生活,不论是穷是富,是和谐还是争吵,他们都已经能平静地对待,他们在有空的时候,坐在电脑前,看看我写的故事,了解一下别人的生活,丰富一下自己的体验,想打趣的时候打趣几句,想搞笑的时候搞笑几句。或者联系自己对人生的理解,分析一下人物的心理;或者从人物的经历,推测一下普遍的人性。

    总之,艾园的读者是一群智慧型读者,而不是弃妇弃夫或怨妇怨夫,更不是风化警察和道德楷模。

  44. 回复艾友友的评论:

    “但问题是故事人物希望自己的现任婚姻成功吗?”

    很好的一个问题,果然我是不知不觉失去了“中立”的立场。

    好的提醒,多谢艾友友。

  45. 回复艾米.的评论:

    他们对生活已有相当的了解,他们对人生已有相当的洞察力,他们的个人生活,不论是穷是富,是和谐还是争吵,他们都已经能平静地对待,他们在有空的时候,坐在电脑前,看看我写的故事,了解一下别人的生活,丰富一下自己的体验,想打趣的时候打趣几句,想搞笑的时候搞笑几句。或者联系自己对人生的理解,分析一下人物的心理;或者从人物的经历,推测一下普遍的人性。

    确实是很好的人生状态,小女子受教了/

    我们只是这个地球的过客,更何况别人的生活呢?尤其是已经发生过的别人的生活。

    ”闲看他人爱情花开花落”倒真是自己看不开了。

    请艾米继续描述他人的生活,我等继续丰富自己的体验吧。

  46. 回复pinuoxiuxiu的评论:

    不是“中立”,而是“旁观”。“中立”仍然是一种立场,而旁观则没立场:)

  47. “到了吃饭时间,她不得不擦干眼泪,用冷水洗把脸,打起精神,装作没事人似的,招呼老少三人吃饭。”

    ——赵亮不理陈霭了,还跑去滕教授家吃陈霭做的饭?这种衰人真是少见噢。

  48. 在别人的故事里看自己.

    sigh … 在爱的时候, 能好好去爱多好.

    怕这怕那的, 明明相爱的, 却错过了多可惜.

  49. 昨天跟一个朋友开“向下攀比会”,她说跟老公吵架时气愤地说:“你们这些男的怎么都这样?下辈子我找个女的结婚。”她老公说:“我下辈子不结婚!”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