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陈霭(6)

陈霭今生最远途的一次旅游旗开得败开门黑,让她心里好不烦恼!

要知道,她那两个箱子里可装着她到美国来的全部家当啊!她的锅盆碗盏们在箱子里,她的衣裤鞋袜们在箱子里,她的被子(没有“们”)也在箱子里,连她带来做最初三天口粮的康师傅快餐面们都在箱子里。可以说她那两个箱子就是她随身携带的半个家,放大了说,则是她带来的一片中国!

那两个箱子,她收拾了差不多两个月,签到证之后就买了,放在家里,不时放点东西进去,又不时拿点东西出来,整体规划,综合治理,精打细算,排列组合,力求将美国之行所需的物资全部塞入。塞了这么两个月,已经塞出感情来了。

现在她人到了,箱子却没到,仿佛把两个密友走丢了一样,心中万分失落。最糟糕的是,箱子没到,她连换洗的内衣裤都没有!还不知道箱子哪天才能送到,甚至不知道送不送得到。她忍不住担心地问:“箱子还 — 找不找得回来?”

“找肯定是能找回来的,找不回来航空公司会赔你,就是麻烦一点 — 。”小张看看表说,“我们走吧,原来以为接到你就可以走人的,哪里知道出了这档子事 — ”

陈霭想起他说过照顾孩子的事,心里一慌,不知道当爹的出来这么长时间,家里孩子有没有人照顾?她不好打听他家里的事,只道歉说:“对不起,对不起,耽误你了,都怪我,都怪我 — ”

两人走出候机厅,来到机场的停车场,坐进小张那辆半新不旧的汽车。小张说:“你把地址给我 — ”

陈霭赶紧从随身携带的包里找出地址,恭敬递上。这是她通过“ C 大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的 BBS 找到的住处,跟人合住,但有自己的房间,只共厨房和洗手间,同住的是个在 C 大读书的女学生,叫小杜。

小张看了地址,说:“噢,我知道这个地方,离 C 大挺近的,走路二十分钟就到,不过那块不大安全,你怎么想到跑那里去住?”

陈霭一听说那块不安全,眼前就闪现出一些只在电影里看到过的凶杀镜头与警匪枪战镜头,耳边有子弹的嗖嗖声,不禁担心地问:“那块不安全啊?我在网上看到那块离 C 大近,想着上班可以方便一些,没想到 — 大学附近还不安全?”

“大学附近最不安全。”

“啊?那 — 怎么办?”

“不怎么办。你没车,也只能住在 C 大附近。”

车开到机场的出口,小张按下车窗,把停车牌从收费的小窗口递进去,过了片刻,收费亭的屏幕上显示出“ $6.00 ”的字样。陈霭连看几遍,特别注意小数点的位置,确信是六美元,而不是六百美元,不由得舒了口气。当时看小张那个紧张模样,她还以为停车费会是个天文数字呢!

她一直在惦记着付停车费的事,老早就把钱包掏了出来,捏在手里,现在看到数字,马上从包里拿出一张二十美元的钞票递给小张。

但小张正全神贯注地跟收费人说话,根本没注意她递过去的钱。收费的是个黑女人,说的什么陈霭听不太懂,但小张说的英语虽然磕巴,她反而句句都能听懂。她听见小张在对收费的人讲行李丢失的事,大意是说如果不是行李丢失,他就用不着在停车场停那么久的车,所以这停车费不该他交,该航空公司交。

收费的人是坐在封闭的玻璃小亭子里的,说话的声音好像是由扩音器传出来的,瓮声瓮气的,特别不好懂。陈霭一句都没听清那个收费的女人在说什么,但她能看见横在车前的那根杆子没有扬上去,知道黑女人跟小张的看法有着天壤之别。现在黑女人是统治阶级,手里掌握着那根栏杆,他们的车既不会钻杆,又不会跨栏,只能等到黑女人开恩才能离开机场。

俗话说,“人在矮栏处,不得不交钱”,陈霭再次把手里的美元递给小张:“就交了吧,我这儿有 — ”

但小张不理睬她,继续跟那收费的女人争执。后面跟来的车已经好长一串了,有的竟然不耐烦地按起喇叭来。陈霭觉得那些人肯定是在按她喇叭,但那收费女人的理解显然又有天壤之别,终于扬起了栏杆。

这个小插曲极大提高了小张的情绪,一扫方才满脸的阴霾,有点得意地对陈霭说:“这是你到美国的第一课:对美国人,就不能讲客气,他们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如果那女人今天非得让我付这六块钱不可,我就去告她种族歧视 — ”

从机场到陈霭的住处开了半个多小时,两个人没怎么说话。陈霭是个怕冷场的人,跟人出去一般都会找点话题聊聊。但跟小张似乎没什么可聊的。聊生活,又怕触动了小张婚姻不幸那根弦;聊工作,又怕触动了小张职场失意那根弦;夸了两句小张的车,小张不领情,说“这破车,哼”;贬了两句 D 市的高速公路,小张不答应,说:“再不咋地,总比国内强,至少不收费。”

陈霭自惭形秽,遂不再啰嗦,老老实实坐车里,假寐。

到了陈霭的住处,运气不错,虽然比预定的时间晚到了几个小时,但同屋小杜正好在家,不过正挂在电话上,接待陈霭都只用眼神进行,小杜微笑着大力眨巴了几下眼睛,大约是“欢迎你”的意思,然后一招手,把陈霭带到一个房间门前,指指房间,再指指陈霭,大约是“这就是你的房间”的意思。做完这两招,小杜就隐身到自己房间继续打电话去了。

小张陪陈霭里里外外看了一下,说:“这房子还行,我刚到美国来的时候,住的比这差多了,反正你就半年,凑合一下就过去了,就是这块比较乱,你要小心点。”小张又看看表,说,“对不起,我家里还有事,我得回去了 — ”

陈霭听说小张要走,心里居然产生了一点依依不舍的感觉,在D市这个茫茫人海里(虽然没看见几根人毛,但除了“人海”这个说法之外,陈霭还真想不出一个更富诗意的词儿来),小张就是她唯一的一根稻草了。但想到人家小张的孩子还等在家里,今天接机已经耽误了好几个小时了,再抓着人家不放,就没天理良心了,只好说:“你快回去吧今天多亏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地方。等我的行李到了,我再把给你带的礼物送过去 

小张走后,陈霭才开始仔细打量自己将要居住半年的这个窝,是套两室一厅的公寓房,地上铺着地毯,墙壁刷得洁白,但没什么装修,也没什么家具,真的称得上“家徒四壁”。她房间里空荡荡的,没床,什么都没有,就一个走得进人的衣橱,像个小房间,她走进去看了一下,沿着墙有两道横杆,横杆上挂着几个衣架。虽然衣架上空荡荡的,但在这家徒四壁的环境中,也给了她一点“家”的感觉。

厨房则是厨徒四壁,几乎没有炊具,但有很多的储物柜,头顶上沿着墙一溜,跟灶台平齐的还有一溜。这两溜柜子很合陈霭的意,她最喜欢厨房里柜子多多了,因为她厨房里总是有无穷无尽的东西,无论多少柜子她都能塞满。

她四处查看了一通,觉得房子还比较令人满意,就是行李没到这点太烦人,不然的话,她此刻应该是打
开箱子,把衣服挂起来,把锅子拿出来做饭,那就很有“一户人家”的气氛了。噢,还没米,但至少可以烧点水,煮包快餐面吃吃。快餐面是“过来人”叫她带的,说你初到美国的那几天,没米没面的,不能做饭,只能吃面包,一定要带几包快餐面,打发头几天。

想到快餐面,她才发现肚子好饿啊。刚才在路上她就已经饿得肚子咕咕叫了,想提议去吃个饭,又怕耽误小张更多的时间,想提议去超市买点食物,也因为怕耽误小张而没有开口,就这么私奔一般地从机场逃到了这里。

她想等小杜打完电话了,向小杜打听一下附近的情况,比如商店在哪里,公车站在哪里等等,然后出去买点吃的用的。她见小杜这么年轻,都敢一个人住在这里,心想也许这块没小张说的那么凶险。

小杜一直在打电话,陈霭不好意思打断人家,只好坐在客厅的一个旧沙发上等候。等着等着,就睡着了。

等她醒来的时候,发现天已经黑了,肚子更饿了,搞东西吃已经成了当务之急,可别到美国的第一天就饿死掉了,那就成了千古笑谈了,在哪里不好死,还专门跑到美国来死?而且是饿死?那还不如直接跑非洲去。

她走到小杜房间门口,但里面已经没有讲电话的声音了,她不知道小杜是睡觉了,还是出去了。犹豫了片刻,她敲了敲门,没人回答。她大着胆子推开房门看了一下,没人,小杜肯定是出去了。

她只好一个人出去买东西,刚打开门,就听到节奏声跟强的音乐,那个咚咚的节奏,像把包了棉花的锤子,一下一下都敲到心上,很震动,但不疼。她四处张望了一下,看到不远处停着一辆黑色的汽车,几个深色男站在车边,车色,肤色,夜色,融为一体,如果不是那几个人白得发亮的牙齿,白的发亮的鞋子,还真看不出那里竖着几个人。

那几个人仿佛听见了她的开门声,齐刷刷地向她这边望过来,过了片刻,还都向她这边走过来了。看那打扮,都像是街头混混,全身就一个“垮”字概总,帽子垮垮的,裤子垮垮的,人也垮垮的。裤腰垮到了髋关节以下,露出大量五花肉,连内裤都露出巴掌宽的一道;裤裆垮到了膝盖以下,让人担心他们连条沟都跨不过去;裤腿相应往下垮,裤脚堆在脚周围,像驾着两团云。真亏了他们!穿得这么不方便,走路还能走出霹雳舞步来,一踮一踮的,像是踩在波浪上,失重且波浪起伏。

陈霭吓得退回自己的屋子,手脚发软,这感觉她今生还才第二次体会到。第一次是在大学读书的时候,有个女生告诉寝室的人,说昨晚有个男人跑进她们寝室来了,站在她床前,把她吓得差点尿床。

其他人都问那女生干嘛不大声叫唤起来,把大家都搞醒,赶跑那个流氓呢?

那女生说她吓呆了,叫不出声。

陈霭当时没说什么,但心里万分瞧不起那女生,心想如果让我碰见那男人,肯定跳将起来,大喊大叫跟他搏斗,打不死他,吓也要吓跑他。

结果第二天晚上,那男人又来了。那时陈霭已经睡了,朦胧中听到有人小声说: “他又来了!他又来了!”。

陈霭想跳起来跟那人搏斗,但她发现自己手脚发软,连钻出被子的力气都没有,想大声喊叫,但发现自己嗓子失音,连“救命”都喊不出来。这下她才看清了自己的本来面目,从那以后,她就没脸再装“陈大胆”了。

今天是她第二次感到手脚发软,连栓门的力气都没有,只好靠在门上,算是顶着门,心里后悔万分,天啦!怎么选中了这么个地方?当时在网上看到的公寓照片挺不错的呀 ! 说不定小杜为了找到合住的人,上了张假照片,骗了她这个在美国两眼一抹黑的傻瓜。

过了一阵,什么事也没发生,她才回过劲来,栓好门,回到自己房间,开始盘算今晚怎么个睡觉法。她原来准备就把被子铺在地上,先对付几天,然后到 BBS 上去看有没有便宜的床卖。但现在行李没到,被子也就没到,打地铺都没指望了。

她打开冰箱,想找点吃的东西,先填饱肚子再说,以后算钱给小杜,就像当年的老八路一样,先把老乡地里的萝卜刨出来吃了,再在地里留几块大洋,一张纸条,也不算违反军纪。

但小杜好像料到鬼子会进村一样,早已搞过了坚壁清野,冰箱里也没什么吃的东西,只有个白塑料壶,装的可能是牛奶,还有几瓶不同颜色的液体,但没有固体食物。她不客气地倒了一点牛奶喝了,非但没止住饥饿,还有火上浇油的效果,胃部疼痛起来,像有一千只小手在胃里抓挠,威胁说:给不给吃的?给不给吃的?不给就抓烂你的胃!

她想起一句俗话:“饿死事小,失节事大”,她觉得这句话肯定是一个没饿过肚子的人瞎说的,遂将该俗语颠倒了一下,变成“失节事小,饿死事大”,然后鼓足勇气再次打开家门。

那几个深色男倒是不在那里了,但空气中仍然有危机四伏的味道。

53 responses to “艾米:陈霭(6)

  1. safa!

  2.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3. 艾米写得太逗了。想起当年来美之前恰逢介绍我来的好朋友回国探亲被check了,她给我数落了一圈实验室的中国同事都没有太可能来接机的,只有一个有50%可能。让我这一个担心啊。万幸的是她终于通过check,在我上飞机之前3天飞回来了,于是在我被接到“家徒四壁”的公寓时,还有朋友提前买的一桶奶和一包面包,之后她还负责跑了几趟walmart,每周去买一次菜。我太幸运了。但能理解陈霭初来乍到,求人难,又两眼一抹黑的境遇。

  4. 艾米写得太传神了,尤其是街头混混的裤子,十分精彩。我以前以为有专门的一种裤子可以穿成那样,一直留意哪家商店有卖的,直到某一天突然看见一个家伙把手伸起来拿东西,看见了他的半截花短裤,才明白他的裤子也就跟我们一样,不过穿法不同罢了。下次我也试试。

  5. 这个小张太让人失望了, 我一边看,一边想陈霭怎么碰不到Jason这样NICE的接机人呢?

  6. 如果谁有兴趣,请帮忙把《胎言无忌》《友版忽悠》,《飞来横情》,《一夫当关》,《霸王硬上弓》整理一下,按这个顺序拷贝到一个word文件里,传到艾米信箱里。

    请帮忙检查一下错别字。

    谢谢!

  7. 仙人掌王国

    今天是她第二次感到手脚发软,连栓门的力气都没有,只好靠在门上,算是顶着门,心里后悔万分,天啦!怎么选中了这么个地方?当时在网上看到的公寓照片挺不错的呀 ! 说不定小杜为了找到合住的人,上了张假照片,骗了她这个在美国两眼一抹黑的傻瓜。

    —-艾米的描写真传神哦……

  8. 亏你了,不然我真不知道怎么才能找到这个地方。等我的行李到了,我再把给你带的礼物送过去 — ”

    这句话是不是重复了?

  9. 曾几何时啊

    看小张接机这一段,不由的想起了Janson接Carol的那个场面,真是天壤之别啊。人的行为,一点一滴的,都在透露着这个人的人性上的“亮”点,或者“暗”点。

  10. 曾几何时啊

    “那几个人仿佛听见了她的开门声,齐刷刷地向她这边望过来,过了片刻,还都向她这边走过来了。看那打扮,都像是街头混混,全身就一个“垮”字概总,帽子垮垮的,裤子垮垮的,人也垮垮的。裤腰垮到了髋关节以下,露出大量五花肉,连内裤都露出巴掌宽的一道;裤裆垮到了膝盖以下,让人担心他们连条沟都跨不过去;裤腿相应往下垮,裤脚堆在脚周围,像驾着两团云。真亏了他们!穿得这么不方便,走路还能走出霹雳舞步来,一踮一踮的,像是踩在波浪上,失重且波浪起伏。”

    太传神了!再次感叹艾米的妙笔!

  11. 曾几何时啊

    这位年轻的杜小姐要么是没有时间弄吃的在外面对付,要么是有地方吃饭,怎么冰箱里连一点固体食物都没有呢?

  12.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在《陈霭5》下回复了你,怕你不到那里去,看不见,也在这里回复一下。谢谢你愿意帮忙整理《胎言无忌》等文章,我会送你一本签名书。但我已经没有《山楂树之恋》和《十年忽悠》了,你可以在其他书中(包括尚未出版但已签订出版合同的)里挑一本。

    谢谢。

  13. 回复子苏的评论:

    谢谢提醒。改了。

  14. 曾几何时啊

    小张看来不是个自尊心很强或者很爱面子的人。在自己曾经喜欢过的女性面前,一点不打肿脸充胖子,不掩饰自己生活的窘迫状况。我更倾向于小张本来就是这样一个斤斤计较、事事算计的人,一旦有机会,就尽情的表演了。

    从他对陈霭说什么都反驳的这种表现来看,那过去的一点感觉已经早已散尽了,目前实在看不出他对陈霭还能有什么感觉还复来。陈霭被宠爱的感觉应该不大可能从小张这里得到。小张根本就不是一个会体贴人的人。

  15. 曾几何时啊

    回复艾米.的评论:

    谢谢艾米的细心,我很高兴能够有机会为艾园做一点事情。我这个周末整理好了就发给你。

  16. “那两个箱子,她收拾了差不多两个月,签到证之后就买了,放在家里,不时放点东西进去,又不时拿点东西出来,整体规划,综合治理,精打细算,排列组合,力求将美国之行所需的物资全部塞入。塞了这么两个月,已经塞出感情来了。”

    –“整体规划”“综合治理”是非常正规的“大词”,“排列组合”是非常专业的词汇,

    艾米把这些词用来描写日常生活的鸡毛蒜皮,造成幽默效果。

  17. 旗开得胜 — 旗开得败

    开门红 — 开门黑

    人在矮檐下,不得不低头 — 车在矮栏处,不得不交钱

    饿死事小,失节事大 — 失节事小,饿死事大

    — 成语熟语如果“篡改”得当,也能产生幽默效果。前两天在百度艾园看到有人毕

    业论文想分析艾米的作品,希望她有能力看到艾米叙述语言的这些妙处。

  18. 非常口语化的叙述中,突然插入几个非常书面语的词语,也能产生幽默效果:

    这个故事像艾米的其它故事一样,叙述语言是口语的,甚至是方言的,叙述语气是

    轻松的,搞笑的。但不时夹杂几个如“自惭形秽”“遂”“假寐””阴霾”“天壤

    之别”“凶险”“家徒四壁”“概总”“跳将起来”等古色古香的书面语,造成幽

    默效果。

  19. 回复山楂精神的评论:

    分析得好,补充一点,艾米的动词是用得非常准确传神幽默的。

    据说英语作文教学强调多用“主动结构”,少用“被动结构”,这里的“被动结构”并不专指被动语态,也包括形容词等“静词”。文章要写得有力度,有生气,就要多用主动结构,少用被动结构,多用动词,少用形容词。

    但中文写作教学刚好相反,很强调形容词,教出的学生爱堆砌辞藻,大用形容词,使很多形容词都被用滥了,失去了准确表达的功能,产生的效果往往是满眼华丽词汇,但不知道作者究竟想说什么。

    有些读者说艾米的语言不够优美,实际上是因为他们习惯于看那种辞藻华丽但言之无物的文章。

  20. 菁桐时代:

    2009-05-22 22:15:29 [回复] [删除]

    哈哈,终于坐了一次沙发!

  21. 菁桐时代:

    2009-05-22 22:16:43 [回复] [删除]

    要连板凳都占上~然后慢慢看艾米老师的文章!嘿嘿,今晚太开心了!周末一定愉快!

  22. 兰天:

    2009-05-22 22:43:38 [回复] [删除]

    艾米的语言太幽默了,我喜欢得要命。

  23. 菁桐时代:

    2009-05-22 22:44:31 [回复] [删除]

    又一个悬念~今晚自己做梦,把这个悬念想出来!

  24. 我爱故我在:

    2009-05-22 23:00:24 [回复] [删除]

    我私奔一般的跑来上网,结果还是没抢到沙发。

    太幽默了,佩服得紧!

  25. 木耳:

    2009-05-23 08:21:53 [回复] [删除]

    小张怎么这样差劲?小气,爱抱怨,不关心体贴人,反而吓唬人。这是不是艾米又在忽悠我们?

    陈霭却处处替别人着想,生怕自己给别人带来一丁点儿麻烦,太可爱了。她刚到美国时,孤孤单单的,很可怜,看了让人心酸。

  26. 木耳:

    2009-05-23 08:25:34 [回复] [删除]

    那打扮,都像是街头混混,全身就一个“垮”字概总,帽子垮垮的,裤子垮垮的,人也垮垮的。裤腰垮到了髋关节以下,露出大量五花肉,连内裤都露出巴掌宽的一道;裤裆垮到了膝盖以下,让人担心他们连沟都跨不过去;裤腿相应往下垮,裤脚堆在脚周围,像驾着两团云。

    ——–太神了!特别是“裤脚堆在脚周围,像驾着两团云”,妙!看了忍不住笑:)

  27. ee:

    2009-05-23 08:40:29 [回复] [删除]

    哈哈,是的是的,艾米把街头混混的打扮写得太形象,太有趣了,我都快笑化了,那个“垮”呀由表及里,从上到下,从静态到到动态,全方位的限定,就连“五花肉“都给人 ”垮“的感觉,真实无懈可击。我好像能想象:如果这段描述艾米是带点表情说出来,再加上一些动作,在场的人一定都会笑得捂着肚子站不住。还有艾米对好些约定俗成的话的巧妙“篡改”和创意引用,让我想到了“头脑风暴”,譬如“旗开得败”、“开门黑”、“人在矮栏处,不得不交钱”、“厨徒四壁”、“失节事小,饿死事大”。还有“整体规划,综合治理”“排列组合”那两个箱子,“假寐”(我记得是中学课本的一篇古文里描写狼的),居然还用到了“八路军”和“鬼子进村”,读的时候我的心都一直在跟着动:)

  28. yuna_1979:

    2009-05-23 09:01:25 [回复] [删除]

    真佩服艾米的生花妙笔,小张确实挺差劲的,多亏当初没答应他

  29. 顺妞妞:

    2009-05-23 09:09:35 [回复] [删除]

    可爱的艾米腔!

    yuna,现在下结论还有点早,呵呵。

  30. #

    ee:

    2009-05-23 09:23:56 [回复] [删除]

    看了这集,我觉得张凡没有颓废,是从他在收费处的以理据争到送陈霭到住处的关照和劝慰中隐约感到的。至于他对“停车费“的处理,我想说点自己的想法,这件事如果换了我,我可能和陈霭一样,把钱交了算了,也不过就6美元,省得麻烦,“放大了说”,可能中国人的思想都倾向于这样处理,但在美国的情况是不是不一样?是不是大事小事都要坚持真理,即使是小事就这么算了,人家也不会感谢你,不会觉得你是大度、随和,而是觉得你是个傻瓜,分不清是非?不过我也想如果无论大事小事都这么坚持真理,是不是也太累了?申明一点:我对美国不了解,在这里也是瞎猜、瞎想 :)

    还有,艾米对张凡的描写是从陈霭眼里看,从陈霭的心里想的,而陈霭早有了一个“灵通人士”给她设定的框框,他们已经多年不见,不了解了,陈霭唯一知道的也就是这么一个框框,所以很难说明张凡现在究竟是怎样的人呢

  31. 小四儿:

    2009-05-23 09:33:23 [回复] [删除]

    与楼上的木耳和ee深有同感,佩服艾米的神来之笔!

    这个小张有点出人意料的冷啊!

  32. “可别到美国的第一天就饿死掉了,那就成了千古笑谈了,在哪里不好死,还专门跑到美国来死?而且是饿死?那还不如直接跑非洲去”—太好笑了。真的不知 美国有没有饿死的人?撑死的应该有。电视上看过一个大胖子,每顿吃几十个热狗,他妈妈不给他做他会自己叫外卖。

  33. 那两个箱子,她收拾了差不多两个月,签到证之后就买了,放在家里,不时放点东西进去,又不时拿点东西出来,整体规划,综合治理,精打细算,排列组合,力求将美国之行所需的物资全部塞入。塞了这么两个月,已经塞出感情来了。

    ==

    同感,记得自己总爱在半夜收拾箱子,然后拎到体重称上看超重没有….

  34. 小张: “这是你到美国的第一课:对美国人,就不能讲客气,他们是些欺软怕硬的家伙。如果那女人今天非得让我付这六块钱不可,我就去告她种族歧视 — ”

    要是小张说: “不是我的错,就不能付钱”我还真会佩服他一把.可他说的那些都哪儿跟哪儿呀:)跟赵亮骂女人都是势利眼是一个样!

  35. 她不客气地倒了一点牛奶喝了,非但没止住饥饿,还有火上浇油的效果,胃部疼痛起来,像有一千只小手在胃里抓挠,威胁说:给不给吃的?给不给吃的?不给就抓烂你的胃!

    ==

    太绝了!

  36. 回复palette的评论:

    算了,我觉得我们还是不要就这个问题争论了,这又是个定义问题。按照唐小琳的理解,你的做法就是钻空子,按照你的理解,你不是在钻空子,所以争论你是否在钻空子,就没有什么意义。你们各自保留自己的意见吧。

    我觉得跟你争论多半不能澄清什么问题,因为争到最后,你可以出来说一句“我的确是有偏见”,或者“我早先已经承认了我语言能力差”之类的话,看上去你是在谦虚,在承认自己有问题,但实际上你是用这句话堵人家的嘴:我都说了我有偏见了,你还争什么呢?

    问题是,既然你知道自己有偏见,就不应该坚持自己的观点,因为那是偏见嘛,干嘛要坚持并因此跟人争论呢?既然你知道自己语言能力差,就不应该驳斥别人的论点,而应该争取先理解别人的观点。

  37. 好好看啊!艾米姐姐总是一边平铺,一边插叙,一边绘图描人,不动声色,看似平淡的文字有着强烈的画面感和鲜明的人物性格,一点都不华丽,但是蕴藏着巨大的力量!

    也好好笑,哈哈:)

    不知慢慢地,陈霭的美国之旅会不会少点艰辛,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就是她会接着遇见的,期待!

  38. 回复palette:

    你对钻空子的定义:“是一个人明知对方是什么意思,却有意往歪处曲解,已达到狡辩或者争论的目的”。

    如果你要表白你不是钻空子,那么应该拿出证据来证明自己没有“故意往歪处曲解”,但你接下来却是在论述钻空子的作用和益处,并说“如果一个人钻的是定义方面的空子,不是说明定义本来就不够精确吗?”

    那么“钻空子”到底是钻方的“曲解”,还是被钻方的“不够精确”呢?

    请别又发帖来回答我这个问题,我这不是在问你,更不是请求你回答,而是修辞性问句,是在指出你自相矛盾的地方。

    有意义的争论,必须是在双方对所争议的那个term有相同定义的时候才有意义,否则就成了争论某个term应该如何定义。当然,如果这个term是有权威定义的,那么争论一下也有益处,但如果这个term本来就可以有不同的定义,还争论定义问题就没有意义了。

    你在这里引起的争论,很多都是因为定义问题,所以没什么意义。我今后不会再跟你争论,因为你是不可被说服的,你可以承认自己有偏见,语言能力差,但你不可被说服:)

    我的建议是:今后如果知道自己的意见是偏见,就别在这里发表了,更别固执己见,争论不休。如果你跟这里的某个人定义不同,也别争论了,没什么意义。

  39. 回复palette的评论:

    看来博主不出来说几句是收不了场了,那我就来说几句吧:

    1、我觉得唐小琳说你爱钻空子,主要是因为你在这里的大多数发言都给人挑刺的感觉,也就是说,你发的帖子中,表示全心全意赞成的少,部分反对或全面反对的多。也许你心里很赞成,但你没有说出来。你说出来的,多半都是反对,直接的反对,或间接的反对。

    如果你不喜欢“钻空子”这个词,那我就帮唐小琳换成“找岔子”吧:)

    2、当然你可能全然不觉得自己是在找岔子,你觉得自己不过是意见不同而已。但艾园的宗旨是码字为知傻,欢迎的是情投意合的人。我想你不会愚昧到还要跟我探讨百花齐放的地步:)

    我开博,不是为了广纳批评指责,以便进一步提高自己,而是广交同类,发现知傻,让彼此过得快活。我也还没发现谁的意见比我的更正确,顶多是个定义不同而已,大半是错误的:)

    如果你喜欢我,赞成我,请不吝表扬。如果你对我的活法看法说法有意见,请到自己博客去发表:)

    3、当然,你这次不是在找我的岔子,而是在找艾友友的岔子,但你又没有本事驳倒艾友友,你自己已经被艾唐两人驳倒了,但你又认识不到这一点,还要继续争论,越争漏洞越多。

    我给你提个建议:如果你以后有表扬性的议论,就贴在这里,如果是批评性的,就拿到自己博客去发,可以省掉你我和大家很多事。

  40. 我们的歌儿同学早就看出来了,说艾米从来没有反驳过艾友友,唐小琳和山楂精神,她由此认为艾米跟这几个ID是同一个人。

    不管艾米跟这几个人是不是同一个人,但艾米没反驳过这几个ID是个事实。这就说明要么艾米就是这几个人,要么艾米跟这几个人的看法很一致。

    既然如此,如果你发现你的意见跟艾友友,唐小琳,山楂精神不一样了,那就表明你跟艾米的意见也不一样,就不用指望艾米会出来给你撑腰了:)

  41. 也请不要“提”艾米来压艾友友,就像不要“提”黄颜来压艾米一样。这几个人的看法活法都是差不多的,如果你看不出这一点,说明你还需要多看看:)

  42. 回复palette:

    我把你的贴都删了。以后也请不要在这里钻空子,找岔子。 提问也免了吧,因为你提问也是找岔子,而不是真的觉得自己不懂。

  43. 回复palette:

    也请不要对我的评论又来一番解释,没什么作用,徒增不快。我知道自己在说什么,不会因为你的解释就改变看法。

    你对很多概念有自己的定义,但有定义不等于定义就正确。

    比如“智商”,你认为语言能力不强的人只是“语言方面的智商”不高,含义是别的方面的智商还是可以高的。这说明你不懂什么叫“智商”,而“智商”这种概念是不能由你随便定义的。

    再比如语言能力,在你看来就是会不会说话,说明你也不懂什么叫“语言能力”,而“语言能力”也不是随便你来定义的。

    既然你对两个最基本的概念都没搞清楚,那还辩个什么呢?

    我觉得不把话说到我这个地步,你不会善罢甘休,艾米已经发了话,都没能stop你,还是我来拉下面子,直话直说,请你到此为止吧。

  44. 曾几何时啊

    艾米,

    “胎言无忌”等整理好,已发到你的信箱,请查看。

  45.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谢谢。昨天有一个叫helen fan的,也把整理好的《胎言无忌》发到了艾米信箱里,她以为是你,现在看来不是:)

  46. http://zh.wikipedia.org/w/index.php?title=%E6%99%BA%E5%95%86&variant=zh-cn

    智力商数,简称智商,是通过一系列标准测试测量人在其年龄段的认知能力(“智力”)的得分。由法国的比奈(Alfred Binet,1857年-1911年) 和他的学生所发明,他根据这套测验的结果,将一般人的平均智商定为100,而正常人的智商,根据这套测验,大多在85到115之间。

    最新的研究表明,智商不单是与遗传因素有关,还与生活环境有关。即智商的高低与遗传因素和生活环境有关。

    智商计算公式:\text{IQ} = 100 \times \frac{\text{MA}}{\text{CA}}

    IQ = 智商;

    MA = 心智年龄;

    CA = 生理年龄。

    现代人平均智商在逐渐增加,被称为弗林效应,但不了解其原因是智力实际增长还是因为测量的原因所导致。

    智商 智力等级

    140以上 天才或近于天才

    120-140 智力优异

    110-120 智力较高

    90-110 普通智力

    80-90 迟钝

    70-80 于迟钝与智能障碍者之间

    70以下 可归纳为智能障碍者

  47. 回复果果儿的评论:

    请查电子邮件。

  48. 那两个箱子,她收拾了差不多两个月,签到证之后就买了,放在家里,不时放点东西进去,又不时拿点东西出来,整体规划,综合治理,精打细算,排列组合,力求将美国之行所需的物资全部塞入。

    –Me too!

  49. 我在箱子里放了一把菜刀。那时还没有恐怖份子一说,不然一定会给逮住。

    在国内的时候听人说越土的东西越受欢迎,我就听信他们买了蜡染的布做裙子,用小红花、小兰花布做衣服,丑死了。

  50. 曾几何时啊

    回复黄颜的评论:

    看来这次我又慢了。我读文章总是一个一个字读,而不能一目十行的读。

  51. “她不客气地倒了一点牛奶喝了,非但没止住饥饿,还有火上浇油的效果,胃部疼痛起来,像有一千只小手在胃里抓挠,威胁说:给不给吃的?给不给吃的?不给就抓烂你的胃!”

    —是不是陈霭喝的不是牛奶,或是牛奶有些变质了?担心啊。不过要是因为这个原因碰到男主角(对两个出场的都不满意,保不准还有另外的),也算因祸得福啊。担心期待中。

  52. 下一集会不会峰回路转,男主角 突然出现 英雄救美??

  53. 可怜的CA。 ZF不好。

    她会接着遇见的,期待! – zt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