艾米:陈霭(8)

祝老师说话算数,从麦当劳出来就带陈霭去一个商场购物,说那里每到周末就有免费的食物吃。

陈霭感觉美国已然实现了共产主义,不然怎么会有免费的食物吃呢?现在在中国,连公共厕所都收费,你说还有哪样不收费?

她满怀希望地跟着祝老师来到那个商场,以为这下可以不要钱地舀几大碗饭啊面啊之类的,吃个尽兴了,她唯一怵头的就是可能要排很长的队,如果是那样,她就不想去凑那个热闹了。

到了商场,才发现不是那么回事。所谓免费食物,只是“耳屎餐”,一点点,盛在像麦当劳装番茄酱的那种小纸盒里。人家是在搞商品推销,给一点你尝尝,好吃就买。但也没见人排队,商场里购物的人本来就不多。

祝老师似乎早已到这里来摸过情况,角角落落都很熟悉,他带着陈霭,机智勇敢地在商场里穿来穿去,把所有品尝点都挖掘出来了。在每个品尝点前,祝老师都很绅士风度地先拿一盒食物给陈霭,然后才给自己拿一盒。两人就站在品尝点前,在推销人员热切而期待的视线中细嚼慢咽。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饿了,陈霭觉得每样食物都很好吃,不由得连声夸奖:“ good! Good !”。

她这人特拿不下情面,既然吃了人家的样板,又夸过了“ good ”,不买的话,就成了吃白食,说假话。但祝老师一路盯得紧,一样都没让她买,使她非常不安,走出老远了,还觉得推销人员在背后拿眼睛剜她。

商场挺大,不光卖副食,也卖衣服鞋袜日用百货之类的东西,甚至还卖花花草草,有个角落还卖观赏鱼,另一个角落卖汽车用品,中间卖电器,似乎什么都卖,把她喜得!这下找到好去处了,以后就跑这里来购物,又近,路又好找,就是门前那条路,一根肠子通到底,连弯都不用拐,货物又齐全,来一趟,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全部搞定。

她推着购物车,一条一条货架看,脑子里想象着如果这样那样搬回去,放在家徒四壁的屋子里,会有什么效果,觉得要买的东西真是太多了,恨不得把商场整个搬家里去。她买东西一向不怎么看价钱,只要东西中意,拿了就往购物车上放。赵亮经常批评她大手大脚,但她一向就这么大手大脚的,也没见穷到哪里去。

祝老师比赵亮严格,赵亮嘀咕虽嘀咕,但也不敢阻拦陈霭买东西,因为家里的钱有百分之九十以上是陈霭赚来的。祝老师虽然没给陈霭家挣一分钱,但管起她的用钱方式来,却有如她家唯一经济来源一般,她一样一样往购物车上放,祝老师一样一样从购物车上拿出来,放回到商品架上去,每件都能说出不该购买的理由:

“锅子不要买!贵得很,你难道没从国内带锅子来吗?应该带一个的 — ”

“买被子干什么?你看到上面的价格没有? $28 !薄得像纸一样,还要 $28 !相当于人民币两三百了,真是资本主义本性难改!难道你没从国内带被子来?应该带一床的 — ”

“这里苹果贵,以后我带你到批发市场去买, $15 一大箱,有几十斤,够你吃几个月,吃到你吐 — ”

“厕纸别在这里买!这里的厕纸贵得很,以后我带你去 Sam’s Club 买,比这里至少便宜一半。”

这样下来,逛了一两个小时,陈霭只被批准买了方便面和可乐两样东西。祝老师说美国方便面比中国方便面便宜,才一毛钱一袋,应该买。至于可乐,是因为刚好在减价,六罐一扎的才五十美分,算起来一罐一毛钱不到,祝老师一下买了四扎。

陈霭有点担心:“祝老师,您买这么多可乐,待会提得动吗?”

“提什么?用购物车推回去。”

“那不还得来还车?”

“还什么?就丢在楼下就行了。”

“商场会派人去收?”

“收什么?商场怎么知道你把车推哪里去了?”

“那 — 车是不让推回去的啰?”

“所以你别把车丢自己门前,丢远一点。免得让人家知道你把商场的车推回家了 — ”

陈霭想象自己推着一辆商场的购物车往家走,一路上都遭到人家怒目而视,到家了把车扔在别人家门外,被人骂得狗血淋头。

她这人在有些事情上胆子特小,像推车这种事,她还没做,才想象了一下,就觉得自己已经把事做下了,人已经丢了。她不安地说:“算了,我少买一点吧,我不爱喝可乐 — ”

“你不爱喝,可以买了招待客人呀!多买点,多买点,今天机会好,大降价,平时就是降价也没降过这么多 — ”

陈霭坚决不肯多买,祝老师见她倔起来了,没再勉强,但情绪毫无疑问受到了影响,脸色不大好,匆匆结束了购物,跟陈霭分道扬镳。

陈霭没想到第一天就把祝老师得罪了,心里很不自在,人家祝老师亲自上门来关心她,陪她吃饭,教她购物,她何必驳人家的面子呢?不敢把购物车推回去,也用不着公开驳人家面子嘛,可以先推辆车出去,等祝老师走得没影了,再还给商场不就结了?

她后悔了一阵,最后决定回家做顿好吃的,请祝老师来吃晚饭,算是赔礼道歉,讲和。

她提着几包方便面和六罐可乐,决定坐车回去。商场离她住的地方不远,她刚才是跟祝老师走过来的,因为祝老师说这条线路的车是固定票价,五站以内都是一块五毛钱,而他们只有一站多路,坐车不合算。

她有脚劲,不怕走路,只要不穿高跟鞋,叫她走多远都行;就算穿高跟鞋,她都可以把 A 市的服装一条街走几个来回。但她特别怕晒太阳,因为她一晒就黑,一黑就丑。没晒黑的时候,还有人说她“漂亮”;一晒黑,个个都叫她“黑美人”。但她知道人家是在讽刺她,中心思想是说她“黑”,后面的“美人”只是虚晃一枪,所以她只要能不晒太阳,就绝不晒太阳。如果不是这点顾虑,她早把全中国玩遍了。

现在祝老师走了,陈霭就老实不客气地去坐公车,顺顺当当地坐到了自家附近,下了车,回到家里,发现没有失窃,破茶几旧沙发都在,藏在衣橱里的东西也在。她胆子大了起来,又坐公车返回那个商场去了两次,把她方才十分心仪但在祝老师监督下没买成的东西全都买了,还买了刚才尝过的食品中的两种,总算减少了一点内疚。

她还在商场门外找到一个付费电话,比比划划地问了一个美国佬,终于知道怎么打电话了。她给小张打了个电话,寒暄了几句,就问起行李的事。

小张说:“怎么?行李还没给你送过去?他们打过电话给我,说马上给你送过去 — ”

她担心地问:“会不会是因为我箱子里有盗版 CD ,行李被 — 航空公司没收了?听说带一张盗版 CD 要罚款一万美元 — ”

“一万美元?你听谁说的?”

“ B 大来的祝老师说的 — ”

“ B 大来的?是访问学者吧?你跟访问学者搞在一起干什么?都是些穷酸乡巴佬,又爱吹牛,来了没几天,什么都不懂,还特爱在刚出国的人面前卖弄 — ”

陈霭脸上有点挂不住,因为她也算是个访问学者,虽然她知道自己既不学也不者,但按照 C 大发给她的邀请信来说,她现在是个“访问学者”。

小张抱歉说: “我这两天有点忙,等我忙过了这阵,请你上我家来吃饭 — ”

陈霭听说他很忙,就主动说:“你忙吧,我们以后再聊。”

小张也不客套,马上挂了电
话。

陈霭买了这许多东西,心里灿烂起来,生活充实起来,前途光明起来,屋子有了家的味道,不再那么陌生了。她先用新买的牙刷、牙膏、毛巾、香皂、洗发香波、洗面奶等把自己打扫一遍,把借的小杜的牛奶厕纸什么的还了,按八路军的习惯,借零还整,借少还多,牛奶还一整壶,厕纸多还一倍。

然后她跑到外面的公用电话亭给祝老师打了个电话,请他今晚过来吃饭。祝老师很爽快地答应了,听上去不像生气的样子,使她觉得自己很小人,总往坏的地方捉摸人。

打完电话,她就到厨房蹲点,先把厨房的灶台储物柜擦洗一番,把买来的新炊具铺张开来,就拉开架势做饭。菜谱是在商场购物的时候就想好了的,蒜蓉黄瓜,油淋茄子,醋溜生菜,香煎鸡翅,主食是炸酱面。她像设宴请客一样,大张旗鼓地整起席来。

陈霭的席还没整完,小杜就回来了,一进门就叫:“哇,好香啊!你在做什么好吃的?你是叫陈霭吧?”

陈霭听见小杜的声音,激动得差点流下泪来。独自一人来到这人生地不熟的美国,小杜就是她唯一一个共屋顶的人,应该叫“家人“了。小杜不在家,家就很空荡,她感觉比赵亮不在家要孤独十倍。

现在小杜回来了,家里什么都不缺了。她丢下厨房的活,围裙都顾不上解,就迎了出去。

跟小杜一起回来的还有一个男人,可能是小杜的男朋友,长得高高大大,戴着眼镜,跟小杜很般配,就是年龄显大一点。小杜看上去三十来岁,男朋友看上去有四十出头了。

小杜介绍说:“这是我新 roommate (同屋),刚从国内来 — ”

那男人很礼貌地跟陈霭打个招呼:“旅途辛苦了,欢迎你来 D 市。”

听那口气,看那模样,陈霭觉得他应该是 D 市的市长,代表着全市人民在欢迎她,令她受宠若惊,很后悔系着围裙就跑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损害中国人的形象。她解掉围裙,但又想起菜还没做完,于是又往回系。

小杜向陈霭介绍说:“这位是 C 大的滕教授 — ”

陈霭脱口而出:“您就是滕 — 教授啊?”

滕教授很有兴趣地问:“怎么,你听说过我?”

“我就是那个 — 那个 — 袁老师 — 她说请你 — 来接我 — 接我机 — 接我飞机 — ”

滕教授恍然大悟:“噢,你是 — 赵教授的夫人?陈 — ”

“陈霭。”

“对对对,袁老师是对我说过,让我去接你,但是我这两天刚好有个会,这不,刚开完,实在抽不出时间去接你,很抱歉。怎么样?你一路上还顺利吧?”

“路上还顺利,就是行李 — ”陈霭拿不定主意这事能不能说,怕万一说出来影响了中国人民的光辉形象,再说人家问你一句路上顺利不顺利,只是出于礼貌,客套几句,你还真的写起汇报来了?她打断自己,抱歉说,“对不起,我正在做饭,怕烧糊了,你们在,我去做饭了,待会一起吃 — ”

小杜没客套,像女儿吃妈妈做的饭那么天经地义,但滕教授推辞说:“别张罗我的饭了,我回去吃 — ”

小杜拿出主人的风度,极力挽留滕教授。陈霭怕打搅了他们,退回到厨房,三把两把就把剩下的一点活做完了,开始把饭菜往外端。家里没饭桌,她只好把饭菜放在客厅的长条茶几上。

滕教授和小杜坐在客厅说话,见她端饭菜出来,滕教授马上站起身告辞:“你们吃饭吧,我回家去了 — ”

陈霭挽留说:“做都做好了,就一起吃了再回去吧?”

小杜也说:“既然赶上了,就吃了再走吧 — ”

滕教授还在推辞,但一看见陈霭做的炸酱面,就挪不动步了:“呀,这是炸酱面吧?好多年没吃到炸酱面了。陈 — 小姐是哪里人?”

陈霭觉得“小姐”这名词好刺耳,脱口说道:“快别叫我陈小姐了,‘小姐’在我们那里都成了 — 那什么的代名词了 — 你叫我小姐,人家听见还以为 — ”说完这句,她觉得很尴尬,怎么扯到这上头去了?

滕教授心领神会:“好,好,是我的错,再不叫你‘小姐’了,叫你‘陈大姐’?”

“大姐”也很刺耳,她推脱说:“别,别 — ”

“那叫你‘陈中姐’?”

“就叫我陈霭吧。”

“好,好,叫你陈霭。请问陈 — 霭是哪里人?”

“ A 市的 — ”

“噢,太可惜了,我们不是老乡,但这个炸酱面做得很我家乡的一摸一样 —- ”

陈霭顺势邀请说:“那滕教授就在这里吃点家乡的炸酱面吧!”

88 responses to “艾米:陈霭(8)

  1. 沙发,喜欢陈蔼这样的人。

  2. 那男人很礼貌地跟陈霭打个招呼:“旅途辛苦了,欢迎你来D市。”

    ==

    一句”旅途辛苦”和一句”欢迎”,欣慰的感觉油然而生….

  3. “那叫你‘陈中姐’?”

    腾教授真逗!

  4. 我刚搬来现址时,有个邻居见到我们就说:“Welcome to the neighborhood!”,感动得我!我现在是到处瞄有没有

    新邻居,一发现就高喊:“Welcome to the neighborhood!”。

  5. 梦里飘向你

    很靠前!欣喜中…

  6. 梦里飘向你

    滕教授跟陈霭有戏!

  7. 梦里飘向你

    喜欢陈霭。我要改名了。

  8. 谢谢大家喜欢我的故事!

  9. 哈哈,我不是故事里的陈霭,请大家不要误会!

  10. 我又发现了跟陈霭相似的地方:试吃了商场的东西不买不好意思。我通常不试吃,除非卖相特别好。有一次我们在MALL里闲逛,有一个摊子在抓人试化妆品,同伴一时好奇,走过去听,我本来想拉开她,转念一想我不买你能吃了我?谁知一听就走不成了,SALES热情洋溢,详细介绍,到最后不买都不好意思。结果花了$60买一瓶普通搽手的玩意儿。从此再不敢逗留这种地方了。

  11. 欢迎陈霭!我是祝先进。日白不打草稿。

  12. 陈霭挽留说:“做都做好了,就一起吃了再回去吧?”

    小杜也说:“既然赶上了,就吃了再走吧 — ”

    》it’s funny how chinese people invite people for dinner:)

  13. 滕教授和小杜坐在客厅说话,见她端饭菜出来,滕教授马上站起身告辞:“你们吃饭吧,我回家去了 — ”

    》professor teng has a family? a married man?

  14. 滕教授还在推辞,但一看见陈霭做的炸酱面,就挪不动步了:“呀,这是炸酱面吧?好多年没吃到炸酱面了。陈 — 小姐是哪里人?”

    》chen ai has already captured professor teng’s stomach which leads to the heart.

  15. 艾园果果儿

    好看极了!期盼下集。

  16. 艾园果果儿

    祝艾米一家端午节快乐!祝艾老师和艾园的朋友们端午节快乐!

  17. 艾园果果儿

    没想到这个祝老师会到超市去吃遍免费食物,很经典的占便宜的故事。

  18. 艾园果果儿

    太喜欢陈霭了,感动于她处处为别人着想。自愧不如啊。努力象陈霭学习。

  19. 烟云:

    2009-05-28 21:24:36 [回复] [删除]

    端午节快乐!

    大家多吃粽子

    艾米多蒸包包

    谢谢!

  20. #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5-28 21:33:41 [回复] [删除]

    Pass掉小张,这个藤教授有戏!!!

  21. 新浪网友:

    2009-05-28 21:44:06 [回复] [删除]

    艾米写的真形象,笑死我了

  22. mei:

    2009-05-28 21:54:35 [回复] [删除]

    祝老师太会占小便宜了,“耳屎餐”只能填牙缝,还一本正经地带陈霭去吃。

  23. 新浪网友:

    2009-05-28 22:28:55 [回复] [删除]

    好看!总觉得太短了!

  24. 艾园果果儿

    “噢,太可惜了,我们不是老乡,但这个炸酱面做得很我家乡的一摸一样 —- ”

    –滕教授说和陈蔼不是老乡太可惜了,难道他对陈蔼有好感?他和小杜也许并不是男女朋友,只是到小杜家有点什么事?滕教授so far so good,接下来也许真和陈蔼有点什么浪漫故事。

  25. 这个祝老师可真是够呛

    藤教授说话很得体,好像有戏呢,哈哈

  26. 陈霭邀请了祝老师来吃晚饭,祝和滕遇上,可能有好戏:)

  27. 可见一见钟情是很正常的哈?我们不都是一见到滕教授就觉得有戏吗?

    一见生厌也很正常,我们一见到祝老师全都生了厌。不知道他有没有老婆?如果有,他当初是怎么把老婆骗到手的?也许他老婆还觉得他挺精明的?

  28. 前面提到过的三个人,小张,祝老师,滕教授,都登场了。滕教授得分最高,小张第二,祝老师得分最低。

    按常情应该是:祝老师追得最紧,像狗皮膏药一样,撕都撕不掉;小张居中,追得不紧不松;滕教授条件最好,追得最不紧:)

  29. 仙人掌王国

    祝艾米全家端午节快乐!

    祝艾园的朋友们端午节快乐!

    —端午节我吃用玉米叶包的粽子,看艾米新出炉的包包,好开心啊

  30. 滕教授全名是什么?

    这祝老师,真不知说他什么好,前面说陈霭这样那样会破坏中国人的形象,现在他这样就不破坏了?

  31. 艾园果果儿

    唐小琳 评论于:2009-05-27 23:58:14 [回复评论]

    回复yuna_1979的评论:

    他下半身也未必很强,说不定是一早泄,不然干嘛这么急吼吼的?:)

  32. 艾园果果儿

    唐小琳 评论于:2009-05-27 23:59:53 [回复评论]

    这世界上祝老师太多,黄老师太少!

  33. 艾园果果儿

    唐小琳 评论于:2009-05-28 00:05:18 [回复评论]

    这个半杯整杯,还真迷糊了一些人。

    这不明明是祝老师一根筋吗?无论是什么原因,都用不着只接半杯。如果是想多赚,那就跟陈霭想的一样,先喝一整杯,再接一整杯带走。如果怕喝不了一整杯,那就先接一整杯,喝掉半杯,走的时候把被子加满不就行了?

    果果儿这个聪明人也被祝老师迷糊了?还煞有介事分析接半杯的用途!接一杯不等于喝一杯嘛!想明白了没有?

    看来还是陈霭脑子清醒。

  34. 艾园果果儿

    唐小琳 评论于:2009-05-28 00:08:45 [回复评论]

    有些国人爱算计,爱占小便宜,但他们的脑子太小,算计来算计去,都是白算计。这个祝老师的“半杯论”就是一个例子。

    如果说爱算计已经很掉份的话,那么算计又没算计对,那就更掉份了。

  35. 艾园果果儿

    下面是唐女侠在陈霭(7)下的精彩评论。转过来给大家看看怕大家错过了。

  36. 回唐女侠:

    想明白了。谢谢唐女侠指教。艾米描述的祝老师是一个爱算计的笨人。我就不用想尽办法帮祝老师justify他的笨了。那是在浪费大家的时间。

  37. “果果儿这个聪明人也被祝老师迷糊了?”

    –谢谢唐女侠夸奖。按艾米对聪明的定义来说我算不上聪明。不是谦虚。虽然没有谦虚也希望通过努力我也会进步。

  38. 这个滕教授有意思, 好像很难把’陈霭’两字叫出口一样. 可能他对人彬彬有礼惯了, 不习惯直呼其名.

    陈霭也有意思, 一说到别人没来接机的事, 就结结巴巴啊, 好像是自己没接别人机一样.

  39. ” 小杜没客套,像女儿吃妈妈做的饭那么天经地义,但滕教授推辞说:“别张罗我的饭了,我回去吃 — ”

    小杜拿出主人的风度,极力挽留滕教授。”

    –这个小杜也很有意思。看起来,陈霭身边每个人都有用武之地啊。当然,没有的话,艾米也不会写了的。

  40. 艾园果果儿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陈霭也有意思, 一说到别人没来接机的事, 就结结巴巴啊, 好像是自己没接别人机一样.”

    –精彩分析。我开始没想明白陈霭怎么突然就结巴起来了。

  41. 很喜欢陈霭,从她身上看但不少自己的影子。

    也为艾米对祝先进活灵活现的描写叫绝。现在每看到他的名字,我就能马上“看到”某一类人在我眼前晃动。

  42. 这个藤教授的出场总算没让人失望 :)

    对祝教授这类人,陈霭不应该太热情的!

  43. 曾几何时啊

    喜欢陈霭!

    “陈霭坚决不肯多买…”敬佩一个。虽然陈霭凡事很怕为难别人,但是对一些事情,还是很有self-discipline. 并不一味的为了避免别人不高兴而违反自己的做人原则。

  44.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8 22:43:33

    书名:顺手牵霭 [开心] [旋转快乐] [嘿嘿]

  45. 艾园果果儿

    执子之手偕老:

    2009-05-28 22:44:08

    祝老师居然带陈霭去吃“耳屎餐”,亏他想的出,I服了you! [晕]

  46.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8 22:44:52

    是啊,还没看够,这一章就结束了,快快写哦.

    大家节日快乐~

  47.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5-28 22:46:01

    我的妈呀,祝老师太厉害了,要是我的话,请他吃完饭,以后都不敢见他了。

    张凡做人不厚道啊,有了行李的消息都不通知一下陈霭,而且行李没送来,应该去张罗一下啊。唉,虽然不想这么快就PASS掉他,但确实有PASS的趋势了。

    对小杜有点看法,走之前为什么都不留钥匙给陈霭,回来之后也不关心一下,还没来得及?我一俗人,还是讲一点地主之谊的。

    滕教授有点幽默哈,有点好奇他会叫什么名字,艾米透露一下。

    博主回复: 2009-05-28 23:28:14

    你对人要求太高了,陈霭没电话,小张怎么通知她?

    小杜也一样,也许小杜只有一把钥匙呢?

    人家都没责任和义务照顾谁。

  48. 艾园果果儿

    艾米:

    2009-05-28 23:31:17

    有些刚从国内出来的人,都似乎觉得别人有责任和义务照顾他们。有个女士要借住在一位男士家里,男士答应了,但这位女士打电话给男士:你家那个书架太老土了,请你把那书架扔了吧,如果你不扔,我可就不搬到你家住了。

    !##¥%%……&……&

  49. 曾几何时啊

    这个祝老师,自以为精明,只可惜将“耳屎餐”之类的东西看得比自己的人格还要珍贵。

    “小张抱歉说: “我这两天有点忙,等我忙过了这阵,请你上我家来吃饭 — ”---到此为止,小张的庐山真面目还没有看清楚。

    这位腾教授为什么会和小杜一起过来?而且是开会回来就见了小杜? 难道真的如陈霭想的那样,是小杜的男朋友? 可后来小杜挽留他吃饭,以及他坚持要离开,又不象两人关系已经很近的样子。

    “那叫你‘陈中姐’?” ---有些幽默细胞,加几分。

    “噢,太可惜了,我们不是老乡,但这个炸酱面做得很我家乡的一摸一样 —- ”----对陈霭第一印象不错,开始套近乎了?

  50. 艾园果果儿

    回首青葱岁月:

    2009-05-29 00:06:07

    不好意思,我无意说谁有责任和义务照顾谁,写下几个人的评语后,也担心会说我苛刻,我只是就目前的信息就事论事。说小张没通知,是因为他知道陈霭的住址,一个刚到外国的人没有行李,先不说怎么过,心里的忐忑就有点让人难过。当然,小张也许的确抽不开身,但我并没有责怪他的意思。小杜同样,按常理推论,有同屋来住,肯定会多准备一把钥匙。当然,也同样可以认为小杜出门的时候很急,来不及和陈霭交待,我同样也没有责怪她的意思。

    如果换我处在陈霭的位置上,我还会感激他们。先说小张,有工作,还是单亲爸爸,也抽了时间来接陈霭。祝老师,无论他的言行如何,毕竟是他带陈霭熟悉了环境,解决了当前的民生问题。一个人到外地,首先在思想上就做好了独自一个人战斗的准备,自己的事情当然自己搞定。

    我还是要声明一点,我不是用我自己的标准要求别人。那几句留言也许是有太过强烈的个人色彩,以后注意吧。

    博主回复: 2009-05-29 05:17:31

    你的问题就出在所谓“按常理推论”上,因为你的“常理”就有问题。

    你的”常理”是既然小张知道陈霭的住处,那么他就应该去通知他。但既然机场说了给陈霭送行李去,小张也把地址给机场了,他为什么要亲自开车去通知陈霭呢?

    你应该明白一点,无论陈霭初到国外多么艰难,小张都没有责任和义务安置她。小张去接陈霭,是额外的贡献。

    小杜也一样,你的“常理“不能囊括全部情况。比如前一个住户把钥匙带走了,而美国的钥匙是不能随便配制的,小杜到那里去弄第二把钥匙?

    拜托别为这事解释了吧,你的解释跟你的原话没有什么区别,你始终没认识到一个人应该向自己负责,而不要指望别人来帮你,更不要认为别人有义务来帮你。

    虽然你不是在为自己说话,但你看问题的方式就不对,为谁说话都一样。

  51.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9 00:13:48

    祝艾米一家端午节快乐!(哎呀,已经过了端午了!)那么晚了,可还是忍不住上来再看看,果然盼到了!好看!谢谢艾米!

  52. 艾园果果儿

    艾园ee:

    2009-05-29 00:25:47

    张凡不虚伪,在生活的压力面前没有颓废,从表面上看缺少体贴与诗意,可是话又说回来,人家陈霭是有夫之妇,不明不白地体贴与诗意反而让人感觉不可靠,另一方面凭他以前对陈霭的了解,这些困难陈霭自己可以搞定,关键看他是如何对待孩子的,感觉上他是一个好爸爸。我相信张凡比祝、藤都忙,除了照顾孩子、工作,说不定还在积极地准备考英语或者医生执照,对他来说时间是很宝贵的,但他仍能安排好时间去接机,一个人在这么多压力面前又如何诗意?不喜欢藤,隐约感觉他—- 虚伪

  53.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9 04:35:29

    藤教授以这种方式出场了。——意外

    藤教授会是男主角?——感觉上不会。

  54. “人家都没责任和义务照顾谁。”

    “一个人应该向自己负责,而不要指望别人来帮你,更不要认为别人有义务来帮你。“

    — 顶艾米!很有同感!有些人总是觉得别人帮TA是理所当然的,别人的付出在TA们眼里也就变得一钱不值。

  55. “从表面上看缺少体贴与诗意,可是话又说回来,人家陈霭是有夫之妇,不明不白地体贴与诗意反而让人感觉不可靠“

    — 有同感。

    到目前为止,我倒是还没对张凡有太多的反感,他在机场的表现感觉还算正常吧,当然不能跟以前那些男主角相比较哈。孩子啊工作啊语言又不是很好,现在的张凡应该是比较困难,情况不清楚,不好判断。

    我比较喜欢张凡这个名字:)上上(?)集最后那句“把小张的号码留下“总让我感觉他们俩应该还会有点故事:)

  56. 艾园果果儿

    顺妞妞:

    2009-05-29 08:56:44

    好看 [旋转快乐]

  57. 今天居然能上文学城哎,但还是来晚了,MM们都已经搬好砖了:)

  58. 曾几何时啊

    回复11A的评论:

    同顶艾米!“一个人应该向自己负责,而不要指望别人来帮你,更不要认为别人有义务来帮你。”

    生活中有这样一类人,热情、体贴、周到,单位里来了新同事,马上让人家感觉很温暖。对朋友邻里,也是热心助人,大事小事都要照顾到,也不要求他人的感激。他们头脑中有着这样的观点--人与人之间就是应该互相帮助的,甚至是有责任和义务互相帮助。他们在给予别人帮助的时侯,认为是理所当然应该这样做的,反过来,对于别人,他们也是这样要求的,当他们自己需要帮助的时候,也认为他人有责任和义务提供帮助,被帮助了之后,有可能认为对方是举手之劳,理所应当,不需要感激。如果别人没有达到他们的心里既定的标准和要求,就会不高兴,甚至责怪别人不懂事、没有人情味等等。 在西方,类似的情况很少见到。但是在中国人群中,这样的人真的不少。

    陈霭的可贵之处在于,在开始几集中,她体现的非常热心,对待别人的事情比对待自己的事情还认真,但是她并没有去要求别人也要这样对待她,相反的,她随时考虑不要给别人带来麻烦,还随时给别人找出各种理由或借口来。她在付出的时候,没有去索取回报。

  59. 艾园果果儿

    红西子:

    2009-05-29 10:11:02

    好看!

  60. 曾几何时啊

    借用艾园常用的方法,助人与被助可有以下四种方式:

    一、自己帮助他人,但不要求他人帮助自己

    二、自己不帮助他人,也不要求他人帮助自己 

    三、自己帮助他人,也要求他人帮助自己

    四、自己不帮助他人,但要求他人帮助自己

  61. 艾园果果儿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我愿意做第一种人,也喜欢和第一种人打交道。

  62. 艾园果果儿

    “我愿意做第一种人”应为“我争取做第一种人”,有的时候不知不觉的就做了第二,第三,第四种人,察觉后,努力改正。

  63. 艾园果果儿

    回复顺妞妞的评论:

    ”今天居然能上文学城“

    –恭喜顺妞妞上来。哎,看这上个网费劲的,狠命同情一把。也不知道政府在屏蔽个啥。现在中国五湖四海的消息谁不知道。屏蔽得了嘛它?傻政府!

    估计这个跟帖在新浪要被枪毙。

  64. 回复曾几何时啊的评论:

    四种情况总结到位,不愧是“总结报告”高手:)。

    中国人比较习惯第三种人,即自己帮别人,也要求别人帮自己。

    但由于不具备第一种人的高尚境界,或者对“帮”的定义含糊不清,搞到后来往往反目。

    很多非常亲密的朋友闹得不欢而散,就是因为觉得自己帮别人多一些,别人帮自己少一些,心理不平衡。

    还有的是因为对“帮”的定义不同,别人不想他帮的时候,他还要去帮,比如“良药苦口”类,总以为自己对朋友的批评是正确的,是为了人家好,但人家不那样认为,于是闹出矛盾。

  65. 继续谈“曾几何时啊”总结的几类人:

    西方文化比较肯定第二类人,即自己不帮人,但也不要求别人帮助自己。这是“不干涉他人活法”的衍生,因为不同的人对“帮”有不同的理解,掌握得不好就成了干涉他人活法。

    西方的父母跟孩子之间的关系在东方文化看来就很没“人情味”,邻里之间的关系也没“人情味”,但这可以保护人们的隐私权,避免很多不必要的麻烦。

    陈霭在以为赵亮跑掉之后,非常担心同事朋友会来询问打听,那些人其实也可能是出于一片好心,就像她自己一样,是热心帮助别人解决个人问题,但那种“帮助”给人造成很大压力,很多不幸的婚姻就是在这种公众压力下成就的。

  66. 艾园果果儿

    晚安,艾米。

  67. “祝老师似乎早已到这里来摸过情况,角角落落都很熟悉,他带着陈霭,机智勇敢地在商场里穿来穿去,把所有品尝点都挖掘出来了。”

    祝老师生活上极度精打细算,让人感到心酸.

    在这些事上,他的聪明才智发挥得淋漓尽致:)

  68. 听那口气,看那模样,陈霭觉得他应该是 D 市的市长,代表着全市人民在欢迎她,令她受宠若惊,很后悔系着围裙就跑出来了,不知道有没有损害中国人的形象。

    ==

    陈霭刚感受到一点嘘寒问暖就受宠若惊,那以后要是有人照着家常便饭地宠她,宠上了天,她该咋反应呢?好期待看到!

    祝老师关于中国人形象的警钟把陈霭的耳朵敲蒙了,时不时的总在回响:)

  69.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9 11:36:43

    这咋陈蔼刚到美国,大家都讨论谁追她了,

    呵呵,人家可是有夫之妇,

    可怜的赵亮呀,

  70. 艾园果果儿

    我爱故我在:

    2009-05-29 11:47:54

    嗯,反思一下:自己以前在对小张的看法上,就有觉得小张应该帮助陈霭,不帮助就是不体贴、不为别人着想的表现,记住,不要瞎帮忙,谁也没有帮助你的义务。

  71.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5-29 13:55:23

    我喜欢陈蔼,豪爽大方方面像我大姐,连她做的菜蒜蓉黄瓜,油淋茄子,醋溜生菜,也是我最喜欢的:))

  72. 艾园果果儿

    南山:

    2009-05-29 13:57:01

    我爱:

    记住,不要瞎帮忙,谁也没有帮助你的义务。

    –很有道理!

  73.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5-29 15:31:47

    小杜向陈霭介绍说:“这位是 C 大的滕教授 — ”

    —从这句介绍来看,我觉得滕教授不是小杜的男朋友。

  74. 艾园果果儿

    summer:

    2009-05-29 15:33:47

    看祝老师在麦当劳的表现,就觉得他够“极品”了,到了商场里,表现得更登峰造极了,简直就是极品中的极品:)

  75. 艾园果果儿

    新浪网友:

    2009-05-29 16:09:54

    以前看香港连续剧《仁心仁术》,里面的人际关系让人感觉挺舒服,好朋友之间提建议也是点到为止,而不是把自己的想法强加于人,当时就想:“原来好朋友可以这样相处”。

  76. “在每个品尝点前,祝老师都很绅士风度地先拿一盒食物给陈霭,然后才给自己拿一盒。”

    –这个绅士风度用得很有讽刺意义,一下子就把装腔作势的祝老师活灵活现的展现在读者眼前。

  77. ”你跟访问学者搞在一起干什么?都是些穷酸乡巴佬,又爱吹牛,来了没几天,什么都不懂,还特爱在刚出国的人面前卖弄 —“

    –以概偏全,逻辑错误。张凡可能见识不多而且不够聪明,以后很可能会犯些愚蠢的错误。

  78. 回复艾园果果儿的评论:居然在新浪还看到了,这个帖没有被毙,嘻嘻。

  79. 红西子:

    2009-05-29 20:11:30 生活中常常会看见爱沾小便宜的人。有些人甚至还认为“这是看得起你”。即使他们还没有沾我便宜的意思,但看到他们随时随地地沾小便宜表现,我都躲着走。

    联系接机。就在月中,我与某友同行出差,她很诧异我婉拒对方友朋接机,觉得没人接机有失我身份。无干人等这么讲讲便也罢了,此话竟然由她之口讲出,还带着极其不可思议的表情,我,差点大光其火。。。虽然没发作,但我的脸色估计也好看不到哪里去。:))后来她要先走,我只给她车费,不送也不安排别人送机。她爱咋咋地~

  80.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5-30 09:31:50

    祝老师简直让我受不了了!我不知该感叹艾米写作手法太高明还是该感叹祝老师的做法“太有才了”。

  81.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5-30 09:33:32

    藤教授终于闪亮登场了,“陈中姐”——他可真幽默!

  82.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5-30 09:34:39

    实话实说,我也喜欢炸酱面! [好吃]

  83. 艾园果果儿

    泡泡:

    2009-05-30 09:56:13

    这个祝老师太极品了!

    带陈蔼吃“耳屎餐” “都很绅士风度地先拿一盒食物给陈霭,然后才给自己拿一盒”。艾米写得太生动了。

  84. 艾园果果儿

    yuna_1979:

    2009-05-30 10:50:48

    执子:哈哈,你终于把小张PASS掉了,这回看好藤教授了?但愿他别再让你失望了:)

  85. 艾园果果儿

    125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还没过瘾,吞着口水等~

    祝这样的一点不像男人–踢走他!

    藤应该也有问题?

    心痛陈霭~

    作者:清风白云飘

    2009-5-29 13:17  

  86. 艾园果果儿

    126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呵呵,说不定男主还没出场呢

    作者:117.59.23.*

    2009-5-29 21:40

  87. 艾园果果儿

    回复:艾米:陈霭(暂名)(连载中)

    都巴望出国,其实,出国也好辛酸的,说话找抽的话,刚到美国的人,都有点像乡下人进城。

    作者:117.59.23.*

    2009-5-29 21:41

  88. 果果儿勤奋搬砖,值得飘扬。向果果儿学习!向果果儿致敬!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