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莉:山楂树与红楼梦

那本《山楂树之恋》买来很久了,封面很干净,我想故事也一定很干净吧,直到两天前才开始看,谁知一看就看了一整天,像当年看《红楼梦》一样。
    两本小说,结构惊人的相似,总是想,如果用一首乐曲来比喻一本小说,那这两本书开头都是轻快的,只有长笛的舒畅而绝不会有大提琴的忧伤。
    看黛玉进贾府,家族的风光,用度的奢华,外孙女的小心,让每个看书的女孩都希望幻化成那个娇柔的林妹妹,心里才情万千,却在眉间凝了化不开的愁;而山楂树里的老三,在陪静秋进城的山路上,表现出的可爱、狡黠、执著、全心投入和一点点霸道也让我们对于书中描述并不详细的那个静秋羡慕不已,我们羡慕,是因为这样的爱情太少,老三是个坏人,他走了,却撒下了一把毒药,让我们每每想起,惋惜不已。
    山楂树的中部起起落落,像贾府里的荣辱变迁,刘姥姥第二次进了大观园,却没了二两银子的茄子,府第没落,哥哥妹妹们也身不由己,只能顺势着因为一件件事或欢喜或忧愁;而山楂树这边,静秋生活艰难,打小工的遭遇,顶职的等待也让人揪心,中部的唯一亮点,就是老三对静秋无保留、全身心的爱,不是单纯的呵护、同情,而是真真实实的爱情,为一个女人愿意做任何事,心疼她的每一个小伤口,关注她的每一个小念头,最倒霉的时候他总会及时出现,有俊朗、霸气也有温柔细致,在老三身上,几乎集中了一个女人对爱人的所有梦想。
    有时候想,故事到这里就结束了多好,一年零一个月后,静秋回学校当了老师,成了老三的妻子,从此王子公主幸福地生活在一起。可是自古以来,仿佛这帮写书的就认为,非悲剧不能表达深刻,非悲剧不能荡气回肠,所以宝哥哥娶了宝姐姐,葬花的那个傻丫头丟了性命,家族的没落变成了谁都没有好下场的诅咒;而山楂树的花因为多了一个人的鲜血开得更红了,在静秋和老三的爱最浓郁的时候,老三被白血病带走了,两天后,每当我想起老三临走时的牵挂和不舍就心痛不已,静秋在病床前呼唤着“我是静秋,我是静秋”的时候,更是揪心,因为静秋深信,只有她的呼唤才会让他不舍得把另一条腿也迈进坟墓。
    两部小说,两段动人的爱情,他们的誓言都不花哨,过程也不曾惊心动魄,但总是让人难忘,红楼梦看完后,我知道了世事一切无常,爱恨荣辱都是《好了歌》里的素材;看完《山楂树之恋》,我不知道自己明白了什么,也许因为这故事离我们太近了吧,只是好半天我都没有缓过神来,难过又无力,胸口好像有块大石头压着,一呼吸心就痛。
    以前听说某某工程、某某计划,就知道这‘某某’是现在的薄弱环节,要不,也不用当个‘工程’来重视呀 ,没有什么吆喝什么,这样的作品在今天能激起那么多人的共鸣,让一本写‘干净的爱情’的书变成畅销书,我想最重要的原因就是他掀起了一场追求‘干净爱情’的风暴,让从一而终、至死不渝、无论是疾病或是贫穷,不追求刺激和新鲜这样最基本的话不成为笑话,还因为:
   这样的感情,在今天,少之又少。
   物依稀为贵。
   天下的事,都是这个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