虹:讨来的跋

这是“家长”第二次为我的书写跋了,两次都是讨来的。如果说第一次的拒绝还有些“半推半就”的话,这一次则是断然拒绝:“你出你的书呗,总扯上我干什么?”过了十几年日子,他的秉性我还是了解的,软磨硬泡之下我会是永远的赢者。

    那日从网上买了《山楂树之恋》一书,回家来推荐给他,家长同志刚看了个开头就断言:“我不喜欢这种叙事方式。”我说:“你慢慢看,慢慢看就进去了。”于是为了照顾我的情绪,他就硬着头皮看下去,谁知进去就出不来了,夜里,他一直坚持要看完了再睡觉,于是我们就靠在床上,就着台灯的昏黄去共同感受静秋与老三的爱情,书我已看过一遍,那是在洛阳的夜里,泪流得一塌糊涂。这次看,依然有许多感动,特别是看到那句“我不能等你一年零一个月了,我也不能等你到二十五岁了,但是我会等你一辈子。”泪又是止不住流了下来,家长看得心情也很沉重,起身到卫生间了,我知道他也是很容易被打动。

    书看完了,我们却毫无睡意,于是开始感慨。这时我趁机又提出:“给我的书写个跋吧,这也是对我们情感的纪念啊!”他欣然应允,第二天回来就交稿了,于是就有了下面的这篇跋,《山楂树之恋》的作者,一定不会想到,她的书还有如此功效呢。

 

                享受文缘(跋)

                                   华列兵

  人们常说,百年修得共枕眠。有缘分的人才能走到一起。而对我与虹影来说,散文是我们相识、相知、相爱、相伴的“媒人”。我这十几年平凡而幸福的日子,是因为散文的缘分,也是散文给我带来的福分。因此,我一直是在享受文缘。

  十七年前,我与虹影相识于军营。一次偶然的机会,听人说她是作家协会会员,我才知道这个小女兵是一个作家,才对她肃然起敬。后来在各类报纸上,在军营举办的展览上,不断看到她的作品,透过这些文字,我渐渐了解了一个人,尤其是从字里行间所流露出的淡淡忧伤中读懂了她的内心情怀,我就这样走进了她的生活。为了这份文缘,我告别了故土,带着父母依依不舍的情怀来到了河南,在陌生的城市里开始了与她相伴的人生。

    恋爱结婚后,我们的一些生活琐事也成了虹影文章的素材,这些文章,是真情的写照,也是我们爱情的见证。我是她的第一个读者,常常文悲则悲,文喜则喜。阅读虹影的文章,就如同与她同处一个精神世界里,就是在分享她的快乐,分担她的忧愁,享受虹影的散文,就是在享受我们的文缘。  

    其实,写作本是一件很艰苦的事。但虹影并不这么看,她孜孜不倦地开掘出每个女人都要经历的生命现象和平凡世俗生活中诱人的生命之美。她追求爱和美,爱和美也陶冶了她纯真的心境。她遨游在文字的海洋里,从容地与自己的心灵对话,真诚地与他人沟通,描绘着人生追求,回味着亲情的温暖。虹影通过写作,梳理自己,表达自己,提升自己。我知道,她也是在享受着文缘。在散文的世界里,她是一个快乐的公主。

  这是虹影的又一部散文集。我在她第一本散文集的《跋》中,曾经这样写道:“作为朋友,我希望她更多地投入到社会中,站在理性历史的高度审视人生,走出风花雪月、小桥流水的范畴,从梦呓的桎梏中解脱出来,写出更深入更大气、更憾动人心的作品。可作为丈夫,我只愿她做个无忧的妻子、快乐的主妇。”十七年过去了,虹影持久不变打动我的,依然是她的善良,对亲人、对朋友、甚至对陌生人,她的善良都体现得淋漓尽致。我常常被她感动,被她打动,所以,在我心中,她是该得到最好回报的妻子,所以,我愿意满足她在生活中一个又一个小小的心愿,我愿意满足她希望的、我又能做到的她所有的愿望。我更希望虹影在她的散文世界里,在我们两人的文缘中,永远快乐的生活。

   一路花开。我们十几年的文缘,就是这样在花的陪伴下一路走来,我们还将这样走下去。  

    我将永远陪伴她!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