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米出生记(3):这才叫 pouring!

 

那救护车也真是怪,好像知道我妈叫它只是为了上厕所一样,完全不象电视上看见的那样,第一时间就风驰电掣地赶来。等救护车哇哇叫着终于来到我妈面前的时候,塞车情况已经快解除了。

我爸忿忿地说:“将近半小时了,这要是个心肌梗塞的主,还不呜乎哀哉了?这样的工作态度,告他 ! ”

我妈说:“算了吧,别人没告你谎报军情就不错了,你还告别人?”

“我怎么谎报军情?”

“你说 POURING ,可是现在已经 —- 没动静了。”

“当时是在 POURING 嘛。”

“当时也算不上 POURING—- ”

我爸拿出他的看家本领:“那不都是个定义问题吗?”

我妈交待说:“待会跟医院的人可不要这么耍嘴皮子啊,得罪了他们,该我们倒霉。”

两个 PARAMEDICS 跳下救护车,直奔我妈,一个奔上三路,开始听心跳什么的,另一个奔下三路,当仁不让地掀起我妈的裙子检查破水的情况,然后彼此咕噜了几句行话,就把我妈弄上了救护车,我爸也跟了上去。

我妈这一生还没坐过救护车,但在电视上倒是看了不少,她生怕 PARAMEDICS 会象电视上那样,拿个氧气罩子把她罩住,或者输液输血什么的。不过还好,那两个人什么都没做,连话都没怎么说。

我妈一路都是忐忑不安,总觉得是骗了救护车一把。不过我爸脸皮厚多了,完全没什么惭愧的样子,还两手握着我妈的一只手,神色凝重,很像电视上的什么场面,搞得我妈以为自己中了弹,生命垂危。

救护车呜哩哇啦地冲进医院,我妈直接就被推进产房去了,一进去就被换上了医院的袍子,然后就被五花大绑,身上七七八八地缠上了各种各样的管子,连在 MONITOR 一样的东西上。

有个医生为我妈内检了一下,说:“才开了一指,”然后拧起我妈换下的内裤,狐疑地说,“ the sanitary pad is almost dry. ”

我妈完全象被人捉奸在床一样,羞愧难当。她特别怕我爸跟医生耍嘴皮子,把他的口头禅搬出来说“ Define ‘pouring’ first ”。还好,我爸只说:“ It WAS pouring! ”

医生做了个息事宁人的手势,说声:“ It’s OK. It’s OK. ”就出去了,也不知道她说的“ OK ”是指什么,到底是说我妈的情况 OK ,还是说我爸撒谎 OK 。

产房里就剩下我爸我妈两个人,面面相觑,像两个考试作弊被老师抓住的学生一样。我妈说:“这下糟糕了,把我们中国人的形像搞坏了,以后这医院肯定不相信中国人了。”

我爸说:“别说得那么可怕,一两个人就代表整个中国人?”

“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嘛 —- ”

“谁说一粒老鼠屎坏一锅汤?以前我们在学校食堂打稀饭时,发现老鼠屎了,勤快的,就拣出来丢了再喝,不勤快的拣都懒得拣,照喝不误。如果有人拿到食堂去告状,食堂的人抓过去就喂嘴里吃了,还质问告状的人:‘我吃得你吃不得?’”

我妈还是忧心忡忡的样子,我爸见笑话不起作用,又进一步安慰说:“再说两个电话都是我打的,就算影响中国人形像,也只影响中国男人的形像。”

我妈说:“就怕给医院留下坏印象,他们不管我们了。”

我爸说:“这是他们的责任,他们敢不管?了不起态度差一点。我们也没撒谎,在家里的时候的确是 POURING 嘛。我去找他们解释一下 —- ”

我妈劝阻说:“算了吧,别找他们了。才开了一指,又没见红,又没阵痛,他们没赶我们回去就不错了 — 反正现在有这些仪器,我们知道 BB 的情况,我们自己盯着点,有事再去叫他们。”

好像唯恐天下不乱似的,正在这时,我们家的“亲友团”的人都一窝蜂地跑到医院来了,把个产房挤得满满的。我妈吓一跳,感觉象学生在校犯了错误,老师把家长叫来了一样。

我两个奶奶连忙上来查看我妈破水的情况,结果什么水也没看见,又听说连阵痛也没有,“亲友团”的人也觉得我爸妈两个太憨了,肯定是搞错了。

我太奶奶最富想象力:“是不是搞错了,把拉尿当成 —- ”

我奶奶连忙制止:“妈,你真是的,他们几十岁的人了,连水从哪里流出来的也不知道?”

我爸把情况解释了一下,就叫他们先回去:“连我们自己都不知道会不会被赶回去,你们呆在这里,医生们看见了肯定嫌拥挤,你们还是先回去休息吧,等快生的时候我再打电话给你们。”

“亲友团”的人磨蹭了一会,听见附近不断传来产妇的鸡喊鸭叫,门外还能看见捧着肚子被丈夫架着走来走去的女人,相比之下,我妈完全象个后进生,表现太差了,成绩太糟糕了,搞得几位家长脸上无光。几个家长商量了一下,灰溜溜地回去了。

我妈真是个门旮旯的簸箕,专在人后簸。“亲友团”的人刚走,我妈就说肚子痛,要上厕所了。我爸说叫护士来暂时取了那些绳索捆绑好让我妈上厕所,我妈还在担心:“会不会把他们搞烦了,赶我们回去?”

我爸说:“不会的,我们是救护车运来的,再说又破了水,谁敢赶我们?赶我们也不走,今天就赖这里了。”

护士来后,处理了一下那些绳索捆绑,我妈痛痛快快地上了个厕所,清除了一个包袱,觉得无比畅快,回到床上,护士把那些绳索又绑了回去。正当护士准备离开的时候,我妈觉得一股热流往外一冲,吓得她大叫:“ WATER! ”

护士又折了回来,一边换我妈身下的垫子,一边对我爸说:“ You see? This is pouring! ”

我爸知道护士有点讽刺的意思,但他没说什么,只催促道:“ Then do something! ”

护士跑了出去,过了一会跟一个医生一起回来了,医生对我妈解释说,现在要给你用 PITOCIN 了,因为你破水了,要尽快让 BABY 生出来。

我妈知道 PITOCIN 就是那些对“屁”情有独钟的网友称之为“屁托生”的催产药,她连连“嗯,嗯”的点头答应,在心里感谢我的推波助澜,关键时刻炸了水坝,终于使医生相信是“ POURING ”了。

护士为我妈挂上静脉点滴,加了“屁托生”,我妈仰躺在那里,焦急地等待宫缩的开始。打上“屁托生”之后,我妈的待遇就提高了,不时的有人进来调节剂量。当宫缩间隔时间达到四、五分钟,强度指数七十左右时,我爸问我妈:“肚子疼不疼?”

我妈说:“还好,就是腰酸背疼,肚子一阵阵发紧,大概是 BB 在里面撅屁股。”

我爸知道我妈的心理作用是很强的,据说我妈读小学的时候,有次上体育课从杠上摔下来,把胳膊弄脱臼了,但她不知道,没事人一样地上了好几节课。回到家,说起上体育课摔跤的事,我爷爷奶奶才急忙来查看,总觉得我妈的胳膊看上去异样,于是带到医院检查,拍片发现是脱臼了。医生给我妈胳膊复了位,又用白绷带吊在胸前,我妈这才知道事情严重了,一路啼哭不止,觉得疼痛难忍。如果不是有 X 光照片,我爷爷奶奶肯定要以为是医生把我妈的胳膊搞脱臼了。

我爸说:“既然现在还不痛,你抓紧时间睡一会吧,听说要生几十个小时的,睡眠不足,待会没力气 PUSH 。”

我妈想想也是,就交待说:“那你盯着一点,当心 BB 的心跳变慢了。”

我爸说:“好,我盯着,你睡吧。”

但我妈睡不着,觉得肚子很疼,她问:“我是不是开始阵痛了?”

我爸说:“应该是开始了。”我爸哄我妈背朝监测器躺着,他好帮我妈揉背。我妈不知有诈,真的那样躺着,享受我爸菜鸟水平的“马杀鸡”。

我爸一边给我妈揉背,一边天南地北地胡扯。又过了一阵,我爸发现宫缩强度已经快到一百了。我爸说:“现在已经七十了,如果你疼得受不了,我就叫医生来给你上‘爱屁’ (EPIDURAL) 吧。”

我妈说:“算了,听说有人疼到一百四,我这才别人的一半,低得很呢。再说要开到四、五指了才能上‘爱屁’的,我才开了一指,还早着呢。别又搞得一场虚惊,越发把医生们搞烦了 —- ”

“那我叫他们来给你检查一下吧,说不定已经开了四、五指了。”

“不会吧 ? 才这么短的时间,还是再等等吧,等我忍不住的时候再叫他们。你只盯着 BB 的心跳就行。”

“ BB 的心跳没问题。”

其实我妈觉得宫缩已经很痛了,但她听我爸说才七十,就觉得万里长征才走完了第一步,后面的路还长着呢。她想起最后一段时间没怎么多走路,因为她从电视上看到某位英国科学家的新发现,说胎儿的肺部发育成熟、达到了能在母体外呼吸的地步时,就会分泌一种催产素,通过胎盘进入母体,使母亲的子宫开始收缩,促使分娩开始。我妈自从看到这个报道后,就没再多走路了,因为她怕走多了引起早产,搞得我肺部还没发育好就匆匆忙忙跑出来了。

现在她又有点后悔,好像别的产妇都是拼命多走路,说那样生得快。我妈担心极了,怕产程拖得太长,她自己吃苦是小事,万一给宝宝带来麻烦就糟糕了。

下午一点多钟的时候,我妈的豆腐 OB 终于露了一下面,一看我妈还没痛到要谋杀亲夫的地步,豆腐 OB 的脸上就显出一种上当受骗的神情,不过还是很礼貌地站在床边跟我爸妈闲聊,卖弄自己的汉语,他会说“男孩子”“女孩子”“很好”“不好”“你好”“再见”之类的词,还会从一数到十,不过他的“四”和“十”基本没区别,都是介乎“ shit ”和“谁”之间的什么音。

我爸一边给我妈“马杀鸡”,一边猛夸豆腐 OB ,说他中文好生了得,这样好的中文,只有去过中国或者找了中国老婆的人才能达到。

豆腐 OB 很得意地说他没去过中国,老婆也不是中国人,他的中文是跟诊所的一个台湾护士学的。

我爸又把豆腐 OB 恭维一番,说那你就更不得了啦,简直是语言天才。

豆腐 OB 聊了几句,就叫我妈好好休息,他过一会再来,叫我妈有什么事情按铃叫人就行了。

我爸主动请求 OB 吃豆腐,让他给我妈检查一下,看开了几指了。

豆腐 OB 好像生怕多吃了一块豆腐似的,并无检查的意思。我爸把宫缩指数指给他看,豆腐 OB 往监测器那里看了一眼,惊讶地说:“ Oh, my God. It’s over 100! ”他首先怀疑仪器出了问题,检查我妈之前先把仪器检查了一下。

等他确信仪器没问题之后,他戴上手套,为我妈内检,然后报告说已经开了“四 CM ”了。豆腐 OB 中英混合地把我妈狠狠夸奖一番,说她 DOING GREAT ,“很好”,“再见”,说开到五指就可以叫麻醉师来上 EPI 了,然后就离开了产房。

豆腐 OB 一走,我妈责怪我爸说:“都超过一百了,你怎么说才七十多?”

“你这个人心理作用特别强嘛,我说七十,你就不觉得痛,现在你知道了,肯定要觉得痛了 —- ”

我妈龇牙咧嘴地说:“这个仪器 —- 能查出心 — 痛程度就好了 —- ”

我爸赶快表白:“这还用仪器来查?我现在的心痛指数肯定上了 200 了,这真的是比我自己痛还难受 —”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知道了宫缩的强度,我妈顿时觉得疼痛难忍了,我爸的“马杀鸡”和“嚼”都不起作用了。我妈把学来的各种呼吸大法都拿来乱用一气,还是疼痛难忍,大汗淋沥。

我爸说:“我叫医生来给你打‘爱屁’吧 —- ”

但我妈知道“爱屁”和“屁托生”连在一起打,对胎儿很危险。“屁托生”促使宫缩,要把胎儿挤出来,“爱屁”则有可能引起产妇血压降低,宫缩变缓,有可能会使胎儿心跳减慢,搞不好会引起 fetal depression ,所以我妈从牙齿缝里蹦出一句:“不打。”

我爸劝说:“不打的话,你这么疼,体力消耗光了,到时候就没力气生了。再说也不是个个产妇都会降低血压的,你以前没体位性血压低,不会有问题的。”

我爸见自己这个半调子说不服我妈,就把我伯母搬了出来。我伯母在电话里说的跟我爸说的一样,也是劝我妈上“爱屁”。我妈一听我伯母说能上,马上就同意了,连连高呼:“上‘爱屁’,上‘爱屁’。”

59 responses to “黄米出生记(3):这才叫 pouring!

  1. 哈哈,果真搞笑:D))

  2. 先报到再说。:)

  3. 真服了二个活宝。都那种紧急情况了,还有精神“拌嘴”。

  4. PF! Emmey的心理作用真的是很强!

  5. 男人做了丈夫有了孩子,责任感飚升,就不管什么形像不形像的了;老婆孩子第一,别的都靠边站!

    米爸很有表演天赋 – “神色凝重,很像电视上的什么场面,搞得我妈以为自己中了弹,生命垂危。 ”哈哈,心理活动也描写得那么活灵活现,真是两个大活宝。

    艾米懂的很多啊,什么“胎儿。。。就会分泌一种催产素,”“屁”和“爱屁”不好同时用,宫缩达到什么指数应该疼^_^,“fetal depression”之类的,我这才知道自己多么糊里糊涂不求甚解啊,这下长知识了。还是古人圣明,早就告诉我们:“后辈不必不如前辈,前辈不必贤于后辈。”要不我这“先驱”要到处找地缝了。

  6. 黄米的爸妈真是天生的一对儿, 连生娃娃都这么风趣

  7. 早!

    豆腐OB有没有把“四cm”说成“十cm”?

    米爸好生了得,帮米妈减轻不少疼痛。原来那个机器就是测疼痛指数的啊,看来我是被医生骗了一把。医生护士好几遍对我说那个只是显示宫缩“质量”,与疼痛无关。编瞎话的水平,效果显然比老黄差得远。(嘿嘿,老公尽了力,就不拿他的“马杀鸡”和老黄比了)。

  8. 笑死了,你们俩当时真这么好玩,还是只是写的好玩?一般的人,这种情况下,都紧

    张死了,哪像你们这两个大宝贝一会儿“屁托生”,又是‘爱屁’的,

  9. 心理作用强因为艾米有强烈的自我暗示。催眠就是这样来滴。 这一篇很有谈笑用兵的味道。:)

  10. puppytail,铭,兰溪:走神!

    铭,兰溪: 艾米好哄:)

    puppytail: 都是道听途说,一知半解的知识.

    阿爱:生的时候很紧张,回想起来才觉得很好笑.

    dou3dou: 那个仪器是测宫缩强度的,也就是医生说的”质量”,但是很多人都说上了一百就很痛了.

    ggMom: 生的时候是很紧张的,”屁托生”和”爱屁”都是生产之前就在从网上学会了的:)

    YY~.~ : 的确是这样,所以艾米好哄:)

  11. 我的妈呀, 我当时就是被护士安排专门坐在MONITOR前面, 看着指数变化, 每当看到数字一个劲往上升, 就觉得大难又要临头了, 连呼吸都忘了. 老公是真正的憨包子, 一点也不懂得胡弄一下我. :)

    一开始还强忍着不让打麻醉, 直到后来医生说BB忍受不了了, 要开刀, 才象突然崩溃了似的, 恨不得一下给麻醉掉.

    回上一篇的帖: 谢谢HY和DOU3DOU, 有个朋友12月的DUE, 先在她身上试试听BB心跳. :)

    这次反应比上次好一些. 大概是因为心理负担没那么重吧. 倒是越来越同情’厌食症’病人的痛苦, 一边饿得发慌, 一边又什么都不想吃.

  12. 非外星人:说明你老公是个”城市”的人:)

    xiamao: 穿马甲了:)

  13. 非外星人:

    如果听诊器不好找,Target,Walmart有卖听宝宝心跳的东西,可以用。号称“有的人”从20周起就能开始听到。我不属于那类“有的人”,但后期宝宝心跳强的时候是能听到的。

  14. 哈哈..funny 又长见识!希望米妈,米宝一切都好!

    米爸是不是还mao过早,就来上贴子?:) 有没有得"黑眼圈综合症"?

    么时候上点米宝的照片sa!阿姨,叔叔都cen到脖子待。:)

  15. dou3dou: 看来艾米也不属于”有的人”,也是后期才能用木筒听到胎心音,前面听到的都是哗哗的流水声:)

    香芹儿: 真的象是武汉”能”呢:)

    下去伺候BB去了,大家玩好.

  16. 这个“爱屁”也不是说上就能上的。我有一个朋友,想坚持久一些,越晚上麻药越好。结果当她决定上时,麻醉医生正在另一个产妇的手术室里,等了好久才出现,这当中情况发展迅速,就要开始push了,上麻药也来不及了。

  17. 黄颜:

    嘿嘿,是流水声啊。比我听到的声音文雅多啦:)

  18. 我看了也笑眯啦,一点都不紧张,只觉得这俩人好玩儿得要死!

    “不过我爸脸皮厚多了,完全没什么惭愧的样子,还两手握着我妈的一只手,神色凝重,很像电视上的什么场面,搞得我妈以为自己中了弹,生命垂危。”

    “他们几十岁的人了,连水从哪里流出来的也不知道?”

    “我爸赶快表白:“这还用仪器来查?我现在的心痛指数肯定上了 200 了”

    哈哈哈,老黄的嚼功关键时候还是蛮起作用的嘛!!

  19. 艾米真不是黄颜的对手,每次都被他忽悠:)

    这次黄颜一点不棉花包,倒是艾米很棉花包:)在医院低眉顺眼的。

    还是黄米厉害,关键时刻炸了水坝,不然艾米可能要象我似的被赶回家了。说实在的,到现在我也没搞清楚水从哪里流出来的。

  20. 都是这样啊,爱人后来见我上了爱屁,才敢告诉我,刚才指数都。。。了。不过他在这之前就很心疼,因为我阵痛每5分钟一回,一次持续2分钟以上,不好挺。

    我当时觉得腰酸疼得厉害,爱人一直在帮我揉,还用了两个网球按,爱人知道我很疼,因为他已经使出吃奶的劲了,我还在埋怨:“:用点劲嘛”。不过他没有埋怨我,只是更加用力。。。

    因为一直想着要为后来留着力气,疼的时候一直忍着没喊叫,只是吭吭。。。

  21. 忘了说了:宝宝的眼睛大,眼皮小,看不全眼仁,目前可见部分是

    灰常灰常黑的:)

    不过姥姥说了,宝宝眼睛长(chang2),这一点像我

  22. 腰酸背痛的生得快。我从开始痛到生财4个多小时。

  23. 又长知识了。我是剖腹产下我儿子的,所以什么破水,宫缩,见红,阵痛……一样也没体验过. :(

    艾米真的很棉花包,很小羊羔耶.

  24. 这两艾,homework也做得太过头了。我就PITOCIN和EPIDURAL一起上,也没什么问题。真有问题,拉去C-section不就结了。

  25. 哇,大大的黑眼珠多可爱,小水晶一定很漂亮啊。米爸米妈也描述描述小米的样子,至少让我们展开想象的翅膀瞅一瞅?现在差不多只能看到一个卷毛小老虎的形象。。。

    以为xiaolily那么直言哪,再读下句,原来此homework非彼homework :D))

  26. Ai, HY reminds me of Jenny’s birth. I really want to forget those terrible 3 days.

    Is little Allan a good boy?

  27. 破水确实应该早送去,虽不至于会因水流光小孩缺氧而窒息(因流的只是胎儿头顶上的那滩子水)。但时间太长易引起感染。我有个同学就是破水后,时间拖得长了点去医院,结果由于感染,大人小孩都发烧,在医院多待了好几天。老黄的决策还是英明的。

  28. “这下糟糕了,把我们中国人的形像搞坏了” 

    嘻嘻,昨晚刚和LG有过类似讨论。

    我跟LG说,组里有一个大混混。

    LG说,你应该向他学习。

    我说,怕那样“把我们中国人的形像搞坏了”。

    LG说,“你错了,中国人的形像是埋头苦干,你混一混,正好 balance 一下” 

    :DD

  29. 很DETAIL的描写, 开始有概念了, “听见附近不断传来产妇的鸡喊鸭叫,门外还能看见捧着肚子被丈夫架着走来走去的女人”, 有点恐怖…

    艾米乖宝宝, 那个时候还怕给医生添麻烦? :) SO FAR还不是太可怕, 下一集是不是就吓人了?

    “宝宝的眼睛大,眼皮小,看不全眼仁,目前可见部分是

    灰常灰常黑的” WOW! 这不就是传说中的黑眼仁多,白眼仁少, 会说话的大眼睛吗? 狂羡慕水晶妈! 也等着看小黄米的眼睛是什么样的? :) 多看几眼漂亮BB(哪怕是写出来的), 说不定将来也能生一个(有这种迷信的…)

  30. dou3dou: 好象各个医院还要求不同,有的要开到五,六指才能上,有的四指就可以;有的说五指以后随时都可以上,有的说开到七指以上就不能上了. 要等麻醉师的事经常发生,上之前还要先输液,所以要早点要求.

    asalways: 事过之后就只记得好笑部分了:)

    veronica: 黄颜为别人谋利益还是不棉花包的:)

  31. crystalsky: 嗨,新妈妈,很高兴看到你上网来,你们两个人自己带小孩,还有机会上网,很厉害呀!

    老黄把我两个ID的密码都换成我不知道的东西了,免得我老上网,这么老土的办法也想得出来:)

    用两个网球按? 哇,事过之后被网球按过的地方痛不痛?

    小小水晶一天吃几次?

  32. 米妈真是挺坚强的,处处先想到的都是为宝宝好,真好,为这样无私的妈妈感到骄傲,GREAT!!

    米爸也表现不俗---“我现在的心痛指数肯定上了 200 了,这真的是比我自己痛还难受 —” :-)

  33. niu: 你可真”NIU”啊,只用了四小时? 创记录了吧?

    子苏: 你真幸福! 我妈生我的时候也是剖腹产,但她什么都经历了:)

    xiaolily: 要做妈妈的人当然都是小心谨慎为好,你我没出问题不等于所有的人都不会出问题:).

    两”屁”一起上,引起胎儿心跳减慢出现缺氧或DEPRESSION的占一定比例,有的即使通过C-section生下胎儿,也可能给胎儿留下一些后遗症.

    puppytail: 黄米的样子留着米爸写出生记时描绘吧.爷爷奶奶太奶奶都说很象米爸小时候的样子,但我妈说象我小时候的样子:)

    JennyMa: 生了三天?受苦了,慰问一下.

    小艾伦还比较乖,基本是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顾吃和睡:)米爸约法三章,不准爷爷奶奶们经常抱小艾伦,怕惯坏了:)

  34. XiaoLily: 我妈生我的时候也是先破水,流出很多羊水,我爸不得不用盆子接着,很快就流了半盆,那显然不是胎儿头顶的那一点水.

    我认识一个人,她也是先破水,因流出的羊水较多,医生曾建议灌点水进去.如果不是听她亲口讲,我是无论如何不会相信灌水的说法的.

    也许什么事情都有例外.

    老黄写的只是我一个人的CASE,而且以搞笑为主,大家不要当科教片来看:)

    其远: 我们是不敢混的人:)有些混的人是实在没能力,只好混:)

    艾文: 其实并不恐怖,小水晶也说她没喊叫,说明不是每个人都那么痛,也不是每个人都得喊叫的.

    这里有一些比较创新的生产法,比如蹲式生产,水下生产等,听说效果很好.下次试试:)不过老黄已经吓坏了,当场就说”我们只要这一个,再不生了吧”:)

    想去看海: 父母都是把小宝宝放在第一位的.

  35. 艾米:”父母都是把小宝宝放在第一位的.” —明白,就是没体会过,所以讲外行话了,嘻嘻:-)

  36. 米爸一走,米妈就疯狂灌水:)

    “我们只要这一个,再不生了吧” 米爸很不错.我LD在我生孩子的时候,还忙着赶Project,因为快期末了.他把我送到医院,确定被收下后,就回学校接着做Project去了.等他回来时,我的”爱屁”已经打了,他看我象没事人似的.从此认为在这儿生孩子一点儿不痛苦.每次说起这,就想踹他几脚.

  37. “事过之后就只记得好笑部分了”,哈哈,艾米是伤疤没好就忘了痛的。 :D

    “老黄把我两个ID的密码都换成我不知道的东西了”,老黄是土得可爱,艾米是调皮得可爱,艾米一天上一次网,请求,还是希望是不是见到米妈。

    “米爸约法三章,不准爷爷奶奶们经常抱小艾伦,怕惯坏了 ”,嘻嘻,想娇惯还不那么容易哪!要找机会。

  38. veronica,二话不说,帮忙踹你领导,哈(美差啊)!!

  39. 艾米 : Glad to see you! But don’t want to see you here!

    Be careful.

  40. 因为太快了,没空用either 屁

    也许不是太快了,可能是因为我反应太迟钝了。之前没觉得有任何contraction.一感觉到的时候,就3-5分一次。还去poo了一次—还好,没生在马桶里。当时愣忍了一阵子—以为一会儿就过去了.

    好好照顾baby吧。有可能的话,上个片片吧。allan 是handsome的意思,肯定是个帅小伙儿。

  41. 艾米真是可爱, 冲破重重封锁来见我们:-)

  42. 讲个故事:实验室有个fellow,说在纽约实习妇产科的时候,在flushing区,所以碰到的都是中国人生孩子。呆了一个多月,都“静悄悄”的。一天中午,突然听到门口有人大叫,oh, my god, I am dying….cut me open….好生奇怪,开快跑出来看新鲜,发现原来是个墨西哥妇女。所以他得出结论:中国人生孩子都不吭气的。

    我也不知道自己吼了没,当时挺难受的,又没用epidural,觉得神志已经不太清楚了。每个人的经历感受都不一样,据说不管生多少个孩子,母亲对每一次的经历都记得清清楚楚。

  43. 想去看海: 赶快当父母,当了父母就知道什么风花雪月都不如自己的BB可爱了:).还吟个什么诗,有那时间还不如研究一下BB的臭臭,看颜色对不对:)

    veronica: 哈哈,被你看出来了.

    LD不知道生孩子痛苦也好啊,不然吓成YW就麻烦了:)

    asalways: 老黄本来是个很尊老的人,现在因为儿子,他快把几个老家伙得罪光了:)

    慧芳: 跟我家几个”老家伙”一样,电视不准看,电脑不准用:)

    niu: 你太幸福了,说明你应该多生几个.

    反正痛起来的时候,喊也要费力,忍也要费力,左也不好,右也不好:)

    阿爱: 最大的封锁是老黄,其他人只是好言相劝,老黄还从技术上封锁我,一时改我的文学城密码,一时又改我电脑帐号的密码:)

  44. 先问候一下新爸爸新妈妈新baby。我是最近才认识你们的“新人”,以前我到文学城就是在首页里溜达溜达,从来没看过小说。最近因为有几周休假,正好那天我家的DSL开通了,我就到文学城里逛逛。“一往情深”的一篇文章把我带到博克书架,我在那里看到了山楂树之恋,我想我很luck,第一次在网上看小说就看到了这么好的作品。我一直看到凌晨5点还没有丝毫的睡意,早上10点多起床又继续看,看得我非常的心痛,直到现在每当想起他们的故事泪水就抑制不住。我喜欢静秋,敬佩老三,也佩服你们二位,以你们小小的年纪能写出这么好的作品不说,还能那么生动的写出生活在当年的人们的真实生活,真得太难得了。我想如果读者像你们这样年纪的话,可能都不能理解那时的事那时的静秋,而你们确能写得这样真实感人震撼人心催人泪下。

    我看了山楂树之恋和它后面跟着的所有文章,我喜欢静秋,艾米说在忽悠和温柔里也有静秋的描写,我就到这两个故事中去找静秋,没有静秋的章节就放过去,专拣静秋的故事看,到后来我又喜欢上了这两个故事。在休假的后十天我看完了你们所有的小说故事评论答网友提问,,,我喜欢看你们的作品,在你们的作品里没有华丽的词藻,没有刻意的描写,没有过多的修饰。但你们所刻画的人物是那样的生动,故事是那样的真实,语言是那样的精练。读你们的作品有时让人心痛难忍泪水涟涟,有时又让人忍俊不禁开怀大笑。

    我推荐山楂树之恋给我的几位朋友,大家众口一词就是好看,有位朋友说几年的泪这一次都流出来了。

    我看完山楂树之恋在忽悠里找静秋的时候,知道你们的宝宝黄米来到了人间,真为你们高兴。看到黄米不辞辛苦刚刚来到这个陌生的世界就为我们奉上爸爸妈妈和他自己的故事,真想好好亲他一下,多懂事乖巧的宝宝啊。

    愿你们快乐,等着你们的新故事,当然在你们修养好了之后。

  45. 艾米的朋友

    家喻: 欢迎”新人”来艾园!

    黄颜去上班了,艾米难得有机会上网,我先代替他们谢谢你的留言.

  46. 看到这句话, 不得不跳出来说一句: “米爸约法三章,不准爷爷奶奶们经常抱小艾伦,怕惯坏了”

    — 米爸搞错了耶, 小BABY在8个月以前应该多抱, 不会因此而被惯坏的, 反而多抱才能增强BABY的安全感. 快抱快抱吧! 这不是我自己发明的, 是从政府办的产后学习班学来的.

  47. 我也跳出来说一句^_^:BABY真的不是惯坏的,好象(有点心虚)。

    我家当年的CRYING BABY是被抱了很多,奶奶后来也说过怪我们月子里老抱他。不过他哭了好几个月,又没什么规律,估计实际上UNFORTUNATELY是个COLIC BABY吧。相比之下,有个朋友久婚高龄得子,外公外婆疼得不得了,整天抱着捧着的。后来换了奶奶一人来照顾,抱得少了,人家小BABY也不闹。

    BABY嘛,就是要抱要惯的。再说如果太奶奶爷爷奶奶们眼看着这么个小宝贝不能抱,岂不是也太勉为其难了么。米爸米妈不都是被惯大的吗?就冲这基因,小米也是可以惯滴。(咳。。。好象看到米爸鼻子里开始袅袅生烟了,先躲一躲)

    一本正经地说,BABY的DEVELOPMENT的确需要很多身体接触和语言刺激, 记得看过什么文章还提倡母婴经常果抱哪。临时性封锁艾米上网的事就投一赞成票吧。

  48. 艾米:就像我以前说的那样,生小孩怎么也不比养小孩费劲,尤其是男孩子。好调皮啊。大了之后,还不愿意理你。这样的白眼狼,养他做什么。

  49. 对于抱不抱的问题,我也搞不清。反正我是抱得很多。看他那么enjoy,抱就抱抱吧,权当锻炼身体了。

    我的理论是:你现在不理他,训练他所谓的独立性,他以后更不理你,什么话都不愿告诉你。当然,宠和无限度的纵容是不一样的。

    我觉得大部分的东西都是家庭环境影响的;也许有genetic的因素。总之,什么样的人生什么样的孩儿吧。

  50. 艾米:我有妈妈帮忙,还有一位阿姨,要不是经常看着我,我很有些空上网。。。只是他们都时不时来看看我是不是睡觉(其实是监督我不让我用电脑:)

    孩子还好,每天8-10遍,已经快8磅了,53厘米,

    混合喂养,很沉阿。越来越。。。

    后来我的爱批不管用了,哪里顾得上按得疼不疼!回头照镜子看看是不是有两个淤青:)

    艾文:放心,孩子的眼睛都会很大, 其实是孩子唱得都很漂亮可爱,尤其是自己的:))宝宝出生后, 就知道了,大家都抢着说和自己像。

    我的经历和艾米很像(不是抄袭啊),所以看艾米的生产经历就知道了没有那末可怕,疼是很疼,尤其像我这莫爱哭娇气的人,可是我都挺过来了,你害怕什莫?

  51. 家喻: 谢谢你这么高的评价,欢迎你来艾园.什么时候有空了也为艾园的姐妹们写几篇.

    非外星人: 米爸要喊冤枉了:)几个爷爷奶奶恨不得从早到晚抱着,米娃娃睡着了也舍不得放下,所以米爸才约法三章.不过他自己也好不到哪里去:)

    可能做父母的一开始都很有决心,要培养娃娃这个好习惯,那个好习惯,但是很快就娇惯起来了,而且自己不觉得,只看见别人在娇惯:)

    puppytail: 我也相信每个小孩都是不同的,有时大家都用同样办法带孩子,但结果就是不同.

    “果抱”的说法,我也看见过,大意是婴儿会皮肤饥渴,需要父母跟他/她皮肤接触.

    niu: 小孩长大了不愿意理父母,可能是正常现象,我读中学时就不爱跟父母一起逛街了,觉得他们很老土:) 但再长大一点,又慢慢能跟父母沟通了.可能TEENAGER就是有点反叛,主要是把父母当自己的同龄人来要求.再长大一点,就比较宽容了,知道父母属于另一个年龄段,自然跟我们是不同的,无论他们多”怪”,也可以理解: 他们那代人嘛,就是那样的:)

    crystalsky: 有人帮忙就是不一样啊,带孩子比较轻松,但用电脑就受到限制了:)

    你的宝宝长得很快呀!

  52. 希望不久也能加入妈妈行列,不会无聊到想诗啊,画啊了,要托大家的福了;自己更需努力 :-)

  53. 赶紧抱赶紧抱。小baby宠不坏的。现在大家轮流抱,让他对多个亲人熟悉些,等将来稍大些,更重了的时候也许就不会非要某个大人抱不可了。

    几个朋友都有这个“problem”,二十来斤的小家伙,兴起时只要妈妈抱,不抱就哭的很凄惨。当然这种被需要的感觉无比甜蜜,但也有不便。累就不说了,要想同时烧火做饭做家务就很难啦。

  54. 想去看海: 想到诗也不是无聊,我是开玩笑那样说的.孩子就是我的MASTERPIECE,算诗歌也行,算散文也行:)

    dou3dou: 大BABY只要妈妈抱,可能是大BABY认识人了,小BABY还是糊涂虫:)

  55. 这样的特殊时刻,却仍然写得趣味盎然,真不是一般二般的功力。 艾米经受着疼痛(因为自己是刚有阵痛就被宣布剖腹产的)却还是处处替人着想,令人感动。黄颜关键时刻一点都不棉花包,该棉的时候坚决棉,不该棉的时候绝不棉,这是真正的好男人。“做人” 易,“生人”快拿来确实更难些。

  56. 糟糕,键盘又害我别字了,末句 “ 生人 看来更难些”

  57. 我来晚啦~
    艾米太强了,我疼到20的时候就觉得快晕了,到70的时候已经开始鬼哭狼嚎了~ 不看不知道,原来人和人真的不一样~140,让我死了算了…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