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米:胎言无忌(11)

 

 

我妈说:“如此看来,即便我那次舞会之后没有向你摊牌,你一时半会也不会追我,是吧?”

“呃 — 至少等到毕业之后 — ”

 

“见鬼,等你毕业了,你就跑到南边去了,那里鸡鸭遍地,你还会回来追我?”

 

“那里鸡鸭遍地跟我有什么相关?我又不是养鸡专业户 —- ”

 

“深圳那边男女比例严重失调,女多男少,你一过去,肯定被女孩子包围了,那 —- 肯定是凶多吉少,肯定没心思回来追我了 —- ”

 

“ WOW ,一口气用了这么多‘肯定’ ! 深圳女多男少也只是从绝对数字上讲,实际上当时深圳的白领女性并不是很多,大多数是打工妹 — ,深圳白领男性的恋爱婚姻一直是个问题 —- 。我在那里呆过一段时间,还算有点了解,我知道那里很多女孩都想出国,想嫁老外 — 就我知道的就有好几个,跟随老公从内地调到深圳,但很快就找了新加坡日本人,离婚再嫁了 —- ”

 

“啊?是这样?我只知道那时有很多人想到深圳去 — ”

 

“是啊,等去了之后,眼睛又望到更远的地方去了。那时张总的夫人总劝我谋求出国,说你是大学生,又是学英语的,你出国还不容易?”

 

“其实学英语的出国并不容易,出国之后也不容易 —- ”我妈一看自己有跑题的危险,马上扯回来,“那你的意思是等你参加工作之后,不是我爸的学生了,再跑回来追我?”

 

“嗯 —- 有那个想法 —- ”

 

我妈一听我爸那口气,就知道“那个想法”是很微弱的,马上控诉道:“你肯定没想过回来追我 —- ”

 

我妈正在后悔又用了一个“肯定”,就听我爸坦白说:“我真不知道我会不会回来追你,因为我觉得你对我没那意思,而且我也不能给你带来幸福。你年轻漂亮聪明,有大把的男生喜欢,不管你是想找个年轻英俊有前途的,还是要找个年纪大事业有成的,你都能轻易找到,我 — 真的是没什么竞争能力。”

 

我妈睁圆了眼睛:“你是不是在说反话?谁不知道你才貌双全,前途无量,喜欢你的小女孩一群一群的?”

 

“哪有什么一群一群的?都是你想出来的。我一个学比较文学的,有什么前途?充其量也只能是在公司里当个翻译或秘书,或者呆在学校做学问,要钱没钱,要权没权,比我有前途的简直是太多了,可以说人人都比我有前途。”

 

“你以为我就是那种爱钱爱权的人?”

 

“不要把钱权和爱情对立起来看嘛,两个候选人,如果爱情相等,但一个有钱有权,另一个没钱没权,你为什么不选那个有钱有权的呢?贫穷不一定巩固爱情,金钱也并不一定腐蚀爱情 —- 你没听说过贫贱夫妻百事哀?”

 

我妈问:“那你 — 那时是不是有点后悔学了比较文学?”

 

“嘿嘿,这真不好说 — 说了对不起我的导师。也说不上后悔,但的确不想呆在学校做比较文学了,所以我才会想到去公司工作。文学这种东西,一旦成了谋生的手段,就百无一用了。而且我这样世俗的人,也看不出做比较文学对社会对人生有什么太大的贡献,搞不好,还因为一篇评论扼杀了一个作者。”

 

“但是你去公司,也 —- 不一定比呆在学校有 —- 前途,你不是学经济学管理的,在公司也只能 —- 做文秘工作,有什么意思?”

 

我爸耸耸肩:“所以说 — 我是前途无亮、一片漆黑罗。你条件那么好,完全应该过舒适的生活,有汽车洋房,而我 — 肯定是没法给你那些东西的。”

 

“你相信不相信在我心目中你比那些有钱有权的人更 —- 值得爱?”

 

“你说现在还是当时?”

 

“当时。”

 

“当时肯定不相信。我不是把你当成贪财的人,我只是觉得世界上有很多既有钱又爱你的人,为什么你不爱那些人呢?没道理的嘛。就算你瞎了眼要爱我,我也应该为你着想嘛。”

 

我妈恨恨地说:“你这个为我着想真是害死人,差不多把我‘着想’到老姑娘堆里去了。你怎么不先问问我的意见,再来为我着想?”

 

我爸辩解说:“我也并没固执己见嘛,你一 — 说穿,我不是就 —- 没再想那些钱权的事了吗?咱穷,怎么啦?咱不是还可以奋斗吗?先去南边赚钱,以后说不定混大发了,给我的艾米买汽车洋房。”

 

“所以你就等有了汽车洋房再来追我?”

 

“也不是那个意思,只是没什么把握,怕说出来你没那意思,大家弄翻了脸,反而把眼前的一点 —- 外交关系搞没了。”

 

“你这个傻瓜,我怎么会没那意思呢?难道你一直看不出来我有那意思?”

 

“我们两个人认识一年多了,如果你有那意思的话,你早说出来了 —- ”

 

我妈无比委屈:“你怎么老觉得我应该早说出来呢?你怎么什么都等我来‘煮动’呢?你煮我一回不行?我好歹还是女孩吧?你怎么就不让我享受一下被追的乐趣呢?”

 

“我虽然没说出最后那句话,也只是没揭开最后那道面纱,但我不一直在追着吗?勤勤恳恳地追,每周一次地追,腰部以上写着‘爱’,腰部以下写着‘情’,我觉得连我身边的空气都被我烧热了 —- ”

 

“你那叫追?你每次来都是一本正经地跟我练口语听力,不是那天 TOPIC 的话你根本不说,我扯那上头去了,你都要大力扯回,我怎么知道你在追?还有你那肢体书法,完全是狂草,写得飞沙走石,难以辨认,我看你腰部以上写的不是‘爱’,而是一个‘受’,腰部以下写的不是一个‘情’,而是一个‘精’,谁看得出来是‘爱情’二字?”

 

我爸呵呵笑:“你是错别字大王嘛,认错了也不‘夺圣’。我可是用楷书写着‘爱情’二字,你却看成狂草的‘受精’ —- 受精也不错嘛 —- ‘爱情’狂草到一定地步,就该‘受精’了 —- ”

 

“见你的鬼,没有‘授’,哪来的‘受’?你每次来,都不是来追我的,而是来‘授课’的 —- ”

 

“不追你,我干嘛要每个星期 FREE 跑来做家教?”

 

“你 —- 因为你是我爸的学生嘛,师母叫你做家教,你 —- 敢不做?”

 

“你看看,你看看,我一片痴情,全部被你诬蔑成讨好老师了 —- 我就知道你会这样想的 — 所以我那时不敢追 —- ”

 

我妈一听这话,觉得抓住了我爸的狐狸尾巴:“我说了吧?我说你从来没追过吧?你刚才还嘴巴硬,不承认,现在你承认了吧?你怕我以为你是讨好老师,所以就不来追我,你 — 死要面子,把你的面子看得比爱情还重要 —- ”

 

我爸看我妈当真生起气来了,赶快斡旋:“嗨,嗨,这不都是过去的事了吗?还真的生起气来了?我怎么没追你呢?我不过就是没把‘追’字写在牌子上打给你看罢了。无论如何,还不都是我跑你那里去吗?”

 

“可是你的追 —- 谁看得出来呀?我根本不知道。”

 

“你那时不知道,我现在不是告诉你了吗?每个暑假,我都是怅然若失 —- ”

 

“真的?你暑假怅然若失了?哭了没有?写诗了没有?写日记了没有?”

 

“给哭下个定义先。”

 

“有泪无声谓之泣,有声无泪谓之嚎,有泪有声谓之哭。”

 

“按这个定义,没哭。”

 

“泣过没有?嚎过没有?”

 

“嗯 —- 男子汉,大豆腐,有泪不轻弹,哪里好意思泣?致于嚎嘛,也不敢,怕影响别人休息。但那段时间很 —- 失落,很 — 憋闷,很不开心 —- ”

 

我妈一听这些,心就软了,表白说:“其实我暑假里也不开心,觉得暑假好长好长 —- ”

 

“你脸上可都是写着‘开心’二字的 — ”

 

“你脸上还不是写着‘开心’二字?”我妈问,“你那时真的很伤心吗?不骗我?你怎么样个伤心法?”

 

“我也说不清,就是干什么都没精神,张总可以作证,他说我那时在卡拉 OK 厅唱的尽是一些很伤感的歌 —- ”

 

我妈一听“卡拉 OK ”,就来了精神:“交待,还有谁跟你们一起到卡拉 OK 厅去的?你们两个男人跑去唱卡拉 OK ?我不相信,如果真是你们两人去,肯定就叫了陪唱的小姐,包了卡拉 OK 房 —- ”

 

“不要把我想得那么风花雪月嘛,张总也不是那样的人,他都是带夫人孩子的,他的夫人歌也唱得不错,两个人都是标准的民歌嗓子,不怎么唱流行歌曲的。他那时候问:怎么流行歌曲都是这么 —- 悲悲切切的?”

 

“你唱了什么悲悲切切的歌?”

 

“唱的多了,象张学友的‘暗恋你’呀,赵传的‘爱要怎样说出口’啊,等等等等,反正都是些爱情 LOSER 的歌,要死要活的 —- ”

 

我妈想象不出我爸还有这样的时刻,怀疑地望着他:“唱个我听听,让我体会一下你当时的悲哀,就唱‘暗恋你’。”

 

“太久了,差不多都忘记歌词了,那时我可是连日文的歌词都记得的。算了,我帮你在网上找出来给你听,那歌不是很流行,很少有人记得。”

 

《 暗恋你 》

 

人海内你可知我像灵魂不在

每天的爱逝如风没有将来

从未真的深爱

 

难忍耐你可听到在谁人心内

你的浅笑像潮水荡去飘来

才是真的最可爱我最深爱

 

谁可每夜给你温柔

而我却只暗地苦透

现实就是这样吧梦也许不再有

若你知道就已足够

 

曾等待我的所爱在无聊街外

我竟今晚又重温待你归来

还像当初暗恋你

( 还像当天 ) 还像当初暗恋你

( 还像昨日 ) 还像当初暗恋你

 

我爸跟着张学友唱了一通,问我妈:“好不好听?”

 

“嗯,这歌本身倒不是很好听,不过词写得不错,再加上又是你唱,我当然要说好听了。”我妈感慨道,“还是暗恋的时候美好啊,你在那里唱感伤的歌,我在这里写感伤的小说,你猜不透我的心,我猜不透你的心,多浪漫啊 ! ”

 

哪知我爸一脸俗气地反驳说:“暗恋有什么好?猜得头疼,想得心疼,憋得 —- 某处疼。像现在这样不好?想啃抓住就啃,想抱拉过来就抱 —- ”

 

我妈嘲笑说:“哈哈,再浪漫的男人也不过如此,一下就落脚到‘啃’上去了。为什么你们男人一提爱情就要扯到性上去?”

 

“这也不叫扯到性上去,因为男人也不一定次次都要走到最后那一步,只是想 —- 亲近亲近,你们女的不这样?”

 

“嗯,其实也这样,抱抱总是很好的 —- ”我妈坦白说,“可能男女在这一点上差不多吧,我想到你的时候,脑子里也总是一个镜头,就是你张开双臂,我飞扑过去 —- 。不同的大概是身体上的反应没有男的那么明显。”

 

我爸嘲笑说:“不是什么明显不明显的问题吧?压根儿就没反应,次次都得我启发式教学。所以说你是口头革命派嘛,嘴上嚷嚷得欢,其实没表现 —- ”

 

“这得怪造物主,把我们女的造得这么‘含蓄’,把你们造得那么‘外向’。你有表现,我能看得出来;我有表现,你从外观上是看不出来的 —- ”

 

“所以说我们男的比较爱深入调查 —- ”我爸深入调查了一下说,“造物主造人的时候还是很有一番考虑的,女的是‘直接刺激 + 反应型’的,所以给你们造上多多的性感带,让你们对 TOUCH 敏感。男的身上没那么多性感带,但男人的眼睛和耳朵比女的厉害,光凭看和听就可以冲动起来。当然,想象力丰富的男女就更厉害,七想八想,就 — ”

 

我妈叫道:“ YOU STRIPPER! 光天化日之下,要干什么?”

45 responses to “黄米:胎言无忌(11)

  1. -在水一方-

    第一?

  2. -在水一方-

    好象大家也都没摸出规律什么时候上贴,要不我就拿不到黄颜的第一次了,流行的first ,1,sofa 一激动都忘了,还是用了最原始的词.

  3. 今天赶的巧,虽没坐沙发也是前排。高兴!

  4. 也坐前排,^_^

  5. -在水一方-: 送上了第一次?:)

    dou3dou,想去看海: 前排闹杂得很:)

    各位早晨!

  6. 艾米看狂草的“爱情”肢体书法,有趣儿! :-)))

  7. 等开场了,在移到后排的清静角落去观赏,先参加“剪彩仪式”,^_^

  8. -在水一方-

    老黄反应真快,我可是得到了第一次,不是送上的,别说反了啊.

  9. 喜欢艾园,更爱艾米 ! 期待艾园从园子变成庄园的那一天。另外,极其欣赏艾米与黄颜的爱情。送上一份真挚祝福(包括黄米滴耀)

  10. sorry 啊, 好象有点搞不清状况。。。 不知此文系艾米所出 or 黄颜 ?总之,两个都一起喜欢 !!!

  11. Agree with 黄米爸 – 暗恋美好浪漫 but I don’t want it is too long.

    ——-

    哪知我爸一脸俗气地反驳说:“暗恋有什么好?猜得头疼,想得心疼,憋得 —- 某处疼。像现在这样不好?想啃抓住就啃,想抱拉过来就抱

  12. 报个名,我来了。支持一下睡觉去了。

  13. 想去看海: 你的梦才做了两集就不做了?把大家吊在那里?快写!

    -在水一方-: 只TAKE,不GIVE:)

    瞎猫: 不瞎呢:)

    海天一线: 此文出自黄米:)新面孔?握手.

    jennyma: 暗恋过去之后才变得美好浪漫:)

  14. 孤草: 晨昏颠倒?季节也是颠倒的吧?

  15. “。。憋得 —- 某处疼。。”,哈哈,笑死了,LG也同样交代过 :D

    说了半天,艾米早被看“倒”了吧 :)

    同情老黄,居然还在嚼,我已经把你俩一起看“倒”啦 :D

  16. “ YOU STRIPPER! 光天化日之下,要干什么?”

    哈哈,等下文!

    你们俩的对话真是精彩啊,我们在网上看看都觉得很过瘾,可以想象你们身边的朋友该有多幸运!

  17. 唉,苦恼的暗恋,满脑子想的都是怕自己不是对方的best choice,如果不是HY同学如此德智体艺美五好,色香味三全,如果不是艾米同学有一颗慧心一双慧眼,这珠子还真说不定会被埋到煤渣里头了。

    “直接刺激 + 反应型”是男的吧?女的应该是“心理感应+反应型”。女的喜欢没事cuddle cuddle,更多的是心理上的享受和满足,生理上往往是很纯洁的;男的好象是“有事”的时候才愿意cuddle,纯洁度往往要大打折扣的。

    “YOU STRIPPER!”? 黄同学还会表演 lap dance? 下回前排就更抢手啦~~:D)

  18. “所以说我们男的比较爱深入调查 —- ”

    嘻嘻,太黄了。

  19. 那你的意思是等你参加工作之后,不是我爸的学生了,再跑回来追我?”

    —-嗯,不对!一日为师终生为父:)

  20. 精采精采,看时不时笑出声。谢谢黄米。

    “但我不一直在追着吗?勤勤恳恳地追,每周一次地追,腰部以上写着‘爱’,腰部以下写着‘情’,

    我看你腰部以上写的不是‘爱’,而是一个‘受’,腰部以下写的不是一个‘情’,而是一个‘精’,谁看得出来是‘爱情’二字?”

    哪知我爸一脸俗气地反驳说:“暗恋有什么好?猜得头疼,想得心疼,憋得 —- 某处疼。

  21. 其远: 这是不是男人的”通病”?

    HY说他是”嚼,倒”, 艾米是”倒,嚼” — 他可以把艾米嚼倒,而艾米是倒下了,还要嚼:)

    11a: 太奶奶说的: 就会耍贫嘴:)

    puppytail: 他说的大概是男女被AROUSED的不同,男人看到画面,听到声音都有可能冲动,女的可能一定要有TOUCH才会有反应:)

    瞎猫: HY肯定要说是我们自己把他的话想黄了:)

    慧芳: HY很少一本正经地抒情,所以很难把握他的心思:)

  22. puppytail: “女的喜欢没事cuddle cuddle,…男的好象是“有事”的时候才愿意cuddle”

    — 可能男的有事时来CUDDLE女的,只是为了把女的AROUSE起来,因为他们知道女的是需要TOUCH的:)

  23. 记得有一次Dr. Phil(or Oprah?)的show是专门讨论这个问题的。基本情况是,绿的抱怨蓝的cuddle得不够,蓝的抱怨绿的“没事”瞎cuddle。黄同学有”只是想 —- 亲近亲近”的想法,值得表扬。

    “腰部以上写着‘爱’,腰部以下写着‘情’”- 看来不管他是一本正经,还是两本正经, 艾米就这样照单全收吧,只管倒,嚼醋的不要 :))

  24. 艾米:谁不知道你才貌双全,前途无量,喜欢你的小女孩一群一群的?

    黄颜:你脸上可都是写着‘开心’二字的 —

    >》黄米:你老爸和老妈谁的眼睛雪亮?

    不过,你老爸的伟大之处是居然肯这样自揭短,不容易。要是我打死都说想不起来了。也说明米妈的“拷功”了得。

    祝周末愉快。

  25. 是啊,黄颜 不好(号)一本正经地抒情,

    艾米只好一本正经地审,

    黄米才好把握他的心思,

    粉 丝们才有好看得。

  26. 光天化日之下,要把失去的十年补回来,要彻夜不眠的补,要日夜不分的补,要兢兢业业的补, 要争分夺秒的补…拿出文革后人们追赶丢失的岁月的精神,把你们错过的666….全都补回来。 呵呵。

  27. puppytail: 不过男的一来亲近,女的就认为他在想某事了:)

    -CC-: 黄米的老爸老妈眼睛都不”刷”亮:)

    慧芳: 不是老黄不好一本正经地说,是艾米一听到一本正经的表白就觉得老黄在搞笑:)

    孤草: 不要命了?:)

  28. 呵呵,敢情黄同学能歌善舞。腰上腰下还能写楷书,狂草啥的。佩服。同意孤草,赶快不要命的补吧。这暗恋的浪漫耽误的时间太多了。

  29. 到底经不住深入调查,一点一点水落石出了 :))

    真得佩服这记忆力,呵呵。

  30. 也同意孤草。看来老二只能是丫头了:))

  31. “不过男的一来亲近,女的就认为他在想某事了”

    —- 哈哈!

    具体情况具体分析嘛, 女的是不是这样想, 还要看男的过往历史滴. :)

  32. 明亮: “把损失的时间补回来”:)

    sayesayno: 一点一点石落水出了:)

    中年人: 希望是因为太OFTEN,而不是因为老黄技术不到位:)

    非外星人: 历史不”清白”,不代表这次也不”清白”:)

  33. 得空上个网,笑死了,这个爱情上下半身二合一的“受精”狂草,列入两艾的经典搞笑句!! 对不住了,明天又起又不能回帖了,JMS,小既也想念大家啊,周末见!

  34. 从昨天的”今日新贴链接”下转来的贴:

    asalways 评论于:2006-08-06 21:19:56

    突然发现,艾米的“山楂树之恋”上万维读者啦!!

    http://www.creaders.net 是和文学城并驾齐驱的海外中文网站呢。

    点击“恋恋风尘”论坛,那里正在连载“山楂”! 那个“小小妖女”是谁啊?

    嘻嘻,恭喜恭喜, 公喜婆喜,金银铜铁喜啊!!

  35. 小既:这么忙?能上网而不上网?

    不知道”小小妖女”是谁,只要她写了作者是艾米就行了.

  36. 别提了,出差搞得不知吃了什么还是被什么东西咬了,过敏吓死人,周末飞回家看病来了,今天又得走。 这个周末再回来。

  37. 小既:把你博克贴的山楂树之恋在原创的跟贴COPY过来了,谢谢你做了那么多整理工作.

    正在整理艾园的目录,希望比较有头绪一点.

  38. most of the guys usually just like to do “sex touch” while girls would like more “love touch”. :P

    >, ahh… an old favorite of mine :)

  39. YY~.~ : 现在不喜欢了?

  40. 喜欢<<暗恋你>>这首歌。COPY 的时候好好的,上贴的时候不见了 :(

    Girls wants more “love touch” but guys rather “go straight to the point” instead of working on the “love touch” first. :) Am I right, tongzhimen?

  41. “小小妖女”以前没来过艾园。 那里有人注册了asalways的ID,放冷剑,不过没人答理它。 可见,人心所向,群众的眼睛是雪亮的。http://www2..com/romance/messages/280185.html

  42. YY~.~ : 不完全是,可能女同学的”抗TOUCH”能力强一些,所以被TOUCH的时候还能思想.男同学一TOUCH女同学,就不能思想了,于是行动确认,所以就显得不爱LOVE TOUCH了:)

    阿爱: 去看了一下,那边很冷清,没什么人. 那人注的是ALWAYS,比咱们的小既还是差很大一截:)

  43. 黄米,几天不上菜了,正攒足了劲往外冲哪?

  44. 艾园果果儿

    黄米:胎言无忌(11):文中英文翻译

    topic: 话题

    free:免费

    touch:抚摸

    you stripper:你这个脱衣舞娘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