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米:胎言无忌(4)

我妈想,既然我爸把BB的事告诉加拿大的爷爷奶奶他们了,那也应该告诉我中国的爷爷奶奶了吧?我妈是最讲男女平等的,已经想好了,绝不让我把中国的爷爷奶奶叫“外公外婆”。外什么外?都是内。

刚好我爸根据交换俘虏的政策,圣诞期间是在我中国的爷爷奶奶那里过的。听说中国不讲什么圣诞不圣诞的,但那个圣诞节刚好是在周末,所以我爸就去了我素芳奶奶家。

我妈打电话给我爸:“憨包子,反正你已经把BB的事泄露出去了,那你干脆就告诉我爸妈了吧。”

我爸一听,吓坏了,结结巴巴地说:“这,这,叫我怎么好说?难道我对秦老师说:‘我把你女儿的—-肚子搞大了?’我找抽呀,我?”

我妈一听“秦老师”三个字,觉得比“肚子搞大了”还低级趣味,马上就责问我爸:“你怎么还在‘秦老师’‘秦老师’地叫?我在这边都‘爸’‘妈’‘奶奶’叫得一顺水了,你还在叫他们‘老师’?就你那K市普通话 ,那还不把他们给叫成‘老撕’了?”

我爸咕噜说:“他们是我的‘老丝’嘛—-

我妈不高兴地说:“他们是你的‘老厮’,那你就永远做他们的‘邪僧’吧。”

我妈说完,就把电话扔了。刚一扔,就看见我唐阿姨和CAROL阿姨在旁边张着嘴,吃惊地看着她。我妈就想,可能我的BB把我“牌气”搞大了,她正想打电话去给我爸道歉,就听我唐阿姨说:“艾米,你要是不要老黄了,第一个告诉我啊。我不管他叫我爹妈什么,哪怕是叫‘阿猫阿狗’,我也要他。”

我妈哼了一声,斗气说:“你去找他吧,我不要他了!

唐阿姨一看,好像搞成真的了,马上说:“跟你开玩笑的,我永远都站在你一边的,你要老黄,我就要老黄;你不要他了,我肯定不要他了—-

正在这时,我爸打电话来了,我妈一把就把电话抓过去了,还没道歉,就听我爸说:“BABY,你生气了?”

这句话是我爸的经典作品,不管我妈生什么气,只要我爸拿出他那棉花包的气势,这么低六下八地一问,我妈就像被针锥了的气球—-消气了。

唐阿姨最爱凑热闹了,她一把抓过电话,教训我爸说:“哈,黄颜,你好大的肚子,‘鸡然’连爹妈都不叫一声,来人哪,给我拖下去,重打犯人PP五十大板!

我奶奶和太奶奶听见几个丫头咋咋呼呼的,象在跟人吵架,不知道出了什么事,都跑来劝架。

我太奶奶问:“丫头,你们在跟谁吵架?黄颜是谁?”

CAROL最会哄太奶奶了,连忙柔声柔气地说:“奶奶,我们没吵架。黄颜就是你家弟弟呀!

“我家弟弟怎么姓了黄了?”

“噢,不是姓了黄,是他的ID—

“挨嘀?”

“就是网名

“亡命?”

几个丫头笑昏了,太奶奶这个漏网分子,哪里听得懂这些个网络时代的用语?我妈连忙把我奶奶带到她住的屋子里,把她的手提电脑拿出来,找到我爸的博克,指着我爸码的那些字说:“这是弟弟写的小说,他的笔名叫‘黄颜’,我们都这么叫惯了

我太奶奶恍然大悟:“噢—-亡命就是笔名?早点说我就懂了嘛。”

我太奶奶架起老花镜子瞧了一阵,不相信地说:“弟弟会写小说?他连封信都懒得写,说把中国字都忘光了—-

我妈就教我太奶奶怎么在网上逛来逛去,说:“奶奶,这里有LINK,您只要这么一点,就可以走到另一篇文章那里去。”

我太奶奶学得快,一下就记住了,看到一排蓝色的字,就把光标放在那里,如果看到一只小手了,就猛按老鼠,因为那是一个“另咳”。我太奶奶就脸朝旁边咳它一声,使老力地一按老鼠,哇哈哈,她跳到另一页上去了。

我太奶奶学会了这一招,就可以看我爸码的字了,她才看了几行,就撇撇嘴说:“唉,男人家,写这些婆婆妈妈的东西没出息。”

唐阿姨就把我妈写的十年忽悠指给我太奶奶看,说:“奶奶,您以后不用追什么韩剧了,您孙子媳妇写的小说,比韩剧还好看。”

我太奶奶就把眼睛从老花镜子上面翻出来看我妈一眼,然后半信半疑地看了几段,说:“这丫头,尽耍贫嘴

CAROL阿姨说:“您往下看,前面这几集没您孙子,不好看,看到后面您孙子就出来了,就好看了。”

我太奶奶说:“噢,我孙子在哪?我要看我孙子的故事。”

我妈把她跟我爸第一次见面的那集找出来,我太奶奶一目三十行地看了一遍,就呼呼拉拉往下翻。我妈跟两个阿姨见我太奶奶看得投入,就让她一个人在那里看,她们又跑回去打电话。

我爸被她们几个撂在电话上,左等不来,右等不来,就挂了电话,准备待会再打。我妈来到电话边,拿起听筒一听,挂了,马上就说:“好你个黄颜,居然把电话挂了。”我妈也把电话放了回去。

过了一会,我爸打电话过来了,我妈抢过去接了,就听我爸说:“艾米?是你吗?我已经告诉爸爸妈妈了,说我们有了BB—

我妈一听我爸叫“爸爸妈妈”了,高兴了,追着问:“你告诉他们了?你叫他们爸爸妈妈了?他们怎么说?”

我爸说:“秦老师—-噢,妈妈说她要跟你说几句话。”

我妈听我素芳奶奶说:“艾米同学,恭喜你,要做妈妈了! 黄颜同学已经叫了爸爸妈妈了,你不要再为难他了—-

我妈嘻嘻哈哈地说:“素芳同学,恭喜你要做奶奶了! 黄颜同学他怎么告诉你的?有没有说他把你女儿肚子搞大了—-

我素芳奶奶以她严厉-est的声调说:“艾米同学,别瞎开玩笑—-,呵呵,他说的是:‘妈妈,我跟艾米—-怀孕了—-

“哈哈哈哈,”我妈笑晕了,“他跟艾米怀孕了?他也怀孕了?”

素芳奶奶也跟着笑,解释说:“可能是他第一次叫妈妈,有点慌—-,这孩子真可怜,手足无措,脸都憋红了—-,你不要逼着他叫这叫那,他愿意叫什么就叫什么—-

我妈问:“爸爸呢?他怎么说?”

“我叫你爸爸来听电话。”

我中国爷爷正跟我爸舞着大刀,在砍比较文学呢。我爸早就不做比较文学了,但看我爷爷对美国的比较文学教学与研究感兴趣,也在那里做“文学”状,跟我爷爷两个人又比又较的,忙得不亦乐乎。

我爷爷听到我奶奶在叫他接电话,就做个暂停手势,走去接电话。一听是我妈,我爷爷就“文妥妥”地说:“艾米,生儿育女可是人生的大事啊—-

我妈撒娇说:“爸爸,你不要做大报告了,说说你高兴不高兴吧。”

我爷爷说:“当然高兴,但是—-考虑到你们目前各人的状况,我觉得—-还是应该抓紧时间把婚结了。未婚先孕固然已不再是—-

我妈一听笑晕了:“爸爸,你怎么这么搞笑?现在是什么时候了?我又在什么地方?谁还管你未婚不未婚—-

我爷爷有点尴尬,声明说:“可能我的思想比较陈旧,我只是提个建议,大主意还是你自己拿,毕竟是你的终生大事嘛。”

我妈又笑了一通:“什么‘钟声’大事,‘铃声’大事的,现在谁还搞那么沉重?合得来,就合;合不来,就分—-

我爷爷严厉地说:“艾米,不要瞎讲!

我妈不敢瞎讲了,老老实实听我爷爷做“关于当前的形式与婚姻的意义以及先婚还是先孕的重大历史意义”的报告。

我爷爷“文妥妥”完了,就讲起我奶奶怀我妈妈时的故事,叫我妈要注意这,注意那。我妈听得好笑,嘻嘻笑着打断我爷爷:“爸爸,你这是哪年月的黄历了?现在根本不用尿布了,都是一次性的,哪里还用洗尿布?”

我爷爷更尴尬了:“噢,是这样?连尿布也不用洗了?那—-我叫你妈妈来跟你说吧,她比我更能与时共进

我那“与世共进”的素芳奶奶接过电话,也提醒我妈要尽快结婚,大概是怕我爸“始乱终弃”,半路把我妈甩了。

我妈不怕,切,肚子里已经装了一个小艾黄了,黄颜的历史使命已经顺利完成了,谁还记得黄颜是“水”?

不过我妈不想让我奶奶操心,就说:“等他春节回美国来时,我们就结婚。”

我素芳奶奶一算,嗯,春节结婚还来得及,如果别人掐算孩子的出生日月,还勉强可以说是婚后才怀孕的,也就一早产吧。她放了心,换我爸上来说话。

我爸得意地说:“看见没有?个个都在催我们结婚—-

我妈说:“那也要等到你向我求婚了才行啊

唐阿姨一听“求婚”,就感兴趣了,抢过电话说:“老黄啊,你求婚一定要搞点新意出来,不要搞那些老土的东西,什么玫瑰花,钻戒,单膝下跪,那都太老土了

我爸问:“张健是怎么样向你求婚的?”

唐阿姨说:“张健土得里三层,外三层的,你跟他那个老土学什么?你是黄颜,你不搞出新意来,你还黄个什么颜?太让我们失望了。我给你建个议,你不要用玫瑰花,你就用—-

“狗尾巴花?”

唐阿姨哈哈大笑:“好,就狗尾巴花! 你也不要送钻戒,就送—-CONDOM—-

我爸悠然自得地说:“这回是你老土了吧?我跟艾米永远都不需要CONDOM

“为什么?”

“你不懂了吧?艾米现在不需要CONDOM了,等以后孩子生出来了,我们又可以生第二个了,所以永远都不用CONDOM—-

唐阿姨把我爸的话告诉我妈了,我妈吓傻了眼:“啊?生—-那么多?连气都不让喘一口?”

唐阿姨说:“第三条,不许你单膝下跪—-

“那我就双膝下跪—-

我妈把电话拿过去,说:“我要你三膝下跪—-

我爸恳求说:“BABY,双膝就够了,你要那第三膝也跪了,那—-不象个钩子一样钩进钩出?”

我妈想到那“钩子”的模样,就嘻嘻笑个不停,恩准我爸只用双膝下跪。

我爸说:“BABY,快不要再说什么双膝三膝了,再说—-要出现情况了。”

我妈连忙换个话题:“你在那边玩得开心不开心?你住那间房?”

“我住你那间—-房子是后来搬过了的不过你的房间布置得跟以前一模一样,连那个大窗帘都一样—-可能就是以前那个

我妈以前住的房间有个很大的窗帘,拉满了一面墙,是仿天鹅绒的,红色的。后来我爸在他那个车库改造成的“昏房”里也拉了这么一个大窗帘,没想到他这次去我素芳奶奶家,我妈的房间里还有这么一幅大窗帘。

很多年前,我爸曾躲在那个大窗帘后偷看我妈换衣服。后来他告诉了我妈,我妈好一阵娇羞,躲在我爸怀里连喊:“你好坏! 你好坏!

我爸安慰我妈:“莫怕,莫怕,这已经不是我第一次看见你的‘果体’了。”

我妈吓一跳,追问:“这还不是第一次?那你什么时候还看见过我的‘果体’”?

“嘿嘿,很久了,比我们那次楼梯相遇还早

45 responses to “黄米:胎言无忌(4)

  1. 嘻嘻,这次我第一.

  2. MORNING!

  3. 太好了,等着看黄米。:)

  4. 我猜,我猜,我猜猜猜:

    黄颜是广州人,大学在中大?

    要不盐,怎么S,SH不分呢!

  5. 黄米一定要码码你爸爸的模范事迹,也好让我LD来学习学习.

  6. 我生女儿时,两件事很吃苦头.一是喂奶,一是解大便.喂奶的事已有姐妹说过.我就说这第二件事.生完孩子头几天,因为下面被剪开又缝合,比较疼.又因为躺着不动,没有便意.过了几天,问题就严重了.我的一个同学她妈妈是妇产科的,就嘱咐她头几天不要吃太多固体食物,尽量吃流食,她就没有这个问题.

  7. 黄颜是不是在老师家看过艾米的满月的

    ‘果体”照呀?

  8. 好看极了!还留了个悬念,“很久了,比我们那次楼梯相遇还早—”???

    黄米爸爸是怎么求昏的呀?快点码,快点码!

    太奶奶真搞笑,胎言无忌有没有给她看呀?看到她太孙子的故事,她肯定更开心!

  9. 不打自招:黄颜是湖北人。(清炒红菜薹和腊肉炒泥蒿)

  10. 嗯,好象这集没看见很多的“黄”颜色啊。要求“果体”照细节描写。:)

  11. 那是什么时候的事呀,黄米快快说。

  12. 这什么时候能看到下集啊,唉, 又想造反了:)

  13. 上一辈的人对这个未婚先孕,未婚同居还是有点那个的呀.

    记得当年我小姑子,他们俩在深圳工作,同居了.我公公婆婆知道了,那个急呀.天天打电话催,那边就拖.说没空啦,说集体户口不容易拿出来啦,等等.最后,公公婆婆干脆背了行李,跑他们那住去了,直到他们昏了才回来的.

  14. 好看!

  15. 张健也求昏了,老唐答应了没?!

    方兴,CAROL昏了没?

    这三国四方,成了六国八方了.真热闹!

  16. 三月里的小雨

    太奶奶真可爱! 她知不知道她的曾孙子也姓了黄呢? 哈哈!

    写得真生动!

  17. 我太奶奶就把眼睛从老花镜子上面翻出来看我妈一眼,然后半信半疑地看了几段,说:“这丫头,尽耍贫嘴—”

    这是说谁尼? 唐晓琳?还是米宝宝?

  18. 艾米一上手,立刻出现了悬念n个。 譬如:太奶奶看《十年忽悠》的反应是啥? 再譬如:这个这个。。难道艾伦同学早已暗恋艾米了?

    是不是艾米某天换衣服没有拉窗帘啊?

  19. 唐阿姨说:“艾米,你要是不要老黄了,第一个告诉我啊。我不管他叫我爹妈什么,哪怕是叫‘阿猫阿狗’,我也要他。”

    娃哈哈。 唐mm真是我的知音,说话语不惊人死不休。

  20. 有趣,想象不出黄颜脸红的样子:)

  21. 太奶奶一目三十行,呼呼拉拉往下翻,真好玩!

    在楼梯相遇之前看见“果体”是什么时候啊,嘻嘻?

  22. 不叫“外公外婆”,就叫“家公家婆“吧–我们家是这样叫的。一点也不外,内得很呢, 都内到家啦!:)

    都叫爷爷奶奶,一是怕黄米感到困惑,二是怕黄米一叫爷爷/奶奶,两位爷爷/奶奶争宠。 :)

  23. “我家弟弟怎么姓了黄了?”

    —嘿嘿,他不姓黄“水”姓黄?

  24. “妈妈,我跟艾米—-怀孕了—-”

    —嘿嘿,老黄也有今天。

  25. 艾米的爸爸妈妈太民主了,羡慕

  26. 想像这样一个老黄:手足无措,脸憋得通红:“艾老….爸,秦老….妈“,嘻嘻

  27. “难道艾伦同学早已暗恋艾米了?” 有可能.

    复习忽悠,艾黄第一次见面:

    他站住了,回过头:“你放学了?你家里没人。”

    她走到他跟前,逗他:“我家里没人?你知道我家在哪里?我家在五楼呢。你没看见我刚从五楼下来?”

    他笑了笑,说:“你是艾米吧?小孩子,骗人不好。”

    HY 似乎早就知道艾米了.

  28. 开心,好喜欢看,看黄米说故事,令人心情愉快.期待着

  29. 在澳洲这里男人们都说:we are pregnant, 因为靠女人一个人是无法怀孕的。觉得听起来感觉还挺不错的,好像怀孕真的也有男人一份,可以让他们也分担点什么。:)

  30. 各位同学,晚上好(不要去想晚上为什么好:)).

    家里来了客人,就不一一回贴了,谢谢大家喜欢.

    各位玩好.

  31. “我永远都站在你一边的,你要老黄,我就要老黄;你不要他了,我肯定不要他了” — 哈哈, 真是铁姐. :)

    那个什么’老撕’,’邪僧’, 听着怎么那么耳熟, 难道黄颜是湖南人? (曾经有五六七八个湖南同事, 天天听, 年年听, 都听熟了. :))

  32. “很多年前,我爸曾躲在那个大窗帘后偷看我妈换衣服。” — 那又是什么时候的事呢?是初吻之前之后?是那个情人节之前之后?

  33. 哈哈,这个“邪僧”可不是一般的“邪僧”,“黄邪僧”是也。当年就在“老厮”眼皮底下暗渡陈仓,N年后又搞得“老厮”女儿未婚先孕,奉子成婚 :)

  34. 我猜黄颜一定是武汉人!

    因为在武汉话里“别人就是自己,自己不是别人“。另外,“阳萎不举举而不坚坚而不久见花泄”也是当年某个时期歪歪倒倒恨不得贴满武汉街头每根电线杆的广告用语。

    黄颜,我猜dei了冒?

  35. 喜欢!黄米的一大家人(包括不姓黄的阿姨们)都这么开明可爱啊. 太奶奶好聪明,把小老鼠玩得那么溜, 心灵手巧眼亮哪.

    关于口音,大概该卷舌不卷舌的各个地方都有。我有个山东某地的同学就是管老师叫老厮,吃饭叫呲饭的。不举不坚之类的广告更不分地域了。

    爸爸偷窥妈妈果体的事,小黄米以后可得抖漏出来~~~

  36. 老黄一定是湖北人,这是黄米他妈说的,嘻嘻

  37. “别人就是自己,自己不是别人“。

    —嘻嘻,到底你是“水“?

  38. 我爸悠然自得地说:“这回是你老土了吧?我跟艾米永远都不需要CONDOM的—”

    “为什么?”

    ——“省银子”,嘿嘿

  39. 猫猫, “别人就是自己,自己不是别人“ 粤语也有这样说的啊. :)

  40. veronica:”头几天不要吃太多固体食物”,记住了.

    YY20040716:黄米懒哪,不肯天天写:)

    自呓: 去过中大,喜欢广州.

    coooolcat: 猜得八九不离十.

    asalways: 太奶奶会上网了,也知道艾园在哪,就是不会拼音输入,不然早写上了:)

    58888:哈哈,已经有好几个省的人出来认领老黄了:)

  41. 明亮:会写”果体”细节的:)

    sayesayno: 很就以前的事了.

    11a: 黄米写出来就上贴.家里有客人,比较忙.

    子苏:两边父母都觉得还是近早结婚好,都怕对方甩人:)老唐已经昏了:)

    半日咸:谢谢.

    三月里的小雨:太奶奶知道,不过没反对,说:”随你们怎么瞎搞.”:)

    荌旎:太奶奶是说艾米的忽悠前几集是耍贫嘴.

    唐妹妹是记者出身嘛,当然说话惊天动地:)

    呵呵,也不算偷看,光天化日之下嘛.

    ELEVEN:老黄经常红脸的嘛,主要是做贼心虚.

    冰朵儿:很早就看见艾米”果体”了:)

    amy1204: K市那边的习俗,爷爷只一个叫法,小孩子把妈妈的妈妈叫奶奶,把爸爸的妈妈叫”婆婆”.

    瞎猫:老黄丢人现眼的时候多呢.

    bethankful: 谢谢喜欢.

    孤草: 澳洲男人不错嘛.

    非外星人: 当然是那个情人节之前,在那之后还叫偷看?正大光明地看了:)

    其远: 邪得很:)

    Wella: 很多地方这样说.可能是因为中国人谦虚吧.

    puppytail: 几位叔叔伯伯阿姨都很好,小昆做了舅舅,因为他不想跟老黄”扯上关系”:)

  42. 瞎猫:黄米他妈这样说了吗?

    非外星人:让瞎猫开开眼:)

  43. 艾园果果儿

    黄米:胎言无忌(4):文中英文翻译

    ID: (identification) 身份证明

    link:(互联网)连接

    condom:避孕套

  44. 百看不厌。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