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米:胎言无忌(5)

 

 

我爸说早就看见过我妈的“果体”,还真不是吹的。

 

话说那是某年某月的某一天,我素芳奶奶叫我爸去她家商量共同译书的事。

 

 

那时,我中国的爷爷奶奶一人有个书房,我爷爷的那个书房比较大,来了学生一般都是请到那个书房去。我奶奶的那个书房小一些,更象个“闺房”,挂满了我妈的照片,我奶奶很少请学生到她的书房去。

 

 

我爷爷奶奶从我妈生下来起,就很注意记载一些“历史的瞬间”,给我妈照了很多像,并从每年的照片里选出最好的一张单人像放大后挂在我奶奶书房里。

 

 

话说我爸那天受到了一个特殊待遇,被邀到我素芳奶奶的书房去谈翻译书的事。到底是因为我爷爷的书房里已经有了别的学生,还是因为我奶奶特别信任我爸,我就不知道了。

 

 

我爸一进书房,就看到墙上全都是大幅照片,他不好意思多看,只象个初见公婆的小媳妇一样,低眉顺眼地坐在那里,跟我素芳奶奶谈翻译。

 

 

谈了一会,我素芳奶奶出去有点事,就剩下我爸一个人坐在书房里。我爸被这满屋子的大照片盯得浑身不自在,想到客厅去等我奶奶。他起身往外走的时候,视线被书桌上的一个镜框吸引住了,是张“果体”照!

 

 

他忍不住看了一眼,只见照片上那位女郎,玉体横陈,一丝不挂,乳胸半现,弯腰翘臀,肤如凝脂,脸似玉雕。我老爸当场就看呆了,本来说是去客厅的,也忘了去,顺便把墙上那些大照片也做贼似地看了一遍。

 

 

等我奶奶回到书房的时候,我爸已经一本正经地坐在那里了。他们讨论完了,我爸告辞之前,装做漫不经心地问了一句:“秦老师,那照片上是您女儿呀?”

 

 

我奶奶顺着我爸的视线那么一看,发现他说的是那张“果体”照。大概是因为自己女儿的“果体”照被一个男学生看见了,我奶奶有点尴尬,解释说:“噢,是的,是她三个月的时候照的。记得当时很冷,差点把她搞感冒了。”

 

 

“才三个月?”

 

 

我奶奶吹嘘说:“是啊,别人都说三个月的小孩子脖子还是软的,但我女儿那时就可以把头昂得高高的了—-

 

 

“真可爱!

 

 

我奶奶也觉得那张照片很可爱,但不知为什么,她后来就把那张照片收起来了。不过收起来也已经是亡羊补牢了,因为我老爸已经看见了,而且记住了。

 

 

照片上的我妈,两胳膊肘撑在床上,头昂得高高的,两只眼睛又黑又亮,很惊讶地望着拍照的人,小嘴巴半张着,嘟嘟的嘴唇被口水弄得亮晶晶的,似乎在质疑:“同学,你怎么可以拍我的‘果体’照?”

 

 

(我爸说自从他知道了我的存在之后,他脑海里浮现的我就是照片上的那个形像,他决定等我三个月的时候,也要为我照这么一张,说不定能为我弄个媳妇啥的。)

 

 

我爸一口咬定照片上的我妈是五短身材,两条小腿胖胖的,象两只青蛙腿。屁屁肥肥大大,跟身子不成比例。最可爱的是我妈的一头黑发,头顶那一片,全都是站着的。

 

 

我爸说那张照片上的我妈,脸上只有四个面积同样大小的园:两只眼睛,一个鼻子,还有一个小嘴巴。这四样东西,都是圆圆的,都差不多大小,再加上圆圆的脸,整个就是一个大圆上长着四个小圆。

 

 

我妈那幼小的“果体”只见肉,不见骨头,到处都是肉肉的,肉多的地方,有一些小肉坑。两只小脚只有我爸拇指长短,小小的脚趾,玲珑剔透。

 

 

(有一次,网友“中年人”上了一首英文歌,里面有“EDIBLE TOES”,我爸就立即想到了我妈那张“果体”照上的脚趾,叫他恨不得放在嘴里吮吮。)

 

 

其实我爸对“果体”小孩应该不陌生,他有侄儿,静秋有女儿,还有些亲戚朋友也有孩子,宝宝的“果体”照和活生生的“果体”宝宝都见过一些。但那些“果体”小BABY都不如我妈这个“果体”小BABY给他的印象深。

 

 

他想来想去想不出是为什么,只能说是因为照片上的我妈透着一股灵气,一种很强的生命的力量,一种说不出原因的亲近感,让我爸觉得照片上的我妈仿佛正向他爬来,嘴里叫着:“嗲嗲,抱抱! 抱抱!

 

 

顺便说一句,我爸我妈小时候都爱乱造词。我爸小时候语言迟钝,很多词吐不清,总是把哥哥叫“嗲嗲”,属于被动型乱造词。据说我妈小时候口齿伶俐,但爱自以为是地乱认字,属于主动型乱造词,比如我妈不说“奇怪”,总说“夺圣”,我爷爷奶奶纠正她,她反倒觉得他们的发音“夺圣”。

 

 

我爸后来还去过我奶奶的书房几次,但那张“果体”照是没得看了,被我奶奶“坚壁清野”了。好在墙上那些镜框还没取掉,所以我爸有机会看看我妈成长的足迹。但他不管看哪张照片,他的思绪都会返回到那张“果体”照上去,心想:“哇,那个肥肥的小BABY长成这样了!

 

 

我爸总结说,大约十岁之前,我妈在照相馆照的像都是一幅惊慌失措的表情,眼睛睁得老大,嘴儿半张,仿佛在问:“你们要干什么?”

 

 

但我妈在室外拍的照片,都很怡然自得,可见我爷爷奶奶的拍照技术高超,总是捕捉到那些最真实自然的瞬间。

 

 

十岁之后的我妈,似乎比较镇定自若了,表情不再是那样惊慌失措,也可能是去照相馆的次数少了,挂在墙上的大多是室外的照片。

 

 

到了最近那一年,照片上的我妈已经是个亭亭玉立的少女了,我爸永远也弄不明白那张“果体”照上的小胖腿哪里去了,因为我妈在后来的照片上都是长胳膊长腿长脖子。

 

 

十年忽悠写的两艾首次相遇,只是我妈那方面的首次,但那是我爸第一次近距离遭遇我妈的实物。这次相遇,让我妈从照片里走了出来,于是在我爸的心目中,我妈不再是一个魔魔无闻的小丫头,而是一个有声少女了,脑筋之会转,嘴巴之会嚼,歪点子之多,邪道理之强,令我爸甘拜下风。

 

 

我爸说那次见面给他的印象是他跟我妈有点“猿粪”,他觉得我妈好像无限信任他,一开始就很亲近他,他认为我妈一定是把他当哥哥看待的,不然我妈就会害羞躲他了。

 

 

我爸也很有“找到了组织”的感觉,因为我爸他从小就巴不得有个小妹妹,在他屁股后头跟进跟出,他可以照顾她,呵护她,帮她打退那些欺负她的小男孩。这大概是因为我爸在班上年纪小,老是被那些大女孩欺负,所以想跟一个更小的女孩在一起,让她崇敬他一把。

 

 

不过我爸不知道他们这个兄妹算是哪种兄妹,亲兄妹?干兄妹?养兄妹?师兄妹?好像哪种都不是,但又的确算得上兄妹,因为古人说了:“一日为师,终生为父”,所以我艾民爷爷就是我爸的“父”,那我素芳奶奶当然就是我爸的“母”了,那我的妈呢?当然就是我爸的“妹”了。不过那不叫“师兄妹”,因为师兄妹是共一个导师的。

 

 

因为不知道是哪种兄妹,我爸就不知道用哪种方法尽哥哥的责任或者去享受哥哥的权利。但他对“J大附中”这个词突然有了兴趣,而他以前几乎没注意到J大有个附中。有两次他偶然路过附中,就不由自主地想起我妈是在附中读书的,不过他往附中的大门里看了N眼,连我妈的影子都没看到。

 

 

俗话说:“说曹操,曹操的妈妈就到”,正当我爸在那里考证他跟我妈究竟算哪种兄妹的时候,我奶奶找上门来,叫我爸辅导我妈英语。我爸满口答应,终于考证出他跟我妈的兄妹关系应属“导兄妹”我爷爷是他导师,他又来辅导我妈,这不都沾着一个“导”字吗?

 

 

于是我爸就开始辅导我妈,辅了一段,导了一段,突然有一日,发现自己已经把个“导”字演化为“倒”了,虽然只是思想上的,但也让他大吃一斤。

 

 

那次辅导,估计我妈早忘了,因为我妈在十年忽悠里提都没提。

 

 

我爸和我妈是在电话上敲定那次辅导的时间、地点和TOPIC的,我爸花了好大的劲作准备,生怕被我妈看扁了。

 

 

据说我妈那天穿了一条裙子,上面不知穿了什么,反正是紧身的那种,虽然外面套了一件羊毛外套,但那外套没扣,而且不长,那些著名风景区全都露在水面。

 

 

我妈那时是把我爸当作一个不食人间烟火的偶像来看待的,所以主要心思都在表现自己的知识与才华上面,大概觉得只有这两样才能吸引我爸,引起他的注意。

 

 

且说我爸我妈那天探讨的是成年人和儿童在学外语方面各自的优势。

 

 

我妈在那里绞尽脑汁,力争提出几个有见地的问题来,把家教“问倒”。她在客厅里走来走去,象PRESENTATION一样高谈阔论。而我爸却在那里一阵阵发热,不停地想:艾老师秦老师到哪里去了?怎么这半天没见两位老师?难道是这个小妮子故意把老爹老妈支出去了?她要干什么?这样考验人,也太残酷了吧?

 

 

不晓得是讲话闹的,还是我爸心里有鬼,他只觉得口干舌燥,讨要了几杯水喝了,还是口干舌燥,有时说话都能看见一股烟从嗓子里冒出来了。

 

 

当他讨第四杯水的时候,我妈问:“吃不吃冰淇淋?”

 

 

我爸刚从南边学到那个“吃冰淇淋”的黄色用法,被我妈一问,吓得一惊,以为我妈发现他吃她冰淇淋了,差点要声明看裹着衣服的的部分不算吃冰淇淋。

 

 

我妈以为我爸客套,就不再问他,自己跑到冰箱那里,拉开了,拿出两个花纸包着的蛋筒冰淇淋,给了一个我爸,自己撕开一个,吃起来。

 

 

我妈吃冰淇淋的时候,撮着嘴,完全是个接吻的姿势。我爸一下就傻了,愣在那里看,忘了吃自己手里的那个。

 

 

我妈问:“怎么不吃?不知道怎么撕开?”

 

 

不等我爸回答,我妈就到我爸手里去拿冰淇淋,碰到了我爸的手,我爸赶快松了手,让我妈把冰淇淋拿过去了。我妈帮我爸把纸撕掉了,把一个“赤果果”的蛋筒冰淇淋递给我爸,自己坐在我爸对面吃冰淇淋。

 

 

我爸再不敢看我妈吃冰淇淋的样子了,只敢低着头吃自己那个,他三口两口就吃掉了,跑去洗手,顺便躲在洗手间用冷水好好洗个脸。磨蹭了半天,我爸才从洗手间出来。

 

 

我妈正在边吃冰淇淋边看我爸带来的那些资料,听见我爸走出来,就抬起头来看他。

 

 

我爸看见我妈上嘴唇那里沾了一圈白糊糊的冰淇淋,我爸又愣在那里,发傻地看她的嘴,幻觉中看见自己的真身从躯壳里跑出来,冲到我妈面前,一把搂过我妈,用嘴舔食她嘴唇上的冰淇淋,而我妈在他怀里挣扎,胸挤在他胸上,他猛吻我妈,我妈被他吻得憋过气去。

 

 

我妈浑然不觉,还在振振有辞地谈论儿童学外语的优势,我爸差点又要上洗手间用冷水洗脸了,最后终于忍无可忍,小声说:“你嘴上有些—-冰淇淋—-

 

 

我妈一听,立即伸出舌头舔自己的嘴唇,边舔边问:“在哪里?还有没有?”

 

 

我爸看见我妈那红红的舌头柔软而灵活地左舔又舔,直舔得他浑身燥热。他几乎是用生气的语调说:“舔不掉的,去洗洗吧

 

 

我妈以为我爸在嫌她脏,羞愧难当,冲到洗手间去,奋力擦洗自己的小嘴。

 

 

过了一会,我妈从洗手间出来,很难为情地问我爸:“我刚才是不是一直就挂着—-冰淇淋在那里高谈阔论?”

 

 

我爸连忙说:“没有,没有,刚弄上去的—-

 

 

我妈一弩嘴,问:“洗掉了吧?现在没有了吧?”

 

 

我妈的嘴被冰冻了半天,又被我妈擦洗了半天,显得愈加红艳。我爸看见那个小红嘴儿朝他弩过来,惊得差点倒下去,努力控制才没凑上去做成一个“吕”字。

 

 

我妈见我爸支支吾吾的样子,不相信地问:“你骗我,肯定是还有。”

 

 

我爸仿佛被病痛折磨一般,愁眉苦脸,哼哼哈哈地说:“没有骗你—-现在没有了

63 responses to “黄米:胎言无忌(5)

  1. 不是吧,我也有坐沙发的时候?

  2. 耶耶,坐沙发啰,黄米的文真好看,千万请继续!!

  3. 从昨天的”今日新贴链接”下转来的贴:

    瞎猫 评论于:2006-07-22 18:46:20

    这小子现在的问题是:敢先斩后奏,还谎报军情。

    ELEVEN 评论于:2006-07-22 18:37:32

    妈妈这次来,不会用心疼和同情的眼光看黄颜了,艾米肚肚都大了,显然这小子问题已经解决了嘛~~~~~~~~~

    瞎猫 评论于:2006-07-22 16:03:18

    想象现在的老黄:“秦、秦‘老撕’—-妈,是、是我不好,搞大了艾米的肚子“…..,嘿嘿,等着找抽吧

    非外星人 评论于:2006-07-22 13:24:42

    还在想了半天, 原来’岳飞的妈妈’是这个意思. 呵呵.

    asalways 评论于:2006-07-22 11:26:19

    嘻嘻,热烈欢迎素芳同学!!(不好意思哈,我也没大没小的喽)。

    子苏 评论于:2006-07-22 09:58:50

    啊?还有岳飞的妈妈这一说法?

    艾园考古学家 评论于:2006-07-22 08:11:45

    岳飞的妈妈是谁呀,是岳母来了吧。

  4. -CC-: 早!

    岳母昨天还说了:”这些东西写了谁看?”:))她看到有几千的点击,百思不得其解:))

  5. 好看! 那张果果照被黄米形容得可爱极了!

    哈哈哈,黄米的老爸“虫虫欲动”的样子真是笑死人了,原来在艾米的“一见钟情”之前,老黄已经觊觎半天了。。。接着码,接着码,这不是“忽悠”外传嘛!

  6. 哈~棒~喜欢~~!!

    原来不是米妈一见钟情,而是米爸老早就被胖娃娃的箭射中了!

    也问素芳奶奶好。再悄悄问一声:艾米的果照除了您那个黄邪僧,没被别人看过吧?

    p.s. 这回的加贴验证码也巧了- “cXXX6” – 跟米爸当年脑子里那团浆糊级别有得比, 更加佩服老黄的控制力,嘿嘿~

  7. 精彩。

    继续!

    要不每天连载?填“不懂说将来”的空?

    好嘛~~

  8. 艾米好可爱!

  9. asalways: 算是”屈打成招”吧:)

    puppytail: 素芳奶奶来了,黄米的语言要收敛一点了:)

    自呓: 全都是鸡毛蒜皮的事,完全没有”写作价值”,只是因为大家想看,所以码一码,米妈米爸都不好意思承认,所以赖在黄米头上:)

    ELEVEN: 情诗与淫诗的区别:)

  10. 南边“吃冰淇淋”的黄色用法?不懂.

    问秦老师好!

  11. —这不是“忽悠”外传嘛!

    This is really FAN3 忽悠.

    好文!

  12. 现在我脑子里的艾米就是那张穿红衣服的RR,so cute

  13. 欢迎黄米现身江湖! 黄米不愧是老爸肚肚里的虫虫,把爸爸的呆子加”涩郎”样儿刻画得栩栩如生啊.米爸爸没事儿就到附中门前晃悠,还非要什么兄妹问题,似呆像傻,嘻嘻.

    一定要继续写!

  14. haha, interesting! How about posting once a day :)

  15. 看得真过瘾,艾米真是attractive,难怪十年忽悠啊,值得值得,两艾,绝配!

    艾米后来还想方设法让ALLEN喜欢,其实人家早就喜欢了发晕无法自持了,^_^ ^_^, 有趣儿啊!!

  16. 子苏: “吃冰淇淋”可能是从香港那边传来的,大概是说偷看女性那些裸露的或走光的重点部位的意思.

    JennyMa: 黄版忽悠:)

    11a: 很奇怪的是,我妈小时候那张鼓鼓的脸,现在不见了:)

    asalways: 我爸是偶然路过那里,”偶然”二字要读重一点.

    huyou fan: 觉得没什么写的,不知道能鸡毛到什么地步:)

    按我奶奶的尺度,这些事已经太鸡毛了:)

    不过她的意思是对外人来说太鸡毛了,对她来说,只要是跟她的大宝宝小宝宝有关的,当然都是具有重大意义的:)

    冰朵儿: 说明这两人保密工作做得好啊!:)

  17. 过瘾过瘾! 

    黄米爸爸“被病痛折磨一般”, 嗯, 这才不枉艾米的十年忽悠呀。

  18. 哈哈,太好看了,掌声鼓励!

  19. 我爸看见我妈那红红的舌头柔软而灵活地左舔又舔,直舔得他浑身燥热。他几乎是用生气的语调说:“舔不掉的,我—吃了吧—”。嘿嘿

  20. 太好看了!黄颜版的十年忽悠!看过艾米的十年忽悠,实在很想看看黄颜自己写的当年的心路历程。黄颜加油啊!!!

  21. 太好看了!不鸡毛,一点也不鸡毛,越鸡毛越好啊:)

    米爸米妈的故事怎么读也读不够, 请千万继续!:)

    向米奶奶问好!

  22. 面对一个要用幽幽和刺刺来表达真情实感的时代,小黄米,葱!

    问秦老撕好!

  23. 忙里偷闲再来看一遍,越看越好玩。脑子里想象着, 这要是拍成米老鼠和黄老鸭那类的动画片,天真无牙的小米老鼠把个黄老鸭逗得,一抬头肠子就打弯,一张口嗓子直冒烟的样子,多好玩啊,笑S啦:D))))

    只要是跟米爸米妈米宝有关的事,再鸡毛蒜皮,忽悠扇子们也愿意看,加油加油啊~~~~~

  24. Oops,刚才是问秦老师好!不能靴黄邪僧滴说…

  25. 阿爱: 怎么总是站在忽悠者一边,打击被忽悠者呢?老黄是忽悠受害人哪!同情心的何在?

    瞎猫:很有点幸灾乐祸:)

    candor: 是老黄的性路历程吧?:)

    月亮船: 对了,小孩子是应该多用重叠词的.

    秦老撕是不会计较这些的:)

    puppytail: 米老鼠和黄老鸭,嗯,有创意:)

  26. 嘻嘻, 好看好看. 好一会才发现原来是黄米在回帖呢, 哈哈.

  27. 好看好看!!!

  28. 真好看! 喜欢!黄米继续加油码啊…

  29. 哈哈,谢谢生动的果体照细节描写。过瘾。小红嘴儿魅力无穷,这黄同学,可怜啊。。。

  30. WOW!米爸的这些性路历程在米妈写忽悠前一直没坦白过?

  31. Read comments in lunch time. Like following;

    问素芳奶奶好!

    是”忽悠”外传

    黄米爸爸“被病痛折磨一般”, 嗯, 这才不枉艾米的十年忽悠呀。

    黄颜版的十年忽悠!看过艾米的十年忽悠,实在很想看看黄颜自己写的当年的心路历程。黄颜加油啊!!!

    米爸米妈的故事怎么读也读不够, 请千万继续!:)

    向米奶奶问好!

    忙里偷闲再来看一遍,越看越好玩。脑子里想象着, 这要是拍成米老鼠和黄老鸭那类的动画片,天真无牙的小米老鼠把个黄老鸭逗得,一抬头肠子就打弯,一张口嗓子直冒烟的样子,多好玩啊,笑S啦:D))))

    只要是跟米爸米妈米宝有关的事,再鸡毛蒜皮,忽悠扇子们也愿意看,加油加油啊~~~~~

  32. 很喜欢很感动形容艾米的几句话, “透着一股灵气,一种很强的生命的力量,一种说不出原因的亲近感,”

  33. 黄米虽然在艾米肚子里,但看起来更象黄颜肚子里的蛔虫,呵呵,好玩!!!艾米就那么被黄颜看光光了? 素芳老师也太不小心了,如果再被别的臭小子们看到,黄颜还不一个个去找他们打架?

  34. “我爸看见那个小红嘴儿朝他弩过来,惊得差点倒下去”—-嘻嘻,是哪条腿倒下去呀?

    小黄米才真正鬼力无边,还没秀片片,网上想做岳母的人已经一大堆啦!

  35. 好看好看!米妈米爸真是太有趣了,黄米加油!问奶奶好呀

  36. 非外星人:黄米的文,当然应该由黄米来回贴:)

    慧芳: 谢谢你QUOTE那些名言:)

    兰溪: 有米有油,可以做饭了:)

    明亮: 想想黄同学95年就认识了米同学,一直痛苦到97年,然后又接着痛苦到2005年,沉痛啊…

    veronica: 这怎么能坦白? 哪里有机会坦白? 先是人家的家教,再是人家的呕象,刚做了几天地下情人,就收审了:(

  37. wattle_: 画龙点睛了?:)

    孤草: 打架也没用,还是该艾米揸主意:)

    其远: 哈哈,这些岳母,也不问自己的女儿同意不同意?

    小农: 奶奶也问大家好.艾米说帮奶奶注册个ID,上网来发贴,奶奶不肯:)

  38. 做女婿?嘻嘻,亏好我们家小小猪还没生,正好赶趟!黄米写的,就当我家小小猪日后学中文的教材啦,这学中文多有动力,不把她笑翻才怪!:D

    黄米老爸老妈蹉跎了太多时日,现在的幸福那是DOUBLE,TRIPLE。。。了。看他俩造小黄米的速度就知道喽,那叫只争朝夕。 :))

  39. 亲爱的黄米宝宝,

    收到你给阿姨的第一张字条,里程碑呀!我收藏起来了。 

    你妈妈先跑到我的心里, 我永远站在她一边。 麻烦你转告你爸爸:“她比你先到”

  40. 问大家好! 四点种没东西上,很不习惯呢:)

    小既: 你有小猪了?肯定是有了,不然怎么这么肯定是小猪?明年就不是小猪了:)

    恭喜!

    阿爱: 你当初是保黄的吧?

  41. 啊??惭愧啊,“假警报”都拉了无数次了,现在连领导都不相信我了,很没有“性欲”的说。

    明年才是猪年啊!!正在努力怀小猪?只要赶在明年二,三月份之前怀上,都是小猪娃娃呀,所以我早就把这个小猪娃指标占上了。而且我们家和领导家一窝窝地生女娃娃,我肯定是个随大流的,目前还没怀上,就忙着到处给我家小小猪“预定”准女婿来着。

    总之,我这个风声大的家伙,都刮起龙卷风了,还没见雨点落下来。嗯,报个歉,叫艾米空欢喜了。 嘻嘻,你家的黄米有了“准媳妇”CANDIDATE,我一定会即时报告滴!

  42. -在水一方-

    黄米好好码字,把爸爸被妈妈迷倒的地方都码出来,这回该有人说爸爸配不上妈妈了.

  43. 预言小黄米将来比BRAD AND ANGILINA 的BB还SEXY. 瞧瞧这对爸妈就明白了, 都是迷死人不偿命的. :)

    “因为照片上的我妈透着一股灵气,一种很强的生命的力量,一种说不出原因的亲近感” 看”忽悠”的时候就坚信HY一定是深爱米米的,QQH给小丫头来着. 嘻嘻…

  44. asalways: 我也相信你会生女孩,因为很OFTEN嘛:)

    -在水一方-: 米爸的拥趸多,所以大多数是说米妈配不上米爸:)

    appleworm: 情人眼里出稀屎啊:)

  45. 黄米啊,要快写呀,我们饿呀,嘻嘻

  46. 瞎猫: 哪方面饿呀?:)

  47. 小黄米出手, 争不过了, 小既, 多生个丫头给我家未来的小苹果留着…

    素芳同学来了, 艾米现在也是米宝宝了. :)

  48. appleworm: 已经知道是儿子了?恭喜恭喜!

    素芳同学正在忙着为黄米想英文名字,顾不上她的米宝宝了:)

    HY说就叫ABC算了:)

  49. 呵呵.. 因为不OFTEN, 所以预言是儿子… 这苹果还不知道在哪里挂着呢…

    “ABC”? 怎么也得是个EMMEY结构的吧?

  50. 看见小黄米, 喜欢得都忘了, 来’HUG HUG’, HMM…….

    顺着艾文的思路, 要不叫Abbac? 新发明呢. :)

  51. 哈哈哈,我家的小胖猪猪已经有人预定啦??我高兴死了。

    不怕不怕,都有都有!! 老大老二捶遍挑!(还不敢告诉领导呢,我已经把我家俩丫头给卖啦!)

  52. appleworm: 每个人都有自己想好的名字:)准备抽签,或者搞一个很长的名字,把每个人选的都放进去:)

    非外星人: ABBAC? 哈哈,好主意.现在已经有了ABC,ERIC, ALLAN, KEVIN,CHRIS等一串候选名了:)再加一个ABBAC.

    asalways: 现在时兴指精为昏:)

  53. 苹果虫儿,你也要加油啊!!!(记得你有一次你说过个一两年你还不定呆米国了呢,我家的小丫头,到时候到哪里去寻你小子啊?)

  54. “指精未昏”,哈哈,时下新趋势。 :D

    嗯,可以把老爸的姓选一个字母,老妈的名儿选一字母,奶奶爷爷的再选一个,看哪个名字含有上述字母,哈哈!每个人都要有一个份子。

  55. asalways: 你家女婿回国? 那可不行,千万不要让他回国:)

    一人名字里选一个字母? 嗯,想想看…

  56. 是啊!!就看我姑娘鬼力大不大啦!茆足了劲儿生一个,把我女婿套牢!

    我原先就给女儿订了一个“精亲”,是我当时乌米的儿子,结果他们举家回国,我挥泪丢失了一个女婿,忍痛看着他给国内的女娃娃们捉去了,这次,我不能看着悲剧重演。

  57. BUG出来啦!!

  58. asalways: 哈哈,现在只能说”精亲”,因为EGG都不是那么经常有的,只有精,货源充足:)

  59. “指精为昏”… 了不得,超前卫!

    “挥泪丢失了一个女婿”, 小既, 听着口气你已经有N个备选女婿了. :D

  60. 苹果虫儿啊,冤枉,就乌米,你和艾米啦,年龄相近,老爸老妈看上去也挺投趣,开个玩笑了。我实在是个落后分子,生活中的朋友们早就不屑理我,把我甩下一大截儿了,知道我这磨蹭劲儿,等他们家的会打酱油,我家闺女还在上演when the swimmer meets the island的游戏呢。

    不怕你笑话,我认识的朋友们都是女多男少,刚开始我雄心勃勃一定要为扭转性别比例做贡献,后来随着更多的女娃娃出生,我深感“无力回天”,变得特有“危机感”,不行难道要我姑娘嫁老美呀?这个这个,我们亲家不是连牌局都开不出来啦?

    哈哈哈,越扯越远了。我们这个画饼充饥的功夫越来越高了。

  61. 艾米,

    冤!我一直都是保米派呀。 曾经是扫黄党,自从HY被你收降了,党就解散了。 你把我和什么人搞混了吧。 

  62. 哈哈哈,这篇实在是笑绝了!米妈米爸就是天生绝配!!

  63. 艾园果果儿

    黄米:胎言无忌(5):文中英文翻译

    edible toes:可以吃的脚指头(文中形容脚指头可爱白嫩)

    baby:宝贝

    topic: 论题

    presentation:演示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