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米:胎言无忌(7)

 

 

我爸想说的是“你什么都不穿最好看”,不过他那时可不敢在我妈面前开这种玩笑,因为他知道我妈那时还纯洁得一塌糊涂,以为我爸从腰部以下全都是上好的柚木制造的,所以我爸从来都是小心翼翼,在我妈面前连上厕所都是能避免就避免,哪里还敢说这样的话?

 

我爸紧抓一个“4”字不敢放手,但他心里还在不老实地回想我妈转裙子的情景,无比纳闷:那“果体”小BABY的两条青蛙腿到哪去了?那个肥肥的小PP呢?好像也长丢了,不过结实的—-坐在腿上的时候—–那个的—-

 

我妈见我爸不反驳,越发觉得我爸是在说她穿什么都不好看了,顿时象泄了气的皮球,走到远远的地方坐下,伤自己的心去了。

 

 

我爸正在那里回味刚才被我妈那一坐的感觉,突然发现我妈的唧唧喳喳停了,抬头一看,我妈坐得远远地生闷气呢。于是我爸使出他的看家本领,柔声问一句:“BABY,你生气了?”

 

 

我妈一听这句,气就消了一半,走过来,站在我爸两腿间,向下望着我爸,嗔怪说:“你为什么说我穿什么都不好看?”

 

 

我爸仰脸看着我妈,无比冤枉地说:“我哪里说过那样的话?”

 

 

“你说了NEITHER。”

 

 

“我说NEITHER,不是那个意思嘛,我说的NEITHER,意思是—-”我爸见我妈误以为他说她穿什么都不好看,遂孤注一掷,准备冒死说出那句话的原意,宁可被我妈看黄了,也不能我妈的自尊心弄黄了。

 

 

我爸吞吞吐吐地说:“我的意思是—-NEITHER穿裤子,NOR穿裙子—-

 

 

我爸说到这里就停住了,知道自己死到临头,准备听我妈大喝一杯:“你这个流氓!

 

 

但他听我妈长长地“噢”了一声:“噢—–,你的意思是说我穿裙裤比较好?”

 

 

我爸就像那些突获大赦的死囚一样,完全呈痴呆傻状:“裙裤?什么裙裤?”

 

 

“有的叫‘裤裙’。裙裤,裤裙,反正都一样啦,就是那种又象裙子又象裤子的—-

 

 

我爸恍然大雾,马上乖巧地接嘴说:“噢—-,你说越南妇女穿的那种东西呀?“

 

 

我妈想了一下,大概越南妇女穿的是裙裤吧,反正她们的裤子都是好大的裤脚。

 

 

虽然死里逃生,但我爸就像那些犯罪分子一样,总爱跑回犯罪现场去逛逛,刚才还怕得要死的,现在又油嘴滑舌地说:“你知道不知道越南妇女为什么穿那么大的裤脚?”

 

 

“天气热?穿着凉快?”

 

 

NOPE,天热可以穿短裤嘛”我爸卖关子,不往下说。我妈等了半天还不见我爸回答,就抱住他的头,准备上刑。

 

 

我爸一把搂住我妈,说:“不用摇,不用摇,我告诉你。是这样的,她们在田里干活的时候,附近没厕所,所以她们穿那样的大裤脚,方便的时候就比较—-方便—-

 

 

我妈不相信:“你乱说,她们就在—-野外—-那个?”

 

 

“那当然啦,难道她们还跑几十里地回村里去—-那个?”

 

 

我妈一想那个情景,就有点脸红,小声追问道:“那—-田里没—-男的?”

 

 

“当然有啦,怎么会没男的呢?所以裤脚要大一些嘛,往地上一蹲,谁看得见

 

 

我妈身临其境,若有所思:“我不相信,外面裤脚大,可是里面—-的那个怎么褪下去?难道她们里面不穿—-那个的?”

 

 

我爸不置可否。

 

 

我妈想象了一下,觉得完全不可能,便捶我爸一拳:“肯定是你乱编的,女的怎么会—-当着男人的面—-?”

 

 

我爸见我妈发窘,无比得意,索性吓她一吓:“怎么不会?人家新疆的女的也是这样的嘛,她们那个的时候,就像你刚才那样一转,裙子撒得开开的,然后就蹲下—-

 

 

我妈怪叫一声:“你又在瞎说!

 

 

“谁说我在瞎说?你不相信就去找几个新疆人问问—-

 

 

我妈说:“我说你在—-瞎说我,我刚才转,是想给你看看我的裙子,我不是为了那个转的嘛,而且我—-里面穿了—-那个的嘛

 

 

一句话说得我爸热血直往脸上奔,但他故作镇定地说:“就是为那个转也没什么嘛, 自然现象,没什么值得害羞的。你没听说人有三急?到了三急的时候,哪里还顾得上别的?我以前坐长途汽车的时候,走到半路,找不到厕所,都是男的到车的一边,女的到车的另一边,就地解决—-,数管齐下,惊天动地—-

 

 

我妈猛击我爸一掌:“你—-你太—-—-黄了—-

 

 

我爸心想,幸好我没说那什么“不穿最好看”,连这么点事,都说我黄,如果我说了那话,还不说我金黄了?

 

 

我爸正在庆幸自己英明,忽听我妈问:“人有哪三急?我怎么觉得只有—-两急?”

 

 

我爸一惊,完了,问到要害部分了。他是既想我妈知道,又怕我妈知道,只好反客为主,问道:“两急?哪两急?”

 

 

“不就是那个—–和那个吗?”

 

 

“哪个和哪个?”

 

 

“不就是—-刚才你说的那事吗?”

 

 

“我刚才说哪事了?”

 

 

我妈急了:“哎呀,不跟你说了,你—-太坏了!

 

 

我爸见我妈放弃了这个科研项目,不免悲喜交加。看来时机还是不成熟啊,不能操之过急。

 

 

写完十年忽悠之后,众多忽友都呼吁我爸写个黄版忽悠,我爸不肯写。于是我妈就自告奋勇,说要烤问我爸,烤出油来好炒盘屈打成招

 

 

有一回,我妈烤了一通之后,我爸承认,吃冰淇淋那回是他在醒着的状态下、未经身体接触而发生的第一起丢人现眼的事。

 

 

我妈惊叫:“啊?醒着的状态下?未经身体接触?那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你在睡着的状态下,或者在有身体接触的时候,还发生过丢人现眼的事了?”

 

 

我爸诡辩说:“睡着的状态下发生的事,也要我负责?”

 

 

我妈不知道该先烤哪件了,马上又问:“那有身体接触的是哪回?比冰淇淋案件早的?那时我们还没捅破那层窗户纸,怎么可能有身体的接触?”

 

 

“你瞧瞧,你瞧瞧,不记得了吧?我早就说了,你那什么爱啊,想啊,都是假的,那么重要的情节都不记得,还说爱得深—-

 

 

这下我妈真的有点不好意思了,在捅破窗户纸之前有过身体的接触?我怎么不记得了?不太可能吧?她问:“是不是哪次我睡着了,你偷跑进来—-

 

 

“怎么可能呢?你的闺房外面又是日军又是伪军的,层层岗哨,我怎么潜得进去?”

 

 

我妈想想也是,但她仍然不相信地问:“那你的意思是说在我知道的情况下,我跟你身体接触了?”

 

 

“当然罗。”

 

 

“我身体哪块跟你接触了?手不算的啊—-

 

 

“手接触算什么?”我爸色迷迷地说,“是你的要害部位啦。”我爸说着,就顺手TOUCH一把我妈的“要害部位”,说,“这里,还有这里—-

 

 

“啊?你那时TOUCH我这里和这里了?”

 

 

“我没有,我那时候哪敢TOUCH你这里和这里?我找死呀? 那时候要是我这样TOUCH一把,你还不惊叫起来:‘抓流氓啊!’”

 

 

“胡说,我怎么会?”我妈虽然这样说,口气也不那么肯定了,因为那时候的确比较保守,如果我爸冒冒失失TOUCH那几个部位,我妈保不住会当成“摸摸捏捏”,真的生起气来。

 

 

我爸检举说:“一点想不起那事了吧?我一看你写的十年忽悠》>,就知道你把那些事早忘光了,从楼道相遇,到人吃人开始,两年的时光,你两三章就带过去了—-

 

 

“我那不是为了集中精力写你收审之后的事吗?”

 

 

“你看,你看,你一门心思就是把我写进收审站去,好仔仔细细地写你跟你那小昆哥的事—-你看你跟你小昆哥的事占了多少篇幅?几十天的事,写得比我们两年交往还长—-”

 

 

我妈敲我爸一记:“你别恶心人了,什么‘小昆哥’,我从来没这样叫过,太—SOUR了。”

 

 

SOUR?还有更SOUR的呢! 我从收审站一出来,耳朵边听到的都是‘小昆’‘小昆’,‘小昆给我买项链了’,‘小昆带我去舞会了’,‘小昆——’”

 

 

“我那不是想让你吃醋吗—-

 

 

“何止是让我吃醋,完全是喂我吃枪子,想把我气死—-

 

 

“你算了吧,就你那温吞水,你还气死?你要真是那么生气,你怎么不去跟他打架?”

 

 

“我怎么敢打他?打伤了他,你多心疼?”

 

 

我妈见我我爸满脸是阴险的笑容,知道自己上了当,拧我爸一把:“你好狡猾啊! 是我烤问你呢,怎么变成你烤问我了?”

 

 

“你主烤,我主问嘛—–

 

 

我妈把话题猛扯回去:“你那时到底TOUCH了我这里和这里没有?”

 

 

“不是我TOUCH你,是你用这两个地方TOUCH—-我是被非礼的一方,VICTIM—

 

 

“瞎说! 那怎么可能呢?如果你说我用—-包包TOUCH你,还有点可能。用那里?技术上也是不可能的嘛。”

 

 

“事在人为嘛,你以为这是别人?这是我们的艾米啊! 切,对艾米来说,还有什么技术上不可能的事?”

 

 

我妈见我爸说得那么铜铜铁铁,益发糊涂了,但她知道我爸不会撒谎,顶多是误导。她想了想,问:“是不是我坐在你身上了?”

 

 

NOPE,那是在我们打钥匙之前哪,你那时敢坐在我身上?”

 

 

我妈想,那倒也是,但是不坐在我爸身上,我妈又怎么可能用那个地方TOUCH我爸呢?她恼恨地叫一声:“你搞得我越来越想知道了,快招吧,别卖关子了,再卖关子,我就要—–

 

 

我爸得意地说:“你就要怎么样?用我儿子的饭锅子吓唬我?我这儿正等着呢,趁他还没出来,我好好吃两锅饭,不然的话,到时候他小老人家出来了,吃一个,护一个,哪里还有我的份?”

54 responses to “黄米:胎言无忌(7)

  1. sofa2 ^_^

  2. three

  3. 还是老黄记得清楚!!!赞一个,我看胎言无忌的时候曾经回过头去看忽悠,真的像老黄说的那样,只恨两年甜蜜时光一把带过了。

    老黄爱卖关子,艾米爱忽悠,这俩人在一块儿,太有戏啦!

    TOUCH难道是家教的时候,或者楼道里?

  4. 惊喜,居然坐了前排。

  5. 走神!艾米写收审站,主要是在寻找你被"吓跑"的原因吧。大家都认为果真像艾米说的,是吃醋把你"吓跑"的哦。 :)

  6. 先问个好,等会再来慢慢作答.

  7. 说起来十年忽悠才忽悠了那么短的篇幅,太可惜了,幸好现在有了黄米来填补我们的阅读空白。其实我觉得如果黄颜当初说了‘不穿最好看’,艾米倒也不一定会不高兴。倒是那女数管齐下,惊天动地那一幕,的确是不雅得紧啊。

  8. 哈,这两艾,真真一个是崎心岖肠,一个是竹筒无假啊。

    同感同感:艾米前两年写的就是太快了嘛(马后炮的说),以后看米宝宝的啦

  9. 棋逢对手了!

  10. 一早看见黄米的文,又一个惊喜!

    喜欢早餐!

  11. “三急”是不是气-液-固啊?我记得问过LG类似问题,好象也没得到明确答案.

    坐到腿上竟然还有这么大POTENTIAL啊,男的喜欢把女的抱在腿上难道是这个原因?! @o@ 晕@~~@

  12. 艾米同学真纯洁,赞一个。我也想知道怎么touch的,学习学习哈。:)

  13. “你看,你看,你一门心思就是把我写进收审站去,好仔仔细细地写你跟你那小昆哥的事—-你看你跟你小昆哥的事占了多少篇幅?几十天的事,写得比我们两年交往还长—-”

    老黄这醋缸子!早翻出来给艾米看嘛.

  14. 是呀,倒底是怎样TOUCH的呢?又是悬念. :(

    黄米从你老妈得来的遗传基因还真不少耶.

    是不是老黄也背过艾米,象老三一样筛糠似地发抖?

  15. “但他听我妈长长地“噢”了一声:“噢—–,你的意思是说我穿裙裤比较好?”

    哈哈哈! 艾米也有这样不开窍的时候?

  16. 哎,可怜艾米这么纯洁的小姑娘就这么被HY一步步带yellow了:))

  17. Lovely Emmey and 黄老黄!

  18. 老黄好惨!

  19. 原来蓝的发愣是在进行激烈的思想斗争,嘻嘻

  20. “不就是那个—–和那个—吗?”

    “哪个和哪个?”

    — 嘻嘻, 谁先说出来谁输.

  21. 11a,-CC-,asalways,孤草: 前排! 黄米的老妈上来过回贴瘾了:)

    asalways: 艾米记的都是高雅的东西,HY记的都是不高雅的东西:)情诗跟淫诗的区别呀! :)

    YY~.~ : 就是,再说收审可是大家没经历过的事,当然要多写.

  22. 孤草: 现在真的想不出如果当时他说了”不穿最好看”,我会有什么反应,时间太久了,我的变化也太大了.那时一直是把他当不食人间烟火的木头看待的,所以想不到他会想那些东西:)

    puppytail: 写十年忽悠的时候,想在49集内写到分手,算是纪念HY在收审站呆了49天,所以做家教和谈恋爱的过程没写什么,也觉得没什么可写,都是鸡毛蒜皮的事:)

    sayesayno: 都是死要面子的人:)

  23. dou3dou: 早餐可以上班时候吃:)我以前选在下午上贴,是为了回贴方便:)

    puppytail: HY说三急里有一急就是那方面的急,不知道对不对.

    蓝的抱女的坐腿上可能还有宠爱的意思吧?

    明亮: 纯洁到算不上,只是把HY看得太纯洁了,总以为他不会往那上面说,只能是纯洁的意思:)

  24. 子苏: 这是HY的惯用伎俩,你吃他的醋的时候,他不解释,反过来吃你的醋,比你吃的还酸,好让你只有功夫解释,没有功夫追究他:)

    TOUCH的事还真给我忘了:)可能TOUCH对女孩来说不算什么,但蓝的就受惊不小了:)

    appleworm: 那时哪里想到HY会有那么黄呢?:)

    veronica: 女孩都是被蓝的带黄的:)

    Jennyma: 老黄的姓选得不错:)

    瞎猫: 来了一个同情老黄的:)

    非外星人: 那时的禁忌真是太多了:)

  25. 艾米麻烦你去一下弯曲,这篇在那里贴重复了(不是我),只怪你的扇子太多了。哈哈。

  26. xiaolily: 谢谢.已经删了.

  27. 我爸得意地说:“你就要怎么样?用我儿子的饭锅子吓唬我?。。。” 嘻嘻,艾米的酷刑不灵啦!有没有什么新发明呀?

    老黄真是大大地狡猾,该黄的时候黄,不该黄的时候,装得那个纯白。蓝的好像都是无师自通哈。我和LG谈恋爱那会儿,两个人在公园里转了大半天,都内急了谁也不好意思说,见到个公厕喜出望外,LG让我先了,自己楞是憋着,怕我会尴尬。。。

  28. 弯曲的贴我贴了一个,那会儿正忙,没空在艾园细转,沙发也抢没了,看弯曲还没上贴,搬个砖过过瘾 :)

  29. 嘻嘻,这一个故事用纯洁和不纯洁的笔调各码一遍,真是好看呀!快快码。

    看了艾米对老黄伎俩的分析,恍然大悟,高! :D

  30. 其远: 好体贴的LG!

    现在哪里还有酷刑对付老黄?最多就是说:”你不肯码字,那我去码了.” :)

    asalways: HY说了:”有故事的部分都被你码了,黄米还有什么可码的?剩下的都是鸡毛蒜皮的事了.”

  31. 狡猾老黄 误导纯情小艾米, 好看!

  32. 早晨,艾 米,原来你和老黄刚忽 完,那个字不知道国语是甚麽音,挺好,激情还在,只是苦了老黄刚重圆马上有孩子.

  33. 慧芳: 没东西发了,等你上贴:)

    m2046: 你在哪里?怎么是早晨? 那个字国语发”YOU”的音.

    为什么有孩子苦了老黄? 他又不用天天挺着个大肚肚:)

  34. 嘻嘻,黄米码的好甜蜜呀,我看到的都是热恋和新婚的感觉。 :D

    黄米的妈妈码的是“男人的心让人猜不懂”的颤悠悠的感觉,看到黄米的文章,这一颗心才是真的踏实了。

  35. 小既:黄米是个诚实的人,有十马不说九马:)

    都说”女人的心让人猜不懂”,哪里有人说男人的心让人猜不懂?

    艾米的新酷刑:”你不肯码字?那我去码了.”

  36. 真甜蜜耶,艾米好可爱啊!

    今天上班时听见两个孕妇谈论脚肿和晚上睡不好觉,就想到了艾米,希望你没那么辛苦!

  37. 当年秦老师出面请黄颜给艾米当家教的时候,一定叮嘱过“切莫 TOUCH 艾米身上的地雷”,否则的话,“小心你的脑袋”。:)

  38. 想去看海: 谢谢关心,艾米还好,她想睡的时候就睡,睡不着的时候就起来玩,不勉强:)现在她又睡了,呆会再起来玩:)

    BubbleToot: 秦老师对老黄放一百二十个心:)

  39. “女人的心让人猜不懂”,说这话的是男人?

    “哪里有人说男人的心让人猜不懂?” 啊??当年的忽悠里的老黄不光让读者糊涂,连故事里的三国四方一个也没猜懂啊。 :)

  40. 想起里的经典对白:

    女: “你老是让我捉摸不定!”

    男: “干嘛摸我?!别摸我!”

  41. 忽悠和反忽悠, 可称“爱情关系学”的宝典!

    比什么男人火星女人水星的好太多了

  42. 又掉字了, 是”办公室的故事”里边的.前苏联的老片子.

  43. asalways: “女人心,大海针”,你捞得起来?

    appleworm: 呵,不知道原文是什么?如果是双关译双关,那倒是很有本事呢.

    阿爱: 都是鸡毛加蒜皮,惨不忍睹,老早码不下去了,无奈艾米逼得凶啊:)

  44. 原文??? 取笑我吧? 我哪懂俄文?! 反正就是很喜欢那个片子, 现在看还乐个不停呢. 不过原来电影里好像是说:”你老是让我琢磨不透!” 写出来的话用”捉摸不透”更好玩…

  45. appleworm:双关译双关是很难的,所以胡乱问一句.还没睡?

    艾米刚睡了一觉,现在精神百倍,正在加餐:)

  46. “黄米码的好甜蜜呀,我看到的都是热恋和新婚的感觉”,小既说得太对了!

    支持艾米的新酷刑!嘿嘿,脸红ING。。。

    “好体贴的LG!”唉,我LG要是有老黄十分之一的体贴,我就心满意足啦。那个小既说的,幸福就是很多个美好的,难忘的瞬间串成的珠链,LG和我十几岁就认识了,串到现在串了十几年,也就串了几颗珠子,都被我珍藏着哪,呵呵。

  47. 我这里是巴藜呀。老黄当然苦啦,不能尽情比武,写将来的时侯又发生这麽多事,又是第一个小孩.我有一个法国朋友,他老婆怀第一个小孩的时侯,他得了男新性产前忧郁症,住院一个月.

  48. 其远: 串珠子的线索忘了打结吧?珠子都掉地上了:)

    M2046: 不苦不苦,比武没问题,也没得产前忧郁症:)

  49. 哈哈,其远还记得啊。你的情况嘛,是物以稀为贵,都是夜明珠啦。 :D

  50. 没有天理呀,蓝的也好意思得什么产前忧郁症,我倒!

  51. 老黄现在满脑子都是……,哎呀,憋坏了,嘻嘻

  52. 大胆老黄,竟敢调戏自己儿子的奶妈,该当何罪?打入大牢,明日问斩,嘿嘿

  53. 艾园果果儿

    黄米:胎言无忌(7):文中英文翻译

    baby:宝贝

    neither:都不是

    nor: (用在 neither 之后)也不

    nope:【口】(否定的答话)不是;没有;不可以

    touch: 接触,碰到

    sour:酸

    victim: 牺牲者,遇难者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