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颜: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2)

( 经艾米批准,老黄把题目后的“解读老三”去掉了,因为老黄实在看不出老三需要解读,一切都明明白白写在故事里。如果看了故事不明白老三的,看了老黄的解读也不会明白,这不是理解能力问题,而是价值观问题。认为老三付出太多,得到太少的人,谈的是物质的东西,而不是爱情。真正爱过的人,都知道爱一个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付出爱情是一种得到,而不是失去。

但很多人都在等着看老黄的解读,其实主要是想多知道一些有关山楂树之恋的事,所以老黄愿意接着罗嗦。但老黄擅自把题目里的引号也去掉了,表示不仅是老三有一个命运恩赐,咱也有一个,爱傻了的人都有一个。爱傻了嘛,就难免有些傻里傻气的表现,明明所爱的人就在跟前,却不知道直接去感谢她,反而要转弯抹角,去感谢那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命运”老儿。

 

值得写的事都被艾米写在故事里了,老黄就写些跟故事有关的鸡毛蒜皮吧,大家看得没兴趣了,就吱个声,老黄即刻打住,省下精力专门讨好咱自己的命运恩赐。 )

————————

老黄知道大家都想知道知道这“古希腊美女”到底是个十马样,不过老黄晚生了几年,远生了几米,无缘得见古希腊美女。毛主席哼哼着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既然老黄没去古希腊调查,也就没有发言权了,在此略过“古希腊美女”不表。

( 怎么样?毛主席的大棍子多吧?随便一根就能救自己于重围之中)

听说文革期间曾有过一个时期,人们日常交谈时都必须先引用毛主席语录,而且要引用得切合实际。下面是老黄听来的一个有关文革的“红段子”,说的是一个人到商店去买东西,跟售货员进行了如下对话:

— 客人:毛主席教导我们:“为人民服务”。我要买根针。

— 售货员:毛主席教导我们:“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你要买什么样的针?

— 客人:毛主席教导我们:“你们要关心群众生活,注意工作方法”。我要买根绣花针。

— 售货员:毛主席教导我们:“革命不是请客吃饭,不是做文章,不是绘画绣花,不能那样雅致 — ”。我们不卖绣花针。

— 客人:毛主席教导我们:“歧视农民,便是歧视革命”。你刚刚卖给前面那个人了,为什么不卖给我。

— 售货员:毛主席教导我们:“情况是在不断地发生变化,要使自己的思想适应新的情况,就得学习”。刚才那个人买的是缝衣针。

。。。

那时的情况有没有这么夸张,老黄不知道,但足以说明断章取意地引用毛主席语录在那时是很风行的,( 断章取意地引用名言格言在 ( 中国的 ) 哪个时代不风行?)

老三跟静秋的酸辣情话,也不时穿插着毛主席语录和当时的流行语。老三的那句名言“理解的要执行,不理解的也要执行”,就是文革中的一条流行语。

有人以为静秋的“谁叫你拿毛主席的大棍子打我的?毛主席的大棍子多得很,对付任何情况都能找到一根”是作者加进去的“艾米腔”,其实不然,只是静秋的想法。“打棍子”“戴帽子”是当时的两大术语,意为不摆事实,不讲道理,直接就给人加罪名。

但看得出来,艾米对文革那一套是很熟悉的, 《 山楂树之恋 》 把那个时代写得活龙活现,叫人看不出是出自一个生于 77 年底的小姑娘之手,这是艾家人的功劳。

艾米的奶奶当年是背诵毛主席语录的积极分子,虽识字不多,但记忆力过人,能背诵“红宝书”里面的每条语录,被居委会树为标兵,经常被邀现场表演,表演的方式就是听众任选一条语录,只开个头,奶奶就能不喘气地给他背到尾,还能翻山越岭把下面紧接的几条背出来,经常是背得掌声雷动, ENCORE 不断。

此等殊荣,奶奶终身难忘,时常拿出来摩挲回味。

后来背语录的风气过时了,奶奶英雌无用武之地了,十分落寞,只好强拉艾米做小观众,把艾米佩服得栽倒在地。奶奶见孺女可教,便扔了唐诗宋词,以毛主席语录代之。艾米从小博闻强记,听说学龄前就能背诵百十来条了。

艾米的父母,相识、相爱、相许于文革年代,但一个是“红五类”子女,一个是“黑五类”子女,爱得十分艰辛。艾米从小就是个“包打听”,最爱打听父母的事,而她父母一向“弱爱”她,女儿问,父母就答,所以艾米从父母那里听到不少有关那个年代的故事。

艾米的父亲,对文革十年期间的中国文学做过专门研究和讲座,艾米自然瞟学了不少。艾米出国后,曾用了两学期时间,修读“中国文革十年史”“文革十年文学史”,撰写的学期论文很受任课教师赏识,列为该课必读文章。

这些在写 《 山楂树之恋 》 时全都派上了用场。

( 老黄的命运恩赐先说到这里,现在接着说老三的命运恩赐 )

话说我们的老三彼时正处于“首遇妙人的惊喜”之中,脑子即便不呈浆糊状,也呈胶水状。老黄这样说,是有凭有据的。“凭”是老黄的亲身体验,“据”是静秋的侧面描述。

虽然静秋能把“心里那双眼睛”和“脑子里那双眼睛”所看到的东西一点不漏地记住,但老三就没这个本事,彼时看见了什么,听见了什么,说过什么,做过什么,都不记得了,就记得一个“心口发痛”。

老三的浆糊至少被静秋拿出来敲打过一次:当老三对静秋夸口说他对她一见钟情的时候,静秋考了他一下,问他记得不记得她那天穿的什么衣服。

可怜我们的老三,每次赶考都是洋洋洒洒,挥笔而就,整个一“文曲星”下凡,但这次是真栽了,搜索枯肠也想不起静秋那天穿的什么衣服了,眼看心爱的女孩嘴巴就要撅起来了,我们的老三急中生智,诡辩道:“被你的漂亮照花了眼睛,哪里还有心思看你穿的什么?”

肉麻自然肉麻,但彼时静秋已是“入鲍鱼之肆,久而不闻其臭”了,遂笑逐颜开,放了老三一马。

我们的老三糊归糊,做人的基本技巧还是没糊掉的,还知道跟静秋拉拉家常,也知道心疼静秋,一把接过那个鼻涕拉糊的欢欢,抱在手里,象抱着个宝似的,因为那家伙是静姑姑刚刚抱过的。以老三那时的思维状态,别说只是一个鼻涕拉糊的欢欢,就算是个冒烟的炸药包,只要是静秋抱过的,老三也一定会梦幻般地抱在手里,舍不得放开,把那导火索燃烧的嘶嘶声当作世界上最美妙的音乐。

但老三这一梦幻,就把他首遇妙人的许多情节都梦幻掉了,搞得老黄无从写起,只知道他象一个梦游的人,惯性使他做着彼时彼地彼场合应该做的事,但他的心已经“脱离了肉体的枷锁,穿过嘈杂的人群,静静地向着她的心跋涉”。他的眼睛“象被加了锁,锁在她的方向,钥匙已然丢失”。

在大妈堂屋里昏暗的灯光下,隔着整个堂屋,和堂屋里坐着的人,老三注视着坐在角落的静秋,她的“大半个侧面“对着他,“三分之一的脸被暗影遮住”。

也许这个角度的静秋呈现出她的最美,也许这个角度是老三第一次有机会以业余画家的眼光审视她的美时所取的角度,总而言之,这个角度给老三留下了深刻印象,在他的审美史上写下了辉煌的一笔,它让老三看见了一个“眼睛微凹,鼻梁挺拔,轮廓分明,沉静端庄的少女侧影,象一尊古希腊美女雕塑”。

学过几天绘画的老三,深知角度与光线的重要性。他在医院为静秋作画时,选择的就是她的侧卧位。那幅画,老三在失明前就毁掉了,老黄无缘得见。问静秋,也只说“画得挺象的,就是有点显胖”。

老黄是个画盲,但印象中以古希腊神话为题材的绘画的确有不少是侧卧位的裸体女性,或许是因为侧卧最能体现女性躯体的曲线吧?而那些画中的美女,的确不是瘦骨嶙峋的病态美人。如果按照现代审美观来看,那些美女至少得上三五个减肥班才能跟“美女”二字打个擦边球。

不知道坐在大妈堂屋里的老三有没有想象一下静秋裸体侧卧的画面,彼时的人不象今时的人这么大胆,即时是在内心也没这么大胆,那不仅是个没有言论自由的年代,也是一个没有思想自由的年代,我们只知道老三于彼时彼地就立下一个誓愿:我要画她的像。

想画静秋像的还不止老三一个,静秋的学校里就有一个教体育的老师,时常要为静秋画像,不过彼时的静秋对自己的外貌缺乏最基本的信心,都坚决推辞了。你可别认为老黄昏了头,拉出一个体育老师来作画。这个体育老师可不是一般的体育老师,原本是学绘画的,但在那个颠颠倒倒的年代,不知为何被安排教了体育。这个体育老师在文革期间经常被人请去画毛主席像,而在那个年代,能画毛主席像的人,一定是很了不得的,因为那可是伟大领袖的像啊,画得稍有走样就可以被打成“反革命”,下到狱里,判你个死刑。

可见静秋的美是经过了专家考核的, 《 山楂树之恋 》 里没有正面描写静秋的美,是因为艾米认为有些美是无法诉诸笔端的,还不如为读者留出足够的空间,让他们各显神通,施展自己的想象力。

事实证明,艾米这一写法非常成功,咱们读者心里,谁没有一个生动形像的老三静秋?咱们的想象力是如此丰富,又如此逼真,以至于无论多少影视候选人推荐出来,都会有人反对。

《 山楂树之恋 》 是从静秋的角度来叙述的,而静秋并不知道自己的美,只知道自己的丑。艾米的叙事方式,是静秋知道的就写,静秋不知道的就不乱猜。这种写法客观中立,符合人们认识事物的规律,容易造成悬念,给人很强的真实感,但这对那些习惯于“无所不知”式叙述的读者来说,无疑是个考验。

中国文学史上的小说,以“无所不知”式叙述居多,所谓“无所不知”式,就是叙述者无所不知,无处不在,飘飞于故事之上,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同时知道故事里每一个人物的所作、所为、所思、所想。这种写法,读起来比较容易,因为不用去揣摩人物的思想,作者都帮忙解释过了。但读者读到的,并不是生活本身,而是作者对生活的阐释。

在真实的生活中,我们都只能经历自己的生活,而无法同时经历别人的生活,我们只能从别人的言谈举止当中来认识那些人。但说出来的不一定就是事实,看见的不一定就是真相,同一个人可以有多张脸孔,同一件事可以有多种解释。要真正认识一个人、一个事、一个真理是很难的,我们不得不揣摩,推理,思考,判断,然后再拿到生活中去检验,可能最终都无法知道究竟是怎么回事。

故事里的静秋是完全不知道自己的美的,她对自己的外貌非常不自信,如果彼时的静秋知道老三在从侧面审她的美,一定会羞愧难当,即便把脖子扭断,也要换个角度,因为静秋的侧面是经常被人审为不美的,主要是因为她的头从侧面看“前突后绷” ( “绷” = “突出” ) ,不是当时流行的扁平状。

当时的女孩认为“前突后绷”的头不好看,说突出的额头象“洋鬼子”,而突出的后脑勺梳出来的辫子不能垂直于脑后,往往会溜到前面去,甚至说后脑突出的那块是”反骨”。静秋虽然生了个“前突后绷”的头,但她酷爱长发,小时候没长发,常常把妈妈剪下的辫子绑在脑后过把瘾,进了中学就一直留长辫,虽然两根辫子的确爱溜到前面去,但总好过没有。

静秋哪里知道,这个让她惭愧之极的头型正好符合老三由“古希腊美女”熏陶出的审美观,她头型的弧线,弧得令他心旷神怡,他“从来没想到中国女孩能有古希腊美女的头型”。

从此以后,老三的眼睛就像生了根,总是“盯”着静秋。他从二队回来,对小别重逢的静秋是“一直盯著她看,盯得她心里发毛”;他给静秋放毛线的时候,是“放著放著就走神了,只盯著她看,忘了放线”;跟静秋的第一次江边约会,他恳求静秋“先别扎辫子,就这样披著,让我看一看 —- ”;他在护士寝室里看见了静秋的裸体,气喘吁吁地说:“你 — 真美,发育得 — 真好,你这样斜躺在那里,象那些希腊神话里的女神一样。为什么你不喜欢 — 这里大?这样 — 高高的才 — 美呀。”

62 responses to “黄颜:认识你,是命运对我的恩赐(2)

  1. 沙发!

  2. lao san!

  3. real lao san!

    –heihei

  4. “但老黄擅自把题目里的引号也去掉了,表示不仅是老三有一个命运恩赐,咱也有一个,爱傻了的人都有一个。爱傻了嘛,就难免有些傻里傻气的表现,明明所爱的人就在跟前,却不知道直接去感谢她,反而要转弯抹角,去感谢那个八杆子打不着的“命运”老儿。”

    — 哈哈,爱傻了的人都挺可爱的哈!:)

    “真正爱过的人,都知道爱一个人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付出爱情是一种得到,而不是失去。 ”

    –安慰。

  5. 老四

  6. 心已经“脱离了肉体的枷锁,穿过嘈杂的人群,静静地向着她的心跋涉”。

    眼睛“象被加了锁,锁在她的方向,钥匙已然丢失”。

    How beautiful!

  7. 仙人掌王国

    黄颜的第2终于出来了,静秋的侧面真漂亮呵!看来老三的日记将慢慢俘出水面啦?!

  8. 美不胜收啊!

  9. “艾米出国后,曾用了两学期时间,修读“中国文革十年史”“文革十年文学史”,撰写的学期论文很受任课教师赏识,列为该课必读文章。 ”

    ---艾米真是了不起。同时我很好奇在国外修读的这两门课会讲点什么 :)

  10. 很喜欢这篇,喜欢的原因啊,我说不出个所以然,跟我喜欢平凡事的原因是一样的!嗬嗬

    我也很喜欢前突后绷得头型,非常的立体, 我得头型就是从小睡米枕头睡得得没有后脑勺,真的很难看。还好,我家宝宝得头型没有像我这样,我妈到现在都觉得我得头型好看,宝宝得头型不好看,嗬嗬

    ding!

  11. “老黄就写些跟故事有关的鸡毛蒜皮吧,大家看得没兴趣了,就吱个声,老黄即刻打住”

    —-如果大家都有兴趣呢?是不是就可以一直写下去了?大家赶快给老黄鼓掌加油呀!

  12. 这篇去掉了“解读老三”,更有点儿象了”老三的解读”,认认真真地表达着一个象老三一样为爱痴狂的男人心.

    曾经有一位好友,非常美丽,虽然她走在大街上的回头率几乎是百分之百,却始终没有找到属于自己的幸福,原因是她很容易爱上一个深爱自己妻子或女友的男人.虽然她的例子不值得提倡,但有一点是许多女人都有的共识,当男人挚着地爱着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我个人常常会被在厨房里为爱着的人忙碌的男人所感动,感觉一个男人挽起袖子的背影有时要比浮华场面上的温存性感多了.

    黄颜和老三之所以这么吸引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懂爱的男人.

  13. 潜水多日,今天决定不顾一切来喝声彩,主要是最近也是眼睛“象被加了锁,锁在山楂的方向了”,苦于找不着“钥匙”。而且最近又痴到认为故事就发生在自己的故乡,把静秋当作“故人”。原以为自己一直是醉心科研而心无旁物的,不禁也要感叹还是滤不过艾黄的“恢恢法网”,同事和朋友都取笑我这样沉沦,不象做科研的料,改文科去算了。我也反唇相讥:“你不知道顶尖的科学家都是艺术家的吗?”也算是自己安慰自己的“钥匙”了。

  14. 想象那时的人用毛主席的语录来对话,肯定是正经八百的。现在读来很搞笑哈。

    老黄又一篇妙文。

  15. 回复涯风的评论:

    “你不知道顶尖的科学家都是艺术家的吗” — 说得好,鼓掌!

  16. 回复子苏的评论:

    给老黄鼓掌加油! :)

  17. 前半段艾米式的幽默看得我’噗哧”噗哧’地笑; 后半段通过老三的眼睛看到的静秋的美看得我神往不已. 很庆幸有缘看过静秋的照片. 所以啊,那些影视明星都不符合演静秋的条件. :)

  18. 谁知道百度那边怎么过去? 老看见艾米说在那边回帖,很想过去喝喝彩. :)

  19.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On the left side of this page:

    文章分类

    【艾园导读】

    • 今日新贴链接

    • 《山楂树之恋》购书反签名

    • 艾园写手一览(09/30/07)

    • 如何向艾园投稿

    • 艾园历史

    Click on “艾园写手一览” and you will find the links to 百度 etc.

  20. Ding 花花兔子:

    “当男人挚着地爱着的时候,是最有魅力的.我个人常常会被在厨房里为爱着的人忙碌的男人所感动,感觉一个男人挽起袖子的背影有时要比浮华场面上的温存性感多了.

    黄颜和老三之所以这么吸引人,就是因为他们都是懂爱的男人.”

  21. 回复子苏的评论:

    给老黄鼓掌!加油加油!!:))

  22. 回复孤草的评论:

    早!

  23. 回复阿贝的评论:

    老二老三都是你:)

  24. 回复11a的评论:

    真老三?

  25. 回复shuimaomao的评论:

    小四?

  26. 回复worldling的评论:

    老三的”文妥妥”真实名不虚传:)

  27. 回复仙人掌王国的评论:

    根据业余画家老三的看法,静秋的”三分之二侧面”最漂亮.

  28. 回复绿豆红茶的评论:

    情人眼里嘛:)

  29. 回复punny的评论:

    大概是跳出中国,把文革放在更大的背景下审视.

  30. 回复我就是的评论:

    各人审美观不同,老三是读外国文学长大的,喜欢”古希腊式”的:)

  31. 回复子苏的评论:

    老黄除了爱情,其他什么都可以半途而废:)

  32. 回复花花兔子的评论:

    经常去”浮华场面”?:)在哪里?

  33. 回复涯风的评论:

    欢迎新面孔!科研是工作,是事业,文学是业余消遣,都要都要.如果真把文科当专业来做,就很难受了:) 所以我跟艾米都改了行,张心吾先生/小姐分析得正确,艾米不靠码字为生,是码好字的前提:)

  34. 回复YY~.~的评论:

    那时的人是很虔诚的,不少人都认为毛主席可以活一万岁:)

  35.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有时间可以过去支持艾米,不过这几天她在那边已经砸得差不多了,剩下的都是话都说不清的人了:)

    PP是你哪个公子的?好可爱!

  36. 回复非外星人的评论:

    谢谢所见略同。

  37. 读着贫嘴黄老弟的这篇文章,觉得好象老三就生活在我们身边,他笑吟吟地搂着静秋,看我们这些粉条们津津乐道地八卦他们的情史,他们的鸡毛蒜皮。

    可是读完了,笑过了,泪又涌上来了。。。。。

  38. 嘻嘻嘻,写得好SWEET啊,这个山楂树也应该让老黄从老三的角度再写一遍!(WELL,老黄太懒,连和艾米的故事都没有写完,郁闷,应该是老黄太狡猾啦,估计叫他写完,会跳出来更多男读者为艾米倾倒,老黄就惨了。)。

  39. 回复黄颜的评论:

    是啊,有事没事走一趟,黄颜要”想”也可以.:))

  40. 回复黄颜的评论:

    谢谢你的鼓励,暂时不会改行的,毕竟是自己钟爱的专业,”老情人”了.只是感慨你们的故事,自己都觉得太情绪了.

  41. 回复黄颜的评论:

    又想到心里还是愿意做好科研的,也许应该学习艾米,不以科研为生计,当业余爱好,就能做好科研了:-) (不好不好,感觉变心了.)

  42. 回复worldling的评论:

    谢谢worldling,为同类hug hug.:))

  43. 黄颜好幸福,估计现在睡着也会笑醒吧

  44. 嘻嘻,终于看到第二篇啦. 老三是情人眼里出西施啦!!! 静秋什么时候在他眼里都是最美的.

  45. 黄颜,谢谢你给我们继续老三的故事, 爱看!!! 请继续,别让我们等太久…

  46. 谢谢worldling.

    回黄颜: 片片是当当5个月照的.

  47. 回复涯风的评论:

    以科研为生没问题的,不象以写作为生,那个太没把握了,不以写作为生,就可以随心所欲乱写:)

  48. 回复worldling的评论:

    老三是个爱舞文弄墨的人,如果他活到今天,肯定早就开博了:)

  49. 回复asalways的评论:

    老黄是个半闷嘴葫芦:)如果不是看他写平凡事,我哪里知道他还有那么多弯弯心思?:)

  50. 回复花花兔子的评论:

    老黄是个老土,可能去了浮华场面也不觉得浮华,只觉得不自在:)

  51. 回复方颜的评论:

    他睡觉很警醒,一点动静就可以醒来:)

  52. 回复icevil86的评论:

    老三的审美观在当时算很独特的了,主要是因为他是读外国文学长大的,眼睛大不大没事,要凹;鼻子高不高没事,但鼻梁要高;嘴巴小不小没事,但是要丰润.老黄下篇会说说老三心中的美女形象究竟来自何处:)

  53. 回复静韵的评论:

    静家人来了?欢迎!很久没见你跟贴了吧?

  54. 喜欢艾米的叙事方式,让读者只跟着一方走,感觉真实可信。当然读者自然也会关心故事中的另一方的想法,虽然老三的心思明摆在那儿,但还是想知道老三的更多,谢谢黄颜写老三,喜欢看。

  55. 回复艾米.的评论:

    人家黄颜那叫脱俗.:)

  56. 谢谢黄颜, 终于把你等来了.

    所有关于山楂树的故事,俺都想看,期待着下一篇.

  57. 回复艾米.的评论:

    啊?看他的文章,完全不像葫芦,呵呵。看你的文章里的老黄,特别是忽悠,简直是个想让人踢两脚的葫芦,哈哈。

  58. 老黄,艾米写的,都大力顶!!

  59. 常言道温故知新。精神享受了一番,留下只言片语以聊表感激之情。对于老三与静秋的爱情,感叹不已,脑中冒出一句“此情只有天上有”,突然又觉得不妥。正在阅读的字里行间,不是还有艾黄一对人间有吗?

  60. 这两个人的感情招式,真的让人佩服的五体投地

  61. 爱艾米,爱黄颜。大爱。爱你们的文字,爱你们的文字传达出来的静秋和老三的独特的人格魅力,让我好似醉倒其中。欢笑,眼泪,都浇灌了你们的园子了,而且我心甘情愿继续浇灌下去。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