码都不码了,乱堆乱放

争取本月内堆完这段,好专心砍柴。砍完柴,如果没砍死、没累死、没掉下悬崖摔死、没被女财主强暴死,再回来码剩下的。

陈、杨的故事,曾在若干年前被杨红的一个学生码成字,发表于国内某刊物上。大约叫《寻找莎士比亚的人》之类。当事人都不记得了,可见时间之长。

杨红对那女孩讲此故事,是想解救当时被困于 情的女孩,哪知女孩彼时已是小有成就的纯情故事作者,遂不经当事人同意,写成一短篇。发表之后,兴致勃勃地show 给杨红看,据说师生两曾因此失和,后来才化解。

黄某找不到女孩的短篇,但据杨红讲,彼短篇中的“我”是陈大龄的学生,写她对陈的观察和猜测,陈、杨恋是陈为何大龄的脚注。实际情况是,陈认识杨时,已是大龄青年。

既已有纯情少女写过,黄某也不用自不量力,企图写得更纯情了。再说黄某是个爱盲、情盲,故事都是听来的,文中一应与情有关的言论,不是周宁的,就是杨红的,其它都是贩卖四卦杂志的,人云亦云,千万不可相信,不可引用,尤其不可misquote.

如果再看到哪个女孩在网上说“黄爷说”“黄兄说”“黄老师说”,爱情是如何如何的,黄某不一个网吻憋死她,也要扔一个网罩罩住她的嘴。。。

2005-02-24 04:42:46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