客乡(5-6)

作者:此心安处是吾乡

(5)

果然如他所说的,他开始忙起来了。虽然有电话但他基本不打,只是他依然会细心的每晚传个短信给我,有时是上半夜传而有时就是后半夜了,而且只是简单的二个字“想你”,我想后半夜传的是不是他那个时候还没忙完?他说过绝对不允许我问他他每天所干的事——只是要我放心他绝对不干伤天害理的事就足够了。我感觉好象又回到了我在老家上班的日子,不能见面,但时时刻刻都在思念;而且我觉得感情因了不能见面厮守反而更深了。

 

我经常给他发短信,诸如什么 “请为我而珍重”“想你想到我心痛” ……无论多肉麻的话我都敢发,我要让他时刻记得我在牵挂着他,我希望他因为这个缘故会更加小心。每晚我会静静地抄点佛经,后来发现了一本更适合问吉凶的书“灵棋经”,就开始每天都为老吴卜一卦,如果是不好的说词我就一遍遍再来,直到我觉得满意为止。

 

在PP的帮助下,我换了一家条件待遇更好一些的公司,我也开始忙起来了。两个人的时间总是交错着,所以有将近两个月的时间没见面了。转眼到了12月,我的生日快到了,我实在无法忍受对他的思念,就威胁他说如果再不来看我,我就要回老家上班去了,再不回来了!收到我最后通谍的当晚他就现身了,不过时间晚了点是凌晨二点呢,我都已经睡下了,他先发信息后打电话才把我从梦中叫醒。

   第一眼我就发现他瘦了好多,黑了好多,我紧紧的抱住他,心疼不已,眼泪不由自主的就盈湿了眼眶,他好象也很激动,几乎把我的腰搂断了,不由分说的,我们紧紧的吻在了一起,吸着他带点烟味的极男人化的气息,我的心都醉了——是的,这就是我的天堂!是我抛家舍业付出生命也要追随的天堂!是我纵使付出一切也无悔无憾的天堂!他把我抱到床上,跟我说:

不要再提回老家的事了,你这是在要我的老命呢!你看小弟弟发怒了,他都不想理你呢!

果然小弟弟挺胸抬头,气宇轩昂,不可一世的样子!

我爱抚了小弟弟一下,

——那我们就请小妹妹来以制服它吧!

 

小弟弟小妹妹最团结友爱了,经常是一笑泯恩仇,我也就不好意思再跟老吴绷着了,本来嘛他一来我就已经心花怒放了,要绷也绷不住啊!

我以为老吴今晚会在这里陪我了,哪知一会他的呼机响了,他只看了一眼就起身穿衣服,我很意外:

 

——这么晚了你还要走啊?

——非常时期嘛。乖一些啊,别跟我捣乱。

——既然这样,你何必来呢?

——废话,我媳妇都要跑了,我能不回来吗?上刀山下火海也得把媳妇稳住了呀,关键时候还是得这个和事

佬上啊!

 

说着他从兜里拿出了一个大信封给我,我实在来不及给你买礼物了,你还是自己去选吧!

我打开一看,是厚厚的一摞钱呢,

——你给我这么多钱干什么呀?我不要,我自己也能挣钱的。

——傻丫头,我的不就是你的吗?人都是我的了,这点钱算什么?花不了的你就存着,你出钱让你的PP也搬出来吧,再遇见打雷下雨的可没人帮她了呢!再说咱们不是还要买房子呢吗?俺老吴现在可是在以“金白领”的速度在发家致富呢,我会隔一段时间就把挣的钱拿来给你的,媳妇,你就等着跟我过好日子吧!
 

说着,他就要出门了,凌晨三点钟的时候, 这叫我怎么能放心,他说

——放心吧,我那哥们在外面车里等着我呢。

仿佛是怕我不相信似的,外面的喇叭果然响了三下,他狠狠的吻了我一阵,毅然下楼了。

我靠在门上,感觉象做梦一样,他真的来过了吗?怎么这么来去匆匆呢?这过的是什么日子啊?如果说我辞职回B市,是为了跟他长相守这不假,但我绝不是想要他在半夜三更来恩宠我一下给我一摞钱,过这种日子实非我愿。

 

想到钱,我打开信封数了数,天哪有两万呢!要我一年多的工资呢,无怪乎他现在财大气粗了,虽然我不是爱钱的人,可看着这钱还是挺开心的,谁跟钱有仇啊?算了反正这钱是我们俩的共同财产,我就先帮他收着吧。我又想最近的财运还真不错!福祸互化,我要小心了,别是有什么坑在等着我呢。

 

生日到了,他果然忙得来不了,只是破天荒给我打了电话让我和PP玩开心点,别省钱去尽情的玩!不过让我拿他的血汗钱去大花我还是舍不得的,幸好PP公司在一家五星级酒店有活动,PP就决定带我去混水摸鱼蹭顿自助,再去那的咖啡厅喝点什么,PP说五星级的饭买不起单,但喝杯咖啡还是喝得起的。我决定这咖啡由老吴来买单,我从来没在五星酒店消费过,不知道该带多少钱,想了想,带上一千元吧,这在我已经是顶天的数字了。不是生日,我怎么能够这么奢侈呢!

 

PP常去那种地方,我就任由她打扮我免得我因穿衣不当而“失礼”,一切都很圆满,我自觉大长见识,同时感觉到这种地方不是我所能来的。最后到了咖啡厅,灯光很暗,PP拉我在一个角落里坐下,价格果然另我大吃一惊呢,一杯橙汁要88元呢,好肉痛啊!

 

 

为了让这88元更物具所值,我开始慢慢品尝,并左顾右盼,隔着一棵盆景,一个女人吸引了我的目光,我感觉她的背景好美,头发是一个复杂的花式盘起来的,我被她的美貌震住了,顺带的也开始倾听他们的谈话,她用一种悦耳的声音说:

——先生,陪你聊一小时只要50元呢!

——小姐,你给我50元我陪你一宿。

——哈哈哈。

他们一桌的几个人都笑起来。

如果是别的人说的这话,我肯定也会笑出来,好幽默的男人,可是我呆住了,这个人的声音怎么那么耳熟,我不顾风度的站起来,居上临下的看过去,可不是吗?那不正是号称最爱我的吴向东吴先生吗?他的手里把玩着酒杯,漫不经心的弹着烟灰……

 

我傻了,木头一样站在那儿,PP也发现了我的异常,她把我拉坐了下来,

——傻子,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男人都这样的。你可别闹,闹开了对你俩没好处,就没有回旋余地了。

 

尽管我气直哆嗦,但我还是听了PP的话,没有冲过去对他大叫大嚷,我怕他在朋友面前没面子,我一直是只小蚂蚁,可怜我还以为自己变成了大象呢!我狠狠的咬着牙,血顺着嘴角留下来,我分明听到了我的心碎成两半的声音,在我生日的时候,真是难忘啊,我的生日礼物……

(6)

忘了那天是怎么回的“家”——我可还有家?满街的彩灯闪烁照着匆匆回家的人们,想必有一盏灯,灯下有一个人在等着他们回来,而我呢?奔波千里所为何来?

心中浮起了一句话“凡所有相,皆是虚妄”,我感觉到了空虚,是那种大澈大悟虚脱之后的乏力。曾经我以为自己找到了属
自己的家,现在想来不过是一厢情愿而已, 我只是客居在这个城市的一个寄生者吧!

他是更适合那些人的,不是吗?他在那里才显得如鱼得水,应付自如;我又能给他带来什么呢?眼泪,乞求,住房,户口……麻烦除了麻烦还是麻烦;

如果没有我,他想必不用为这50万或者户口发愁,他会活得很轻松自在!户口的确很重要啊,没有户口我不能应聘到自己的心仪的岗位去工作,挣不来想象中的那么多钱;更重要的没有户口就象他姐姐们所强调的那样会有很多很多的麻烦,会让老吴很累很累……

 

如果我没有了他,纵使我不用再为他牵肠挂肚、担惊受怕,纵使我从此失去了我的心,失去了我的方向,应该也不会比以前更糟糕吧——我的生活本来就是一团漆黑,现在还多了些回味的亮色,我又有什么可抱怨的呢?

“珠玉买歌笑,糟糠养贤才”。在这个城市里,我又算是个什么呢?斩断后路义无反顾的来到这里,我绝不是想让自己成为他的负担。

 

  我要的是忠贞不渝的爱情,我更无法容忍一方面他对我信誓旦旦,另一方面他在那里花天酒地左右逢源;爱情是排他的,为什么呢?那个女人有的我都有,而且我也已经为他付出了的全部所有,我无法容忍曾爱抚过我的双手再去爱抚别的的女人,无法容忍亲吻过的双唇再去亲吻别的女人……这些连想一想都会心痛得不行呢!

  怪不得老吴一直强调我绝对不能过问他所做的事,他甚至禁止我到那些电子市场,就算去逛逛也不行呢!是呀,我没有见到什么不可告人的场景,那么多人,想做什么也不可能,只不过是打几句情骂几句俏而已——不过我知道,即便我真的看见老吴和别的女人睡在一起,以老吴的个性,如果他在乎我,他会说“还没进去呢 ”,如果他不在乎我了,他会大大方方掀开被子,让我来现场观摩一下。他曾说过以他这多年的经历来看,有些事是一定要死抗到死,才能置之死地而后生的。

……

PP一直陪着我,可我只想一个人呆着。我对她说:放心吧,我真的没事,让我一个人静一静吧,我保证不做傻事——我们都明白这个傻事就是自杀!可我怎么会做出如此丢人的事呢?虽说我的感觉是生不如死,但是我需要把我的感情理一理,我既喜欢爱得轰轰烈烈更喜欢活得明明白白!

PP说话了,——QQ,这样子也好,长痛不如短痛,反正你们俩是不相配的。我一直不愿对你说,在你回去的那一年里,我经常在学校的舞厅看见他呢!甚至有一次还跟他跳了一次舞。他当时可能忘了我是谁,还说要请我去喝咖啡呢,被我拒绝后才认出我是谁!当时他千叮咛万嘱咐我不让我对你说。要不是看你今天这个样子,我是不会说的。

也许老吴确实爱你,但他不适合你,你也不适合他,生活不是港台片,小红帽爱上大灰狼,最后只能是小红帽被大灰狼吃掉。你们俩就是这种情况,再这样下去,迟早他会毁了你!你已经没什么可以再被人毁的东西了,再这样下去,你真的完了!

……

PP还说了很多很多,可是我脑子一团浆糊,实在经不住了.尽管不放心,但拒绝不了我流泪的请求,她一万个不放心的走了。我答应她我不会冲动,甚至明天我会照常上班——不是吗?我早已没有了退路,我无法想象自己灰溜溜的回到家乡再去继续当我的老师(尽管当时在哥哥的努力下我保留了公职),回家去老爸老妈会用口水淹死我的,不,宁可在这里憔悴至死,也不能回去授人予柄。

哀大莫过于心死,我终于什么也想不清了,在一团浆糊的浸泡中沉沉睡去。

我并没有睡得天昏地暗,我照常醒来,我的心也由尖锐的痛变成了一种钝痛,我已没了回头路,日子不是还得这么两个半天一个一天的继续吗?还是先做只驼鸟吧。

晚上PP又非我所愿的来陪我了,我突想一招,叫她再和我去昨天的那个地方——我不是有他给的许多钱吗,我要用它来验证一件事:我要连去十天,看他有几天在那里——可是只去了三天我就无法再忍受了,三天的时间我都看见他了,还是那几个人连格局都不曾变过,变的是坐一边陪聊的漂亮女人——没必要再去了吧,做爱一次和一百次是一样的,这个又何尝不是呢?看见一次和看见N次又有什么不同?我只能说他是有钱人而且有闲,我是穷人家的苦丫头,高攀不了。

第三天我在服务台借电话给他发了短信:你在做什么?
一会短信回来了:在忙,也在想你。

我笑了,摘下了我特意带上的眼镜——是啊,是“软玉温香抱满怀,老夫聊发少年狂”的想我吧,我不是王宝钏不会寒窑十年的等呢。冲到他面前去质问他有意思吗?没有,我不是泼妇,但我更不会是怨妇!纵使不爱了,我还是希望他——希望他死吗?不,我还是希望他过得更好!只是我,决定转身了!

出得门来,夜风一吹还真让人从心往外的冷呢。PP伸手拉我,才发现竟然我的眼镜碎了,金属的框架深深的扎破了我的手心,PP哭了,
——QQ你不要这样,你还有我呢!
——恩,你放心吧,我不会再傻了,傻到底了就该通了。我想,我又要搬家了呢,没有免费的房子让我住了。

 

我把房间收拾得干干净净,把他送我的首饰也整理好,当然更重要的是他放在这里的钱,幸好有哥哥给我的五千元,这可帮了我的大忙,我把用掉的部分给他补齐,准备用其余的钱去付房租,我本想就这样悄悄离去,但我思前想后下不了这个决心。

7月底回到这个城市的时候,我还意气丰发,以为幸福的新生活从此开始,现在转过来还不到新年呢,我就已经心如止水了。他就象我的月经一样,一个月来一回——甚至都没有这个频率高准时呢。

在我这亲友举棋不定的时候,哥哥给我打来了电话,问起了我的近况,我说一切还好吧,老样子。我没有提他的“生意”,也没有说我的忧虑,哥哥和家里人一直以为他在那个国企里上班呢。

哥哥说,青儿,也许家里人那么反对你错了,现在爸妈提起你来不象以前那样气了,放心吧,他们再怎么错也是咱们的父母,做子女的跟父母记仇可不对。我跟他们说让你春节时跟吴向东一起回来,他们没再反对呢。也许我再做做工作,他们就会通了。另外,有件事我想到时跟你和他一起商量一下,我有一个同学在B市,他有路子能通过随军办理户口呢,不过这个得要你们俩都同意才行。到时再说吧,反正也不急的。
放下电话我百感交集,如果之前我接到这个电话该多另我兴奋呀,可是现在我怎么没什么感觉了,太晚了吧!这个好消息对我来说真是个讽刺!

One response to “客乡(5-6)

  1. 故事很奇特但感觉很真实,心痛!

发言的人请给自己一个比较好辨识(也比较固定的)ID,凡是没名字的,我就删掉了。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